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达摩心经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02: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达摩心经
第3章生死相随

陈清风有口难辩,这些人不知道是多么想得到达摩心经,居然把人逼到了如此境地。版权http://www.163nvren.com/他已经退隐江湖,不再过问江湖的事事非非。

本来他和碧如隐居山林,或者平静而没有人打扰的日子,最让他兴奋的是,就在不久前,碧如替他生下了两个大胖小子。

他还没等到儿子喊一身爹,他真的不想就这样死去,他如果死了,碧如怎么办,两个孩子怎么办?

当初南宫碧如一心跟着他去流浪天涯,和他厮守终生。但是她爹南宫绝说什么也不同意,他看不起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

魔教不知道有多少的兄弟死在了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手里所以,当他知道南宫碧如喜欢的人居然是武当派的人时,就坚决的反对。

他这样做不是完全没有考虑的,他的宝贝女儿如果和一个名门正派的人在一起了,那江湖上的其他各派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们可以躲起来,但是总会有多事的人,把他们的行踪暴露,与其这样,南宫绝宁可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普通人,也好过这样躲躲藏藏的过日子。原文163nvren.com

但是当时全部心思都放在陈清风身上的南宫碧如丝毫也听不进去她爹的话,南宫绝还曾经派人去把碧如抓了回去。

陈清风知道硬来是肯定不行的,他就恳求南宫绝把女儿嫁给他,他一再承诺会给南宫碧如幸福,但是南宫绝连面都不和他见。陈清风只好跪在魔教门口,等南宫绝见他。

最后是南宫碧如以死相逼才换来了两人在一起的机会。南宫碧如不吃饭,企图用绝食的方法改变她爹的心意,但是没想到的是,南宫绝是铁了心的不打算妥协。

南宫碧如没办法,只好用匕首逼她爹现身,然后威胁说,如果不让她跟陈清风走,那她就死在南宫绝的面前。

南宫绝万万没有想到,他从小一手养大的女儿居然为了一个认识不到三个月的男人就这样威胁她的亲爹。达摩心经小说txt全文阅读

南宫绝毕竟舍不得女儿,无奈之下,只好放手让他们离开。其实南宫绝明明可以做的绝一点,直接把陈清风给杀了,碧如也没有办法,但是他怕他的宝贝女儿伤心,甚至做傻事,最后还是没有狠下心来。

随后陈清风就带着南宫碧如到了一处环境很好,而且很少有人出没的山林里,他们在那里建了一座简易而坚固的房子。

没有双方的爹娘,也没有媒人,他们就以天为媒,以地为鉴,结成了夫妻。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是陈清风和南宫碧如最快乐的日子。

每天陈清风就去砍点柴回来,他们还在屋后开出了一片菜地,学着农人种菜,几次尝试失败之后才摸出了门道,他们竟然可以吃上自己种的菜了。

填饱了肚子,他们就在山林里到处转,这里以后就是他们的家了,他们要把足迹布满整个山林。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直到南宫碧如怀有身孕,陈清风才觉得自己这一生才真正的完整了。他马上就要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了,他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终于他迎来了两个胖胖的小子,但是两个小家伙并没有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还是把初为人夫人母的陈清风和碧如高兴坏了。

从那之后,他们每天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照顾两个孩子,哥哥比较活泼好动,弟弟却很安静,很好带,也不怎么哭闹。他们两夫妇还没有想好名字。

就在他们两夫妇沉浸在喜得贵子的喜悦中时,有人却找上了门。这个时候陈清风才知道,原来近日江湖上传言,他身上藏有达摩心经的内功心法。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可是陈清风这一年来,更本就一步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妻子和这个山林,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内功心法。但是陈清风空口无凭,来人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

于是陈清风为了保护他的妻儿,和那伙人打了起来,陈清风不能滥杀无辜,所以只是将他们打伤就放走了。

谁知那些人走了之后,就不断的有人来山林找陈清风要达摩心经,实在是没办法,他为了妻儿的安全,只好带着他们离开了山林中居住了一年多的家。

但是不管他们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认出来,并且逼他们夫妇把内功心经交出来。陈清风只好将他们打退,赶紧换个地方。

有一次碧如和孩子差点受了伤,而且陈清风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妻儿,让她们跟着他东奔西走。原文http://www.163nvren.com/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江湖上的传言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更多人找上了陈清风夫妇。

