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奉天承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58: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奉天承运

第8章 我屁股疼

  见我这么警惕,陈秋不禁粲然一笑,伸手在我头上敲了下,并道:“臭小子,我又不是毒蛇猛兽,干嘛做这表情?”

  陈秋说完又抬头看了看天,而后对爷爷他们说:“已经过了做法的最佳时辰,先把老人家搬回屋子里,等明天子时做法将她身上的重华之力去除,好让老人家安心上路。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爹和爷爷一窍不通,只能恩恩点头。

  之前因为家里没有帮忙的人,二奶奶就一直住在我家,现在陈秋来了,她再住在这里怕是会招人闲话,打了个招呼就自个儿回家去了,商定明天陈秋做法的时候再过来。

  因为忙活了一晚上,爷爷他们把奶奶搬了进去,又给陈秋安排了睡觉的地方,都各自歇息去了。

  陈秋因为跟我很熟,爷爷他们就安排他跟我住一起。

  我进屋后马上爬上了床,钻进了被我,扯着被子对陈秋说:“我娘晚上可能要回来。”

  陈秋淡淡恩了声,脱了道袍坐在了床边,将他头上束发的簪子取了下来,同时问道:“你娘的坟墓是谁建的?”

  我说:“爷爷修的,怎么了?”

  陈秋呵呵笑了笑:“那坟墓的位置可不是一般人能选对的。”

  那坟墓就是棺材落地的地方,并没有请谁来看风水,当时修坟的时候,全村人都指着爷爷脊梁骨骂过,听陈秋说这话,说明坟墓还大有文章,就问:“坟墓位置有啥问题吗?”

  陈秋道:“屋对垭口坟对尖,所谓垭口,就是两山之间山坳的位置,你娘的坟墓不偏不倚,对准了对面山尖的位置。网站163nvren.com

  “可能是凑巧。”我说,爷爷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我跟他在一起生活了八年了,也没觉得他像是个会风水的人。

  可陈秋接下来却若有所思地说:“再问你几个问题,你家屋后修路,你爷爷没有听任何人指使就直接反对么?”

  我想了想,但是接到村里通知,爷爷立马就反对了,因为娘的棺材在后面,并没人指使。

  就摇了摇头说没有。

  “你爷爷要把你娘的棺材埋在家门口,也没人指使?”

  我再次摇头,这事儿就是凑巧,恰巧绳子断了,所以才埋在了门口。

  等我回答完,陈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拿起了刚才才脱下的衣服,又给穿上了,并把我的衣服丢给了我:“先别睡了,带我去你娘最开始的那坟墓看看。”

  我看了下外面天色,不愿意起来了,说道:“天亮了去不行吗。原文163nvren.com

  “不行。”陈秋一口否决,我只能穿好衣服爬了起来,带着陈秋出门时,陈秋跟我说,“不要让你爷爷他们知道。”

  我只当是陈秋怕打扰到爷爷他们睡觉,就哦了声,拿了手电筒走到门口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门,带着陈秋一路前行。

  农村流行的是土葬,每个姓都有自己的坟场,我们叶家的就叫叶家坟场,距离我家不远,就在屋子后面的小山坡上,我娘最开始就是埋在那里的,后来爷爷说有人挖坟,才把娘的棺材偷偷挪到了屋子后面。

  农村夜晚本来就冷清,再加上最近村子里不太平,晚上在路上走,总感觉阴森森的,倒是陈秋跟平常一般无二,走起路来稳稳当当,他看我有些紧张害怕,伸手按在了我肩膀上说:“这下安心了吧。”

  我恩了声,他的手搭在肩膀上确实安心不少。

  路上行走了约莫有个十分钟才到叶家坟场,到坟场后指着坟场最边角的一座坟墓说道:“那就是我娘的坟墓。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说是坟墓,其实就是一个小土丘,那会儿村里人普遍都穷,没钱请买石头刻墓碑,就只修个小土堆就行了,村里有些人的坟墓甚至连棺材都没有,就挖个坑把死人装进去就完事了。

  陈秋径直走到我娘的坟前,站在坟墓前看了几眼,然后问道:“你娘的坟墓里埋的就是你家屋后那坟原来的主人?”

