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醉红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6:26:22 来源:网络 []

书名:醉红颜

第十一章 贪恋他的怀抱

还是真是每次她沐浴他都会来,真不是巧合!

要是百里惊容知道楚悠然心里在想着他是不是故意的,他一定会委屈死,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偶尔他也有不来的时候,他不来的夜晚,落英谷就会格外寂寞。与其说是落英谷会格外寂寞,倒不如说是楚悠然会觉得不习惯。习惯果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

每次只要他来,他就一定会吹箫。

只是,今夜,他的箫声有些落寞、萧条。

楚悠然闭着眼都能看到那个绝美少年的倾世容颜。 闭目如仙子,睁眼如妖孽。版权163nvren.com

那个闭眼如纯净婴孩,睁眼如迷人妖孽的男子难不成也会有失意不成?

楚悠然在自己的想法中。那边的百里惊容已经吹完一曲。

可能她今晚不在,要不然怎么没有琴声呢?每次她不都已琴来会自己的吗?想至此,脑海中浮现了那个如仙般的女子。

百里惊容在脑海中勾画着那天匆匆一见却已经深印心里的绝世面容。

就在百里惊容勾画那女子的面容的时候,那女子已经站在松林之上远远地看着竹林上坐着的那抹身影。

月光下,依稀白色锦衣在微风中有些飘逸。这男子长的实在是太妖艳了,楚悠然自愧不如。阅读163nvren.com看着闭目的百里惊容,楚悠然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快的不受控制。

百里惊容感受到那抹探究的目光,缓缓睁开眼。映在眼里的是那抹湖绿的身影。

依旧是纤弱的身影,却怎么也隐藏不住浑身的灵透荣美。没有华丽的衣衫,却有清秀无比的容颜。人世间真的有如此佳人?

“嗖“的一下,还没看清楚百里惊容是怎么动的身,眨了一下眼睛,妖孽的脸就已经近在咫尺了。

楚悠然显然还在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醉红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这男子的气息就将自己包围了,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还想逃吗?”桃花眼一眨一眨的,看起来有些危险,楚悠然这才发现自己跟这个男子几乎紧紧贴在一起了。

楚悠然有些不悦地瞪向他,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快的不受控制,脸火辣辣的发烫。

“你为什么不来看我?”无比的哀怨传进楚悠然的耳中的时候,楚悠然有些怀疑那个才是真正的他。刚刚还是霸气十足,这一会儿又成了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这人到底有多少面?楚悠然心里想着,正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尤其还是这么近距离的相处。阅读163nvren.com

属于男性独有的气息瞬间充满楚悠然的鼻腔,心下却是惶惶不已。

“你都不愿意跟我说一句话”桃花眼里流露出来的都是无辜,委屈、伤心,更有一种狡黠在里面。楚悠然看着百里惊容万分哀怨地看着自己,当下心就软的像蜡被融化了一般。

楚悠然有些不知道所措,她虽读万卷书,却始终被隔离在落英谷,那唯一能够接触到的黑衣人,却不曾教过她如何应付眼前的一幕。

“你不屑与我说一句话么?”百里惊容更加委屈地看着楚悠然,眼睛里竟然有了一丝水雾,而水雾后面隐藏着狡黠,放佛一只九尾狐摇晃这绚丽的尾巴。

楚悠然从这少年身上看见了孤寂、落寞,本来就不知所措,哪里还能拒绝?甚至连最基本的反抗都没有。

百里惊容见状眼睛流出一道流光,转瞬即逝,又委屈地“嗯”了一声,楚悠然哪里经过这种架势,早已没了分辨的能力,也就没注意到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年,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狐狸般的光芒。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楚悠然充满怜悯地看着这个委屈的绝世少年,却更加不知所措。

该死的,这是什么眼神?同情?怜悯?百里惊容一肚子的火。他要的绝对不是什么该死的同情。

“啵”楚悠然一个闪神,百里惊容居然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其实百里惊容是准备偷袭她的唇的,只是想着等她自己情愿总比偷来的强。

楚悠然怒目瞪了他一眼,同时也伸手开始攻向他的下盘。虽然楚悠然生长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但是内在的人性是改变不了的,被异性这么一轻薄,又羞又怒,还夹杂着一丝心悸。

百里惊容连忙防护,后退 半步避开她的攻击。她伸手攻向他下盘的同时,右脚从身后倒过来踢向百里惊容的面部。百里惊容慌忙仰面往后闪,堪堪躲过她的一脚。

楚悠然脚尖一点,飞身向上,一百八十度转弯,倒向百里惊容,百里惊容脚尖斜点,飞身向外躲去。

百里惊容并非不学无术之辈,但是还是被她奇怪的打法给弄的措手不及。这打法跟他所知的打法都不相同,一时间就被她给逼回竹林顶了。

“好险”百里惊容暗道,这女子武功恐怕天下少有人能及。只是,自己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

楚悠然飘然而去,飘来如烟,离去如云。

“我不会放弃的,我的佳人”百里惊容说着便厚这脸皮追进了谷中。未见她时便已相许,见她之后又怎肯轻易放弃?

