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绝宠:摄政王妃上位记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7:40:49 来源:网络 []
书名:绝宠:摄政王妃上位记
第2章 催眠术的神威

唐茗悠看到秦嬷嬷极力拦着那少女,却被一脚踢开,滚落在泥地里,好不狼狈。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还未等唐茗悠发难,那少女一个健步冲上来,将唐茗悠揪祝

“你就是那个傻子?”

“放开我家小姐!”秦嬷嬷见唐茗悠有难,立刻爬起来要来相护。

“把那婆子给我丢出去,真碍眼!”少女嚣张地喊着。

那些纨绔子弟立刻就照着吩咐,将秦嬷嬷抓住,然后丢出了锦澜苑。

少女得意地看着唐茗悠,然后道:“你这个傻女,竟然还妄想做摄政王妃,你也配?”

“你是谁?”唐茗悠看对方人多势众,而她这院子里竟然除了秦嬷嬷,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了。

想来,对方刚刚就已经把她带来的人给解决了吧?

“你不配知道,今儿本小姐就来让你乖乖地收拾包袱滚回家去!”

少女说着,竟然劈头盖脸地就给了唐茗悠一个大耳刮子。

打得她是眼冒金星,耳鸣目眩。

“哟,徐小姐,这摄政王妃还是个美人儿呢,您下手得轻着点儿啊,咱们哥几个可是怜香惜玉得狠!”

他们口中的徐小姐,就是眼前这个紫衣少女,徐娇娇。163女人网

也就是摄政王萧锦晔的表妹,一个被惯坏了的千金小姐,偏偏又爱慕自己的表哥。

自然是容不得竟然被一个“傻女”占了她的心上人,更占了摄政王妃的宝座。

徐娇娇瞪了那个说话的纨绔子弟一眼,骂道:“眼瞎啊?她哪儿美了?”

“是是是,还是徐小姐最美,一等的美!”几个公子哥儿笑起来,谁敢得罪摄政王的表妹啊,可不是众星捧月一般地捧着她吗?

徐娇娇看着被她打懵了的唐茗悠,手里的鞭子甩地噼啪作响。

“傻子,今儿你若是能躲过我的鞭子,就放你一马,若是不能……就乖乖受死吧!”

徐娇娇说着就抡起鞭子甩向唐茗悠。

唐茗悠哪里躲闪得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鞭子,疼的龇牙咧嘴。

可是还没等她缓过来,就又是接二连三地鞭子如雨点般落下。

她本就不会武功,加上那群纨绔子弟将她围住,逃不得,也躲不掉。说明163nvren.com

她正欲反抗,却又被人从背后踢了一脚,直接撞上了台阶的边角,头尖锐地疼了一下,鲜血淋漓。

听到身后一阵哄笑声,唐茗悠的脑袋却昏沉起来,该死……她太大意了,这下精神无法集中,用不了催眠术,就更不能反抗了!

徐娇娇却没有因此而放过唐茗悠,鞭子继续挥舞,一次次抽打在唐茗悠的身上,皮开肉绽!

唐茗悠一声不吭地承受着,她需要时间恢复精神,如果脑袋不清醒,就根本无法动用催眠术自救!

疼,尖锐刺骨的疼,可是她都咬牙挺着。

“真是个傻子,连喊疼都不会,啧啧……可惜了摄政王那么个人了!”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摇头叹息。

徐娇娇越发恼火,骂道:“不知死活的臭丫头,想当我表哥的王妃,下辈子吧!”

徐娇娇的鞭子缠上唐茗悠的脖子,似乎打算将她就这么勒死!

“住手!”

“表哥!”徐娇娇迅速收回手里的鞭子,一脸恐慌地看着门口的颈长身影——萧锦晔。

男人一脸冷霜,眼神冷的仿佛随时会结冰,被其目光扫过的人都忍不住抖了抖,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和不安。

这就是年纪轻轻担当摄政王,以铁血手腕统治着这个新崛起的王朝的男人,他的冷酷无情与他的卓越才能一样出名。

众人瑟瑟缩缩地往墙角躲,不敢靠近萧锦晔分毫,连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徐娇娇也不敢动弹,惊慌失措又可怜兮兮地站在原地,手里的鞭子也不知道该扔掉还是继续拿着。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你们在做什么?”萧锦晔的声音森寒刺骨,比刚刚的暴雨还让人恐惧。

那几个纨绔子弟哪敢说话,都摇头,然后看着徐娇娇。

徐娇娇终于鼓起勇气,道:“我……我只是想替表哥教训一下那个傻子!”

萧锦晔的目光落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唐茗悠,她的样子狼狈极了,衣衫破损,满身脏污。

萧锦晔的目光丝毫不含感情,哪怕是同情也没有!

徐娇娇见状,便松了一口气,萧锦晔也很讨厌这个傻女吧?