  这事儿还真没听爷爷他们细说,不过想想应该也是,我娘把他的坟墓占了,他肯定也占了我娘的坟墓。

  就点头应是。

  我回答完,陈秋从随身携带的褡裢里取出了一炷香,点燃后插在了坟前。

  我说:“这里面的人我们又不认识,你给他烧香干嘛?”

  陈秋目不斜视,看着坟头对我说:“有时候,死人比活人管用。”

  点完香,又硬把我按下去,跪着给这坟墓磕了几个头才放过我,随后站起身环视起了这坟场,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其中最为豪华的一座坟墓上。指了下那坟墓问我:“那是谁的坟?”

  我说:“我高祖的。阅读163nvren.com

  高祖是我爷爷的爷爷,叫叶泰清,他的坟墓是叶家坟场最老的坟墓了。我家历史并不久,以前听爷爷说过,我家是民国的时候从湖北搬到这边儿来的,叶泰清就是当时辈分最大的人,到了这边后开枝散叶,一直传到我这辈。

  陈秋道:“走,过去看看。”

  迈步过去,陈秋上下打量起了这座坟墓,这坟墓是这里最为豪华的坟墓了,有墓碑,有石门,有石狮。

  看了几眼后,陈秋又蹲在了坟前,伸手过去在墓碑上摸了起来。

  这坟墓已经修了好几十年了,墓碑上的字也被雨打风吹洗刷得不再清楚,陈秋在上面摸了好一会儿都没说话,我好奇地问:“哥,上面写了啥呀?”

  陈秋道:“故祖考叶泰清之墓。”

  这里面我知懂叶泰清之墓这几个字的意思,前面几个字完全不懂,就说:“不懂。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陈秋很意外地跟我一样满脸疑惑,站起身来说道:“故就是已故,已经死亡的意思,祖考就是祖父的意思。不过一般墓碑都会刻故先考某某之墓,但你高祖的坟墓却是刻的故祖考,先考是对死去父亲的称呼,祖考是对死去的祖父的称呼,说明你高祖的坟墓,是你爷爷修的,一般修坟都是子替父修,你爷爷很奇怪!”

  我心说我爷爷能有啥奇怪的,老实巴交的农民一个,种了一辈子的地,可能认识的字儿还没我多,没准是我曾祖比高祖早死,所以才是爷爷帮忙修了坟墓也不一定。

  我和陈秋正说话的时候,我们背后突然一道手电筒的光射了过来,吓得我慌忙转身,同样拿着手电筒照过去,手电筒的光打过去才认清来人,却是我爷爷。

  爷爷也看见了我和陈秋俩,迈步过来问道:“陈师傅这么晚了,咋跑到坟场来了?”

  陈秋见了爷爷,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有些问题搞不懂,所以过来看看。”

  听到这儿,爷爷马上问:“有啥发现吗?”

  爷爷说话时间,已经走到了坟前,跟我们一同站在这里。不过陈秋没有回答爷爷的问题,而是反问他:“这么晚了,您怎么也来坟场了?”

  爷爷说:“我看你们不在房间里,怕你们出事,所以出来找找。”

  陈秋呵呵笑了笑,而后转身满是严肃说道:“老人家,您怕不是为了找我们而来吧。直到刚才我才确认,就算我不来这村子,凭叶安他娘和他奶奶的本事,还不是你的对手吧?以你的本事,解决几个怪根本不在话下,何必多此一举让我过来。”

  之前的话我都懂,但是陈秋说这话我就不懂了,这话跟陈秋之前温文尔雅的形象完全不同,更有一种咄咄逼人的逼问事态,马上拉扯了陈秋衣襟一下:“哥,别吵架啊。”

  爷爷在陈秋说了这话后,脸色陡然一变,不过马上恢复镇定,说道:“陈师傅你这话是啥意思?我要是能解决,这事儿不早就解决了吗。”

  陈秋随后开始念起了些我听不懂的顺口溜,看着爷爷说道:“宁教屋前闹嚷嚷,不教屋后脚板响,屋后修路,冲了天斩煞,这是您反对屋后修路的原因;宁教怪把门,不教怪撵人,所有人都反对门口修坟,但实际上比起屋后修坟,把坟墓修在门口反而更好一些,这就是您执意要把坟墓修在门口的原因吧?而且,叶安他娘的坟墓,位置不偏不倚对准了对面山尖,如果您告诉我,这些都是巧合的话,那么叶家先祖的坟墓又要如何解释?”

