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相爱,在重生之后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6:48: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相爱,在重生之后
第十一章        交锋

像是想起了某种可怕的事,苏离颤抖的说:“于嬷嬷的外甥是个惯打媳妇的,他都打死了三个媳妇了。相爱,在重生之后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那苦主娘家因为于嬷嬷在尚书府是个体面的嬷嬷,又得三小姐喜欢都不敢闹的。可是之后谁也不敢把女儿嫁与他的。”

听她说完,苏安然眼神闪了闪,不管古代现代,女子嫁人如投胎。若如苏离所言,那于嬷嬷的外甥那样的渣男,嫁过去可不是没命了吗?她沉思了一会,问:”那你的伤是怎么回事?你家人怎么又舍得将你嫁与那人渣?”

“回大小姐。婢子不愿松口嫁人,于嬷嬷很生气。”苏安然却是明白了,这苏离不愿松口嫁她外甥,因她是三小姐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权利很大,所以就虐打苏离。最是厌恶这古代心狠手黑的老虔婆!

“你受委屈了。相爱,在重生之后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苏安然叹了口气说。“那你家人怎么不为你做主呢?”

苏离摇了摇头,一脸凄绝,“婢子不怕被不相干的人打,可恨的是叔婶将婢子给卖了。婢子父母早逝,跟着叔叔婶婶过活。叔婶嫌弃多了一张嘴吃饭,经常打骂,婢子算是吃后院百家饭长大的。于嬷嬷找到我叔婶许了二十两银子的聘金,叔婶哪有不愿的,恨不得我立刻就嫁了过去。”

苏安然心里虽然同情她,但有些话还是要先说清楚的。她看着苏离的眼睛说:“苏离,你要记住这世上没有人无缘无故要对你好,当然我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会答应要帮你。163女人网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价值值得我出手帮你?”

“大小姐!婢子最擅长莳花弄草!这是婢子家祖传的技艺,婢子自信就是皇亲贵族家里的花农也未必比婢子高明!”苏离双眼发亮的说,眼里全是满满的自信。

这一刻的她突然就打动了苏安然。就凭着这丫头这股子自信和狠劲,苏安然就打算帮她一把。当然,吃百家饭长大的她,在苏府后院的人际关系想必不错,这样的人正是她所需要的。虽然这个苏离聪明的没提及,但她知道这丫头是个有脑子的就好。

“这样,你先回去,你的事我记在心里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若真来了我这里,可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相爱,在重生之后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就是死,也是我的死人了!”苏安然再次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

苏离看着这样的大小姐,眼里闪着一丝奇异光亮,她仿佛看到了希望。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力的给苏安然磕了三个响头。

苏安然回了自己的院子后,梅姑带着新来的槐花和金桔将她从垂花门迎进了内院。

苏安然看了一眼这两个穿着耦色三等丫鬟襦裙的粉嫩少女,她眼风扫过带着金耳饰,套着掐丝银镯的金桔,和只在双平髻上簪了朵粉色绢绒花的槐花,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这叫金桔的小丫头必定是个掐尖要强的,而槐花低调隐忍。

若是都在自己身边当大丫鬟,一个是刺儿头,随时能给自己惹事,而另一个是蛰伏在身边的毒蛇,逮到机会就将自己咬一口。说明163nvren.com周氏真是好算计!

苏安然冷笑,只不过,这人既然送到她这里,就由不得周氏想怎样就怎样了。反间,她还是很擅长的。

苏安然和前世一样,最讨厌夏天。特别是古代有没有空调和风扇,一身黏糊糊的,烦躁的要死。所以每天早早就沐浴好。

黄昏时分,她正躺在靠窗的凉榻上吹着晚风纳凉,小真坐在她脚边给她打着扇子。金桔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人还没进内室,尖细的声音就传进了苏安然耳朵里。163女人网“大小姐,夫人来看你了,快点收拾一下到垂花门去迎接夫人。”

苏安然看都没看她一眼,淡淡的问:“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夫人不是在芷兰苑吗?”

哼,刚敲打过花嬷嬷不久,这金桔还不长脑子,一个小小三等的丫鬟竟然敢命令她了。再说她娘亲孟氏才是夫人,周氏算哪门子夫人。就算是平夫人,在这个嫡庶分明的大兴朝,那还没有资格让自己这个嫡长女去迎接她。

“不用,不用,大小姐舟车劳顿的赶到京城,可要好好歇息一下。怎么能让大小姐起身去接我呢。你这个丫头真是不晓事!我就是这样让你伺候大小姐的?”

