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1:28: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
第2章 夏家三千金

  哗哗水声,镜中她满身青紫,满身都是那个男人的味道。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洗好之后,出来看到床上摆着一套干净的衣裙。

  她从不矫情,拿起来就穿了,推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女佣。

  “先生请你下去。”女佣机械而有礼貌地说道。

  夏紫墨似乎对眼前的豪华壮丽视若无睹,呆呆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家先生是什么人。”

  夏紫墨扶着旋转楼梯下去时,看到东方辰翘着腿坐在下面,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在看着,面前摆着一杯红酒,还有精致的早餐。

  “洗好了,”东方辰微微抬了下头。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夏紫墨拖着脚几下就过去,将他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不许你看我的东西!”

  东方辰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下:“你画的?还不错。”

  他看得正是夏紫墨的设计稿,边上的沙发上还放着她丢在酒店的包。

  夏紫墨走去拿过包将设计稿放了进去。

  东方辰看到她受伤的脚皱了下眉,望向一边的佣人:“去找个医生过来。”说罢端起高脚杯,优雅地啜了口。

  包里的钱包,证件都还在,这男人将她带走之后,连她的东西也一并带来了。

  夏紫墨放好设计稿,看了眼东方辰:“东方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该走了。网站163nvren.com

  说罢拖着脚就走。

  东方辰笑了下,看着她的背影,深色的淑女长裙,长发披肩,身形柔美,并没有因为脚的缘故而减少半份美感。

  确实很养眼,东方辰不得不承认,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夏紫墨走出去后,管家兰胤上前,像机械一样开始汇报:“少爷,她叫夏紫墨,24岁,是个服装设计师,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原本是南阳夏家的三千金,留过洋,可是在两年前她与她母亲都被赶出了夏家,她母亲有心脏病,每个月都需要高昂的医药费。”

  “南阳夏家的三千金……”东方辰了然地笑了下,难怪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高雅气质,看到如此豪华的城堡,不像其她女人一样满眼都是惊叹与羡慕。

  东方辰点了只雪茄:“那你有没有查到夏家为什么容不下她们母女。”

  “据说是发现了她并非夏家血脉,所以……”

  东方辰吐了口烟:“兰胤,猜猜她走到哪了。163女人网

  这城堡大得要命,保镖随处可见,夏紫墨瘸着脚走,谁也不问。

  没有人拦她,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出了大门。

  然而出了门的夏紫墨立刻就明白为何没人拦她了。

  城堡建在山顶上,虽然有大道下去,可就算她脚好好的也要走到下午,更何况她脚还受伤了,只怕走到天黑也走不下去,这种地方是不会有出租车的。

  夏紫墨很清楚自己的状况,矫情只会死得快,她叹了口气,坐在了路边晒太阳。

  太阳照在身上很暖,夏紫陌又叹了口气,她虽然已不是什么千金了,可要放下身段回去找那个男人,还是有点难。

  正当她想起身,一个男人修长的身影从大门里走了出来。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他穿着银灰色的合体西装,发型阳光帅气,五官深邃而性感,这个男人是如此的英俊好看,他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璀璨,站在那里,连阳光都没他耀眼。

  夏紫墨移开眼,东方辰俯下身,宝石一样的眼眸带着清浅的笑意:“怎么不走了?”

  “东方先生,能不能派辆车送我下山,我会,我会感激你的,”夏紫墨实在想不出自己会怎样,只能说出感激你三个字。

  “抱歉,我不需要你的感激。”东方辰神情倨傲。

  还是有种自取其辱的感觉,夏紫墨收回目光,慢慢起身,她相信再难也走得下去。

  然而还没等她迈出一步,身形一空,她就被东方辰抱了起来,抱着往回走。

  “干什么,放开我!”

