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谁都别吓我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9 7:15:17 来源:网络 []
小说:谁都别吓我
第11章 小人!

  坐在这边磕了会瓜子,看那边一场又拍完,掏出一支烟刚想点上……

  刚打着了火,结果打火机被人一把夺了去。推荐163nvren.com

  狐小媚站我身旁,捏着我那一块钱的打火机,皱着眉头批评道:“不准抽烟!”

  她说:“二姐不喜欢烟味,所以酒吧内禁烟,没收!”

  我干干地一咧嘴,只得将已经叼在了嘴边的香烟收了回去。

  狐小媚又跟我道:“他们今天已经收工了,刚才二姐看到那女的出了门,说让你去盯着点。”

  我说:“我?”

  “对啊!”

  “开什么玩笑!”我道,“那可是一只厉鬼,让我去盯着她?你怎么不去?”

  狐小媚理所当然道:“我打不过她呀,万一有点什么事,出了危险怎么办?”

  我叫道:“我也打不过一个鬼啊!”

  “你是男的。”狐小媚说,“这酒吧现在就我们三个人,其中两个还是漂亮的女的,这种有危险的事情,你不去的话,那谁去?”

  他大爷的!

  好事就没轮到过我,这种事情就都惦记上我。

  不过,毕竟咱也是个大汉,她们俩虽然是妖,那也是两只女妖精,所以这种事情,也只能我来首当其冲地顶上去。

  虽然内心不情愿,还是不得站起身来。

  我找了找张丽的位置,这时候见剧组那男的走出门,张丽默不作声地跟了上去。网站163nvren.com

  男的,就是那个花花公子。

  良子跟我说过,那男的姓刘,叫刘航,名字很一般。

  我看他长得也很一般,也没比我多好看。

  附身张丽地那女鬼之前就一直想搞他,这个时候跟着刘航走出门,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于是也在张丽后面默不作声地跟出去,走出酒吧,只见刘航站在酒吧门口大街上透气看风景,张丽此时紧跟着靠过去。

  刘航看到她,惊讶道:“小丽呀,你有事?”

  张丽此时已经不是正常的张丽,显然是那女鬼完全操纵了她,一脸阴森的模样。

  刘航说:“你脸色不太好看。说明163nvren.com

  “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张丽说,“方便的话,我们去那边找个没人的地方说吧。”

  她看了看周围,最终手指向一旁的一间废弃仓库:“你看那边的风景多漂亮呀,我们去那边吧!”

  我看了看那废弃仓库,锈迹斑斑的大铁门上的锁头已经不知道哪里去,只剩下一个漏风的屋顶。

  哪漂亮了?

  刘航有点纳闷:“在这里说不行?”

  张丽摇头:“这里人太多了,不方便说,你看,还有个傻逼总是盯着我们看。”

  还有别人也在盯着他们?

  我有些疑惑地扫了眼街面上——也没别人啊,这时候其他人都在酒吧里,哪来个傻逼?

  想了想,我心中又是大骂一句,感情这不会是在说我吧?

  这我就很郁闷了。

  张丽说要去那边,刘航还是跟着去了,俩人进了那边的旧仓库里。

  见他俩都进去,我也不再敢耽搁,连忙跟过去,到门口,扒着门框往里悄悄看一眼。

  仓库里的东西早就搬空了,这时候剩下的都是些锈迹斑斑的破烂,还有一地的旧报纸、破瓶子。163女人网

  除了这些,还能看到房梁上吊着一个鬼,脖子上栓个死结,挂在上面,见有人进来,一脸漠然地往下看。

  张丽和刘航就站在正中间的位置,俩人脸对脸,相互对着看。

  刘航率先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张丽语气淡然道:“我想跟你借点东西。”

  刘航笑道:“什么东西啊,我这里能有什么可借的?”

  “嘿嘿嘿嘿……”张丽忽然冷笑几声,一下子变了脸,“借你一条命!”

  “借命?”刘航显然是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笑呵呵地回,“这又不是打游戏,我哪有命可以借给你?”

  张丽一抬手,原本干干净净的手上噌地一下亮出长指甲,比划着道:“就借你现在的这条!”

  她的脸色也唰地一下变了模样,整个人一脸狰狞相,两只眼睛都隐隐泛起红光。

  刘航被吓一跳:“你怎么了?”

  张丽冷着脸:“拿命来!”

  说着话,一招黑虎掏心就想冲着他心窝子的地方戳过去,我看得整个人一个哆嗦,连带着那梁上的吊死鬼也吓得瞪大眼睛,却没想到刘航这小子身手很灵敏,一下子躲了过去。

  不过,张丽的动作更快,一把抓住刘航的胳膊,另一只手又是猛地一探!

  “啊!”一声惨叫!

  不过声音不是刘航的,是那张丽,她的手才刚碰到刘航的心口,接着猛然缩回了手。

  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弹了一下似的。163女人网

  “你想害我?”刘航一脸惊奇,继而脸色冷静道,“不过,昨晚上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怪,所以今天早上的时候去公园求了张护身符,没想到还真有用!”

  原来这小子精明的很,早就已经做好了防备。

  张丽冷眼看着他,刘航退后一步,冷着脸问她:“你是谁?你不是张丽!”

  张丽没说话。

  刘航看她一阵,下一刻转身就往外面跑!

  那被女鬼附身的张丽也不知道是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时候见他要走,马上追着上去。

  我见这情形,连忙从门边站出来,冲着刘航一挥手:“这边!”

  刘航跑着过来,张丽紧追不舍,我这个时候出来想要拉刘航一把,谁知道这小子不领情!

  倘若是他不领情也就算了,更让我感到气愤的是,我好心想要帮他,免得他在酒吧附近出什么事情,这小子却直接将我推向了张丽!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我被他猛地一推,直接撞到了张丽身上,两个人一撞,刘航趁势逃脱了。

  张丽被我撞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这个时候怒了:“你别挡道!”

  她又见那刘航跑回酒吧,想来也是知道追不上了,于是又冲我发起火来:“你坏我好事,那你去死吧!”

  我忙道:“女侠饶命啊!”

  我这么一喊,确实有效果。

  张丽停住了手,很是生气地一跺脚,一扭头阴着脸走向了酒吧。

  呼!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想到刚才那刘航只顾自己跑,却推我一把,顿时生气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他大爷的,这人什么人品!

  怨不得良子说他不太喜欢这个人,这也太恶劣了!

  我气呼呼地走回到酒吧,刚一进门,然后就看到张丽已经变回了之前的模样,一脸疑惑地看着刘航。

  这个时候当着所有人面,刘航指着张丽道:“她是个女鬼!”

  “啊?”酒吧里所有人面面相觑。

  刘航道:“幸亏我跑得快,不然刚才就被她害死了!”

  张丽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们不信的话,可以问他!”见我进来,刘航这当忽然手一指我,又是道,“刚才他就在旁边,他是目击证人!”

  酒吧里的所有人又都莫名其妙地看向我这边。

  我说:“什么?”

  刘航道:“她刚才想害我,你看到了吧?”

  我生气道:“没看到!”

  刘航急了:“你说谎!”

  “我说,”我虚着眼睛看他一眼,一抿嘴道,“你这人有毛病吧?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刚才站在外面,忽然就大喊大叫地跑了进来。”

  刘航冲我一瞪眼:“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坏了,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

  我说:“我刚才说话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算不上睁眼说瞎话。”

  酒吧里的人又都各忙各的去了。

  马导走过来,很是关心道:“小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回事啊?”

  我一扭头坐回到椅子上,二姐变的黑猫跳上桌子,问我说:“怎么了?”

  我于是把刚才的事情讲了讲,顺便又说了下这小子推我的事情,直接道,要不是刚才我那一声女侠饶命喊得有气势,镇住了那女鬼,说不定就给刘航当了替死鬼!

  “是吗?”二姐一抿嘴,看了看刘航,道,“如果你这么说的话,那么这事情可就太不应该了。”

  我道:“既然女鬼是冲着他来的,这种人,那我们还管他干嘛?”

  “我也不想管……”二姐语气淡然,跟我说,“可是,这酒吧毕竟是我的地盘,他一个大活人如果在这里出了问题,我可不想惹麻烦!”

  我说:“能有什么麻烦?”

  二姐道:“我可是一只猫妖,他是一个活人,如果在我的地盘出了事情,那我可真是百口莫辩了,我可不想惹上这种麻烦,招来地府的鬼差……”

  我说:“可是我实在是不想帮这人!”

  狐小媚这当也在旁边听着我们说话,她想了想,给我出主意道:“不过,我有个办法,既能不帮他,还能不让我们惹上麻烦。”

  我笑呵呵地问:“什么办法啊?”

  狐小媚说:“你去把他做了!这样一来,这事情就跟我们扯不上什么关系了,那毕竟就是你们阳间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了,不是妖鬼害他,地府的鬼差也不会管。”

  “嗯!”我听得点起头来,冲着狐小媚赞叹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你还能说个比这个更不靠谱的馊主意嘛,这什么鬼主意!”

第12章 来自女鬼的恐吓

  我们这边闲聊上几句过后,见没再有什么别的事情,于是各忙各的去了。

  坐在这边继续嗑着瓜子,我眼瞅二姐变的那黑猫出门去了,狐小媚此刻也不在跟前……

  我于是偷偷摸摸地又摸出了烟盒。

  正打算点上,忽然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像是有人过来,我心里一紧,以为是狐小媚那丫头又转回来了,连忙藏起香烟回头去看。

  回过头,我松一口气,原来不是她。

  不过,这个过来的人,我却不怎么待见,是刚才让我颇为恼火的刘航!

