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1:24:03 来源:网络 []

书名: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

第二章 惹怒我,后果你承受不起

唐妙纯身子一颤,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小说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等到走到他身旁站定,她才猛地松开一直紧握着的拳头,颤抖着身子伸出手要替他解开衣服上的扣子。

可才抬起头,就对上了他一双冰冰冷冷写满了羞辱的眸子,仿佛她真的是个小姐。

伸出的手猛地顿住,她咬了咬牙,舔了舔干涩的唇,才为微微颤抖着开口:“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要不是这种……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霍思远的脸色猛地阴沉了下来。

他微微眯了眯眼,狭长的凤眸里写满了不耐:“你在跟我玩手段?”

唐妙纯咬了咬牙,睫毛不停颤动着,可她却依旧固执的对上他的眼:“我……霍总是生意人,我认为整个唐家会比我更值钱,何必……何必强迫我。”

霍思远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半响才勾了勾唇,冷嗤一声:“强迫?既然你都已经决定出来卖了,就收起你那副贞洁烈女的模样来!还是说唐小姐人性本贱,喜欢把装纯当情趣?!”

唐妙纯只觉得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从脚底冲了上来,冲的她几乎不能忍耐。

她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忍不住,狠狠瞪着霍思远,咬牙切齿的说道:“要说人性本贱,我还是比不过霍总,在这种事情上还喜欢强迫女人!”

霍思远眼神一沉,伸手就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颚。

那大手如同铁钳一般有力,不多时,唐妙纯就疼的脸色发白,下巴上也是浮现出两块青紫。163女人网

她忍不住偏了头偏头,轻轻‘嘶’了一声。

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模样,霍思远这才放开手,却突然勾了勾唇,笑容妖魅,眼里仿佛有暗光流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猛地拉住唐妙纯的手,把她拽到自己怀里,又欺身下压,用滚烫的身子压着她,把她贴在了冰凉的地上:“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迫女人!”

唐妙纯惊恐的瞪大了眼,恐惧像潮水一般袭来,“不要,放开我!”

回应她的是一声冷哼,紧接着衣服被扒下,胸前被大力的揉捏。

身后地面冰冷的大理石和身前灼热又滚烫的触感交织在一起,惹的她身子一阵颤栗。

她紧紧咬住了牙,又伸腿狠狠踢他,却被他趁机分开了双腿,紧接着身下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

如同被撕裂,又如同被一把巨剑贯穿。

穿心的疼痛让唐妙纯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她忍不住缩起了身体:“啊——”

她的身材很娇小,骨骼纤细,皮肤又白,很能勾起人征服的欲望。尤其是缩起来的模样,更是能让男人有种压在身下狠狠折磨的感觉。小说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霍思远眼神暗了暗,他伸出滚烫的手死死禁锢住她纤细的腰身,身下也猛地用力……

唐妙纯的身子剧烈的颤栗起来,她死死咬着牙,用力的掐在了他的背上:“霍思远,我恨你!”

她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却尖锐的刺耳。

霍思远动作一顿,他盯着她苍白的脸和蓄满泪水的眸子,眼神一下子阴戾起来。

半响才冷笑了一声,猛地用力按住她的肩:“你要怪就怪你的父母,他们欠下你债,理应由你来还!”

“你说什么?!”唐妙纯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可霍思远却只是冷哼了一声,猛地加快的身下的动作。

直到她昏死了过去,他才停下了动作,起身坐在一旁,注视着她细致的眉眼,眼神深沉。

她流了很多泪,原本精致透着薄红的脸现在已经苍白不已,满是泪痕。额间的碎发被汗水打湿,凌乱的贴在了脸上,狼狈极了。小说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霍思远抿了抿唇,一双凤眸里幽深一片,看不清情绪。

半响他才掏出手机,拨了助手的电话。

“把唐妙纯母亲的医药费汇到医院账上。”

“是。”电话那头的人顿了一顿,似乎有些犹豫的问道:“那……事情就这么算了?”