就在几天前,陈清风一家听人说,几大门派将一起去武当找逍遥子,逼他现身。陈清风就是因为不想给武当带来麻烦,当年才和武当,和师父断绝了关系。

想到这些门派可能会向武当施压,或者是为难师父,陈清风就决定回一趟武当,把事情说清楚。他临行之前,还叮嘱了南宫碧如,等他回来,如果他没能回来,就带着孩子回魔教。

他知道南宫绝是不会为难她还有孩子的,碧如听陈清风说这种话,仿佛他不会回来了一样,就坚持要跟他一起上武当。

由于有两个孩子要带,考虑到孩子的安全,陈清风坚决让碧如在客栈等他,而且答应碧如,会安全回来。

看着陈清风离开,南宫碧如怎么都放心不下,那些来找他们的人,个个都是下手极其狠毒,她实在是担心陈清风的安危。

再三考虑之后,她背上两个孩子,偷偷的也上了武当山。

陈清风在众人面前,看着底下听不进任何解释的众人,个个的情绪都很激动,再看看师父还有师兄师弟们为难的样子。陈清风一把拔出了自己的剑。

众人见他拔剑了就都安静了下来,逍遥子和众弟子连忙劝陈清风不要意气用事,要想清楚了,陈清风把剑架在了脖子上,看着底下麻木不仁的众人,只说了一句话:“我陈清风向来行的正坐的端,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武林各派的事情,而且我身上没有达摩心经!”还说,既然他们不相信,那就只有以死来证明他的清白了。

他还请求武林各大门派放过他的妻儿,也不要再来武当为难他师父。陈清风转过头看着逍遥子,让逍遥子替他照顾好妻儿。

然后在众人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自刎而死。逍遥子亲眼看着他最喜爱的徒弟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众弟子连忙扶住要站不稳的逍遥子,而陈清风自杀的一幕都让刚刚到达武当门口的碧如看在了眼里。

她一声哭喊,就跑过去,扑倒在了已经紧闭双眼的陈清风旁边。背上的两个年幼的孩子似乎也知道了什么似的开始大哭了起来。

悲痛欲绝的南宫碧如从天堂一下子跌到了地狱,她不能接受陈清风的死,就在一个时辰之前,他还生龙活虎的在自己的面前。

而现在他却一动不动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她除了默默的流泪,什么也做不了,陈清风已死,留下她和一对孩子。

南宫碧如觉得自己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她把两个儿子放了下来,看着哇哇啼哭的两个孩子,她狠下心来,她转身向逍遥子,流着泪磕了三个头。

逍遥子突然明白她要干什么了,一记轻功飞了过去,但是还是迟了一步,南宫碧如已经用陈清风的剑抹了脖子。

陈清风夫妇双双死在了武当山,死在了这些名门正派的面前。这些人看到陈清风夫妇死了,就什么话也不说了,在底下小声的议论着。

逍遥子气的说不出话来,也悲痛的说不出话来,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发了脾气,厉声道:“你们这些名门正派还不满意吗?还不走!”

这些人逼死了陈清风夫妇之后还不满意,他们说,魔教的孽子不能留,要杀了以绝后患,逍遥子听了一字一句地说:“你们要想动这两个孩子一根汗毛,先从我逍遥子的尸体上跨过去!”

底下的人听了这话,纷纷开始议论,看来逍遥子是要拼命保护着两个孩子了,但是他们害怕的是待他们成年之后,来替爹娘报仇。

逍遥子年轻的时候就是很沉稳平静的一个人,但是此时发起脾气来,大家都有点害怕。于是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都纷纷向逍遥子道了别,惺惺的下山去了。

逍遥子过去抱起在地上大哭不止的两兄弟,再看看已经死去的陈清风夫妇的尸首,说了一声:“你们俩放心吧,孩子一定会平安长大的!”

就在武当送走了武林各派的人,却迎来了匆匆赶来的魔教的人。武当弟子拦住这些人不让进去,但是南宫绝得到消息,她的女儿来了武当山,而且刚才在路上还碰到了其他门派的人,他现在很担心女儿的安危。

魔教的人本打算冲进去找人,但是被南宫绝制止了,他们虽是魔教,但是不是强盗。而且他这次的目的是来找女儿的,于是他就让武当弟子进去通报武当掌门逍遥子。

逍遥子还沉浸在痛失爱徒的悲痛中,就听见有人来通报,说魔教的人来了。逍遥子知道南宫碧如是南宫绝的独女,现在南宫碧如已经死了,他有权利知道。

于是让人放他们进来。南宫绝进来就看见她女儿的尸首躺在地上,年过半百的南宫绝痛失爱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从一年多前南宫碧如离开魔教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见过他,他每天都惦记着这个女儿,好不容易有了消息,结果现在看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南宫绝抱着他女儿的尸体,不禁老泪纵横。他喃喃自语般的说着话。当年她离开的时候,陈清风曾经做过承诺,绝对会让她幸福。

