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逆天开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2:57:37 来源:网络 []

书名:逆天开挂

第2章 偷东西

入冬了,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越发少了许多,很多不愿意面对寒风的人都已经早早的进入了梦乡。163女人网禹城的天是没有雪的,这是千百年来唯一不变的气候,不是因为这里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实则是禹城地属大陆南部,常年气候温和,所以就算到了冬天也只有丝丝寒风吹过,决计不会下雪的,但禹城人天生怕冷,所以到了入冬的夜里也不会轻易出门。

不远处一家还亮着灯光的窗户下,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双手抱胸,将头藏在了臂弯下面,整个身子缩成一团,在寒风的侵蚀下显得瑟瑟发抖。他是一个孩子,是前些日子刚到禹城不久的小乞丐,他不知道他来自那里,也不知道他将何去何从,唯独知道的是自己的名字:凌云。那是被刻在玉佩上的字,潜意识里凌云把它当做了家人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凌云从小时有个爷爷一直照顾他,但爷爷却在他四岁的时候便猝然长逝了,唯独留下凌云这个孩子,不过大家伙的都不喜欢他,因为他来历不明,都说他不吉利。

街道两旁围墙的影子随着月色的迁移慢慢被拉长,窗口的亮光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黑暗,看看天空,像是抹了墨汁一般,剪不断,也化不开。

这时凌云动了动身,他用手摸了摸肚子,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网站http://www.163nvren.com/凌云向着街口望了望,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站了起来,然后向着街的尽头走去……

不一会儿,凌云来到了一家客栈,和那日的客栈不同,这家客栈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别只是看它的外表这么简单,里面的花花肠子可不是这么简单的,话说从地宫里来的人都会来这里住上一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很不一样,还是大家伙儿的都需要低调呢。

凌云小心翼翼的绕到了后面,他向着四周望了望,瞧着没人,便躬身匍匐在了地上,这时一个不大不小,刚好可以通过一个孩童的洞出现在了凌云的面前。凌云先是将头探了进去四处望了望,见没人便整个身子向着里面拱着进去,就像是一头小猪一样,着实看着让人觉得可怜。

……

金环客栈内一百一黑两个身影正面对面的站在一起。

“睡下了?”白衣老者转过身去对着黑衣侍从轻声说道。

“睡下了,不过属下有一事要告知老师,昨日两位公主没经过老师的允许便私自跑了出去,不知这事……”黑衣侍从唯唯诺诺地对着白衣老者说道。

“孩子嘛,总是喜欢到处跑的,没事,只要没闹出什么事就好,倒是你,我叫你去办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白衣老者目光凝固了一下,手上的我一颗水晶球若隐若现的闪着丝丝绿光,绿油油的,显得格外幽静。说明163nvren.com

“办好了,那个岛上来的人已经将泥血丹交给我了,只是黑面人尚未有任何消息。”黑衣侍从拱手答道。

“黑面人盗走了天影残卷,虽然只是残卷的一角但如果让外界的人知道了我谨遵宫有此等灵物,必定会招来横祸,如今之际只好联合那个岛上之人的帮助了,希望可以找回残卷一角。”白衣老者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看着对面那个已经灭了灯的屋子暗暗出神。

侍从从左侧走了过来,目光随着老者望向了对面,随后又收回目光对着老者问道:“他们是什么人?凭师尊的修为,为何还对他们言听计从?”

老者颔了颔首淡淡地说道:“言听计从吗?谨遵宫不是天,他们只是伙伴,但却是最危险的伙伴,懂吗?”

黑衣侍从明显震撼到了,他揉了揉头,又摇了摇,表示不懂,在他看来,如今的谨遵宫今非昔比,若不是地宫里的人,作为谨遵宫的长老怎会对其如此忌惮,也不是地宫里的人,难道来自另一圣地?

黑衣人说道:“是和地宫里一样的人吗?”

“地宫?若是地宫里的人见了这些人也不过是蝼蚁之格吧……反正,你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别看叶宫主在禹城风光一世,若是放在外面,也不过是蝼蚁一般弱小的存在,好了你出去吧,看好公主们,为师的要睡下了。明日一早我们便回谨遵宫。”老者作为一个上位者的身份悉心向着侍从说到,与其说这个黑衣侍从是他的侍从,还不如说是他的关门弟子。说明163nvren.com

黑衣侍从暗自皱眉,拱手答道,便细步走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待黑衣侍从出去以后,老者看着桌上的星火喃喃道:“天影残卷如今发光便招来了黑面人的抢夺,难道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可为何却没有一方势力站出来,他们还在等什么?”