  夏紫墨下意识地挣开他却被越抱越紧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虽然失身于这个男人,但夏紫墨毕竟从没与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扭着脸非常局促不安。

  东方辰低头看着她的不安,唇角不自觉勾起笑,她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天然的红晕,长发柔软散在他胸前。

  柔软地在他心上撩拔了一下。

  可能确实抱得太紧,夏紫墨忍不住推了他一下:“不要靠我这么近。”

  “这就叫近?”东方辰靠近她的头,愛眛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昨晚我们才叫近,近到负距离。”

  夏紫墨来不及脸红就被扔上了沙发。

  东方辰喝完杯里剩下的红酒,拿起桌上的手机:“等你脚好了自己走下去,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兰胤讲。”

  听着车子发动的声音,夏紫墨忍不住在心里低骂一声,明明要出去,却不肯捎上她,这男人到底什么意思。

  管家兰胤给她找来了家庭医生,脚上肿起来好高,擦了点药酒,推拿了一下,医生嘱咐她可以适当走走,但不能过度。

  “夏小姐,请问您需要吃点什么。”

  “给我一杯牛奶吧,谢谢。”

  夏紫墨端着牛奶喝了口。

  边上的佣人,还有这个叫兰胤的管家都像机械一样站立在边上。

  价值几千万的法拉利跑车停下,东方辰一下来就被一帮记者围住了。

  保镖走在前面,东方辰戴起了一幅墨镜遮住了他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眼睛。

  “东方先生,听说您要收购雷氏这是真的吗?”

  “东方先生,作为擎苍集团的继承人,请问您这次回国是打算将擎苍总部设立在Z市吗?”

  ……

  像西方宫殿一样的大厅里,墙上用水粉画了一幅壁画。

  是亚当和夏娃,中间有天使在飞,还有他们的伊甸园,夏紫墨站着看了很久,她笑着说:“这是……天堂。”

  “夏小姐说得真对,少爷也说这幅画叫作‘天堂’,这座城堡也叫‘天堂’。”

  既然还不能走,夏紫墨非常诚垦地问兰胤管家要了一间房休息,昨晚睡的那间房是东方辰的,她不想再回去。

  房内夏紫墨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妈妈,是我,您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好,妈妈很好,紫墨啊,你今天怎么没有来看看妈妈。”

  “妈妈,我在赶设计稿,明天去看你,您把电话给刘医生好吗。”

  东方辰早早就回来了,他脱了西服,松了下领带,问了兰管家一句:“人呢?”

  “回少爷,在楼上休息。”

  东方辰长腿走到酒架旁,倒了一杯白兰地,忍不住问:“她在这里都做了什么。”

  “回少爷,什么都没做,只是一直看着这幅画,看来夏小姐很喜欢少爷您画的这幅画。”

  东方辰解了领带,边走边说:“放水,我要洗澡。”

第3章 你有的都给我

  房内夏紫墨放下电话,还来不及擦一下眼泪,电话又响了。

  她按了接听,还没有说‘喂’。

  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人咆哮的声音:“夏紫墨,你找死呀,你到底怎么得罪张总了,他现在不仅要撤资还要跟我们解约,公司完了,完了,你知不知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来公司了。”

  夏紫墨吸了下鼻子:“英姐,我那二十万能不能还给我,这是我妈妈的救命钱了……”

  “什么!二十万,现在连二十块都没有了,还二十万,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挂断了。

  “啊!”夏紫墨大叫一声,用力砸了手机,将设计稿全部扔了出去。

  什么梦想,梦想就是把人逼疯的童话!

  她发泄完之后,蹲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呜咽哭了出来。

  医生说妈妈再不手术的话,只怕这个月都过不了,她卖掉一切与人合开公司,不仅人被卖了,现在连仅有的二十万也被人吞了。

  为何连天都不给她活路。

  正在泡温泉的东方辰,在‘轰隆’一声响,被溅了满身的水花后,怀里抱上了一团香香软软的东西。

  夏紫墨还在哭泣,东方辰的眼眸已经变了,目光深邃而迷离:“女人,你这样我会怀疑你是想投怀送抱。”

  他抱起夏紫墨就往边上游。

  她哭得眼睛红红的,却也不忘推开他的胸膛:“放开,你放开我!”