可是现在呢,幸福没看到,反而已经和他阴阳两隔了。但是陈清风现在已死,他也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了。这个人,这条路是他女儿自己选择的,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要承受。

南宫绝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从小就宠着她惯着她,碧如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现在看着一动不动毫无生气的女儿,南宫绝的心如刀搅一般疼着。他抱着女儿的尸体,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魔教的人和武当的人都没有去打扰。

魔教里很多看着碧如长大的人都不禁流下了男儿泪。从悲痛中清醒过来的南宫绝,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第4章十八年后

他寻声看到了被逍遥子抱在怀里的两个孩子。这是他的外孙?逍遥子将两个孩子抱到了南宫绝的面前。

南宫绝颤抖着双手接过两个哭泣不止的外孙,这是他女儿生命的延续。他要把这两个孩子养育成人,教他们最上乘的武功。

但是逍遥子是不会让他轻易的把这两个孩子带走的,毕竟是陈清风的骨肉,武当也有资格来抚养他们长大成人。

而且陈清风夫妇在临死之前也交代了,让逍遥子代为抚养。最后逍遥子和南宫绝商量好,武当和魔教一边养育一个。

他们还发现,两兄弟的脖子上一人挂着一个长命锁。做工很精致应该是陈清风亲手为他们打造的。逍遥子把哥哥抱在怀里,就像看到了陈清风的影子一般。

南宫绝抱着弟弟,从他脸上竟然看到了陈清风的影子皱了一下眉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的外孙。他抱着外孙准备离开。

让人把南宫碧如的尸体带上,可是被逍遥子制止了。魔教的人想把南宫碧如的尸体带回去好好安葬,她是因为武当的人离开了魔教,现在又因为武当的人丢了性命。所以大家的情绪都有点失控。

逍遥子说:“贵教的大小姐是因为我徒儿清风而死,就让他们合葬吧。”南宫绝知道自己的女儿爱这个陈清风,甚至都不要他这个爹了。

既然现在女儿和陈清风都已经死了,他也就放手吧,让他们在黄泉路上做个伴也好,至少碧如不会太孤单。

南宫绝把孩子交给手下的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是一教之主,不能太过情绪化,和逍遥子道了别,就一挥手带着他魔教的人走了。

逍遥子抱着手里的孩子,那孩子已经不哭了,睁着一双带泪的眼睛看着逍遥子,还笑了。逍遥子见这孩子很机灵,看着心里就喜欢。

逍遥子命人把陈清风夫妇埋葬在武当山上一处风景很好的地方,他还给兄弟二人中的哥哥取了名字叫陈无忧。他不希望这个孩子长大之后再去找各大门派寻仇。也希望他以后的生活无忧无虑的。

这两兄弟生下来不就就没了爹娘,成了孤儿,甚至还记不住爹娘的长相,也没有亲口喊一声爹娘。逍遥子希望这对苦命的兄弟俩以后的生活都一帆风顺的,不要再有什么波折。

而南宫绝带着弟弟回到了魔教,他不想让外孙跟他爹姓,所以为他取名为南宫天问,他不像逍遥子那样宁愿息事宁人。他要把这个外孙抚养成人然后让他习得他的所有武功,有朝一日替他娘报仇。

时间一晃,八年就这样过去了。清晨的武当山飘着雾气,这个时间几乎大家都还没有醒来,但是这个时候却有一个小小的人儿正在山顶上忙着什么。

这就是已经八岁了的陈无忧,他现在正在他爹和娘的墓前,今天是他爹娘的忌日。前几年都是太师父带着他来祭拜爹娘,但是今年他想自己来。

所以他就一大早就醒来了,自己跑到山上,爹娘的墓前。他的记忆里是没有爹娘的模样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爹娘长什么样子。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问太师父,他爹娘为什么会死,但是太师父不告诉他。而且以后都不让他过问这件事情。

无忧小小的手把爹娘墓上长的草都一根一根的拔掉了,一边拔还和爹娘聊着天,说自己每天都要被太师父押着学习很多东西。

不仅要学识字,背书,还要学剑法。太师父每天都要检查他的功课,就好像爹娘在里面能听见他说话一样,他就这样一直说。

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他每天都不孤单,因为他有很多师兄,每天一起练功,但是无忧不喜欢念书,每天太师父都拿着一个小条子在他旁边守着。