……

话说另一边,凌云已经不知不觉地溜进了厨房里,不要问凌云为什么在这么黑暗的环境下依然这么清楚厨房的位置,光是靠着香味就可以知道厨房的位置了,这对于老油条的凌云来说是在熟悉不过的了。

凌云翻看着一个个柜子,奇怪的事发生了,柜子里竟然一点东西都没有,但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柜子明显被人翻过,看着柜子里仅剩的一点残渣,凌云的心顿时都拔凉拔凉的。

凌云现在可谓是欲哭无泪啊,自己冒着生命危险,跨过艰难险阻,本以为就要修成正果了,结果果子倒先被洗劫一空了,凌云在心里不禁暗暗骂了那个吃货一句,自己呢,则想着打道回府,或找个舒服点的地方打个小盹。

“簌~簌~”

正当凌云准备离开的时候,角落里却突然传出了簌簌声,就和老鼠啃面包的声音一样。

凌云很奇怪,难道这些东西都是被老鼠给吃了?想到这儿,凌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看了看四周,走向了门口,将门口的一根短而精巧的木棒捏在了手中便缓缓的向着声音的源头走去。版权163nvren.com

凌云绕过一张桌子,桌子前摆放着一个柜台,声音便是从柜台后面传过来的。凌云左右望了望,见柜台的入口在左手边便蹲了下去,慢慢挪步向着柜台后面走去。

声音还在继续,似乎吃得很香,这更令凌云气愤了,老子在这里挨饿,你倒好,吃得舒服还没人管得了你,想到这儿,凌云抄起木棒便一棒敲了下去!

“哎哟!”

黑暗里,一声闷哼,凌云似乎感觉到了丝丝的不对,这……这老鼠似乎有点大了啊,而且老鼠还会闷哼?这没听说过啊,难道是已经幻化成魔兽的老鼠?

“那个不长眼的敢打本小姐,活腻了是不是?”这时“老鼠”腾地站了起来,并发出了抗议之声,可这声音着实让凌云下了一跳,乖乖,这似乎不是老鼠吧,这……这肯定不是老鼠啊,这……这明显是个人啊!

了“老鼠”揉了揉自己的后背,若不是身子骨从小就练着的,那指不定得脱成皮呢。她抬头看了看正目瞪口呆的凌云,这回算是看清了打自己的人,跟自己一般大小,头发凌乱,因为光线很黑所以看不清长什么样,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是个雄性!

“老娘……”

“姑娘对不起,是小子的错,小子没看清姑娘,还以为是老鼠,所以……”凌云不等女孩开口便就是一通道歉,可话还没说完便被女孩给打断了,“你说什么?老鼠?本小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你居然说本小姐是老鼠!我……我……”

说着女孩便挽起了衣袖准备给凌云来个致命一击。

凌云见状那还站得住,而且他隐约可以看见女孩身上正散发着暗幽幽的绿光,比起前几天看见的那个小女孩发出的红光更加诡异,更加毛骨悚然。

“那个……那个美女啊,咱有话好好说啊,我给你陪不是啊,那个……要不……要不你也用木棒打我一下好了,这……动不动的就发火也不好,会老的快的,你……你说是吗?”凌云向着正步步逼近的女孩说道。这回可是撞铁板上了,这才几天,就遇到两个会法术的女孩,还是比自己还小的,你说要是被她这么来上一下呢,凭着自己这身子骨,不死也得脱成皮啊。版权163nvren.com

“嗯”

女孩眉头皱了皱,似乎想到了什么,暗幽幽的绿光淡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迷死人又冰冷的双目紧盯着凌云。

凌云暗暗吞了口唾沫,艰难地从嘴里吐出四个字来:“没……没事吧?”

“你说呢?”女孩并没有就此放过凌云,继续用她那双美丽而又冰冷的眼眸盯着凌云,这样的目光射在凌云身上就如同针扎一般难受。

“那个……那个要不你也打我一棒?”凌云小心翼翼地看着女孩,生怕惹着女孩又发火了,然后施展着法术把自己当烤鱼给烤了那可就玩大发了。

“打你一棒?”女孩看了看男孩手中的木棒,嘴角眯起一丝丝弧线说道:“行啊,不过你确定?”

“确……确……”凌云正想说确定的,一个女孩家家的,若是不用上那什么奇怪的法术的话能有多大的力气啊?可凌云看着女孩那若有若无的笑意,顿时感到后背脊梁骨有着丝丝寒气冒了出来,紧接着便是一丝丝冷汗从额头渗了出来,不过看这女孩子的阵势,是不打自己一棒是不罢休了,凌云索性豁出去了慢吞吞地说道:“确……确定!”

“啊!”