  “你向我投怀送抱,却又叫我放开,我现在舍不得放了。”

  已是傍晚,池边暖黄,色的灯光照着,东方辰的上半身上从水里露出来,小麦色的胸腹肌理分明,在氤氲水气的映衬下如魔如魅。

  被抵在池边的夏紫墨可没有心思欣赏如此旖旎的画面,她大力扑腾着要离开他的胸膛,离开他的禁锢。

  她哭着挣扎,一头黑发湿湿地粘在白皙的脸上,许是她的皮肤太白,头发太黑让她的红唇发出致命的诱惑。

  东方辰魔征一样地吻了下去。

  “唔唔……”唇被封住,身子还在水下扑腾,手也在他身上乱抓了几下,许是抓疼了他,东方辰放了她的唇。

  “你混蛋,你……”还没骂出口又被封住了,他把夏紫墨抵在岸边,撬开她的牙,探进口中,吸取她的芬芳。

  “啊……”夏紫墨情急之下咬了他一口。

  东方辰终于放开了她,他摇了摇头上的水珠,似乎清醒了点,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如此失控。

  夏紫墨惊恐地捂着衣裳往岸上爬去。

  他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眸子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气,目光炽热的吓人。

  奔过去将刚爬上岸的夏紫墨扯了下来,“女人,你忘记了你说过什么话,你说,你有的都给我!”

  他的声音沙哑得吓人。

  夏紫墨艰难地伸手抵着他,几乎是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

  “可是我要的,只是你……”

  他按住她的头欺身上去,再次不客气地撬开她的牙,探入她口中,水下的手继续动作。

  “东方先生,求求你……”

  东方辰吻到了她不少咸咸的泪,两人肌肤贴着肌肤,体温迅速上升,连周围的水都开始滚烫起来。

  夏紫墨没有放弃挣扎,水花四溅。

  东方辰水下的手按住她乱踢的腿。

  来得太突然,夏紫墨毫无准备。

  他咬住她的脖子,她无力再挣扎。

  然后清晰地感觉到他在体内动了起来。

  两个人搅混了一池的水。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夏紫墨整个人是游离的,只感觉那个火热的胸膛还抱着她。

  东方辰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却仍然不放开她,撩开她乱乱的湿发还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待气息平复下来,他扯过扔在岸上的衣服将她裹了起来,抱起,走了。

  床上,女人睡得很熟,那一夜激战后,她很不幸地感冒了,医生过来给她量了体温,然后给她挂了两瓶水。

  东方辰喝着香槟,晨光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上,深邃而迷离,他看着窗外砸了个大窟窿的花棚,这座花棚是兰管家一年的心血,很漂亮,但是很显然,华而不实,女人轻易就砸了下去,除了擦破点皮外,居然一点伤都没受。

  毫无疑问下面就是东方先生的温泉池。

  “她为何要轻生?”

  “回少爷,不清楚。”

  其实夏紫墨没有要轻生,她只不过是趴在窗上去捡她扔掉的设计稿,然后很不幸地掉了下去。

  许是一连串的打击太大,夏紫墨睡了两日才清醒过来。

  醒来后有佣人端着食物来给她吃,兰管家还递给她一个非常漂亮的手机。

  “夏小姐,按少爷的吩咐,这是您的新手机,您原来的卡已经装上去了。”

  她极诚恳地跟兰管家说:“我真的有急事要出去,请您派一辆车送我下山好吗?”

  回答她的仍是兰管家像机械一样的声音:“对不起夏小姐,没有少爷的吩咐我们不敢送你走,等少爷回来您亲自跟他说吧。”

  东方辰出去了还没回来,夏紫墨没办法,拿过那个漂亮的手机,翻了一下卡上的联系人,拨了其中一个号码。

  不知为何她有些紧张,铃声响了好几下才被接听。

  “喂,喂,……紫轩……”

  一个男人温雅的声音:“紫墨,什么事。”

  “紫轩,我出了点事,你能不能过来接我。”

  “你在哪?”

  不等夏紫墨告诉他地点时,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娇气的娃娃音:“紫轩,我们的订婚宴上全部摆蓝玫瑰好不好,我最喜欢蓝玫瑰了。”

  “你要订婚了……”夏紫墨不敢相信地握着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应该快步走开了:“紫墨,你听我说……”

  “和谁?李心瑶?”

