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修仙剑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8:19: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修仙剑侠

第二章 梦天演,罗霄门

杳杳冥冥,浑似梦境,俞和的眼前俱是一片迷蒙混沌,无光无声幽暗静寂。小说修仙剑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渐渐的,这团混沌旋转分化,些微的光亮隐约浮现出来,渐次化作青、白、黄的三道气流,这三道气流浩浩荡荡,起初交缠在一起,后来逐渐分化开来。

猛然间,三道气流激荡起来,先一震,生化出三个不同的世界,再一震,日月星辰出现,于天空中运行,放出光明,三震之后大地上出现山峦起伏河流湖泊,四震之后草木丛生,春来秋往,五震之后飞禽走兽生息繁衍,延绵不绝。

三道气流演化的三个天境中,生出了三尊形貌不同的神灵,却一样散发着浩瀚无比的威仪,他们端坐着,头上脚下全是五色的庆云,脑后一圈明光照耀着整个天境,口中不断的念诵着玄奥的经文,不可计数的古字从虚空中凝结出来,化作一篇篇熠熠生辉的文章,这些文章飞舞着,汇入一尊六角形的经台之上。

忽地,俞和眼前一阵模糊,这些景象淡去,只剩下那座经台虚浮在头顶,仿佛有无穷大,更有紫金、白银、琉璃、水晶、砗磲、珊瑚、琥珀七宝镶嵌,万道五色的霞光从经台上洒下,照亮了脚下无边无际的云海。

光芒渐渐交织转化,虚空中央浮现出一个婴孩的样子,周身都是通透的纯净的。忽然这婴孩伸开了手脚,就地一翻滚,便长成了一个孩童,可那原本纯澈发光的骨肉,却渐渐化成一片晦暗阴郁。这孩童阖目盘膝坐下,双手交叠于脐下,缓缓的从头颅正中生出一点金光,而后脐下三寸也渐渐明亮起来。小说修仙剑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孩童呼吸间骨肉延展成为少年,皮膜开始渐渐发光,而后是血肉明亮起来,紧接着是骨骼也变成了淡金色,一道金线自前额流下,穿过双耳侧,从胸前向下,自胯下沿后背逆转向上,顺着背脊正中走向头顶,再回到前额,结成一个循环。金线而又伸展开来了,勾勒出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周身三百六十五穴道如群星闪烁。

一道黄色的气流自口鼻间流入胸腹之间,冲散了淤积在那里的些许阴郁,黄色的光芒结成了脾胃的形状,紧接着一道绿色的气流涌入,结成了肝脏,一道白色的气流涌入,结成了肺脏,一道淡蓝色的气流涌入,结成了双肾,最后是一道赤红色的气流涌入左胸,结成心脏。

自此整个少年的身躯都发出明光,又回到了婴孩般纯净无垢的状态。骨肉再次延展,成了一个青年。

这青年不断的呼吸云气,丝丝缕缕的金光被吞入身体却无有分毫泄露,同时五脏也脉脉的颤动,把一道道光芒,汇聚在脐下三寸。光团越来越盛,越来越稠密,渐渐回转起来,凝为一个红黄色交杂的小圆球,忽地一道火焰自圆球上升腾起来,把这小圆球烧熔成一注玉液,火焰止息,又复凝成一个玉色的小球。163女人网

金色的流光在每一条筋络中流动,汇入脐下三寸,忽地青年站立起来,猛一张口,无穷量的金色气流凭空而生,被吸入腹中,那玉色的小圆球越来越大,渐渐化作赤金色,忽地又一道火焰升腾起来,把圆球烧熔成一注金液,火焰止息,金液凝固为一个婴孩的模样。

这金色的婴孩缓缓由脐下三寸升起,最终端坐于头顶中央。一道玄光自头顶无穷高处垂落下来,婴孩张口一吞,便在这婴孩的腹中结成一个玄珠。

此时整个人形便看不出年纪,复又盘坐下来,这一坐便不知光阴,直到脑后一圈明光绽开,五彩庆云自座下冉冉升起,托着人形浮升天际,自此渺无踪影。

一个莫可名状的声音响起,念诵着寥寥数百字经文,反复七遍,最后沉默许久,突然发出一声呵斥,恍如九天雷动,顿时令俞和浑身战抖,筋骨一振,自昏蒙中睁开了双眼。

双臂用力一撑,直起身体,身上一袭崭新的月白道袍,竟已内外湿透,却不闻汗臭,反而有淡淡的檀木香气。

“俞和师弟终于醒来了!待我去禀告宗华院主,他曾嘱咐过,师弟一旦醒来,便立刻去见他一面。163女人网

木屋门口,纤巧的身影闪动,扎着一双云蕾道髻的少女笑吟吟的看着俞和,手中的木托盘上,放着一大碗雪白的米粥,更有几根嫩黄的腌笋,浮在粥面。粥碗一旁,叠着一方热气升腾的布巾。

