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和美女老板的那些事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1:34:4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和美女老板的那些事

003 独在异乡为异客

秋桐回过神,用厌恶加怜悯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对那男的说:“李顺,算了,他也未必就是故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那男的不满地瞪了秋桐一眼:“胳膊肘子往外拐,帮这个穷鬼说话,你到底和谁是一家人?给我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秋桐脸色一红,又一白,咬了咬嘴唇,径直就往外走。

李顺冲我摇头晃脑阴阳怪气:“今天老子没带保镖,亲自打你又脏了我的手,不然,非打断你的小中腿……”

我自然知道小中腿是什么,妈的,李顺够损够狠,要打断我的柱子哥。柱子哥要是被打废了,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听李顺口气,他竟然还是配保镖的主儿,不知什么牛 逼来头。

李顺然后拔脚就走,边冲着门口的保安叫起来:“你们都是干鸟的?怎么把乡巴佬放进这里来,这是这种人进来的地方吗?操——”

看到保安走过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忙转身走出酒店,带着满腔屈辱,在酒店一侧没有灯光的树林里,撒完了这泡尿。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屈辱,马尔戈壁,囊中羞涩,低人一等!

秋桐今晚没借这个机会报仇,还劝李顺罢手,倒让我多少生出一些感激。

想到秋桐刚才在李顺面前一副小婆子的样子,我不由有些失望,秋桐怎么会和这种男人混在一起?不知道秋桐和这个牛 逼哄哄的李顺到底是什么关系,夫妻?情人?

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秋桐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在小卖店买了一箱康师傅扛到宿舍,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163女人网房东在房子里安了一个无线路由器,可以上网。

周围静悄悄的,租房的学生上晚自习都还没有回来。

我突然感到异常孤独,决定申请一个QQ号。我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亦客。

一来这是我名字的谐音,二来劝独在异乡为异客”“异客”的谐音,倒也符合我目前的处境。

登陆QQ之后,我看着空荡荡的“我的好友”一栏,抬眼看看窗外夜幕下灯火阑珊的繁华都市,在这个城市里,又有多少和我一样独在异乡为异客孤独寂寞的异客呢?有没有人会和我一样也劝亦客”这个网名呢?

想到这里,我输入我的网名,开始搜寻,竟然真的找到了一个和我同名的在星海的亦客。

我靠,原来星海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亦客,猿粪!

我看了下资料,女,29岁,星海。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我决定加这个和我同名的女亦客为好友。

点了加好友之后,对方需要验证一个问题:请说出加我的理由。

我晕,我上哪里知道理由呢?这不明摆着是难为人,不加外来好友吗?

我苦笑一下,突然来了倔脾气,你为难人,我还非得加你不可。

略加思索之后,我下意识打出一句话:独在异乡为异客。然后点确定。

没想到,竟然通过了验证。我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己和这个人真的有猿粪?

加完等了半天却没有反应。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命里有时终需有, 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安慰了下自己,摸出一本书看起来。

半天,下晚自习的学生们回来了,男女声音嬉笑着掺杂在一起,很快都进了各自的小窝。我觉得有些困倦,合起书本,拉灯睡觉。

刚迷迷糊糊要睡着,却被一阵异样的声音弄醒了,来自左边的隔壁。床痛苦的摇晃声,男生粗重的喘息声,女生咿咿呀呀的叫唤声,伴随着身体噼噼啪啪的撞击声。

原来是他们在做那事。网站163nvren.com

很快,右边的隔壁也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接着,周围的几个房间都加入了合唱。

同学们都开始做功课了,除了我这个落魄浪子。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诱人声音,我不由浑身燥热,又感到了巨大的空虚,想起了我的生日,想起了冬儿曾经给我的承诺,心里有些无法释怀,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冬儿突然就消失了。我不愿意相信冬儿是那种绝情的女人,可是,她的行为又如何解释呢……

