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老师好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1:07: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老师好美

第八章  去操场

愤怒使我的表情开始扭曲,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但是事实是,我也就只能用这样子的方式表达一下愤怒,我没有那个胆子再去跟这些对着干,此时此刻的我怕挨打。原文163nvren.com

飞哥扶起了梁子,看起来像是很关心的拍了拍梁子身上的土,“下次不要多管闲事,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你惹不起。”

“我哥们的事情我必须要管,飞哥,你今天把我打了就打了,我认了!但是这事情我必须要管。”梁子十分倔强的说道。

飞哥看了梁子一眼,拉着梁子到了门口,俯在梁子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太远了我没有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我只看到梁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无奈的走了。

我无法猜测飞哥到底跟梁子说了什么东西,但是看梁子的表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百分之百是跟我有关的,只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飞哥为什么会打我。

难道是跟班主任有关?或许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梁子走后,飞哥也带着人走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人在空落落的教室里,心乱如麻。推荐http://www.163nvren.com/梁子不吭一声走了,我知道我的这个事情以后应该是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其实这样子也好。

想来想去,还是很乱,我决定今天晚上回家。

在今天看到父母的那副样子之后,我决定去面对父母,这些错是我犯下的,不管怎么样的结果我都要担着。挨揍就挨揍吧,反正这两天我一直在不停歇的挨揍,已经无所谓了。

在厕所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脸上的伤口,我拖着一身的伤痕回到了家。

父母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家门口一脸的意外,恐怕他们也想的是我近期是不敢回家的,父亲盯着我看了几秒,顺手就抄起了立在门后面的一根木棒,朝着我的大腿抽了下来。

一棍子下去,我的腿往前一扑,膝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说明http://www.163nvren.com/盛怒中的父亲面目狰狞,一句话也不说的揪住我的衣领将我拎了起来,棍子一下接一下的抽在了我的腿上。

母亲蹲在角落里,别过头不看这一幕。

这一顿打,我认了,这是我犯下的错所应得的结果,我一声不吭的默默承受着,虽然真的很痛。

终于父亲打累了,随手将木棍扔在了地上,指着我的鼻子吼道:“王沉!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因为你的不争气,咱家卖掉了所有能卖的东西,看了无数的白眼给你凑钱,你什么时候能懂点事啊!”

父亲说的是实际到不能再实际的事实,我没有任何争辩的权利,我只能杵着脑袋默默的听着。

“王沉,你要搞清楚,你是一个学生,你现在当务之急的事情是弄好你的学业。你知道为了让你上这个学,我跟你妈遭了多少的罪,付出了多少的汗水。你念的书都让狗给吃了啊!懂不懂感恩两个字怎么写?”父亲沉默了几天的怒火,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唾沫横飞的骂了我一个多小时,最后还是母亲看不下去劝住了父亲,不然我这一顿连揍带骂恐怕会持续到天亮。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这一晚,饭没有味道,床格外的硬,天气忽然间像是冷了好多。

隔壁的父母说了一整夜的话,不用刻意的去听,我也能够猜到他们说的是什么内容。尤其是父亲重重的叹息,像心跳一样,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我的灵魂。

有很多的誓言,有很多的决定,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似乎只有认命的份,我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改变这一切。

第二天,早早的我就起了床,真实的是其实我一夜未眠。出来的时候,我却发现母亲已经做好了早餐,虽然我没有任何的胃口,但我还是狼吞虎咽的吃了许多,看着父母的模样,我心情也好了很多。

我在心底暗暗的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163女人网

吃过早餐,跟父母打了声招呼,我往学校走去,这估计是我有史以来上学最早的一次。清晨的微风中,我像是一只孤孤单单的游魂行走在无人的大街上,但是我的斗志在这个清晨重燃了,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跨过已经走了无数遍的学校大门,这里其实是一个让我无比厌恶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不得不重复着走进走出这里。

