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浅婚深爱:我非你不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7:37: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浅婚深爱:我非你不娶!

002 睡醒,偷偷溜走!

清了清喉咙,她又问:“那,那小叔叔怎么回事儿?”

“哎哟,你还好意思提?”叶皓炜一脸兴奋以及不可思议,“你昨儿个跟八爪鱼似的拽着我四叔不放上下其手,你昨天到底喝了多少啊,从小到大你见他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昨天还真让我大开眼界……”

叶皓炜还在那喋喋不休的讲着,陆轻澜却是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八爪鱼?拽着不放?上下其手?再想到今早房间里那扔的到处都是的衣物……下一秒,原本还模糊的记忆一下子就清晰了起来。

昨天她和男友莫杨大吵了一顿,连分手这话都甩了出来,伤心之时一个人喝了不少的酒。偏偏昨个儿又是几个一块在院里长大的伙伴给叶庭深接风洗尘,自己也被死拽了去。

唔……再然后……“澜澜,你放手,我送你回去。”

“不放不放,我就不放!”陆轻澜死死抓住眼前人的衣服,一副你敢拉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说话的时候小手还不停的乱摸一番,“咦?你是谁啊?唔,怎么想不起来呢?”

“小心,别摔着了。”暗叹一口气,叶庭深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听话,我送你回家,恩?”

“呜呜……”陆轻澜干脆跟个小孩似的哭了起来,“我不要回去,不要,不要……”

闹完了,陆轻澜又出人意料的紧紧抱住了叶庭深,仰着哭红的小脸蛋,胡乱吻了上去。

“陆轻澜,你别闹,你……”

啊啊啊!回忆到这,陆轻澜再也没有脸想下去了!

这到底是干了多丢人的事儿啊!

不行不行,以后见面得多尴尬!得赶紧跑!

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叶皓炜,限你十五分钟内来我家小区门口接我,快!”

“什么情况?你丫的,喂?喂?”

就这么莫名巧妙被挂了电话,叶皓炜简直二丈摸不着头脑,算了,还是先去接她吧。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转身,却被吓了一跳:“嘿,四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急急忙忙找到行李箱,把要用的东西塞进去,手忙脚乱之间,陆轻澜早不知道把自己暗骂了多少回。

没多久,终于收拾完毕。陆轻澜一路小跑到了小区门口,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着。在看到对面终于出现了叶皓炜的路虎后,急躁的心情稍稍有点舒缓,立刻飞奔而去。

低头,拉门,一下,两下。

恩?怎么还锁上了?习惯性的咬咬唇,陆轻澜愣是想都没想,也不支声,就一个劲的拉着门,就好像跟它较上了劲似的。

终于,车门下锁。原文163nvren.com

见状,心下一放松,她麻溜的钻了进去,一边迅速的往旁边座椅上扔着行李,一边头也不抬的问:“哎,我说叶皓炜,你锁什么门呢,你这是防贼防火还是防我呢?你太不够意思了埃”

“跟你说话呢,怎么不搭理我?”没人回答,陆轻澜略微诧异的抬头,探过身,伸手就往男人肩上一拍,故作不满,“怎么回事儿?你丫……”

却在看到转过身男人的脸后,全身僵硬,血液似乎也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原本要说话的话卡在喉咙口不上不下,最后艰难的吐出几字,声若蚊蝇:“协…小叔……叔……怎,怎么是你?”

一句话还没说完,陆轻澜的脑袋就已经低的快要和脚板接吻了。但即使这样,她依旧能感受到头顶上那股视线的压迫,甚至还有丝灼热。

沉默,在小小的车厢中蔓延,空气也似乎变得单薄起来,让人呼吸困难。

叶庭深看着这个一早醒来就不见的丫头,说心里不恼怒那是假的,尤其见到自己后那副害怕吃惊的表情。

“怎么就不能是我,恩?陆轻澜?”叶庭深向来是个很会隐藏情绪的人,说这话的时候也只是嘴角微勾了一下。

然而,即使是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陆轻澜身体一颤。

此刻,她的一颗心焦躁不安,仿佛都快跳到了喉咙口,下一秒随时会蹦出来!