“你们……”

萧锦晔刚刚想发号什么命令,忽然见原本一动不动仿佛死过去了一样的唐茗悠忽然站了起来。

终于恢复了,她的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萧锦晔……真巧啊,在她差点儿被杀死的关头出来,想来是早就在看戏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徐娇娇和刚刚那一群助纣为虐的纨绔子弟!

唐茗悠的眼神变得鬼魅起来,幽深幽深的,仿佛看不见底的古井。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要放过!

唐茗悠缓缓的目光冷冽地一一扫过刚刚欺负她的人。

徐娇娇被唐茗悠的眼神看得一阵胆寒,除了萧锦晔之外,她可是从来没怕过别人啊!

这个女人……怎么和刚刚不一样了?

唐茗悠冲她露出了一抹迷幻的微笑,戴着绿宝石戒指的手在徐娇娇的面前晃悠了几下。163女人网

然后又用同样的姿势对着那几个纨绔子弟重复了一遍。

继而手垂下去,悄悄打了个响指。

周遭的空气,忽然就安静了下来,仿佛呼吸都能听到声音。

“好好地撕一场吧,别客气!”唐茗悠的声音很低很低,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得见,悠悠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

忽然,鞭子的破风声响起,惊得人心都跟着一抖。

而徐娇娇和那几个纨绔子弟,不知为何,竟然像疯了一样冲向彼此,然后就野蛮地厮打起来。

鞭子从一个人手上被另一个人夺走,然后抽打在其他人身上,接着被夺走,接着挨打。原文163nvren.com

没有鞭子的人,拳打脚踢,甚至下口撕咬。

地上滚的被人踩,爬起来的继续踩别人!

他们就像一群野蛮的猛兽,毫无理智地互殴,根本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能够得着的,就拼命地打,恨不得把对方给打死才罢休。

混乱又残暴的场面,看得人热血沸腾,稍微没有自制力的,恐怕都会忍不住冲进去一起解放动物本性里的残忍和嗜血。

萧锦晔的眉头紧紧蹙起,呼吸渐渐不稳了起来。

“住手!”

萧锦晔身后窜出来一个人,冲进了正在混战的人群,试图制止他们。

唐茗悠的嘴角浮现一抹残酷的笑容,没用的……除非她要他们停下,或者他们彻底死掉。

萧锦晔忽然摇了摇头,身体紧绷,仿佛在克制着什么一样,然后目光射向坐在台阶上的浑身是伤的女人。

“是你?”萧锦晔看着唐茗悠。

唐茗悠一脸懵懂地看着萧锦晔,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传闻中的傻女。

秦嬷嬷颤颤巍巍地跑进来,将唐茗悠护在怀里,痛心疾首地道:“王爷,他们要杀了小姐,您要为小姐做主!”

萧锦晔盯着唐茗悠,她的眼神一片纯净,纤尘不染,仿佛刚刚出生的婴孩一般无辜。

不都说她是傻子么,那她就乖乖地扮演一个傻子好了!

谁能说她一个傻子有能耐让这群人互殴呢?

萧锦晔眯起眼睛,一时间也有些难以判断,虽然他知道唐茗悠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傻子。

可是这样一个连生人都害怕的女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刷诡计吗?

如果真是她,她又是怎么办到的?

唐茗悠抿着嘴,,默默打量着萧锦晔,昨晚光线不足,未曾看清,这个男人倒是好看得很,如同经过大师精心雕琢过的完美脸蛋,加上至少一米八五的身高,绝对的极品美男。

只是……气质太过冷了,靠近都怕冻伤自己,眼里还时不时地流露出残酷的光芒。

简直可怕!

唐茗悠观察萧锦晔的时候,萧锦晔自然也在观察唐茗悠。

只不过通晓心理战术的唐茗悠是丝毫没有暴露自己,除了一张染了污泥的脸,还有那双通透的美眸,萧锦晔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那边还在继续厮打,就连萧锦晔的第一侍卫空九都未能阻止他们。

空九不得已,召唤来更多的人帮忙,将这些人打翻在地,想要制服他们。

可是他们倒地之后又仿佛没事儿一样爬起来继续打,见谁打谁。

明明都已经遍体鳞伤,却一点都不会痛的样子。

徐娇娇是最惨的,毕竟是个女孩子,体力上和武力上都差男人一截,失去鞭子之后,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身上的衣裳都被撕裂了,几乎遮蔽不住身体。

唐茗悠也发现了,忽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

又是一个悄悄地响指,那些人忽然就停了下来,再也不打了。

然后一个个像是傻了一样,目光怔愣地走出了锦澜苑。

萧锦晔皱着眉头,空九也傻乎乎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好像中邪了!”空九擦了一把汗,刚刚那群人明明武功平平,可是蛮力却奇大,让他这个高手都很吃力。

萧锦晔道:“带人跟过去看看,还有……把娇娇丢去徐家,不许她再来王府!”

