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鬼门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58: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鬼门棺

第8章 信

  我爷介绍宗小毛给我认识,并没跟我说明他是做什么的。版权163nvren.com

  直到宗小毛给我拉来生意,我才仔细打听了一下他的身份。

  宗小毛是“中人”,就相当于中介的身份,负责给人找生意,跟雇主谈价钱,同时,也帮着东家处理一些麻烦。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少见。作为术士,拉生意并不难,难的是怎么处理首尾。

  宗小毛只不过是最末等的中人,放在过去的牙行里,就属于牙郎。中人地位最高的是行老,那才是真正手眼通天的人物,甚至大术士见了他们都要礼让三分。宗小毛立志想要做个行老,但是,一直没遇上有本事的东家。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这回,如果不是碰巧遇见我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他说不定已经被逼转行了。

  宗小毛带我见雇主的时候,一路上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话:“平哥,这趟生意,你可得上点心啊!”

  “平哥,这生意可是我抢破头弄来的,你可千万别办砸了……”

  就在我恨不得把他舌头抻出来的时候,雇主恰好过来了。

  我上下打量了那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一番之后,才拱了拱手道:“在下卫平!”

  “哈……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用古礼,真有意思!”女孩伸手道:“我叫姚洛妍。”

  我礼貌性地跟对方握了握手:“你找我,想解决什么问题?”

  姚洛妍伸手推过来一张CD:“这部电视剧,你看过吧?”

  “《九命奇冤梁天来》?”我不由得一皱眉头:“这个说的好像是:清雍正年间,广东番禺人梁天来,家有妻妾。亲戚凌贵兴、凌宗孔因迷信祖坟风水,竟然火烧梁天来祖屋石室,烧死梁家七尸八命。梁天来幸而脱逃,控告凌氏叔侄二人。但凌某行贿朝庭大小官员,致使梁天来含冤难说,成为著名的‘清朝四大奇案’之一。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姚洛妍点了点头道:“没错。据说,现在番禺一带,还有凌梁不通婚的说法。”

  我摆弄着那张CD光盘道:“这跟你找我做的生意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还准备给清代奇案来个翻案不成?”

  “确实有人想要翻案,但不是我。”姚洛妍道:“我的闺蜜凌薇想要翻拍清末奇案,她选择的就是这部九命奇冤。为了力求故事真实,她还特意带着剧组去了一个叫回头村地方。据说,那里也发生过一场类似于九命奇冤的案子,案子中的被害人叫做应天来。”

  姚洛妍继续说道:“凌薇去了回头村之后,就跟我失去了联系。来自http://www.163nvren.com/前几天,凌薇忽然送信给我,说自己在回头村撞了邪,让我带高手去救她。所以,我才找你帮忙。”

  我伸手敲着桌子道:“她怎么知道你能找到高手?”

  姚洛妍道:“因为我是灵异发烧友,有很多喜欢灵异故事的朋友。如果我都找不到高手,那就更别指望别人了!”

  我回头看了看宗小毛,后者点头道:“她在的那个灵异俱乐部,实际上就是行里接生意的地方。”

  “嗯!”我点头道:“我怎么觉得,你闺蜜陷进了荒村,你一点不着急呢?”

  姚洛妍摊了摊手道:“有什么可着急的,说不定,这就是她的骗局。她们那帮子编剧,为了找灵感,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姚洛妍像是没看见我的脸色:“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弄不好,就是他们的剧本写不下去了,弄出一个线索,骗着我往下走,然后,他们再根据我的真实反应,继续写剧本。163女人网

  我轻轻一眯眼睛:“我想问的是,你的那个闺蜜,想要拍的什么电视剧?”

  “悬疑灵异。”姚洛妍道:“我估计,他们是准备让故事更贴近生活,所以想看看真正驱鬼的术士是怎么做法事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宗小毛,意思是:你给我介绍的就这生意?这不是让我去表演吗?

  宗小毛咬牙切齿道:“我说那帮人怎么谁都不接,平白无故地把一个生意扔给我,原来是故意耍我!这趟生意……”

  “别急着拒绝呀!”姚洛妍赶紧说道:“其实,我觉得,按做生意来说,这趟生意还是挺划算的。有人给你报销来回的路费,供吃供住,还有一笔酬金。最重要的是,你们几乎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拿到酬劳。这样不好吗?”