霍思远微微眯了眯眼,把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

半响他才勾了勾唇,冷笑一声,表情残忍又阴戾:“当然不,只是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一点一点折磨唐妙纯,让她生不如死。小说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第二天。

唐妙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身子却还一阵的酸痛。

掀开被子,看着身上青一处紫一处的痕迹,处处透着欢爱的气息,她眼神沉了沉,咬着牙扶着腰挪去了洗手间。

等收拾好了回到房间,就看到一个佣人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碗小米粥,还有一套衣服。

见到唐妙纯进来,她才慢悠悠的站起身,“这是霍总让我给你送来的衣物和早餐。”

说完,丢给唐妙纯一个不屑的眼神,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回头说道:“我要提前告诉你,我是霍总的佣人,不是你的,你可没有资格让我伺候。小说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所以,吃过了,自己去厨房把碗洗了。”

唐妙纯抿了抿唇,也不想和她多做计较,直接开口道:“我要见霍思远。”

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拿轻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阴阳怪气的开口:“霍总的名字也是你可以随便叫的?!”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爬床成功了,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也不拿镜子照照,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要我说啊,就是贱的慌!”

唐妙纯皱起眉头,眼底已经染上了一层薄怒。

她刚要开口,却听见‘吱——’的一声,门被人推开。

霍思远一步步走进来,一身黑色西装把他衬的身形修长而挺拔。

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只见他微微眯了眯眼,看着佣人,眼神锐利的像鹰隼一样。

佣人被吓了一跳。

她慌慌张张的转过身来,连忙对着霍思远鞠了一躬,神色慌乱:“霍总……实在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是唐小姐先刁难我,她……”

话说到一半却被霍思远打断。

他恢复了一贯的淡漠,甚至还勾起了一抹笑,眼底闪着零星笑意:“你做错了什么?”

听着他并不苛责的语气,仆人微微一愣。

迟疑了片刻,才结结巴巴的开口:“我……我不应该在霍总的客人面前胡乱说话……”

霍思远嘴角掀起了一抹冷漠的笑:“不,你说的没错,她就是贱,所以根本不配当什么客人。这一次你做的很好,下去领赏吧。”

唐妙纯心底一颤,下意识握紧了拳,面上却依旧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

领赏,霍思远还真是巴不得所有人都欺负她吧!

仆人顿时一愣,很快脸上又浮现了喜色,连连点头:“是,谢谢霍总!”

说罢就转身离开,走之前还不忘回过头来不屑的白了唐妙纯一眼。

唐妙纯避开她的目光,转脸向霍思远看去,“霍总,既然交易已经结束了,是不是该把钱给我了?”

妈妈还在医院等着她,一个捧高踩低的下人,又算什么呢?

霍思远微微皱了皱眉,看着她一副要撇清关系的模样,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他猛地捏起唐妙纯的下巴,把她甩在床上,语气是赤裸裸的羞辱:“说你贱,你还真当自己是出来卖的了,就知道要钱!”

唐妙纯揉了揉发红的下巴,丝毫不畏惧的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霍思远,讥笑着开口,语气满是嘲讽:“你不就是喜欢这样的吗?!不然,也不会放着生意不谈,跟我玩强上。”

霍思远眉心微蹙,却没有动怒,反而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上前一步逼近了她。

唐妙纯虽然依旧是一副讥讽的神情,可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睫毛也微颤起来。

“霍思远,你想做什么?!”她睁大眼怒瞪着他,可落在霍思远眼里,却像极了一只佯装凶猛的小兔子,瞪着一双盈盈杏眼。

他眼神一暗,忍不住楼主她的腰,深深吻了上去。

唐妙纯有短暂的傻眼,一股怒气从心底涨了出来,拼命伸手推他。

感受到怀里小女人的小动作,霍思远眉头皱的更紧,反剪了她的双手,又加大了禁锢,把她紧紧的锁在了怀里。

唐妙纯挣扎不行,只好咬紧贝齿,却被他生生撬开。

他先轻轻吸允着她软嫩的唇瓣,又伸出舌头在她嘴间肆无忌惮的扫荡起来。越吻越深,喷洒在她耳边的呼吸也越来越灼热。

唐妙纯的身子忍不住轻颤起来。

感受到怀里女人的反应,霍思远轻笑了一声,一点点加深了这个吻,手也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荡起来。

唐妙纯心里直觉的不好,拼命的挣扎,甚至拿指甲掐进了霍思远的背上,可他却像是毫无知觉,依旧纹丝未动。

她眼神闪了闪,张口狠狠咬上了他的唇。

只听见一声闷哼,霍思远很快放开了她,鲜红的血顺着他的薄唇蜿蜒流下。

霍思远用舌尖轻轻舔了舔,半响才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擦了擦,眼底暗光闪烁。

“唐妙纯,你好大的胆子!”他微微低着头,眯起一双狭长的凤眸,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眼神阴戾:“你就不怕惹怒了我,后果你承受不起?”

