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都市绝品仙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5:51:55 来源:网络 []

书名:都市绝品仙医

第八章 夜跑

走出学校,林子辰深吸了一口气,他当然不会被田宇这种人物激怒,只不过他到了学校才发现自己早已无心上课,而是一心想着修炼。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林子辰从道玄天尊所传承的意识中得知,武者修炼共分纳元、蜕凡、天人、造化、涅槃、天尊几大境界,而炼丹至少要稳固纳元境初期的实力才可以。

也正因此,林子辰向方凝承诺了三天时间,以林子辰的修炼法门九转龙象诀,三日稳固纳元初期并非难事,虽然他只有十八岁,但意识和阅历是天尊级武者的传承,选择的功法也必是上乘。

只不过一般的地方真气稀薄,根本不足以满足他的修炼需要,所以找一处真气浓郁的地方才是现在的关键。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林子辰停了下来,双目定格在了燕明江的江面上。

就是这里了!

燕明江,算是天州最大的特色,几乎横跨整个天州,被称为东江省第一江。

这里真气虽比不得深山更加弥漫,但在市区却是难得的修炼之处,而且来去方便,我便在这里修炼,以巩固一下的实力。

林子辰走进燕明江公园的入口,一路走到江边,全不顾身边还有晨练的人们,盘膝打坐,入境修行。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纳元的本源,是聚气,同时也是武修最低的门槛,只有当自如将真气化为自己的真元,才称得上真正稳固纳元境。

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林子辰才结束了修炼,虽然距离小成还有着差距,但真气确实精纯了不少,日后借助地炎芝的辅助,将会更快提速。

林子辰刚走出燕明江公园大门,就见一个女生从一边跑过来,路灯下,她脸上的表情尽是紧张和害怕,快跑间脚下踉跄,险些摔倒。

而她身后七八米的距离,还有几个男人,一个个狰狞着脸,显然正在追着这个女生。

“啊……不好意思……”女生慌张中推了林子辰一下继续急跑,不忘道歉。

后面的男人便没有那么客气了。

“麻痹的,滚开!”

“找死那,一边去!”

林子辰双目一瞪,任凭那几个男人跑得很快,还是一把准确地抓住了一个男人的手腕。小说都市绝品仙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你在跟我说话?”

顿时,几个男人都停下来了,前面那个女生也停住了,她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是流氓,快跑啊!”女生焦急道。

林子辰穿着普通的运动服,加上稚嫩的长相,一看就是学生样子。

或许看到这几个混混去追一个女生,林子辰也懒得去管,毕竟武者不是警察,维护正义未必是他的义务,可混混冒犯他就不一样了。

“小子,你哪的?知道我是谁吗?”为首的光头男人猛地甩开了手,喝道。

他叫陈平,外号大脸陈,虽然在天州算不上什么人物,但在大学城附近还是比较有名的混混,一般人不敢招惹他。

大学城的混混分两派,一边是大脸陈,另一边是东哥,有其中一个做靠山,基本可以在这一带不受欺负了。163女人网

“刚才是你对我说滚开?”林子辰没有理会大脸陈的话,说道。

“废尼玛话,你聋了?找打是不是?”大脸陈喝道。

林子辰双目看着地面都懒得抬起来,道:“现在跪下认错,我当你嘴漏风说错话了。”

“哟?这小子是疯子吧?大学城一带敢惹我的还真不多,信不信我弄……哎哟哎哟……”

大脸陈话说到一半,只觉肩膀巨疼,林子辰的手只是轻轻一拍,他感觉整个肩膀都要掉下来了似的。

“让你跪你不跪,现在就算跪也晚了。”

“我操,我说这么装逼呢,敢情是个练家子啊,那我看看你能不能一个打一群,给我上!”大脸陈喊完,周围五六个汉子全都冲了过去。

啪……

咚……

大脸陈都傻了,一旁的那个女生也傻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这……不到一分钟,六个混混全都被林子辰撂倒了,而且倒地之后极为痛苦,恐怕站起来都难,有一个还直接昏迷了。

林子辰面无表情地看向大脸陈,后者眼睛瞪得老大,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

就在这时,大脸陈突然露出一丝狠意,直接将手伸向了腰间。

“小子,够能打啊,认识这个吗?”他的手里赫然出现了一把手枪。

大脸陈在这一带算是有名的混混头子,手里有枪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他眯起眼睛,哼,你再能打还能打得过枪?