好不容易等同学们陆续搞完,我收回自己的思绪,在麻木的孤独和悲怆的回忆以及迷惘的未知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4点,起床,按照云朵给他的地址,我穿着红色马甲戴着红色的太阳帽,在红彤彤的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到了发行站。

发行站是临街门面房,进门是一间大屋,摆着两张工作台,里面有一间小屋,站长办公室。

云朵正在里面打扫卫生,边干活边打了个招呼:“易克,早——”

“云站长早——”

云朵直起身:“昨天不是和你说了,不用叫我云站长,叫我云朵或者小云就好了。和美女老板的那些事小说txt全文阅读

我正色道:“那不可以,你是领导,我得尊重你!”

云朵“扑哧”笑了:“你可真逗,秋总才是领导呢,我不过是干活的而已。对了,昨天秋总来的时候我叫你,你怎么闷声不响就走了呢,走的可真快!”

我嘴角动了下,算是无言的微笑,然后打量着墙上挂的投递区域划分图和报刊征订零售进度表。

云朵指了指一个地方:“这一片就是你负责的投递段,我会带你先熟悉3天。”

“云站长,订报纸赚钱多不多?”我提出自己当下最关心的问题。

“这就看各人的能耐了,”云朵笑着,“征订一份全年晚报提成36,不受投递段的局限,公司财务按月结算,和工资一起发……”

听云朵这么一说,我暗自寻思起来。

004 三种人

云朵看我眼珠子不停地转,脑袋一歪:“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样赚钱啊?”

我点点头:“是的,光靠投递那点工资,温饱都不能保证。”

云朵笑起来:“看来你真的挺适合做这项工作的,马上就到大征订季节了,到时候,有的是你赚钱的机会。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的职责就是给大家搞好服务,秋总那天开会还说了,领导就是服务。”

听云朵提到秋桐,我心里一动,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秋总年龄不大吧?”

“秋总刚来公司不久,她的情况我也不熟悉,不过,她可是咱们集团第一大美女才女,可惜,昨天你走地太急,没有仔细看……”

我心里又是一动,美女加才女,才貌双全。

云朵才带了一天,我就把区域内投递路线和订户位置都记住了,提出不让她带了。

云朵对我的脑瓜子之好用赞叹了一番。

和云朵攀谈得知,原来云朵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蒙古族,老家在内蒙古通辽美丽的科尔沁大草原上。家里经济困难,云朵没有上完高中就出来打工了,先是做发行员,靠着自己的努力打拼,逐步提升为站长。

我还从云朵口里了解到,星海传媒集团属于市委直属事业单位,其人员分为三种,一种是正式在编的事业单位人员;另一种是招聘制人员;第三种,就是临时工。

无疑,我属于第三种人。

我问云朵属于哪一种,云朵眨巴眨巴眼睛自豪地说:“我以前是第三种,做了站长之后,属于第二种了,工资长了1000多呢。”

看着云朵可爱的神态,我不由笑了起来:“你真棒!”

云朵捂嘴吃吃笑起来,脸上浮起两朵红云,小酒窝很是逗人。

然后,云朵又打量着我,冒出一句:“易克,我怎么感觉你不像是干我们这种工作的人呢?”

“为什么?难道干这个还需要什么样吗?”

“那倒不是,不过,总觉得你好像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具体哪里不像,我也说不出来。”

我笑笑:“那你看我像什么人?”

云朵想了想:“看你的气质,倒是像个做老板的。”

我被云朵的话触到了痛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

云朵以为我误会自己在讽刺自己,忙说:“对不起,我不是在嘲笑你,我真的没那意思。”

我看着云朵,努力笑了一下。

云朵看我不开心的样子,又说:“易克,别这样啊,我是说了玩的,对不起,我叫你大哥好不好,易克大哥……”

我看着云朵纯真善良的眼睛,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云朵又安慰我:“易克大哥,360行行行出状元,我刚干发行员的时候,工资每个月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也不敢买新衣服,可是现在,我每个月工资2000多,都能往家里汇钱,也能到夜市买新衣服了。你要是好好干,一定会干的比我好。”

我由衷地说了一句:“你是个好女孩!”