第三章 做我的情人最好乖乖听话

他语气淡漠,听不出喜怒,可对上他的眼,唐妙纯只觉得空气都冷的几度。

她瞳孔下意识的一缩,却依旧梗着脖子硬气十足的说道:“如果霍总还动手动脚,我的胆子还可以更大点。”

霍思远冷嗤一声,眼神阴戾的扫视着她。

因为刚才的挣扎,她的衣领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下滑,堪堪露出了半边的雪一样的肩,和精致小巧的锁骨。往下看去甚至还能看到她衣领里微微起伏的美好风光。

“是吗?”霍思远眼神又是一暗。

他微微眯起了眼,伸手要挑起她的下巴,却被她躲过。

看着后退了几步,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的唐妙纯,霍思远冷笑一声,缓步向她逼近。

后背很快贴上了墙,退无可退,唐妙纯只能拼命撂狠话,“霍思远,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你最好把钱给我,然后放我离开,否则……”

她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他讥笑着打断:“否则什么?!”

唐妙纯微微睁大了眼,张了张口却觉得喉咙里一阵干涩。

霍思远一面用手撑着墙面,一面伸出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衣襟:“唐小姐,想要救你的母亲,你最好乖乖的……”

他眼神幽深嗓音暗哑,却盖不住他眼底的讥讽。

唐妙纯身子微微一颤,她咬了咬牙,拍开他的手。又抬起头,眼底猩红的瞪着他。

“这么说来,霍总是觉得不值当了,昨晚想要白睡?!”嫣红的薄唇轻开,一出口却是浓重的讥讽。

看着她眼底的讥讽和愤怒,霍思远心底一阵烦躁,却是掀了掀唇,勾起一抹淡漠的笑来:“对,我就是想白睡你,怎么样?!”

“霍思远!”唐妙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听着他的话,身子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

“你……你……”她咬牙切齿的喊着,下意识扬起手来就要给他一巴掌,却在半空中被他截住。

霍思远按着她的手,微微用力,不过片刻唐妙纯的额间就浮现了细细密密的冷汗。

可她依旧咬着牙,不喊一句疼:“放开我!”

霍思远冷哼一声,丢开了她的手,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唐小姐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可还满意?”

她微微一愣,又听见他接着说道:“明明说好了是你服侍我,最后却变成了我服侍你。既享受了,又给你妈赚了医药费,唐小姐这生意还真是做的不亏。”

他语气平常,像是在讨论天气一般随意,可话语间的羞辱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唐妙纯脸色一白,身子抖的像筛子一样。

“你……”她紧紧握了握拳,却还是忍不住,伸手要打他。

却听到他冰冷的威胁:“唐妙纯,你别不知好歹!别忘了,你妈可还在医院。手术费交了,但手术是否成功……”

他凤眸又亮又锐利,像极了天空中的鹰隼。

唐妙纯动作一顿,半响才颤动着身子收回了挥出去的拳头,“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妈妈现在是熬过去了,那之后呢?一个人的死法有千万种,病死只是其中之一。”他缓缓开口,声音平静,可话语间的威胁却不言而喻。

听着他意味不明的话,唐妙纯猛地睁大了眼,咬牙切齿的瞪着霍思远。

却见他微微勾了勾唇,不紧不慢的开口,眼底闪着零星笑意:“记住,你妈妈的身体如何,全凭你怎么做。只要你愿意做我的情人,那以后的一切都好说,否则……”

唐妙纯紧紧握着拳头,狠狠的瞪了霍思远半响,才收回眼神,面色平静的开口:“不必了,以后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顿了顿,又补充,“至于这一次你交给医院的钱,我以后也会想办法还给你。”

她不想卖掉自己,哪怕那是事实。

话音刚落却听见一声浓重的嗤笑:“你要怎么想办法?和昨天一样出卖肉体吗?!”