到了学校,进进出出的学生一下子多了,整个世界一下子像是热闹了许多,不过我依旧孤独。我的眼界只有我脚下的水泥地,其他人与我无关。

只是,我无意的一瞥间,却看到了一个让我心跳砰然加速的身影,准确的说那是我曾今暗恋了好多年的女孩。

她还是那么的漂亮,面容精致到挑剔不出任何的毛病,顺直的马尾扎在脑后,安静的像她的性格一样,一米七的身高让她在女生之中宛如一朵娇艳却又淡逸的水仙。小说老师好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最喜欢的是她的那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充满了灵气,让人看一眼就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更是让她在文静中多了一丝让人神灵为之一澈的灵动。

她的名字叫做沈茜,一个跟她人一样灵动的名字。

只是,到现在我都不敢去正面的看她,更不敢跟她说话,我与她最近的距离是我隔着两步远的距离偷偷的看了她十几分钟,而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我甚至都不知道她也在这个学校,直到今天偶尔的看见。

再次见到沈茜,让我惊喜无比,有些失神,曾经的过往一幕幕清晰的呈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只是在我失神的间隙,沈茜注意到了我,她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忽然间快步走了过来,拍了我一巴掌惊喜的叫道:“王沉?真的是你!你竟然也在这个学校。”

我一下子脸红了,这一巴掌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惊喜和激动让我忽然间口吃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啊!是,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你也在这个学校。”

沈茜望着我,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我们好久都没有联系了,竟然今天在这里遇见了,还真是缘分呢!”

缘分吗?肯定是!一定就是!不由得我又一下子沉默在她那双会说话的眸子里了,看到沈茜的那一刻起,我的心灵春暖花开了,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氤氲了我的全身。

但是,非常尴尬的是,我很想和沈茜就这样子聊聊天,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和沈茜说些什么,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对了,今晚我请你吃饭呗,我们好好的聊聊。”貌似沈茜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了,她本就是一个文静的女子,话不多。

这个提议却让我有些纠结了,就这样子聊聊天已经让我十分的满足了,我压根就没有想过我们可以一起吃饭。去,我肯定是非常的想去,但是应该是我请沈茜吃饭的,而尴尬的是我兜里没钱。

沈茜看我半天没有说话,眨了一下会说话的眼睛,说道:“去不去啊?你这人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蔫,那就这么说定了啊!下午放学了我在校门口等你。”

“去,我一定会去的。”我连忙喊道,陡然拔高的音量让周围好多人侧目看向了我,瞬间我又脸红了。

沈茜看着我出糗的样子嘻嘻的笑了起来,冲我挥了挥手,带着银铃般的笑声走进了教学楼。

我摸了摸脑袋憨憨的看着沈茜的背影消失在大楼里,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还萦绕在我的周围,让我有种沉醉的感觉。

和沈茜的再次相见,让我连走路都感觉轻飘飘的。

回到教室,我发现所有人都怪异的看着我,我以为是因为我脸上的伤的缘故也就没有在意,朝着我的座位走了过去。

但是,当我看到我的桌子此时的样子之后脸色瞬间变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我的书竟然都被撕成了粉碎堆了一桌,竟然连一本完好的都没有。

“谁干的?”我大声的喊了一嗓子。

班里立马变得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看着我,眼神之中有诧异,估计大家都想不通我这么一个平日里懦弱到连大声说话都不会的人怎么突然间会这样子喊话。

但是,依旧是没有人告诉我我的书是被谁弄成这个样子的。我的肺都快气炸了,打我可以,但是为什么要撕我的书,这伎俩有些太幼稚了吧。

片刻后,班里坐在靠门第一排的一个女孩子小心翼翼的走了下来,犹豫了一会冲我说道:“王沉,有人让你放学后在操场等着。”

“是谁?”我瞪着眼睛大声的喊道。

这声音把那个女孩子吓了一跳,“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带个话。”

我去他妈的!书被搞成这个样子了,我连是谁弄得都不知道,现在竟然还被威胁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喊我放学去操场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放学之后,我还要去和沈茜一起去吃饭的,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该怎么选择?