  “好个狗屁!”宗小毛先动气了:“他们这是扇我的脸!如果你是个大夫,偏偏有人让你去给狗看病,你觉得这是抬举你,还是羞辱你?这趟生意,我们不接了,你马上走!”

  “哼!”姚洛妍也来了脾气:“不接就不接,谁稀罕?少了张屠夫,还吃连毛猪吗?我这就回俱乐部,我就不信,有钱还拉不着生意!”

  “等等!”我拦住了姚洛妍:“你说,你的朋友派人给你送了信。是什么样的信?我是说,是口信,还是书信,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姚洛妍气鼓鼓地道:“书信!”

  “能给我看看吗?”我从姚洛妍进来的时候,就觉得她身上有些不对劲儿,刚才说话的时候,我也一直悄悄观察对方。

  直到我动了阴阳眼,才看见她眉心上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个黑点,看上去就像是有人用手指头沾着黑墨,在她眉心上点了一下。

  眉心出现阴气这种事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往小了说,可能是她不小心冲撞了鬼神,有鬼神随手给了她一点教训。如果她气运鼎盛,说不定过几天就能自行化解;如果气运稍差,也只不过是倒霉个三五次就没事儿了。

  如果,这个印记是鬼神追着她点上去的,那就代表着要有阴魂索命了。

  姚洛妍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我接过那个牛皮纸信封时,立刻闻到了一股香烛的气味儿——那封信好像是在被人用檀香熏过一样,轻轻一碰就能散出阵阵香味。

  我拿着信封前后翻了两下,信封正面画着一道红色边框,里面写着“姚洛妍亲启”,信封背面贴着中缝的位置上却用毛笔写着“友凌薇”。

  我伸手把信纸给夹了出来,红色竖条的信纸上,用毛笔写着工工整整的小楷:“荒村遇鬼,速救!”

  信的内容显得极为急切,可是字迹却又异常从容,难怪姚洛妍会觉得她在开玩笑。

  我反反复复地观察着信纸,姚洛妍却开口道:“不用看了,凌薇的爷爷念过私塾,祖上考过进士,她从小就练书法,毛笔字写得比钢笔字还好,这肯定出自她的手笔。”

  我把封信放在桌子上,用手指头沾着茶水,在信封的红边上一抹,上面的油印立刻给蹭开了一块:“你朋友够拼命的啊!为了开玩笑,连古董纸都不要了。”

  我用手指头点着信纸道:“这纸至少也有上百年的光景了,要是遇上懂行的人,一张纸卖上个千八百的不算稀奇。你朋友家里,不会还给她传下来一摞子信纸吧?”

  姚洛妍也愣住了:“你没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我把信封推了过去:“清代的信封,跟现在用的差不多,但是那时候没有现代的印刷技术,信纸上的红白用水一蹭就花。”

  我指着信封的一个油印道:“清代人写信,信封前后都有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封信,用过加急。你什么时间,从什么人手里收到的信?”

  姚洛妍低声道:“前几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多,我正在家里上网,就听见有人敲门,等我走到门口,看见门缝下面有封信……”

  我沉声道:“你家住平房?不用防盗门?”

  姚洛妍的脸色一下子白了。现在的住宅普遍都用防盗门,这种门若说滴水不进有点夸张,但是门缝里也绝不可能塞进一封信来。

  我再次说道:“你看见信之后,就没打开门看看外面?”

  “没有!”姚洛妍摇头道:“我自己一个人住,没敢随便开门。”

  我再次问道:“那你家附近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比如,猫狗在使劲儿叫,或者锅碗在厨房里自己响什么的。”

  “我我我……”姚洛妍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我当时觉得卫生间里有人……是有人影晃了一下,我还特意打开了门厅里灯。”

  现在有很多房子的结构是大门挨着卫生间,站在门口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的确能看见卫生间内部。

  姚洛妍紧紧地握着手指:“我拿着信往回走时,觉得好人有人从卫生间里出来,身子贴在大门上看着我背后,我……”

  我疾声问道:“你回头了没有?”