都说无耻者天下无敌,有时候做人不能太君子~~~

楚悠然回到落英谷,又羞又怒,只是更多的是心里砰砰乱蹦。

原本听见那人的箫声落寞,随出去看看,哪知他竟然轻薄自己。楚悠然的脸又开始发烫,心也愈发跳动的厉害。

想着,就起身往温泉里跳,没有脱衣,没有用轻功,只是单纯地跳。

就在她往泉里跳的时候,斜地里飞出了一个身影。这身上的味道,楚悠然有些熟悉,不是刚刚那人还能有谁?

“这样你就想不开吗?”显然有些怒意,他知道女子向来注重名节,就算是自己轻薄了她,她就要自寻短见吗?“我会负责的”

楚悠然有些吃惊地望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要生气也应该是自己才是,他凭什么生气?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是哑巴?”百里惊容将楚悠然带到泉旁的石头上,却依然紧紧地抱这她,抱着她的感觉真好,好像自己不健全的身体找到了丢失的那一部分一样,心里满满的,充充实实的。

楚悠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生气,而且很喜欢被他抱着的感觉,好像飘荡的人终于找了一个安稳的定所,一个可以安息的港湾。

贪恋这个怀抱,楚悠然竟然将头埋在百里惊容的胸膛之上。好享受,真的比靠在鹿身上舒服。楚悠然闭上眼睛贪恋地享受着,如果此刻的百里惊容知道楚悠然心里的想法,估计就得去撞墙了。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百里惊容傻了。但是只是那么一刻,看到眼前的人竟然如此乖巧,百里惊容也愣住了。

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到底还是纯情的男生一枚,从来就没有亲近过女子。

百里惊容的脸也微微红,但是他很厚脸皮地忽略不计,于是他大胆地伸手抚摸她自然下垂的长发。很柔、很香。

一种很曼妙的感觉同时在两个人的心中荡漾开来。

第十二章  我还在做梦吗?

“你怎么不说话?”百里惊容的语气柔和了下来,这就好像她们是相恋很久的人一样,自然的不能再自然了。

楚悠然摇摇头,闭着眼,贪恋地享受这带给她安稳的怀抱。难怪他的萧可以使人安宁,他的怀抱同样使人安宁。楚悠然暗暗地想。

百里惊容在纠结她不会说话的事,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竟然是天女??就算是天女,他也不会放弃。

他心里没有任何的失望,倒是因为楚悠然这刻的安宁而倍感幸福。

这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人吧!百里惊容暗暗感叹。

“走,我教你说话”俊美张狂的脸上闪着妖孽特有的笑容,一把牵着楚悠然的手向谷外飞去。天女是听不见的,而这女子却能听的见,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因为没有人跟她说话,而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百里惊容迅速分析了一下这女子的状况,虽然自己没有失望,但是这个认知却带给了自己无比的期望。

“飞”百里惊容的桃花眼里闪着狐狸般的光芒,狡黠,智慧

楚悠然看着百里惊容,被他突然而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又有些不满他将自己从那个温暖的怀抱里拉出来。

“说呀,说飞呀”

“飞”楚悠然目光灼灼的看着百里惊容,眼前这男子恐怕是世界上长的最好看的男子了吧?还是外面的人都长的这么好看?她一边想着,一边心不在焉地开口。

“嗯,不错”百里惊容看着楚悠然,两两相望,眼睛里同样是清澈、纯净。

“月儿”百里惊容将她带到云罗山顶,坐在一棵大树顶上,指着天上的月亮教她。“月……”楚悠然只顾得看这个美男子,还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啪”的一声,百里惊容的手就打在她的头上。

“不对,是月儿”

“月…”

“你还真笨,是月儿”又是一巴掌打在楚悠然的头上,引得楚悠然一个哀怨的眼神。这个哀怨的眼神在百里惊容的眼中那就是撒娇。百里惊容嘴角弯弯,显然对楚悠然撒娇的样子表示很满意。

“你那什么眼神,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说话,有本事你跟我吵一架”百里惊容有些无赖地说

“月.……儿”楚悠然略显无奈地吞吞吐吐,感情这个美貌无双的家伙将自己当成哑巴了?当就当吧,那自己也就做一回哑巴吧。这样也好堵堵逍遥师傅的口,省得逍遥师傅唠叨起来没完没了。

楚悠然这厢正想着逍遥师傅呢,那厢百里惊容就有些不乐意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这小妮子,居然还走神?