第九章 沈茜的邀约

我特别的想去跟沈茜一起吃饭,但是我也知道在放学后的操场上等待我的会是什么,说不定又会是一顿免不了的揍。

我现在真的是怕了,这几天挨揍挨的我差不多是半个残废了,但是我又不得不去,不去的后果肯定会更加的惨重。

喊我放学去操场的这些人十有八九就是飞哥那帮人,在学校里飞哥就相当于半边天,在他的面前我没有反抗的勇气。这样想着我的腿都开始有些软了,我想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难道我生下来就注定是被人欺负到底的吗?以前是这样,现在更加的严重。

跟沈茜重新相遇的欣喜心情,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搅得瞬间烟消云散,我人虽然还在教室里,但是思绪却不知道飘散到了什么地方。

还有更加奇怪的是自从那次被飞哥揍了之后,梁子安静的都不像他了,看我也是躲躲闪闪的,不正面交谈。

我最好的一个哥们都开始躲着我了,我忽然间意识到我或许真的就是一个丧门星,在这方寸之间的教室里,我跟其他的人就像是分隔在两个世界一样,他们是他们,而我是我。

说不伤心那是假的,任谁经历这样的事情恐怕都心里绝对不会好过,我自嘲的笑了笑,这样子反而会好一点,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我的人生还能再糟糕到什么地步。

至于晚上的事情,我想我会坦然的去面对,痛快的去挨打。

这难熬的一天,真真折腾的人反胃,我的脑子里就没有存在过一个好的想法。

终于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我才慢腾腾的收拾了书本,深呼吸了一口气下了楼到了操场上。

等着我的,果然是飞哥那帮人,我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之中分外扎眼的飞哥。

我一过去,一帮人慢慢的朝着我围了过来,我像是一头小绵羊被一群狼包围在了中间。他们看着我的眼神让我格外的不舒服,那是赤果果的蔑视,对于他们来说这应该不算是打架,而是玩弄。

“小逼崽子,杵这儿干嘛?见到飞哥应该干嘛?”一个人一巴掌抽在了我的后脑勺上冲我喊了一句。

见到飞哥干嘛?不应该是挨打吗?我真不知道我除了这个用途还有什么作用。

我愣在原地,依旧一言不发,只是眼神之中爆发着被抑制了很多的怒火。

那孙子一脚踢在了我的腰上,把我踢得往前扑了好几步,“喊人啊傻逼!喊飞哥!”

我不知道我这个样子有什么好笑的,他们所有人齐齐地大笑了起来,那前仰后合的样子像是特别的好笑一样。

我已经舍弃了尊严,但是骨子里的那股倔劲拉着我,让我只是死死的看着飞哥,那一句话始终没有从嘴里憋出来。

“傻逼东西,不给飞哥面子是吧!我看你这个贱骨头就是欠收拾。”一个人大喊了一句,接着两三个人冲了上来,三拳两脚将我踹到在了地上。

一个在非主流已经没落的年代还顶着一头杀马特造型的小子指着我的鼻子吼道:“快叫飞哥,晚一秒钟一拳头,你可以自己数数。”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不管他们今天喊我来最初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收拾我的理由,就因为我没有喊飞哥。

其实,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他们要刻意的收拾我,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理由。

喊吧,我对自己说了一声,在这个时候我还是得把自己的尊严再次出卖一次。

我恭恭敬敬的冲着一直看好戏的飞哥喊了一声,“飞哥!”

我的话音刚落,那个杀马特飞起一脚就将我踹了出去,“傻逼玩意儿,老子什么时候说的,你到现在才喊,晚了整整三分钟五十秒,我看你就是皮痒痒。”

顿了口气,那孙子一脸迷茫的忽然问道:“一秒钟一拳,三分钟五十秒应该是多少拳来着?”