“俞和师弟稍待,先喝一点粥,你倒是睡了足足二日了,必定饿极,但这时绝对不可暴食,否则会坏了肠胃。吃完粥记得要洗漱妥贴,方可去见掌院。”少女轻巧的把托盘放在床边,转身奔出门去。

俞和愣愣的看着少女突然又消失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回想起那山谷中古兽殁亡的情形,历历在目。小说修仙剑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而那玄妙的梦境,尤其是那最后吟诵的经文,却也记忆犹新。

但此时肠胃之中,实在是饥饿难耐,俞和端起粥碗,呼噜的几口,便将一碗白粥腌笋吃得干干净净,这才觉得腹中略微充实,抬头打量周遭。

身下是一张木板床,朴素的铺盖棉被,浆洗得十分洁净,房间的摆设一如寻常的道院厢房,门梁上挂着八卦铜镜,墙上贴着三清祖师的绘像,下面放着供桌,桌上摆着简单的香烛和铜铃,绘像前的木板地面上,放着二个略显陈旧的蒲团。床边有个竹板的书架,堆放着些许道门常见的经典。

自己身上被穿上了一套月白色的道褂中衣,蓝色的外敞就叠放在床边,用一根细竹发簪压着,床边还有一双蓝色的布履。道装的衣角上,刺绣印记着一株翠竹的形状。

“罗霄剑门?”俞和倒是认得这个印记,毕竟之前数年间,他所居住的小道观左近,最大的门派便是罗霄剑门,张真人与这门派中许多人有交道,也曾常常同俞和说起这门派种种。阅读163nvren.com

依稀记得这罗霄剑门有近万年的传承,乃是主修剑仙的门派。论及形势,也是九州之中颇具有一些规模与声望的修真门派,有五百余门人,特别是门派执事们,颇有些手段,与扬州府交道密切,经常有弟子出任官府供奉,且扬州府常常递送文书过来,要求罗霄剑门派出弟子前往某地斩妖除魔或行各种善举,以换取药石之类供奉资源,门派中因此很是殷实。

忽地俞和想起一事,惶急之下朝胸口掏摸,从衣领中扯出一根棕编绳,末端系着寸许见方的一片玉符,手指细细摩挲,这玉符温润晶莹完好无缺,俞和这才安下心,长出一口气来。

莫非是自己被罗霄剑门中的弟子所搭救?那少女口中的宗华院主,却为何要见我?正胡思乱想时,那双髻少女却已经回来。

“俞和师弟,我已经禀告了宗华掌院,他正在清微院侧厅等着见你呢,赶紧整理一下,这就赶紧随我过去吧,若让宗华掌院等着急了,我可是吃罪不起的。”

俞和见少女进屋来,慌忙抓起外敞,披在身上,一边伸手挽起道髻,一边问道:“这位师姐,这里可是罗霄剑门?可知道贵门宗华掌院为何事要见我?”

“这里当然是罗霄剑门了,你怎么还贵门贵门的叫?莫非你不知道你马上就是这里的入门弟子了吗?对了,我叫邓晓,你可叫邓师姐,虽然你看起来年纪比我稍大,但我入门在先,所以我是师姐,知道了吗?”少女双手叉腰,略有诧异的看着俞和。

“我是罗霄剑门的入门弟子?”俞和比邓晓更加诧异,“我是怀玉山左真观张真人的道童啊?”

“这个我倒也闹不清楚,不过你是宗华掌院前天带回来的,之后就一直在这昏睡,等下你见到宗华掌院之后,他自然会与你分说。”少女催促着俞和。

于是草草扎起一个发髻,以布巾擦拭过脸颊后,俞和便随着少女离开了厢房,朝门派庭院的深处走去。

这罗霄剑门的山门道庭,坐落扬州西部横亘千里的罗霄山脉东段,在绵延无际的山峦中,寻了一处灵脉汇聚的缓坡,乃是一代代拥有大神通法力的门派前辈,以山中凿出的巨型青条石为主材搭建成,随着门派发展,逐渐扩大,如今已经有八个道院和九进的殿堂,而围绕在道庭周围的山峰,也都开辟为门派弟子及宿老们潜修的厢院洞府,层层仙家气象,道道瑞彩冲霄。

俞和随着邓晓,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眼前豁然开朗的是一座奇雄的殿宇,左右各八根雕满了道家符箓的玉石柱,足有十丈高下,需二人才可环抱,琉璃瓦片折射出五彩玄光,殿门上悬着牌匾,写着清微两个大字,银钩铁画,每一笔都剑气纵横,锐不可当。