  “紫墨你听我说……”

  不等他说,夏紫墨已绝然挂掉了电话。

  他要订婚了,夏紫轩要订婚了……

  那个温暖干净的哥哥,那个她叫了二十年的大哥,那个在她被赶出家门站在外面淋雨,跑出来给她撑伞的男人,寒冬里他拿着大衣默默站在楼下等她,在她最落魄时给她还信用卡,帮妈妈交医药费。

  他现在就要跟别人订婚了。

  夏紫墨极力不哭,不哭,直到眼泪都滑进嘴里了,她还极力劝说自己不哭。

  不……她霍然站了起来,不……她不相信,她一要去亲口问问他。

  “夏小姐,夏小姐,你不能走。”

  兰管家来不及阻止她,夏紫墨已经冲了出去。

第4章 先生求求你

  她的脚在经过跳楼后反而更严重了,尽管如此,她却像不知道疼那样冲了出去。

  她要去问问,问问雨夜里的打伞,寒夜里的守候,还有他说过的话,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

  兰管家追到门外,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远去,他掏出手机给某人拨了个电话。

  “什么!”东方辰一拳打在了车窗上,挂了电话吩咐司机调头,赶往城堡。

  “开快点!”东方辰又踢了一脚,女人,敢跑,等我抓你就死定了!

  夏紫墨疯了一样往前下冲,底下一辆法拉利跑车急驰而来。

  刺眼的光照来,车鸣与刹车声同响,夏紫墨摔倒在车前,趴起来刚好看到男人迈出长腿,身子伏在车门上,摘下墨镜居高临下看着她。

  “东方辰,你放我下去。”她站起来继续走,她才不怕这个男人。

  东方辰轻易就圈住了她。

  “你个混蛋,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此时的夏紫墨像一只发怒的小兽,谁上去就咬谁。

  她一口咬在东方辰的手臂上。

  “死女人,你属狗的呀。”

  她呲着牙又咬又抓竟然让东方辰放了手:“女人,别等我发火,我再说一句,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东方辰,你以为你是谁,没错,是你擎苍的总裁,你的集团推动着世界科技的进程,你主宰了几千几万人的命运,可是你主宰不了我!你凭什么囚禁我,你这个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你这样对我,跟那些肮脏下流的强尖犯有什么不同!你以为你凭着几个臭钱就可以居高临下,肆意地嘲弄别人,摆弄别人的人生,你这个万恶的,吸人血的资本家,我告诉你,你除了有钱一无是处,走在街上都没人看你一眼!”

  东方辰被骂蒙了。

  什么,这个女人骂他什么?

  紫夏墨完全是被气疯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

  “女人,你再说一遍。”恶魔,强尖犯,吸人血的资本家,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人竟然一口气骂了他这么多。

  夏紫墨没空跟他废话,甩开他的手,继续走。

  “女人,你死定了!”

  东方辰大力去扯她,夏紫墨没站稳,摔到地上,居然把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也拉了下去,两人就在地上撕打了起来。

  “女人,敢不听我话,有你好看。”

  “万恶的资本家,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倒底是男人,东方辰轻易就按住她挥动的手,两人以男上女下的姿势止住撕打。

  东方辰扭住她的手,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女人,你动呀,怎么不动了,敢骂我,要不是我救你,你早不知道被人轮了几回了。”

  奇怪的是夏紫墨不动了,她呆呆地看着天空,泪淌了下来。

  像珍珠一样,无声无息,一颗一颗滑下来。

  命运对她毫不客气,从云端跌落到尘土,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在尘土里开出花来。

  “你怎么了,别哭呀。”刚才还恶狠狠指着他鼻子大骂的女人,怎么倾刻就躺着流泪了。

  她越淌越涌了,像决堤的河水,像崩溃的山洪。

  “喂,你别哭呀,”许是从没有见过女人如此安静而绝望地流泪,东方辰的心像被揪住

  一样:“你别哭,别哭……”

  他想把她抱起来。

  忽然,夏紫墨掉在地上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贝多芬的生命交响曲。

  显示是刘医生。

  “电话,接,”东方辰递给她。

  夏紫墨颤颤按了接听。

  几秒钟后。

  不等东方辰抱,夏紫墨已跪在了他身前。

  “你怎么了?”东方辰怕吓到她,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她苍白的手颤抖而绝望地抓上了他的裤管:“东方先生,求求你,求求你……”

  法拉利以极快的速度开往山下而去。

  夏紫墨缩着身子,全身都在发抖。

  东方辰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是解了他的西装外套裹住她瑟瑟的身体。

  车在南方第五医院停下,夏紫墨下车快步朝里面奔去。

  东方辰欲追去,被助理叫住:“总裁,与雷氏的签约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天万众注目,总裁你不能迟到。”