一旁那个女生吓得花容失色,甚至有些愧疚,在她心里,林子辰多少有些英雄救美的意思。

“你敢杀人?就不怕我们报警吗?”女生娇喝了一声。

“报警?那你看看是你们报警快还是我的枪快!”

“小美女你别着急,我先让这小子给我舔个鞋底解解气,一会儿我就带你去公园里,哈哈哈……”

林子辰的表情依旧如刚才一般,似无波古井,他心中暗忖,现在我的修为定然是挡不住子弹,那要到纳元境中期领悟护体罡气,不过若是比起速度,你有枪又如何?

想到这里,林子辰身体如鬼魅一般,在大脸陈笑声未止一刻,已经到了切近,一把便将枪夺了过来。163女人网

“这……”大脸陈傻了,这速度也太快了,还是人吗?现在枪已经在了少年手里,他只要扣动扳机,自己就阿门了,“大哥……大哥我错了。”

大脸陈说话间,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林子辰的面前,这也不稀奇,就算你是江湖大佬,面对生命威胁的时候,还在乎什么身份和面子?

跪便跪了,能活命就行。

别说他,就连一旁的女生也愣住了,刚刚对处境已经完全绝望,而这一刻,不仅希望重生,同时产生了一股兴奋的快意。

林子辰冷冷看着大脸陈,就好像在盯着空气一样,足可见对方在他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他手掌一攥,只见那把手枪瞬间变形,成了一团废铁。

大脸陈更是吓得哭了出来,人家连枪都懒得开,这时预示着可以这样捏碎自己的脑袋吗?他脑海里浮现了十几种死法,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想活还是想死?”林子辰问了一句,大脸陈感觉自己裤裆顿时温温乎乎的……

第九章 天一酒吧

林子辰声音不大,但听到大脸陈的耳朵里,跟雷劈一样,他一个哆嗦:“大、大哥,想活。”

“十秒,只给你十秒,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内!”

“谢谢大哥!”大脸陈哪还有什么思考的工夫,爬起来就开始跑,腿软了一个踉跄摔在地上,爬起来接着跑,地面留下一道湿痕,别提有多狼狈。

等我入了纳元境中期,再敢冒犯,要你命!

林子辰看了一眼那个女生,便离开了,不过很快,那女生便追了上来。

“嗳,谢谢你啊。”

“你是哪个学校的?我是实验高中的,我叫蓝洛诗。”

“喂,你这人好没礼貌啊,怎么都不说话!”蓝洛诗嘟起小嘴有些生气地说道。

林子辰皱了皱眉,转过身道:“因为你说话都不留空隙的,你让我怎么回答?”

“切,那你至少也应该说句不客气啊。”蓝洛诗丝毫不在意林子辰的冷淡,反而露出俏皮的笑容。

“为什么要说不客气?我帮了你,你谢我,本就是应该的。”林子辰道。

说话间,林子辰才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女生。

长发披肩,白嫩的脸上五官近乎完美,尤其是一双会说话的水眸,娇美动人,这般姿色,怕是童妍都要逊色三分啊。

可惜有那么几分刁蛮,美中不足啊。

“喂,你连句客气话都不会说吗?你……你看什么呐!”注意到林子辰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打量,蓝洛诗退后了半步,道。

“眼长在我身上,想看什么是我的事!”林子辰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

“你什么你,没听过夜跑事件吗?你这是作死。”

近期的确有一些女教师、女学生夜跑被伤害的案例,蓝洛诗如果想到自己真会遇到这些人,恐怕也绝不会夜晚独自外出的。

“那个……要不你送我回去吧。”

“我不送。”林子辰摇头道。

“你……不行,你必须送我!”想到夜跑的事儿,蓝洛诗心里怕极了,直接用了命令的口气。

说着,蓝洛诗抓住了林子辰的胳膊就往前走,看起来小鸟依人,拽起人来力气倒真的不小。

但林子辰不会知道,在实验高中追求蓝洛诗的人可以按年级来数,就算校外的各种富家子弟也有不少垂涎于这个极品校花的。

林子辰终究没拒绝,毕竟两个学校离得不算远,也算顺路,不然这样一个女生真的出了危险,自己心里也不好过。

一路上,林子辰没再说话,蓝洛诗也没像刚才一样说个没完,而是安静地走在林子辰身边,一直低着头,只是偶尔警觉地看一看四周,直到被林子辰送回学校宿舍。

转过天,林子辰还是在学校里熬了一天,虽然他曾经是个保送生,但对课程已经毫无兴趣,所以上课他几乎都是闭目吐纳修炼。

放学之后,林子辰简单吃了口饭,就走出校门。

“林子辰。”

林子辰刚走几步,便被一个声音叫住,正是童妍。

“找我有事?”