陆轻澜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咽着口水,借此来平复突然急促起来的呼吸。小说浅婚深爱:我非你不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瞧着她的样子,叶庭深的心情却忽然好了起来,于是故意向她凑近,压低声音说道:“说话,轻澜……”

闻言,陆轻澜一怔,连正常的呼吸也忘了。

轻澜,轻澜……全世界,只有叶庭深才会叫自己轻澜。

“我……我只是……没想到会是小叔叔你……”逼着自己回答,陆轻澜简直欲哭无泪。

003 我不需要你负责

谁能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叶皓伟来接她呢?怎么会是叶庭深……

她想逃,可是,她没出息的动不了!

她的坐立不安,她的想逃,叶庭深都看在眼里。

拧着眉盯着她柔软的发丝,想到自己要是没回家听到那个电话,这个家伙就会跑掉,叶庭深心里真是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然而,这样的念头也仅仅是一瞬间。不管怎么样,他来了,而且,不会再放她从身边走开!就算她只把自己当成普通的长辈那又怎样?他总有办法改变的。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伸手向前,抬起她的下巴,叶庭深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陆轻澜,醒了就想逃?恩?把我叶庭深当什么了?”

陆轻澜被迫仰着头,两人的距离被拉的很近,近的足够暧昧,近的她都能够数清他浓密的睫毛有多少根。

如果,不是他的目光太过锐利的话。

“我……”尴尬的把目光错开,陆轻澜的心砰砰直跳,老脸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程度堪比某动物的小屁屁,而热度,怕是都能煎熟一块牛排到八分了!

“你什么?恩?”扳回她乱动的小脑袋,四目相对之间,叶庭深步步紧逼,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红透了的脸上,“需要我提醒你昨晚的情况?”

随着他的动作,车厢内的温度噌的一下就升高了,空气中暧昧的因子也越积越多。

“昨……昨晚的事,只是个意外……”陆轻澜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居然敢说这么一句话,明明从小到大对他都有种莫名的敬畏。

“意外?好……好……好!”闻言,叶庭深忽然就放开了她的下巴,怒极反笑,“陆轻澜,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一句意外就可以把才发生不久的事抹掉?”

陆轻澜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呆呆的盯着自己的手指。

几个呼吸之间,叶庭深已经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再说话的时候,恢复成了别人眼中一贯的清润温雅,仿佛刚才的发怒只是错觉。

他看着她,慢慢说道,带着不可忽视的坚定:“既然这样,我们结婚。来自163nvren.com

“什么?”陆轻澜十分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颤颤的又问道,“小叔叔,你……你刚才说什么?”

“结婚,我和你。”定定的瞧着她,叶庭深不介意再说一遍。

陆轻澜艰难的抬头看向他,却见他的眼眸深邃无比,像是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没有一丝玩笑的成份在里面。

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嘴唇,陆轻澜努力组织着语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殊不知绞在一起的手指已经抖得不成样:“为……为什么?只是个意外啊,我……我不需要你负责……”

“不需要我负责?”叶庭深笑了笑,看似玩笑实则认真无比,“可是,我需要你对我负责。”

“我……”不用照镜子,陆轻澜都知道此刻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更多的,则是悔不当初,喝那么多酒干什么?看吧!酒喝多出事了吧!

“小叔叔……对,对不起埃我们是成年人对吧,所以……是吧?而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

“男朋友?”快速打断她的话,叶庭深嘲讽一笑,“你们不是在闹分手么?”

“我们,我们和好了!”不想被逼婚,陆轻澜只盼着骗过一时是一时。

“好,就算你们和好了。可你确定他现在还是你的男朋友?陆轻澜,你看人的眼光怎么变差了。”

“你什么意思?!”

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漫出,陆轻澜目不转睛死死看着眼前的人。

叶庭深却是但笑不语,随即转身,手握方向盘,让车子飞奔了出去。

一路疾驰,最后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

“下车吧。”面无表情的熄火,一把捉住陆轻澜的手,拉着她穿过大堂,按下电梯直奔503客房。

“莫杨,快嘛……”才到卧室门口,勾人魂魄的媚嗲声就飘进了陆轻澜的耳中。

却是让她脸色一白,莫杨?“莫杨……我和陆轻澜比,谁……谁好……”

“当然是你,宝贝。我爱的一直是你,陆轻澜哪能和你比?那个蠢女人,不过是块垫脚石罢了。”

陆轻澜的脾气虽然算不上差,可谁能平静的见证男友背叛自己的事实?更何况,一大早她还收到莫杨的道歉短信,乞求复合。

“恩……莫杨,我爱你……”

“我也爱你……”

听到这,她再也忍不住,一脚用力踹开了卧室的门。

004 年轻,谁没遇人渣

“啊!”