  “该死,”东方辰踢了下车门。

  “这样,我开车走,你留下来等她,有什么事立即给我打电话。”

  东方辰将夏紫墨扔下的手机给陈特助,自己开车走了。

  夏紫墨冲进病房,妈妈已经被推进手术室急救了,护士告诉她,是今天早上突然晕倒的。

  她在急救室外面除了等什么都不能做。

  妈妈,你千万不能有事,你说过,无论谁离弃我你都不会离弃我……

  终于,急救室的大门打开了。

  她还没有上去看母亲一眼就被刘医生叫住了。

  “夏小姐,你母亲暂时没有危险,”医生摘下口罩,露出年轻俊朗的脸庞。

  “夏小姐,请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刘医生告诉她母亲的病不容乐观,需要立即动一场大手术,手术费大概需要一百万。

  “一百万……”

  夏紫墨捂住唇,她现在连二十万都拿不出来,去哪里找一百万。

  看着她脸上的绝望,年轻的医生心中有些不忍,“夏小姐别着急,我也帮你想想办法。”

  “不用了,已经很感激您了,”夏紫墨咬了下手指,站起对医生弯了下腰。

  对她来说,这位医生是位难得的好心人,已经帮她垫了两个月的疗养费了。

  看着病床上母亲安静睡去的面容,夏紫墨才敢哭出来,她捂唇极力不发出声音,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就算动了这场大手术,母亲还是有随时离她而去的可能。

  轻轻关上门,轻声抽泣,她站在门外调节情绪。

  “夏小姐。”

  转身是东方辰的助理站在身后。

  陈特助看到她哭得红红的眼睛递了一张纸巾给她,说道:“夏小姐,总裁让我留下,看看能不能帮助您,发生什么事了吗。”

  东方辰,对,东方辰。

  东方辰刚结束与雷氏的签约仪式,现在正在擎苍大楼的总裁办公室。

  陈特助挂了电话就将夏紫墨带上了擎苍大楼。

  现代化科技尽展示在这栋大楼里,夏紫墨没有心情欣赏,一路低着头跟着上了二十五楼。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东方辰刚好帅气地抬起头,一直在键盘上敲着的手指却没有停下。

  陈特助弯了下腰就带上门出去了,剩下夏紫墨一人站着。

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虐妻成瘾 或 你的一切属于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各省的人口和面积排名对比,面积越大人口越少

    首先看各省人口排名:其次再看各省面积排名:

  • 北野武:我用尽一生与母亲较量,最终满盘皆输

    ◆◆◆文北野武小学时,母亲是如何逼我读书,而我又是如何不肯读书、老想着打棒球,一直是我最深的记忆,也是我们母子之间的较量。邻居大婶看我那么爱打棒球却没有手套,觉得我可怜,于是在我生日时偷偷帮我买了棒球手套。但母亲根本就不准我打棒球,就连拥有手套也会惹她生气。我家只有两个房间加一个厨房,一个房间四叠半,另一个房间六叠。根本没有“自己的房间”这类时髦玩意,没处藏手套。不过走廊尽头,有个勉强算是院子的地方,种着一棵低矮的银杏树。于是我把手套包在塑料袋里,偷偷埋在银杏树下,假装没事的样子。每逢打棒球时才

  • 今日,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今日01:17迎来雨水节气。雨水一到,春回大地,田野一片生机,正是九九歌中的“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时节。在春雨脉脉含情中,柳丝开始含烟,待柳烟成阵,便春色撩人了。立春之后,第二个节气便是雨水。其实,在3000多年前节气刚诞生时,雨水还是排行老三;后来,汉景帝刘启时把雨水调换到了第二位。这是为什么呢?到了雨水时节,我们是不是就能迎来温暖的春天了呢?来看《手绘节气·雨水》。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制作从小寒到谷雨,共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每气十五天,一气三候,每候五天