周氏在花嬷嬷掀开珠帘后走了进来。

“大小姐饶命!是奴婢不懂事!”金桔扑通一声跪在苏安然腿边请罪。

真是好,人已经进来了,还让个奴婢来通报去垂花门接。想让她背上不孝,不尊长辈的罪名?那话里话外还指责她娇气?指责她摆大小姐的威风?

呵呵,平夫人,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苏安然缓缓从凉榻上坐了起来,她微微笑着吩咐:“金桔,起来吧,你是平夫人送给我的人,不懂事就是打了平夫人的脸。以后跟着梅姑学规矩可要用点心了,否则既丢了平夫人的脸,又丢了我的脸,我可是不敢要你了。”说着又转过头招呼周氏,“让您见笑了,请坐,槐花上茶。”

吩咐完丝毫不给周氏说话的机会,略带羞涩的看着周氏说:“安然这几日身上却是不爽,多谢平夫人关心。”只说身体不爽,丝毫不提其他,让周氏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周氏虽笑着说:“大小姐身子要紧。”但笑意却不达眼底。

这小贱种真是嘴皮厉害,几句话说出来既指责了自己送来的丫鬟不守品湘轩的规矩,没把她这个大小姐当主子看,又将这责任一股脑推到她头上。更气人的是,一句身子不爽,就把不去迎接自己这个长辈,把不尊长辈的罪名推了个干净。而自己还得关心她的身体,否则就是自己苛待正室嫡女了。

真是窝火!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担心的模样说,“哎呀,我的儿。是哪里不舒服?我管着这偌大的苏府内院,也没个时间早点来看望大小姐,是我的不是。”周氏突然语气一厉,“伺候大小姐的人呢?怎么伺候大小姐的?还以为是在庄子里那么散漫吗?大小姐不舒服怎么不着人报于我,好派人去请大夫?是要想让人说我照顾大小姐不周吗?”

第十二章     爹爹

苏安然看她竟想发作自己的人了,心里好笑,这么迫不及待了吗?她淡淡的的开口:“安然这院子人手本就不多。就一个梅姑是得用的,又要照顾安然,又要去教导夫人送我的两个丫头,还有个小丫鬟才留头,出了院子都找不着回来的路。实在不放心她乱跑。”

周氏听了这话一噎,那些个奴才脑子被狗吃了吗?这样厉害的一个女娘,竟说成是草包?

“谁照顾大小姐不利?”一道透着凌厉的低沉男声传了进来。接着又问,“是安然不舒服吗?”

苏尚书穿着天青色团花儒袍走了进来,他四十上下,保养的极好,看起来最多三十五六。他面相俊秀,极是儒雅,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中年美大叔。

一屋人见苏大老爷亲自过来看望大小姐了,请安问好的跪了一地。

苏安然也起身给他见了礼,请了他去外面花厅坐了。

苏尚书细细看了这个刚回府几天的长女一眼,果然见她脸色苍白,一副疲倦的模样。他转过头来看着周氏道,“知道你忙,但也该精心着安然一些。她亲娘那里尚且身子不适,自然是顾不上她,你就要多操心了。我看安然住的院子也太缺人气了些,该多添些丫头们来伺候。安然可是我苏府的嫡长女,就要有嫡长女的派头,莫教人笑了去。”

周氏柔柔的应是,说改天就叫牙婆子带人来给大小姐挑。又忙着要派人拿了尚书府的名帖请大夫。 被苏安然婉拒了,天都快黑了,就不要麻烦大夫了,表示自己休息好了就没事了。

苏尚书这才脸色柔和了些,他这个长女还是很懂事的。他吹了吹茶盅里的茶叶,问:“安然住在这里可还习惯?”

周氏忙接过话头,“老爷,大小姐作为您的嫡长女住在这院子里自然不是长久之计。妾身也是怕孟姐姐刚回府,离不得大小姐,这才委屈大小姐住在这里,也好就近照顾孟姐姐。等孟姐姐好了些,熟悉了苏府的生活,是要重新给大小姐安排院子的。老爷看妾身这样安排可行?”

周氏这番说辞早就和苏尚书知会过了,这次当着苏安然的面,苏尚书自然不会下了她的面子。

于是她抬头看向苏安然,问“安然以为如何?”

