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邪魔老公呆萌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7:19: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邪魔老公呆萌妻

第011章 单纯的男人反应

霍砚眸光倏然冰冷到了极致,宛如刀锋一般,狠狠剐向了顾兰清:"顾兰清,你真恶心。邪魔老公呆萌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一方面勾引我上床,一方面又一副这样深爱子晨的样子。"

他贴在她耳边道。

说完,放下她,她的身子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上。

他不给她站稳的机会,大掌攥着她的手腕,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踏进了电梯里,电梯直达顶楼顶级VIP客房。

顾兰清看着房间号,心跳咚咚咚得加快。

这间房间,正是三天前,她和他过夜的房间。来自163nvren.com

霍砚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客房里,有几名衣着时尚,眉宇间尽是干练气息的年轻男女在。

他们一脸好奇得看向了顾兰清,站起身来,尊敬得对霍砚道:"BOSS。"

"东西留下,所有人都出去。"霍砚声音非常冷。

顾兰清睫毛一颤,看着那些男女鱼贯离开。

砰得一声,房间门被关上。

霍砚松开了顾兰清,他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放在一起,手,放在沙发扶手上,威风凛凛得强者气势,从他身上折射开来。163女人网

时尚的短发下,俊脸鄙夷得看向了顾兰清:"脱!"

她连连后退,雪白的牙齿,将唇瓣咬得发白,他刚刚不是已经......

身体几乎要退到了落地窗前。

霍砚不耐道:"我时间有限。在我耐心消失之前,快脱。"

她惨然一笑,原本紧紧揪着外套的手指,倏然松开。

她背对着霍砚转身,缓缓得将身上的外套脱去,宽大的男人外套落在她的脚边,尽是绝望的眸,落在了落地窗外。

偌大的落地窗下,足足四十层楼的高度,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渺校

如果,她从这儿跳下的话,是不是代表着所有的屈辱,就此结束?

脑海中,霍子晨的脸一闪而逝。

她褪去了自己最后一层衣物,紧紧闭上了双眸,子晨还没有醒来,她怎么能死?

身后脚步声响起,她没有回头,她干涩着嗓音开口:"霍砚,如果不是子晨还活着,我没有必要在这儿忍受你的屈辱。网站163nvren.com"

在她刚被二叔下药之后,她是真心想要寻死得,想要保住自己的清白。

可是,现在清白已经彻底毁在了霍砚的手里,这具身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可珍惜得。

她现在只想好好得活着,她相信,终有一天,子晨会醒来。

什么东西扔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愣住,不由得低头。

一件黑色礼服,摔在她的脚边。

"你以为我想要对你做什么?"霍砚站在她的身后,冷傲得看着她。

"想要再上你吗?你太高看你自己了。说明163nvren.com刚才只是单纯的男人反应而已。"他抽出了湿纸巾,一下下得擦着自己刚才抱过顾兰清的手指,眸光带着深深得鄙夷。

"冲动上了你,对我而言,才是羞辱。"

一开始寻死的心,彻底消失。

顾兰清回首,看向落在落地窗前的花瓶,她现在拿起花瓶把这个占了她便宜又一脸厌恶样子的人渣给砸成智障,她直接在监狱里面等着子晨就好了。

回首,看着霍砚将湿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衬衫挽起,露出的修长手臂,几乎比她的要粗上一倍。

她打消了这个念头,面无表情得穿上了内衣,礼服,鞋子。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低头,沉思,他带她到酒店里面换好衣服,到底是要做什么?

第012章 他的温柔(1)

手臂被一只大掌握住,不等她开口去问,他已经道:"时间快到了,走。"

去哪儿?

还有,他不是嫌她脏么?

为什么又碰她?

不等顾兰清吐槽,霍砚已经迈动长腿,朝着门口走去。

顾兰清一时跟不上,脚下足足七寸高的高跟鞋,登时掌控不了,她的身子朝前扑去,痛楚从脚下传来:"痛......"