  • 汀州人物|潘震欧,楹联里的诗意人生

    轻雷隐隐初惊蛰,万物萌动,草长莺飞,汀州城已进入一年新的开端。不知是这样的时节影响了心境,还是这一趟路途注定了难忘,初春的的午后,带着略有波澜的心,迎着别有一番清爽的春意,笔者拜访了潘震欧老先生。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步入潘老的客厅,几缕茶香袅袅地散,一副获全国大赛一等奖的楹联悬挂玄关好似略有年头,数册古籍置于实木书桌,简单朴素的空间,总在无意中有浓浓书香迎面。与年逾古稀的潘老聊天,说话依然条理清晰,张弛有度,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而这种气质来自其内心的诗意和生活深厚的底蕴。这一次专访,抛下拟好的题

  • 初三:肥猪拱门

    房天下北京特价房祝您新春快乐,阖家欢乐,吉祥如意!全国各地从年三十儿到初六,年俗各不相同,小编在此抛砖引玉,期待各位网友留言分享有趣的年俗活动!民俗习惯:“年初三,去拜丈母哉.姑爷带仔姑娘———同来,人得门.笑口开.拜见文人权道恭喜.拜见丈母说发财.茶又好,酒又好,隔壁伯婆含笑问姑娘.啥时候.踏月养个小宝宝”。这一天中国各地的汉族都有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的民俗。在全国大部分地方,“回娘家”的时间一般都安排在正月初二,但在山东等地,却是初三才“回娘家”。一些北方地区将初三称之为“

  • 行善,就是做好的自己

    小篆的“善”字,一羊居于中而双言于下,其本意做“吉”讲。《大学》中有云:“止于至善”。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良、向善之美;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对己要求,主张独善其身、善心常驻。看起来似乎很复杂,想做个善人如此不易。但古人早有一帖“四善方”即心善、念善、行善、言善,引领我们达到“真善美慧”的人生最高境界。今天,我们来谈谈行善。有一次,我们班会讨论,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善良的人呢?孩子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讲究秩序的人,很有道德,所以他一定善良;有的说,对人友

  • [小小说]杀生

    1那段日子真是多事之秋。他的父亲病倒了,很严重。真是祸不单行,那天,他收到那条短信。他点开看那条短信,但见:我们的缘份已尽,各自安好吧。是的,之前他极力挽留过。但是,这说明——无济于事。他的脑海里瞬间成了书里描写的那样,一片空白。老实说,他感到绝望。他腿一软,险些就瘫倒了。后来……后来,他又目睹了生命的消逝。那就是他的父亲的去世。那场大病如排山倒海。父亲脆弱的生命经不起折腾,如蜡烛遇上狂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2他变得畏惧生命。他觉得生之艰难,生之短暂,生之不易……而

  • 谈古论今

    2018年流行色美翻了色彩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能带来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位成功的设计师,往往能利用人们的色彩心理,通过色彩联想,实现品牌营销的目的。可以说,品牌设计的武器就是色彩。作为流行色风向标而存在的色彩权威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8年流行色,对于从事设计和时尚行业的人而言,都是相当值得借鉴和参考的。草木绿Celery&AvocadoGreen草木绿也是2017年Pantone公布的年度流行色彩,并因其明亮、自然、清新、干净的气质一直将流行延续到了2018年。它的饱和度没有纯绿色那

  • 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

    为权利而斗争[德]耶林著,胡宝海译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第五章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第六章现代罗马法与为权利而斗争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到此为止,我对前面提出的两个命题之中的第一个,即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其自身的义务这一命题详加论述。下面我开始对第二个命题,即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这一命题展开讨论。为了给这一命题立稳根据,无论如何有必要对客观意义上的法与主观意义上的法的关系,不管多少做些更深入的考察。这一关系的核心在何处呢?如果作如下判断,就是在忠实地传播广为人承认的见解,即

  • 穿越平行宇宙,你终于和你的挚爱在一起…

    一阵尖锐的火车汽笛声,你从梦境中惊醒。窗外,是疾驰倒退的绿地。坐在你对面的黑发美女疑惑地看着走神的你,又继续着话题,你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你不是这个女子口中的肖恩,也压根儿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做克里斯蒂娜的女子……上面是诺兰执导的电影《源代码》中开场的剧情。现在我将带你踏入一场穿越平行宇宙的旅行,请系好安全带,旅程即将开始。穿越《源代码》,在“源代码”中穿越回到电影《源代码》,眼前的一切让你十分陌生,你只记得醒来之前,自己正在阿富汗执行飞行任务,一枚火箭击毁了你乘坐的飞机。你意识到只有一种方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