  只见他一脸赔笑地来到我跟前,然后就赖住不走了。

  这人想干嘛?

  有了之前发生的那一档子事,我对这个人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对他相当不爽,见他这时候主动靠过来,旋即脸色戒备地盯着他。

  “抽烟呢?”刘航笑呵呵地道。

  他这时候过来,让我心底泛起一股子怀疑:这小子,大概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我哼一声道:“怎么,抽支烟都不行?”

  “行行行!”刘航笑着道,又假装很是吃惊,“诶哟,这什么烟啊,五块钱一盒的吧!”

  我听得一拧眉,平常日的时候,我也就抽五块钱的便宜烟,也没见被谁埋汰过,这话又是让我一阵不爽。

  谁知,下一刻却又听到他跟我道:“这烟有什么好抽的,要不,抽我的?”

  他说着话,从兜里摸出一盒子香烟来,抽出一支很是殷勤地递到我手里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瞄了一眼他手中的烟盒子,那明显要比我手里的上档次,一看模样就知道是高档货。

  我说:“不抽,我这五块钱一盒的烟,抽着就挺好!”

  见我不领情,刘航又是一脸赔着笑的表情,马上跟我道:“你这还生气呢?”

  他解释道:“其实,刚才的那事情,那也根本不能怪我,都是怪那个张丽,她当时把我给吓坏了,我那不是慌不择路,一不小心就把你撞到她身上了……”

  心里不屑地嗤出一声,我想,他这瞎话说得还挺溜,这一个不小心,整的和故意地似的。

  点起自己五块钱的便宜香烟,叼在嘴里,手里又抓着一把瓜子,我有些不耐烦道:“你到底想干嘛?”

  刘航说:“我这不是来给你道个歉,解释一下嘛。”

  “不用解释了,白费口舌!”我面无表情,开始撵人道,“而且,你现在不是解释完了吗,那你可以走了……”

  刘航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于是又抓起一把瓜子,递到他眼前:“怎么,要不,你先坐下来吃点瓜子再走?”

  我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小子还真一屁股坐在我跟前,开始吃瓜子。

  我:“……”

  那刘航磕着我的瓜子,然后又跟我说话道,“我说,陈哥,你刚才也都看到了吧,那张丽有点不正常……”

  我冷刺刺地道:“关我屁事!”

  刘航又说:“我怀疑她是被鬼附身了,那个鬼跟我有仇,想要害我!”

  我继续道:“这是你的事情,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反正又不是害我,你跟我说干嘛!”

  刘航道:“你帮我做个证明,不然的话,他们都以为我发神经,不相信我的话,这如果被人当成神经病,那我很没面子!”

  见我不为所动,刘航阴着脸离开了。

  看着他一脸不高兴地走开,我低下头又开始玩手机。

  刚打开一个游戏,还没等开始玩,我又感到身旁一股子凉飕飕的寒意。

  哪来的寒意?

  偏头看去,我整个人吓一跳!

  一只披散着头发的女鬼,阴森森地站我身后!

  那女鬼我认出来,正是附身在了张丽身上的那只,这个时候现了真身,出现在我身后。

  我惊讶道:“你干嘛?”

  女鬼看了看四周,见没有外人,于是直接也坐在了我这边。

  我忙说:“吃点瓜子?”

  “……”女鬼并不答话,只是盯着我看一阵,阴着脸缓缓道,“既然你已经发现我是一只厉鬼,那么正好,我想找你谈谈……”

  啥?

  我旋即有点纳闷,这个刘航才刚找过来,走了还没半分钟,这个女鬼又找上我干嘛?

  不过,那刘航充其量也就是个普通人,眼前这次是个厉鬼,我对她还是有点害怕,连忙道:“你想说什么啊?”

  女鬼阴冷地说:“我只是想跟你提个醒,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么我要跟你说一下,不要多管闲事!”

  这算是威胁吧?

  我一个哆嗦,忙不迭地点头道:“那是自然,我这个人从来就不喜欢多管闲事!”

  女鬼冷笑道:“你知道就好,既然你都看出来了,我本来想要杀人灭口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到底是个厉鬼,说起话来就是派头十足,一上来就先把我吓唬住。

  她跟我道:“不过,你不要瞎说,如果这事情还有别人知道了,我就先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我干笑道:“你这话说得有点吓人,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啊,不对,讲道理的鬼,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得这么吓人比较好……”

  女鬼道:“那我可不管!”

  “不过……”女鬼略显好奇道,“你是怎么看出我附身在了张丽身上的?”

  这么明显的事情,我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我说:“不小心发现了而已。”

  女鬼冷笑道:“是吗?”

  虽然她是个女鬼,但是我想这酒吧也不是个普通地方,一只猫妖一只狐狸精在这里,背后还有个阎王爷的小舅子,我想这事情如果说出来,这女鬼肯定不会轻举妄动!

  于是,我跟她道:“这位女鬼同志,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非要置他于死地,不过,我也要跟你说一下,你还是不要在我们这酒吧搞事情比较好。”

  女鬼道:“你在威胁我?”

  我忙道:“不是!”

  她虚起眼:“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实话实说道:“我想,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们这酒吧也不一般,老板是只猫妖,她还有只狐狸精的妹妹……”

  “这我都已经看出来了……”女鬼一脸不屑道,“不过,我看那狐狸精道行不高,那猫妖也不像是我的对手,我不怕她们。”

  我还以为这话能吓到她,却没想到没什么作用。

  我又说:“其实,我们这家酒吧,还有一个幕后大老板!”

  女鬼听我这么说,顿时很是不屑道:“你们这一个破到快要关门倒闭的破酒吧,还有什么幕后大老板?”

  我说:“那是当然,说出来我怕吓到你。”

  女鬼道:“那你说出来我听听。”

  我于是稍稍坐正了身子,跟她小声道:“阎王的小舅子!”

  女鬼听完,顿时一脸诧异模样,我看得心中窃喜,心想这个名头还真是有用,光是说出来就把她给吓到了。

  既然是阎王的亲戚,这些妖妖鬼鬼的,那肯定怕得要死!

  可是不料这女鬼听完,一脸不屑道:“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说:“啊?”

  女鬼哼道:“少编这些瞎话来糊弄我,你真当我是那么好糊弄的鬼?”她虚着眼睛看了看我,忽然问道,“我看你天天也在这地方转悠,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说,“这你都看不出来?”

  女鬼道:“服务员吧。”

  “……”我说,“我是这家酒吧的投资人,怎么也算是个大股东吧?”

  “……”女鬼更诧异了,盯着我看半天。

  过了一阵,这女鬼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毫不客气地跟我说:“就你长得这寒酸样,还敢说自己是投资人、大股东?”

  她道:“你也不去照照镜子,我见过脸皮厚的人,还真没见过像你这种不知廉耻的!”

  我:“……”

  那女鬼挖苦完,临走前又跟我提着醒道一句:“今天晚上,我就要在这刘航身上搞点事情出来,我告诉你,你到时候就当做什么不知道,如果敢说出去半个字……”

  说着话,她亮出自己的长指甲来,在我眼前比划两下,恐吓道:“你就应该知道什么后果了!”

  我忙不迭地点头:“知道,知道,我肯定半个字也不说!”

  “那就好!”女鬼说完,整个鬼一下子不见了。

  呼!

  我呼出一口气,擦了把额头上都已经渗出来的冷汗,整个人都觉得有点恍惚。

  这个女鬼看来是打算趁着晚上的时候,搞个大新闻出来,她想要干坏事,可是又怕有人坏她的事情,所以先恐吓我一番,想要把我吓住!

  不过,知道她是鬼的,那也就我、二姐还有狐小媚这三个人而已,我能跟谁说去?

  我跟良子说,那小子肯定骂我有毛病!

  我跟其他人的人讲,他们肯定也会像是当时看刘航一样的眼神来看我,觉得我是个神经病!

  这种招人怀疑的话,我当然不会说了!

  不过,听到这女鬼说要搞事情,我心里还是紧张了起来。

  二姐一个劲地跟我嘱咐,千万不能在这里出现事情,给她带来麻烦……

  这女鬼又威胁我,让我不要多管闲事……

  这就很矛盾了!

第13章 一个道士

  想了一阵,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我干脆考虑到时候再说吧,随机应变!

  首先要搞清楚的一点,她是厉鬼,我一个普通人,也不是什么捉妖收鬼的道士,这就很被动了。

  既然那女鬼要搞事情,那就先看看她想搞点什么动静再说,如果只是单纯地吓唬一下刘航,这我还是喜闻乐见的,到时候看她做得有点出格的话,我再去跟她讲讲道理……

  就这么着吧!

  今天的进展还比较顺利,那马导看起来心情不错,在我们这地方收拾好东西,跟二姐说晚上在这里请大家喝几杯,让我们店里做点准备。

  二姐答应下来,然后让狐小媚过来找我。

  狐小媚跟我道:“他们晚上要在酒吧喝酒。”

  我说:“喝呗,反正钱照付。”

  “可是……”狐小媚说,“咱们店里的酒水都是阳间特供的,不是给人喝的。”

  我说:“让我买酒?”