  说到这里,爷爷整个人都呆了,我虽然不太懂陈秋的话,但是看着爷爷的表情,我几乎确定了陈秋所说的话,是准确的。

  陈秋停顿了几秒,又道:“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转正好六十年,如果是懂风水的人都知道,坟场需六十年一换。”陈秋说着上前去把高祖墓碑右下角的泥巴抹去,露出了上面几个小字,刻的是‘民国二十二年’,他紧随其后道,“民国二十二年是1933年,加上六十年是1993年,那一年,正好叶安他娘死亡,死亡后不久,你就把她的棺材转移到了你家屋后,正好符合六十年一转。只是一个坟场,就有了您在风水上的四个手笔,这样的本事,怕是比起真正的风水大师也不遑多让,您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我听着这些话,嘴巴都张成了o形,跟我朝夕相处并且看起来朴实无华的爷爷,竟然是个风水大师!

  这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

  爷爷听到这里,神情已然大变,不过后却换上了满满的担忧,喘了几口气后,突然老泪纵横,跟先前爹一样,噗通跪在了陈秋面前,咚咚咚就磕起了头,拉都拉不住,并哭道:“陈师傅,有人整了我家几十年,我跟他斗了几十年,但我连他是哪个都不晓得。我已经没辙了啊,我爹被人整死了,我老伴被人整死了,我儿媳妇也被人整死了,我输得彻彻底底,他们接下来就要整叶安了,但是我斗不过他啊,求您帮帮叶安,他是我们叶家最后一根独苗苗了,他不能死。”

  奶奶死了,爷爷都没哭过,但是这会儿爷爷却哭得跟个孩子一样,我虽然不懂爷爷心境,但是看着他的表情,我甚至都能感受到他的绝望,也跟着一起哈哧哈哧哭了起来。

  陈秋忙把爷爷拉了起来,说道:“我也想帮你们,但是您很多事情都瞒着我,我想帮忙也没办法啊。”

  爷爷恩了声,擦去了眼泪道:“1933年我八岁,我们叶家才从湖北搬到这里来不久,那会儿村里来了个要饭的道士,连续在村里要了几天饭,每天要七家,这七家讨不到饭他就不要了,那时候大家都穷,没多余的东西给他,所以接连十来天他都没讨到东西,饿得是瘦骨嶙峋,后来叶安他高祖发现他要饭只要七家,就提前一天跟他商量,让他接下来先到我们家要。第二天那道士果然来了,我们准备了东西给他,叶安他高祖本来是善心,但哪儿曾想,那道士饿太久了,一下子吃太多,吃完饭就撑得不行了。”

  比起先前陈秋讲的那些,我对这事儿比较感兴趣,马上问:“后来呢?”

  爷爷继续:“后来那道士感谢我们能让他死前吃上一顿饱饭,就告诉叶安他高祖,说一甲子后,会有颗煞星要落在我们叶家,很多人不想让煞星出世,会想方设法害我们家,他让我们把他的坟墓修在屋后,说是要保我们叶家一甲子时间,一甲子后自求多福,他说了这些双脚一蹬就死了。”

  “屋后那坟墓,原本就是那个道士的?”陈秋问道。

  爷爷恩了声:“道士死后没多久,叶安他高祖也跟着死了,死之前让我给他修坟,并撵着我去外面学了这一身本事。从那之后六十年,我们家和和顺顺,还真就没出过事儿。转眼六十年过去,整好一甲子时间,1993年叶安出生,出生当天他娘就去世了。我担心被人找上门来,就开始想方设法给我们老叶家转运转风水,勉强维持了八年时间,到现在实在撑不住了,他娘变成了怪物,他奶奶也变成了怪物,这些都是冲着叶安来的,我是实在没办法了。”