“真棒,来亲一个”百里惊容想趁机吃豆腐,不料被小丫头给识破了,一把捍在百里惊容的脸上。

“姐姐”

“嗯”楚悠然慢悠悠地答应着,这回换来百里惊容的美貌无双的脸黑了半截。这丫头肯定是故意的,想不到还是个腹黑的家伙,不错,果然是我百里惊容看上的人,够味儿。

“我让你说姐姐两个字”

“姐.……姐”

“哥哥”哼!不阴你一下就对不起你

“哥哥”

“哎~”百里惊容闪这狐狸般的笑容,在这月光下更加俊美,美的让人不想移开眼睛。

楚悠然看着百里惊容,慢慢的就失迷了自己,这家伙有绝对蛊惑人心的力量。他这是给自己下蛊了么?楚悠然慢慢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目不转睛地看着百里惊容。

“口水都流出来了”百里惊容很满意楚悠然的表现,天下间没有哪个女子看到自己不痴迷的,对于容貌这一点,百里惊容有绝对的自信。

楚悠然回过神来,赶快擦自己的嘴巴,结果什么都没有,后知后觉地感到自己是被耍了,伸手又要打他,他先见之明地捉住她的手,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

******

夜渐渐深了,紫罗山顶的两道身影在那棵不知名的参天大树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当然是那个绝美的少年说的话最多。

冷清的紫罗山,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在这个黑夜里满满流淌,流淌到紫罗山的每个角落,流淌到参天大树上坐着的两个人的心里。

两颗孤独的心竟然没有任何悬念地就深相契合了。而且自然的仿佛他们生来就该如此一样。

冬天里,人寒冷的时候靠在一起,就会暖和。心也是如此……

当清晨第一束阳光照耀在紫罗山顶的时候,楚悠然幽幽地睁开了眼睛。这是哪里啊?跟自己住是洞不一样,也不是以前跟动物们一起住的栖息地。

迷糊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了树上,什么时候自己喜欢睡在了树上了?

楚悠然抬眼看着刚刚升起的太阳,有阳光的日子真好。她想起了昨晚做的一梦,一个宽大的胸膛,很温暖,很平静,很安宁。一个绝美的少年,……

只是不过是梦一场而已。

稍微移动了一下,看看自己睡在茂密的大树上,这种感觉也是挺不错的。等她反应过来自己身上搭的有衣服是,不禁愣了一愣。

难道自己还没有醒来?自己还在梦中吗?那个少年在哪里?楚悠然惊恐地坐起来,四处张望。

“姐姐”百里惊容闪着明亮的桃花眼,这个时候看起来真像一个纯净的孩子一般

姐姐?叫我吗?楚悠然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还在那种不知道现实和梦境中,浑浑噩噩的。

“发什么呆那,姐姐”百里惊容纵身飞上树,坐到楚悠然跟前。

姐姐?楚悠然更迷糊了,不解地看着眼下这个绝美的纯净的少年。姐姐?应该是书中说的那种关系了。

“姐姐想我了吗?”百里惊容将妖孽般充满魅惑的脸凑到楚悠然跟前。

楚悠然瞪了他一眼,不禁红了脸。原来昨晚不是在做梦,是真的。那自己,那自己岂不是轻薄了他?楚悠然一阵汗颜。

“你都可以说话了,为什么还不愿说话?”百里惊容一阵佯怒,绝美的脸庞白里透红。

“我?”楚悠然尝试了一下,果然不像从前那般难以启口。但是她仍然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少年,那个表情其实就是在问“我真的可以吗?”

“对啊,就是你。昨晚我们说了很多话呢?难道你忘了吗?”百里惊容看着楚悠然,好像根本不记得昨天的事一样。一种不知名的深幽在百里惊容的美目中流转。

“哦”楚悠然还是一副记不起来的样子“你,为什么叫我姐姐”

“这个碍…”百里惊容故意卖了关子就在楚悠然认为他不会回答后有突然说“因为我愿意氨

楚悠然愣了一下,没有太多的去在意眼前这个少年说什么,倒是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幻中

“我现在还在做梦吗?梦还没有醒吗?”楚悠然脸上带着一抹焦急和忧虑。

“姐姐,你不会把我们的昨晚都给忘了吧?”百里惊容像是看透了楚悠然的心理一般,心里一惊。看她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在装的,她怎么了?这女子跟常人还是不一样的。

百里惊容面不改色地思索着,这女子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吗?改日得去问问玉面狐狸了。

第十三章  不要丢下我,你要对我负责的

百里惊容佯装不在意撒娇道“昨晚,昨晚你都那个人家了,你得对人家负责”说着还眨巴眨巴自己的桃花眼,略显无辜。同时暗暗地下定了决心,让玉书公子来给她看看,她是不是有什么玻

“我你?”楚悠然很诧异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百里惊容,一脸的不可置信。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荒唐的事呢?