他只要一不认真,太师父的条子就抽他的屁股,无忧看太师父每次都是闭着眼睛的,以为他睡着了,就开始不认真,想要偷偷摸摸的溜走。

结果他还没走一步,太师父就一条子抽到他的屁股上了,无忧就揉着屁股,嘟着嘴回到座位上坐好,开始读书。

他经常在想为什么无论他想做什么太师父都知道呢?难道太师父还长了一只眼睛?无忧在逍遥子的庇护之下,成长的很快乐。

他有的时候会突然问道关于他爹娘的事情,但是逍遥子都闭口不谈,久而久之,无忧就不再过问了。

逍遥子没有教无忧很厉害的武功,只是教他一些修炼内功的心法,还有一些简单的可以防身的招数。

这样一来的话,他即便是长大了,也不会再去找各大门派报仇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就让这个孩子无忧无虑、平平安安的生活一辈子。

让逍遥子惊讶的是,他发现无忧继承了他爹陈清风的一身惊奇的骨骼,是一块练武的好料子,如果教他武功的话肯定很快就能掌握。

说不定比他爹陈清风还要厉害,逍遥子不需要他武功多高强,也不需要他为武当做些什么,只要他能快乐,这就已经足够了。

和陈无忧相比,南宫天问就要辛苦得多,他不仅要和外公每天练习武功,而且每天自己都要加强练功的力度。

每天早上都要很早起来练功,因为小小的他心里就有一个年头,那就是要替他娘报仇,外公从小就告诉他,他娘是被江湖上几大门派合谋给害死的。

所以南宫天问从小就想着有朝一日替他娘报仇。南宫绝对待这个外孙很严格,每天练功的要求也很高,有时候他看着南宫天问小小的背影在很努力的练功,他都有一丝的不忍。

但是这一丝的不忍很快就被他内心的仇恨之火给压制住了,只有南宫天问早日练成他的武功,才能早日替他娘报仇雪恨,让当初逼死他娘的各大门派血债血偿。

在这样的环境下,南宫天问就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除了外公问他一句回答一句之外,他很少主动说话。

而且自从他懂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即使是练功受了伤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这样的他让南宫绝很欣慰也很心疼。

欣慰是因为他这么小就这么懂事,心疼的是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娘,想想他娘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他的怀里撒着娇呢。

但是,南宫绝知道,要想练成高强的武功,就只能勤学苦练。也只有这么做,他才心里好受一些,他一直觉得亏欠南宫碧如的。

自从南宫比如死了之后,他就一直觉得是自己这个当爹的没有保护好她,辜负了当年她娘,也就是南宫天问的外婆的嘱托。

所以他将这些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南宫天问的身上。他打算现在先教天问一些基本的武功,让他打好基础,等到他在成熟一点,就能接受他的武功了。

看着清早起来练功的南宫天问,南宫绝突然想起,今天是他爹娘的忌日。于是他独自一人来到以前南宫比如的房间里。

自从南宫比如死了之后,每年忌日的这一天,他都来到她的房间里,什么也不做,就这样坐着,一坐就是一天,不让任何人打扰。

看着她曾经躺过的床,看着她曾经用过的梳子镜子,回想着以前的画面,不知不觉,南宫绝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经过了八年的时间,江湖上已经不再有清风大侠或者达摩心经的流言,似乎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虽然江湖上已经恢复了风平浪静,但是这件事情任然是在江湖上引起过轩然大波,现在各个门派的人都闭口不谈这件事情。

起初,他们以为,魔教的人回来寻仇,但是过了很久也没见有什么动静,他们也就放心了,要知道魔教是不好惹的,他们的实力很强,而且势力范围也很大。

又是一晃,又一个八年过去了,现在的陈无忧和南宫绝已经长大成人,都长成了小伙子。而对于十八年前的事情两个人同样的一无所知。

今天又是陈清风夫妇的忌日,无忧一大早就跑去山上祭拜,陪爹娘说话,这样的祭拜,他已经坚持了十年了,每次都是自己来。

这也是陈无忧每年最难过的一天,他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因为什么死的,他有很多次想开口问太师父,但是又想起太师父和他说过,不要过问这些事情。

所以他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而且至今为止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当年逍遥子就下过命令,全武当上上下下都不准提任何关于陈无忧一家的事。

所以无忧也没人可以询问,因为大家都之后告诉他一个答案,那就是不知道。无忧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早起来练功了。

他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太师父的踪影,也没有发现几个师伯师叔的踪影。于是他就眼珠一转,转身就要出去。