  “回了!我回头关灯……”姚洛妍的声音里带起了哭腔:“我记得,我回去时候卫生间的灯已经关了……灯是怎么开的?”

  “那你回头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故意把手伸向对方眉心。

  “你别说了!”姚洛妍一下抱住了脑袋。

  我仰着身子坐在了椅子上:“你的生意,我接了。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出发。小毛,你把这封信拿到那什么俱乐部去,问他们还有人接没。”

  宗小毛的脸色也变了:“我的哥,你别玩这么大啊!”

第9章 扬刀立腕

  按照术道上的规矩,我这叫“立腕”。简单点说就是:这趟生意我敢做,你们谁敢过来接?

  没人敢接,那好,以后你们见我让三分。有人敢接,就看谁先把生意做成。我做成了,以后他们看见我得礼让三分;他们做成了,我三年之内不能在他们面前抬头,见了对方得行晚辈之礼。

  所以,宗小毛才差点吓哭了:“我的哥,你行行好吧!那帮孙子,一个比一个傲气,你这么立腕,他们容易合伙打你啊!”

  我歪着脑袋看向宗小毛:“你想没想过,自己抢不着生意是因为什么?你身后没有高手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你胆子太小。你这一路上跟我说了五六十回‘千万别把生意做砸了’。你这么患得患失,将来怎么成大事?还做行老?”

  我伸手把信封推向宗小毛:“你如果觉得小富即安就行,以后专门捡别人剩下的东西也无所谓,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如果,你想扬刀立腕,让人叫你行老、行首……这封信你拿着,怎么威风怎么来!”

  宗小毛看了信封几分钟,一咬牙站了起来,抓起信封转身走了。

  姚洛妍却诧异道:“你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如果有人给你捣乱的话,我们不是很麻烦?我们这次可是去救人的!”

  我笑道:“我这样做,就是带着必胜的决心。如果我把生意做砸了,以后在这一行就没法混了。所以,这趟生意,我必须全力以赴。这样不是更好吗?”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看姚洛妍的态度,好像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不对在哪儿,她又说不上来。

  我和姚洛妍在茶楼里坐了没多久,宗小毛就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了:“平哥,你是没看见当时那情景,我把他们全都吓傻了!”

  宗小毛比比划划地道:“我上去一脚踹了俱乐部大门,一刀把信封给钉在了桌子上:我老大要立腕,有种接的,全都过来!”

  宗小毛一脸得瑟:“你猜怎么着,我在屋里足足站了五分钟,没有一个人吱声。然后,我就横着膀子晃出来了。老子从来都没这么爽过,简直比跟美女亲嘴还爽!”

  “哥!你是我哥!我五体投地,以后我管你叫哥!”我顿时蒙圈了:“我是让你去立腕,谁他么让你扬刀了?扬刀立腕不能往一起放,你不知道吗?”

  我真懵了:“你把刀钉桌子上,那是告诉人家,这趟生意要见血啊!立腕的时间是三年,谁输了,只要装三年孙子就行。你扬了刀,以后只要一方不死,对方遇见他就得当孙子。这跟不死不休有区别吗?你是我哥!”

  宗小毛也懵了:“大哥,你咋不早说呢?”

  “我呸——”我一口吐在了宗小毛脸上:“就你这个熊样儿,还做中人呢?我知道的规矩都比你多!”

  宗小毛慌了:“哥,不行,咱们跑吧?”

  要不是看着这孩子还不错,我真想把茶壶抓起来砸他脑袋上:“跑个狗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大不了的?等着!”

  我看得出来,姚洛妍的脸色很不好。宗小毛刚才一句话就差点让她失去了信心——还没怎么样呢就想跑,哪个东家敢雇这样的人干活儿?

  我让服务员又给上了一壶茶水,安安静静地坐在屋里等人上门,那壶茶还没凉,我就听见外面有人冷笑道:“听说有人上杆子要给我当干儿子,我这当爹的得赶紧过来看看。”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两个手下推门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你就是卫平?”

  “我就是!”我连屁股都没欠一下,宗小毛却像是让火烧了一样,扑棱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强挤出一点笑容:“袁大哥!”