殿门口的空地上,一座七层赤铜八角香炉,弥散着灵木异香。

邓晓在香炉前一转,推开了左边侧厅的木门,朗声道:“宗华掌院,俞和师弟到了。”

侧殿门内传来一个温厚的声音,“俞和,进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是否好转了,张师兄将你交给我,可莫要有什么闪失。”

这话语传入俞和耳中,倒令他惴惴不安的心舒缓了许多,略整道袍,俞和垂首迈进了清微院侧殿的门。

第三章 初入门,藏经院

俞和迈步走进清微院侧殿,抬头便看见一幅宏大的玉清原始天尊绣像,侧殿穹顶有数盏六角灵灯,发出熠熠的光芒,照得殿堂内纤毫毕现,天尊绣像下有雕花供桌,桌旁有二行枣木太师椅,居左侧的第一把椅子上,端坐着一位中年的道人,微阖双目,手中执着一卷经文。

这道人微黄的方阔脸,颜面宽广,颌下无须,五官鲜明,尤其是鼻梁雄伟。壮硕的身躯,穿着一套深蓝色的锦绣道袍,摊开的袍袖边,尽是层层叠叠的金丝云纹。

“俞和,你来了,身子可感觉好转些了?”见到俞和进来,道人含笑点头,伸手指着面前的蒲团,示意俞和坐下,“依着张真人的辈分,你本可叫我宗华师叔,但他临行前,托我引你拜入我罗霄剑门,你那便须得叫我宗华师伯了。”

俞和略微抬头,恰逢宗华真人张开双目,两人眼神交汇,俞和骤然觉得,对面这道人整个宛如一柄无锋重剑,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便隐含一道的剑势,与轻剑的锐利捷巧全完不同,那是一种开山裂石的雄浑剑势,有庞然巨力隐而不发,若动则必雷霆万钧。宗华真人的目光之中,锐金厚土之气深厚悠远,直入心神,让人不自禁的浮想起一个筋肉遒劲的巨汉,双手高举红铜重剑,一击之下大地分裂的情形。

俞和周身一震,连忙收摄精神,垂下眼帘,不敢再同宗华真人对视,恭声回应道:“回宗华院主,小子身体已经无恙,只是我师张真人仙踪,还望宗华院主告知。”

“无恙便是最好,至于令师,这便说来话长。”宗华真人抬手虚按,一道气劲凭空而生,俞和只觉得仿佛一只无形的巨手略按自己的肩背,不由自主的便盘坐在蒲团上,“前日你师门镇门神兽赑屃殁亡,我前去探视,遇到你和令师张真人。神兽既亡,张真人再无门中基业牵挂,道心了然,便要云游九州,寻访先天乙木灵根之人传承道统。临行之前,心中唯挂记于你,尤憾你本身道性与他门派心诀难合,便嘱我将你引入罗霄剑门修行。我见你根骨上佳,便应允了。但如此,我还且需问你心意,可愿入我罗霄剑门?我受令师重托,自必当为你择选名师,助你问道。”

俞和虽有些雏稚木讷,但也是个心智通明之人,从邓晓的只言片语推敲,一路上便已将这情形猜了个七七八八。此刻听到宗华真人所述,倒也并不意外。他随侍张真人多年,自也羡慕那饮朝露餐晚霞的仙家生活,本就是存着一丝问道修真的念想,只可惜左真观一脉,承的是道门五炁真君之一,东方重华木德真君的仙术,俞和非是先天乙木道体,资质不合,学不成左真观妙法。如今有此机缘,得录左近最大的罗霄剑派山门,心里暗自大喜,岂有不愿意的道理?俞和就在蒲团之上俯身到地,口呼道:“宗华师伯在上,弟子俞和,愿入罗霄剑门。”

宗华真人坦然受了一拜,脸上笑意盈然,点头道:“如此甚好,甚好!俞和师侄根骨资质皆是上佳之选,入我罗霄剑门,若能清净束身,勤勉精修,将来必是我门派中兴可倚之栋梁。”

“师伯谬赞,俞和惶恐。”

“我修道之人不尊世俗繁礼,如此你便是我真清太玄罗霄仙剑门第十九代内门弟子,你这入门之礼,我且受下了。”宗华真人探手入袖,取出一方长约二寸宽一寸的玉符,玉符上篆刻着青竹的图样,雕工笔法剑意袭人。符牌玉石当中,有一道清濛濛的烟云流转,灵光充盈,“这是罗霄剑门入室弟子的玉板信符,你且佩戴好了,其中蕴含芥子纳须弥术法一道,可存你随身之物,待你黄庭生炁,神念凝显之后,便可运用随心。”