苏安然笑着点点头,“都依爹爹和平夫人安排。”心里却冷笑不已,只说重新给自己这个嫡长女换院子,却不提给母亲这个原配夫人换。且自己年纪也不小了,还能呆在苏府多长时间也不一定,到底换还是不换谁能说得准。

不过嘛,亏不能白吃的,总要收点利息回来才好。苏安然心思电转,苏尚书这老爹对自己这样殷勤,一定是自己对他有利用价值,不管他目的如何,在他的目的没达到前,对自己总不会太差。她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个会种花养草的苏离丫鬟。他想利用她,那么就让她利用他来解决了苏离的事吧。

收回心思,她马上用一副孺慕的眼神看向苏尚书,“爹爹,女儿想求爹爹一件事。还望爹爹成全。”

苏尚书听她如此说,心一紧,就怕这个女儿提出了让他为难的要求。可一见那张和自己少时有三分相似的脸,心一下子就失去了防备,周氏看苏尚书那样哪有什么不明白的,握紧了拳头,指甲陷进肉里也不觉。这小贱种长的如此像老爷,真是好命!也让自己计划让老爷早日厌弃她多了几分难度。

“安然有什么要求?可别太为难爹爹了。”苏尚书笑容和熏的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的孩子找他办事呢,不由得有几分新鲜。但苏安然却听的出那玩笑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警告。

苏安然忙甩了下帕子,给苏尚书行了个福礼,用柔软的声调说:“女儿先谢过爹爹成全了,安然的爹爹可是尚书大人,女儿的小小愿望对爹爹来说可不难。”

苏尚书虽然膝下女儿众多,但在他面前不是端方持重的如次女玉莲,就是胆小懦懦的如那些个庶出的。还没有体会过这样被自己的小女儿用直白的言语表示崇拜过呢。觉得衙门里闷了一天的郁气都消散了不少,他笑看着自己的长女,“先别谢,先说说要爹爹替你办什么事?”语气是从没有过的轻松随意。

周氏恨的差一点捏碎了手里的帕子。昨晚劝老爷今天来看这小贱种,真是失策。没让老爷看到她的嚣张跋扈,不敬尊长。反而还让她在老爷面前露了一把脸!得了老爷的欢喜,真是让她恨的牙痒痒!

苏安然看着强撑着脸皮一脸假笑的周氏,眼里闪过一丝冷嘲,自己这才和这个老爹说几句话呢,就受不了了?叫你学人家装贤惠!

苏安然给了这个便宜爹爹一个甜笑:“女儿在庄子上喜欢养花弄草,想求爹爹给女儿找一个会侍弄花草的家生小丫鬟来帮帮女儿。女儿要长的好看,脾气又好的,脾气不好又不好看的连花儿都不会喜欢的,可就养不好花草了。”

苏尚书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废了这么一番口舌,就求了这么一件小事?他眼神闪了闪,这孩子这么小的事都朝自己开口,不知道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这么小的事找管家就可以解决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氏,难道是怕周氏?心里这样想了,就决定替长女长一长脸。

他哈哈大笑,“你这孩子,哪里来的怪谈?不过这有何难,叫苏大过来!”苏尚书朝外面喊道。有小厮应声飞跑出去。

周氏眼一抽,老爷竟是越过她直接找苏府大管家苏大来办?这不是生生打了她的脸?这怎么能行?于是换了一副委屈的神色,哀哀的唤了一声,“老爷?”

苏尚书却朝她摆摆手,“安然可第一次朝我这个做父亲的开口,老爷我自然要亲自替她办了。”

说完还看着苏安然讨好的笑了笑,他为什么时隔十六年后想起接她回府?还不是这孩子命好,赶上好时候了。自己这才急着将她和孟氏接回了,至于孟氏他也是有安排的。

第十三章       打脸

苏大管家急慌慌的跟着老爷的小厮来到大小姐的院子。听了苏尚书的话后。心里一动,大小姐那番话,他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什么长的不好脾气不好就养不好花?不过一向识时务又为老爷马首是瞻的他知道这是老爷要抬举大小姐,便可劲的想着适合的人眩

哎呀,苏三金那死鬼家的丫头不是很合适的人选吗?自己家里养的几盆名贵的兰草,还是央她指点才养的不错呢。那丫头好像叫苏离来着,不过这丫头好像要嫁人了吧?自己那婆娘还在他面前惋惜过的,说是好一个美人儿呢!他在心里打定主意,管她嫁不嫁人呢,老爷要她伺候大小姐,她就是在生孩子也要爬过来不是。

当苏大说出苏离这个名字的时候,苏安然在心里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哼,本还以为把苏离弄过来要费一番心思呢。没想到这么快,可真要感谢这位平夫人了呢。苏离这丫头要是来了,她可是多了一个很大的助力了。

可是周氏却反对了,说那个丫头自己已经指了人了。

苏安然在心里哼哼,就是要你反对。

苏尚书不悦的看了周氏一眼,“就让那丫头到安然身边伺候,哪里有那么多的事?”