  “别叫哥!叫爹!”姓袁的从兜里拿出一个红包,往里塞了一块钱,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这是爹赏你们两个的红包。跪下磕头,叫完爹,倒了茶,这红包就是你们的,以后有事儿找干爹。”

  跟在他身后那人笑呵呵道:“赶紧叫吧!多少人想叫袁老大干爹,还没机会呢!这个买卖做得不亏!”

  另外一个人冷声道:“袁哥今天是心情好,换了平时,红包可就改成白封了。可别给脸不要脸啊!”

  姓袁的一瞪那人:“说什么呢?我儿子胆小,你们可别吓着孩子。”

  姓袁的说完,才一脸嘲弄地往我这边看了过来。宗小毛脸色煞白,就像是被人欺负了之后,想找大人撑腰的孩子似的,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点了个根烟道:“你们说完了?说完了,换我说两句。”

  其中一人笑道:“对!听大侄子说两句。谁拜干爹之前,还不得表表决心。”

  我伸手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一刀钉在了红包上:“这个红包就在这儿放着,谁让爹,谁让儿子,咱们回头看。”

  “你找死!”姓袁的背后那人勃然大怒,几步抢到我跟前,伸手抓住了我的领子。

  我轻描淡写地看着对方的手掌道:“想动横的?我只问你们一句:按不按规矩来?不按,咱们出去明刀明枪比划,看看谁给谁凉快凉快;按规矩办,你就把手给我松开。”

  “你特么的……”那人刚把手抬起来,就听姓袁的冷喝道:“贵子,放手!咱们不能坏了规矩。”

  那人冷哼一声,狠狠甩开了手掌:“算你小子走运!”

  姓袁的一挥手道:“去跟老板说,这个雅座我包下了。桌子上这把刀谁也不能动。不分胜负,不算完。”

  姓袁的挑起大拇指往自己身上指了指:“我姓袁,袁东!将来是要给你当爹的人!明白了吗?”

  我笑呵呵:“我想把你户口本改成姓威、委、韦、魏,跟我一个音就行。真让你跟了我姓,我解释不清怎么冒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儿子。”

  “小子,你有种!我早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袁东脸色铁青着转身要走,我却来了一句:“等等,把账结了再走。”

  谁先动气,准备坏规矩,谁就得给对方象征性的赔偿,表示自己错了。这也是术道上规矩。

  袁东怒目圆睁:“服务员,结账!”

  服务员吓得怯生生地道:“先生,要开发票吗?”

  我没等袁东说话就抢先道:“开啊!为啥不开?开完了发票,给我贴在门上。别忘了,写上袁东的名儿。”

  “小子,我劝你见好儿就收!”袁东的眼睛差点没瞪出血来。我让人贴发票,就是摆明说袁东想要坏规矩,结果反过头来让我治了,这就跟扇他耳光没什么区别。

  我笑眯眯道:“我可没见着什么好儿。”

  “你给我等着!”袁东知道我不可能服软,大怒之下甩门而去。

  他走了之后,宗小毛差点瘫在地上:“我的哥啊,我都想拽你了!你这不是往死里得罪袁东吗?”

  “要不然呢?咱俩跪地上叫爹?”我反问道:“这个袁东是干什么的?”

  宗小毛擦着冷汗道:“也是个中人,但是在这片儿却能坐上头三把交椅,很多人都靠他吃饭,真正算得上手眼通天啊!我说……”

  “别说!”我转头向姚洛妍道:“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姚洛妍低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我一个人也不敢回家。要不,我住你们那儿吧?”

  我住的那地方,一个人住都勉强,把她弄去,我只能在门口蹲一宿。宗小毛租的房子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我们两个干脆一起摇了脑袋。

  姚洛妍的声音更低了:“那……那你们住我家吧……”

  “行!”我回家收拾了东西,和宗小毛一块儿去了姚洛妍那儿。

  我一开始以为姚洛妍家再大,也就是个公寓,没想到,她自己住在一栋两层楼的别墅里。虽然别墅不算太大,但是空上五六个房间还是不成问题的。

  姚洛妍自己住在一楼,整个二楼全是空的。我想,她平时应该也不怎么上去,酒红色的楼梯上明显能看见一层浮灰。我在一楼转了一圈,她家并没布置过风水,门口也没有镇宅神物。

  我试着从大门口往屋里走了一趟,她的卧室刚好可以路过洗手间。姚洛妍关于送信的那段复述并没有太大出入。

  宗小毛摆弄着她的工艺品道:“你不是灵异发烧友吗?家里怎么连个镇宅的东西都没有?”