  “嗯。”狐小媚点头,理所当然道,“你去准备点,二姐说了,可不能让他们看出来咱们这酒吧特殊的地方,所以让你去准备点正常的酒水。”

  “那当然没问题。”我冲着狐小媚伸出手,道,“可是,买酒总得有钱吧,你给我钱,我现在就去。”

  这丫头瞥我一眼,又是道:“你搞清楚啊,我们妖诶,哪有你们人花的钱,房租都交不上,我上哪里给你找钱去?”

  哦!

  我听明白了,想让我花钱就直说,干嘛用妖怪的身份来搪塞我!

  我一撇嘴,倒也没说什么,反正这笔账我记下来,等到再碰到阎王小舅子的时候,让他都给我折一下,换成好处。

  他,阎王的小舅子,这么显赫的身份,我想这笔账他总该不会不认吧?

  到时候碰到他,我跟他要点好东西,什么地狱灵芝、不死仙丹、长生不老药的,他随便给我点,那不是美滋滋?

  我这一盘算,忽然还觉得其实这事情未必是什么坏事。

  我买他一部破手机,还来给他当什么这破酒吧的投资人,帮了这么大的忙,好处总该是有的吧?

  想着想着,我就乐了,狐小媚又是很是诧异地看着我。

  她说:“你傻笑什么呢?”

  我说:“我在想,我掏这个钱也没什么,反正下次碰到那阎王小舅子的时候,我让他换点好处给我,还是挺划算的。”

  “这个啊……”狐小媚忽然很是同情地看起我,说,“你想多了。”

  “啥?”

  狐小媚重复道:“你太天真!”

  我吃惊道:“怎么天真了,他堂堂的阎王小舅子,难道还会不认账?”

  狐小媚也不答话,只是跟我故弄玄虚一般地道了一句:“以后你就知道啦!”然后又拉着我往门外走,“走啦,走啦,我跟你说去买东西……”

  出门叫了个车,坐上去以后,我又问她:“去哪买?”

  狐小媚这当翻着自己的手机,然后指给我看道,“我认识一个鬼,他一般在啤酒厂那边转悠,直接去啤酒厂吧。”

  我说:“他一个鬼,能忙上什么忙?”

  “也不用让他帮什么忙,他告诉我们位置就行……”狐小媚很是得意道,“然后去见了啤酒厂的领导,我跟他谈谈,这事情就成了。”

  我乐道:“呦,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自信?”

  狐小媚听到这话,顿时一脸“你这个凡人”的眼光来看我,有些得瑟道:“你别忘了,人家可是个漂亮的狐狸精呢,只要那啤酒厂的领导是个男的,我只要一个眼神儿,就能魅惑住他,这事情那不是小case?”

  我说:“万一人家不近女色呢,说不定喜欢男的,那你怎么办?”

  狐小媚:“……”

  到了酒厂,我们俩下车,直接走进去。

  刚走进啤酒厂大门,那看大门的老大爷马上叫住我们:“嗨,干嘛的!”

  我说:“我们是酒吧的,想来谈点业务。”

  老大爷听地一点头,马上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时间,然后就看到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过来,听我们说是来买酒的,很是热情道:“你们要多少呀?”

  我算了算酒吧里的人数,觉得他们也喝不了太多,于是竖起五个手指头来:“五箱!”

  “五箱?”这位酒厂领导听了这话,显然是觉得有点少,顿时没了之前的热情,“我说,这有点少啊,只要五箱的话,那你们还不如找个商店得了。”

  我笑呵呵地道:“这不是更便宜吗?”

  那领导说:“只要五箱,那也便宜不了多少,这么点哪够,如果是一天五箱的话,那还差不多!”

  我说:“用不了!”

  “你们不是开酒吧的吗?”

  我说:“我们这酒吧不一样!”

  我这边说了这么多,见这人不为所动,于是看向狐小媚。

  狐小媚见状,马上往前靠了靠,冲着酒厂领导抛个媚眼,突然之间那领导一个哆嗦,愣住在原地。

  然后,又听狐小媚说:“五箱,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这人看来是着了狐小媚的道,马上又变了模样道,“别说五箱,五瓶都行!”

  呦?

  可以啊!

  我有些惊奇地看向狐小媚,瞬时又冲着她赞叹道:“厉害啊,不愧是狐狸精!”

  “嘁!”狐小媚嗤出一声,十分得意道,“这才哪到哪啊,人家这才用了三分的妖力呢。”

  我笑呵呵地道:“我看也不用愁什么酒吧的房租了,这样吧,明天你跟我再去趟银行!”

  “那不行……”狐小媚抿起嘴,还挺有原则,“人家可是只好妖,这时候也只是为了方便而已,做坏事那可不行。”

  我说:“开个玩笑而已。”

  这边事情很快弄完,我们带着买好的酒回到酒吧。

  正在门口卸酒的时候,狐小媚忽然很是紧张地拉住我。

  我当时正搬着两箱酒往酒吧里走,被他这一拉,差点身子一歪把酒给卖了,马上看向她道:“你干嘛呢!”

  “有人在看我!”狐小媚说。

  就为这事?

  我说:“你不是天天在朋友圈发动态——你好美吗?怎么了,长得这么漂亮,还不让人看了?”

  “不是……”狐小媚拉着我,指了指前面路口,跟我道,“那边有个男的,一直在看我,他看我的眼神儿不对!”

  身为酒吧的一份子,保护柔弱的女妖怪那自然也是分内之事!

  我当即放下搬着的酒箱子,掐着腰看向狐小媚指着的那边路口。

  只见那边路口,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映着阵阵霞光之际,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穿着奇异的小伙子站在那边,抱着胳膊正用一副正义凛然般的眼神盯着狐小媚。

  那人的打扮十分与众不同,现在还是比较闷热的天气,他却穿了一件长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虽然大汗淋漓,却偏偏一副平静无比之色。

  他背后还背着一个包袱,插着一把剑,腰间挂着一枚小旗子。

  我还以为狐小媚说是有人对着她耍流氓,可是眼前的这个,好像是个年轻道士?

  我跟狐小媚道:“好像是个道士!”

  狐小媚点点头,然后跟我道:“我不想跟道士打交道,他看我的眼神儿好像不怀好意!”

  我说:“那我赶他走!”

  我这边说完,抬脚打算过去,谁知道这年轻道士忽然间瞪大了眼睛,叫出一声道:“狐狸精!”

  他喊了一声,下一刻顿时又是直接走了过来,到了狐小媚身前儿,眉头一皱:“你是妖狐!”

  狐小媚看来不想理他,扭头回了酒吧。

  这年轻道士一看她要走,居然直接挡在狐小媚身前,拦住她的去路,嘴里继续喊着道:“妖狐别走!”

  我从后面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被我一把拽回来,那道士这才注意到我,当即又是冲着我喊了一句:“你是谁?”

  这就很奇怪了,我还从没见到过跑到人家的家门口,然后问人家是谁的人。

  这话问反了吧?

  “你觉得我是谁?”我说,“我还没问你是谁呢,刚才干嘛老盯着人家大姑娘脸上看。”

  这道士回过头:“我是谁?我是……”他忽然对着我嘶地一下抽了一口冷气,捂着脑袋又是往后退了几步,看起来有点对劲。

  搞什么呢?

  我愣一下,还没等想明白,谁知这道士突然间又是砰的一下,直接仰在了地上。

  呦!

  我吓了一跳,连忙一个侧身跳到一边。

  这好端端的怎么又躺在了地上——这可别是个碰瓷儿的吧?

  这人从刚才一过来的时候,我就觉有点不对劲,感觉莫名其妙地,这个时候更是让我有点发懵。

  我正纳闷的时候,二姐从酒吧出来,跟我说话道:“小媚说,刚才有个道士,你把他打发走了吧?”

  还没等我说话,二姐一眼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这年轻道士,顿时抿起嘴道:“你怎么把他给揍趴下了,把他打发走了就是了,干嘛打人啊?这样可不好……”

  “我可没碰他!”我忙说,“刚才他过来,我刚想跟他说几句话,结果连一句话都没说上,这个道士他自己就躺地上了,我这不也是还在纳闷呢……”

第14章 不准拉电闸!

  听我这么一讲,二姐也是跟我同样的一脸愕然神色,看来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这道士是个不速之客,可是我们这酒吧还在开门做生意呢,总让他躺在这里,那也不是个事。

  我问二姐:“这怎么办?”

  “嗯……”二姐抿起嘴,显然也是有点不知所措,“酒吧里全是人,总不能留他在这里放任不管,而且他躺在这里,倘若被其他的妖鬼看到一个道士横在门口,那可是会影响我们酒吧的生意。”

  我想了想,道:“要不我把他扛到一边去!”

  二姐没吱声,看来是默许了。

  毕竟她是个猫妖,而这是个道士,对他还是有些顾忌的。

  我于是扛起这个道士,结果这当,却见二姐脸色忽地一变,改口道:“把他抗进酒吧里,快点!”

  啊?

  抗进酒吧?

  这不太好吧,我看那些收妖的道士,大都是一副与妖与鬼势不两立的正义派头,店里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妖精,这要万一道士醒了,搞出点事情怎么办?

  正纳闷的时候,又见二姐跟我小声道了一句:“有巡逻的鬼差来了,先把他带进酒吧,免得出什么误会!”

  鬼差?

  很是奇怪地扫眼四周,看向身后街道上的时候,我发现远处走来两个鬼。

  那两个鬼一看就给人的感觉很不一般,平常日见到的鬼,那都是喜欢躲躲藏藏地,但是这俩鬼,走起路来十分气派。

  不但走路气派,他们的穿着打扮也跟一般的鬼不同,都穿着制服,戴着大盖帽。

  哦!

