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boss掠爱:纯情小助理】舒丫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2:57:0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boss掠爱:纯情小助理
第2章 :神秘的女人

“三个月前,你作为校友和成功人士,在江城大学的百年校庆上作过演讲。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很不巧,我正好坐在台下,你的演讲虽然短暂,可是很精彩,比起我们校长的长篇大论,我比较喜欢你。”

“这么说,你是江城大学的学生。”纪君阳稍稍松了口气。

“为什么非得是学生啊,也许是老师呢。”

“听你声音,年纪不会很大。”

“当然咯,我天天十八岁,偶尔回到十六七,我是超级无敌美少女呀。”有人很臭美地道。版权163nvren.com

“那你叫什么名字?”

“才不要告诉你,除非……”女孩声音略顿。

“除非什么?”明知道她在故弄玄虚,纪君阳还是莫名地钻进了她的圈套。

“除非你乖乖听医生的话,配合治疗,等你眼睛好了,我再考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我,你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一点小小的打击就让你趴倒了,那也太让我失望了。”

他当然不是刘阿斗,可是,医生刚刚才说了,复明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而已,跟判了死刑没什么两样,纪君阳陷入沉默当中。

不久,他的身上,被她戳了两下,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手上,“喏,这是救你时在你身上发现的钱包,里面有一张身份证,七张银行卡,还有毛爷爷二十张,你说得对,我还是学生,我身上的钱不够,就拿去缴医药费了,但医院是个烧钱的地方,你最好能告诉我其中一张的密码,我好给你去收费处划账,免得你被医院赶出去。”

“这里面的卡不能动。【boss掠爱:纯情小助理】舒丫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纪君阳有几分烦躁地道。

“空卡?不可能吧,你这种人最不缺应该就是钱了吧,怎么可能是空卡呢,别开玩笑了。”

“有人会通过银行记录,知道我的行踪。”莫名地,他对她透了底,松了防备,甚至产生了一些信任。

她似乎在用时间消化他言语之间的讯息,半晌之后才不确定地问,“你可别告诉我,有人要杀你灭口吧。”

“没错,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免得受了牵连。”话里,有了警告的意味,如果她就此离去,他也不觉得意外。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偏偏,这女人,有股子倔劲。

“切,怕就不会救你了,你就安心养伤,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只是在手术前,可得委屈你先出院,我会替你找一处清静安全的住所,生活起居你也不必担心。等你眼睛复明后,记得还我利息就成。”

她的轻描淡写,让他心底泛起异样,虽然尚存疑虑,却莫名地感觉很温暖,还有踏实。

“你为什么要帮我。”落魄时节,亲人与朋友都可能冷眼旁观,她一个陌生人,如此热心,实在叫他意外,她图的是什么?

“因为……感觉你不像是个坏人呗。”

就这么简单?他表示怀疑,“是吗?你如果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劝你,早点放弃。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第3章 :长得有两把刷子

“看你长得阳光灿烂的一张脸,心眼儿怎么那么的阴暗呢,有人害你,你就觉得全天下都是坏人了,什么破歪理,一棒子打死所有人,真是好心没好报,早知道这样,就让你在那山窝里被狼叼走。”女孩不悦地哼道,孩子气的声调让纪君阳心里一软,那山上野鸡山猪倒是有,就是没有狼。

“你真就不怕惹祸上身,我不是恐吓你,我的身边,处处是危险。”

“日子太平淡,找点冒险的事儿做做,也不错啊。”她嘻嘻笑着,似是没将他的警告当作一回事。

一句冒险,她便将他妥善安置在一个叫荷花塘的地方,用她的话来说,那是个荷叶田田青照水的美丽之地,一住就是一年。

夏天的黄昏,她带他去泛舟,穿过层层叠叠的荷叶,停在荷塘深处。【boss掠爱:纯情小助理】舒丫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她说,“用你的耳朵去听,鼻子去闻,心去感受,慢慢地放松……”

她的声音像是有安抚的魔力,如同一道清流注入他因为失明而狂躁的心里,渐渐沉静下来,微风轻拂,带来她身上似有若无的馨香。

心中一悸,竟循着感觉抓到了她的手。

“丫头……”她一直不肯告诉他名姓,他便这么地叫她,初时的生硬拗口,大半年下来,竟觉得有些情愫在其中。

不知是因为失明还是相处久了,当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产生了一种喜欢式的依赖时,他有些迟疑了。

他一个瞎子,凶险的前途,能许给她什么未来?