……

“你是傻子啊,你没有灵力护体你早说啊,害得我下这么重的手……”厨房里,两个身影对坐在一起,不过一个呢是端坐着的,而另一个则是靠在了躺椅上,顺着女孩的目光看过去,此时的凌云可谓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左边的那张脸基本都快肿得有半个头般的大小了。

凌云没有理她,他千算万算,怎会想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竟有如此大的力气,自己的这半张脸算是废了,以后也别提什么刷脸卡之内的了。

“哎……木头,你没有灵力吗?”女孩这会儿也没有在意之前凌云打了她一棒了,比起开始自己的那一棒,凌云的那一棒已经不值得一提了,至于为啥女孩要给凌云叫木头,反正女孩觉得他脑袋就和木头一样笨。

“有没有你心里还没数吗?”凌云翻了翻白眼,这都什么人啊!如果自己有那他们说得啥玩意儿,那还至于被打得这么惨么?凌云可谓是欲哭无泪啊。

第3章 玉佩

“那你开始怎么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和我们一样有着灵力护体呢,害得我用了这么大的力气,一下子就变得不淑女了。”女孩坐了下来,摆动着自己的小脚丫,满脸歉意地盯着凌云。而凌云呢,则翻了翻白眼,心里暗叹:你有淑女过?

“你叫什么名字?看你这个样子像个乞丐一样,还有深更半夜的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啊?”女孩看着凌云问道,她也没有觉得凌云是坏人,反而觉得凌云给她的感觉就是十分亲切。

“咕~咕~”(肚子叫的声音)

凌云尴尬的笑了笑,摸了摸平平的肚子,望了望女孩手里的东西暗暗吞了吞口水。此时女孩的手里正有一个鸡腿,虽然光线很暗不易看清,但光凭着气味凌云就可以判断是什么东西了,毕竟像这样的美味一身难得几回啊,吃上一回便会永生难忘,凌云记得上次吃的时候还是一位山庄的老人见他可怜才给的,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不过这味道凌云还是没有忘记的。

“你饿了?”女孩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鸡腿,笑了笑,然后将鸡腿递给了凌云说道:“呐,给你,很好吃的。”

凌云看了看鸡腿又看了看女孩鼻子一酸,连忙用手接过了鸡腿便吃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坐在了一旁,看着凌云说道。

“凌云。”凌云一边吃着,一边回答这女孩的问题。

“我叫玉儿,你多大了?”玉儿似乎对凌云很感兴趣,其实在她的童年里是没有真正的朋友的,那些人不是怕她就是对她阿谀奉承,而凌云不是,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敢打自己的,虽然是无心的但也是一个第一次啊,而且不知道怎么的,玉儿感觉和凌云待在一起就很舒心。

凌云听到玉儿问自己的年龄呆滞了一下,顿了顿说道:“我不是很清楚,现在什么年代了?”

“啊?天宇十九年啊”玉儿疑惑地说道。

“天宇十九年?我好像是天宇六年的,现在十三了吧。”凌云舔了舔自己的手,也不管自己的手脏不脏了,反正这个味道很好就是了。

玉儿见凌云不清楚自己的真是年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一阵疙瘩,一阵阵的疼痛感。

“吃完了?你很久没吃东西了吗?我看你很饿的样子?你是什么人啊?”玉儿一口问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凌云甚至已经怀疑了这个女孩是不是问题宝宝啊,咋问题就问不完了呢。

“谢谢。”凌云站了起来,他没有回答,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肚子饱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凌云回头看了看玉儿说道:“你也是来偷东西吃的吗?”

“偷……偷东西?”玉儿这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凌云是来偷东西吃的,不过看看凌云那一身的破烂衣服也就不用说明什么了。“我才不是偷吃的呢,额不对,我就是来偷吃的,不过跟你不一样,我是住在客栈里的。”

“住在客栈里的?那你干嘛要偷偷摸摸的,像个老鼠一样?”凌云看着玉儿说道。

“找刺激啊,还有不许叫我老鼠,多难听啊。”玉儿向着凌云握了握小拳头,然后端了一个凳子坐到了凌云的面前,开始吃得有点多,这妮子似乎有点不消化了。

“你不也叫我木头吗?”凌云毫不忍让地说道。

“你本来就是木头嘛,哪有叫别人打自己的,你不是木鱼脑袋是什么?奶奶说了,在这个世界上唯小人不可交,但木头是可以交朋友的。”玉儿笑着说道,似乎说起她奶奶就格外兴奋一样。

“为什么?”

“傻啊,容易骗啊!”

……

“我说你倒是快一点啊,我快坚持不住了!”

酒窖里,两个小小的身影正靠着一个凳子艰难的向柜子上面爬着,而柜子上面则是一些酿制好的酒,通过开始的一些交谈,凌云算是明白了这个女孩的特性,没有其他女孩那样大家闺秀的性格,更没有小家碧玉的甜美可人,玉儿给凌云的感觉就是兄弟兄弟还是兄弟,而经过开始两人的一致商议,决定将酒窖也洗劫一空,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一幕了。

此时,凌云正站在凳子上,而玉儿呢则半坐在凌云的肩膀上努力向上攀爬着,似乎是对凌云在下面发牢骚表示十分不满,还刻意向着凌云坐了坐,可这一坐不要紧直接将凌云给坐垮了,随后两人便一起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我说你有病啊,你……”凌云捂着自己的屁股对着玉儿说道,心里那可是一阵气恼,两人已经在这里僵持不下一个时辰了,不是凌云坚持不住了,就是玉儿刻意捣鬼,凌云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这个女孩是不是在玩自己了。