“老爷,那毕竟是玉华身边的二等丫鬟,再说玉华的奶嬷嬷也求了妾身,妾身也将苏离那丫头指给了她外甥。”周氏为难的说,心里却恨不得将苏安然撕碎了。抢了我玉莲的身份地位,又来抢我玉华的人,还真把自己当成这苏府的嫡长女了。

苏尚书见周氏今日再三质疑他的决定,心里很是不悦。语气也不耐烦起来,“你打理了这么多年的后院了,这又什么难的?玉华要嫁这个丫头,不就是不需要她伺候了吗?你再给她奶嬷嬷的外甥新指个丫头不就是了。”

周氏身体一僵,自她进门到现在,老爷一直对她敬重有加,从没有当着人前这样打她的脸。今日为了这个小贱种竟然……都是这个该死的小贱种,真是好!好的很!看她以后怎么治她!

感受到周氏那怨毒的眼神,苏安然一本正经的说:“爹爹若是赏我的这个丫头真的那么好,我就升她做大丫鬟。”

哼哼,就是要气死你。

苏尚书哈哈大笑,女儿这么看重他给的人,他当然觉得有面子了。还不忘叮嘱苏安然:“好啊,爹的安然是主子,你想升谁做大丫鬟都行。不过,可不能被奴才糊弄了。”

坐在一边的周氏听了这话,心里一抽一抽的。今天才第二面,就这么喜爱她了么?那她的玉莲和玉华算什么?老爷除了对玉莲还偶偶有个笑脸,对玉华从来就是没什么表情的。

周氏心里也实在不痛快,昨天趁着苏尚书歇在她房里,吹了吹枕头风,装作贤良大度,又关爱子女的样子劝苏尚书明日去看看苏安然。也让这孩子心里对这个家少些排斥,多些归属感。苏尚书当时还夸她贤良淑德,当时就答应今天下了衙门就去看看安然。

所以周氏今天傍晚才赶在苏尚书前面去了品湘轩。明面上表示关心,实际上想挖坑给苏安然跳。没想到她抓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惹得苏尚书不快,当场给她没脸了。真是气煞她了!心里也很是伤心了,自己这十几年来劳心劳力的为老爷保持后院,替他向老夫人尽孝,替他抚养庶女,替他管理小妾通房。自从嫁了他,这十几年来除了病了,她都没睡过一个好觉,可他为了那个才见两面的嫡长女就在人前这样下她的面子,这叫她情何以堪?

这对夫妻各怀心思的离开了品湘轩。苏安然却是迫不及待的让大管家派人把苏离送到她院子里。大管家自是个人精子,老爷对大小姐都那么上心,他对苏安然的吩咐自然也上心了。于是天刚擦黑苏离就背着个蓝色棉布印花的小包袱出现在苏安然面前。

苏离来时苏安然端坐在凉榻上,手里拿着一卷书,认真的看着。并没有注意她的到来,苏离朝着苏安然重重的跪了下去,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

苏安然反应过来时,苏离已经磕完了,她直起腰背,郑重的以手指天,“苏离今日在此对天发誓,苏离将终生只奉大小姐一人为主,不管以后如何,苏离将永远追随大小姐苏安然!如违……”

“停,”苏安然吓了一跳,她知道古代人最是重视毒誓,她不想别人为她终身活在毒誓里。

“如违此誓,天诛地灭!”苏离到底将誓言给说完了。

“大小姐,您把苏离从火坑里拉了出来,就是苏离的再生父母,儿女为自己的父母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苏安然看着苏离真挚又倔强的眼神,缓缓叹了口气,“傻丫头,我和你说过,就算帮你,我也是有目的的。罢了,从明天起,你来我身边伺候吧,我答应老爷了,要升你为大丫鬟。苏离这名字不好,离字太悲了。从现在起,你就叫做鸢尾吧。鸢尾的花语便是新生,希望。希望你真的拥有崭新的人生。”

“奴婢谢大小姐赐名!”苏离,不,鸢尾俯身再拜。第一次她觉得自己是个人,而不是主子口里提脚卖到窑子里的狐媚子。所以苏安然不懂她的感激,她是用整个生命在感激自己的主子,以前平夫人也好,二小姐也好,三小姐也罢,她在内心深处从来没把她们当作自己的主子。也因为苏安然一时的善念,日后这个丫头成了苏安然身边忠心耿耿,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周氏和苏尚书一起离开品湘轩后,她本以为老爷顺便就和她回了自己的院子,谁知老爷就知会了她一声,说今天歇在了寒月苑。让自己回去早些歇着,然后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抬脚去了海氏那贱人的院子,气的心疼肝疼得周氏装了一肚子的闲气独自回到自己的院子。刚到垂花门时,接她的大丫鬟便和她禀报说二小姐和三小姐来了,现正在宴息室喝茶。周氏见两个女儿都来了她的院子,这心里才好受点。

第十四章    姐妹(一)

见自己娘亲回来了,穿月白色绣兰草夏衫的二小姐苏玉莲和穿水红绣牡丹夏衫的三小姐苏玉华忙放下手里的斗彩茶盅齐齐向周氏行礼。

周氏压下心里的闷气,强撑着笑容,一手一个拉着自己一双如花似玉的女儿问:“怎么这么晚了,你们姐妹俩还一起到娘这里了?”