“是,王爷!”空九领命而去。

其他人也跟着空九走了,这里就剩下萧锦晔和唐茗悠,还有忠心护主的秦嬷嬷。

秦嬷嬷挣扎着爬起来,拍拍唐茗悠,然后道:“小姐,快来见过王爷!”

唐茗悠不得已,在秦嬷嬷的帮助下,站起来,给他行了礼。

萧锦晔却只是眼神冰冷地看着她。

“刚刚是你捣的鬼吧?”

唐茗悠心想,这个男人还真敏锐,她的动作这般隐晦,一般人都注意不到,他却能察觉到。

可是她不会承认的,身为一个从小就自闭的“傻女”,她可不负责答疑解惑!

秦嬷嬷赶紧抢先道:“王爷,这件事和我家小姐没有关系,她刚刚被那位姑娘给打得好惨,王爷……您可要为我家小姐做主!”

秦嬷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嘤嘤啜泣起来:“小姐从小就胆小怕生,远嫁王府来,本就心惊胆战,没想到一来就遇到此等暴行,老爷和少爷知道了,怕是要心痛死!”

唐茗悠看着秦嬷嬷情真意切的哭诉,还是不由地感叹,这老妈子不仅会哭,还很会说。

这是在给萧锦晔施加压力啊,抬出远战的唐将军,和那位少年成名,惊艳才绝的唐家少爷,不就是要让萧锦晔明白,她唐茗悠不是好欺负的嘛?

可惜,秦嬷嬷没料到,萧锦晔不是可以威胁的人。

他根本就不理会秦嬷嬷的哭诉,反而将唐茗悠一把提起来,不顾她满身伤痕和狼狈,逼问道:“你用了什么手段?”

秦嬷嬷惊恐地爬起来,想要阻止萧锦晔,却被萧锦晔一个眼神给瞪祝

“你敢多事,小心她的命!”

秦嬷嬷吓得一抖,赶紧道:“不要啊,王爷……你不能这么……”

“呜呜……”

秦嬷嬷的话还没说完,萧锦晔就一手掐住了唐茗悠的脖子,让她痛苦地发出呜呜声。

秦嬷嬷立刻就闭了嘴。

萧锦晔也同时松开了唐茗悠的脖子,然后继续道:“说!”

唐茗悠只是摇头,不肯说话,一双眼睛染上水雾,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被欺负的小动物。

这是唐茗悠故意的,她想要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冷血,对一个无辜的女人都能这么狠。

第3章 神秘的温柔男人

萧锦晔不负所望,仿佛没看到唐茗悠的眼神,紧握着她的手腕,道:“不要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你承受不起代价,我不管你用了什么妖术,但你最好从此以后都别再动,否则……本王绝不会让你好过!”

唐茗悠真想用催眠术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冷血的男人,可是刚刚连续对多人使用催眠术,又受了伤,精神力已经不足了。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不容易催眠的那种人,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一不小心没催眠成功,反而让他把她给弄死了!

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会杀人!

“以后你带着这老妈子禁足在锦澜苑,半步不得出,要是敢在王府兴风作浪,就要有死的觉悟,本王不会因为你的父兄而对你手下留情!”

让他答应娶这个女人,唐振钦就已经挑战了他的底线,若是他的女儿还不安分,那就休怪他无情!

萧锦晔丢下这句话就走了,锦澜苑的门被从外面锁上了,而唐茗悠和秦嬷嬷则是满身狼狈地站在院子里,无人问津。

秦嬷嬷痛哭失声,抱着唐茗悠,道:“老爷为什么要把小姐嫁过来啊,这不是害苦了您吗?”

唐茗悠自然也是不理解的,唐振钦并非贪恋权势之人,否则当年也不会在天启朝初定之后,就匆匆卸甲归田,半分功劳也不要。

但他这一次却执意要她嫁给萧锦晔,甚至不惜用他的命来威胁。

一定有什么她无从得知的理由吧?

“好了,嬷嬷,别哭!”唐茗悠柔声安抚道。

秦嬷嬷心下一暖,总觉得这样的小姐,温柔地不像话,随便一句安慰的话,都会让人打心底里觉得安宁。

她当然不知道,这种事情,对唐茗悠这个精神科专家来说,就是一种本能。

秦嬷嬷擦了擦眼泪,扶着遍体鳞伤的唐茗悠走进屋子里。

她想要点热水,可是并没有人理她,秦嬷嬷又愤怒又无奈,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容不得她做主。

唐茗悠知道,从此以后,这王府就是一座监牢,没人会把她当王妃对待,她必须要靠自己生存下来!