虽然楚悠然并不像常人一样在人群中成长,但是她却是通读许多的书籍,市面上有的书她都看过,还有她看过的市面上根本就没有的书。这也得感谢那位神秘的黑衣人,包括治国、军事、医药、人情风土、武功秘籍等等。

“对啊,人家昨晚好心来教你说话,谁知道你竟然睡着了,睡着了还拽住人家,不让人家走”说着,这百里惊容居然撅起了嘴。

“啊?”楚悠然也被自己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原本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也是特别想要一个陪伴的对象,好让自己不再孤寂。

“你不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吧?”百里惊容又将脸凑了过来不死不休地问,这话一出,楚悠然立即浑身一僵。

|“你……”楚悠然又惊又怒,自己想什么这百里惊容怎么会知道。楚悠然时很聪明的一个人,什么事情都是一点就破,虽然社会经验尚无,但是终究还是一颗七窍玲珑心。

“姐姐,你生气的样子真美!”百里惊容带着痴迷的目光看着楚悠然。这会儿绝对是真的痴迷,他从来都不知道世间居然还有这样一位女子,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是那样的美丽无双,是那样的让人想要接近。

百里惊容什么样的人?绝世容颜足以倾国倾城,多少的少女为他芳心暗许?多少男人也对他垂涎三尺。他却知道,对自己垂涎三尺不过是因为自己的皮囊而已,人老珠黄又有多少人会在意自己?

他渴望一个家,一个专心爱自己的女人,且是与外貌无关。

他渴望温暖,任何一个可以给他温暖的人都会被他记在心里。也正是因为这种渴望,以致于后来他拒绝不了任何一方来的温暖,也许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幼年时留下的遗憾。

“……无聊”楚悠然丢下这样一句话就飞身下了树。

“哎,姐姐!姐姐!你去哪里?百里惊容连忙下了树,跟上楚悠然的脚步。“你不要丢下我,你要对我负责的”

适当的无耻真是无敌的,楚悠然虽然长在绝谷,但是只要是一个人,都避免不了人共有的一些特征。 比如说:口是心非~

楚悠然头也不回地往松林里走,心里却因为刚刚的那个少年的话而感觉到甜蜜。

百里惊容连忙跟在楚悠然的后面,变戏法似的拿出两条烤鱼来送到楚悠然的前面。

“这是?”楚悠然疑惑地看向百里惊容,一时不知道这个家伙这是要做什么?他手里拿着的是“鱼”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落英谷的河里也有鱼,不过那些鱼儿机灵的很,游来游去的。

“吃吧,这是烤鱼”百里惊容笑嘻嘻地将烤鱼送到楚悠然的面前,楚悠然看到烤鱼,心里有些疑惑,这个可以吃?

楚悠然的眉头皱了皱,想起来河里的那些鱼,就一阵肉疼,因为它们都死了,被烤死了。而眼前的这少年还要吃它们的尸体,想一想真是恶心。

想到这里,楚悠然脸上厌恶的表情就更严重了。

“你吃啊,姐姐”百里惊容一脸期盼地看着她,不明白这女子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一脸厌恶的表情。他没有办法猜透楚悠然的心思,若是他要能明白楚悠然的眼中这些鱼都是尸体,估计他就要一头撞树了。

楚悠然接过鱼来,像吃水果一样张口就是一口,一股腥味直冲鼻腔。

再加上之前她认知当中的鱼的尸体都要拿来吃,就更加恶心了。

楚悠然将鱼一把丢给百里惊容,转身跑了两步就想吐。

“不许吐”霸道的声音的主人就是如一个小霸王一样的百里惊容。百里惊容此刻想到的是这女子不会真的是仙人吧?难道不吃东西,或者说她吃喝早晨的露水?这样的话,将来跟自己成亲了,怎么办?

楚悠然一惊,竟然忘了要继续吐,诧异地望着眼前这个时而像天使时而像魔鬼的人。看了许久还是忍不住一口把鱼给吐了出来。

百里惊容脸一黑,伸手在她的穴道上轻轻按了按,楚悠然心里的那种不适立即消散了不少。

“姐姐,鱼不是这样吃的”百里惊容将鱼拿起来,仔细地将鱼刺给跳出来,然后将鱼肉送到她的嘴边。

闻着鱼腥味,想着河里的那群可爱的鱼儿,楚悠然眼中更多了的是难过。楚悠然带着疑惑的目光望着百里惊容,意思是在问“我可以不吃吗?”