  怨不得呢,鬼差嘛,那是地府的执法人员,这要是被他们看到眼前的情况,说不定就下意识的以为是二姐和他有什么矛盾,把他给弄伤了。

  趁着那俩巡逻的鬼差没过来,我抗起这个道士直接跑进了酒吧。

  刚一进门,撞到了良子。

  良子见我扛着个人,一脸惊讶道:“呦,老陈,你从哪扛了个人回来?”

  “门口捡的……”我说,“正好,你搭把手,帮我把这人先扛到楼上,我门口还有东西没搬进来。”

  从酒吧里出来,二姐还在门口,那俩鬼差也刚好过来。

  那俩鬼差显然是和二姐认识,路过这边,跟她打起招呼来。

  二姐也回应道:“两位鬼差大哥,这是要去哪呀?”

  其中一个鬼差道:“去前面!”

  另一个鬼差接着道:“最近接到前面的鬼反映,说有个外来鬼口在那边出现,说不定是什么厉鬼,本着安全第一、和谐稳定的原则,我们现在要去找到那个鬼,查一下。”

  二姐听得一点头,说:“那你们慢走。”

  看着这俩鬼差走远了,我搬着两箱酒进门的时候,又问她:“鬼差走了,那用不用再把那个道士抗出来?”

  二姐想了想,说:“算了吧,等那个道士醒了再说,等到他醒了,再打发他走就是了。”

  搬完东西,良子又找过来,擦着汗跟我说:“人我已经搬上去了……”他也问我,“那人是谁啊?”

  我说:“不认识,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门口捡的。”

  良子一撇嘴,又听到那边有人叫他,转身先过去了。

  那道士,我还得上去先看看才行!

  这么想着,我来到二楼,推开一个房间门,然后看到狐小媚和二姐都在。

  那道士被良子放到了床上,这时候闭着眼睛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但是看着呼吸还算平稳,想来也是没什么大碍。

  我进来的时候,狐小媚正和二姐对这人的身份进行揣测。

  狐小媚说:“二姐,你看他是个真道士,还是个假道士?”

  二姐说:“这个我也不好说。”

  回头,她们看到我进来,那狐小媚连忙又是支使我道:“陈一林,你去看看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我说:“这种小事也得我来做?”

  狐小媚道:“我是妖嘛,他是个道士,我当然不能碰他了,而且我长得这么好看,万一他醒了,然后被他给赖上怎么办?”

  什么意思啊?

  合着就是万一他赖上我,那我活该倒霉就是了?

  不过,我也确实挺倒霉,摊上这么一档子事,遇到了狐小媚,这时候更是被狐小媚支使来支使去的,俨然都快成了打杂的了!

  我于是走着过去,查看了一下这人的行头。

  他身上背着一把剑,我拿起来看了看,什么没看出来。

  又打开这人的包裹,然后看这里面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只有一本纸面都发黄、快要散了架的破书,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印。

  那大印看起来就很不一般了,巴掌大小,底下刻着不知道什么图案,拿在手里的时候,还隐隐泛着金光。

  我拿给二姐看,二姐看完一皱眉,跟我们说:“这个大印很不一般,这个道士看来是真的,而且来历不凡!”

  我乐道:“那这玩意一定是个宝贝吧?”

  二姐道:“还是别给他乱动的好,等到这人醒了,早点打发他走。”

  “诶?”狐小媚盯着这个道士看上一阵,忽然说,“他是不是受伤了?”

  我说:“啊?”

  狐小媚手一指,说:“你看他那里,好像有淤青!”

  狐小媚手指的地方是他的后脑,那里有一道十分不明显的淤痕。

  经她这么一指,我看清楚了,有根据那淤痕的位置稍稍判断一下,好像是被人从后面狠狠地打了一下。

  我说:“这道士好像是被人打昏过?”

  二姐道:“他是个道士,难免会有什么仇家,说不定是遭到了报复。”

  我看到唏嘘一声,随口道了句:“这一下看起来可是挨得不轻,可别把脑子给打坏了!”

  在这里看一会,见这道士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楼下还有一堆人等着招呼,我们便暂时先没有去管他。

  来到楼下,我这边开着啤酒,狐小媚一杯一杯地给兑好,然后给他们都上了去。

  不大会时间,外面天色都开始暗下来,酒吧里亮着灯,马导手下的人这时候很是喧嚣,一时间吵闹的很。

  他们看来都挺放松,只有那个刘航一脸神色戒备的模样,手里捏着酒杯,四处环视。

  他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看来是被那女鬼冷不丁地一下给吓破了胆,他有点恍惚,以至于好几次那马导跟他说话的时候,他都没听清,一脸懵逼地道:“啊?什么?说到哪了?”

  马导有点纳闷道:“怎么了,小刘啊,我看你怎么精神恍惚的?”

  刘航很是小心地看眼身后,一只手紧紧攥着脖子挂着的一个东西,忙说:“没事,没事,可能有点累了,注意力集中不起来!”

  马导说:“要不你先走,回去休息休息。”

  刘航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

  我盯着他那边看了一阵,然后又在人群里找那个女鬼的影子。

  这时候天都已经黑了,那女鬼说要搞事情,我觉得也差不多该动手了吧?

  找了半圈,只看到现在一切正常的张丽,那女鬼不在她身边。

  去哪了?

  我很是怀疑,这个女鬼会不会跟其他的鬼一样,出来吓唬人的时候喜欢拉掉电闸,这个时候在电箱那边?

  于是站起身,我走到二楼的楼梯间那边,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也大概都知道了这些位置。

  来到楼梯间这里,那女鬼果然在这里。

  她阴森森地飘在楼梯间,对着电箱若有所思,果然是想拉电闸!

  现在做着生意呢,被她拉了电闸,这还了得?

  我连忙走过去,跟这女鬼说:“不准拉电闸!”

  女鬼听到我说话,猛地回过头来,见到是我,顿时一脸不屑道:“是你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多管闲事!”

  “什么叫多管闲事!”我说,“我这是为了酒吧着想,现在做生意呢,你把电闸给拉了,那还让不让我们做生意了!”

  女鬼说:“不拉掉电闸,我还怎么能吓得住他?”

  “不行,不行!”我摆着手,义正言辞道,“这是你的事情,你怎么想的我不管,但是不能给我惹出事情来,不然的话,我可叫鬼差了!”

  “呦?”女鬼怔一下,旋即很是惊奇地看我,冷笑着道,“看不出来,长本事了啊,居然还知道鬼差了。”

  我淡然一笑。

  这当,身后又是传来脚步声,那女鬼听到动静,瞪大眼睛看过一眼,忽然间嗖地一下消失了。

  我也跟着愣一下,然后又听到良子那臭小子在背后跟我说话道:“老陈,你真没毛病吧?”

  “啊?”

  良子那小子提溜着裤腰带,看来是上洗手间,这时候走过来,见我站在电箱前面,又是笑呵呵地道:“前两天我一直看到你跟猫说话,还觉得挺纳闷,你是不是病了?”

  “不过,现在……”良子一脸关切道,“你是不是真病了,而且好像更严重了,跟猫说话也就算了,你自己在这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怎么还跟电箱说起话来了?”

  “去!”我一摆手,打发他走道,“上你的洗手间去,别瞎说,我就是过来检查一下电表箱,你哪那么多事!”

第15章 脑子坏掉了!

  打发走良子,那女鬼不见了,我怕她别又偷着去搞什么别的事情,于是背着手在酒吧里巡视起来。

  找了一大圈过后,也没见那女鬼再出现,我松了一口气。

  良子那臭小子这时候又带着几个人笑呵呵地冲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介绍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老陈!”

  见他这当又找上我,我气得一嘟囔嘴,心想这小子还真是能给我找事!

  我这边为了酒吧的安全工作,正在大力巡查呢,这小子又拉着人来跟我介绍个什么劲!

  可是人都已经到了近前,我也不能表现出来,连忙笑呵呵地陪着笑道:“你们好,你们好,吃好喝好啊!”

  良子介绍完也就算了,这个时候非要拉着我一起喝两杯!

  我只得拿了个酒杯,跟着几个人寒暄两句,聊了几句天。

  不过,那也到底是兄弟,良子这小子也确实够意思,介绍我的时候,又一个劲地讲:“老陈,了不得啊,现在是这酒吧大股东!”

  他这么说,我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接着又是谦虚道:“哎呀,哪里算什么大股东啊,说得太那啥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良子又是笑嘻嘻地打着我肩膀,道:“你们看看啊,我们老陈,哪都好,就是太谦虚了。”

  那几个人跟着笑了笑,又跟我碰起杯子来:“陈哥,是吧,初次见面,这几天一直见你在酒吧里瞎转悠,还以为是服务员兼职酒吧保安、打杂的,没想到是大股东!”

  卧槽!

  我长得就这么平淡?

  我干干一笑,打着哈哈道:“喝酒,喝酒!”

  仰头一杯酒喝下去,抬头的时候,我忽然瞅见天花板上的装饰大灯。

  那灯是吊起来的,为了营造气氛,灯泡也都是做成蜡烛的模样,这个时候忽然瞥见的时候,我心里顿时揪了一下。

  因为那女鬼,这个时候就蹲在那大灯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他大爷的!

  这女鬼想干嘛?

  她该不会是电影看多了,这时候在想着办法怎么将这一盏灯给从天花板上坠下来吧?

  这灯在天花板正中央,底下就是酒吧里桌与桌之间的大过道,倘若被她给弄下来,那事情可就大了!