“那个……”童妍低下头,道,“晚上……要不要一起去酒吧坐坐?”

刚刚,童妍看着林子辰孤单的背影,心里有些难受,所以,她决定主动邀请。

“不必了,我还有事。”林子辰所说的当然是去燕明江修炼。

童妍却不知道这些,她深吸了一口气:“子辰,你能不能收起你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知道,你心里或许有些讨厌我,可是……”

“你想说什么?”林子辰的声音依旧很淡,表情也没有什么波动,现在他的心里,童妍并不会泛起什么浪花。

“我只是想说你这样真的好过吗?难道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吗?”童妍表情为难,似乎对林子辰也有些愧疚。

“我……”童妍的表现让林子辰倒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其实林子辰的确比较欣赏童妍,只不过喜欢已经谈不上了。

“我们定的七点,我希望你来,我们还是朋友,好吗?”说完,童妍双眼泛泪,走开了。

林子辰面露为难,童妍其实并没有对不起自己,这点希望,难道自己真的要拒绝吗?

七点,林子辰迈进了天一酒吧的门,这算是给童妍一个交代吧。

酒吧里,灯光闪烁,重低音震荡着年轻人的心,在一个卡座,林子辰看到了田宇等人。

田宇抱着刘姗姗正说着什么,王婷也倒在男朋友刘云超的怀里,童妍则是一个人跟着节奏点着头,偶尔喝一口酒。

酒桌上摆着各式鸡尾酒和小吃,中间还立着一瓶21年英国皇家礼炮,加起来少说大几千,也就是这些富二代们会点这种配置。

见到林子辰走过来,田宇大笑道:“哎哟我草,这不是咱林大少吗?哈哈哈,不是说不来吗?怎么,想感受一下富人生活了?”

林子辰看都不看他一眼:“我答应了童妍。”

说完,他坐在童妍旁边,没有说话,也没有碰桌上的任何酒水和小吃。

“切,装逼。”田宇轻声道。

坐了一会儿,林子辰叹道,看来这里的气氛真的不适合自己,他也不爱喝酒,也不会划拳,要不是答应了童妍,他是绝对不会来的。

他走出酒吧透口气儿,可正走到一个拐角,便看到一男一女正在路边狂吻着,男的还不忘在女的身上划动几下。

男的竟然是友刘云超!

刘云超是王婷的男朋友,家里是郊区的暴发户,也算进入了富二代圈子,只不过没想到他女朋友还在里面,他居然在这另一个女人亲热……

不过林子辰对这毫无兴趣,直接转身走了回去。

浓妆女人推开刘云超,小脸儿一红:“讨厌,这是外面啊。”

“哈哈,那有什么的,你这小妖精那么勾人,回头给哥留个电话,约你。”

“讨厌,坏死了你,还真打算跟我……那啥啊。”

“那还能假?哥喜欢你啊,到时候给你买个LV的包,怎么样?”

一听这个,女人来了兴致,媚笑道:“德行,把手机给我。”

刘云超一听就乐了,其实他也是刚刚才认识这个小妖精,只不过一拍即合,成了。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我操,小霞你们干什么呢!”

“张……张涛?”一见这个张涛,叫小霞的女人马上就傻了,这是他男朋友,只不过今天有事没有陪她,她自己来酒吧玩,谁知钓上一个有钱富少。

“哼,哪来的王八蛋,敢动老子的女人?”说着,张涛抬手就朝着刘云超打过去。

刘云超喝了不少,又是九中拳击队的,加上暴发户儿子的身份,哪能白挨打?见对方出手,他上去就是一拳。

咚!