百里惊容将鱼肉放在自己的嘴里,在楚悠然面前将那一片吃下。

“现在相信我了吗?”百里惊容又挑了肉送到楚悠然的嘴边

楚悠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一粒药丸,填到最里。清香立刻布满了口腔。

在百里惊容的坚持下,楚悠然毫不扭捏地张口就吃。

在楚悠然的观念中,没有什么男女之防。虽然在书上也看到过男女情感的事情,但是自己没有经历过,始终不能明白是什么样子的。

她的心安理得在百里惊容的眼中就是一种依赖,能被这样的佳人依赖一辈子也是挺幸福的一件事。

百里惊容剥鱼挑刺,楚悠然就等着吃。好像她们经常就是这样子一般,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但是那种不适还是困扰着楚悠然,吃不习惯。

当然,这只是刚开始,渐渐地,楚悠然就没了那种不适应。她再怎么着,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鱼肉入口,鲜美的味道跟楚悠然从前所吃的食物根本不同的两种味道。这一刻也不再觉得腥了,只是还是同情河里的鱼儿。

楚悠然渐渐地感觉到这种味道好像很熟悉,只是自己并没有出过谷,也没有吃过这东西,怎么可能会熟悉呢?定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百里惊容剥一点,楚悠然吃一点,而且还盯着他手中的鱼看,很像一个贪吃的孩子。百里惊容很有耐心地给她剥,而且将自己的那条也给她吃了。

这不禁让百里惊容有些懊恼,早知道就多抓几条了。

“你将我的那份也吃掉了,你得给我弄吃的”女孩子不是吃东西都是只吃一点点的吗?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子竟然吃这么多?

“好”楚悠然回答的很干脆。她不善于言语,但是脑子并不笨。

百里惊容满心以为楚悠然能给他什么好东西吃的时候,楚悠然告诉他她从来都不会做饭时,不知道做饭是什么事情。百里惊容很是惊奇她都吃的什么,难道真的是只喝晨露?

“你不会生火做饭?”百里惊容很诧异。

“不会”

“那你长这么大都吃什么?”

“果子”

“果子?”百里惊容更吃惊,冬天怎么办?

“我、带你去”楚悠然将百里惊容带进谷,百里惊容这才第一次好好打量着个谷。入口处赫然三个大字“落英谷”

第十四章  等我长大,嫁给我可好?

走进谷中,四季算是分明,最北边的山顶上竟然是皑皑白雪。顺着山流下来的竟然是一道河流,而谷中竟然还有一汪并不是很大的温泉,也就是昨晚跟着楚悠然来到的那个温泉。温泉一边是高耸的山,绝崖。

往南边,靠近入口的右边,是一片花,很大的一片花海,百花争艳。饶是那百里惊鸿见过皇帝的御花园,也不得不对着这一片花海叹为观止。

眼前的樱花,此时正如雪一样,下着樱花雨。洁白的世界如同眼前的佳人一样美好,让人心旷神怡。

二人走在樱花雨中,真的像在仙境一样。看着前方的女子,百里惊容眼睛里不断露出满满的笑。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养出这样绝世佳人。

想到这里,百里惊容上前一步拉住楚悠然的手,轻轻将她牵起。一蓝,一湖绿,在这雪白的樱花丛中仿若人间的仙人一般。

楚悠然淡淡一笑并没有甩开百里惊容的手,因为她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不同于平常的任何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跟面对云公子的时候感觉是不一样的,放佛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让自己想靠近眼前这个美貌无双的男子。

感受着手心里的温度,楚悠然有一种一生都这样过的想法。她转过脸来看着百里惊容,这样美好的一个少年真的可以陪自己度过一生吗?

“我们,以后可以一直这样吗?”楚悠然满脸的期望,望进百里惊容的桃花眼中格外动人。

“如果可以,我情愿这样牵你的手走一辈子。”百里惊容转脸看着楚悠然,心里的想法都显在脸上。

“从来没有人这样牵着我的手来看樱花”楚悠然转脸看着前方,伸出一只手托起一片樱花。

“以前没有没关系,以后有我陪你”百里惊容妖孽的一笑,说出的话却是郑重无比的承诺。

“我看了很多年,但是,却发现此时的樱花是我有生以来最美丽的。有你陪着,我将不再孤单。”这些话楚悠然没有说出口。

楚悠然看着百里惊容,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一霎时天地间万物都失去了光华。只有淡淡的光晕萦绕在楚悠然的身边。

花美,人更美~

再往前走,竟然是树林,很多树,而且有很多果树。如果说刚刚他们经历了春天的话,那么他们此时似乎已经到了夏天,果实已经累累,树枝因为果实的原因都被压弯了。那些果子还没有成熟。