“真的吗?”云朵眼睛里带着一丝害羞。

“真的!”我诚恳地点点头。

云朵开心地笑了,看着我的眼神有些闪烁……

下午,我呆在宿舍里,开始从网上搜集有关报纸营销的资料,恶补这方面的知识,直到晚上9点多才吃了个大碗面。

刚吃完,学生们嘻嘻哈哈下晚自习回来了,我知道,很快这些不知疲倦的家伙又要进行床上运动。

我不想受那刺激,于是关了电脑出去散步,一小时后回来,很安静,孩子们忙完都睡了。

呆在安静的房间里,又感到了深深的孤独,于是又打开电脑,登陆QQ。

电脑里咳嗽了两声,桌面右下角一闪一闪,点击一看,是昨晚加的那个女亦客通过我为好友了。

这是我QQ里的第一个好友,我决定和这位不知是否和我一样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女亦客聊一会儿,打发这难熬的漫漫长夜。

我先看了下女亦客的QQ签名:人生如雾亦如梦。

我心中一动,随即写上了自己的签名:缘生缘灭还自在。正好对上了。

刚写完,对方先发过来一句话:“谁?”

够利索的,我直接回复过去:“我!”

“你是谁?”

“我是我!”

“你……”

“我……”

“你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我!”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我也不说话。

一会儿,对方又打过来一句话:“你不认识我?”

我说:“之前不认识,现在刚开始认识。”

“哦……那……你怎么知道我的验证答案的?你不是我以前的熟人换了号码加我的?”

我说:“不是,验证答案是我猜的,蒙对了!”

“原来如此,不可思议。你怎么也叫亦客,怎么和我一个名字?”

我不客气地说:“谁规定了这名字只许你叫?我还想问你,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

“我先问你的,你先回答我!”对方毫不示弱。

我说:“我的验证答案就是回答,独在异乡为异客,取谐音而已,你呢?”

对方:“我……我大概也是吧……也是取自这句话。”

我说:“大概是什么意思?”

对方:“大概就是也许的意思。咦……你这人怎么喜欢抠字眼埃”

我说:“这不叫抠字眼,这叫观察问题仔细。”

“呵呵……”对方先笑起来:“你这人说话挺有意思……”

“呵呵……”我也笑起来:“彼此彼此,你说话也挺有趣儿!”

“是吗?”

“是的!”

“你还挺厉害,能回答出我的验证问题!”

“厉害谈不上,凭感觉猜的而已。”

“感觉……你的感觉倒是很准。”

“我的感觉向来很准!”我心里不禁有些得意。

005 做什么样的朋友

对方:“你很自信!”

我迟疑了一下:“曾经很自信!”

“曾经……怎么?现在不自信了?”

“不知道。”

“遇到什么挫折了吧?”对方的感觉似乎同样很敏锐。

我的心一颤,接着转移话题:“人生如雾亦如梦,你的签名很有意思。”

“你的签名也很有意思,缘生缘灭还自在,正好对上了。”

“我是看了你的那句才写了这句的。”

“哦!很诚实。”

“或许只有真正经历过体验过生活,才能领悟这两句话的真实含义,我想,你是出于有感而发吧?”

“嗯……你也应该是有经历的人吧!”

“呵呵……”我不由干笑了下,然后转移话题:“茫茫人海,亿万网民,我们能因为同一个网名而认识,也算是猿粪了!”

对方:“嗯,竟然你和我同一个名字,竟然你能回答出验证答案,竟然你也在星海……看来,倒也真有些缘分了……”

我说:“既如此,那我们做个朋友吧!”

她发过来一个瞪眼的表情:“做什么朋友?”

我从心里哼笑了一下,决定先解除对方的防备心理:“网络认识,自然就是网络朋友了,虚拟世界的朋友,不见面不视频不通话不发短信不看照片的朋友!”