唐茗悠让秦嬷嬷去打了井水,擦干净了自己的身体,冰凉的井水让她身体都快要结冰了,但她也只能忍着,又不能一直脏兮兮地过。

好不容易把自己弄干净了,秦嬷嬷赶紧让她躺进被子里,用被子把她裹住,好让她温暖一点。

“小姐,你的身子这么弱,也不知能不能熬得住,要是……”秦嬷嬷说着又流起眼泪来。

唐茗悠浑身都是鞭痕,还有头部被磕到的伤,她的嫁妆都被抬去了库房,贴身带的东西几乎没有,所以也没有药。

半夜的时候,唐茗悠就发起高烧,一直不断地做噩梦。

秦嬷嬷始终不敢睡觉,想要出去求救,但是门被繁琐,外面也没有人。

这种情形让秦嬷嬷既绝望又痛心,真怕小姐就这么死了!

唐茗悠糊里糊涂的,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忽冷忽热,很难受而已。

天亮的时候,终于有人来给他们送饭,门被打开,小厮走进来,沉默地放下食盒就要走。

秦嬷嬷赶紧上前拦住他,求道:“王妃她浑身是伤,还发着高烧,人都烧糊涂了,求你快去请个大夫来吧!”

那小厮看了一眼秦嬷嬷,道:“我去禀告胡总管!”

说着就走了,秦嬷嬷以为大夫很快就会来,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人。

中午的时候,还是那个小厮给她送饭,可是这一次只是把食盒送到门口,人就要走。

秦嬷嬷赶紧追上去,喊道:“这位大人,大夫呢?为什么一直没有来?”

“胡总管出去了,不在府上!”那小厮冷漠地道。

“那……那府上有没有别的人能请大夫的,我们家小姐已经快不行了!”秦嬷嬷惊慌失措地问。

“没有!”小厮不带感情地回答,然后粗鲁地推开秦嬷嬷走了。

秦嬷嬷在后面狂追不舍,一把拉住小厮,道:“大人,求您了,不行去求求王爷吧,人命关天啊!”

秦嬷嬷一边哭一边跪下来,给那小厮磕头,为了她家小姐,她什么都顾不得了。

那可是她从小带大的小姐啊,已经比自己的亲骨肉不差了。

小厮目光复杂地看着秦嬷嬷,最后道:“别跪我,我也没有办法,要怪就怪你家小姐命不好吧!”

小厮扒开秦嬷嬷的手,试图离开。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连请个大夫都不可以?她毕竟是王爷娶回来的王妃啊!”秦嬷嬷痛哭失声,不懂为什么要对小姐这么残忍!

那小厮叹了一口气,说:“她把表小姐害惨了,王爷很生气,没人会帮你们请大夫的!”

小厮说完,就不管秦嬷嬷怎么抓牢他,也奋力甩开就跑了。

大门落锁的声音,让秦嬷嬷陷入绝望。

到底该怎么办?小姐这样,真的会死的!

唐茗悠一直在发烧,人也不清醒,否则她自己可以想办法自救,但此刻,只能听天由命了!

秦嬷嬷看着唐茗悠那烧红的脸,恨不得替她受了,甚至替她死了也好。

“为什么啊?老爷……少爷,你们快来救救小姐啊,你们怎么都不管她了呢?”

秦嬷嬷哭得惨烈,却根本无法撼动冰冷的人心。

天色渐渐暗了,秦嬷嬷哭到脱力,趴在唐茗悠的身边昏睡过去。

唐茗悠在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汁液灌入自己的口中,让她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她稍微舒服一点之后,就睁开眼睛,看到萧锦晔的脸呈现在自己面前。

“你……”

唐茗悠想要开口说话,发现自己的声音喑哑得发不出来。

那个人冲她露出了极为温柔的笑容,暖的仿佛会化开千年寒冰。

“乖乖……”他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唐茗悠的头,眉眼间尽是笑意。

唐茗悠皱了眉头,这个人有和萧锦晔一模一样的脸,可是……她可以肯定,这不是萧锦晔!

那个男人冷到了骨子里,也无情到了骨子里,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呢?

唐茗悠睁着眼睛,想要问他,也无法开口。

那人指了指手里的瓶子,道:“药哦……明天再喝,给你!”

然后就把药放在了她的枕头边上。

唐茗悠朝他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可是她太疲 惫了,又不能说话,很快就睡了过去。

噩梦渐渐远离,她总感觉一双温暖的手轻抚着自己,帮她驱逐了一切疲 惫和痛苦。

唐茗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秦嬷嬷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小姐,你已经不发烧了,可是身上的伤还没好!”秦嬷嬷道。

唐茗悠想起什么似的,从枕头边摸到两个瓷瓶,还有一张纸。

上面写明了药效和用法,唐茗悠这才确信,昨晚她真的见到一个和萧锦晔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这是哪来的?”秦嬷嬷惊讶地问。

“昨晚你睡着了之后,有人送来的!”唐茗悠避重就轻地回答。

秦嬷嬷微微松了一口气,说:“幸好他们还没有灭绝人性,否则真怕小姐你熬不过去!”

