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鬼门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58: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鬼门棺

第8章 信

  我爷介绍宗小毛给我认识,并没跟我说明他是做什么的。原文163nvren.com

  直到宗小毛给我拉来生意,我才仔细打听了一下他的身份。

  宗小毛是“中人”,就相当于中介的身份,负责给人找生意,跟雇主谈价钱,同时,也帮着东家处理一些麻烦。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少见。作为术士,拉生意并不难,难的是怎么处理首尾。

  宗小毛只不过是最末等的中人,放在过去的牙行里,就属于牙郎。中人地位最高的是行老,那才是真正手眼通天的人物,甚至大术士见了他们都要礼让三分。宗小毛立志想要做个行老,但是,一直没遇上有本事的东家。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这回,如果不是碰巧遇见我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他说不定已经被逼转行了。

  宗小毛带我见雇主的时候,一路上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话:“平哥,这趟生意,你可得上点心啊!”

  “平哥,这生意可是我抢破头弄来的,你可千万别办砸了……”

  就在我恨不得把他舌头抻出来的时候,雇主恰好过来了。

  我上下打量了那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一番之后,才拱了拱手道:“在下卫平!”

  “哈……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用古礼,真有意思!”女孩伸手道:“我叫姚洛妍。”

  我礼貌性地跟对方握了握手:“你找我,想解决什么问题?”

  姚洛妍伸手推过来一张CD:“这部电视剧,你看过吧?”

  “《九命奇冤梁天来》?”我不由得一皱眉头:“这个说的好像是:清雍正年间,广东番禺人梁天来,家有妻妾。亲戚凌贵兴、凌宗孔因迷信祖坟风水,竟然火烧梁天来祖屋石室,烧死梁家七尸八命。梁天来幸而脱逃,控告凌氏叔侄二人。但凌某行贿朝庭大小官员,致使梁天来含冤难说,成为著名的‘清朝四大奇案’之一。阅读163nvren.com

  姚洛妍点了点头道:“没错。据说,现在番禺一带,还有凌梁不通婚的说法。”

  我摆弄着那张CD光盘道:“这跟你找我做的生意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还准备给清代奇案来个翻案不成?”

  “确实有人想要翻案,但不是我。”姚洛妍道:“我的闺蜜凌薇想要翻拍清末奇案,她选择的就是这部九命奇冤。为了力求故事真实,她还特意带着剧组去了一个叫回头村地方。据说,那里也发生过一场类似于九命奇冤的案子,案子中的被害人叫做应天来。”

  姚洛妍继续说道:“凌薇去了回头村之后,就跟我失去了联系。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前几天,凌薇忽然送信给我,说自己在回头村撞了邪,让我带高手去救她。所以,我才找你帮忙。”

  我伸手敲着桌子道:“她怎么知道你能找到高手?”

  姚洛妍道:“因为我是灵异发烧友,有很多喜欢灵异故事的朋友。如果我都找不到高手,那就更别指望别人了!”

  我回头看了看宗小毛,后者点头道:“她在的那个灵异俱乐部,实际上就是行里接生意的地方。”

  “嗯!”我点头道:“我怎么觉得,你闺蜜陷进了荒村,你一点不着急呢?”

  姚洛妍摊了摊手道:“有什么可着急的,说不定,这就是她的骗局。她们那帮子编剧,为了找灵感,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姚洛妍像是没看见我的脸色:“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弄不好,就是他们的剧本写不下去了,弄出一个线索,骗着我往下走,然后,他们再根据我的真实反应,继续写剧本。小说鬼门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轻轻一眯眼睛:“我想问的是,你的那个闺蜜,想要拍的什么电视剧?”

  “悬疑灵异。”姚洛妍道:“我估计,他们是准备让故事更贴近生活,所以想看看真正驱鬼的术士是怎么做法事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宗小毛,意思是:你给我介绍的就这生意?这不是让我去表演吗?

  宗小毛咬牙切齿道:“我说那帮人怎么谁都不接,平白无故地把一个生意扔给我,原来是故意耍我!这趟生意……”

  “别急着拒绝呀!”姚洛妍赶紧说道:“其实,我觉得,按做生意来说,这趟生意还是挺划算的。有人给你报销来回的路费,供吃供住,还有一笔酬金。最重要的是,你们几乎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拿到酬劳。这样不好吗?”

  “好个狗屁!”宗小毛先动气了:“他们这是扇我的脸!如果你是个大夫,偏偏有人让你去给狗看病,你觉得这是抬举你,还是羞辱你?这趟生意,我们不接了,你马上走!”