“河两边,每月、都结果子”楚悠然慢悠悠地说,不甚在意,这些树木上的果子都是她从小吃到大的。

百里惊容震惊了,每个月都结果子的树???这是什么树?这是什么样的环境?若说楚悠然弄不清楚现实和梦境,那么此时的百里惊容简直就是搞不清楚人间和仙境的区别了。

更让百里惊容震惊的是,他们刚过樱花林来到果树林,就有很多动物来了。鹿、兔子、羚羊还有那些叫不出来名字的动物。这些动物看见他们,只是好奇地望望他们,有调皮的,就来到他们的身边闻闻这闻闻那。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人会伤害他们一般。

回过头来,看看他们走过的路,百里惊容这才发现他们走过的地方,小草很快就又站立起来了,好像根本就没有经过踩踏一样。

百里惊容不禁又凝了凝眉头。这里莫非是人间仙境?

百里惊容也掐了掐自己,确定自己并不是在梦中,同时也确定了自己还活着,这里确实是在人间。

“这个给你!”楚悠然伸手从一棵树上摘下一颗果子来。

“刚刚我都喂你吃了”言下之意“你喂我”

楚悠然将果子伸到百里惊容的嘴旁,百里惊容张口就吃。只觉得那果子刚入口,香味便充满了整个口腔。这是在外面根本就吃不到的东西。一口入腹,立时觉得四肢百骸都充满了力量,精神更加抖擞。

百里惊容惊讶于果子带来的震撼,同时也没有忘记眼前的美人同样给自己带来震撼。

他抓住她的手,将她手中的果子放到嘴边啃了起来。然后拿着楚悠然那只拿着果子的手将果子放到楚悠然的嘴边,楚悠然看了看百里惊容,又看了看果子,不知道这少年要做什么。

“你也吃”百里惊容嚼着果肉,口齿不清地说。

楚悠然的手被百里惊容的手握着,朝着百里惊容咬过的果子张口就咬,百里惊容眼眸闪了闪,心中一丝得意。随即,他的脸就跨了下来,她就这样男女不设防?或者说是没有男女有别的观念?日后要是出谷,那该如何是好?

“喏,这里有很多吃的果子,你想吃什么自己摘吧!别浪费,给动物们留些”楚悠然看着果树入神,那时狒狒娘亲最喜欢的就是这棵树上的果子,只是狒狒娘亲已经不在了。

百里惊容举目观看,到处都是果子。他不可思议地走向前去,任他看尽世间万象也不曾见过这样的场景。赞叹之余,也不禁感叹,果然是人间仙境。

而自己眼前的,正是那遗落在人间的仙子。

百里惊容兴奋地在林中跑了一圈,桃花眼都眯成了缝。楚悠然也是眉眼弯弯,心情很好。

“姐姐,你要怎么谢谢我呢?”百里惊容跑过来问楚悠然,并没有急着去吃那些果子。

“为什么要谢谢你?”楚悠然不想张口说话,便用腹语跟百里惊容说,引来他的不满。

“ 你怎么又不开口了?”百里惊容看着楚悠然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狒狒娘亲”楚悠然小心翼翼地看着百里惊容,生怕他不高兴。连她自己也没有觉察到就不过像陌生人一样,怎么自己就已经在乎他的感觉了呢?

“霏霏娘亲?”百里惊容满心的疑问,只见楚悠然有些落寞的样子又不愿意让她提起伤心事。

百里惊容看到楚悠然小心翼翼的表情后,心中自然是十分得意。不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依然能吸引到眼前的这绝代佳人。

“你不感谢我?”百里惊容勾魂的笑容下隐藏了狐狸般的光芒,若是让玉书公子看到,估计要说这玉面狐狸的称号就要易主了。

“为什么”楚悠然很是不解,为什么要谢他?

“因为我开了你的口啊!”百里惊容得意地笑着。

“那公子要小女子如何感谢呢?”楚悠然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不如以身相许如何?”百里惊容噙着妖孽的笑容,心里盘算着这事的可行性。自己尚且年幼,早早泄露阳气对自己练功是一种致命的打击。这要等到他功夫练成后才可以。

百里惊容也没有想过楚悠然会拒绝自己,心里想着不管怎么样,这美人一定是自己的。他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这话是怎么样的天经地义。

楚悠然傻楞楞地站在那儿,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以身相许?自己还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自己一直以为让他陪自己一辈子,就只是作伴的那种陪伴而已。不料竟然是以身相许,就是书上说的那种吗?楚悠然的脸很自然就红了。

她突然又想起了那日,云子奕说要来提亲。

“姐姐,等我长大,你嫁给我可好?”百里惊容突然收住那种妖孽笑,转而一本正经地说道。眼中的期待,害怕统统涌上来了。

其实百里惊容此刻的心是提着的,他就怕她说出一个不字吗,他已经在心中暗暗决定,只要她敢说出一个不字,他就立刻堵住她的嘴,当然是用嘴去堵。

这就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吗?