  陈秋默默听着,没发表意见,我听完这些却摸了摸屁股说:“哥,我屁股疼。”

  说完双眼一翻,一屁股往后坐了过去,倒在了坟前。

第9章 井中盘龙

  等我醒来,已经到了第二天上午,出门去见堂屋里已经坐满了人。

  这些人我大多认识,都是附近村民,从我家出事后,这些人就不愿意跟我家有来往了,生怕沾上晦气,可这会儿他们都围着陈秋坐着,你一言我一语正跟陈秋交谈。

  农村本就迷信,妖魔鬼怪之说大行其道,就连谁家后人出息了,也全都归功于祖坟埋得好,端公神婆在农村更是尊贵得不行,更别说道士这样的神职人员,在他们眼里那是天上神仙般的存在。

  我走出门去,把这些认识的人都挨个喊了遍,大都是叔伯爷爷奶奶,喊完后端了个小板凳坐在了陈秋旁边。

  陈秋瞧了我一眼,问道:“臭小子,屁股还疼吗?”

  昨晚在坟茔地听爷爷说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感觉屁股跟针扎一样,以至于晕倒,不过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了,就摇摇头说:“没啥感觉了。”

  陈秋恩了声。

  而旁边村民见陈秋对我颇为亲昵,满眼羡慕,伸出手来摸摸我的头说:“哎呀,安娃子这下可不得了了,连陈师傅都认你做弟弟了,以后就算不成神成仙,也得当个大老板,现在你们老叶家可算是熬出头了,以后有本事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爷爷奶奶叔伯阿姨。”

  我嘿嘿一笑,别人羡慕我,其实我也挺羡慕我自己的。

  陈秋在一旁听着倒是不好意思了,笑着说道:“我是道士,不是神仙,叶安以后会怎样,还是得看他自己造化。”

  一般都本事的人都狂妄到了天边,但陈秋始终谦卑自处,更是讨得一大片村民欢心,更有甚者找到突破口,也想跟陈秋巴结上点关系,一老太太满脸激动地说道:“陈师傅结婚了吗?”

  陈秋有些迟疑,不知道这老太太要干什么,犹豫了几秒才摇头说没有。

  这老太太听了大喜,马上开口把凳子挪到了距离陈秋最近的地方,几乎快要贴上来了,陈秋马上往我这边儿靠了下,神色颇为尴尬,老太太过来后说:“我有个孙女,长得可乖了,现在在外地打工,我把她叫回来见见陈师傅呗?”

  陈秋听了这话,脸竟然唰地一下就红了,一个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深不可测的人,在别人说起要给他介绍女孩子的时候,竟然脸红了,看得我一愣一愣的,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一面。

  陈秋尴尬到了极点,跟个孩子一样慌忙摆手,想说话,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颇为窘迫,我见他手忙脚乱的,就说:“我哥是出家的道士,出家道士不近女色的。”

  “小娃娃懂什么,莫多嘴。”老太太直接瞪了我一眼。

  陈秋马上尴尬笑了笑,说道:“我已经出家了,谢谢您的好意。”

  老太太却不依不饶:“出家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个形式规定,结了婚又没人说啥。”

  老太太话音刚落,先前还在窘迫的陈秋马上变得严肃了起来,正身说道:“出家并不只是形式,道士常年与妖魔鬼怪作对,得罪的东西也多,出家一来是为了能平心静气地修道,二来是避免得罪的仇家找上家人报复。多少方士高人耐不住寂寞,但最终都是害人害己。”

  陈秋这样一说,马上就把老太太吓回去了,其他有这样心思的人也都闭口不谈,只是跟陈秋扯起了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

  他们把前面几十年所遇到的各种不能解释的事情都说出来,让陈秋解释,陈秋也都一一作答,惹得村民啧啧称奇,直夸陈秋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