她在做着毕业设计的同时,每天很努力而辛苦地工作,做兼职,为他洗衣做饭,逗他开心,拉他散步,给他读报讲新闻,也将关注的纪氏的消息告诉他听,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甚至,替他约好了知名的眼科医生。

在这个私欲横流的年代,她就是一个傻乎乎地女孩,背负着本不属于她的责任。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的手微微地动了下,却并没有抽离他的掌心,“如果我告诉你,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相信吗?”

他明显地怔了下。

咯咯的笑声自她的口中流出,惊起蛙声一片,“别紧张,我开玩笑的……”

她的话还不及完整,他忽然将她拉入怀中,以吻封缄,直到吻得她气喘吁吁。

“不许你开玩笑,做我的女朋友。”他的头抵着她的额,忽然变得霸道无比,而脱口而出的话,让他自己也愣住,随即有些紧张地抱紧了她,生怕她听了逃跑似的,“丫头,我答应你,我绝不会让自己当一辈子的瞎子。”

也不会,让自己一辈子这样躲躲藏藏,他要给她明媚的未来。

第4章 :对你一见钟情啦

“你就不怕复明的时候看见你面前站着一条大恐龙?”她调皮的手指,在他的胸膛口划着圈。

“那我也认了。”他答,心中却是哂然,还超级无敌美少女呢,动画片看多了吧。这小丫头,也有不自信的时候啊。

爱情的魔力,或许真的不可思议。

手术的前一个星期,他将她拥在怀里,问她,“你怕不怕,假若手术失败,我这辈子,就是个瞎子了,会成为你的负担……”

“那你可也得做好准备了,我长得可丑了,吊鸡眼,塌鼻子,四环素牙,脸上坑洼,长满黑痘痘,畸形手,螺旋腿……”

她能用尽的丑化自己的词语还没有说完,他便低头用吻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

这女人,当真是欺负他现在失明不见呢,别以为他的手掌感觉不出她的肌肤细腻如丝绸缎。

“答应我,复明那天,我第一个要看见的人就是你。”这样,就能印在心底,一辈子都不忘。

“当然了,张医生说对你眼睛的复明手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才不要你这么漂亮眼睛一睁开就跟旁边的护士小姐乱放电,它可是我的。”

他感觉到她的纤柔的手指轻抚上他的脸庞,温热的唇印在他的眼睑上。

除去眼睛看不见,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面对心爱的女人,温香软玉在怀,哪能不心猿意马,一个翻身将她锁在身前,“丫头,我可以让你成为我的人吗?”

身下的人儿,似乎怔了一下。

他涩涩地苦笑了一下,其实他怎会不明白,她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更多的是为了激励他对于复明的信心。

可是,他却是动了真心,莫名有了一种害怕失去她的感觉。

他想好了无论她美丑都会对她一辈子负责,他早已过了以貌取人的年纪。可是,既然她现在不愿意,那他也不能勉强夺走她的清白。

女孩子嫁人,终究留着第一次给新婚的丈夫好。

可就在他准备将她松开时,她的手臂却忽然地缠住了他的脖子,似是无声地邀请。

“你想好了吗?”看不见她的表情,他不确定地问。

她以吻作答。

而他,终是循着本能,用手代替眼睛,仔细地感知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那是她的第一次,疼出了她的眼泪,掉在他的指尖,灼烫了他的心脏。

“丫头,这些日子,你为我受的苦,你对我的好,我将会,加倍地宠着你,爱着你。”

他在她的耳边呢喃着情话,可是,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她在他拆除绷带的那天,毫无征兆地消失。

第5章 :人间蒸发

打不通她的手机,他疯狂地跑回租住的小院,已是人去房空。她带走了所有关于她的痕迹,仿佛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唯有一瓶搁在床头的玻璃里,装满五颜六色的幸运星,三百六十五颗,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折的,见证了他和她曾有过的快乐和缠绵。

而她,从此人间蒸发……

豪华卧室里,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惊醒了大床上沉睡中的俊美男人,满头大汗地弹坐而起,墨墨的眸里,幽深难辨。

五年了,那些场景,总在梦里如影随形。

谜样的女人,困惑他到如今。

丫头……

半晌,他才接起电话,“什么事?”