身子扑进了霍砚的背后,像是她主动抱住他一样。

霍砚的身躯,陡然一僵,短短几秒,听到身后女人细细的喘息声,他松开了她的手臂,转身,眉眼间已经布上了不耐烦:"你又怎么了?我警告你不要玩把戏。"

"是你一直都在玩把戏!"她眸子里,都是委屈,因为脚腕传来的痛楚,双眸内布满了水珠。

霍砚低头看着她波光粼粼的眼睛,眼角绯红,雪白细碎的牙齿咬着唇瓣,强忍着怒火和委屈看着他的倔强样子。

顾兰清对上男人仿若透过她像是打量着谁的眸光,心头有些焦躁,她用力甩开了他,不顾脚下的疼痛,强挺着背脊,往外走去:"我没事了。"

不管去哪儿,她都不要和他单独留在一间房间里面,太危险。

腰肢被他从背后抱住,她心一慌,小脸一白:"你要做什么?"

霍砚没有回答她,打横抱起她,放在沙发上,他半蹲在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脚踝,抬眸,斜睨她,语气带着命令:"别动。"

这个姿势太危险。

脚腕被他大掌握住,她踢他:"你放开我......"

霍砚淡淡道:"你在抬腿的话,我已经看到你的内K了。"

语气一顿,染上了些许的邪气:"或者,你是存心得?想要勾引我?嗯?"

她气得小脸通红,如果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武力值相差太多,她真得很想脱下高跟鞋,去敲他的头。

在顾兰清怒火间,霍砚已经拨通了电话:"凌风,给我找一个医药箱进来。"

医药箱?

做什么?

她稍稍一愣,霍砚却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将她的脚踝放在他的大腿上,将黑色高跟鞋脱了下来。

脚踝处有些红肿,脚跟被磨伤了,沁着丝丝缕缕的血丝。

陆凌风效率很快,已经敲门,在得到霍砚的允许后进来,看到霍砚单膝跪在地上得这一幕,也稍微愣祝

霍砚低头看向女子纤细的脚踝,修长的眉峰微微皱着,纤长浓密的睫毛下,素来冷酷的双眸,竟然闪烁着心疼的光芒。

陆凌风眨了眨眼睛--心疼?

他一定是看错了。

于是,他走上前,递给了霍砚医药箱:"BOSS,我来帮顾小姐上药吧。"

"女人的脚踝是男人随便可以摸得吗?"霍砚抬眸,冷光四射:"还是说,你存心想要占我女人便宜?"

陆凌风顿时背脊冒着冷汗,连连道:"BOSS,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出去。扣下这个月的奖金。"霍砚冷冷得下了逐客令。

陆凌风落荒而逃。

顾兰清咬着唇,有些不自在,试图缩回自己的脚:"谢了,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一只大掌放在她的小腿上,男人的掌心,那般的烫,犹如热碳一般,嗓音带着强势的命令:"别动,除非,你想要勾引我。"

第013章 他的温柔(2)

他讲不讲道理?

顾兰清抿了下唇瓣,忍不住讽刺道:"可,现在的情况是你调戏我。"

刚才他说过的,女人的脚踝怎么是男人可以随便摸的?

他在做什么?

霍砚低下头,拿出了药棉轻擦去她脚腕上的血迹,冷淡着开口:"你最期待得事情,不就是我调戏你么。"

她咬着唇,他是瞎子吗?

难道看不到她和他做得时候,她不愿意?

如果不是她现在处于风口浪尖上,就凭他先前在车里对她用强,她绝对会去告他强J。

药棉轻擦过了她的皮肤,她的脚腕不由得一抖,痛楚传来。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霍砚动作放轻,自然而然得开口:"清清,别怕。一会儿就不痛了。"

清清......

他跟她熟么?

他叫她清清?

甚至叫得还这样熟稔?