  “哼!”姚洛妍也来了脾气:“不接就不接,谁稀罕?少了张屠夫,还吃连毛猪吗?我这就回俱乐部,我就不信,有钱还拉不着生意!”

  “等等!”我拦住了姚洛妍:“你说,你的朋友派人给你送了信。是什么样的信?我是说,是口信,还是书信,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阅读163nvren.com

  姚洛妍气鼓鼓地道:“书信!”

  “能给我看看吗?”我从姚洛妍进来的时候,就觉得她身上有些不对劲儿,刚才说话的时候,我也一直悄悄观察对方。

  直到我动了阴阳眼,才看见她眉心上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个黑点,看上去就像是有人用手指头沾着黑墨,在她眉心上点了一下。

  眉心出现阴气这种事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往小了说,可能是她不小心冲撞了鬼神,有鬼神随手给了她一点教训。如果她气运鼎盛,说不定过几天就能自行化解;如果气运稍差,也只不过是倒霉个三五次就没事儿了。

  如果,这个印记是鬼神追着她点上去的,那就代表着要有阴魂索命了。

  姚洛妍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我接过那个牛皮纸信封时,立刻闻到了一股香烛的气味儿——那封信好像是在被人用檀香熏过一样,轻轻一碰就能散出阵阵香味。

  我拿着信封前后翻了两下,信封正面画着一道红色边框,里面写着“姚洛妍亲启”,信封背面贴着中缝的位置上却用毛笔写着“友凌薇”。

  我伸手把信纸给夹了出来,红色竖条的信纸上,用毛笔写着工工整整的小楷:“荒村遇鬼,速救!”

  信的内容显得极为急切,可是字迹却又异常从容,难怪姚洛妍会觉得她在开玩笑。

  我反反复复地观察着信纸,姚洛妍却开口道:“不用看了,凌薇的爷爷念过私塾,祖上考过进士,她从小就练书法,毛笔字写得比钢笔字还好,这肯定出自她的手笔。”

  我把封信放在桌子上,用手指头沾着茶水,在信封的红边上一抹,上面的油印立刻给蹭开了一块:“你朋友够拼命的啊!为了开玩笑,连古董纸都不要了。”

  我用手指头点着信纸道:“这纸至少也有上百年的光景了,要是遇上懂行的人,一张纸卖上个千八百的不算稀奇。你朋友家里,不会还给她传下来一摞子信纸吧?”

  姚洛妍也愣住了:“你没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我把信封推了过去:“清代的信封,跟现在用的差不多,但是那时候没有现代的印刷技术,信纸上的红白用水一蹭就花。”

  我指着信封的一个油印道:“清代人写信,信封前后都有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封信,用过加急。你什么时间,从什么人手里收到的信?”

  姚洛妍低声道:“前几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多,我正在家里上网,就听见有人敲门,等我走到门口,看见门缝下面有封信……”

  我沉声道:“你家住平房?不用防盗门?”

  姚洛妍的脸色一下子白了。现在的住宅普遍都用防盗门,这种门若说滴水不进有点夸张,但是门缝里也绝不可能塞进一封信来。

  我再次说道:“你看见信之后,就没打开门看看外面?”

  “没有!”姚洛妍摇头道:“我自己一个人住,没敢随便开门。”

  我再次问道:“那你家附近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比如,猫狗在使劲儿叫,或者锅碗在厨房里自己响什么的。”

  “我我我……”姚洛妍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我当时觉得卫生间里有人……是有人影晃了一下,我还特意打开了门厅里灯。”

  现在有很多房子的结构是大门挨着卫生间,站在门口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的确能看见卫生间内部。

  姚洛妍紧紧地握着手指:“我拿着信往回走时,觉得好人有人从卫生间里出来,身子贴在大门上看着我背后,我……”

  我疾声问道:“你回头了没有?”

  “回了!我回头关灯……”姚洛妍的声音里带起了哭腔:“我记得,我回去时候卫生间的灯已经关了……灯是怎么开的?”

  “那你回头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故意把手伸向对方眉心。

  “你别说了!”姚洛妍一下抱住了脑袋。

  我仰着身子坐在了椅子上:“你的生意,我接了。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出发。小毛,你把这封信拿到那什么俱乐部去,问他们还有人接没。”

  宗小毛的脸色也变了:“我的哥,你别玩这么大啊!”

第9章 扬刀立腕

  按照术道上的规矩,我这叫“立腕”。简单点说就是:这趟生意我敢做,你们谁敢过来接?