助理的声音毕恭毕敬地自手机那头提醒他的行程,“总裁,您今天飞往洛市的飞机是七点四十五分,现在是七点整,车子已经在门口等着您。”

“我知道了。”男人淡淡地,掀开被子下床走进浴室,健美的身躯一览无余。

孩子总有十万个为什么,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与探知。

“千寻,我是不是你从桥洞里捡来的呀?”

正在做着早餐的年轻妈妈回过头望了女儿一眼,“你听谁说的?”

“张小立他说她妈妈告诉他的呀,他说所有的小孩子都是从桥洞在捡回来的,不听话爱哭闹的小孩会在晚上被风婆婆再送回到桥洞里,大河怪会把他吃掉的。”

千寻汗颜,哪有这样教育小孩子的,会吓坏他们幼小的心灵的。她搁下手中的活,弯下腰抚摸着女儿的头。

“张小立是不是从桥洞里捡来的妈咪不知道,但是妈咪可以肯定的是,我的宝贝安安,是从妈咪的肚子里住了十个月,然后想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就自个儿钻出来的,安安是妈咪的宝贝天使,也是爷爷奶奶的乖乖小宝。”

小家伙听了,纠结的小眉头没有舒展,反倒拧得更紧了,像条皱巴巴的毛毛虫。

“那妈咪的肚子不是被我钻个好大的洞吗?一定很疼吧,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以后我也会乖乖听话,不惹妈咪生气。”

千寻只觉得一阵暖意流过这个寒冷的冬天,所有单亲抚养孩子的艰辛像是在这张小嘴儿里一吹,全都消失不见。

女儿果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吃过早餐,千寻和父母打过招呼后,将女儿送到幼儿园,这才匆匆跳上公车赶去上班。

下车的时候,天空已经下起了冷冷细雨,没有带伞,只能将包举过头顶遮挡着,一路小跑进办公大楼。

左拐一个弯是电梯。

因为走得急,在低头看手机屏显时间的时候,不小心就踩上了人家的脚后跟。

反弹性地往后一退,连忙欠身道歉,“不好意思。”

抬头之间,只感觉到一阵晕眩,眼皮突突地跳了好几下,眼前这张脸,让她一时呆怔在那里。

第6章 :相视不相识

“没关系。”男人声音清淡如水,话虽如此,可冷漠的气场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不认识她。

千寻并不觉得惊奇,只是,感觉到无边的失落在身体里流淌。

电梯往上升,失重的感觉将她淹没。她站在他的身侧,余光悄悄地打量着他。

五年的时光似乎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唯有那坚毅的脸庞更加显得成熟。那双眸子,越发地显得幽深。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该在千里之外的江城吗?就这么忽然不真实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不知道该是悲还是喜。

很想与他打声招呼,话到嗓边好几次,可一接触到他眼里的陌生,她就没有勇气发出声音来。

能与他说什么呢?或许,他早已忘了她。

来不及组织语言,她要到的楼层已经抵达。侧身而出,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去望,徐徐关上的电梯门,男人深邃的眸子正望着前方,那目光似乎打在她的脸上,却又来不及落实这种感觉,便已消失了身影。

恍若一梦。

刚走进办公室,许芸便凑了过来,“千寻,我昨天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怎么都没接啊,都快急死我了。我听说马银玉那个狐狸精派你单独去跟姓周的谈合同,我心都悬起来了,那个姓周的名声臭得要死,是有名的色鬼,你没出什么事吧?”