不愧是练拳击的,一拳直接把张涛打得滚出了一米多,嘴角还流了血。

“妈的,你……你敢动我?”张涛捂着嘴怒喝一声。

“操,动你咋了?不打听打听小爷是谁,还想挨打?”刘云超说道。

“行,你等着!”张涛咬牙点点头,旋即朝着酒吧里跑去。

林子辰在酒吧里又坐了一会儿,实在无聊,道:“童妍,我先走好了。”

“啊?为什么,还很早啊!”童颜道。

“哈哈,我看林大少是不适应我们这些有钱人的生活吧?怎么,自卑了?放心,不用你买单!”田宇轻蔑笑道。

一旁刘姗姗也觉得有面子,毕竟今天的场是她男朋友买单,她道:“切,来都来了,还装什么……”

刘云超也醉醺醺地走回来,刚打了人,他血脉正猛,指着林子辰道:“走?你不给我宇哥面子是不是?”

林子辰抬头一刻不由一愣,刘云超眉宇之间似乎有股黑气在盘绕着,这……是血光之相。

他皱了皱眉,拉起童妍的手:“童妍,和我一起走吧。”

“不行,今儿我没玩痛快,谁也不能走!”刘云超一把按住林子辰,道。

林子辰冷眼瞪着他:“手拿开。”

“哟!叫板?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打你了?”

“算了子辰,要不然……你先走吧。”童妍说着,低下头,感觉林子辰也太不懂事了,这不是扫大家的兴吗?

就在这时,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围了过来,为首的一个染着黄毛的人道:“走?妈的,今天这桌谁也走不了!”

都市绝品仙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都市绝品仙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在线阅读

    原标题: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目录预览:第1章孩子没了,就认真考虑离婚的事第2章我会让你净身滚出顾家第1章孩子没了,就认真考虑离婚的事B市快十年没下雪了,林浅刚出机场就感觉一股冷风杂着阳光迎面扑来,直往她空荡荡的大衣里钻,冻得人精神一凛。她吸了吸鼻子,在杂乱的人群中一眼看到那个靠在车门上的男人,微微弯了唇角大步向他走去。“顾渊。”她轻声唤道。顾渊抬头,额前细碎的头发把阳光剪碎斑驳地投映在脸上,慵懒得像只刚睡醒的猫。“林浅,我们离婚吧。”他站直身体,

  • 先婚后爱:豪门冷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先婚后爱:豪门冷妻在线阅读书名:先婚后爱:豪门冷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她想结婚,以最快最快的速度第二章这个男人,身上满是魅惑人的妖气第一章她想结婚,以最快最快的速度莫以市。一家精品店内,冷柔正在挑选小夜灯,墙上的电视突然放映出了一张她熟悉的脸,八卦娱乐周刊的头条:艺人千娇儿与耀星集团总经理冷司将于三个月后举行婚礼,据悉千娇儿是耀星集团总裁冷天富的千金……冷柔的脑子顿时嗡嗡作响,拿在手上的小夜灯也摔在了地上,视线慢慢变得模糊……夜晚,JUNEClub.冷柔趴在吧台,醉眼迷离的看着舞池蹦跶的人群

  • 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在线阅读书名: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目录预览:第1章终究只是个梦第2章瞧你那怂样第1章终究只是个梦男人灸热的唇带着她最熟悉的气息咬住了她的唇,撬开她的贝齿,连吻带咬的吮吸着属于她的味道,初夏觉得自己要透不过气来,她抬起手圈住了他结实的后背,就算憋死也舍不得放开。“我想死你了,想死你了。”她滚烫的唇贴着他的耳边一声声倾诉她的思念,他一下下用力的抱着她,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初夏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我想……”最后那一声小得都要听不见了,却无一遗漏的

  • 皇帝强宠纨绔废柴妃子在线阅读

    原标题:皇帝强宠纨绔废柴妃子在线阅读书名:皇帝强宠纨绔废柴妃子目录预览:第1章天朝第一帅哥第2章皇帝大选之日第1章天朝第一帅哥伊人懒洋洋地抬起眼,一边用衣袖擦掉嘴角边的糕点残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你说谁啊?”“贺兰雪,当今圣上的弟弟,被世人称为逍遥王的那位。”伊琳摇着妹妹的肩膀,兴奋道:“天朝第一帅哥。”“厄……”伊人歪头想了想,圆溜溜的眼睛又眨了一眨,问:“那他有钱吗?”“废话,当然有钱。”伊琳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望了一眼伊人,撅嘴道:“不过,也许没有我们伊家有钱。”“哎。”伊人深有同感,从躺