  不过虽然大部分人都信任陈秋,也有一小部分见陈秋太过年轻,认为陈秋是个沽名钓誉的假道士,当场出题考陈秋。

  村里有个姓李的老汉,老光棍一个,无儿无女,喜好喝酒抽烟,有时候喝多了就在门口骂天骂地,大家都叫他李疯子。他之前一直坐在屋子里没说话,等这些村民说得差不多了,李疯子才抽出嘴巴里的烟枪敲了敲凳子,把里面残余的烟叶敲了出来,收起烟枪后笑眯眯看着陈秋说道:“都说陈师傅你本事大,啥都知道,那你知道这世上有龙不?”

  大家都认为李疯子这话是无理取闹,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龙是不存在的。

  不过陈秋却颇为认真地回答:“十二生肖中,其他十一种都真实存在,我想先祖们不会编造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来骗我们,而且道教古籍中有不少关于龙的记载。”

  陈秋这话无疑是确定这个世界上是有龙的,李疯子听了陈秋的话,顿时来了兴致,走了过来让旁边的人给他让了个座位,坐在了陈秋旁边,颇为激动地说:“真的有,我见过。前些年清早,我出门去井里打水,就看见一条十几米长的龙盘在井壁上,鳞片有半个巴掌大小,差点把我吓死。”

  说到这里,其余村民也跟着应话:“李疯子你是喝了酒看花眼了,我们当时也去看了,哪儿有什么龙,就是井壁上有些水,兴许是蛇盘在那里打湿了井壁,龙是在天上飞的,哪能到你井里去,再说,你那口井现在都干了,里面咋啥都没有。”

  “哪儿有那么大的蛇。”李疯子当场激动地大喊了起来,“我是真真切切看见了,等我喊你们过去,那龙就已经走了。”

  李疯子说着就跟村民争论去了,而陈秋却陷入了沉默之中。

  村们一致认为李疯子是喝了酒说疯话,也不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东扯西扯又扯到了其他话题上。

  午饭这些村民都是在我家吃的,吃完一直聊到了傍晚,他们似乎还不有打算离开,这下可激怒了爷爷。

  家里事情本来就多,娘的事情还没处理,奶奶的事情也还没处理,昨晚上我晕倒的事儿更是紧迫到极点,爷爷本就着急,这会儿直接下了逐客令,开口说:“还扯个没玩拉,天都黑了,赶紧走,这儿没床铺给你们睡。”

  村民想跟陈秋说话多留会儿,正要开口,爷爷连机会都不给他们,挥手就说:“快走,快走。”

  村民们这才意犹未尽离开,离开前纷纷邀请陈秋隔日去他们家玩。

  等村民们全都走了,爷爷才问陈秋,道:“陈师傅,昨晚上叶安突然说屁股疼,还晕倒了,这不像是得病了,到底咋回事啊?”

  陈秋白天被村民扰得头昏脑胀,揉了揉太阳穴,随后对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站在他的面前,又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符让我捏在手里。

  我捏了会儿,陈秋让我张开手,惊奇地发现,先前的黄符竟然已经变得有些发黑了,看得爹和爷爷直发愣,忙问:“这是咋回事,咋还变色了呢?”

  陈秋道:“天生五炁,地生三化,三化分别为精气神,精气神就是维持一个人活着的基本条件,而叶安的精气神,已经缩减到正常人的一半,寿命也只剩下了一半,这是中了钉头七箭的法术。”说着又看了爷爷一眼,“看来,幕后那人已经开始对叶安下手了。”

  陈秋这话吓坏了爹,连声求陈秋要救我,而爷爷则满脸怒气:“让老子揪住他来,非得弄死他。”

  我听了陈秋的话,一颗心早就悬在了嗓子眼,减少一半的寿命,就证明我过不了多久就要死了。

  我害怕得不行,陈秋却拍了拍我肩膀满脸吸血说道:“臭小子,再叫我一声哥,我就救你。”