  没人敢接,那好,以后你们见我让三分。有人敢接,就看谁先把生意做成。我做成了,以后他们看见我得礼让三分;他们做成了,我三年之内不能在他们面前抬头,见了对方得行晚辈之礼。

  所以,宗小毛才差点吓哭了:“我的哥,你行行好吧!那帮孙子,一个比一个傲气,你这么立腕,他们容易合伙打你啊!”

  我歪着脑袋看向宗小毛:“你想没想过,自己抢不着生意是因为什么?你身后没有高手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你胆子太小。你这一路上跟我说了五六十回‘千万别把生意做砸了’。你这么患得患失,将来怎么成大事?还做行老?”

  我伸手把信封推向宗小毛:“你如果觉得小富即安就行,以后专门捡别人剩下的东西也无所谓,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如果,你想扬刀立腕,让人叫你行老、行首……这封信你拿着,怎么威风怎么来!”

  宗小毛看了信封几分钟,一咬牙站了起来,抓起信封转身走了。

  姚洛妍却诧异道:“你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如果有人给你捣乱的话,我们不是很麻烦?我们这次可是去救人的!”

  我笑道:“我这样做,就是带着必胜的决心。如果我把生意做砸了,以后在这一行就没法混了。所以,这趟生意,我必须全力以赴。这样不是更好吗?”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看姚洛妍的态度,好像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不对在哪儿,她又说不上来。

  我和姚洛妍在茶楼里坐了没多久,宗小毛就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了:“平哥,你是没看见当时那情景,我把他们全都吓傻了!”

  宗小毛比比划划地道:“我上去一脚踹了俱乐部大门,一刀把信封给钉在了桌子上:我老大要立腕,有种接的,全都过来!”

  宗小毛一脸得瑟:“你猜怎么着,我在屋里足足站了五分钟,没有一个人吱声。然后,我就横着膀子晃出来了。老子从来都没这么爽过,简直比跟美女亲嘴还爽!”

  “哥!你是我哥!我五体投地,以后我管你叫哥!”我顿时蒙圈了:“我是让你去立腕,谁他么让你扬刀了?扬刀立腕不能往一起放,你不知道吗?”

  我真懵了:“你把刀钉桌子上,那是告诉人家,这趟生意要见血啊!立腕的时间是三年,谁输了,只要装三年孙子就行。你扬了刀,以后只要一方不死,对方遇见他就得当孙子。这跟不死不休有区别吗?你是我哥!”

  宗小毛也懵了:“大哥,你咋不早说呢?”

  “我呸——”我一口吐在了宗小毛脸上:“就你这个熊样儿,还做中人呢?我知道的规矩都比你多!”

  宗小毛慌了:“哥,不行,咱们跑吧?”

  要不是看着这孩子还不错,我真想把茶壶抓起来砸他脑袋上:“跑个狗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大不了的?等着!”

  我看得出来,姚洛妍的脸色很不好。宗小毛刚才一句话就差点让她失去了信心——还没怎么样呢就想跑,哪个东家敢雇这样的人干活儿?

  我让服务员又给上了一壶茶水,安安静静地坐在屋里等人上门,那壶茶还没凉,我就听见外面有人冷笑道:“听说有人上杆子要给我当干儿子,我这当爹的得赶紧过来看看。”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两个手下推门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你就是卫平?”

  “我就是!”我连屁股都没欠一下,宗小毛却像是让火烧了一样,扑棱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强挤出一点笑容:“袁大哥!”

  “别叫哥!叫爹!”姓袁的从兜里拿出一个红包,往里塞了一块钱,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这是爹赏你们两个的红包。跪下磕头,叫完爹,倒了茶,这红包就是你们的,以后有事儿找干爹。”

  跟在他身后那人笑呵呵道:“赶紧叫吧!多少人想叫袁老大干爹,还没机会呢!这个买卖做得不亏!”

  另外一个人冷声道:“袁哥今天是心情好,换了平时,红包可就改成白封了。可别给脸不要脸啊!”

  姓袁的一瞪那人:“说什么呢?我儿子胆小,你们可别吓着孩子。”

  姓袁的说完,才一脸嘲弄地往我这边看了过来。宗小毛脸色煞白,就像是被人欺负了之后,想找大人撑腰的孩子似的,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点了个根烟道:“你们说完了?说完了,换我说两句。”

  其中一人笑道:“对!听大侄子说两句。谁拜干爹之前,还不得表表决心。”

  我伸手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一刀钉在了红包上:“这个红包就在这儿放着,谁让爹,谁让儿子,咱们回头看。”

  “你找死!”姓袁的背后那人勃然大怒,几步抢到我跟前,伸手抓住了我的领子。

  我轻描淡写地看着对方的手掌道:“想动横的?我只问你们一句:按不按规矩来?不按,咱们出去明刀明枪比划,看看谁给谁凉快凉快;按规矩办,你就把手给我松开。”

  “你特么的……”那人刚把手抬起来,就听姓袁的冷喝道:“贵子,放手!咱们不能坏了规矩。”

  那人冷哼一声,狠狠甩开了手掌:“算你小子走运!”