“不见面不视频不通话不发短信不看照片……好,那就做这样的朋友好了。”

我:“没事在扣扣聊聊天就很好!足矣!”

她:“你的要求倒不高。”

我不由苦笑了下,自己如今这样的处境,还能有什么高的要求呢?

“单身?多大?”她又问。

“是,光棍汉,比你小一岁。”

“哦,原来是个大兄弟,兄弟还年轻,我不行了,老喽……”

“大一岁你就老了!”

“即使人还不老,心却老喽……”

对方这句话倒是说在了我的心坎上,我觉得自己这一个月突然沧桑了很多,从生理到心理。

我:“能告诉我你做什么职业吗?”

她:“当然可以,我在一家经营单位做管理,你呢?”

“我做保镖的。”我想起昨晚林荫广场那对情侣的对话,信口就来。

“真的?你是做保镖的?”我随口胡诌的话她似乎还真信了。

我一乐,虚荣心涌上来:“逗你的,其实我也是做企业管理的。”

“哦,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做保镖的呢,幸亏你及时纠正了,不然,这会儿我可能已经将你拉黑了!”

我又是一乐,看来她也和我一样不喜欢保镖这个职业,甚至她还似乎很厌恶保镖。

她接着说:“既然是同行,你做哪方面的管理呢?”

我犹豫了一下:“营销管理!”

“新手?”

“好几年了。”

“老手,太好了!”

“什么意思?”

“其实我是新手,赶鸭子上架,正想找个师傅学习,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你一定很有经验,今后望不吝赐教!”

“赐教不敢当,师傅不敢当,互相交流!”

“大兄弟还挺谦虚的,以后我会经常麻烦你,别嫌烦。”

“既然是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

“嗯,朋友……”

停了下,我问她:“本地人?”

“不,老家在丹东鸭绿江边。你呢?”

我心中一动,不由想起了那次在鸭绿江游船上和秋桐的邂逅,片刻回复:“我浙江宁州人,刚来这里几天。”

“浙商啊,久仰,佩服,嘻嘻……”

我一阵汗颜,自己这个曾经的浙商现在不过是个赝品。

她又说:“你这个亦客是崭新的,俺可是老亦客了。哎——两个亦客在对话窗口里,看花眼了。”

“那我改个名字好了!”

“别,你是新亦客,老亦客不能欺负新亦客啊, 嘻嘻……那还是我改个名字好了。”

看起来,这个女亦客的心情这会挺好。

我说:“你倒是挺仗义!”

“必须的,哎——我想想,改个什么新名字好呢?帮我参谋下好不好?”

我看着对话窗口她的签名,不假思索冒出一句话:“浮生若梦,叫浮生若梦吧!”

“浮生若梦?”

“是的,浮生若梦!”

“这是源自李白《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里的一句诗词吧……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是的,人生虚浮如梦,算算能有多少欢乐的时光呢?何为人生?不过一场大梦。你无法控制梦的开始与结束,只能被动的参与其中,处万物之逆旅,为百代之过客。而碌碌世人,所为者何?唯有欢乐。天地光阴,皆无可左右,梦中轨迹,却是自己走过……”

对方发过来一个大拇指表情:“说得好,你挺有文才的,看来你是个儒商哦。好,就采纳你的提议,叫浮生若梦,我这就改……”

接着,对方真的就改了,女亦客成了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好了,谢谢亦客老师给俺取的新名字!”

我笑了:“别叫我老师,咱们是互相学习!”

浮生若梦:“嘻嘻……”

我又说:“看你挺开心的,你的性格挺活泼吧?”