“那你别发牢骚啊,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催我了,在家里也是,他们总是催我快点练功快点练功的,我都烦透了。”玉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双手撑着下颚,撅着小嘴,心里的不满全在脸上彰显了出来。

“有人催自己很讨厌吗?”凌云目光凝滞了一会儿,悠悠地开口问道。

“当然了,简直烦透了,你是不知道,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这也不让碰那也不让碰,就和关监狱一样,我这次能出来还是因为奶奶呢,哎……你怎么了?眼神如此迷离?嗯?难道有魔兽作怪?”玉儿正讲的有劲呢,却突然发现凌云眼神迷离,像是入定了一样,一时间竟让玉儿想到了有什么可以让人进入幻境的魔兽了,传说魔兽吃人前就是让人进入幻境的。

“可我从来就没有那种感觉呢,没人管过我,没人真正关心过我,更没有人催过我……”凌云开口道,对于玉儿将有人关心说得如此可怕也毫不在意,对于他来说,就算是如此的可怕,他也是想要尝试一遍的。

玉儿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潜意识里,她已经认为凌云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人了,放在外面就是一孤儿。“那个……那个其实我也没有朋友的。”玉儿也率带心酸地说道,不是他为了缓解凌云的悲伤才这样说的,而是真的没有一个朋友。

“我看你衣着端正,用的布料都是上等货,怎么会没有朋友呢?”凌云疑惑地说道。

“没有的,在岛上,他们表面上像是和我是好朋友,其实内地里是不愿和我相处的,所以从小到大我也没有朋友的,而且奶奶说过了,唯小人不可交,在玉儿看来,他们都是小人!”玉儿狠狠地说道,不过脸上得悲伤却没有丝毫衰减下去,跟多的则是无可奈何。

见玉儿这么说凌云也沉默了,原来在富贵家庭里也有这样的不幸,看样子倒和自己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呢。

凌云见喝不成酒了,索性坐了下来和女孩聊聊天。

“你开始身上发着的绿光是什么啊?看上去好吓人的样子。”凌云怕怕地说道。

“你说的是这个吗?”玉儿将手敞开,这时一团旋风升了起来,带着绿色,像龙卷风一样。

“这是风?”凌云瞧着这旋转着的绿光,当即便猜出了是什么东西来。

“嗯是的,不过这只是最基本的东西,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来,你摸摸,很舒服的,瞧。”玉儿将手向凌云递了过来,那团绿风随着气流向上盘旋着,凌云很好奇,用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凌云感受到时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很舒服,也很清凉。

“那为什么有些是红色的,那天我见一女孩就使出了红色的,不过她的没有这么盘旋的,她的是像火一样。”凌云一边抚摸着绿风,一边问着玉儿,凌云似乎喜欢上了这舒服清凉的感觉。

“红色的?那就是火灵力的焚火了。”玉儿答道。

“火灵力的焚火?那是什么?这些还有不同吗?那你的是什么?这些都有些什么不同啊?”凌云急忙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了,以前听奶奶说过,这个大陆上以前有着一个叫什么残卷啊,哎……是什么我忘了,反正就是这个灵之力的开天劈祖嘛,远古时期有人就用这本残卷创造了八门灵学,这八门灵学各有各的不同,它们相生相克,一同维持着这神谕大陆的和平与安定。”玉儿一边扰着头一边回答着问题,对于她来说,讲故事还行,要是说到历史,那就直接跪了得了,这个还是玉儿她奶奶逼着学的呢。

“有风、有火,那另外六个是什么?”凌云现在似乎已经和开始的玉儿换了个身一样,他也变成好奇宝宝了,不过那日见叶媚使过的灵力着实令凌云有些着迷,今日又见玉儿使了出来,顿时表现出对灵力有了莫名的兴趣。

“嗯……这八门灵学分别是御风、焚火、若水、灵土、玄雷、朽木、圣光、落暗。”玉儿解释道。

凌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听上去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以后我也要学灵学,你知道可以去哪学吗?”

“当然知道,我们玉……”玉儿刚想说什么却又停了下来,然后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个,禹城不就有个什么叫谨遵宫的嘛,你可以去报名啊,不过听说考试很严格的,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过。”

“啊?还要考试啊。我从小到大都没读过书,别说灵学了,就是让我写几个大字我也不会啊,哎,看样子是没戏了。”凌云摆了摆手,垂头丧气的说到。

“还没尝试呢你就放弃了,真没出息!”玉儿大大地鄙视了凌云一下,不过她也知道,要想成为谨遵宫的弟子是绝对不容易的,更何况还是像凌云这样毫无基础可言的人,第一轮淘汰的肯定就是这样的人了。

“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我们继续吧,这次一定要上去。”凌云说着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了酒窖的柜子上面,眼神流露出一丝丝坚定。