俞和双手接过,仿着邓晓的样子,仔细系在腰间。

宗华真人凝视俞和,双瞳中放出绵绵然一道神念扫过俞和的身躯,侧头略思索了半晌,抬左手放出一道凝碧色的光芒,五尺长一尺宽的灵竹剑匣虚空幻现,他右手并指作剑诀引动,只听见“呛啷”一声清越的剑鸣,有道澄澈的剑光自剑匣中飞腾出来,状如灵蛇闪电,在殿堂空中微微一转,便落在俞和面前。

这是一柄三尺法剑,剑 柄中端刻有罗霄两个古篆,正缓缓退入灵竹剑鞘的二寸宽剑锋上,有青色的云篆符文渐次隐灭。

“罗霄剑门以剑修为主,通灵法剑是每个入室弟子随身修行所必备,你这把是我亲手用玄铁锤炼而成,又以剑匣温养过二年,待你日后修行有成,便可运使随心。御剑出入青冥,斩妖除魔。”

俞和再次俯身拜谢,伸出双手,握住尚在微微颤抖的法剑,一道剑意透过剑鞘,直达肌肤,仿佛有一柄小刀在手掌心刮蹭。

俞和暗自心道:这剑修仙门的法剑,果然与寻常的利器不同。剑虽轻薄,却锋锐至斯,只怕一挥之下,碗口粗细的松木便可伐倒,那山中的豺狼虎豹,是再也无需惧怕了。若我修行有成,如张真人曾所述的剑仙之流,御剑飞行千里,凌空一斩便是开山断流,那是何等的雄壮情形?俞和胸中向道之心,渐渐如火燃烧起来。

“邓晓,去唤你云峰师伯前来见我。”宗华真人朝门口的少女略一挥手,邓晓连忙转身,三步作二步的去唤云峰真人。

“俞和,修道一途逆天而行,乃微微妙妙玄之又玄,道门心经浩如烟海,自古流传,必有错失,然我辈修行好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若有半步差池便万劫不复,轻则神智溃散或堕入魔道,重则身死道消化作尘土。故问道之途,若非是有大机缘大智慧之人,则必须拜得名师引路。师伯我早奉仙师遗命,执掌清微院,辅佐掌教师兄鉴锋真人,总理门派一应事务,诸事缠身,每月倒总有一半的时日,不在门派之中,必无暇时时为你释惑护法。然张真人嘱托不敢草率,这几日思来想去,决定引我师弟云峰真人为你授业。云峰师弟乃我门中经藏院掌院,通读诸般仙家经典,确是我门中可谓惊采绝艳之人,修为深湛,尤对古往今来的诸般仙家妙法造诣精微,见解独到,远超于我。你可跟随他修行,定会令你问道一途步履坚实,无有差池。且张真人曾说,你广读道藏,这点倒是与云峰师弟性子相合。”

话音刚落,一道瘦高的身影从门口踱步进来,见了宗华真人,也只是略一拱手,便径自施施然坐在宗华真人左边的太师椅上。

“何事?”

这道人年纪看起来与宗华真人也相差仿佛,只是个子瘦高,手脚修长,脸颊也是修长的,下颌上些许残留着凌乱的胡茬,他嘴巴很开阔,随性一笑,眼睛眯起,露出一大片齐整的牙齿。

“云峰师弟,此子名唤俞和。乃是为兄新收入山门的弟子,虽尚未修行,但已略有根基,资质上佳,为兄希望你来指点与他,你可愿意?”

“哦?”云峰真人闻言,把目光转向俞和,狭长的眼帘掀起,绽出奇光。

这云峰真人的目光,同样深含剑意。初绽开时,全无锋锐之气,丝毫不见大凡剑意所现的攻伐气象,反而如锦缎一般细密缠绕,可延展到深处却是青竹般的坚韧挺拔,质朴的气息中,流露着大智慧和大执念。

“果然资质不错。”云峰真人的目光在俞和周身一绕,略略点头。

“俞和,且速速拜见云峰师弟,自此之后,他便是你授业恩师。”

俞和恭恭敬敬的跪在蒲团上,深深拜礼三次,这便算是拜师之礼成了,“徒儿俞和,今后愿随侍师尊左右,唯恐愚钝,望尊师不吝责教。”

“起来吧,为师那藏经院,倒是个清净修行的妙处,且有经卷一万六千,尽可任你研读,只是生活朴素,你莫要不习惯。”

“弟子不敢贪恋浮华,愿一心问道。”俞和应道。

云峰真人眼神微转,忽地皱了皱眉头,面上露出少许难色。一旁宗华真人见状,心中了然,朗声笑道:“云峰师弟可是闻为兄唤得仓促,未带见面礼来?这倒可省了,为兄已经将早年手制的法剑一柄赠予俞和,想来以俞和的资质,当可相配。”

云峰真人展颜一笑,拱手道:“还是师兄道心玲珑,想得周全,不然我这下便要在弟子面前难堪了。”

“俞和此子早年通读道藏,亦经高人点拨,我观他一身气机,虽尚未练气是后天之属,但隐隐已有道意生化,再加师弟雕琢,已是必成大器之象。我看师弟那藏经院外法偏殿,尚缺一执事弟子,不如便由俞和出任。只是俞和入门时间尚浅,日常修行供给,暂按寻常入室弟子配发,不知云峰师弟意下如何?”