“哦……今晚我开心了吗?我自己都还没有觉察到,许久没有这样了,我的性格小时候确实是挺活泼的,唉……”

我仿佛听见了浮生若梦一声轻轻的叹息,感觉到对方的话里包含着一丝忧郁,他没有再说话。

初次相识,我对浮生若梦感觉挺好,而且,直觉浮生若梦对自己感觉也应该不坏。

随后几天,我投递完报纸后并不急着回宿舍,而是结合在网上搜寻的有关资料,向云朵讨教报纸营销的问题。云朵虽然理论不多,但是实战的东西却委实不少,对我的提问尽其所能给予了详尽的回答。

这几天,我没有见到秋桐来站里视察工作,听云朵无意中说起,她到外地考察去了。

我放心了,不管她去哪里,只要不让我们碰面就行,我希望在自己赚到钱走人之前不要见到她。

这几天晚上我上网时,没有见到浮生若梦在线,正好我也利用这个时间研读相关报纸营销的资料。

一周过后,我的脑子里基本有了成型的思路,准备捣鼓点事。

在我没有开始捣鼓之前,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和美女老板的那些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和美女老板的那些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 姐,我怀孕了)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姐,我怀孕了)小说名字:总裁的蜜爱新妻第7章姐,我怀孕了“上个厕所怎么还脸红了。”陆蔓横了她一眼,勾住她的手腕,“走吧,咱去看看我们女儿。”红色的宝马在幼儿园门口停下,苏岩推开门下车。她无疑是在门口众多妇女之中最漂亮的一个,一身名牌,化着精致的妆,从小家庭养成的高贵形象展露无遗。反之陆蔓,随便的穿了套还算修身的衣服,脸上未施粉黛,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要不是上天给了她一个不化妆也还算漂亮的脸蛋,真会一瞬间淹没人群中。陆蔓咳嗽一声,“我说你怎么就跟出来选美一样。”两人

  • 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 两人谈判)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两人谈判)小说书名:你我皆薄情第7章两人谈判沈亚柠着急,“老妈。”苏彩凤回头,见沈亚柠欲言又止,正想问她,司机递来电话。沈亚柠一听是大哥,立刻说,“改天我叫上周远琦,大家一块吃饭,”又说,“这么晚不回去,大哥会担心。”苏彩凤以为沈亚柠是想跟周远琦过二人世界,想想也是,这么晚进去会唐突。心里乐意不打扰这对年轻人,嘴上不放过女儿,“我不是开玩笑,要有孩子才成一个家。”沈亚柠黯然,她跟周远琦就要离婚,也不是开玩笑啊!但脸上扬着笑意,把老妈推出院子,一边叮嘱司机,送老妈回去

  • 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 傻眼了)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傻眼了)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媳第7章傻眼了她直接傻眼了。“喂。”周琳琅轻声的喊了声,见杨承郎没反应,她才终于确信,杨承郎是真的熟睡了过去。大概是在山里劳累了一天,杨承郎的睡眠很好,几乎可以说是沾枕即眠。见此,周琳琅就觉得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人家杨承郎压根就没那心思,她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干脆就一闭眼,睡她的觉。不过,千万不要奢望,一个活了二十几年的单身狗能有多好的睡姿,也不要期盼一个习惯一个人睡大床偏偏睡姿奇葩的女人能有多安静的睡颜。特别是在整个人放松下来以后,周琳琅的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 蛇羹晚餐)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蛇羹晚餐)小说书名: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7章蛇羹晚餐他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毕竟这里是南门,如果他出手,可能会引来其他的人注意。正犹豫间,他看到了百里妃叶那双漆黑的眸子。那是一双挣扎求生的眸子,其中的倔强不放弃和当年的他是如此的相似,他的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因为东方清泽躲在暗处,百里妃叶并没有看到他。“罢了,那股能量在这里出现过,说不定与眼前的人有关系,留她一命万一将来有用呢。”在心里给自己一个理由之后,东方清泽的手中开始凝聚气,一团晶莹透亮的能量汇聚在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 狂虐)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狂虐)小说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7章狂虐柳木青鲜血不停的从嘴里溢出,眼中的恨意在不断的增加。不过叶念苏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柳木青一个炼气三重天的,追着她这个炼体二重天的废物不放,不教训教训他都觉得对不起他。将脚从他脸上挪开,拎着他的衣服就拽了起来,啪啪啪十几个大嘴巴子扇在脸上,扇的柳木青眼冒金星。脑袋已经肿成了猪头,“叶念苏,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柳木青咬牙切齿的说道,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甩开叶念苏,怎料,叶念苏直接松开了手。他的身