“嗯!”玉儿微笑着点了点头,也许这个晚上是她经历过最特殊的一个晚上,没有师傅的咄咄善教,也没有其他人的阿谀奉承,更没有人跟着,只有眼前这个看上去帅帅的,却又很胆小的小乞丐,这样的感觉对她来说真的很好。

……

过了一会儿,两人总算是不负众望地爬了上来,凌云将最近的一瓶酒打开,浓浓的酒香顺着瓶口缓缓升腾上来,凌云轻轻的嗅上一嗅似乎都感觉有点醉了,而一边的玉儿也早已经等不及的开了一瓶喝了起来,一时间可谓是其乐无穷。

而这时,凌云突然感觉到了腰间有着异样,热热的,起初凌云还以为是喝了酒才导致的,不过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并不是这样,这热热的温度越来越高,凌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向着腰间的玉佩摸了过去。

“这……这玉佩?”

玉佩发着红光,而疑问确实出自玉儿口中,玉儿迟疑了一下,便打开了自己的储物戒,从里面也拿出了一块玉佩,而此时这块玉佩也发着红光。

“这……你的玉佩?”凌云惊讶地望着玉儿,两块玉佩长得并不一样,凌云的玉佩是一个太阳形状的圆形,而玉儿的则是一个月牙状的,此时两块玉佩都散发着夺人的光芒……

第4章 随缘

不一会儿,两快玉佩发出的光渐渐暗淡了下来,从火红到金黄,再到淡黄,最后直至全部消失,看上去很诡异却又不得不说很合理。

“月亮、还有太阳,这不会是一对的吧。”凌云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时不时的还看了看玉儿手中的月牙形状的玉佩,怎么看都觉得是一对的。

“啊?”玉儿一阵惊呼,像是被吓了很大一跳似的,她连忙将玉佩收入了储物戒中,然后故作淡定的道:“想和我套近乎就明说嘛,还一对呢,神谕大陆上还有那么多相同或相似的玉佩,难道它们都是一对?”

“可这也太奇怪了,同时发光,同样的地点,还有相呼应的外形,这种种的现象都表明了其中必然有鬼”凌云一本正经的说道,眉目紧锁着,似乎再思考着一件很重要的事。

玉儿听到这儿也眉目皱了一下,她有想过凌云会不会是岛上的人,但这样的想法刚一出来便被玉儿给否定了,因为在那个岛上从以前到现在是没有一个男子的。当看见凌云有着和自己的玉有着共鸣的玉佩,玉儿多的则是担心,如果这件事被奶奶知道了,奶奶会怎么对凌云?奶奶可是最讨厌男人的了。虽然只是和凌云相处了不到一个晚上,但潜意识里玉儿早已将凌云看做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她不想朋友受到伤害。

“我突然知道你最适合做什么了。”玉儿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凌云皱着眉头,转过头来看着玉儿说道。

“斥候啊,你看看你,多疑神疑鬼的,不去当个斥候就是浪费人才啊,怎样?要不要我引荐引荐?还有,这一定是巧合的了,也许开始有什么不同的星象进过呢,我听奶奶说了,有时候星象也是可以改变天地灵气的,也许是感应到了天地灵气的变化,玉佩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吧。”玉儿笑了笑,颇为得意的说到,可内心却不知怎么得一疼。

“巧合吗?也对啊我一个小乞丐怎么能和玉儿有联系呢,是我多想了,呵呵,还有你奶奶是什么人啊,怎么感觉她什么都懂一样?”说着,凌云将玉佩挂在了腰间上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毕竟这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了。

“我奶奶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有本事的人了,哎,反正说了你一不会懂,干脆不说了,嗯,这玉佩对你很重要?”玉儿忍不住问道,说到底她还是想要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

“嗯。”凌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天花板说道:“这是母亲留给我的唯一东西,它关系到我的出生,所以对我十分重要。”

“哦,是这样啊。”玉儿说完后就没有出声了,她在想凌云开始一定很兴奋才对,能看见和自己的玉佩有感应的玉佩,那就很有可能和自己的身世有关,而这样的希望却又被自己给扼杀了,一时间玉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不停的搓动着小手,好让自己平定下来。

凌云顺着余光望去,是一张美丽难得一见的脸,他这才看清眼前的玉儿的样貌,虽然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但却已经出入得格格不入了,一时间凌云不觉的有些看呆了。

凌云下意识的伸出了手,而玉儿出奇的竟然没有躲开,凌云的手轻轻触碰到玉儿的脸颊时,两人明显都颤抖了一下,不知怎么的,两人心里都觉得很舒心,却又很心痛。

……

一夜无语,酒窖里只剩下一个沉睡着的小男孩,而那个小女孩却不见了踪影……

一大清早,金环客栈内便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

“把他送官府!对,送官府去,偷吃了食物不说,还喝了酒窖里的酒,最大恶疾,送官府去。”