  “我对灵异事件只是好奇而已,并不太相信。”姚洛妍把我们让到她卧室边上的客房:“你们就在这里吧,也方便我叫你们。”

  “有地方睡就行!”宗小毛倒是不在乎这些。

  我却把行李扔在沙发上:“我睡客厅,这样更方便。”

  “这不太好吧……”姚洛妍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

  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放心,最多也就一晚上,克服一下就好。而且,我也有事要做。”

  姚洛妍见我坚持,只能点头同意了下来。到了夜里,我听见姚洛妍房间里没了声音,才在沙发上睁开了眼睛。

鬼门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门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穿越之病医侯妃 穿越之病医侯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穿越之病医侯妃穿越之病医侯妃全文免费小说:穿越之病医侯妃目录预览:第一章侍郎府的病千金第二章害她没门!第三章已有婚约在身第四章嫁过去守寡!第一章侍郎府的病千金?疼——那种疼就好像身子躺了太久生锈了似的疼痛,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五小姐,你醒啦。太好了,快来喝药。”叶素睁开眼,入目的是蓝灰色的帘子,红木纸糊的窗子,屋内摆设简陋,但惟独的几个花瓶看似价格不菲,像是古董。闹不清这是哪里,但像是古代……之前和好友结伴登山,结果到达山顶的时候太过于兴奋,所以脚一滑从山顶上滚落下来,昏迷前一刻看

  • 极品天狼 极品天狼 全文免费

    原标题:极品天狼极品天狼全文免费小说:极品天狼目录预览:大佛辞世三国马家救星?奇童大佛辞世话说在中国南方的一个非常小的山,山上有一座非常小的庙,庙里住着一位非常出名的老和尚,这位是真正的和尚,一个不是佛学院毕业的,没有文凭的,不被国家承认的野和尚,这个老和尚在当地非常有名,在当地要是问县长是谁,大部分不知道,可是要是问起五岭铁杈山,八宝灵光寺的无米浮屠佛来,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说起这五岭铁杈山来,八宝灵光寺来,那可是大大地有名,灵光寺号称有八宝,东有千年的铁树,西有万年的苍松,南有夜里能发光

  •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全文免费

    原标题: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全文免费小说名字: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目录预览:第1章他是谁?第2章她是谁?第3章有客人第4章你跟外面卖的有什么区别第1章他是谁?圣安娜大饭店二楼,水晶灯的灯光清晰明亮,宴会中的每一张心怀鬼胎的脸都被萧妍清楚的收入眼底。她高高的扬起下巴,水润的眸中一片寂冷,她高傲的站在众人面前,高级手工定制的艳红的长裙贴身,完美的勾勒出玲珑的身材曲线,衬得她整个人明艳照人。对比之下,雪白光洁的脖子就显得格外的单调。叶墨城凉薄的唇微微弯起,似笑非笑,鹰眸带着几分玩味

  • 御美宝典 御美宝典 全文免费

    原标题:御美宝典御美宝典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御美宝典目录预览:表白土鳖也敢追妞?花花公子他娘的,欺人太甚!表白南方大学……大华国相当有名气的高等学府,也是兰明市最大的高等学院,今天是周末,天气晴朗,微风徐徐,已是五月份,特别的翠绿覆盖着兰明市这个美丽的南方都市,特别是在工科大那犹如园林般美丽的校园内,更是充满一种象牙塔中才有的浪漫气息。云龙此刻的心情也像今天的天气一般,不过刚刚一进了校园内,他的心情就充满了紧张,特别是他强压着心中的激动往艺术系的女生宿舍楼走去的时候,心跳得更加的厉害。他手上拿着一