云峰真人闻言微惊,这新入门的弟子,筑基功夫都尚未修炼,便委派其执掌一殿,虽是偏殿,却也未免过于唐突。依着惯例,寻常弟子皆须入门十数年后,本身修行有成,声望渐隆,又对门派颇有贡献,方会升任执事。

可云峰真人转念又一想,宗华师兄一向所言所行皆有深意,在门派中可谓威信深重,言出法随莫敢不从,断然不是个草率之人,他既提出此意,必有其因由。

于是云峰真人也不多问,点点头道:“便遵师兄法旨,今后藏经院外法殿就由俞和执事吧。”

“如此这般,为兄便把俞和交托给师弟了。”

“那师弟我这就带俞和前去藏经院安顿,先行告退。”云峰真人站起身来,二人拱手为礼,“俞和,随我去藏经院吧。”

说着袍袖一摆,飘然跨步而去,俞和赶忙从蒲团上站起,朝宗华真人一揖,倒退出去,轻轻合上殿门,转身追向云峰真人。

“俞和师弟!”方走了几步,邓晓忽地从一侧的花丛中闪出,“云峰师伯来了的话,你肯定是加入了藏经院,师姐我也在藏经院修行哦,今后可以照拂你一二。”

“邓晓师姐,我的确是拜在云峰师尊座下,暂任藏经院外法偏殿的执事弟子。”云峰真人身材高挑,步子极大,几步间便行得远了,俞和一边同邓晓说话,一边加紧脚步,唯恐落下。

“什么?外法殿执事弟子?”邓晓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俞和,“你…你,你刚入门就成了偏殿执事弟子?”

俞和看着表情夸张的邓晓,不知所措的伸手挠了挠头发。

邓晓的眼睛上上下下的在俞和身上来回扫视,仿佛要硬生生的找出些许特异之处,看着看着,她神情间隐隐流露出一丝异色。突然也不言语,身形只一晃,便消失在回廊彼端。

第四章 掌偏殿,得道诀

藏经院建的与其他道院不同,并没有雄伟的殿宇,而是一片书楼围接而成院落。主殿为藏经楼,存放了三洞四辅的本文类经卷。偏殿共有六座:论剑殿主要存放本门剑修心诀和各种剑术;符箓殿存放了各种符箓原文;玉诀殿存放了道经的注解和疏义;威仪殿存放了记录各种斋醮仪式和制度、设坛祭炼方法的道书;记传殿存放了各种传记、碑铭和山河志;外法殿存放的是各种外丹提炼、五行变化和术数的道书。

主殿和六偏殿外,是一圈青石书楼,既供弟子闭关研读经卷之用,也做藏经院的围墙。

藏经院的中央,主殿大门外的圆形石坪上,也放置着一尊高大的七层赤铜八角香炉,只是比清微殿门口那尊,要稍小一圈,香炉内填着特殊的灵草,点燃后散出的香气,即可清心宁神,也可驱虫除湿。

俞和追着云峰真人,也不去主殿,径直走到外法殿门口。

轻轻推开木质的殿门,看殿内的摆设,与其说是殿宇,却更像是书屋。迎面的墙上依旧高悬三清祖师的绣像,下面摆着供桌,梁上悬着灵灯,左右侧皆是高大的竹木书架,却只有左侧的第一排书架上,放着寥寥三四个书箱,里面盛着手札,后面第二排书架上,隐约堆放着数十卷竹简。右侧的书架全都空空如也。

整个藏经院都有专门的外门执扫弟子负责每日清洁,几乎是一尘不染。

“俞和,我罗霄剑门以修剑而入道,对于外丹一门,向来少有涉猎。然由外而内,外用药石,内调铅汞,是古法练气士总结出来的问道捷径。九州修真门派中,亦有许多传承了上古外丹之道,这些门派借助世俗供奉的药石之物,使得弟子修行进境勇猛,所以近年来,罗霄剑门也开始广为收集外丹法诀,希望能弥补缺憾,这外法殿便由此而建。”云峰真人指着那些书架对俞和说道,“然而收集外丹法诀何其艰难,一些上古流传下来的丹经、丹方,无不被大门派视为奇珍,所以即使我门中竭尽全力,也只是收到这极少的几部,而且全部都是残缺本或错误百出的手抄本,宗华师兄既命你执掌外法殿,你便需在修行之余,尽力研读这些丹经,或补全或修正,期望能有所收获。”