霍砚像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将她的伤口处理好了,贴好了创可贴之后,轻揉着她略显红肿的脚腕。

他的掌心热烫,包裹住她的脚踝。

脚腕的痛楚已经缓解,他将她另一只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换上了陆凌风拿过来的只有几公分高的鞋子。

他站起身来,大掌握住了她的手腕,稍稍用力,眸光依旧落在她的脚上,"试着走走看,脚还痛么?如果是还痛得话,我让凌风再拿一双。"

她摇了摇头。

抬着脸蛋,死死得看着她,她是子晨的经纪人,哪怕是被子晨保护得很好,可在这个圈子里面,见识过得形形色色的人,还是很多,有察颜辨色的能力,她看得出,霍砚是真心得关心她。

关心她的脚受伤,甚至,单膝跪在她的面前,那般自然得处理她脚上的伤口。

据她了解,霍砚出身不大光彩,父不详,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身世被人诟玻

因此,他为人非常冷漠,近乎是冷酷。

在JK娱乐成为娱乐圈内的至尊主导之后,试图接近他的女人不少,可他对任何女人都是退避三尺,身边的亲信,也清一色的全部都是男人。

子晨签在JK娱乐下,她跟霍砚远远的有过几次接触,在莫婉莹和他的恋情公布之前,她还怀疑过他的性取向。

子晨对她吐槽,说倒追霍砚的女人,全部都是泰坦尼克。

她不懂何意。

子晨对她眨了眨眼睛:"撞冰山呀。你不觉得我表哥就是一座人形冰山么?"

而现在这座人形冰山却一副担忧的样子,看着她的脚:"怎么不说话?还是很疼?"

她脱口而出:"霍砚,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霍砚猛然抬眸,看向了她,深幽冷凝的眸内,奇异的闪过了抹慌乱、难堪。

她小脸上有着慌乱,杏眸湿润得看着他:"或者,我什么时候帮过你?不然的话,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想太多了。"霍砚眼神恢复平静,语气冰冷,甩开了顾兰清的手。

顾兰清身子险些跌倒,他及时又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眸底闪过了一抹挫败。

顾兰清没有留意到霍砚的不正常,她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

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见过霍砚,这样令人惊艳的男人,她若见过,必定会忘不了。

她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得握着霍砚的手臂,再度问道:"那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不然得话,你为什么污蔑我?说我勾引你,要做什么霍家的少奶奶?"

第014章 高清无码动作戏

她眼泪簌簌落了下来,娇美的模样,无助极了,"如果我真得得罪过你,我向你说对不起。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如果你肯放过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她的话,刚一说完,柔嫩的唇瓣,被男人的唇深深吻祝

或者,这不叫吻,而是咬。

锋利的牙齿,深陷在她的唇瓣上,凶狠的,像是要把她拆吞入腹。

口齿间,除了淡淡得血腥味道之外,更多得是苦涩。

那是她的眼泪。

霍砚的唇离开了她,粗糙的指腹,完全不像是他尊贵冷傲的外表,擦去她唇瓣上的血迹,锋利的眸光,宛如刀子一般看向她:"顾兰清,你这嘴巴也只是吻起来的滋味很好。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用处。说出的谎话,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说谎?

她什么时候对他说过谎?

明明是他撒谎。

顾兰清心头的气恼,让她再也忍不住,张嘴狠狠咬住了他的手指。

大大的眼睛,哪怕还有着湿润的痕迹,却凶悍得像只小老虎似的,死死得盯着他。

霍砚没有抽出手指,越发冷厉的眸对上了她的眼睛:"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教出视频。"

"这么喜欢向我要视频?"她吐出了他的手指,倒退了一步,挑起了眉峰:"好埃我亲自导演,JK娱乐里面想要爬上你床的女人那么多,你随便挑一个,我给你和她去了拍一出高清无码的动作戏埃你想要多少,我给你拍多少!"

她没有视频,她也懒得对他说了。

"你找死。"他的手扬起,冷冷得看着她。

"你敢!"她抬起了下巴,回给他同样的冷傲。

他手没有收回去,再度抱起她,她又惊又慌,小爪子就朝着他的脸抓去。

"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在记者招待会上剥光你衣服。"霍砚威胁。

顾兰清收回了小爪子,撑大了眼睛,小心脏再度吊起:"什么记者招待会?"