  • 呆妻驯夫在线阅读

    原标题:呆妻驯夫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呆妻驯夫目录预览:第1章侯门一入深似海(1)第2章侯门一入深似海(2)第1章侯门一入深似海(1)岁寒,大雪。水琳琅面无表情地坐在奁台之前,青黑色的黛笔淡淡扫过她的蛾眉,她望着自己映在菱花镜里的容颜,精雕细琢的五官,仿佛妙手天成,一切无可挑剔。这样一张脸,曾经给她带来无数的荣耀和骄傲,但是,如今她却恨透了这样一张脸。因为这样一张脸,她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据说,他是潋滟山庄未来的接班人,已经有了一房妻室。潋滟山庄,苏家,是继当年的周庄沈家之后,如今的大明首富。

  • 我仍喜欢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仍喜欢你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仍喜欢你目录预览:第001章: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第002章:她是别人的妻子,他是别人的未婚夫第001章: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中午十二点二十分,本应该是午休的时间,位于江氏集团第二十三层的会议室里却齐刷刷坐着上百号人。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会议令每个人的脸上都难掩疲惫之色,可没有谁敢松懈一丝一毫,皆是正襟危坐,全神贯注。突然,大屏幕忽地一黑,再亮起时,原本的业绩数据已经变成了一张张照片,而照片的主角之一,正是江氏集团的总裁——江迟聿!照片里,有女星在喂他喝酒,也有不顾

  • 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在线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重生之只有香如故目录预览:第一章如梦初醒第二章梅花十里,香如故第一章如梦初醒昏暗的光线照进模糊不清的屋子,寂静的只有破烂不堪的窗纸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一个一身九曲凤转的凤袍,在太阳光下面耀耀生辉,她便是南朝皇后上官阮玉,或许是久居深宫一双凤眼尽是凌厉之色,似是厌恶这里的气味,微微蹙着绣眉,用帕子捂着鼻子,可嘴角却又掩饰不住的微翘。一个冷宫中的丫鬟手中拿着破旧的流宫灯在前面引路,后面跟着好十来个太监,进了屋子,借着昏暗的光看着床上那隐约的人影。人影似是听见有

  • 萌妻火辣辣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妻火辣辣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萌妻火辣辣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用麻袋装走你第二章冤家还路窄第一章我用麻袋装走你湛江市的黄昏,太阳西沉,天边勾勒出了一道道霞云,一直漫延到了大半个天空,红彤彤的。一辆疾驰的银灰色的跑车忽然一个急刹车,在江边停下。咚的一声,一个巨型的破麻布袋从车上扔了下来,溅起了一片灰尘。傍晚时分,这儿来往的人很少。有人经过,也都躲得远远的。车迅速关上了门,迅速消失在了江边。麻布袋没被系紧,胆大的路人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围观,那麻布袋倏然动了一下,把那路人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江余余挣扎

  • 虐爱情深:惹上恶魔总裁在线阅读

    原标题:虐爱情深:惹上恶魔总裁在线阅读书名:虐爱情深:惹上恶魔总裁目录预览:第一章凶狠的眼神第二章缠绵的夜第一章凶狠的眼神“看着我。”带着面具的男人狠狠捏住洛晴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秦湛……你……你放开我。”洛晴痛得连话都有些说不利落,低声求饶着,秦湛却依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放开?”秦湛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怎么,求我娶你进门,现在却装起清高来了?”“我没有,是我爸爸……”洛晴怯怯地解释。“有区别吗?有其父必有其女。”秦湛的语气更加讽刺,“罗伊集团破产了,所以你为了钱,连我这样的人都肯嫁

  • 凤临天下在线阅读

    原标题:凤临天下在线阅读书名:凤临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悲催的穿越第二章本王要你活着第一章悲催的穿越头很痛,好像要被撕裂开一般,耳边充斥着战火的硝烟声,还有那一声声熟悉或陌生战友的尖锐叫喊声。“苏医生小心!”“快保护苏医生!”“苏医生……”苏忻用力的抱着头,啊的大叫一声,睁开眼却为眼前的情况所震惊。硝烟弥漫的战场变得绿玉葱葱,熟悉的军装和面孔,便成了一系列的古装男子。不等苏忻去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柄长剑朝她身边飞了过来,只听掷剑的男子大声喊道:“念奴,没死就赶紧去保护王爷,我们断后!”苏忻耳朵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