唐妙纯瞪大了眼,把指甲掐进了肉里,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这就不用霍总替我操心了。”

说完就想赶紧离开,可霍思远却不愿意就这么放过她。

“呵,不用我操心?唐小姐,你最好想清楚,你现在可是在W市!”

隔着好远唐妙纯都能看到他眼底浓重的威胁和讥讽。

她咬了咬唇,颤抖着身子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还能说些什么呢?在W市,只要得罪了霍思远,她就算想卖,都没人敢买吧!

看着她眼底的挣扎,霍思远嘴角掀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他一步一步的逼近她,在她面前站定:“决定好了吗?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你浪费!”

明明是疑问的语句,却被他说的肯定。

唐妙纯低下头,许久,才轻轻的点了点头,脸色苍白:“好,我答应你!”

不管怎么样,现在她都必须答应下来,至于日后……

心念一转,唐妙纯的脸色恢复了平静,“那我现在先离开了。”

却见霍思远正勾着唇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不言一发却气势逼人。

唐妙纯心知他是什么意思,咬了咬唇解释了一句:“我去医院看我妈妈。”

霍思远这才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问了一句:“晚上需要我派人接你吗?”

唐妙纯脸色霎时一白。

他的意思是,以后都要住在一起了吗?

她下意识握紧了拳,颤抖着身子开口:“不用了!”

要是被妈妈看到霍思远来接她,要是被妈妈知道她和他的事情……唐妙纯不敢再想下去。

仿佛知道她在想些什么,霍思远冷嗤一声,讥讽的点了点头。

唐妙纯这才吁了一口气,苍白着脸装过身,刚要离开,却又被他叫住。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唐妙纯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

霍思远漠然的看了她一眼,从抽屉里翻出一盒药递给她:“记得把这个吃了。”

唐妙纯定睛一看,竟然是一盒避孕药。

她一下就愣住了,半响也没有反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咬了咬唇,垂着眼接过了他手里的药。

却也不急着吃,只是把它收在了包里。

看见她的动作,霍思远眼神闪了闪,冷笑一声,语气嘲讽:“怎么,你不打算吃吗?还是说你是打算要给我生个孩子?!”

感受到他话语间的羞辱,唐妙纯微微皱了皱眉,抬眼看着他,眼底满是讥讽:“难不成霍总吃药的都不需要喝水的吗?!还是说霍总已经自恋到以为全世界都想要给你生孩子?!”

看到他蹙起了眉,她才收回了讽刺的眼神,又自嘲了的勾了勾唇:“霍总放心,我不会不知好歹的。”

听到她这么说,霍思远心底有些微微的浮躁,却还是舒展开了眉,冷然一笑:“那样最好,希望你记好你现在说的话。”

他一边说一边挑起了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眼神一点一点扫过她盈盈的杏眼,精致挺拔的鼻,最后停在她的唇上。

她唇生的极好,嫣红而饱满,让人看着很想咬一口。

这么想着,他喉咙有些干涩了起来。他勾了勾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唐妙纯猛地睁大了眼,下意识的挣扎,却被他狠狠禁锢在了怀里。

他一面搂着她的腰,一面在她唇上粗暴的吸允着。

直到她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栗,他才轻笑了一声,伸出舌头撬开了她的贝齿,急切又肆无忌惮的扫荡起来。

等到她几乎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他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

却依旧把手搭在了她的脖颈上,眼神暗哑又灼热的看着她,呼吸粗重:“唐妙纯,你记住,做我的情人最好乖乖听话。要不然……你会付出很可怕的代价。”

听着他威慑性的话,唐妙纯皱了皱眉,却见他把手搭在了她的衣襟上,动作娴熟的开始解着扣子。

她瞬间慌了,颤抖着睫毛伸手挡住了他的手,“你……别……”

还没说出完整的话,手就被他拍开。

霍思远勾了勾唇,沙哑着声音开口,眼底是压抑不住的欲望:“刚说过要你听话的,怎么,非要我把交上的医药费撤回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猛的欺身下压,把她压在了床上,狠狠吻了上去。

“霍思远你放开我!我还要去医院见我妈妈!”唐妙纯拼命的挣扎着,却只觉得身下抵着的地方越来越灼热。

而霍思远却越吻越急,越吻越深。手上动作更是丝毫不减慢,不过片刻耳边就响起了布料裂开的声音……

第四章 两男相见

因为霍思远的折腾,一直到中午,唐妙纯才终于拖着酸痛的身子,到了医院。

一路小跑去了病房,病床上,却没有人。

她连忙拉了走过的护士,轻声询问:“医生,住在这里的病人呢?”