“是,弟子遵命。”俞和恭声应道。

“这外法殿除了执扫的外门弟子之外,倒也只有你一人,幸好藏经寥寥,倒也无需其他同门助你,落得清静。”云峰真人转身跨出殿门,“为师执掌藏经院,共有偏殿六座,主殿与符箓殿由为师执掌,威仪、玉诀、记传三偏殿由门中宿老代掌,你掌外法殿,最后一座论剑殿为本门剑术重地,由你鸣剑师叔执掌,只是他长年闭关编校剑经,你难得见他当面,他座下有你师兄弟五人,你便同为师过去,一一见过吧。”

论剑偏殿的殿门,恰好与外法偏殿的殿门隔着石坪相对,遥遥看去,那边有五人在殿中盘坐。

俞和跟着云峰真人穿过石坪,走进论剑殿内,五人见到云峰真人,连忙站起作揖为礼。之前俞和便见过的邓晓,排在末位。

“这是新入门的俞和师弟,奉清微院院主宗华师兄之命,执掌清微殿。”云峰真人对着论剑殿五弟子说道。

“这位大师姐莫子慧。”云峰真人指着站在首位的一名道装少女说道,这少女手中倒提着一口无鞘长剑,眉宇之间尽是飒飒英气,宛如男儿,见到俞和便爽朗一笑,俞和忙拱手回礼,口呼师姐。

“这位二师兄易欢。”站在莫子慧身后位的,是一个面如冠玉的少年,垂目默立,脸上不喜不悲,俞和拱手致礼时,他倒也抬头朝俞和一笑,眼角闪过一丝异彩。

“这位是三师姐章若莲。”这三师姐看起来年纪在六弟子中,却是最长,满脸慈霭的样子,手中握着一扎竹简,好似位平凡的私塾女先生,全然不像一位剑修,她对着俞和淡淡一笑。

“这位是四师兄方宁。”这位四师兄依然沉浸在剑经中,听到云峰真人提起自己的名字,方才抬头起来,对着俞和匆匆一点,便又细细的研读起来,手指间还在不停的虚划着剑势。

“五师姐邓晓,你们方才已经见过,以前一直是小师妹,现在终究成了五师姐了。”云峰真人笑着,惹得双髻少女对着云峰真人偷偷一鼓嘴。

“俞和入门最晚,在我藏经院众弟子中排行最小,今后便是同门,你们身为师姐师兄,定要多多照顾师弟。”

众师兄弟拱手应诺,云峰真人点点头,摆袖带着俞和走进藏经院主殿。

主殿中的摆设也同偏殿一般,绣像、供桌、蒲团、书架、灵灯和大量的经卷,除此之外再无它物。居中地上,云峰真人自座的蒲团已经相当陈旧,蒲团左近放着许多零散的经书,还有一套笔砚,有浓墨和朱砂。

云霄真人走到左侧的后排书架,翻动了一阵,取出四本线装册子,他把这些册子依次递给俞和,俞和低头细看手中的书册,第一本封面写着《真清太玄罗霄剑门科仪》,足有百多页厚度。

“这第一本是我罗霄剑门的科仪,凡新晋弟子需要通读熟记,前篇讲的是门派由来,种种典故,后篇记录了诸般门派规范、礼仪、禁忌、禁地之类,须得一一记清,诸院院主、各宿老的身形面貌也须记住,门派之中遇见,礼不可废,还有门中各种节庆仪式,都须得熟知。”

第二本却只有寥寥三页纸,云峰真人指着抄本道:“这第二本叫做《清净坐忘素心文》,我辈修道之人皆讲究铅汞调和,性命双修,虽然只是百字文,但却字字珠玑,深藏道理,其中讲述了‘听息’与‘观光’二种道门修性秘传法门。你通读之后,须每日静心默坐依法施为,可助你由身静入心静,由心静入意静,直达心斋坐忘的境界,于祖窍之中提聚精神,凝显元神,此乃修性根本法诀。”

“第三本叫做《小周天炼气术》,乃是最基础的吐纳行气功夫,这经文中讲的是如何收纳元气,周天搬运。”

第三本册子也有数十页的厚度,而且书页看起来被翻动得很有些陈旧,有些书页之间,还夹着数张零散的纸页,上面满是手书的蝇头小楷,云峰真人伸袖拂过这书册封皮,格外慎重的放到俞和手里,缓缓的说道:“这册子所述,虽是入门的粗浅功夫,但毕竟是仙家经纶,其中开篇讲述的锻炼周身经络穴道的法子,比起世俗界的那些内功秘籍实有云泥之别。修命之道,周身的经络脉向,穴道位置,乃是最根本的学问。这本册子在我修行之初的十数年间,常伴我蒲团左右,书中我已逐句批注释义,你切记要仔细研读,直至烂熟于心,方可尝试吐纳行气。”