  我冲着女鬼一瞪眼。

  那女鬼望见我瞪她,也翻着白眼回看了我一下。

  对着看了一会,这女鬼显然是终于想通了,觉得这办法不太行,终于飘着晃晃悠悠的又没了影子。

  他们这时候也都跟着我抬头去看,一边看还一个劲地问我说:“看什么呢?”

  我忙说:“没什么。”

  其中一个人忽然跟我道,“我说,陈哥,你们这酒吧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啊,气氛总感觉缺点什么。”

  他的感觉没错,这酒吧本来就不对劲,是给妖鬼开的,这要不是为了房租的事情,也根本不会让他们一群人在这里待着。

  话虽这么讲,我还是笑呵呵地道:“有不对劲的地方吗,我怎么没觉得?”

  又有一个人想了想,忽然一拍手道:“对,就是气氛不对,一般的酒吧那都是歌舞缭绕的,还有驻唱歌手,你们这酒吧,那边不是有台子吗,怎么连个唱歌的都没有。”

  还唱歌呢,还驻唱歌手,找人来唱歌不得给钱啊?

  而且,这酒吧生意惨淡的很,找人唱歌,那唱给谁听啊?

  我说:“这就不用了吧,又不是什么大型娱乐场所,我们哪里摆的起这个排场。”

  那人道:“就算没有唱歌的,弄个大音响,放点音乐也行啊。”

  他这个想法不错,我记下来了。

  等到回头的时候,我跟二姐说说,去整个大音响,天天放什么“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我觉得挺好的,有气氛,比他们没来之前,死气沉沉的模样强多了!

  这边聊着天,狐小媚突然找过来,跟我说:“那个道士醒了,二姐说让你去打发他走。”

  我说:“醒了?”

  “嗯!”狐小媚点点头。

  我于是跟着几个人说声有事,一扭脸跟着狐小媚上了二楼。

  来到二楼,走进房间,然后看到这个年轻道士果然醒了,这时候正一脸惊慌模样四处打量。

  见到我们进来,这个道士噌地一下站起来,接连地问我道:“这是哪啊?”

  我说:“酒吧!”

  道士又问:“你们是谁啊?”

  我说:“酒吧的。”

  道士纳闷道:“那我怎么在这儿?”

  我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这道士冲我一皱眉。

  既然他问完了话,这时候应该轮到我问他了。

  我于是问他道:“我还没问你是谁呢!”

  那道士想了想,又是捂住脑袋,一脸不知所谓的模样道:“对啊,我是谁来着?”

  我想,这道士可别真是不知道被谁从后面敲了一棍子,失忆了吧?

  他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自己是谁,眼睛看过来的时候,突然又看到狐小媚。

  狐小媚瞬时往我身后一躲。

  又是呆呆地看了一阵,这个道士一下子跳了起来,叫道:“妖狐!”

  这倒是挺神奇的,他连自己是谁都记不住了,倒是能看出狐小媚是只狐妖,看来确实是个有点本事的道士。

  不过,见他跳起来就想又过来,我怕他一个道士会对狐小媚不利,连忙挡在身前道:“嘿!你这道士,干嘛呢,下午碰到你的时候,你就这样,这时候怎么又这样?”

  他被我拉住,眼睛却还在直勾勾地盯着狐小媚看。

  我说:“你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不是……”道士摇了摇头,这才说,“我只是觉得她像一个人。”

  我说:“像谁啊?”

  这道士说:“这只狐妖,她长得像一只狐妖!”

  狐妖长得像狐妖?

  这不是废话嘛,你自己都说是狐妖了,长得能不像狐妖嘛?!

  狐小媚这当听得挺惊奇,从我身后出来,很是好奇道:“我长得像谁呀?”

  道士闷声道:“长得像个狐妖!”

  我见他这时候脑子不太灵光,大概是真被一棍子抽懵了,于是提醒道:“她问你长得像哪个狐妖,你倒是描述一下。”

  “哦……”他答了话,想了想,然后比划着道,“那狐妖,她也长了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我听得一阵无语,干干一咧嘴:“你这么描述的话,那你自己也长这样。”

  “啊?”他顿时一个哆嗦,马上又是摇起头来,“不不不,我不是狐妖,我是一个道士!”

  自己是干什么的,这倒还记得挺清楚。

  狐小媚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阵,小声跟我说:“这个道士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我看他现在有点云里雾里的,什么都说不清……”

  我冲她一摊手,表示说这也没办法,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道士到底经历过什么,看他长得也蛮精明的,谁知道出了什么事呢。

  那道士看我一阵,这时候捂着脑袋又是抽了一口冷气,然后又跟我道:“我有点饿。”

  狐小媚说:“看他这样子,好可怜的,要不然你先去给他找点吃的吧。”

  得!

  我看这道士现在神志不清的,大概也不会对狐小媚造成什么威胁,盯着狐小媚一直看也只是觉得他像一个他见过的狐妖而已,便也没再多说什么。

  我下去给他煮了一碗面条,递给他,这人也毫不客气,马上开始吃。

  二姐刚才大概也是听了狐小媚告诉她这些,这时候也走上来,盯着这道士一阵沉默。

  我问她:“这怎么办,我看他真是伤到了脑子,等他吃完赶他走吗?”

  二姐道:“我看他现在的模样,估计哪里也去不了……”说着话,二姐抿起嘴道,“但是看他的行头,明显是有来头的道士,这个时候他连自己是谁都说不上来,肯定是经历过什么事情……”

  我点点头。

  “既然是有来头的道士……”二姐又说,“他可能知道这道士的身份,等下让他来看看,说不定知道这道士是谁。”

  “他?”我说,“谁呀?”

  狐小媚答了话道:“还能是谁,当然是那个跟你说他是阎王小舅子的人了,他在地府,认识的妖鬼比较多,但是认识的道士也不少,他说不定能知道这人是谁。”

  还在为这个失忆的道士的事情发愁,这当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惊呼!

  随着一声惊呼,二楼的灯忽然全都灭掉了!

  随后,楼下有人喊我们道:“怎么回事,怎么停电了?”

  我一愣。

  坏了!

  刚才只顾着研究这个道士的身份了,忘了底下还有一只女鬼在店里瞎转悠想着干坏事了,她最终还是把电闸给关了!

  你想啊,每当有鬼出现的时候,她们想要害人,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电闸给关了,这时关了电闸,那还能有什么好事?

  我心里一个突突,不等二姐去说,马上率先跑到楼下,只见整个酒吧都已经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了。

  忙走到电箱那边,我拿出手机照着亮,打算将电闸拉回去,然后再找那女鬼算账,可是开了半天,却发现钥匙开不了电箱的锁……

  对着手电一点一点地看过去,我顿时大骂出声道:“他大爷的,你这女鬼怎么这么损,还把锁眼给堵上了!”

第16章 忽然间就不是人了

  我这边忿忿地骂出声,随即听到那女鬼冷刺刺地回了话。

  她道:“放屁,你可不要随便污蔑鬼!”

  回过头,我就看到那女鬼站我身后,一副表情冷冽的模样。

  她阴着脸,解释道:“我可没动过电箱,锁眼也不是我堵上的。”

  “不是你?”我有些怀疑地看着她。

  女鬼说:“当然不是我了,如果是我做的,早就趁着这个时候干坏事去了,还用得着站在这里跟你说这些?”

  我奇怪道:“那是谁干的?”

  怪事!

  这女鬼说不是她,难道还有别人来拉掉了电闸,然后很损地将电箱锁眼给堵了?

  眼下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清,电箱的锁眼又被人堵了,打不开电箱,这电闸是没办法拉回去了。

  那边因为停了电,喝酒没法继续下去,这个时候只听到良子一遍遍地催我道:“老陈,咋回事啊,怎么没电了?”

  我使劲拽了拽电箱的把手,想用个暴力点的办法给拽开,但是没什么用处,最后只能使劲拍了怕电箱,泄了气道:“有人拉了电闸,还把锁眼给堵了,打不开了!”

  狐小媚跟着来我这边,递给我一支手电。

  接过来,将那手电啪嗒一声按了开,我举着手电对着他们扫了一下,大声问起话道:“谁干的!”

  没人吱声,他们全都说不是自己。

  难不成是刚才混进了小偷,又或者是电箱自己堵上了?

  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正一筹莫展的这当,忽然听到一声瓶子坠地的动静,也不知道是谁打翻了酒瓶。

  我循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偏过手电去,然后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

  那人也没看清楚是谁,只是我的手电照过去,他马上一扭头,躲进了黑暗处。

  我叫道:“那人是谁?”

  紧跟着那人跑开的地方,我把手电再度照着过去,然后就看到那人噔噔噔地一个劲跑,一下子躲了起来。

  这人躲什么!

  肯定是他干的坏事!

  我心中一想,马上也打着手电追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损,追过去之后,那人已经没了。

  店里已经开始变得乱糟糟的,我追这人的时候,他们都在看着,这时候有人叫道:“是不是招贼了啊?”

  这人应该不是个鬼!

  因为鬼是飘着的,跑路的时候弄不出这么大的脚步声。

  经过几天的深刻研究,我已经能初步地分清哪个是人,哪个是鬼了。

  找了大半圈,这人我没追上,店里的桌椅板凳太多,再加上黑灯瞎火的,手电光亮有限,根本追不上。

  这人到底是谁?