“她现在在手术室,正在做手术。你先在这里等着吧,有结果会有人通知你。”

唐妙纯一怔,赶忙道了谢,垂着头坐在病床上,等待起来。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明明心里难过的厉害,可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竟然在病房里睡着了。等她醒来,才发现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司马安,你怎么来了?”看着身前正低头小心的削着苹果的人,唐妙纯微微抿了抿唇,声音有些不自然。

她和司马安虽然有婚约在,却是从来没有过未婚夫妻的样子。甚至,司马安暗中是有女朋友的。

司马安微微一笑,原本勉强算得上清俊的脸也因为这笑多了几分温润如玉的意味:“当然是过来看看伯母,没想到你也在。怎么样,伯母的身体还撑得住吗?”

听到他这么说,唐妙纯鼻子一酸。

在唐家出事之后,平日里那些来往密切的都躲得远远的,把她们母女当成是洪水猛兽的避着。

如若不然,她也不会主动去找上霍思远,被他羞辱折磨。

“真是谢谢你了,难得你还记得。”心中感激,唐妙纯对司马安说话的语气比平日少了些疏离。

顿了顿,忍住泪意,才垂着眼接着说:“不过你也看到了,唐家现在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我们当初定下的婚约就算了吧,我不想拖累你。”

司马安微微皱了皱眉,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光华。

“妙纯,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在她的身旁坐下,语气又关切又自责:“不管怎么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妙纯,别推开我,不管什么事情,都交给我解决好吗?”

唐妙纯猛地抬起了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眼底的惊喜和感激不言而喻。

她早已不干净,而且司马安的女人也另有其人,联姻是绝不可能的了。但如果他能帮她摆脱霍思远,她愿意把整个唐家双手奉上,然后带着妈妈离开这里。

然而,还没等她说出这个打算,司马安已经开口。

“妙纯,真遗憾唐家出了这档子事,就像你说的,联姻的事情是没有可能了。但是只要你愿意好好跟着我,我们就还是一家人,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亏待你。”

唐妙纯猛地睁大了眼睛,睫毛止不住的轻颤:“你什么意思?”

她甚至都要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刚才还一脸关切的问自己需不需要帮助,向自己道歉的人,现在就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还是说他从一开始就在打这样的主意?!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司马安,却见他微微皱起了眉,一脸的无奈。

“我是说……妙纯,我虽然真的很想帮你,也想把我们的婚约变成婚礼,可是司马家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法子,只要你愿意好好跟在我身边,把唐家的一切都给我,我一定保你一世安康!”

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模样,唐妙纯只觉得心底一阵恶心。

她之前怎么会觉得他良善可亲,一片真心?!

唐妙纯咬了咬牙,猛地别过了脸:“算了,司马安,你走吧!”

看到她一下子冷淡起来的模样,司马安皱了皱眉,依旧不死心,还伸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想要把她的身子强行扳过来:“妙纯,为了我们的将来,妙纯你就不能稍稍委屈一阵子吗?!”

去他的将来!谁要和他有将来!

听着他越来越厚颜无耻还自鸣得意的话,唐妙纯只觉得像是有一大盆冷水,从她的头顶冲到了她的心头。

而且,那水还是脏的,让人不自在。

她冷笑了一声,垂着眼不去看他,声音冷淡:“我也已经说过了,我们唐家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还是请你离开吧。”

说完就自顾自的起身,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司马安眼神闪了又闪,最后咬了咬牙,冷笑了一声:“既然这样……”

他边说边拿满是侵略性的眼神看着她,最后狞笑了一声,伸手按住了她的肩,狠狠吻了上来:“既然你不听话,也就别怪我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猛地搂住她的腰,把她横抱起来,往床上走去。

“司马安,你要做什么?!”唐妙纯惊恐的瞪大了眼神,手脚并用的踢打着他:“你快放开我!”