“嗯,帮我上药吧,有些地方我碰不到!”唐茗悠将那擦外伤的药给了秦嬷嬷。

秦嬷嬷赶紧给唐茗悠上药。

唐茗悠似无意地问:“嬷嬷,摄政王他有兄弟吗?”

“嗯?不知道哎,为什么这么问?”秦嬷嬷有些惊讶。

唐茗悠有些失望,看来要问王府的人才知道了,双胞胎兄弟吗?那真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啊,像是事物的阴阳面一样,一黑一白。

不过那个人为什么会来帮自己呢?

唐茗悠很疑惑,但是她昨天从那个人的眼里看到的全是善意,应该不是坏人。

有了药之后,唐茗悠的身体恢复得也很快,没几天就可以下床了。

但是她也走不出这个院子,门被上了锁,院墙又太高,根本爬不出去。

每天就像坐牢一样,到了时间会有人送饭送水过来。

她很想洗个热水澡,但是这里有水却没柴,后来秦嬷嬷贿赂了来送饭的小厮,让他弄了两捆柴过来,烧了热水。

没想到小厮给她们送柴之后,就再也没来过,送饭的人又换了一个,还是个特别凶巴巴的。

这个小厮丢下食盒就走,秦嬷嬷要是上前攀谈就会被呵斥。

这样的情形让唐茗悠明白,这是整个王府在排斥和孤立她们。

唐茗悠微微露出冷笑,既然如此……她就要让整个王府鸡犬不宁,不想让她好过,那谁都别想好过!

第4章  分明是个妖怪

第二天那个送饭的小厮来的时候,是唐茗悠堵在门口的,恢复了精神的唐茗悠,轻易地就让小厮中了她的催眠术。

秦嬷嬷诧异地问唐茗悠:“小姐今天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他,是因为饿了么?”

“这种饭菜,饿了都不想吃!”唐茗悠看了一眼食盒里的东西,倒进了胃口。

每次不是冷的,就是馊的,很明显是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却拿来给她吃。

真是可恶透顶了!

萧锦晔,你等着瞧吧!

唐茗悠暗暗发誓,这一次要让摄政王府鸡犬不宁。

“小姐,要是不行的话,咱们把大白杀了,给你补补身子吧?”秦嬷嬷看着唐茗悠怀里的大公鸡。

没想到这只鸡那天躲进了屋子里,唐茗悠后来就收养了它,把它当宠物一样惯着,自己吃什么,就给它吃什么。

大白渐渐地就和唐茗悠亲近起来,总是赖在她怀里。

听到秦嬷嬷的话,大白发出了几声尖锐的鸣叫,仿佛在抗议一样。

“乖,不会吃你的!”唐茗悠笑眯眯地安抚着大白,它才安静下来。

秦嬷嬷一脸尴尬,道:“这只公鸡还真是神了,能听得懂我说话啊?”

“它聪明着呢,而且它这么厉害,我怎么舍得吃掉它!”唐茗悠道。

这可是个不错的大公鸡,攻击力一流,那天她可是见识过它怎么连续啄伤了几个纨绔子弟的。

秦嬷嬷无奈,只好把食盒里的食物拿出来,分成三份。

唐茗悠道:“今天不用吃了,待会儿会有人送来好吃的!”

“啊?”秦嬷嬷惊讶地看着唐茗悠。

唐茗悠笑着道:“我和那位小厮说好了,他会送来的!”

“可是……”秦嬷嬷根本没看到唐茗悠跟那个凶巴巴的小厮说话埃

唐茗悠却只是笑而不语,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果然门锁又被打开,那小厮沉默着送来了一盒食物,都是热乎乎的饭菜。

有鱼有肉,有荤有素,还有一份汤。

秦嬷嬷简直惊呆了。

“吃吧,嬷嬷,还有大白,痛快地吃!”唐茗悠这十多天来,第一次吃上这么好的饭菜,可是有点等不及了。

两个人一只公鸡,吃的特别开心,把盘子都快吃掉了。

“小姐,真是太好了!”秦嬷嬷感动地都快哭了。

唐茗悠想,不止如此呢,接下来还会有很多好戏看的。

果然……那个凶巴巴的小厮给她们送了好饭好菜之后,又被换掉了。

可是在唐茗悠的控制下,新来的依然还是会替她办事,送来的都是好饭好菜,甚至还给她送热水,从库房里给她拿新衣服新鞋子。

只要唐茗悠想要的,就没有拿不到的!