  店里这时候已经够乱了,一堆人在这里喝酒,我还得防着那女鬼搞事情,二楼还有个连自己都搞不清是谁的道士,这时候又多出个不知道是谁的人……

  想到这些,我有点心烦意乱。

  这时候,酒吧里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二姐从楼梯间那边走出来。

  看来是她已经将那堵住的锁眼给弄开了,重新拉回了电闸。

  重新有了光亮,我马上又看了眼酒吧里的人,仔仔细细地看过一阵,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人。

  刚才的那个人,难不成已经跑了?

  我心里还是有点疑问,于是叫停了酒吧里的人,问他们刚才停电之前,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来。

  他们全都说没有!

  这一堆人,留在这里喝酒的,少说也有十七八号的人,难道就没有一个注意到什么的?

  我不禁去想,难不成这个拉电闸的人,在他们当中不成?

  我挨个人又是仔仔细细地盯着看一眼,肯定不是良子,也不会是马导,那个也不像……

  看到刘航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他不太对劲。

  我上楼之前,他还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这时候偏偏表现得很镇定。

  再度凭借我高达二百五十一的智商稍稍一盘算,觉得他此刻这么镇定的话,那反而不太对劲——因为这个刘航自己一直在担忧那女鬼搞他,刚才经过那一档子事情,他应该比谁都更担心才是!

  这时候,他这么快就缓过来了,我觉得不太可能……

  于是来到这人面前,我问他道:“停电之前,你就一直坐在这里?”

  良子接了话道:“诶?停电之前,他好像去过洗手间!”

  “对,没错……”刘航出奇的镇定,回话道,“我去过洗手间,回来就停电了。”

  他一边回我的话,一边居然还回了个冷冷地笑意,一副波澜不惊的情绪,反问我一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满脸狐疑:“我看你,怎么不太对劲的样子?”

  刘航说:“你该不会是觉得刚才是我关了电闸吧?”

  我说:“我只是觉得你这人不太对劲!”

  眼睛往下一瞥,见他一只手紧贴在桌子下面,像是攥着什么。

  我又说:“你手里拿着什么?”

  刘航忽地抬起头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我一个愣神,还没等想清楚什么事情,这当又忽地听到二姐在身后喊我一声,叫道:“小心!”

  “啊?”我喊了一声。

  也就是这时候,又发现刘航手心里,有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闪过……

  他手里藏着一把刀!

  我顿时往后退了两步,他的这番忽然举动,也让其他人看得全都瞪大了眼睛,全都惊呼一声:“刘航,你手里怎么拿着一把刀!”

  刘航站起来。

  他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我。

  一看他手上拿着一把刀,我顿时也吓得够呛,没了先前的气势,颤着嗓子又道:“你、你干嘛啊?”

  “你这个人不正常……”刘航继续盯着我,一字一句道,“你是不是跟那个女鬼一伙的,你也想害我!”

  我纳闷道:“我?”

  刘航眼睛里忽然泛起一阵凶光,冷刺刺地道:“别装模作样了,我都已经注意到了,你一直都在偷瞄我,时不时的就盯着我看,心里肯定在打什么鬼主意!”

  原来是先前我一直在注意他,这个时候反而他比我更加紧张起来!

  不过,他这话那可就不对了。

  我之所以盯着他,那是怕女鬼搞事情,一直看着他——他怎么能这么说!

  我见原来是因为这事情,连忙解释道:“你想多了,我是想保护你,怕你出事情!”

  “你骗人!”刘航冷着脸道,“我都看到了,你和那女鬼说过好几次话,那女鬼想害我,你跟她说话,你们肯定是一伙的!”

  马导在身后纳闷道:“你在说什么?”

  刘航说:“你们还没注意到吗,这个酒吧不正常,我刚才走到吧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上面的一个酒瓶子,那标签上贴着什么阳间特供……原来这是个鬼店!”

  呦?

  我没想到,这个刘航居然心挺细,这个都能注意到。

  刘航又说:“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感觉有问题,刚才又看到他一直和那个想害我的女鬼嘀嘀咕咕地说话……我感觉自己快要被害了,我坐不住了,我不能太被动,应该主动出击,揭穿他,先下手为强!”

  良子抿嘴道:“可是,你这样,我们反而觉得你有点不正常!”

  马导也是十分关切地问他:“小刘啊,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我没有!”刘航恶狠狠地叫道,“我什么事情都没有,是你们被蒙蔽了!”

  我觉得他的情绪大概是崩溃了。

  白天的时候,被那女鬼给吓了一下,然后就开始疑心疑鬼,之前就看他脸色不太对,想来是那个时候已经心态崩了。

  我还想跟他解释几句,谁知道被人从身后忽然拉住。

  拉住我的是二姐,这个时候一脸的戒备模样。

  我说:“怎么了?”

  二姐抿起嘴,跟我小声讲了一句:“这人不太对劲!”

  我说:“看出来了,忽然间好像发了疯似的。”

  “不是这个……”二姐说,“之前店里多了个厉鬼,我的注意力全都被她给吸引走,所以一直没去注意别人,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个刘航反而不太像是个正常人!”

  我说:“啊?”

  二姐跟我道:“你再仔细看看这个人!”

  我于是瞪大了眼睛,盯着刘航看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二姐无奈道:“你果然还是只个凡人,这点都没能看出来——这个刘航身上一点生气都没有,似乎根本不是个活人!”

  啥?

  怎么忽然之间,他又连人都不是了?

  我看他不是一直活蹦乱跳的嘛,怎么就不是活人了?

  我有点不知所谓,连忙一扭头,见那女鬼像个没事人一般地站在这边。

  我顿时生气道:“你这个女鬼,怎么一点不听好话,你偷偷摸摸的就已经把他给害死了?”

  谁知,这女鬼听得冷笑一声:“我可没害他,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个活人,他早就已经死了!”

  我看眼一脸莫名奇妙的其他人,又说:“你不要乱说话!”

  女鬼道:“我没乱说,不过是他自己不想死,找了个替死鬼而已,让自己得以苟延残喘,你以为他刚才是想干嘛?”

第17章 起死回生

  这女鬼,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鬼心思,所以眼下,对于这个女鬼的话,那还不能全信……

  我于是看向二姐,却见她此刻一脸十分震惊之色,表情也变得异常凝重道:“居然还真有这种事情?”

  我纳闷道:“怎么了?”

  二姐说:“一个已经死掉的人,却还像个活人一样活着!”

  我呐呐道:“什么鬼?”

  女鬼解释道:“他已经死了,那名字也早就被从生死簿上给勾了去,但是他人却还在阳间活着,而且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我还是没搞懂!

  一个死了的人,怎么会活蹦乱跳地在我眼前蹦哒?

  我怎么看也不觉得他像个死人啊?

  而且,这个女鬼一直在想着法子要他小命,这个时候该不会是编着故事在诓我的吧?

  可是看二姐的反应,明显又不太像,这个女鬼似乎说的也不像是骗我的样子……

  二姐见我还是一脸懵懂之相,马上跟我解释道:“我听说,阳间有一种术法,可以让死去的人起死回生,而且平常日的时候,看起来和活人没什么两样……”

  “世上还有这种术法?”我抿嘴道:“而且,听着怎么不像是正常的术法?”

  这好像是以前经常在书上看到的桥段,一个邪恶的幕后黑手,他会一种邪术,让人起死回生……

  等到发现了这个人是起死回生之后,然后一群人就围绕这个事情展开调查!

  这时候,我们就是碰到了这种事情?

  二姐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的术法,这种术法想要维持下去,那就得找人当替死鬼,借助这个替死之人的阳气维持自己的生气来让自己活下去……”

  “我也是刚刚才发现这一点……”二姐道,“觉得他身上忽然间少了生气,这个时候仔细一想,大概是维持他活下去的阳气已经尽了,所以才发现他不对劲,刚才那一阵混乱,肯定是他怕被别人发现这一点,所以才拉掉了电闸!”

  刘航听我们这么讲,脸色忽然一变,插了话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我没去理他,转而问这女鬼道:“对了,你到底是干嘛的?”

  “他想活下去,那就要找一个替死鬼……”女鬼听我问这个,脸色忽地变得难看起来,语气怨恨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他这个人居然如此狠心,那天约我出来散步,居然将我给推下了水!”

  我惊道:“你是替死鬼?”

  女鬼冷着脸道:“你以为呢,不然的话,我干嘛要处心积虑地找上他!”

  我忽然想起良子跟我闲扯的时候,似乎提到过一件类似的事情……

  难不成良子当时说的那女的,就是现在的这个女鬼?

  “胡说!”刘航握紧了手里的刀子,再度插话道,“你们都在嘀嘀咕咕地说什么鬼话?”

  他叫道:“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什么死了活了的!”

  女鬼冷哼一声:“还在嘴硬,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你还想隐瞒什么?”

  刘航冷冷一笑:“鬼话连篇,你就是想害我而已!”

  二姐却还在对这事情表示惊奇,这时候又问女鬼道:“不过,他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这种借尸还魂、起死回生的术法?”

  女鬼说:“这我哪里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忽然落水身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成了鬼,去地府投胎的时候,那里的鬼差告诉我,我因为不是阳寿已到,所以不能投胎,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被人给当成了替死鬼!”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刘航做的可就不地道了!

  二姐听到女鬼讲完,看了看刘航。

  女鬼继续道:“一定是有个高人出手帮了他,不然的话,他一个普通人怎么会这些东西?”

  刘航却说:“我完全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我于是问他:“那你刚才想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刘航说,“我只是觉得你不像好人,你和这个女鬼是一伙的,想要害我,所以我打算先下手为强,免得遭了毒手!”