这个笑话他妈的一点也不好笑,这个数学我会算,一共一百七十拳,这都是要招呼在我身上的。而那个孙子肯定不会真的计算时间的,看他的数学应该还精确不到秒上面去,但是他说三分钟五十秒那就真的是三分五十秒,我没有反驳的权利。

“一共一百七十拳。”有自作聪明自以为数学很好的孙子喊了一句,而后又接了一句,“一百多拳下去,这小子估计得挂了。”

杀马特嘿嘿的阴笑了起来,“可以分期嘛!一百七十拳,我每天打二十拳,然后每天再加五拳的手续费,直到打完为之,这样子就差不多了。”

其他人哈哈的笑了起来,纷纷赞扬杀马特这个绝佳的注意。在他们的眼中 ,我就是一个十足的玩物,所起的作用恐怕只是在无聊的学习生涯中娱乐他们而已。

卑微吗?懦弱吗?十足的卑微,无耻的懦弱,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但是我的勇气像是已经对我失望至极而离去,对于这一切我只能用眼睛表达一下愤怒。

那个杀马特孙子摩拳擦掌地冲着我走了过来,“那今天就是第一天,我先把今天的拳头兑现了再说,我这么计算你应该是没有什么意见吧?”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我他妈的要是有发表意见的权利,我能这样子被你们摆布来摆布去。我的目光愤怒的盯着杀马特,但是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回应,我现在连拳头都攥不起来了,一来是因为身上的伤,二来是在这么多人的巨大压力下,我的内心已经很无耻的接受了一天二十五拳这个列强条约,尽管我很不想承认。

此时的我真的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睁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屠夫拿着刀子往自己的脖子抹下来,只是在疼痛来临的时候叫喊几声,挣扎一下。

杀马特的拳头就像是屠夫的刀子已经落在了我的脸颊上,典型的左右勾拳,左一下,右一下,接着又循环。我甚至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我的脸渐渐的肿胀了起来,之前的被划破的脸再次被打破,鲜血如一条蜿蜒的小溪在我的脸上一路无阻的流到了下巴上,然后再滴落到地上,顺带的沾染一点在衣服上。

疼痛是什么?我已经麻木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被力量撞击来撞击去的人肉沙包,悲哀如我,为什么还有活着的勇气。

“差不多了。”飞哥喊了一嗓子。

这一声让我格外的意外,难道飞哥突然间大发善心了,不让他的这帮狗小弟继续打我了?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我就想错了,不但想错了,而且太天真了,只听见飞哥接着冲那个杀马特说道:“你他妈的弄残废了,老子干嘛去?今天是老子手痒了找这个小子开心一下,被你他妈的全干完了,我弄你吗?”

杀马特立马住了手,讪笑着冲飞哥说,“飞哥对不起,一时兴起没刹祝”

“滚开!”飞哥一把将那杀马特扒拉了开来,走到了我的面前。

这么直接的侮辱,估计是个人也受不了,但是恐怕我不能算到人的这个行列,我看着飞哥,脚步禁不住的往后退去。

我如此怂的样子,再次成为了他们十足的笑点,一个个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飞哥嘲弄的看着我,“你很害怕我?”

废话,老子能不怕你吗?我这模样估计是个傻子也能看得出来吧!我要是不怕你,我怎么可能会忍到现在。

但是我的这些话只能在心里冲我自己喊,我没有那个胆量冲飞哥喊。

飞哥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怕我就对了,我要的就是要你怕我,怕我你就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总是折腾那些没用的东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做的那些事情就是在找死,而你给了我十足的理由玩死你。”

这话说真的没有任何的毛病,但是那是他,不是我,我没有那个实力,更不要说绝对了。

就在飞哥要动手的时候,他的一个小弟忽然间说道:“飞哥,我忽然想起一个事情,你应该很感兴趣。”

飞哥收回了已经举起来的拳头,望着那人说道:“下次你有事情早点说,我这是正事。”