“吐纳元气、周天搬运,乃是修行之根本,切记小心谨慎,绝不可一知半解鲁莽行事,万万莫要有差池。”

云峰真人说得分外慎重,俞和听得也用心,他早读道藏,自然懂得其中关键,于是连连点头应承。

第四本页数也不多,封面上潦草的写着“回风剑谱”四个大字,特别是那其中的“风”字,笔意纵横,直如山岚翻卷,欲斩破纸面飞去。

“我罗霄剑门乃是剑修门派,祖师有云,吾当取无上剑道之锐意,披荆斩棘,成就问道之路。所以这使剑的功夫自然是每位弟子必修的大术,剑气、剑心、剑意、剑胎……诸般仙剑法门皆无速成的捷径,只能靠自己与剑器的性命交感来体悟。给你的这路回风剑谱,是新入门弟子必修的第一门剑法,勤练三月,其效可伸展筋骨,培育剑感,导引剑意。”

云峰真人将四本册子交给俞和,便盘膝在蒲团上坐下,伸手捻起蘸着朱砂的毛笔,挑眉看着俞和,“你且去吧,后山东峰是藏经院弟子的居所,有许多院落无人居住,你自挑一间合意的住下,修行之中若有何疑惑,可每日早课时分前来这里。”

俞和闻言,拱手告退,径直出了藏经院,寻人问了路,转到后山东峰。

这东峰之上,有一道灵泉自峰顶垂下,凡灵泉流经之处,氤氲升腾,奇花异草生长。山峰阳面,一株赤玉蟠桃树下的院落,门上写着邓晓的名字。左近的几座院落,大师姐莫子慧的院子上空,九把清湛湛的灵剑虚浮,组成一道小型的剑阵徐徐回转。二师兄易欢的院子中,斜插着一柄青石巨剑,剑 柄指天,露出地面足有十丈的剑身上满是符篆,似乎尚未雕刻完全。三师姐章若莲的院子里满是竹架藤蔓,似乎种植着许多灵果。四师兄方宁的院子略微靠后,倒没什么异象。其余也有几座院落,似有人居住,隐隐有霞光彩云笼罩,看不真切。

但凡是有人居住的院子,都在院门正中的木牌上,刻下了名字。其余无人的院落,倒还有十余间,俞和挑了一间与论剑殿五弟子距离稍远的院子,这院子背靠着一方巨大的山石,也有一道灵泉的支流,引进院子里面。

不敢贸然使用宗华真人赐给的法剑,俞和只好捡来一块碳石,在木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推开木门,屋里分为里外二个房间,里面是卧室,外面可做书房,侧面还有一个石屋可做闭关静修所用。

屋子里同样一尘不染,各种日常用具井井有条,俞和仔细的把云峰真人赐下的四本书册放在床头,盘膝坐下,取出胸前挂着的那寸许见方小玉符,合在手心,口中喃喃诵咒,渐渐的,玉符中竟然透出一片莹润的霞光。

修仙剑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修仙剑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胡德全诗词书法作品入选安徽合肥《当代三国诗书画》系列丛书

    欢迎来搜狐新闻客户端关注搜狐企业号中国梦文化研究院,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资讯。关注后免费进入中国梦艺企联盟微信群。与全国各地的优秀艺术家与企业家面对面交流,资源共享,合作共赢。★★★★★中华诗词出版社出版《当代三国诗书画》,方明题写书名方明,1929年生于安徽无为县,号益林、石涧。曾任合肥市委秘书长、合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合肥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安徽省老年书画联谊会副会长,合肥市老年书画研究会会长,中国书画艺术家新安协会名誉会长,东方诗书画艺术研

  • 【在云端】吴祖佑:尘封15年的记忆

    吴祖佑:原市委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在新闻部出版局期间,先后参与举办第一届国际杂技节、国际渡江节等重大事件宣传报道任务,在海内外得到良好反响。【视频:吴祖佑和他的“新闻故事”】每一位新闻人都是一本读不完的书,这书中有太多时代的印记,有太多对国家、对人民的深情厚意。本期节目我们有幸走进吴祖佑的新闻人生,去感受这位新闻工作者与城市精神文明建设之间发生的有趣故事,翻开过往尘封已久的记忆,领略这本书的精髓。“6”是一个好寓意“与数字6相关,这是一个偶然,它预示着这个典型新闻报道,顺利从武汉推向全国。”这是吴