  这个刘航,果然不对劲!

  此刻,说话间,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起来,开始逐渐失去的血色……

  我没想到,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原本我还一直觉得这女鬼有问题,在防着那女鬼,觉得她来者不善,却没想到这里面居然是这么一档子事!

  眼下,酒吧里还有其他人在。

  他们全都在旁边听着我们说话,一脸不知所以然的模样。

  良子呐呐道:“他们在说什么?”

  其他人纷纷摇摇头:“不知道!”

  一个人说:“好像在说什么替死鬼?”

  有个人听得懵懵懂懂,抿起嘴,接着道一句:“他们好像在说刘航已经死了!”

  那人道:“怎么可能,他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这又不是在讲鬼故事!”

  刘航这个时候忽地回过头去,马上跟他们道:“不要听他们瞎说,我现在是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死了活了的,他们就是想害我,所以才编着故事说这些,你们不要被他们骗了!”

  不过,刘航回头说话的时候,那几个人明显吓了一跳!

  他们全都瞪大了眼睛,瞬时惊讶道:“你的脸怎么了?怎么一点血色都没有?”

  刘航道:“胡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猛地一下攥紧了手里的刀子,吓得这些人马上全都往后退了一步。

  见他们全都不敢靠近自己,刘航又是狠狠地一瞪眼:“你们难道不相信我?”

  那人道:“不是不相信你,你拿着刀子,怪吓人的,我们当然要躲了!”

  良子忙劝他说:“你先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

  “不可能!”刘航说,“他们想害我,我放下武器,那还怎么保护自己?”

  他冷眼扫过这些人,又开始自说自话道:“我这几天可都是在这里,跟你们在一起,我是不是活人,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

  他的情绪似乎越来越失控,这个时候又是咬着牙道:“或者说,难道你们真以为我出车祸死了吗?”

  我们几个听到这话,全都有点纳闷。

  我说:“车祸,什么车祸?”

  良子说:“前两周的时候,刘航和别人撞了车,当时都已经送到了医院,结果第二天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一点事情没有……”

  说到这个,良子一皱眉:“诶,不过,这么一说这事情,这一点确实不是很对劲啊,他好的也太快了点,受了那么重的伤害,第二天就活蹦乱跳地……”

  “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刘航道,“我体质好,所以好得快!”

  良子干干地笑一声,道:“可是,这也好的太快了点,确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刘航道:“这是医学奇迹!奇迹!懂吗?”

  我于是看向二姐这边。

  二姐想了想,说:“如此看来,这个刘航大概也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死掉了,然后被人给救了,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

  “胡说!”刘航继续道,“我说了,我活的好好地,一点事情都没有!”

  “就算是医学奇迹,”良子道:“可是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是很正常啊……”

  刘航说:“我看你们才不正常!”

  他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的脸上又是少了一分血色,多了一分苍白之色。

  那女鬼冷刺刺地道:“我看你现在已经快要没有阳气了,刚才一定是想要再找个替死鬼吧?”

  “哼!”

  刘航哼出一口气,这个时候马上回头看了看他身后的人,一脸凶相道:“你们到底相信谁?”

  他这一回头,身后那些人又是齐刷刷地抽了一口冷气。

  有人惊讶着道:“刘航,你现在越来越不像是个正常人了,你的脸都变了样子!”

  他再度回头的时候,整张脸忽然变得扭曲起来,那面目狰狞不堪,越来越不像是个活人模样了。

  那些人又是很是小心地往后退了几步,明显对刘航的这番变化产生了警惕。

  我说:“你的脸都变形了,还敢说自己正常!”

  刘航也不答话,这个时候只是一个劲地叫着道:“你们都是和这个女鬼一伙的!”

  他使劲握紧了手里的刀子,又对着所有人比划两下,整个人变得有点疯癫起来,又是嘟嘟囔囔地喊:“你们都别过来,谁敢靠近我,我就一刀戳在他身上!”

  我说:“他是不是疯了?”

  “如果他早就已经不是活人的话……”二姐猜测道,“之前完全是靠着别人的阳气让自己活着,这个时候阳气耗尽,这种半死不活地状态,难免会让意识产生混乱,变得偏激易怒……”

  我抿起嘴道:“这么说的话,这个救了他的高人,也不是很厉害嘛,副作用太明显!”

  二姐语气不屑道:“邪术就是邪术,我想这刘航也可能也只是被某个居心叵测的高人当了试验品而已。”

  这当,那女鬼突然道:“他跑了!”

  “啊?”我一愣,连忙再去看刘航,发现这小子趁着我们说话的时间,居然一扭头跑了出去!

  二姐忙道:“追上他,他说不定又要去找替死鬼,这事情很严重,不能放走他!”

第18章 集体失忆

  我一马当先地追着出去。

  只见茫茫夜色之下,刘航的背影往街口那边跑去,当即撒开腿追了上去。

  那女鬼和狐小媚也一起跟着我追出来,我们一人一妖一鬼跟在刘航身后穷追不舍。

  跑了没一会,刘航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刚才还跑得飞快,这时候居然变得一瘸一拐!

  这就没力气了?

  我有点纳闷,这当又听到女鬼说:“他身上的阳气快没了,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一个死人的躯壳了!”

  我听到这话心头一震,当即又是加快了步伐,想要抢先一步跑过去,将这小子一把给拽回来。

  那女鬼的速度比我还快,说句话的时间,已经抢到了我前头,伸着爪子一个冲刺,那当真是快的不行!

  可是眼见女鬼就要碰到他,却忽地见她猛地一停,直接愣在原地。

  我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喊她:“怎么回事!”

  女鬼说:“我不能碰他!”

  白天的时候,那女鬼就碰不到刘航分毫,他身上似乎有什么护身的物件,想来这个时候也依旧在护着他。

  我又是一个加速,见刘航待在原地不跑了,伸出手一把抓住他。

  我说:“你还想往哪跑?”

  “呼……”刘航此刻身体抖得厉害,我抓过去的时候,已经感受不到他身上的半点温度。

  不过,刘航身上可是带着刀子的,这一点还是让我有些戒备,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刘航发了狠,一刀在我胸口肚子上戳个大窟窿出来。

  果不其然,见自己跑不动,刘航一抬手又是亮出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恶狠狠地道:“你放手,不放手的话,我可就要捅你了!”

  刚才咱就做好了准备,早就防着他这一点,听到刘航威胁般的话语,我虎躯一震,直接捏住了他握紧水果刀的右手。

  我说:“干了坏事,还想跑?”

  刘航反抗道:“你们想害我,想让我死!”

  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刀子,我将这水果刀扔得远远地,打算将他拧着先带回酒吧。

  也就在这当,转过身的时候,我突然在远处的路面上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人影一直盯着我们看。

  我心想可能是什么过路的人,于是也没往心里去。

  刚要拉着刘航回去,结果那人却很是迅速地靠了过来。

  这人走近,我看清楚他的模样。

  这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衣着打扮异于常人的男人!

  他穿一身白色的衣服,这点还算正常,可是这人的相貌却十分出众,因为他的头发全是白的,还扎了个马尾,脸上一道显眼的疤痕。

  这个奇怪的男人走过来,看了看我们这边,也不说话。

  干嘛的?

  我有点奇怪,于是回头多看了这人一眼。

  这个男人见我看他,抿起嘴来冲着我微微一笑。

  我正纳闷的时候,又发现这男人的肩膀上立着一只羽色暗红的乌鸦,这个时候扑棱棱地飞了起来。

  盯着那乌鸦正失神,我的眼前一晃,忽然间像是有人冲我撒了一把沙子似的,迷得人睁不开眼!

  我连忙用手去搓眼睛,结果那刘航一下子挣脱开,迷迷糊糊之间,我看到这个奇异男人对着刘航轻轻一拍,刘航顿时一个健步如飞,跑脱了!

  我恍然,这个男人原来是跟他一伙的!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想要问这个男人到底是干嘛的,结果一回头,男人不见了!

  这当,那女鬼和狐小媚也都在使劲地揉着眼睛,一边揉一边问:“怎么回事?”

  等到她俩揉完,刘航早不知道跑去了什么地方,那个奇怪的男人更是没了影子。

  女鬼扭着头四处看:“人呢?”

  狐小媚说:“刚才怎么回事?”

  我说:“刚才?刚才抓住刘航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走过来也不说话,然后我的眼睛就一下子被迷住了。”

  狐小媚说:“我好像隐隐约约也看到了……”

  她问女鬼说:“你看到了吗?”

  女鬼说:“没注意。”

  狐小媚只得又看向我:“那人是谁?”

  我摇摇头,这我上哪知道去?

  不过,这个人把刘航给放走了,说不定就是跟刘航一伙的!

  这个时候他人都已经不见了,那女鬼犹不死心道:“刘航跑了?我要去找找,他肯定跑不远!”

  我说:“别找了,刚才我看他被那个奇怪的人拍了一下,整个人顿时跑得比兔子还快!”

  女鬼说:“不行,我不能放过他!”说着话,自己马上开始四处找了起来。

  狐小媚跟我说:“我们先回去吧。”

  我只得扭头往回走,回到酒吧,打算跟二姐说一声这事情,结果一进门,却又是大吃一惊。

  刚才酒吧还因为这事情闹哄哄的,我出去追个人的空当,这时候他们怎么又跟没事人一样,全都在聊着天喝起酒来。

  二姐这时候也在吧台那边站着,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见我们回来,又很是奇怪地问我和狐小媚:“你们刚才去哪了?”