  • 仙武至尊7章(第7章 有客来访)

    原标题:仙武至尊7章(第7章有客来访)小说:仙武至尊第7章有客来访烟云酒馆依旧像平日里一般热闹,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而今日谈论最多的话题却是刘俊被杀一事。其中最让秦云感兴趣的是靠近门口的三个人的谈论,很是有趣。“哎,你们听说了没?刘俊昨天在翠云居被杀了!”一个中年模样的胖子跟身旁的同伴说道。“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没有听说,现在整个青宁镇都传遍了。”一个精瘦的男子回答道。“哼,刘俊平日里仗着他父亲是刘家管事,做了不知道多少坏事,和那个王大虎一个德行,死了活该!”另一个矮个子男子立马冷哼

  • 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 赢了以后我跟你混)

    原标题: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小说书名:都市枭雄系统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要是我都不想呢!”放下酒杯,江白脸上笑意全无,就这么静静坐着看着面前的徐杰,紧盯着他的眼睛,毫不退让。“嘿,那简单,我这里有二十三个兄弟,只要你今天能一个人把他们全都撂倒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当然一旦动手我这些小兄弟可都下手没轻没重的,一个不好就不是一只手那么简单了,你要想清楚!”徐杰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无比正色的说道,只是言语中威胁的气味却越来越浓。“杰哥,这里是马老板的地方,您不看僧面看佛面,我…

  • 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 他的报仇)

    原标题: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他的报仇)小说名字:金牌女神探第7章他的报仇玉儿大惊,她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吓得她急忙上前捂住了顾宁的嘴巴,紧张道:“小姐,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小心莫要被旁人听了去。”顾宁笑着拿下了玉儿的手,摇了摇头,大逆不道?既然她们都打算害死她了,那她何须再客气?前身的顾宁虽然嚣张跋扈,但却不能白死!“玉儿,你去查一下,今日我们所喝的酒,是谁出去采购的,又是谁负责端上来的,记住,要保密,并且,不要声张,更不能让人知道我们在查这件事。”顾宁严肃的说道。这件事,实在

  • 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 目瞪口呆)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目瞪口呆)小说名:我的极品女村长第7章目瞪口呆刘凤美张大着嘴巴站在一旁,满脸惊疑和不可置信。眼前的中年男子她可认识,是县医院的外科部主任何善才,为人一向眼高于顶,贪财傲物。现在居然如此和善的跟一名农妇说话?还有县医院这德行,什么时候钱还没交就能手术了?这医院的人今天傻了吧?但还不等她吃惊完,病房门口又走进来一大堆人,连何善才都快步迎了上去。“韩院长,朱医生,你们来了?”“我陪朱医生过来看看,何主任,凌宏山同志的情况如何?”人群中,一名鬓发老者朝何善才问道。“回院

  • 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 这不欺负人么)

    原标题: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小说书名:极品护花小村医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她挺了挺挺巧的胸前,居然站在满脸尴尬之色的夏雨前面,顶住村民带来的压力,这让夏雨心中一暖,没想到这个小妞,关键时候还知道站在自己这边。然而,周冰冰娇声辩解道:“你们没有证据,怎么能够冤枉夏雨就是骗子,当初又不是他骗得你们,这里有被他骗的人么?”“周小妞你回来,这事你说不明白的!”夏雨眸子带有感动之色,不过自己绝不对躲在女人后面。听着乡亲们群愤激昂的话语,顿时乐呵了,夏雨伸手拉住她的柔软小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