在天气好的时候,陈无忧经常自己偷偷跑出来,躲在树上晒太阳或者在武当山上四处逛,总是让太师父找不到人。

平日里人家都在练功,他一个人就到处跑,玩到很晚才回来,但是太师父检查武功练习情况的时候,他却总是那个完成的最好的一个。

逍遥子知道他练武功的天份非常的高,而且经常偷偷跑出去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无忧的师叔师伯们都向逍遥子提过建议。

既然无忧的习武天份这么高,不如让他习武,以后肯定和他爹一样名震江湖。但是每次都被逍遥子否定了。

他说过,不让无忧搀和到那些江湖纷争里面去,他想给无油的就是现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无忧的师伯师叔见逍遥子的态度这么坚决,也就不再多言,只是可惜了一个练武的好料子。

在所有人看来,包括逍遥子,无忧的武功平平,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无忧每天出去在山里玩的时候,都会练习太师父交给他的内功心法。

他觉得有一股真气在丹田里撞来撞去的很好玩,于是他就每天都练习,有的时候什么睡觉的时候也要这样玩一下。

其实连无忧自己都不知道,他这样渐渐地既然练就了很深厚的内力,虽然远远不及逍遥子以及他的那些师叔师伯,但是比他的那些师兄,确实要高出很多。这件事情他从来都没告诉过逍遥子和其他人。

第5章南宫天问的誓言

无忧就这样悠闲地生活着,十八年过去了,他依旧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弟弟,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亲人,还有外公,他把太师父当成是最亲最近的那个人。

太师父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他虽然都很想知道,但是他考虑到太师父自有它的道理,所以就不再问了,他在等,等到有一天,太师父将这个秘密亲口告诉他。

南宫天问和无忧比起来,就要有成就的多。年仅十八岁的他,已经在魔教教主南宫绝的培养下练成了绝世武功。

南宫天问的天赋异禀,也是习武的好料子,再加上南宫绝的严格要求,还有他自己的自觉努力,很快就掌握了南宫绝的盖世神功。

这天,南宫绝没有守着他看他练功,每年的今天,也就是南宫绝的娘亲祭日的这一天,就没人敢去打扰他。

南宫绝独自一人在后山的山洞里练习外公教给他的神功的最后一式。他总是练不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一掌击出以后的威力还是没有外公的强大,反而觉得喉咙里一股腥热的液体要往外涌,南宫天问皱了皱眉头,伸手点了自己的穴道,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

又是这样,他每次练习这一式都会这样,外公也不告诉他是因为什么,他哪里做错了,让他自己去领悟,可是已经半个月过去了,他还是丝毫没有头绪。

南宫天问捂着胸口站在原地休息,心中还在想刚刚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个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丫头手里端着茶壶茶杯过来了,正好看到南宫天问在休息,嘴角还流着血。

她连忙跑过去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边扶着天问坐下一边说:“公子,你又练那一式了?”然后就开始抱怨教主,怎么这么狠心。

南宫天问咽了一口血水,说:“玲儿,不得无礼,外公让我自己领悟是有他的道理的。”这个叫玲儿的丫头还想说什么,被天问制止了。

玲儿是南宫绝给天问找的丫头,平时专门照顾他一个人的生活起居。玲儿是个很聪明灵活的丫头,把南宫天问照顾的很好。

她的胆子也很大,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丫头,但是却经常和教主抬杠,教主挺喜欢这个大胆的小丫头,所以就把她留在了魔教,给天问做个伴,毕竟年纪相当。

这十八年以来,南宫天问都很少离开魔教,只是偶尔跟他外公出去执行任务,或者和玲儿出去到附近玩。

和八岁的时候相比,南宫天问的武功长进了很多,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这让南宫绝很是欣慰,他觉得他女儿的报仇之日已经不远了。

而天问也始终没有忘记过小的时候外公和他说过的话。所以十多年来,他一天也没有松懈过,每天都按时很早的起来,然后练功,小的时候他不需要南宫绝担心,现在长大了,他就更加不需要南宫绝的担心。

从小就沉默寡言的南宫天问,长大了依旧很沉稳,所以玲儿刚来到魔教的时候还曾经以为他是个哑巴。

南宫天问虽然是魔教教主的外孙,但是他一点架子和傲气也没有,平日里不说话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存在感太低了

魔教里有很多看着他长大的人都知道,天问其实心地很好,就是不大愿意说话。他对魔教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好,从来不拿架子。

每当南宫天问的娘的祭日的这一天,他就更加没命的练习武功,不让自己有停下来乱想的时间。

南宫绝是个不会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人,他想要什么就自己去动手,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他从小就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只有通过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对自己人来说,他丝毫没有一点威胁,但是天问面对敌人的时候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