  性命攸关,陈秋还开这种玩笑,不过叫一声也不会损失什么,况且以前又不是没有叫过,马上就喊了声:“哥。”

  陈秋听罢哈哈笑了起来,而后又满脸严肃地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哥,那我就必须得护你周全,放心,有你哥我在,就算是阎王爷来了,也休想动你半根毫毛。”

  “阎王爷厉害,还是你厉害?”我好奇问道。

  陈秋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当然我厉害。”说罢站起身来走到了奶奶棺材旁边,敲了棺材几下,而后对我说道,“重华之力主福德,冥冥中自有天意,你因为被人施法少了些精气神,而你奶奶身上的重华之力刚好可以弥补你损失的那部分。”

  听说有救,爷爷和爹马上松了一大口气。

  不过爷爷之后又忧心忡忡地说:“这次是能解决,就怕下一次他还来害叶安,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是哪个在搞这些事情,我们很被动啊!”

  叶安听闻此言,若有所思地道:“能对叶安下钉头七箭法术的人,只能是对他非常熟悉的人,我已经有了些眉目了,只需要再确定一下。”

奉天承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奉天承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小说浅浅爱,深深情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浅浅爱,深深情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浅浅爱,深深情第6章你就是个扫把星“是吗?”秦素蓉笑容温和得体,“婉婉现在怎么样了?”江振东叹了一口气,“她看起来过得很辛苦。”“她一定还在恨你吧?振东,都怪我们母女连累了你。”“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江振东从沙发上坐直身体,“这次见面,婉婉没有之前那么讨厌我了,还把我夹给她的菜吃了呢!”秦素蓉笑容不变,“那你怎么不直接把婉婉带回来?我也好几年没有见到她了。”“时机还没到,她现在对我还有抵触,这件事情要慢慢来。”江振东神色凝重,“素蓉,等婉婉回

  • 小说你是我最深情的痛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最深情的痛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你是我最深情的痛006算计江楚瞪大双眸,脸上满是冷汗,喘息着。反反复复做噩梦,江楚精神上受到严重的打击,她从包包里拿出几颗安神的药就这样吞了下去。这两个月,她总是做噩梦,这个噩梦环绕着她,挥之不去。咚咚咚。听到敲门声,江楚心弦紧绷,连忙过去开门。季凡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保持警惕,以为季凡要动手,可下一秒听到季凡哀求,“阿楚,我错了,我昨天喝了酒才会动手。我怎么能那样对你,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再也不吵架了。”那温柔的眼神仿佛是过去那个疼惜她,

  • 小说一寸相思一寸情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寸相思一寸情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一寸相思一寸情第6章都一起陪葬曾经的他们是多么甜蜜的情侣,工作中的他们是多么的默契。她出色的工作能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多少大公司想要把她挖走,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以为他们会这样辛福的在一起一辈子,直到一年前她出现在别的男人的床上的那天,他对这个女人的感情便只剩下了厌恶。“尹沫,你冷静一点,你先把玻璃放下,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他大声喊着,他试图安抚这个发疯的女人,但这个时候的尹夏根本没人靠近的了。尹沫看着叶临峰,惊恐的哀求道:

  • 小说婚色撩人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色撩人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婚色撩人第6章苏醒半年后。重症监护病房里,躺在这里很久的女孩,似乎陷入沉睡,连盖在身上的被子似乎都没有起伏,这个女孩已经躺在这里半年了,一直在昏迷中,靠插在身上的各种各样的管子维持生命体征。正在像往常一样换药的护士,走到女孩子身边,刚拔下输针,突然看到女孩的手指动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竟然活了下来。赵晴睁开眼睛,护士满脸欣喜“韩太太韩太太你醒了,我这就去喊医生。”赵晴想喊住她,张开嘴却觉得呼吸困难,声音也发不出来,想把脸上的氧气罩扯下来但是发觉