千寻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有些心不在焉地,“没有。”

但是,那个合同,也黄了。

“没有就好。”许芸拍着胸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但见她脸色不对,又不确定地问,“真没事?你好像有心事。”

“没事,可能昨天睡得晚,没休息好。”千寻轻描淡写地,心里却是乱糟糟地,纪君阳,他怎么会出现在洛市。

许芸瞧着她有些泛青的眼圈,随即恼怒地道,“我看马银玉那死贱人根本就是故意的,什么人不好派,偏派你去。派你去也就罢了,居然让你一个女人单枪匹马应付那个老色鬼,我看她就算不是故意也是成心想整你。还真以为自己当上了总经理助理,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以公报私怨,卑鄙无耻。想当初她进公司的时候,还是你一把手带出来的呢,也不知道感恩戴德一下。”

千寻倒没有那样义愤填膺,只是冷冷地笑了一下,农夫救蛇,反遭蛇咬一口,这样的事,总有人上演。马银玉忌惮她,不过是怕自己的位置坐不稳。

“狐狸精来了,你可要小心点……”许芸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匆匆丢下一句话,将办公椅滑回自己的位置。

千寻埋着头,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文件,那人,出不出现,她的工作还是要继续的。她得养家糊口,可没有他呼风唤雨的本事。

高跟鞋磕着地板的声音越走越近,千寻眼皮微微一抬,便看见那双红皮靴停在她的面前。十几厘米高的鞋跟,她看着都觉得脚累得慌。

大抵,是兴师问罪的来了。

boss掠爱:纯情小助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boss掠爱 或 纯情小助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恶少的逃跑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恶少的逃跑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恶少的逃跑妻目录预览:第1章放手第2章林氏聚会第3章订婚风波第4章联姻告破第1章放手“逸,我好开心,我们终于能够在一起了。”如歌穿着大红旗袍,精致的脸庞上,满是幸福的笑容。眸光爱恋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林轩逸一身笔直的西装,完美的衬托出他高挑匀称的身材,有着一张俊美如天神亲手雕刻的,宛如妖孽般完美的容貌,以往听到她这么说,都会眉目含情的脸上,此时却是布满冰霜,眼神冷漠,带着恨意的看着她。幸福的笑容僵在唇边,如歌不解的看着刚才还信誓旦旦说会

  • 《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转学第一卷第2章住所第一卷第3章扫地后第一卷第4章有菜吃第一卷第1章转学蓝双重生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年了,现在她七岁了。这天醒来的时候,被吓得不轻。因为她摸到自己的被子一阵湿透。自己竟然尿到床上来了,这让家人知道了情何以堪。蓝双心慌慌想了一会儿,决定毁尸灭迹,先把身上弄干净了再说。谁知刚一整理,才发现,自己身上还干干净净,而床上,她的弟弟蓝滨睡得一脸幸福,蓝双脸一阵红一阵白,懊恼不

  • 《呆萌妖宠:主人,嘴下留情》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呆萌妖宠:主人,嘴下留情》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呆萌妖宠:主人,嘴下留情目录预览:第一卷树欲静而风不止第1章山上滚下只狐狸第一卷树欲静而风不止第2章妖孽竟然是王爷第一卷树欲静而风不止第3章王爷回府第一卷树欲静而风不止第4章与妖孽同桌吃饭第一卷树欲静而风不止第1章山上滚下只狐狸天然呆梦小九是一只很可爱的小狐狸,虽然已经五百多岁了,可是看起来就比刚出生的小狐狸大一点点。眼看着小十都快能化身人形,她还是只能迈着四只小短腿坑哧吭哧的跑。这天八哥一身白衣飘飘的来到她面前,将一个项圈戴在

  • 《先婚厚爱,我的迷糊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先婚厚爱,我的迷糊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先婚厚爱,我的迷糊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初遇第2章装傻么第3章合约第4章质问第1章初遇被夜幕笼罩的城市染起了万家灯火,喧闹而充满野性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靳大哥,你送我回家好不好?”祁云裳看了眼双颊灿若芙蕖的邹婉婉,心里有些期待的抱着身侧男人的胳膊央求。靳舟寅抬手揉揉祁云裳的脑袋,颇为宠溺的笑道:“你又没醉,婉婉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可是婉婉如果要人送,有的是人抢着送啊。”祁云裳嘟嘟唇撒娇,又觑了眼夜色下那弱柳扶风的身姿,这我见