霍砚不回答她,深黑色的眼睛,不带有一丝感情得看向她:"你不是不肯交出视频么?好,那就别教了。我们当众把那些照片公布出来,让所有人知道,在子晨成为植物人当晚,你和我拍了一出高清无码的爱情动作戏。"

他疯了?

顾兰清小脸刹那间变得雪白,双眸内再度满上了水光,看向了霍砚。

她张了张嘴,想要求他,可因为过度惊恐,她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霍砚抱着顾兰清离开了客房,上了电梯之后,他放下了她。

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西装,他身材高挺,线条充满力度又不过度夸张,高级定制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平滑挺括。

白皙的脸,五官精致绝美,深幽的双眸内,闪烁着神秘幽冷的光芒。

她咬着唇瓣,尽可能得让自己冷静下来:"霍砚,我给你视频。你不要冲动......"

"我说过,刚才是你最后的机会。是你不懂得珍惜。"霍砚看着她再度咬得鲜红的嫩唇,他伸手轻抚着她的唇瓣。

叮得一声,电梯门开了。

正是帝豪酒店的宴会厅。

记者蜂拥而来。

第015章 你去死

霍砚微微用力,将站在他身后的顾兰清推出了电梯。

宛如一只脆弱的兔子,掉进了凶猛的狮群里。

镁光灯纷纷闪烁,响个不停。

记者的脸上,都是激动,唇瓣不断得开启着,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宛如巨石一般,朝着顾兰清狠狠得砸了过来。

"顾小姐,医院方面透露,霍子晨头部受到重创,成为植物人,醒来的机会微乎其微,这是真得吗?"

"根据现场的视频,交警判断责任方完全在兰博基尼。那辆兰博基尼登记在霍子晨名下,据闻,那辆兰博基尼当晚是你在开。所以,这次车祸全部是你的责任对吗?"

"知情人士称,当晚你和霍子晨争吵。前一段时间,有记者拍到霍子晨和嫩模Sherley去拉斯维加斯度假,关系暧昧。你和霍子晨的婚事不断推迟,是因为Sherley的介入对吗?"

"你对霍子晨因爱生恨,所以才会酒驾,冲动要和霍子晨同归于尽,对吗?"

记者的问题,像是残忍的匕首,一把划开了她心中尚未愈合的伤口。

不断得提醒着她,子晨真得出事了。

她和子晨之间的感情,也因为这次车祸,被人不断得恶意揣测。

什么因爱生恨!什么婚期不断推迟!什么嫩模介入!

通通都是假的!

Sherley是霍子晨的亲表妹!

她张嘴想要辩解,可是身后霍砚微凉嘲讽的眸光,像是鞭子似的,狠狠得抽在她的身上。

她回首看向霍砚,眸光几乎是涣散的,她无声的乞求着:"不要......求你不要......"

若是霍砚真得疯狂到,在这个当头,宣布她和他发生关系的事情,哪怕她撒谎说她酒驾,去坐牢,都没有办法挽回自己的名誉。

她的名誉不要紧。

她不想让舍命救她的子晨,被所有人取笑。

霍砚眸光冷到了极致,看着她失去颜色的唇瓣,不断得发抖着,裹着水光的眸,湿漉漉得,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此时,人群外,尖锐的女人嗓音响起:"都让开!"

那声音刺耳无比,带着令人窒息的杀气和疯狂,原本将顾兰清围堵得密不透风的人群,自动分开。

一个带着口罩的女人,打开了一瓶刺鼻的液体,朝着顾兰清大步跑来,泼了过去:"顾兰清,你去死!"

顾兰清根本躲闪不及,或者,她该说,她也不想去躲开。

她深深得看着那个女人,哪怕那个女人带着口罩,她也认了出来。

正是A市子晨粉丝会会长安娜。

短短几秒钟内,她心头没有恐惧,只是在想着,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也许霍砚就不会公布她和他发生关系的事情。

她惨然一笑,闭上了眼睛。

腰肢被一只大掌用力搂住,她的脸被迫贴在男人的胸膛,头顶上方,男人的闷哼声传来:"唔......"