  刚才不是二姐说让我们把刘航追回来吗?

  我说:“刚才追刘航去了啊!”

  狐小媚也点头道:“就是啊,你说怕他自己一个人可能出危险,让我跟上他一起。”

  “刘航?”二姐一拧眉,“谁?”

  嗯?

  怎么回事?

  我和狐小媚面面相觑,全都是一脸的疑惑。

  这才几分钟的时间,二姐这只猫妖怎么看也都不像是个健忘的妖,怎么这时候什么都记不住了?

  狐小媚很是小心地看了看她,皱眉道:“二姐,你没事吧?”

  二姐说:“我没事啊,怎么了?”

  狐小媚道:“这才一转脸的时间,你怎么什么都忘了?”

  二姐说:“什么呀,我怎么没听明白?”

  狐小媚很是担忧地看了看她,忽而转脸跟我说:“好像不太对劲!”

  我说:“看出来了,二姐的记性不是很好。”

  “那不可能……”狐小媚叫道,“二姐的记性那可是一直好得很,怎么我们出去才几分钟的时间,她什么都忘记了?”

  良子那小子这时候忽然走着过来,手里举着一个酒杯,身后还跟了三个人。

  他笑呵呵地走过来,一边走,一边介绍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老陈!”

  我盯着他领过来的几个人看一眼,心里又是一个纳闷,这小子抽什么风?刚才不就已经给我介绍过了吗?

  我说:“良子,你小子抽什么风,刚才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怎么又来介绍一遍?”

  “啥?”良子听得一愣,然后挠着头说:“刚才给你介绍过了?我怎么没印象?”

  他回头看向那几个朋友,问他们说:“我以前给你们介绍过老陈吗?”

  那几个人都摇起头来,异口同声道:“没有啊!”

  倘若是一个人记性差也就算了,现在怎么全都给忘记了?

  我干干地看向狐小媚,狐小媚也看了看我,说话道:“有问题!”

  确实有问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良子还在拉着我说话:“来来来,老陈,我给你介绍一下……”

  “先等会……”我说,“我现在有点懵!”

  狐小媚蹙眉想了想,这时候似乎发现出了什么端倪,突然将我一把拉开,问良子话道:“刘航呢?”

  “谁?”良子的反应也和二姐如出一辙,提到这个名字,呐呐出声道,“刘航?谁啊?”

  我们去追人的空当,难道他们都不记得刘航了?

  我说:“刘航不是你们剧组的吗?”

  良子一听,顿时乐了:“老陈,你没没毛病吧?我怎么都不知道我们这里还有个叫刘航的?”

  见鬼了!

  那刘航好歹也是他们这里的人,难道就长得这么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我还想再问,狐小媚却将我拉走了,然我说话道:“别问了,刚才我们追出去的时候,店里肯定出了别的事情,让他们都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我一抿嘴,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发现之前被捡回来的那个失忆的年轻道士趴在楼梯上小心翼翼地看我们。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得有点头大,见到这道士,于是也顺口问了句:“他们都把刚才的事情忘记了,我看你也一样,之前你吃了一碗面,现在是不是要跟我再说一遍你饿了?”

  他摇了摇头,说:“我不吃了,我吃饱了。”

  我说:“他们把刚才的事情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你这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倒是比他们清醒!”

  这个道士一撇嘴,指了指店里的人,忽然道:“我刚才都看到了,你们没进来之前,来了一个奇怪的男人,那个人用了妖法,让他们都把刚才的事情给忘记了。”

  我马上问他:“那男人长什么样?”

  他说:“他长了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我:“……”

  “不过……”他继续道,“这个男人我好像也在哪里见过,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听他这么一讲,我顿时了然!

  那男人果然是和刘航一伙的,这原来都是他在搞鬼!

  “不过……”我也纳闷道,“他们都把刚才的事情忘了,你怎么还记得一清二楚?”

谁都别吓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谁都别吓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5章后悔“黎川,黎川?”秦若水看着发呆的江黎川连唤了几声,见江黎川终于回过神歉意道,“是不是最近陪我太累了?”“其实我没事的,我感觉过段时间我就可以出院了。”江黎川看着眼前渐渐恢复生气的秦若水脑中不自觉的想起同样在病床上的秦若欢,一个生气满满一个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么多天都没开口说一句话,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黎川?”秦若水见江黎川又开始走神心下疑惑,这些天江黎川虽然天天都来看她但总是在走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如果她死了,他也就不活了雨依然很大,但即使透过厚重朦胧的层层雨雾,贺景行依然看到有鲜红的血,从那辆侧翻着的车子里流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万箭齐发,一瞬间,就扎的千疮百孔!他疯了似的跑过去,看到那几乎被撞成了废铁的车,血已经和着雨水一起往下水道的方向流了,他踩着那些血水冲到车边,就看到车里的叶苏和那个叫“远”的男人头上和身上都满是血,相对来说,叶苏的情况倒是稍微好一些。他忙跳上绿化带,用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愿此生不相逢第15章早知道结局沈云繁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只是一天不见,他的内心都用一种惶惶不安感,连子瑶回来的第一顿饭他都吃的心不在焉的。不好容易开车把子瑶送回家,他迫不及待的回到了那个他一直视为临时落脚的地方,只是漆黑的一片告诉他,那个女人没有回来。“你们在哪里?”沈云繁把语气放的轻缓了,然而那一股命令的语气还是挥之不去。“就不劳沈总你费心了,我和言言相谈甚欢正在吃晚茶,现下天色已经晚了,我会对言言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爸爸就是一颗种子?还是一颗烂掉了的种子?萧墨眯起了眼睛,他记得,沈夕莞说过,孩子的亲生父亲,已经死了!他刚刚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得知这个孩子叫沈初,患的是MDS血液病,目前除了骨髓移植没有更好的办法,但孩子妈妈的骨髓和孩子不符合。妈妈救不了孩子,爸爸死了,所以这个孩子是在这里,等死?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才是第二次见到这个孩子,也并没有和这个孩子进行过任何交流,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深情予你不负卿第十五章绝望“是,我们明白了!”“去吧,女人挥了挥手,停下车,让他们下去了,借着洁白的月光,依稀可见那女人的面容。许安然,这是你自找的!尽情享受吧,我倒要看看,你成了残花败柳,他是不是还会要你!许安然正走着,路灯下,突然发现后面多了几个影子,而且正逐渐向她靠近。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本能的反应让许安然快速跑了起来,身后的身影也随之跑起来。许安然不敢回头去看他们是什么人,唯一知道的是,他们是冲着她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星河机甲大时代》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星河机甲大时代》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星河机甲大时代第15章S级精神力药剂S级精神力药剂是口服型的。标签上带着说明书,上面说,想要发挥精神力药剂的最强效用,最好是跟冥想仪配套使用。冥想仪的价格更贵,最便宜的冥想仪也要二百万星币。夏星辰根本买不起。更何况,夏星辰如果真的有真多钱,当然是选择给父亲换上好一点的假肢,或者是进行断肢再生手术。夏星辰喝下精神力药剂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一股清流进入到身体内。他的全身上下,就好像是被冰镇了一样,变得极其的清晰。而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丹修传奇》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丹修传奇》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丹修传奇第15章火爆与悔恨三宝丹火了!一个胸骨碎裂,经脉断裂的濒死之人,服用一颗三宝丹,就被吊住了性命,连续三颗三宝丹服下,竟然就可以自行修炼疗伤了!这个消息,通过那些亲眼在归一堂见证了这一奇迹的众多武者和冒险者的讲述,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东罗城。就连城外出现了妖兽的消息,都被三宝丹那强大到惊人的功效,盖了下去!三宝丹,横空出世!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不是没有出现过,反而种类很多。然而,但凡是这种功效惊人的丹药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神医惊天录第15章碰瓷儿“大爷,明明不是我撞倒的你,你干嘛抓着我不放?”一个女孩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声音带着一丝哭腔。“小姑娘,说话可得凭良心,刚才明明是你把我撞到了,难道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么?”略显沙哑的声音充满愤怒。“可是明明不是我撞的你,我要是撞了自然会承认!”女孩声音充满无助,“你要是再这样抓着我我就报警了!”“报警!”沙哑的声音一听报警,声音瞬间提升了好几个强调,大声嚷嚷着,“报警好啊,让警察来评评理,让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心深似海》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心深似海》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心深似海第15章:老公,我要办公室里的裴宣翻看着今天的项目报告,在城建项目上停了下来,要是这个项目能拿下来,AR集团至少能有几百亿的营收,但偏偏负责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出了问题。“头疼啊。”他揉了揉太阳穴,做他们城建项目的,负责人格外重要,若是负责人出了问题,一切关系都要从头梳理了。他双手一伸出,仰躺在总裁椅子上,闭目了一会,又皱眉睁开了眼,余光扫到了桌上的袋子。这是顾夕颜送来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对拿着看着就厌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第15章坏男人叶雨桐听到这魔鬼般的声音,顿时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她耸耸肩,无所谓的说:“我喜欢了他三年。”三年,真是讽刺,三年都是自己在单相思,她也是无语,不知道为什么会坚持这么久,不过争论这些也没什么必要了,这两天受到的伤害,可能让她以后都没有勇气去爱人了。她缩回手,准备撤下,岳清辰却说:“你不吃饭你想干什么?”“我想吃饭。”她是个实诚的孩子。坐下来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