司马安冷笑了一声:“我要做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

边说边把唐妙纯扔在了床上,又欺身压了下来,狞笑着说道:“是你不乖乖听话,怪不得我!”

唐妙纯把一只手紧握成拳,抵在身前,又用脚狠命的踢打着司马安,瞪着他的眼神都要喷出火来:“我警告你,你最好快点把我放开,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她的威胁,司马安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丝毫不以为然,原本搭在她腰上的手也开始着急的往上移:“就唐家现在的样子,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狠狠拍开她抵在胸口的手,又伸手握上了那团丰盈,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意乱情迷起来。

“啊——”唐妙纯猩红着眼尖叫了一声,越发狠命的踢打着他,身子不知道因为愤怒还是恐惧而微微发着颤:“滚开!司马安你不得好死!”

她一边尖叫一边挣扎,很快,剑尖的指甲就在司马安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只听见“嘶——”的一声,司马安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沉下脸来瞪着她。

原本佯装的温润早已消失不见,此时,他的脸上只剩下了阴森狠辣。

唐妙纯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却还是抓住了这个时机,咬了咬牙,在他身下的关键部位狠狠踢了一脚。

“啊——”司马安惨叫了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下体,身体佝偻了起来。

唐妙纯也趁着这个机会从床上爬了起来,仓促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就逃。

“唐妙纯!”

司马安哪会放她走,他咬牙切齿的瞪了唐妙纯一眼,一双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你给我站住。”

一边喊着,一边去抓唐妙纯。

唐妙纯已经到了门口,拼命的想要打开反锁的门。门锁刚拧了一圈,手腕就被司马安扯住。

司马安猛地一个用力,把她扯到了自己怀里:“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抬起一只手,想也没想就狠狠挥了下去。

伴随着‘啪’的一声巴掌响,唐妙纯的脸顿时就肿了起来。她原本精致的鱼骨辫也被打散,凌乱的披散了下来,嘴角更是留出了淡淡的血迹。

可她却是捂着脸,毫不畏惧的抬头狠狠瞪着司马安。

司马安见她都这个时候了还硬气十足的模样,冷冷笑了一声,粗暴的捏住她的下巴,满是戾气的开口:“哼,你还敢瞪我!我告诉你,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

他一边说一面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诡谲的眯了眯眼,语气阴森又狠辣:“否则我就以故意伤害罪把你送进监狱去!到时候,你妈再被打击一次,我看她还能不能活。”

唐妙纯被他的无耻惊得目瞪口呆,满面嘲讽的瞪着他,又伸手狠狠的把他推开:“乖乖听话?!你想让我乖乖听什么话?!”

“当然是做我的情人,把唐家的一切都交给我!”司马安狞笑着开口:“你没有第二条选择!”

唐妙纯毫不掩饰的嗤笑了一声,语气是浓重的讥讽:“这么说你是想让我卖给你了?!而且,还是我倒找钱,你司马安还真值钱。”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话,司马安也不例外。

闻言,他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把拳头握的咯吱作响:“你再说一遍?!”

唐妙纯讥讽勾了勾唇,毫不畏惧的笑了,对着他的眼底气十足的说道:“再说十遍也是这样。司马安我告诉你,我一点也不怕你!我妈的医药费我交了,唐家的事情,我也能很快解决。别以为唐家倒了我就能任凭你欺负,你还不够格。”

微微仰着下巴,唐妙纯一番话说得底气十足,可心里却虚的不行。

如果这话唬不住司马安,她今天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虽然说名义上霍思远包养了她,可要真出了什么事,霍思远是不会管她的……

这么想着,唐妙纯下意识握紧了拳,眼神眨也不眨的看着司马安的反应。

果然见他嗤笑了一声,眼底满是不屑,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嘲讽的开口:“你还能找到什么人帮你?!”

说着,他一手按住她的肩,又猛地凑近她,眼底闪着志在必得的光:“我告诉你,你只能是我司马安的,我看有谁敢跟我抢!”