仿若什么东西烧焦的刺鼻味道不断扩散开来。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昂首,对上了霍砚瞬间变得惨白的脸。

大颗大颗得冷汗,密密麻麻得从他的额角,鬓角沁出,滑了下来。

记者群里,不知道是谁大喊:"硫酸!"

她一惊,用力想要推开霍砚,去看他背后的伤口,霍砚却按住她,声音嘶哑:"别看,你会怕。"

她唇瓣颤抖着,看着陆凌风迅速赶来,命保安制服了安娜,而他也迅速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

她用力推开了霍砚,绕到他的背后。

邪魔老公呆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魔老公呆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娇妻似火:总裁请克制10章

    原标题:娇妻似火:总裁请克制10章小说:娇妻似火:总裁请克制第10章他是生气了吧?“谁勾~引你了!?”伊希娅整个愤怒起来,“明明是你强行——”“嗯?”北挽君双手环胸,饶有兴趣地挑眉:“接着说啊。”伊希娅脸颊通红,她一个女人怎么好意思说昨天的事,本就是她吃了亏,现在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北挽君转身按了呼叫铃,身体坐在床边,双腿地交叠在一起,高傲地抬起头望着她:“过来。”伊希娅心里冷笑一声,不屑的眼睛转向别处。凭什么他让过去就过去?他以为他睡了空床就是皇帝了?就算他是皇帝,他也不可以主宰她的一切,

  • 婚劫:总裁高高在上10章

    原标题:婚劫:总裁高高在上10章小说书名:婚劫:总裁高高在上第十章失业人事部经理陪着一个长相美艳的女人,正在跟大家介绍着:“这就是刚刚调过来的部门总监,以后大家要配合她的工作。”“大家好,我叫高岚岚,以后就要跟大家一起共事了,希望能一起进步。”那个女上司笑吟吟地说着场面话,眼神一一扫过大家的脸,最后停在我的脸上,别有深意地顿了一下。我的脑子里轰然一声,再也听不见旁人的声音了。这张脸,化成灰我都认得,她就是林宇文的那个小三!林宇文居然调任她为我们部门的总监?让她成为我的顶头上司?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 爱你事与愿违10章

    原标题:爱你事与愿违10章小说名称:爱你事与愿违第10章你现在是冷家下人好疼……尹思雨满头是汗,她感觉手废了一样,只有痛,只余痛。冷煜行甩开她的手,回身抱住何暖情进去房间。临进门前,他看住她道,“现在起,你是冷家的下人,要是你再对暖情做什么,我不会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手下留情的。”冷煜行的声音,在她耳里已经嗡鸣一片,那分钟里,她什么都听不见。张妈过来踢了她一脚,“起来!装什么死,没听见冷先生说的吗,你现在是冷家的一个下人。”尹思雨没动,又挨了张妈一脚踹。最后,她抓着墙壁站起来。一早上,张妈使唤她这样

  • 时间知道,我有多爱你10章

    原标题:时间知道,我有多爱你10章小说名称:时间知道,我有多爱你第10章什么人听什么话“逸之,你别太难过了。”白翩翩朝他的方向靠了靠,“我想,小怡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你这样为她难过下去。她更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是吗?”收回目光,落到墓碑上。冰冷的墓碑上,苏怡的照片笑得是那么甜美温和,她一直都是那样的温柔,笑起来也是清风怡人的模样,就像她的名字似的,而苏绾则不同,她的笑声从来都是爽朗的,不遮不掩的,那时候,他会抬手揉一揉她的头发,低斥一声,“疯丫头!”可,似乎许久许久,都没有听过她的笑声了,从

  • 海棠心事有几许10章

    原标题:海棠心事有几许10章小说名:海棠心事有几许第10章枪声门被猛地撞开的时候,段学明看见三个男人正趴在陆相思身上,而再看陆相思,她头发凌乱,嘴巴被塞住,绝望的闭着眼睛,满脸的泪水。段学明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愤怒,他几个大步上前,一把把趴在陆相思身上的男人给扒拉了下来。那两个假仆人先爬起来,还没有开口说话就愣住了,而那个斗鸡眼男人正骂着:“妈的,哪个狗娘养的没长眼睛敢……”他边说边站起来,但是在看到面前的那把枪的时候,立即吓得不敢吱声了。段学明正举着枪对着他们!他的脸色十分阴沉,看着这几个战战兢兢