  • 小说一念相思为谁寄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念相思为谁寄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一念相思为谁寄第六章你的肾养的不错阮桑是被刺鼻的消毒水熏醒的,她遮住了眼睛,四周的白光刺的她难受。她不适的打量着周围,这是医院?“咔”,听到开门声,阮桑放下了手。门口的男人并未在走进来,阮桑抬起头,双眼对上男人的视线。看着陆江深满脸的冷漠与平静,阮桑苦涩的笑了笑。他还是没有放过她……陆江深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阮桑像是没看见他般又躺了下去,目不斜视的看着一旁的吊瓶。莫名的,陆江深觉得心里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床前,伸手抓起了虚弱的

  • 小说爱如微尘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如微尘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如微尘第6章她最后的倔强墨卿尘的眼神扫过信纸,哼了一声说到,“这个女人,总是爱惺惺作态,真没意思”。说罢随手把信纸连带信封一起扔进垃圾桶里,毫不拖泥带水。刘嫂的眼角有些湿润。她悲伤地说;“太太她连行李都没有收拾就走了,她可能不会回来了,先生,您不打算去找找她吗?”算了吧,他已经认清了她的真面目,什么离家出走,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她也不想想,他根本就不喜欢她,又怎么会去找她?墨卿尘拿起果汁喝了一口,“怎么是凉的?”“对不起,我忘记拿去热了,但是,

  • 小说最后一次我爱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后一次我爱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最后一次我爱你第06章叫我宋太太她的步子并不快,力道也不大,宋连骁一只手就可以制服她。“我要杀了你,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她林月休想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休想!”攥紧剪刀的手不断用力,可是小白兔怎么可能斗得过大灰狼。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他扭了过去,咔的一声骨头脆响的同时,她手里的剪刀从她耳根到脖颈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你疯了。”宋连骁将她推给愣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医生,冷声命令,“直接送去疯人院!病好之前,谁都不许放她出来!”“宋连骁,你不得好死!”眼泪

  • 小说怎么说我不爱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怎么说我不爱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怎么说我不爱你6:昊笙,叶昊笙林娇语查出了怀孕。病房里,林母紧捉着林娇语的手,恨毒的眸子狠狠瞪着温倩,冷嗤道:“亲家母,这一次是运气好小语的孩子才没事,若是运气不好了…这笔账,该怎么算呢?”叶母眉头皱了皱,下意识的看向了林娇语:“小语,你说呢?”林娇语抿着唇,楚楚可怜的看了眼叶昊笙,红着眼说:“妈,那到底是昊笙的孩子,我…”她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林母冷着脸握着她的手,恨恨的说:“亲家母,我们小语生性良善,可我做母亲的却不得不为我女儿考虑,小语肚子里

  • 小说我曾爱你比恨深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曾爱你比恨深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曾爱你比恨深第6章蔓蔓,他会明白的“是……我爱你……我爱了你八年。”沈蔓喃喃,慢慢抬起头来。男人忽而凑了过来,将她狠狠地抵在沙发上,苏晋疯了一样地堵住沈蔓的嘴。她期许已久的吻,竟是这样的残暴,不带一丝的温柔,打碎了所有的美好。他讨厌她这样一副故作深情的样子,让他恶心。吻慢慢变得疯狂,连苏晋自己也控制不住,他的手慢慢往下,一把撕扯开女人的外衣。沈蔓心底升起一股屈辱感,她用力在苏晋的嘴角咬了一下,狠狠地将人推开。“够了!”她厉吼出声,连沈蔓自己

  • 小说把爱情还给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把爱情还给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把爱情还给你第6章他的声音,冰冷中不带丝毫感情。僵坐在铁椅上,慕笙脸上皱开了一朵苍白的花。于她而言,沈靳北是她半生追逐割舍不下的梦,他对她笑,她的世界便繁花似锦,他对她怒,她的世界遍地荒芜。可现在,他拿她的命,威胁她?其实,她也一点不在乎慕家,不在乎他的目的,只要他在她身边就足够了!股权让渡书上的签名究竟是对还是错,也不过在他一念之间……可惜的是,他背弃了她。她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坚强!她在硬撑,妄图用心计和逞强为她和孩子博一条出路,奢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