南宫天问练功的时候急于求成,往往会导致他自己有点失控,而且南宫绝发现,天问的眼神在有的时候会变得很可怕。

记得去年南宫碧如祭日的那天,他从碧如的房间出来,由于太过悲伤,所以他打算去看看南宫天问练功练的怎么样了。

当他到后山山洞的时候,正好看见南宫天问练成了一式,一掌击出,就将远处的一块很大的石头震的粉碎,让南宫绝惊讶的不是他的武功又大有长进,而是他的眼神。

南宫绝至今也忘不了他那时看到的天问的可怕的眼神,他是魔教的教主,什么样的打打杀杀的大场面没见过。

但是他还是被南宫天问的眼神吓到了,那个眼神本来不属于天问,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与世无争的孩子。

他记得还有一次,南宫绝带着天问去华山派的一个分支,找他们算账,他们居然几十个人偷袭了魔教的几个人,最后因为寡不敌众,魔教的人最终还是死在了华山派的手里。

那几个人都是自南宫绝创教的时候就跟着他的,一起打拼了几十年,现在华山派的所作所为造成魔教损失几员大将,而且华山派在江湖上似乎处处都与魔教的人过不去。

每隔几天都有一次偷袭或者找茬,魔教这次不能忍了,于是南宫绝亲自出征,南宫绝带上南宫天问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他练武功练了这么久的效果。

结果不用他出手,南宫天问一个人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就把十几条人命给了结了,而且南宫绝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残忍和杀人不眨眼。

南宫绝怀疑自己当初告诉他南宫碧如的死是几大门派所为,到底是不是做对了,天问这个孩子是个好孩子,不能就这样毁了。

但是现在似乎为时已晚了,如果天问真的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的话,他南宫绝是要付第一责任的。

但是他们两个好像都在这条路上回不了头了,其实南宫绝找天问说过话,但是他说的很委婉,他不想打击南宫天问的自信心。

他知道南宫天问想给他娘亲报仇的决心很坚定,也知道这个孩子是多么努力的练功,这些都是他亲眼所见的。但是他毕竟是天问的外公,他还是希望天问能够快乐起来。

让南宫绝觉得诧异的是,天问从来都没有问过关于他爹的问题,从小到大一次也没有过,小的时候,他以为天问不懂,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和天问的年龄的增长,他依旧没有问过。

南宫绝本来就很恨陈清风,他一直认为如果不是陈清风的出现,他的女儿不会离开他,也不会这样平白无故的死在武当山,导致他现在连女儿的坟墓也见不到。

他恨陈清风,所以他从来都没有主动和天问提起过,既然天问不问,他也就不说,因为陈清风毕竟是他爹,他不想让天问又多一个理由把自己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南宫天问从来不会对别人说他自己内心的想法,即使是外公他都没有说过,有的时候他停下来休息,就会发呆,想那个他从未蒙面的娘。

南宫天问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回忆,毕竟失去娘的时候他还太小,所以没有留下任何记忆,哪怕是一个模糊的背影都没有。娘亲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很模糊的定义。

而且他从没有过问过关于他爹的问题,他爹是谁,他爹现在在哪里,是否还在人世,这些他都不去问,天问从小就懂事,他觉得他爹可能和娘的死有关。

南宫天问把魔教当成是他的家,他在这里长大,他也将永远待在外公的身边,但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完成报仇之后。

天问和无忧一样都不知道双方的存在,但是无忧在逍遥子的保护之下,丝毫不知道爹和娘的死因,他身上没有报仇的包袱,所以他这十八年来过得很快乐。

这两兄弟虽然天各一方,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是他们彼此都不觉得孤单,不知道是心灵相通还是怎么的。

南宫天问每天睡觉之前都要把自己的长命锁拿出来看看,这是他知道的爹和娘给他留下来的唯一一件东西。

他摸着长命锁上复杂而精致的花纹,想象着爹娘的模样,但是不管怎么样,想象出来的影像都不能让他满意。

有一次,天问在天亮的时候梦到了一个女人,他觉得那个人就是他娘,但是在梦里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只知道感觉很好,很温馨。

他有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在哪里,然后他想来想去,唯一一个支撑着他活下去的理由就是他还有大仇没有报。

那天早上起床,他问正在给自己穿衣服的玲儿:“玲儿,你有娘亲吗?”玲儿一边给她家公子穿衣服一边说:“当然有啊,我娘啊,对我可好了......”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看了天问一眼,闭上了嘴巴,天问见她不说了,也就不再问了。

南宫绝的众弟子里,也有很多武功超群的高手,但是其中最让他得意的弟子是梵音。

梵音也是自幼跟在南宫绝的身边长大的,他是南宫绝在三十年前收养的一个孩子,那个时候,魔教还只是刚刚在江湖上小有名气。

南宫绝正在四处网罗武功高强的人加入到他的魔教,一起打天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当时快要饿死的梵音。

那年大饥荒,很多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梵音就是其中一个不幸的孩子,那年他才八岁左右。

看着奄奄一息的梵音,南宫绝决定把他带回去,于是他过去,问了梵音一句话:“你愿意跟着我吗?”