从前在书上看过这样的话,但是终究不知是怎样的,难道就是这样的吗?楚悠然看着百里惊容,眼前这个少年就是自己的良人吗?楚悠然纯净的脸上也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当然,单纯的人也是很容易受感动的,比如百里惊容,比如楚悠然,他们都是孤独的人,有生以来都品尝这不为人知的孤独。

也正是因为如此,两颗心才会这么容易就走到了一起。

楚悠然的心跳明显地加快了,嫁给他,他就可以陪自己一辈子了。

嫁给他,他们就会专属彼此了。

嫁给他,自己就再也不会孤单了。

嫁给他,我们就可以想现在一样了。

“好”字尚未出口,楚悠然突然想起自己想要搞清楚自己身份的事情,她也预感到自己的身份将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那个神秘的黑衣人与自己到底是敌是友?

天帝国君楚霸天与自己到底有没有关系?

楚悠然欣喜的脸慢慢地冷却了下来,她可以将自己的麻烦带给他吗?

百里惊容的眼睛由灼热慢慢地变冷,变暗。他低下头掩去眼中的落寞与孤寂,失望与受伤。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度有些低沉,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站在樱花林中,从早晨直到中午,从中午直到太阳落山。

百里惊容失魂落魄地离开,楚悠然依旧站在果林中。偶尔还有兔子出现来到她的脚前,蹭蹭她的脚。

第十五章  祸乱江山

“父皇”云子奕回到云都,未作休息就进宫面圣。

“奕儿回来了”皇帝云震天连忙从御书桌后站起来,大步来到云子奕的身旁,亲自将云子奕扶起来。

云罗的未来可都寄托在这个儿子身上。云震天这个儿子有勇有谋,另外两个儿子,一个不喜理会世事的云子君,一个偏爱一些稀奇古怪东西的云子熙,虽然都是极其优秀,但是储君还是眼前这个儿子最为合适。

只是,这孩子性格太过沉稳,不太好掌握,甚至有时候自己也不能掌握。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云震天一脸欣喜地看着云子奕,他知道这个儿子有多么优秀。

“回父皇,儿臣已经与星月门主见过面了”云子奕知道自己的父皇有多少的眼线,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哦?如何?”这个星月门的实力太强悍了,对自己的皇权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因为星月门,皇帝寝食难安,星月门不除,皇权的隐患一直都在。

“星月门主答应不跟朝廷对立”云子奕没有将自己与星月公子结盟的事情说出来,这事只有自己的心腹知道。

“只是这样?”云震天有些失望,他想着云子奕去招安,然后分化星月门的势力,然后一步一步地将他消灭掉。

“星月门主不会再与朝廷对抗”云子奕何尝不知道自己父皇心里在想什么,不就是消灭星月门吗?

朝廷正面跟星月门对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自己不去管,但是现在不行,自己必须管,因为现在的星月门主可是自己义结金兰的兄弟。

“父皇,儿臣线报说夏国最近蠢蠢欲动”

“奕儿可有什么良策?”云震天一听到又关乎国本的消息,直接将星月门忽略过去。

云震天现在最揪心的就是夏国要跟商国联姻,而夏国狼子野心,无非就是要从云罗分一杯羹,天下间的好事都让他们给占了。单独一个夏国,云震天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但是若是两国联手,那就不好说了。

现在关键的是联姻,好在赵国有意联姻,算他赵王有远见,要是云罗不保,那他赵国也就难说了。所谓唇亡齿寒,就是这个道理。商国那只狐狸居然与虎谋皮,恐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到最后还不得被夏国新王夏棣给吃的一根骨头都不剩。想那商渊一生英明神武怎么就生了商裕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儿臣已经在招兵买马,只要夏国一有动静,我云罗也不是吃素的”看着成功将皇帝的话题转移的云子奕还在思索怎样解决那件事,那件关乎自己婚姻的事。

“奕儿已经在招兵买马了?”皇帝的眼中有些阴暗不明,这个孩子是心思最缜密却又是最不好掌握的。云震天自己也知道,若不是因为云子奕,夏国可能早就发难了,但是夏国一只忌惮着云子奕。

“回父皇,这次招的兵马,将全由父皇亲自训练,将来用兵之日,父皇钦点元帅便可从中选出精兵来与敌对抗。”云子奕恭敬地将兵符交在云震天的手中。

“哦?皇儿有心了”云震天毫无悬念地将兵符放在手中,得了兵权的云震天心中大悦。

自古皇帝都一样,在那个位子上不得不防,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最是无情帝王家。从古至今,有多少弑父而坐上王位的,云震天比谁都清楚,就连他的江山也是来的不光彩。

当年瓜分天帝国时自己还是年轻气盛,转眼间那两只老狐狸都已经不在了。想想自己也老了。

“父皇,儿臣有一事不明”

“哦?天下还难得有奕儿不明白的事氨云震天意味不明。

“儿臣记得小时候,父皇曾经下旨诛杀楚氏一族”

“皇儿还记得?”云震天眼睛里有些阴鸷,提到楚氏就是提到皇帝不光彩的一面,即使提到他的龌蹉事。哪个皇帝不想名垂千古?