他说的轻狂,话音落,双手按住唐妙纯的脑袋,直接吻了上去。

嘴唇刚碰到唐妙纯的嘴巴,病房的门被人猛然推开。

霍思远双手插在口袋里,微微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刚刚分开的两人,墨色的眼底深不见底。

半响,他才微微勾了勾唇,声音冷淡而随性,却透着睨视天下的霸气:“司马少爷好霸气,你觉得,我敢跟你抢吗?”

强势缠绵:总裁大人恨错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强势缠绵 或 总裁大人恨错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层次越低的人,越喜欢花时间在这3件事上

    一、层次越低的人,越爱发脾气人发脾气时,智商将被情绪所俘虏,就会变成别人眼中愚蠢的人。《荀子》中曾曰:“怒不过夺,喜不过予。”高层次的人并不是没有情绪,他们只是不被情绪所左右,有沉稳的内心,喜怒不形于色。他们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更懂得为自己的情绪负责。在古老的西藏,有一个叫爱地巴的人。他一生气就跑回家去,然后绕自己的房子和土地跑三圈。后来,他的房子越来越大,土地也越来越多,而一生气时,他仍要绕着房子和土地跑三圈,哪怕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孙子问:“阿公!你生气时就绕着房子和土地跑,这里面有什么

  • 听|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送我心碎的方式

    听国学《诗经·出其东门④》有时候,理想是强大的,而人力是渺小的;有时候,向往是神圣的,而意志是卑弱的。所以人是需要修炼的,需要向着人性的弱点挑战,需要向着可能的失败进发,需要在炼狱里成佛,需要在魔鬼的掌中逃脱。而最难的是,那魔鬼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那炼狱不在别处,就在我们心里。每个人心里,都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有一处隐秘的心狱,囚着一个魔鬼,它能在我们最脆弱时,诱使人一念成魔。而我们必须与魔鬼作战、成仁成佛,必须在高尚的辛苦与堕落的快感间殊死交战——而这,就是人类进化的走向:努力消除天性

  • 国礼珍藏,非比寻常——景泰蓝凤舞九天梅瓶

    景泰蓝发起于元朝,盛行于明朝景泰年间,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其富丽堂皇、华贵不凡的雍容风范,一直被皇宫贵族所独享,被誉为宫廷艺术巅峰代表,近年来逐渐在中国对外友好建交中扮演重要角色。国礼景泰蓝凤舞九天梅瓶由“景泰蓝第一人”张同禄创作及设计,向世界彰显景泰蓝的绝美魅力。器形为梅瓶,肩部丰满圆滑,腹部曲收,婉转清秀、线条柔美。瓶身主题画面以中国古代传说的百鸟之王、人们心中的吉祥瑞鸟“凤”为元素,进行了全新设计。凤凰展翅绕着百花之王牡丹翩翩起舞、互相追逐,一派吉祥喜庆景象。凤凰长尾随风而摆,飘洒如瀑

  • 「Hi招聘」新年招新!

    如果你是有热情、有理想、有想象力的靠谱青年,并且能码出一手漂亮的文字,同时还拥有艺术专业背景以及相关从业经历,那么《Hi艺术》热烈欢迎你的加入!我们需要——2-3位编辑工作地点分别位于北京、上海我们的工作内容——每个工作日需要推送至少一条原创的微信内容定期编辑出版《Hi艺术》Mook(杂志书)活跃在当代艺术第一现场,第一时间将一手资讯在网站hiart.cn扩散出去......但,以上这些还仅仅是基本的工作哟所以吃不了苦,扛不住压力的小伙伴请慎入我们理想中的小伙伴是什么样的呢——具备抗压能力有吃苦

  • 「Hi年度榜」年度艺术家TOP10,谁是2017最耀眼的星?