饿的快要不行了的梵音点了点头,于是梵音就在魔教生存了下来,不仅有饭吃,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

他很感激南宫绝,把他当做自己的再生父母一般的效忠着,梵音也很争气,在南宫绝的培养下,练就了一身超群的武功。

深得南宫绝的喜欢,南宫绝只有一个女儿,他甚至还想过,让碧如嫁给梵音,然后再把他一手创办的魔教交给梵音。

而且,南宫绝也知道,梵音从小就一直很照顾碧如,他是真心喜欢着碧如,但是碧如对梵音好像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

碧如似乎只是把梵音当做哥哥来看待,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梵音却一直以为碧如会像他喜欢她一样的喜欢着自己。

达摩心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达摩心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许是很多年1章(第1章 谁赠格桑花)

    原标题:许是很多年1章(第1章谁赠格桑花)书名:许是很多年第1章谁赠格桑花“传说中,找到八瓣儿的格桑花的人就会拥有幸福。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三林”,合欢翻到照片的正面,从未见过的一朵花儿在纯净的蓝天下安静地绽放着,美丽而又炫目。合欢拿着肥肥的爪子指着数了数,果然是八瓣儿。格桑花,合欢以前就在某个杂志上看到过,是高原上清新脱俗的花儿,果然会是三哥喜欢的类型。“三哥,你运气也忒好了吧,这么稀罕的八瓣儿花都让你给碰着了”,合欢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挂在墙上的地图上找到信封上的地点,拿起笔重重的描红,地图

  • 战凌1章(第一卷 幻乐之界第1章 俩老头)

    原标题:战凌1章(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章俩老头)小说名:战凌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章俩老头书桌前,叶凌手指在键盘上不停的按动着。忽然,一阵轻微的响动。叶凌敲击键盘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他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把原木色吉他走出书房。大门紧闭着,地毯上整齐的摆放着两双黑色布鞋。叶凌目光一寒,紫色的瞳孔内散发出一股杀气。他径直走到客厅内,发现客厅沙发上俩分别穿着黑白唐人装的老头子。其中一个老头子头发花白,银白色的胡须在那布满皱纹的手指间滑动着,另一只手则慢悠悠的品着茶。整个人十分的悠然自得,而另外一个老头虽然满头黑发

  • 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章(第一卷 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章 楔子)

    原标题: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章(第一卷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章楔子)小说名: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第一卷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章楔子天历三月十五,龙宫里热闹非凡,活了几十万岁的老龙王将在今日迎来他的第九个孩子。但凡是有点娱乐精神的仙们都知道,老龙王膝下所出皆是龙子,而今日出生的这位,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龙女。要说这些万年来发生的稀奇事还真是不多,万八年前浮生渌的出现给这六界带来了和平安定,自此以后四海八荒之内再无战争,这天上地下也难得的平静了一阵,而我们的故事也正好要从这里说起。上古神族之一的龙族本与世无争

  • 杠上腹黑教主1章(第1章 新婚当天,弃若敝屣)

    原标题:杠上腹黑教主1章(第1章新婚当天,弃若敝屣)小说名字:杠上腹黑教主第1章新婚当天,弃若敝屣这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是个举行婚礼的好时间。草地上,孩子们在热闹的笑着,闹着,大人们也在高兴的交谈着,一切都为即将举行婚礼的新人祝福着。牧师是他最好的朋友腾飞,带着笑意上台了,说道:“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帅气的新郎和漂亮的新郎上台。”莫少天一身粉色的帅气的新郎西装,脸上露出了笑容,挽着新娘走了出来,新娘今天的打扮婉约又大气,白色的头上象征着纯洁的意思。腾飞带头鼓掌,下面的嘉宾也跟着鼓掌了,小声的说道

  • 不朽神瞳1章(第一卷 乾灵宗第1章 乾灵宗)