  • 沩仰宗第十一代传人“明道道常”禅师

    明道长老,是云南佛教界的一位德高望重,慈悲可亲的宗门大德,也是享誉省内外的一代高僧。长老1918年4月出生于云南曲靖,俗姓袁,自幼父母双亡,七岁出家修道。后来为了追求无上道,于1945年转投佛门,剃发为僧,法名持大,号明道。1946年受具足戒,1959年入中国佛学院学习,是云南解放以来由国务院册立的首位汉传佛教筇竹寺方丈,是沩仰正宗第十一代传人。曾担任云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昆明市佛教协会会长,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委员,昆明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是明道长老长期修行的

  • 【画家润格】2018陈恺润格

    2018年陈恺画家润格陈恺,原名陈凯,上海人,中国当代实力画家,副教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本科及硕士,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青年美术家委员会委员,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李可染画院特聘画家,江苏国画院特聘画家,曾受聘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副教授。作品以表现当代都市秀女精神风貌为关注点,多次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大型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奖。●1997年和2002年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办两届个人作品展;●2009年和2010年在北京财智邦国际艺术会馆举办《婉窈清韵——

  • 中国当代作家的流派划分和代表人物,你知道吗?

    导读:中国当代作家的流派划分和代表人物。百度百科:中国当代作家界定为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中国作家。流派众多,主要分为传统文学作家、新时期作家、中国先锋文学作家、中国自由作家和中国通俗流行文学作家等五大类。自二十世纪末期开始,具有独立思想的中国自由作家的出现,使得中国当代作家大踏步进入世界优秀作家群,成为引领世界文学的先锋,并使中国当代文学进入历史的鼎盛时期。由于中国当代文学处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大陆当代作家(1949年以后)大多数属于官方作家即所谓“体制内”作家。中国自由作家,又称中

  • 世界上真的有食人树吗?到底是什么原因那?

    食人树经常出现在一些故事中,但究竟有没有这样“凶猛”的植物呢?众所周知,世界上有很多能吃动物的植物,但基本上都只是吃些苍蝇之类的小昆虫。生长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的奠柏,居然能“吃”人。奠柏是一种躯干高大的树,长有许多枝条,有的长得一直拖到地上。植物学家指出,这种树是以腐烂的人和动物的尸体做养料维持自己的生命的。如果有人拨弄它的枝条,它就会分泌出一一种很黏的胶液,把人牢牢地粘住,之后再将人消化掉。在处理完后事之后,它们重新舒展枝条,等待下一次饱餐的机会。

  • 纪念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76周年诗歌朗诵会

    开场前开场朗诵《七律·长征》朗诵《沁园春·长沙》尾声参观纪念馆

  • 中国人不会写科幻小说?NO,让你见识刘慈欣的《三体》到底有多牛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侵权必究科幻小说《三体》是80后科幻迷心中的一个情节,2015年8月23日下午1时许,《三体》荣获雨果奖,这是全亚洲第一次有人获得这个佳酿,也是中国科幻走向世界第一步。今天我们不谈奖项,谈谈情结。说到《三体》就不得不说刘慈欣,说到刘慈欣就不得不说《科幻世界》。记得还是高中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科幻世界》,应该是2006年。这本杂志放佛给我打开了另外一只眼睛,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群人。《科幻世界》首次出版是在1979年,至今已有39年。据说最少的一期,只有700份杂志,

  • 世界第一脱衣舞娘:她不色情,只是性感到了极致!

    说起好莱坞黄金时代的性感女神、时尚icon,不少人能想到穿着一袭白裙的金发女郎玛丽莲·梦露。婀娜的身姿、性感的神情,连总统都为她倾倒。梦露一直是后来人的灵感缪斯,她的一颦一笑、着装打扮都被人竞相模仿,但真正掌握梦露所代表的,那个时代独有的魅惑性感气质,却只有一个人做到了。她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DitaVonTeese-蒂塔・万提斯。这个可以洗涤灵魂的脱衣舞娘,诠释了什么叫做:当一个女人将脱衣舞发展到极致,你会为之前的偏见而羞愧。她和大家印象中的失足少女不同,Dita是位身价2亿美元,把全世界迷

  • 书法笔法术语,果断收藏吧!

    执笔法即写毛笔字以手指执笔管的方法。执笔,是进行写字活动的基本手段。大致有如下几点:如双苞(即双钩)、单苞(即单钩)、回腕、撮管、握管、搦管等。传自锺繇、王羲之、虞世南,陆彦远等综合而成的“五字执笔法”(即擫、压、钩、格、抵)。经历代书法家长期书写的实践,咸认为是符合生理机能而又行之有效的正确方法。拨镫法书法术语。运笔的一种技法。镫一作灯,故亦有譬喻执笔运指如挑拔灯芯的。主要有二说。(1)《书苑菁华》引晚唐林韫《拨镫序》语:“镫,马镫也,盖以笔管着中指、名指尖,令圆活易转动;笔管直,则虎口间空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