“娘,我们当然想听你今天怎么收拾那小贱人去了埃”三小姐苏玉华抱着周氏的手臂撒着娇说。

苏二小姐看到自己胞妹这副样子,眉头一皱,开口道:“三妹妹,注意你的言辞德行,女戒都白读了吗?你可是尚书府堂堂正正的嫡小姐,不要学那市井的粗妇满口的贱人来贱人去。”说完又看着周氏说:“娘您该找个宫里放出来的姑姑好好教玉华规矩了。”

周氏一愣,自己的长女是老爷亲自教养着长大的,她一向以她为荣。见她开口斥责次女,也知道是做姐姐的为妹妹好,心里也是赞成的。玉华的性子是要磨磨了,都十三了,什么话随嘴说,性格也是嚣张跋扈的。可玉莲说的是什么话?自己怎么就成了女儿口中的市井粗妇了?想到这里,心情就又差了些。

谁知三小姐苏玉华却像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炸了起来,“二姐姐,你什么意思?不要因为你是爹爹亲自教养的就清高的像什么似的。谁不知吏部尚书府的二小姐苏玉莲规矩好了?可你还不是只是二小姐?有本事你去教训那个乡下来的苏安然啊!她规矩才是需要姑姑来教导的,不,她根本不懂什么是规矩。”

苏玉莲看着这个愚蠢的妹妹忍不住扶额,这还分不分的清好赖了?

她干脆不和她口舌之争了,抿了抿嘴唇,问起了周氏去品湘轩的事情。三小姐正好也想知道品湘轩的情况,便也安静了下来。

当听到自己最讨厌的狐媚子被爹爹直接让大管家派人送进了品湘轩,还有可能做了那乡下来的的一等大丫鬟,忍不住又炸毛了!把苏安然和现在的鸢尾骂的狗血淋头犹不解恨。

苏二小姐怔怔的听着娘亲带着恨意絮絮叨叨的说着,一向不将别人的事放在心里的她,对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长姐的到来无来由的升起了一丝危机感。

父亲的人不是说她这位长姐资质平常吗?那还是下人客气的说法。而她娘的心机手段她是知道的,让她娘吃瘪的人可不是常见的。 毕竟她娘还没嫁进苏府就将怀着身孕的孟氏逼到余杭庄子上去了,生下她后不久就将祖母权利架空了,将主持苏府中馈的权利掌握在手里,逼得祖母回了苏家老宅守着小叔叔一家过活去了。至于那些个姨娘庶妹,若不是因为娘亲没有儿子傍身,哪有她们的存在?就算如今她们还不是被娘亲攥在手心里,丝毫翻不起风浪?

她眉角深凝,是时候要去会会这位长姐了!

苏安然身上不爽的消息在后院里传开了,几位小姐便相约着来品湘轩看望这个刚回府的长姐。苏安然接到通报时,刚从娘亲孟氏那请完安回来,她身上湖蓝棉布襦裙被晨露打湿了。

鸢尾正指挥着槐花和金桔将花厅收拾了,用来招待那几位妹妹。

苏安然回房换上了家常的橙色银丝绞边的丝绸夏衫,在头上随意簪了朵奶白色东珠珠花,派了梅姑去垂花门边将人接了过来,带到花厅。

鸢尾见到自家小家打扮的这样素,很是焦急,“小姐您打扮的这样素净去见几位小姐,怕会被她们轻瞧的!”

苏安然站了起来,“不怕,素净没什么不好。”她看鸢尾眼里还是满满的担心,心里知道这个她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想了一下说,“在这世上,敬重你的人,就算你穿的像个乞丐她也会敬重你,不敬重你的人,哪怕你打扮的像个皇后,她一样瞧不起你。况且我从小在庄子上长大,本就不习惯华衣美服,咱们实在不必在穿着打扮上和她们一争长短。”

鸢尾看着自己的小姐眼里的泪差点落了下来,心里暗暗发誓今后一定要护好自己的小姐。

苏安然在鸢尾的陪同下到小花厅的门口等着,不一会就见着五六个穿着锦绣华服的少女在一众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朝着花厅走来。