“儿臣偶然想起想知道是何因”云子奕风轻云淡地问,仿佛根本不是关于自己的事一样。

“莫非,皇儿遇见了楚姓之人?”一只老狐狸,对上一只小狐狸,当然有些事他们根本就不屑旁敲侧击;当然,有些事就不能拿到明面上去说。

“父皇,儿臣只是随意问问”没有搞清楚原因之前,还是不要将楚悠然给暴露出来,省得给她带来麻烦,依照父皇的性情,说不定会给她带来生命之忧。想到这里,云子奕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

“记得就好,遇见楚氏格杀勿论,无需过问”云震天抬头看看云子奕,总觉得这孩子哪里不一样了。

一向看起来温和的云子奕,其实总是跟人有一定距离的,虽然面如春风,但是人总是不敢靠近他。就连这个当皇帝的也弄不清楚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父皇”云子奕有些不满,他想尽快弄清楚这事,将楚悠然接过来,然后娶她为妃。

听到云子奕不满的呼唤,云震天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这孩子肯定是遇见了姓楚的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敢说自己姓楚?不怕死的,强硬说什么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人都已经被杀了,究竟睡还敢自称姓楚呢?

云震天为了掩饰当年的罪行,甚至将姓楚的人都灭族了。不仅是云罗,就是其他的三国也都将楚氏灭族了,怎么还有漏网之鱼?云震天心中一阵不安,唯恐黑暗中的事情被暴露在阳光下。那样的话,自己一生的英明可就毁于一旦了。

人就是这样,当犯了一样不可挽回的错后就想法设法地去遮掩,结果要犯更多的错去弥补。有的错可以弥补,但是有的错是无法弥补的,只要是付上生命为代价的错误都是无可弥补的,比如云震天。

君王犯的错,之所以称之为错,是因为人无法去给君王定罪,所以罪就被称为错误。

当然,云震天这皇帝可不是盖的,他才不会因为一个女子而坏了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虽然这皇家的关系都有些生疏,但是还是不能被别人给破坏了去。

“奕儿,朕登基之时,天将祥瑞,只是后来天显异象,白云化楚。钦天监说这是凶兆”云震天叹了一口气。

“父皇?”云子奕大吃一惊,他显然不信。若是云罗还好说,就连其他三国都在诛杀楚氏,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后来,师父告诉我说楚家后代将祸乱江山,所以四国联合诛杀楚氏”云震天的师傅是赫赫有名的逍遥散人,在四国中备受尊重,他说的话倒是有分量。但是云子奕还是觉得荒唐,就凭他一句话就灭了人家一族,这也太荒唐了。

无形中,云子奕竟然恨那个逍遥散人,就是因为她,楚悠然的一族被灭。假如有一天,她知道了自己身上背负了如此的血海深仇,那会是怎样的痛苦?她会怎么做?拔刀相向?痛不欲生?

云子奕不知道的是,即使没有逍遥散人,楚氏一族也是不保。不为别的,只因为前朝就是楚氏江山。

云子奕看着云震天,眼睛里流露出不可置信。就因为这样?就因为这样一个天象和师祖的一句话,就要诛杀整个楚氏?这个理由在这个时代已经够充分了,但是想起来无辜受害的人,云子奕还是觉得太过了。

想起那不食人间的女子,红颜祸水倒是有可能,但是惑乱江山怎么可能?她善良的连一只小动物都舍不得杀。

但是她的族人,却是被四国诛杀了。

云子奕垂头丧气,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去见楚悠然,自己怎么去面对她。要隐瞒她一辈子?还是告诉她真相,然后两个人从此彼此为仇,而且她要背负仇恨的包袱去过一生,或者自己去寻仇,或者她杀了别人,或者别人被她杀掉?

几千种可能几万种可能都出现在云子奕的脑海中。每一种可能都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

“奕儿,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娶妃了”云震天转过身来看着云子奕,看他脸上的表情变化。

“是,父皇”云子奕心里也有考量,大不了将那女子的身份洗白了,然后再将她娶回来

“赵国幽幽公主才惊艳艳,温婉贤淑,知书达理,如今已是十五芳龄,我看与你也挺般配……”

醉红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醉红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