    紧随2017年度关键词,《Hi艺术》2017年度榜艺术家TOP10在经过编辑部和特邀嘉宾投票后隆重出炉。毋庸置疑,艺术家的创作是构成当代艺术生态的基础。这份榜单所揭示的,正是对过去一年内中国当代艺术风向的记录。与去年绘画占了半壁江山的状况不同,今年上榜的四位艺术家的主要作品涉及雕塑或装置:向京、隋建国、宋冬、徐冰。抽象绘画板块两位最重要的艺术家余友涵、丁乙均榜上有名,绘画领域另一位入围的艺术家是尹朝阳。而从去年的蒋志,到今年的张培力,影像艺术家从未在榜单中缺席。除此之外,艺术圈“游子”赵半狄的回

  • 少白公子、齐白石再传弟子--画家汤发周趣谈:齐白石那么抠的老头也会送人画

    齐白石1951年绘赠毛泽东的《松鹤旭日图》,画上题跋“毛主席万岁就是三岁齐白石”这幅作品在题材、构图上与其《祖国颂》非常一致,或许是在赠送给毛主席画作之时,又抑或是齐白石太热爱祖国,在赠送给毛主席之后,又重新绘制一幅,落款“祖国颂”,以表达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情。齐白石赠毛泽东的国画《鹰》,作于1941年。这次馈赠时,齐白石老人特意加上“毛泽东主席/庚寅十月齐璜”。画的落款为“九九翁齐白石画藏”,很明确地传达出一个含义:此作品当属画家精品中的精品,为自家所密藏。齐白石赠毛泽东的《梅花茶具图》。一枝红

  • 这美女:原来是个收藏行家

    “今年的文玩生意太难了...”许多文玩商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可在婷婷这却恰恰相反,反而是越来越火爆。婷婷是视觉传达专业出身,对于珠子的设计、搭配很有心得,客户们对婷婷所配出的文玩宝贝更是赞赏有佳。谁都想不到,婷婷从简简单单的一对核桃开始玩起,竟然在文玩这条道路上创造了另一番风景。最开始,婷婷买文玩是为了让爷爷开心,没想到的是后来她发现她对文玩越来越痴迷。因为专业的原因,她配的珠子十分讨喜,以至于每次客户收到宝贝后,都迫不及待的找到她,告诉她自己是有多么的喜欢,有多么的合适。于是回头客越来越多,生

  • 老祖宗的金句丨经典精辟

    1、人生该走的弯路,其实一米都少不了。2、偶尔傻一下有必要,人生不必时时聪明。3、天会黑,人会变,三分情,七分骗,路还长,别太狂,以后指不定谁辉煌!4、幸福就是:父母在旁,羊肉在锅,好友相念,不问明天。5、人的眼睛有5.76亿像素,却总是看不透人心。6、人生如戏,什么角色演是什么戏;不怕别人看不起,就怕自己不争气。7、懒于解释,也无谓能否做个好人,活得不尽纯粹,至少要过得干净利落。8、年底一总结,发现只赚到了年龄……9、人追钱跑,越追越穷;钱追人跑,想穷穷不了。10、人年纪越大,脾气越好,大约是

  • 康熙青花:克利夫兰博物馆藏品赏析

    清代康熙一朝国力强盛,开疆拓土,这种精神气质,体现在小小的瓷器上,有一句俗语很贴切:紧皮亮釉。换句话说,康熙器物就是高品质的同义词,从胎体的致密度,到外部施釉的工艺,几乎都是无可挑剔。康熙青花相比前后朝代的器物,分量普遍偏重,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类似德国汽车与日本汽车的本质区别。康熙青花胎体洁白坚硬,很少有杂质,胎体薄厚适中,注重修胎,釉面有粉白和浆白两种,粉白釉面硬度高,浆白釉面略疏松,偶有小开片,还有一种亮白釉。底足露胎处光滑细致,多呈泥鳅背状,少见炎石红,瓷器的质量明显提高胎釉结合紧密,器

  • 老琉璃并非纯粹意义上的玻璃:价值比玻璃贵多了

    琉璃生产历史悠久,中外闻名。它精美的工艺和深厚的文化内涵是中国传统工艺品中不可不提的重要成员。由于老琉璃的收藏处于一个非主流门类,而且老琉璃算是文玩界最不好判断的东西了。因为从未有一个很成体系的鉴定标准。而且几十年和几百年都叫老琉璃,再加之不同的制作工艺以及精细程度,价值都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中国传统古法琉璃制造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琉璃的颜色多种多样,古人也叫它“五色石”,有的叫“罐子玉”。到了汉代,琉璃的制作水平已相当成熟。但是冶炼技术却掌握在皇室贵族们的手中,一直秘不外传。由于民间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