苏安然忙迈步出了花厅门,笑盈盈的说着欢迎妹妹们来品湘轩。

众少女忙着给苏安然问好。却听见一声不屑的哼哼声。

苏安然眼睛一瞟,便见穿着茜红色杭绸缂丝夏衫的少女用蔑视的眼光看着她,嘴里不情不愿说了一句长姐好。苏安然听鸢尾介绍过这苏府府里的大小主子,心里知道,这就是周氏最疼爱的三小姐苏玉华了。她不以为意的对她点点头,引了众人进了花厅。众姐妹按序落了座,苏安然吩咐梅姑将余杭带来的小玩意一人分了两件。众人都纷纷道谢,交给身后的丫鬟收着。

这三小姐苏玉华突兀的声音响起,“我听说长姐外家是咱们大兴最富有的商家,还以为长姐的银钱多的用不掉,怎么着也给我们姐妹带点稀奇珍贵的玩意儿。哪里知道都是小孩子玩的泥人,布偶。”

众人一愣,这三小姐也真敢说。几位庶出的小姐都低着头喝茶,只有二小姐苏玉莲端着茶稳稳的坐着。

苏安然却不以为忤,笑意盈盈的说:“倒是想给众妹妹们添点好东西的。可惜……”

“哦?长姐要是真有诚意,那还可惜什么。”三小姐苏玉华讽刺的说。

苏安然噗嗤一声笑了,带着点少女的恶作剧说:“可惜长姐我没钱啊,我可是个穷的。倒是我娘有好些好东西,本来嘛拿出来赏了一两件给妹妹们也是应该的。”

苏玉华眼睛立刻就亮了,而几个低头喝茶的庶出小姐眼睛也亮了。

谁不知道孟氏好东西多?苏玉华的首饰盒里最好的几件首饰都是她娘从孟氏外库房里挑出来给她的。所以她立即说,“长姐可不要食言,二姐,几位妹妹都听到了哦。”

第十五章          姐妹(二)

“三妹妹!不要调皮了,快给长姐道歉!”二小姐苏玉莲恨不得堵上这个蠢妹妹的嘴,她蠢就算了,还把她扯进去干什么?她就听不出来苏安然明显将她当猴耍。

“二姐,你说的什么话,她是长姐啊,长姐要给我们好东西谢她就可以了,道什么歉?你不是最喜欢我的那只暖玉镯子吗?长姐一定有很多比那只更好的镯子。”苏玉华不高兴的说。她也看不惯自己的胞姐,装着一副清高样,谁知道里子里有什么。

苏安然一笑,“嗯,不用道歉,因为我没办法拿到我娘的那些好东西。那些好东西都锁在我娘以前住的院子里的库房里呢。”

“你……!”苏玉华要气死了,她苏安然的娘以前住过的院子不就是自己娘现在住的梧桐苑吗?她是想说自己娘亲是鸠占鹊巢吗?还是想说自己娘亲占了她娘的嫁妆?她这样说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

苏玉莲听了苏安然的话心里也很不悦,开口道:“长姐,三妹妹不懂事,二妹替她像你道歉了!她跟长姐的玩笑太过了,长姐你可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埃”

但她知道自己胞妹不是她的对手,只得出言替自己胞妹圆过来。

苏安然看了一眼这个口腹蜜箭的二妹淡淡的道:“无妨,我是不会和自己妹妹计较的。”

真当她听不出来啊,不过不和你计较罢了。

苏玉莲穿着月牙白的绣着白鹤望兰的云锦夏衫,梳着朝云发髻,耳朵上坠着两颗指甲盖大的金珠。整个人看起来淡雅又高贵。苏安然对上她的眼睛,这个女孩子不可小觑,她似乎有种本事,她不想让人注意的时候,她平淡又平凡,让人不自觉的就忽视了她。可她要是想让人注意她时,她的光华就会瞬间吸引别人的视线。

见苏玉莲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敌视,苏安然嘴角微翘。

两姐妹各怀心思,不想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苏玉华尖利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丫头,想烫死本小姐吗?”

苏安然见鸢尾一手提着白瓷茶壶,一手捂着脸,呆在原地。

她瞬间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火气立即就上来了,她的人,她自己都不会打,怎么轮到别人打了?她腾的站起身,走到鸢尾身边,一把把她拉到自己身后。

本来站起身抽鸢尾耳光的三小姐苏玉华被苏安然眼里的寒气一激,“咚”的一下又坐了回去。

“你,道歉!立刻向鸢尾道歉!”苏安然看着苏玉华眼神冰冷透骨。

“大小姐,奴婢没事。”鸢尾在后面拉着苏安然手臂说。

苏安然扯下鸢尾的手,“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我的人要是做错了,自有我教训。轮不到别人动手!”