天蒙蒙亮,在金环客栈里却发出了相当大的怒吼声,而此时一个小男孩却被五花八绑的绑在了桌子的一脚上,而手上红一块紫一块的明显是被打过。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昨晚被玉儿给弄睡着的凌云,而此时凌云却在瑟瑟发抖,显然是被打怕了。

“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这时,二楼突然出现一个粉红色的身影,不大,大约十来岁的样子,当凌云看清女孩的模样时,惧怕感更浓了,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还说着要杀了那些乞丐的叶媚,想到当时叶媚的凶狠,凌云就喘不过气来。

此时叶媚才刚刚睡醒,头发散乱着,身上穿着睡衣便跑了出来,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倒是和玉儿有得一拼了,说到玉儿,凌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她,自己昨晚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呢?醒来后却发现玉儿已经不见了。

“叶二小姐,您来得正好,我们昨晚抓到一个偷东西的贼,请问二小姐应该如何处置?”客栈老板对着叶媚恭敬的说道,很难想象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却对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鞠躬是一番怎样的情景,但不要觉得奇怪,这边是神谕大陆,一个等级制度十分严重的异界大陆。

“什么!偷东西!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禹城偷东西!这不是不将我谨遵宫放在眼里吗?那个,站出来!”叶媚一个飞跃,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动作犀利,绝不拖泥带水。

老板抚了抚额头,这二小姐果然雷厉风行,做事大大咧咧的,难怪叶宫主让大女儿叶琳辅佐办事,唯独这小女儿不闻不问的。

叶媚来到了凌云身边仔细瞧了瞧,觉得有些眼熟,不过就是想不起来了。一身青灰色素衣看似普通却张显了一丝典雅,那腰间的羽绒像是从上面掉下来的一样自然清脱,这便是谨遵宫的二小姐。

叶媚双手插腰,时而露出微怒的表情,时而又有一丝小俏皮,严肃的对着凌云说道:“敢在禹城偷东西你真是胆大妄为,说,为什么要偷吃东西?不然有你好受的!”

凌云没有说话此时的他还能说什么呢,听天由命反正自己又不是没进过官府,一回生二回熟嘛,多进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只是害怕眼前的女孩对他施展什么灵力,那样的话自己可就惨了。

“哎,我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我?难道你是哑巴?”叶媚见凌云不搭理自己,存在感顿时深受打击,怒火中烧的她顿时就想上去对着凌云来上几耳光,不然难解其心头之恨。

“收敛收敛你这坏脾气,一点二小姐的样子都没有,成何体统!”不知何时,叶琳出现在了叶媚的身后一种上位者的气势顿时令在场的所有人为之颔首。

一身白衣银装素裹一般包裹着她曼妙多姿的身材,三千青丝垂在耳后将完美绝伦的脸露在外面,一双透彻心扉的双目流露出金莹的光芒,这身段,这气质简直无人能比。

叶媚看到自己的姐姐来了,小嘴一嘟便也不再说话,别看她大大捏捏的,其实骨子里还是很怕自己的姐姐的。

叶琳看了看凌云,觉得有点眼熟,仔细思索了下才知道凌云是前日被打的那个小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叶琳轻声说到,声音很温柔,不觉令凌云一呆,提起头来,当看见叶琳的第一时间便被震撼到了,完美无缺的精致面孔,配上两只青翠幽静的百达翠垂在耳梢,三千青丝瀑流般顺着元宝似的耳朵搭在腰间,在加上一身清丽脱俗的白色衣裙,整个人看上去仿若来到人间的仙女。

“凌云。”凌云机械式的回答道。

“为什么要偷吃东西?”叶琳继续问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是怒还是喜。

“饿。”短短一个字但却令叶琳为之一震,饿,多么简单的回答,但其中的含义却包裹了很多,叶琳微微皱了皱眉却没在问什么。

……

另一边。

“程护法,救救他,不是他偷吃的,是玉儿,是玉儿偷吃的,不关他的事啊。”玉儿拉着一位紫衣女子的手不停的摇晃着,眼里的着急清晰而遇,说到底还是自己害的凌云,昨晚自己将凌云给弄睡着的,完全忘记了那是什么地方,凌云可是来偷东西的啊,这么睡下去被发现了肯定会被抓进官府的。

“你先告诉我你昨晚去哪了,是不是和楼下的那个小子有关?”紫衣女子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寒光,让整个屋子都不觉感到有着丝丝寒意。

“程护法,玉儿知道错了,玉儿不会在和他相见了,只求程护法救救他,让他进谨遵宫,他真的很可怜,玉儿以后一定潜心修炼,不会辜负你们的重托的。”玉儿说着却要跪下,眼里还闪着泪花。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这不是折老朽的阳寿吗?快起来,姑姑答应你便是。”紫衣女人连忙将玉儿拉了起来,这要是让老祖宗知道了,那还不得脱了自己的皮啊。