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响彻卧室!

到这个时候,陆轻澜才看清,床上的女人,居然是沈蓓蓓,她的大学室友,那个被全院学长学弟封为玉女的沈蓓蓓!

而此刻,这个玉女,正依偎在自己男友莫杨身旁,一副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模样。

可她的声音里却是难掩挑衅示威,丝毫不见柔弱:“澜澜……澜澜,你怎么会在这?我不是故意的……”

“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陆轻澜扬起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万分不屑,“沈蓓蓓,你给我闭嘴!别叫我的名字!”

紧接着,她又向前跨了一步,视线直逼莫杨:“莫杨,你什么意思!早上的短信又是怎么回事?!”

那一巴掌,不仅是沈蓓蓓,就连莫杨也被愣住了,回过神来的他,无谓的撇撇嘴,索性说开:“如你所见,我和蓓蓓在一起,我……”

“啪!”第二个巴掌再次出乎意料,打断了莫杨未说口的话。

就连在门外没进来的叶庭深,也是微微一愣。

陆轻澜嫌恶的转过头,仿佛再多看一眼都让她反胃:“真是让人恶心!”

“陆轻澜!你什么意思?这么泼妇给谁看!”莫杨也是火了,就算是他劈腿在先,但当着人的面被甩耳光,搁谁谁不在意?何况,他是个男人!传出去了还不得被笑话死?她陆轻澜算什么?!

“你把话说清楚!”

“什么意思?”转头,陆轻澜挑眉,眼睛飞快扫过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神情不屑,“你们太脏,碍着我眼了。‘玉’女和纯情男,还真他妈的般配!”

陆轻澜说完,再也不想多看一眼,高扬起下巴走出卧室,也不管身后沈蓓蓓后知后觉的叫嚣吵闹。

她陆轻澜,决不能在这种情况下示弱,输人不输阵!

走到叶庭深旁边的时候,她仰着头,扯着嘴角挤出一个难堪的笑容:“谢谢你,小叔叔。”

叶庭深皱眉:“陆轻澜,你别笑了,不好看。”随即又轻蔑的瞥了眼卧室里的人,意味深长的说道,“年轻的时候,谁没遇见过几个人渣?何必亲者痛仇者快?”

这一下,算是谁也没有对不起谁么?她和小叔叔?莫杨和沈蓓蓓?呵,真是彻底分手了呢。

“你很难过?”一路上,叶庭深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昨天晚上买醉也是因为他?陆轻澜,能不能有点出息?”

闻言,其实陆轻澜很想说,我有没有出息关你毛事?能不落井下石么?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么?一夜醒来失了身体又失恋的是她好不好!

咬了咬唇,陆轻澜撇过头,开始了沉默。

她难过吗?不,该难过的,在昨晚买醉的时候就难过完了,只是她从来没想过的,是这段感情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你该庆幸他劈腿了,结束一段摇摇欲坠的感情,是一种解脱。尽管结束的方式你或许一下子难以接受。”瞥了她一眼,叶庭深不紧不慢的又丢出一句,“现在,我们可以谈谈结婚的事了么?”

结婚?结你妹的婚啊!还有没有人性?带着自己来见证男友劈腿,然后若无其事的谈结婚?不说她刚被劈腿,还没有开始新恋情的打算,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有,也不该是和叶庭深,那个喊了二十多年的小叔叔呀。

难不成就因为两个人发生了关系,所以就要这样?你见过哪个女的跟自己的小叔叔谈婚论嫁的?更何况,自己那么怕他。

下意识的咬咬嘴唇,陆轻澜不停的给自己打气,不适合不合适,婚姻这种东西没法勉强,绝不能妥协。

叶庭深睥了她一眼,心里好笑,这丫头是用沉默来表示拒绝呢,真是一点都没变。

“陆轻澜。”伸出手,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柔软的触觉让他说话也温柔了起来,“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系安全带么?”