苏玉华不明白为什自己这个穿着打扮穷酸的长姐,看向她的时候像个高高在上的帝王般,散发出如此惊人的气势,压的她小腿都在打颤。

其他几位小姐也被苏安然突然的发难惊吓住了,有胆子小的都快哭了。

苏玉华不服气的梗着脖子,“笑话!我堂堂一个尚书府嫡小姐怎可像向一个卑贱的奴婢道歉!就是要了这个贱婢的命,谁也不敢怎么样。”

说完,心里却一阵发虚,不敢对上苏安然星子般晶亮的眼睛。

“那三妹妹要了她的命试试!”苏安然毫不犹豫的对了上去。今天不枪打这个出头鸟,以后还没完没了呢。

这时二小姐苏玉莲看着一瞬间气势变得如此强劲的苏安然,眼里幽光阵阵。她不明白了,这个长姐怎么会为了个下人和三妹妹对上了?

那个叫鸢尾的还是昨晚才从三妹妹院子里被父亲的人带过来的。难道长姐是在收买人心?还是在间接讨好父亲?

她在心里摇摇头,看她的眼神如此澄净,不像有那么深心思的人埃看起来她真的是因为自己的人被打了才生气的样子,也许她觉得三妹妹打了她的人就是打了她的脸吧。

要是换了自己,也会很生气的吧。

哎,这个三妹妹真是蠢,连个刚从乡下回来的土妞都斗不过。白白被娘亲教导了这么这些年,还被这些面上老实,内子里一肚子坏水的庶出的看了好大一场笑话。

但看着自己胞妹完全被长姐气势所压还强撑的样子,她只好收回思绪,再次她解围,“长姐,三妹妹就那般小孩子脾气,长姐不要和她计较,我回去就和我娘说说,让我娘多多管教她。“

这就是变相的服软了。

苏玉莲又转过脸没好气的对自己的胞妹命令道:“长姐的人做的再不对,也不是你这个做妹妹的能动手的!还不向长姐道歉!”

苏玉华却只是梗着脖子不服,却不敢再吭声了。

苏安然听了苏玉莲明是斥责妹妹,话里话外却还是指责自己没有长姐的风度。

她心内冷笑不已,接着加了一剂猛料:“我却不知道平夫人是怎么教养的三妹妹,这个丫头是爹爹昨天刚赐给我的,今天三妹妹就一个大耳刮子上来了。知道的,是三妹妹打的我这个做长姐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三妹妹对爹爹不满呢。”

苏玉莲一听这个长姐的话,眼神一凝,这个乡下来的长姐,几句话就将母亲,自己和三妹妹都扯了进去。无论如何,这个罪名可不能担。她忙呵斥自己的妹妹:“还不给长姐道歉!”

“长姐,对不起,我不该脾气冲,动手了,请长姐原谅。”苏玉华知道,自己若是不道歉,这个长姐怕是有好多罪名在后面等着她呢。

加上二姐姐一向比她聪明,都没占了上风,不得已只得认怂,但让她一个千金小姐向一个丫鬟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苏安然也知道不可能,她微微一笑:“这就对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替我的丫鬟原谅三妹妹了。”

接着她转过身对着苏玉莲一笑,苏玉莲被她清艳的笑晃得一愣神,苏安然缓缓开口,“二妹妹,不是长姐咄咄逼人,谁对谁错你心里有数。长姐想起一句戏言说给二妹妹听听,那句戏言叫什么来着?哦,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二妹妹觉得是不是很形象?”

相爱,在重生之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爱 或 在重生之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萌妹爱上坏大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萌妹爱上坏大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萌妹爱上坏大叔目录预览:第1章要订婚了吗?第2章小白兔,发怒了第3章求你了,不要这样第4章乖,不哭,叔叔在第1章要订婚了吗?王家,灯火通明。欧式风格的别墅内,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订婚宴的请帖设计,是用蔷薇花还是玫瑰花?”方妈妈笑着拿给一旁的方晓棠看。“妈,您决定就好。”轻咬嘴唇,桌下,女孩细白滑腻的手指扭在一起,内心纠结。方晓棠是王家的养女,抱回来,就随了养母的姓氏。方妈妈带着金丝花镜,翻看手里的老皇历,“日子就选在下个月初五

  • 《绝品小萝莉》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绝品小萝莉》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绝品小萝莉目录预览:第1章弃婴第2章收养第3章尿布第4章祸福第1章弃婴写这个故事之前我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动笔,因为我知道这个故事会引起极大的反响,甚至会遭到社会的谴责,但是最后我还是发了。因为人生中很多事你憋在心里不吐就不快。而且太多的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忘。我不想忘记很多东西,包括我的青春,包括那些曾在我生命里走过的人,还有那些曾经让我或开怀大笑或心惊胆战或失声痛哭的故事。所以我把它们写了下来,和所有喜欢这个故事的人分享