“真的?那他可以进谨遵宫吗?”玉儿还是不怕确定所以轻声问到,只是眼中还闪着泪花,着实让人看着可怜。

“当然了,姑姑何时欺骗过玉儿呢?但是姑姑可得提醒你,外面的世界都是虚假的,特别是男人最不能相信,知道吗?你母亲就是因为男人才被那个男人弄得英年早逝的,你可不能步你母亲的后尘啊,所以这次回去以后,你一定要潜心修炼争取在十六岁以前便到达渡灵期,那样你才有机会到达更高的层次懂吗?也不枉岛主对你的一片期望。”程护法语重心长的说道。

“玉儿知道了……”玉儿低着头说道,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的画面,她努力摇了摇头,当她再次抬起头来时已经是换做了一副冷清的孔……

一旁的程护法见到这儿暗自摇了摇头,招了招手,从外面便走进一个白衣女子。程护法低声在女子耳边说了一句,女子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发什么什么事了?”这时,药师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白衣女子,叶琳对着这个白衣女子暗自皱了皱眉,因为她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她,但看这白衣女子的装束,很明显只是一个女侍从而已,光是一个女侍从便如此不简单,那药师长老所见之人究竟是什么人?

“药师长老,我们抓到一个小偷,呐,就在那儿,你说怎么处置?”叶媚见药师来了,三步并做两步地向药师跑去,然后抓住药师的手摇了摇,颇为调皮的说道。

“哎哟,我的小祖宗,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的折腾,来,我去看看。”说着,药师拉开了叶媚,杵着拐杖来到了凌云的身边,而众人也一一向着这么禹城最好的药师恭敬的问候到。

药师来到凌云身边后,却见凌云满身是伤,而且还被绑在桌角,顿时生气道:“你们这是干嘛?就算是偷了吃了,你们干嘛要把这孩子打成这样?他还只是个孩子啊,快快,快给这孩子松绑……愣着干什么?快啊!”

起初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药师真正发火后才反应了过来,众人连忙给凌云松了绑。

这时药师立马拿出了一瓶红色的药液,取了出来然后将丹药给凌云喂下,当药液没入凌云体内时,众人惊奇的发现凌云身上的伤竟然全好了,所有人都不得不佩服药师的本领之强了,而药师则是皱了皱眉。

“好了,你起来走走,看看有什么不适。”药师微笑着看着凌云,他突然觉得知道了那个地方为什么要让这个叫凌云的男孩子成为谨遵宫的弟子了,光是这身体的恢复度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凌云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发现没什么事,随后便向着药师鞠了一躬说道:“谢谢。”

“呵呵。”药师笑了,然后对着叶琳说道:“我见这小子资质不错,又无父无母没有依靠,不如收入我谨遵宫门下,来日方长必定可成可就之才,不知大小姐意下如何?”

叶琳看了看药师身后的白衣女子,又看了看药师,然后点了点说道:“一切听药师安排。”而一旁的叶媚却是望着药师长老和自己的姐姐近乎打哑语的交谈愣愣发呆。

这时药师来到了凌云身边对着凌云说道:“想跟着我们去谨遵宫吗?”

“谨遵宫?”凌云思索了一下,然后激动得说道:“那里可以学习灵力吗?”

“当然可以,你这小子倒还懂得挺多,是个可造之材,呵呵。”药师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笑着说到。而一旁的叶媚又是一愣,这……这小偷成了自己的同门师兄了?这情节发展得也太快了吧!

逆天开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逆天开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痴情帝王傲娇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痴情帝王傲娇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痴情帝王傲娇妻目录预览:文案:001、穿成痴傻公主002青楼捉奸文案:那一日,他为她休掉满院皇妃。逼她成了他的帝后。那一夜,他伏击三千里,活生生剐下她的皮,只为将她弃在深山里。那一战,她飞身落在他的马背之上,手中弯刀勾住了他的脖子,挑眉问他,你,还敢与我一站吗?当国破家亡,当前世今生的前仇旧恨累计,当痴傻公主翻身会武术,她要他,以死偿罪!以命还情!楔子:冥婚,姻缘前定当今天下,群雄逐鹿,诸侯争霸,硝烟四起,战争和死亡,流血和牺牲每时每刻都在不同地方上

  • 【王妃倾城:皇上,请放手!】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王妃倾城:皇上,请放手!】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王妃倾城:皇上,请放手!目录预览:第一章:私奔第二章:穿越了第三章:玉奴的来历第一章:私奔夜黑风高,乌云环绕。这样的夜晚,本来是沉寂的,万籁无声的。但是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而后是一个男子的冷喝声,“站住!”瞬间,无数的火把点亮,原本黑暗的世界顿时明亮起来,跳跃的焰火随着急风摇摆,将百花河这条河都照亮了!借着火把,可以看到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搀扶着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子,女子头发凌乱的披散着,她的另一边是一个满脸惊恐的女孩,看上去也不过十