  • 《冷相缠爱:腹黑摄政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冷相缠爱:腹黑摄政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冷相缠爱:腹黑摄政王目录预览:第1章坑爹的被穿越第2章遇见第3章你是谁第4章脱逃第1章坑爹的被穿越阴森的树林遮天蔽日,把阳光挡的严严实实,枝叶茂密,遮挡的整个树林暗黑幽深,其间闪烁着点点细碎的光,时不时一声呼哨,挥刀划过空气的尖锐声响,令人感觉弥漫着滔天杀机。一个小女孩捂住胸口,在前面跌跌撞撞的跑着,嘴角微微渗出鲜血,虽然速度不快,身上多处受伤,却依旧执着的向前磕磕碰碰,好像只要再翻过一条小沟,就可以获得生机。“她就在前面!抓住她!”

  • 《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难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难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难缠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惊喜无处不在第2章非礼,顺走定情金牌第3章倒霉,被五公主捉走第4章假冒,王爷你真讨厌第1章穿越,惊喜无处不在封九九坐在柔软的“垫子”上,双手握拳揉揉还在冒星星的脑门,双眼懵懂地望着站在离自己两米开外、长得过分好看却一动不动的古装男子。如果忽略男子那双如潭一样深邃的眼睛,和那张透着杀气万里冰封的脸,封九九真的会以为面前站着的男子是一个假人,因为真人不可能长得这般好看。但男子精致绝美的五官透着与

  • 《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目录预览:第1章穿成无盐丑女第2章男女授受不亲第3章新娘另有其人第4章太子妃?不稀罕第1章穿成无盐丑女深夜。青焰国帝都郊外的树林里。一轮明月高悬夜空,皎洁的银辉遍洒大地,亦将整片树林照耀得亮如白昼。树林深处,有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大树旁的土地有被挖动过的痕迹,似是挖了一个坑又给填了起来。忽然,这个被重新填上的坑里,发出一阵响亮的撞击声,紧接着,泥土竟突然松动起来。那撞击声还未停止,泥土也在剧烈地晃动。夜空中,

  • 《狼性总裁别乱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狼性总裁别乱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狼性总裁别乱来目录预览:第1章寰少第2章不就有两个臭钱么第3章女助理第4章息君苑第1章寰少华国,海沙市,君侯宫。周沅浅略显局促的走在这条镶玉贴金的过道上,头顶天花板打下淡淡的天蓝色光线,使得她对君侯宫这个传说中最为销金的娱乐会所感觉更加神秘。身上的裙子和脚上八公分的高跟鞋俱是奢侈品专柜的上等品,可是周沅浅却一点都不喜欢,因为这全身的装扮加起来也只能遮挡身体一小半的皮肤,眼下已是秋天,在她二十二年的生命认知中入秋之后还穿这样又短又薄的裙子着实有

  • 《总裁专属:吻上恶魔小新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总裁专属:吻上恶魔小新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总裁专属:吻上恶魔小新娘目录预览:第1章捡她回家第2章全新的赋予第3章有心人来访第4章宠她不需要理由第1章捡她回家盛夏六月,S市不起眼的一家孤儿院迎来了它自建成以来第一位尊贵的客人。叶家的声名,早就远播到了国外,闹了几个月沸沸扬扬的财产争夺,终于在正统继承人悄然归来之后落下帷幕。人心未定,股价难平,这些公益慈善活动,必不可少。院里仅有的两个年轻的女大学生义工,趴在三楼的窗口边观摩那停在路口的一排加长豪车,统一的黑色,高贵而低调,轻易

  • 《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由不得你第2章名义上的未婚妻第3章男友要订婚,未婚妻不是她第4章天鹅和癞蛤蟆第1章由不得你“让我走!”莫柒安看着插在未婚夫宫世勋胸口的那把水果刀,颤抖着开了口。“因为你心心念念的初恋情人古宗泽肯要你了?”宫世勋好看的薄唇抿成一道生硬的危险弧线,胸上那刀口虽不深,但很快染红一片衬衫,他却恍若未闻。她心绪复杂,瞪着他终是一言不发。“说、话!”他一把捏住她下颚。莫柒安吃痛,却是牙尖嘴利,“是啊,我心里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