“是关于这小子的,我今天早上看见这小子竟然跟沈茜在一起,而且看起来似乎关系很好的样子。”那小子贼眉鼠眼的说道,一脸猥琐的笑容,像他这种人不去做小偷真的是浪费了他那一张脸。

飞哥一脸惊异的望着我,眼神中有些不大相信的意思,“你还认识沈茜?”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怎么把沈茜给扯出来了,看那孙子那贼眉鼠眼的猥琐样子就知道牵扯到沈茜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认识还是不认识?我的心里两个小人在天人交战着。

如果我说认识,飞哥他们肯定会利用我做对沈茜不利的事情。

如果我说不认识,那结果恐怕都不用想了,我今天得从这里爬回去。

“我……认识。”我的大脑还没有思考完全,在飞哥的目光逼视之下,我的嘴巴却已经说了出来,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

老师好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老师好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文王写周易的故事第六篇-豫卦(一)

    文王写了《师》卦,提出建立民兵制以加强周国军事力量。又想到:这些由民众组成的民兵,到了战场上不会搏斗,那要牺牲多少战士的生命啊!要训练兵勇很简单,但是在自己被囚禁情景下,要大规模训练民兵,危险是很大的。文王在院子里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看到一些村民仿佛举行祭祀仪式,十多个年轻人跳着舞蹈,神巫跪在神坛前,念念叨叨,祭拜着什么神。文王顿时灵光一闪,走回到屋内,立时画了一个雷地卦先写了个“豫”字,想了一会儿,又写下卦辞:【豫。利建侯、行师。】小丁问:“‘豫’是不是大象啊?”文王说:“对,豫就是大象,(《说

  • 告别地产,投入书画艺术品收藏!保存财富,从艺术品收藏开始!

    曾经的房地产大佬,现今主动撤离房地产,将投资方向对准了艺术品收藏,是否意味着国内的艺术品市场要接替房地产成为新一代富人制造工厂?房地产行业遭遇危机其实万达告别房地产并非这段时间的事情,在今年的万达年会上,王健林就宣布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万达主动退出房地产。今年2月以来,万达集团密集收回至少400亿元万达广场项目公司的注册资本金。进而,7月10日王健林以632亿元“贱卖”万达旗下13个文旅项目和76家酒店给融创中国,到8月9日的“轻资产闪电上市”,王健林已经完成了总金额高达1109.63亿元的

  • 因拒付两位重量级大神的工钱,他险些搭上女儿性命

    作者:M·辰#希腊篇-51#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亚马孙之战》,陶绘)上篇说到:希腊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在亚马孙之战中完胜对手,夺取了亚马孙女王的腰带,完成了迈锡尼国王所交给的第九项任务,满怀着胜利的喜悦完满返航。今天,咱们接着说赫拉克勒斯在返航途中所偶遇的“英雄救美”的经历。=========话说,赫

  • “纯洁的天才”,浅聊印象派女杰莫里索及其代表作《摇篮》

    19世纪的欧洲,学习钢琴、绘画、舞蹈等艺术门类是淑女的必修课,这种教育是为了培养良好的爱好和习惯,它如同嫁妆的一样,目的都是为了服务于未来的家庭。与众不同的是,法国的一个贵族小姐却不把绘画当成小爱好,而是想成为一名专业的画家;因此,她打破枷锁,不顾家庭的反对和社会的偏见,大胆追求自己的喜好,并且勇于改变和创新,用女性特有的细腻和稳健,将色彩的光学发光溢彩,成为第一位加入印象派的女性画家,她就是和美国玛丽·卡萨特同被认为是19世纪后半叶最主要的女画家——贝尔特·莫里索。1841年元月,贝尔特·莫里

  • 有些雄性动物等待一生只为交配直至死亡

    有些雄性动物等待一生只为交配直至死亡在尽情交配之前的袋鼩,看起来还算正常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5月2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其貌不扬的袋鼩近日又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种小动物以长时间连续交配,直至死亡的特点为人所知。不过,这并不是演化上的缺陷,而只是它们独有的特征。雄性袋鼩在将近一半的生命中,每天交配长达14小时。这并不是充满爱意和闲情逸致的性爱,而是疯狂的,它们会迅速把有限的精子储备耗尽,身体状态也随之一落千丈。它们会失去皮毛,出现内出血,然后在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就离开这个世界。无独有偶,大自然中还