    原标题:不朽神瞳1章(第一卷乾灵宗第1章乾灵宗)小说名:不朽神瞳第一卷乾灵宗第1章乾灵宗晨霄大陆,东洲东域,有一灵山,名为乾灵山,终日灵气萦绕,仙波浩淼,实为修士修行的极佳之地。乾灵山上,一座宗门矗立,因乾灵山而得名,名曰乾灵宗。此刻,通往乾灵山的一条小路上,在日炎的照射下,几个少年的影子被拖的斜长。不用看他们身上的宗服,单单看着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挑着两桶水,便可看的出来,这几个少年乃是乾灵宗的外院弟子。“萧寻师哥,你说为什么我体内的玄气明明已经够冲破虚武境四重的桎梏,但我几次用功却冲不破呢。”一

  • 律师小姐你别跑1章(第1章 情敌相见,必有一伤)

    原标题:律师小姐你别跑1章(第1章情敌相见,必有一伤)小说名称:律师小姐你别跑第1章情敌相见,必有一伤最近阿力很郁闷:他的心目中的女神,也是从小在一个大杂院里长大,青梅竹马的自小玩伴,同时也是阿力未来孩子他(她)妈的,那个漂亮的尹夕儿,据说是正在跟一个什么帅哥谈朋友。告诉阿力这个消息的人,是他一个最好的朋友。所以,阿力当然会相信,这事儿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准确无误的了。为了弄清那个“帅哥”具体的工作单位、家住何地,阿力也是费了些脑筋和关系。这不,刚才就接到了一个哥们的电话,语气肯定的告诉了阿力:他

  • 腹黑前夫,你被捕了1章(第1章 无情到底)

    原标题:腹黑前夫,你被捕了1章(第1章无情到底)小说书名:腹黑前夫,你被捕了第1章无情到底“我说你们现在的小孩啊,到底是怎么个一回事?真把这民政局当后花园玩呢?刚结婚一个月就要离婚,这是神马情况?”民政局的阿姨背后高高悬挂着一个“百年好合”的牌子,嘴里絮絮叨叨的怪罪着面前年轻男女的行为。女子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手里的平板电脑,丝毫没有一丝的波动不仅让男人焦急,更是让民政局的阿姨生气。阿姨指着两个人警告道,“你们两个小娃给阿姨记好,不要一时头疼脑热就离婚结婚的,伤不起!我可是做好存档了,下次你们来,不

  • 武极阴阳1章(第一卷 初露头角第1章 水火相济)

    原标题:武极阴阳1章(第一卷初露头角第1章水火相济)小说名字:武极阴阳第一卷初露头角第1章水火相济西岳大陆,入眼的是一望无际的山川,处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抬头则是湛蓝一片,偶尔飘过的云儿似白雪、如棉丝,更有种伸手即触的错觉。五行大陆,上有北泽、下有南林,左有西岳、右有东原,外加中部的中土,正好五分天下。五个大陆分别对应于水、火、金、木和土,西岳大陆自然就是金元素的主宰,人们习惯性地称为金大陆。季夏时节,不过才日上三杆,金大陆东南方的金叶城已显得热闹非凡。四处拥挤的人群中,一位青衣少年如穿花一般,

  • 霸道老公戏萌妻1章(第1章 机场接机)

    原标题:霸道老公戏萌妻1章(第1章机场接机)小说名:霸道老公戏萌妻第1章机场接机六月,多雨的夏季,连绵的雨会让人觉得烦躁,却还是没有打消房间里一个人睡觉兴致。阳光透过雕花玻璃,打进屋内,三面是陷进墙壁里一尺的红木衣橱,琳琅满目的衣服,小洋装,休闲服,睡衣,各式各样,不难看出,房间的主人,生活条件不差。中间是一张很粉色的双人床,主人似乎还没有起床。“小猪来电话啦!小猪来电话啦!”可爱的铃声打破屋内的寂静,也打乱了她的美梦,只见一双芊芊玉手从被褥里伸出来,寻着声源,摸索着手机。“啪”女孩接通了手机。

  • 冷少将的军医官1章(第一卷 情动军心第1章 需要到这种程度么)

    原标题:冷少将的军医官1章(第一卷情动军心第1章需要到这种程度么)书名:冷少将的军医官第一卷情动军心第1章需要到这种程度么会见的地点是一家大型的俱乐部,机会只有一次!“老大,下面的交给你们了。”耳麦里面传来了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好好把握“春宵”哦。”“嗯。”走在前面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冷着脸。现在他们要去见的,是亚洲最大的军火中介商。谷骁扮演前来购买军火的人,而她是他的花瓶小秘。会面的场合如此歌舞升平,一点也不会出事的样子。谷骁对着她勾了勾手指,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凌娅愣了愣,很快摆出一个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