不管换成谁,都会乖乖地听唐茗悠的话。

这个现象让在后面安排这一切的人惶惶不安了,于是他决定亲自来做这件事。

唐茗悠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他就是安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既不是胡德成,也不是萧锦晔,而是一个唐茗悠和秦嬷嬷都不认识的男人。

看起来在王府的地位不低,因为他的服饰和前面来的小厮不同,料子都是绸缎的。

但这里的主子只有萧锦晔一个,所以唐茗悠判断他应该是类似胡德成一类的总管,或者比胡德成稍微低一些。

这个人一进来就对唐茗悠释放了满满的恶意,眼神恨不得在唐茗悠身上刺个洞。

唐茗悠但笑不语,第一次没有对他下手。

就在这个人放松警惕之后的某天,唐茗悠再度将他变成了自己的俘虏。

“小姐,我发现现在王府的下人好多了,对咱们挺照顾的呢!”秦嬷嬷笑眯眯地吃着点心,很满足的样子。

虽然没有自由,但是吃穿用度都变好了,秦嬷嬷是个很容易知足的人。

唐茗悠可不这么想,但是她不会告诉秦嬷嬷,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劳。

大白被唐茗悠养得更加健壮了,唐茗悠还会刻意地锻炼它的好战天性,没事儿就让它抓虫子吃。

后来唐茗悠甚至让府上的下人去买斗鸡来,让大白去跟斗鸡打架,培养它的战斗力。

府上渐渐人心惶惶起来,明明所有人都有默契要欺负唐茗悠,可是竟然没有人能做到!

只要见过唐茗悠的人,都像着了魔一样,无缘无故地对她言听计从。

更可怕的是,唐茗悠开始让他们做一些捣乱的事情。

比如……时不时地偷懒睡觉不干活,时不时地喝酒闹事,时不时地赌钱打架,或者干脆半夜里放一把火,把王府里的人闹得人仰马翻。

整个王府井然有序的情形被打破,鸡犬不宁起来。

最先来找唐茗悠的是胡德成,他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府里所有的怪事都是从唐茗悠这里开始的。

胡德成来的时候,直接提了一盒子精致的美食,送到了唐茗悠的面前。

唐茗悠笑眯眯地谢了,并不意外。

秦嬷嬷倒是客气地道:“胡总管亲自来给我们送饭,还真是劳烦你了!”

唐茗悠分明看到了胡德成脸上不自然的笑容。

“王……王妃!”胡德成总算喊了她一声王妃,这是长久以来,摄政王府的下人,第一次承认唐茗悠的身份。

胡德成显然是不情愿的,因为他们这些人始终认为,唐茗悠配不上他们的王爷,不配当他们的女主人。

唐茗悠却只是静静地吃东西,并且招呼秦嬷嬷和大白一起吃,就是不理会胡德成。

胡德成有些着恼,可是又没有借口发挥,只能静静地在一旁站着。

他一开始的不耐烦,最后却因为看着唐茗悠那慢条斯理吃饭的样子,而安静了下来。

胡德成不由地开始想,这个唐小姐,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让那些下人对她唯命是从?

除非她会妖术,可是……她身上并没有任何施展妖术的东西,而且据他观察,唐茗悠根本不像是会弄歪门邪道的样子。

他活了一把年纪,根本就没听说过世上有真正可以控制人心的妖术,都是一些骗子而已。

唐茗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再过了一会儿,胡德成惊讶地发现,自己虽然一直在等她吃饭,心情从最初的急躁和不耐烦,而慢慢平静下来,心甘情愿地站在一旁守着。

就像守着萧锦晔一样心甘情愿,毫不勉强。

这个认知,让胡德成感到心慌,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精神上似乎又很顺其自然。

这是多么的矛盾啊!

唐茗悠终于吃饱了,用帕子轻轻擦了嘴,然后笑着问胡德成:“胡总管还有事?”

“是!”胡德成竟然恭敬起来,连腰都不自觉地微微弯曲。

唐茗悠点头,问:“有事就说吧!”

胡德成逼着自己挺直身体,道:“我想问王妃,您到底是如何控制他们的?”

“嗯?”唐茗悠微微歪着头,仿佛不理解胡德成的意思。

“就是……”胡德成不知道怎么说了。

唐茗悠笑着道:“没什么,就像你一样,他们见到我之后,会心悦诚服!”

唐茗悠给了一个解释,当然都是唬人的。

胡德成什么都没得到就走了,接下来府里的乱象更多了。

最后,萧锦晔站到了唐茗悠的面前,气急败坏!

“女人,你到底做了什么?”

萧锦晔是直接将唐茗悠的脖子给掐住了,他似乎很喜欢这样威胁人。

秦嬷嬷在一旁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敢上前,怕萧锦晔一激动,就将唐茗悠给杀了。

大白倒是很护主,飞起来要去啄萧锦晔,却被唐茗悠给制止了。

大白可不能牺牲在萧锦晔的手里。

“说话!”