  • 三五一十五,五五二十五,五七三十?五七三十?太难了《红楼梦》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可以说是多一字不可,少一字不行!曹雪芹(谐音格)的《红楼梦》书中说的四大家族,金陵十二钗,贾宝玉家故事无可考证实乃作者玩笑,《红楼梦》书中除了人名是假的,其它都是真的。敕造宁国府的五个东西走向的大门是北京天安门,这是个单选题,中国大地上独一无二的建筑,就这样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幼儿的考试题目,红学界用了两百多年才能找到,也是醉了!看在你很爱学习的份上,告诉你荣国府在哪了。指望所谓的能上电视开坛的红学大家和粉丝过万的红学达人告诉你的话,你还得等上200年!就怕你等

  • 晋江市医院:举办护士礼仪培训 让优雅成为内心素养

    我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源远流长的礼仪文明,是中国几千年文化积淀和发展而形成的,子曰:不学礼,无以立。随着当今社会的不断发展,讲礼仪,重仪表,成为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名片,也是打造自身品牌的有效手段。为提高我院护理队伍的整体素质及医院竞争力,在护理部的组织下,5月14日,护理部吴紫颖副主任为体检科护理人员做日常工作服务礼仪培训。吴主任从仪表礼仪、举止礼仪、语言礼仪及日常工作礼仪四方面分享了礼仪文化在我们实际工作的重要作用。同时,她也强调了要以体检客人的感受和体验为主导来提升体检优质服务,从而提高体检科

  • 来自《茶经》的千年茶香

    (注:YZTV专题报道,宁波话版本)2018年5月12-13日,南苑饭店“海曙杯”首届全国家庭茶艺大赛来自全国各省的35个家庭献上茶艺这杯中国茶,茶香让一家其乐融融天德君一家也参赛了一不小心捧回一堆奖状奖杯其实啦,天德君想说的是什么奖什么杯的,都是神马浮云最幸福的,无非是一家人在一起同泡一壶茶在氤氲的茶香里体会和融与安宁这就是我们的一家子这是宁波选拔赛的颁奖仪式左一是宁波市林业局副局长林宇晧先生右一是宁波市人社局副局长王效民先生右三是俺家闺女,主泡选手全市第二,银奖右二,俺家闺女小潘潘自创茶艺,

  • 南怀瑾老师讲述:拜佛时,如何用心?

    南师说:以前我也曾经在寒假禅修讲“般若正观”法门时,首先提到修学一切佛法的基础——普贤行愿品的修法。这是学佛学道最关键性的信念所在,我们的心量要以普贤菩萨广赅无尽三千大千世界虚空般的行愿力为榜样,方是真修行人,才是真佛子。……学佛修任何一法,都必须在根本上衔接这生发一切无量功德的总电源——普贤行愿品。现在我们开灯,翻开“华严经”中的这一章节中的重颂,重新温习一下。有关普贤行愿品偈子的唱诵法,你们暂时可用平时在晚课唱诵“忏悔偈”的方法来唱,现在你们先唱重颂开端的前四句:所有十方世界中,三世一切人师

  • 《金刚经》最智慧的十句话

    《金刚经》是佛教的重要经典,全称为《金刚般若波罗经》。是早期大乘佛教经典,也是最具影响力的经书之一,经题的意思为:“以金刚不朽之身和超卓智慧之志,渡达彼岸。”以下经句为其精华,读通此经,即可开悟。1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一切诸相都是虚妄不实的,不要执著于任何形象和境界,一切都会随顺而变。如果能够照见各种现象的空性,便是真正的悟到了佛性。六祖惠能的“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也是契合了这个道理。2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一切因缘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