  • 娇妻的婚外艳事 娇妻的婚外艳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娇妻的婚外艳事娇妻的婚外艳事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娇妻的婚外艳事目录预览:第1章被换掉的门第2章疑惑重重第3章被别的男人带回家?第4章美女秘书第1章被换掉的门今年是王凯结婚的第七年,今天,也是他们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他特意凌晨五点,从外省坐飞机赶了回来,为的就是给妻子孙洁一个惊喜。他已经出差半年不在家了,半年的时间里,他一次也没有回过家,在无数个饥渴的半夜里,他只能看黄片打飞机来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他想,妻子应该也和他一样饥渴,恨不得一见面就脱掉他的裤子,大战个几百回合吧

  • 夜的盛宴 夜的盛宴 全文免费

    原标题:夜的盛宴夜的盛宴全文免费小说:夜的盛宴目录预览:第一章两次醉酒第二章她是柔姐第三章在柔姐面前挨打第四章下跪换来的机会第一章两次醉酒我爸是个混混,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他都占全了。在我七岁那一年,我妈领我去公园玩了一遭,第二天她跟着一个有钱人私奔了。那段时间,我爸天天喝的醉醺醺的,他本来就暴力,喝醉酒之后更是拿着我出气,还骂我是臭表子生的狗杂碎。我妈有一个比她将近小十岁的姐妹,她叫江柔。也是见我可怜,她隔三差五的来我家一趟,给我带点好吃的,帮我洗一下衣服。江柔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她是我妈的小

  • 龙之天宇 龙之天宇 全文免费

    原标题:龙之天宇龙之天宇全文免费小说名:龙之天宇目录预览:失恋出游掉落悬崖遭遇外星人失恋“菀儿、菀儿,咱们六年来的感情,难道还不够深吗?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受不了你那没有金钱的爱情,我不想跟着你受苦,因为你永远都不会有出息,因为你没有当官的老爸,因为你给不了我锦衣玉食生活,你不要在说了,咱们从此以后谁也不认识谁!”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声音,那个受不了苦的女人挂断了电话。“MD为什么,为什么六年来的感情比不过那些纸片呀,为什么!!!”一阵大叫,跟着是一阵地动山摇

  • 医道之美女如云 医道之美女如云 全文免费

    原标题:医道之美女如云医道之美女如云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医道之美女如云目录预览:鬼神六针胡萝卜死气包围的老人美女校花S梦鬼神六针沈都市,一间凌乱的房间内,李毅双眼时而迷茫时而射出缕缕精光静静的躺在白花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你就可以发现他的脸上一会阴云密布、一会满面桃花开,让人搞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鬼神六针,上可医神、中可医人、下可医鬼,果然是一部奇书,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他了,试试就知道了。”李毅闭目凝神运转“鬼神真气”,慢慢的周围的灵气不断的被引入到他的体内,只见周围灵气迅

  • 惹爱成婚,总裁宠妻入骨 惹爱成婚,总裁宠妻入骨 全文免费

    原标题:惹爱成婚,总裁宠妻入骨惹爱成婚,总裁宠妻入骨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惹爱成婚,总裁宠妻入骨目录预览:第1章安少一,你对得起我第2章要我帮你吗?第3章离婚,你想好了?第4章难怪他说待会见第1章安少一,你对得起我昏暗的房间,灯火微熏。柔软的双人大床上,一对男女赤果着身子,抵死纠缠。“嗯,少一,我好爱你……”女人娇媚的声音柔的像一潭水,满室的旖旎春色,刺激着男人的神经。男人猛地动作几下,一声满足的长叹:“宝贝,我也爱你……”“砰”的一声响,房门被人重重推开。“啊……”床上的男女受到惊吓,女人发出一声

  • 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 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 全文免费

    原标题: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全文免费小说名: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目录预览:杨二郎与四柱子我非宰了他是个带“把儿”的就给我上拉裤兜子了杨二郎与四柱子80年代初夏红旗市临近下班前雨终于停了,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新翻的泥土的气息。尚文权站在护矿队的门口,身形笔直,双目炯炯有神,一丝不苟的盯着下班的人群。略显稚气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今天是尚文权第一天上班,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一下子变成了吃国家粮的工人,尚文权现在的心情,忒激动、忒兴奋。“站住!”尚文权忽然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