  • 《野蛮医妃》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野蛮医妃》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书名:野蛮医妃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到一片坟地第2章王妃回来了第3章第一次交锋第4章差点吓尿了,有木有?第1章穿越到一片坟地刚回过神,月璃就被身边的景象吓懵了。她坐在一片坟地里!揉了揉眼睛,用力眨了眨,没错,屁股底下是一座新添的坟头,送殡的冥纸还没烧尽……几分钟之前,她的医学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了,剪彩仪式上,月璃莫名其秒的被重物砸了脑袋,眼睛一黑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到了这片坟地!伸手摸摸头顶上,不痛,也没有伤口,只有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疼。这是个什

  • 《美女的超级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美女的超级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美女的超级保镖目录预览:第1章软卧里的罪恶第2章为罗雅解毒第3章冰山女神第4章妹妹有男朋友了第1章软卧里的罪恶这是一列由燕京开往东江的动车。此刻,在一个封闭的软卧车厢里。一件极其罪恶的事情正在发生。罗雅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遭遇这样的噩梦。在上铺的一个男人突然窜了下来。这个男人,长相就是穷凶极恶,光着头,脸上有刀疤。刀疤男忽然捂住了罗雅的嘴巴。这个男人压在罗雅的身上,他的气息粗重,眼神里是野兽般的光芒。刀疤男压低声音警告罗雅,道

  • 《曾深爱,何放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曾深爱,何放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曾深爱,何放手目录预览:第1章接受不了第2章泄密第3章控告第4章认罪第1章接受不了“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宋斯曼无数次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可这一次,她同样被压在顾少霆身下,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顾少霆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暧昧,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他有过欢欲之好。“不要?呵!你忘了平时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面前解开两颗衬衣扣,

  • 《情深不可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情深不可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情深不可负目录预览:第一章低贱的爱第二章交出项链第三章投降败北第四章赢不到心第一章低贱的爱身体被猛地贯穿进入,沈斯曼一下就醒了过来!她被男人的手肆意揉弄,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伴随着“啪啪”撞击声,她闷声问,“你回来了?”她低哑的女声带着明显困倦,却迎来男人冷言讥讽,“你倒是一点都不怕,还真是迫不及待!抱着我的衣服在这里求宠?”整个人都被来回冲撞着,沈斯曼这才记起自己此刻是在聂思聪的办公室里。“不是!啊!”他太过用力往她身体里一撞,

  • 《你是我爱情的模样》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你是我爱情的模样》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你是我爱情的模样目录预览:1、未婚夫的背叛2、老公风流成性3、总裁不举4、身体被掏空1、未婚夫的背叛女孩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听完姨夫的话,陷入长久的沉默。好半天她理清头绪,才说道:“所以……现在是要我代替妹妹嫁人是吗?”叶国成愧疚的看着她,唉声叹气的说道:“染染,我也实在没办法了,荣锦这孩子一声不响就把小然带走了,现在席家急需要人,我能怎么办?你和你妹妹长得很像,而且已经过户到我家了,也是我叶国成的女儿……”“可是……我和荣锦

  • 《望你余生多欢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望你余生多欢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望你余生多欢喜目录预览:给我看一下帮我保管上你最近比较寂寞给我看一下“你必须给我订婚,否则,别想毕业。”耳边响起这句话,炎景熙惺忪的看着红酒杯中的酒,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中倒影出酒吧中忽明忽暗飘渺的光线。“炎景熙,该轮到你了。一周后你就要订婚了,到时名花有主,现在敢不敢玩个大的。”张华达说道订婚啊?炎景熙收回视线,淡然一笑,也不反驳,手臂交叠放在胸前,右手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眼中闪现出一道狡黠。“怎么玩?”“一会,从门口进来的

  • 《等你说爱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等你说爱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字:等你说爱我目录预览:第1章接受不了第2章泄密第3章控告第4章认罪第1章接受不了“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可这一次,她同样被压在顾少霆身下,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顾少霆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暧昧,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她有过欢欲之好。“不要?呵!你忘了平时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面前解开两颗衬衣扣,然后风骚

  • 《致我们爱过的岁月》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

    原标题:《致我们爱过的岁月》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3】小说名字:致我们爱过的岁月目录预览:第1章他恨她第2章狐狸精第3章白莲花第4章没有生育能力第1章他恨她他醉气熏熏地扯掉她的睡裙,毫不怜惜的分开她的大腿,强行的挤进她的身体里。没有任何的前戏和节奏,就死命撞击她,一下又一下。在撞击前他像往常一样拿了一个枕头,捂住了她的脸。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辣的痛。楚湛亭今天好像特别的亢奋,一遍又一遍,她痛的都快麻木了,可还清晰的听到他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那个女人……还是她从小长到大的闺蜜。他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