唐茗悠只是眨巴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萧锦晔松开她,唐茗悠这才道:“你要我说什么?”

“你对王府的下人做了什么?”萧锦晔恼火地问,最近这些日子他不在府里,府上全都乱了。

连他的书房都乱七八糟的,下人完全不听使唤,问胡德成都问不出所以然。

他直觉地认为这和唐茗悠脱不了干系。

因为那日,他是亲眼看到那些欺负唐茗悠的人忽然发狂,然后离开王府竟然就脱了衣裳在街上狂奔。

闹得满城风雨,他那个骄纵的表妹徐娇娇更是因此而名誉扫地,再也不敢出来见人。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个妖怪!

唐茗悠摇摇头,说:“我什么都没做,他们只是做该做的事情,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他们都对你言听计从,还在府中捣乱?”萧锦晔可不会被唐茗悠给糊弄过去。

唐茗悠惊讶地问:“他们捣乱了?不会吧,那是王府的下人,他们怎么会对我言听计从呢?”

唐茗悠将装傻进行到底。

这可恶的男人,若不是他的意思,那些人怎么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她们主仆。

她可是差点死掉啊!

要不是那个温柔的男人……想到这里,唐茗悠看了一眼萧锦晔,还真是差别巨大,明明一样的脸,怎么就差这么多?

这一眼让萧锦晔微微皱眉,问:“你那样看我做什么?”

“我怎么看你?”唐茗悠反问。

萧锦晔懒得理唐茗悠,只是生气地问:“你到底耍了什么诡计?”

“王爷认为我能耍什么诡计?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唐茗悠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萧锦晔却根本不信,道:“你在大婚当天,把娇娇和她那些朋友整的很惨啊!”

“是吗?他们差点把我杀掉,你为什么不说?”唐茗悠冷笑着问。

明明他娶了自己,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怎么能坐视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却不闻不问呢?

这样的男人,实在叫人看不起!

萧锦晔被唐茗悠那凉凉的眼神看得眉头紧蹙,这个女人是在怪他?

“所以你是在报复本王?”萧锦晔几乎肯定地道。

绝宠:摄政王妃上位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宠 或 摄政王妃上位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极品透视狂仙7章(第7章 叶幼薇)

    原标题:极品透视狂仙7章(第7章叶幼薇)小说:极品透视狂仙第7章叶幼薇叶落对着那满脸惊愕的少女轻笑一声,而这时候,另外一个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漫瑶,门外谁啊,看你激动的。”说着,另外一个少女就出现在叶落的视线里。如果说那叫漫瑶的少女容貌多出一些妖娆,而这少女却是如湖水一般纯真,除此之外,还带着几分清冷。少女长长的头发在背后挽起,薄薄的空气刘海点缀在白皙光洁的额头上。一身粉红色连衣裙,更是令她看上去像童话中走出的小仙女。这一刻她望向叶落的眸子里,竟然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之色:“叶落,你……回来了?

  • 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7章(第7章 警察上门)

    原标题: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7章(第7章警察上门)小说名称: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第7章警察上门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唐墨言面露狰狞之色,重重的将那杂志给摔在了地上,手背上的青筋顿时爆出。好在这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不错,唐墨言此刻情绪失控的模样,并没有引起外面的注意。走进了办公室里面的叶青青,一眼就看到了被丢在了地上的那本杂志,上面郁双双背叛唐墨言的字眼,戳的她眼前一亮,尤其是在看到了唐墨言那发黑的脸色时。“总裁,这是和安氏的最新企划,还有……”叶青青扭着腰肢在唐墨言的面前晃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一

  • 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7章(第7章 名字)

    原标题: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7章(第7章名字)小说书名: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第7章名字少年看着她露出的那汪笑窝,眸光微滞。手有些痒,想捏一把。但好歹压住了那股冲动。“你的象棋,是谁教你的?”他开了口,语气已经恢复清冷,听不出半点情绪。凝猫眨了眨眼睛,“我师父呀。”“你师父是谁?”许何非忍不住插话追问。“我师父就是我师父,我不告诉你们。”她避重就轻地答着,这种时候,多说只会多错。凡事都不能说得太满,不然以后事情败露了不好圆谎。许何非似是还要追问,却被少年挥挥手阻止了。他的眸光微微闪动,语气

  • 抗战之最强兵王7章(第7章 你真是大英雄)

    原标题:抗战之最强兵王7章(第7章你真是大英雄)小说书名:抗战之最强兵王第7章你真是大英雄孙翠花是从区小队战士口中得知苏阳失踪消息了,知道这件事后,孙翠花便开始朝着碉楼那边走去找苏阳。想到昨晚事情,孙翠花心里多少是有些愧疚,她知道了昨晚就是一个误会。她最好的朋友被小鬼子杀了,孙翠花心里很生气,加上觉得对苏阳有愧疚,孙翠花就准备去碉楼那里看看。可是沿着道路寻找苏阳的时候,孙翠花看到了一辆小鬼子卡车,孙翠花吓得急忙躲避。她知道这些小鬼子可不是东西了,要是被这些小鬼子发现,自己恐怕也会像那些女人一样被