  • 【情到深处不自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到深处不自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情到深处不自知目录预览:第2章:吃干抹净了就想跑?第3章:要不要一起洗?第2章:吃干抹净了就想跑?权景墨石化了,俊美的脸上一片铁青。这个该死的女人,权景墨眯起眼睛,脸上一片铁青,伸手打算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拉出来,她却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衫,呕吐得更加厉害。“墨少!”两名黑衣人冲上前来,一脸紧张地望着他,“这个女人……”怀中的女人吐完以后就开始嘤嘤地哭起来,揪着他的衣领毫无形象地大哭起来:“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混蛋,呜呜……还说我是个木

  • 【此生无缘不相逢】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此生无缘不相逢】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此生无缘不相逢目录预览:第1章谁的野种第2章这不是你赚钱的手段吗第3章今晚一定尽心伺候你第1章谁的野种程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回到公司的。从拿到化验单的那一刻起,她的脑子里就始终嗡嗡响个不停。思绪纷乱如麻,心神浑浑噩噩。她怀孕了。宝宝6周。她的手情不自禁的覆在小腹上,好像这样就能抚摸到正乖乖睡在那里的,她那可爱的小家伙……可是,心爱的宝贝,你来的不是时候……你的爸爸,他下周就要结婚了。他大概,就快不要妈妈和宝宝了……程思的心,狠狠一阵绞痛,眼睛里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6章刻意诋毁“这是专门为安小姐订做的。”店长见秦娜娜来着不善,走上前去解释道。“订做?”秦娜娜楞了一瞬,这么高档的礼服,安洛璃她有钱订做吗?“安洛璃,我真是小瞧你了,安家都破产了,你竟然还有钱订做这么高档的礼服?”秦娜娜眼珠子骨碌转了一下,不屑的说道,“哈,一定是用赃款买的吧?”安洛璃脸色一变,正想反驳,却见一直在外面等她的何绑远走上前来,“小姐,恶意诽谤可是犯法的!”“你是谁?”秦娜娜狐疑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村子里的后宫第十六章果园风波“杨老哥,我得先跟你赔个不是。孩子的事情我从来都不管,都是她娘在操扯。”小宝他爹赶忙搭腔:“那事儿都过去了,本来就得是你情我愿才能行的事儿,既然孩子不愿意也没啥,支书你也别放在心上。”到底是村支书,说话有水平,进门一句话就把上次提亲的小过节揭过去了。“今天到你们家来,是想说说你们家果园的事儿,头几天,一队的人到村委会找我,说要把你们家的果园收回来。”杨小宝顿时脸色一变,一队的人要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20009》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20009》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20009第十五章醉见swSJ南平市的夏天就像一个大火炉,空气燥热令人烦闷。市区内制药厂、卷烟厂的上空不时有白呼呼的浓烟冒出,一股股难闻刺鼻的气味便开始在整个城市的夜空中蔓延开来。此刻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拥堵不堪。刘飞默默的走在南平市的大街上,任凭身边车流滚滚而过,此刻的他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他的心中的天空是暗灰色的。他就这样一直沿着中山路茫然的走着,走着。不知道何时,一阵喧闹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敲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6555》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6555》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16555第16章冤家路窄听到韩香怡这样说,柳擎宇又是一阵暴汗,他没有想到,这小魔女都快要18岁了,说话依然这么彪悍,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连忙说道:“香怡啊,注意影响,注意影响嘛,怎么说你也是一个美女是不是,动不动就敲烂人家老二,踩爆人家卵蛋,这可是有失淑女形象啊!等你长大了还有谁敢娶你啊!”韩香怡咯咯一笑,柳眉笑成了月牙,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我谁也不嫁,就嫁给你,柳哥哥,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啊,我4岁那年你亲口跟我说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2345》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2345》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12345第十六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K市地税局双规叶鸣的依据有两点:一是他当众殴打李立和陈伟平,致李立牙齿脱落一颗、陈伟平轻微脑震荡,均构成轻微伤,有必要重新调查,进一步追究其政纪责任;二是两年前有一封关于叶鸣收受“宏达广告公司”贿赂款三千元的举报信,虽然当时市局监审室已经做了结论,但现在当事人再次举报,有必要再次立案调查。其实,叶鸣非常清楚:这两点双规他的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首先,他殴打李立和陈伟平一事,市局已经做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鬼怪微信群》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鬼怪微信群》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鬼怪微信群第十六章被包养?陈红丽本来很想今晚留宿陈默的,然而这小子不知道是不解风情,还是被家里的老妈看的紧,愣是要回去。而丽姐住的地方本就是个地广人稀的别墅区,家家户户都有车,所以这外面别说什么出租车了,就连三轮都没有一个。“那我送你回去吧。”陈红丽挺好奇这样一位高人,究竟为何会当一个小销售,他住的地方又是什么样的。没办法,陈默只好答应了,此时那个鬼娃娃坐在陈默的肩头,回头看着自己生活了许久的别墅,恋恋不舍。听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