早在他的手搭上来的那一刻,陆轻澜就僵在了那边,一动也不敢动,更别提现在还弯着腰在帮自己系安全带。

“小叔叔,我……我自己来……”陆轻澜忍住想扶额的冲动,鼓起勇气说道,殊不知自己温暖的气息都喷洒在了他的颈边。

“叶庭深。”

“恩?”陆轻澜不明所以。

叶庭深直起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耐心的解释:“叫我的名字。”

这一刻,陆轻澜突然发现,叶庭深的目光太过深邃,带着不容拒绝。

最终,在几次张嘴的动作之后,她屈服了,别扭之中喊出了很多年没喊过的名字:“叶庭深……”

“恩。”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叶庭深抿唇一笑,连带着澄净明澈的鹰眼里都染满了笑意,“陆轻澜,想好了么?”

浅婚深爱:我非你不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浅婚深爱 或 我非你不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怎样写好小学一年级下册语文《写字表》中的生字(阜新任绪民书)

    一年级下册的生字比上册复杂了很多,难写的字也很多,走之旁的字就有八个。在汉字当中,走之旁算是非常难写的字了,要想写好此类的字就必须掌握走之的书写要领,首先要先写走之旁里面的笔画,一定要靠右上,写走之旁的点要靠右一些,捺画要平弯适当,要托住上部。如:这、迷、造、运、近、远、边、连、还、进等。斜钩的字也要重点注意书写要点,斜钩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斜钩与横画相交必须要斜,这样书写字方显美观”。如:低、成、找等字。横折钩与竖弯钩结字的要特别注意,横折钩的折钩要内斜而短,竖弯钩的弯钩要稍长,以载住上部。

  • 坎坷学区路上的人生中年之五十四

    第五十三篇诺曼底12人累了,做梦也多,当天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就是兴冲冲的参加重要的考试忘了带身份证的那种,在梦里,看到自己忘了带身份证的时候,受惊的心好像碎成了几块的样子。等惊醒之后,先摸到老婆,又到伸手到小床上摸到了孩子,再睁大眼睛在黑暗中隐约看到熟悉的卧室,破碎的心才一块一块融合,虽然不至于惊出一身冷汗,但是的确感受到了心脏剧烈的跳动,迷迷糊糊中迎来了新的一天。说实话,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周几了,公司的活全靠晚饭后到睡觉前,老板也不用我来上班了,说把这个事办利索了再回去。我呢,想的很明白,在房

  • 离婚后回娘跟父母哥嫂住在一起,半年后听到嫂子的话让我觉得愧疚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我跟前夫是在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当时的我们爱的轰轰烈烈的,前夫家的条件非常的好,我们在一起他经常给我花钱。我还有个哥哥,哥哥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家乡留在了父母身边,所以大学毕业后我跟随着前夫去了他的家乡。大学毕业后没多久我就跟前夫结婚了,当时前夫家给了我父母二十万彩礼,父母则是把这些钱用来盖了个二层小楼。哥哥自从结婚就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自从哥哥的孩子出生后,家里的房子明显感觉不够用了。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虽然哥嫂很能干,可是家里的钱还是不够盖新房的,而我拿到彩礼后劝父

  • 新婚当晚我一晚没睡,次日我要跟妻子离婚,得知原因妻子求我别离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在上学的时候父母不允许我谈恋爱,而自己也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所以上学期间我一直都没有交女朋友。大学毕业后我有按照父母的意思考了公务员,因为家里条件还不错,大学毕业后父母为了让我考公务员,没有让我出去找工作。第一年因为自己的运气不是很好,所以没有考上公务员,在加下来的时间里父母每天都督促我学习。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第二年我终于考上了公务员,虽然我考上了公务员可是父母并不是很高兴,因此为了能在工作上取得好成绩我一直都很拼。因为自己把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上,导致我三十了都没