  • 妙手回春7章(第7章 卫经理)

    原标题:妙手回春7章(第7章卫经理)书名:妙手回春第7章卫经理“住手!”卫玲上前一步,冷声道,“刘副主管,你似乎搞错了。我是公司人事部的经理,人员去留的问题,由我负责,而不是你。”刘强面色一变,道:“卫经理,这么一个小人物,用不着你出马。我直接开除就是。”说完,他对保安们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动手啊!”卫玲闻言,重重的冷哼一声,喝道:“刘主管,看来你是忘了公司的规定。我的职位比你高两级,你要服从我的命令。”“都给我住手。”卫玲对着保安吼道。闻言,刘强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无比,他好歹是公司的中高层

  • 权色隋唐7章(第7章 真当我好欺负)

    原标题:权色隋唐7章(第7章真当我好欺负)小说名字:权色隋唐第7章真当我好欺负周成眼珠一转,坏水就冒了上来。“放心吧明秀,有你指点,加上尉迟大哥坐镇,区区几个毛贼,还不是手到擒来。”周成笑呵呵的抓住宇文小手,一边亲昵揉捏,一边斜眼看向李承铉,“不过话说回来,这刺客还挺厉害,中了孙胖子八种迷药,又被尉迟大哥打成重伤,到现在居然还硬撑着没有昏过去……”宇文明秀敷衍的扯扯嘴角,她现在魂不守舍,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解救李承铉,又哪心情去听周成说话。然而,她没听,躺在地上的李承铉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当即心中疑

  • 逍遥小神棍7章(第7章 嫂子真美)

    原标题:逍遥小神棍7章(第7章嫂子真美)小说:逍遥小神棍第7章嫂子真美“你不用给我磕头,磕头也没有用。”陈二宝不愿意管这种事儿,说着就要走,但是张凤梅可算是遇见了大师,怎么能让他这么容易就走了。一把抱住陈二宝的腿恳求道:“求你了大师,你就帮帮忙吧。”县医院食堂人很多,路过的人都看着他们两个指指点点的。“这肯定是个负心汉。”众人见张凤梅抱着陈二宝的腿,还以为是小两口吵架,都在埋怨陈二宝。陈二宝见状,无语的一把将张凤梅拉起来,说道:“行了,别哭了。”“大师肯帮忙了?”张凤梅见状立刻就笑了,说道:“只

  • 龙剑天尊7章(第7章 半信半疑)

    原标题:龙剑天尊7章(第7章半信半疑)小说名字:龙剑天尊第7章半信半疑铁中山正想着要找出气筒,就在这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听起来很欠揍的声音。居然有人叫他大胡子?他是大胡子么?他不过是在尸魔山脉里呆了一个多月,没空刮胡子而已。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就看到长着一张欠揍脸的唐生。为什么说欠揍脸呢?铁中山自问自己长得也算帅气的了,可眼前这虽然穿着麻布衣,但面如冠玉的少年比起来,他就自惭形秽起来,你说气不气人?没错,人若是在不开心的时候,看着什么都不开心,逮着什么就想要出气。而当他再看到这面如冠

  • 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7章(第7章 贪吃的魔兽)

    原标题: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7章(第7章贪吃的魔兽)小说名: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第7章贪吃的魔兽“我见过的女人,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夜九淡淡的说着,然后转身,坐到一边去了。情宁宁嗤笑一声,小屁孩一个,还以为自己阅女无数吗?“就算是你想要让我负责,也是不可能的。首先容貌一关就没到我能够接受的底线,还有身材也不太好。”就在情宁宁准备好好洗的时候,就听见那边夜九淡漠却让人气得牙痒痒的话。情宁宁:“……”好想打人啊,怎么办?到底最后情宁宁也没有对这个小家伙做什么。她才不是一个喜欢欺负弱小的人。

  • 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7章(第7章 性命相报)

    原标题: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7章(第7章性命相报)小说名: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第7章性命相报北堂傲雪暗咒一声,该死的是,身体里的火热在见到他之后更加汹涌了,几乎让她不能好好思考。“快快!这里有个山洞,你们下去查探一下,说不定暗算咱们大小姐的北堂傲雪就躲进了这里!”外面的喧哗声隐隐传进了山洞里,北堂傲雪狠狠的拧了一下眉。是林家的家奴来了!但楚天戈此刻却长身玉立,气定神闲的看着她,微微上翘的唇角明显的昭示着他看好戏的心思。狡猾的家伙!北堂傲雪仰着头死死的盯着这个叫楚天戈的男子。但现在是人为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