  • 终不过情浅谋深10章

    原标题:终不过情浅谋深10章小说名称:终不过情浅谋深第十章:委屈成全见他停了下来,萧慕青这才道:“我今日,本就是要入宫陪姑母下棋,此时我先去看看情况,若是情况不明,我再派人通知你,也好过你直接闯入皇宫惹得陛下不悦的好。”王叙之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萧慕青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不由得蹙着眉沉默了起来。此时,马车已经驶了过来,萧慕青看了眼王叙之,转身上了马车,消失在视线中。萧慕青并没有去皇后的凤仪宫,反倒是派人传了话过去,自己则亲自去了贵妃的寿喜宫。宫内,贵妃正侧卧在软塌上,听到传报,当即冷笑,“皇后的侄

  • 谁将长凤落帐灯10章

    原标题:谁将长凤落帐灯10章小说:谁将长凤落帐灯第十章:你跟齐国侯什么关系?晃晃悠悠的,傅棠似乎又做了个梦,梦到一个初生的婴儿,他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可无论她怎么跑,都泡不到那个孩子身前,她一路跑着,脚下一空,掉了下去。“啊!”傅棠倒抽了口气,整个人从龙床上摔了下去。坐在一旁龙案前处理政务的乔锦钰一听到动静,放下笔,走了过来。“这次是什么招数?”傅棠抬起头,整理了下衣衫,忍着疼,跪好,给乔锦钰行了礼。“陛下万福金安,奴婢一时失态,请陛下责罚。”乔锦钰瞥了眼傅棠,转身问道:“你

  • 豪门弃妇的春天10章

    原标题:豪门弃妇的春天10章书名:豪门弃妇的春天第10章:迷醉,夜总会话说到这,那医生推了推金色边的眼镜:“不过您放心吧,您的孩子只是初期,治疗及时的话,应该可以去根的!”‘呼……’一瞬间,可研的心头巨石总算是落了地,要知道刚刚她看到医生那副严肃表情的时候差点就呼吸苦难猝死了,不过……虽说能治疗好,可对于天下所有的母亲来讲,孩子得了病,也等于要了她们的命了。“医生,治疗起来麻烦么?我的孩子会不会受很多痛苦?”“呵呵,太太,您要知道,哪种病都会给人带来痛苦的。但您放心吧,我们会尽量将痛苦减到最小,

  • 凤皇的绝品宠后10章

    原标题:凤皇的绝品宠后10章小说名字:凤皇的绝品宠后第10章夜晚,纳兰遥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这让她无语的翻白眼。你妹,姑奶奶号称乃一号睡神竟然也有失眠的一天!想到这里,纳兰遥遥翻身坐起,穿着中衣披着青丝跑到了院中坐在桌子上赏月去了。自己穿到这里来,也不知道现代的肉身是死还是活?还是说古代的纳兰遥遥跑到现代去了?可是那么胆小的人到了那边岂不是很丢自己的脸面?那让自己的小弟们看着那么胆小的人岂不是要笑的肠子打结?还,还有,爹娘岂不是眼珠子要掉了下来。毕竟自己打出生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怕。曾经自己

  • 你的幸福,我的痛10章

    原标题:你的幸福,我的痛10章小说名称:你的幸福,我的痛第10章像是要将这一辈子的眼泪掉完砰!房门被撞开,有人赶了过来。沈晴空的手腕被人用力扣住,一股大力传来,将她从床上拖下来,随后赶过来的人,扶着受伤的于悠悠火速离开。“站住!给我站住!”沈晴空拼命挣扎着,却被禁锢的更紧,她气急了,指甲用力嵌进他的胳膊里,“你为什么要救她!她害死我吧!我要为我爸爸报仇!”“晴空,你冷静点。”慕麟轩任由她掐着,大掌轻轻拍着她后背,“我已经调查过经过,你爸出事儿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就算是你执意计较,法院最多也只会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