  • 新婚当晚家里来个女人砸门,当我打开门后老公躲在房间不肯出来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我跟老公是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当时的他真的是个很有上进心的一个人,并且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赌博。每天除了加班赚钱,其他时间就是呆在家里,在大家的眼里他就是那个典型的绝种好男人。就这样在朋友们的戳撮合下我们在一起了,老公是那种不会浪漫的人,自从我们在一起大多数都是我约他出来。经过了几个月的接触我得知,虽然老公不会浪漫,可他是典型的居家过日子的男人。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就这样在我父母的催促下我们结婚了,自从我们恋爱后我就没有见过他的父母,当我问他的时候他就说自己的父母去世了。

  • 去儿媳家看望孙女,当儿媳给我打开门后,我马上叫儿子跟她离婚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因为公婆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的严重,在加上当时我跟老公都跟公婆生活在一起,所以导致了儿子被宠坏了。后来当我跟老公有些钱后搬到了城里,公婆也吵着自己的年龄大了要跟我们让我们给他们养老,就这样直到公婆去世前,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转眼儿子也大学毕业了,加上公婆都是退休干部,他们的退休金也都比较多,所以家里的生活过的也听好的。眼看着儿子一点点长大公婆慢慢的变老,最后婆婆下命令说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要看到我儿子结婚生子。因为儿子喜欢玩电脑游戏,所以平时经常宅在家里,对于交女朋友真的是不擅

  • 母亲生病我找岳母要工资卡,里面却没有钱,岳母的话让我很感激她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因为公婆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的严重,在加上当时我跟老公都跟公婆生活在一起,所以导致了儿子被宠坏了。后来当我跟老公有些钱后搬到了城里,公婆也吵着自己的年龄大了要跟我们让我们给他们养老,就这样直到公婆去世前,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转眼儿子也大学毕业了,加上公婆都是退休干部,他们的退休金也都比较多,所以家里的生活过的也听好的。眼看着儿子一点点长大公婆慢慢的变老,最后婆婆下命令说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要看到我儿子结婚生子。因为儿子喜欢玩电脑游戏,所以平时经常宅在家里,对于交女朋友真的是不擅

  • [液压油管]新工艺光面液压油管和老工艺光面液压油管有啥区别???

    [液压油管]新工艺光面液压油管和老工艺光面液压油管有啥区别???1.新工艺的光面空气管生产时内径里面有模具,挤出完外胶时,再在上面涂一层塑料,等到橡胶管硫化熟以后,再把塑料扒下来,这样出来的产品内径粗细均匀,外径粗细均匀,外胶不容易起泡,不脱层,外胶的商标美观好看,而且不容易脱落.这种工艺早就在国外发达国家实行了.而且大力推行。2.老工艺的光面胶管有两种,一种是包铅工艺,管子质量还可以,就是成本高,尤其是污染环境太严重.另一种是低端光面产品的工艺,没有模具生产.先出内胶心,然后打气鼓起气编织,最

  • 快来参加!和这群艺术家一起这样过端午!

    深深的诗意由来已久。因为一个节日,尘世的负累陡然间减少。因为一个诗人,我们一瞬间感觉到人性的美好。真的需要一次归来。也真的需要一次因艺术而无理由的集聚与优雅。山东鸿润文化传媒联合“诗歌时间”艺术沙龙、正大气象美术馆、鸿阅书画苑共同举办2018年淄博首届“端午诗画雅集”,并向全市诗人、诗歌爱好者发出诚挚邀请:1、定于2018年6月18日上午9点(端午节当日),在山东鸿润艺术馆召开淄博市首次诗画雅集;2、本次雅集将集中展出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杨键、马叙、严冬、田耕四人书画作品;3、本次雅集将聘请淄博诗歌

  • 妙印法师关于学佛人一定要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和慎护口业的真诚劝导

    如是我闻《大般涅槃经》卷第三十四妙印法師1、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志;然,我绝不依此为借口,而随意伤害任何一个人。为什么?因为我不愿意被人伤害,况且害别人是因,自己被害是果。2、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长了你的见识;然,我绝不依此为借口,而随意欺骗任何一个人。为什么?因为我不愿意被人欺骗,况且欺诳他人是因,自己遭骗是果。3、感激鞭挞你的人,因为他消除了你的业障;然,我绝不依此为借口,而随意对任何人大打出手,除诽谤大乘的一阐提.为什么?因为我不愿意被人鞭挞,况且打人是因,手脚残疾是果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