  姓袁的一挥手道:“去跟老板说,这个雅座我包下了。桌子上这把刀谁也不能动。不分胜负,不算完。”

  姓袁的挑起大拇指往自己身上指了指:“我姓袁,袁东!将来是要给你当爹的人!明白了吗?”

  我笑呵呵:“我想把你户口本改成姓威、委、韦、魏,跟我一个音就行。真让你跟了我姓,我解释不清怎么冒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儿子。”

  “小子,你有种!我早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袁东脸色铁青着转身要走,我却来了一句:“等等,把账结了再走。”

  谁先动气,准备坏规矩,谁就得给对方象征性的赔偿,表示自己错了。这也是术道上规矩。

  袁东怒目圆睁:“服务员,结账!”

  服务员吓得怯生生地道:“先生,要开发票吗?”

  我没等袁东说话就抢先道:“开啊!为啥不开?开完了发票,给我贴在门上。别忘了,写上袁东的名儿。”

  “小子,我劝你见好儿就收!”袁东的眼睛差点没瞪出血来。我让人贴发票,就是摆明说袁东想要坏规矩,结果反过头来让我治了,这就跟扇他耳光没什么区别。

  我笑眯眯道:“我可没见着什么好儿。”

  “你给我等着!”袁东知道我不可能服软,大怒之下甩门而去。

  他走了之后,宗小毛差点瘫在地上:“我的哥啊,我都想拽你了!你这不是往死里得罪袁东吗?”

  “要不然呢?咱俩跪地上叫爹?”我反问道:“这个袁东是干什么的?”

  宗小毛擦着冷汗道:“也是个中人,但是在这片儿却能坐上头三把交椅,很多人都靠他吃饭,真正算得上手眼通天啊!我说……”

  “别说!”我转头向姚洛妍道:“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姚洛妍低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我一个人也不敢回家。要不,我住你们那儿吧?”

  我住的那地方,一个人住都勉强,把她弄去,我只能在门口蹲一宿。宗小毛租的房子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我们两个干脆一起摇了脑袋。

  姚洛妍的声音更低了:“那……那你们住我家吧……”

  “行!”我回家收拾了东西,和宗小毛一块儿去了姚洛妍那儿。

  我一开始以为姚洛妍家再大,也就是个公寓,没想到,她自己住在一栋两层楼的别墅里。虽然别墅不算太大,但是空上五六个房间还是不成问题的。

  姚洛妍自己住在一楼,整个二楼全是空的。我想,她平时应该也不怎么上去,酒红色的楼梯上明显能看见一层浮灰。我在一楼转了一圈,她家并没布置过风水,门口也没有镇宅神物。

  我试着从大门口往屋里走了一趟,她的卧室刚好可以路过洗手间。姚洛妍关于送信的那段复述并没有太大出入。

  宗小毛摆弄着她的工艺品道:“你不是灵异发烧友吗?家里怎么连个镇宅的东西都没有?”

  “我对灵异事件只是好奇而已,并不太相信。”姚洛妍把我们让到她卧室边上的客房:“你们就在这里吧,也方便我叫你们。”

  “有地方睡就行!”宗小毛倒是不在乎这些。

  我却把行李扔在沙发上:“我睡客厅,这样更方便。”

  “这不太好吧……”姚洛妍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

  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放心,最多也就一晚上,克服一下就好。而且,我也有事要做。”

  姚洛妍见我坚持,只能点头同意了下来。到了夜里,我听见姚洛妍房间里没了声音,才在沙发上睁开了眼睛。

鬼门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门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大格局是如何炼成的?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必有大格局。何为格局?格局既是心理空间,也是精神结构,还是生命容量,更是综合素养。常言道:再大的饼也大不过烙它的锅。对个人来说,如果事业是饼,格局就是烙饼的锅。决定一个人格局大小的常有以下维度。一是境界的高度。人的境界有高有低。有的人,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他们只为自己活着,谋的是一己之私,这种人局限于“自我”的羁绊;有的人,世界就是“圈子”,“圈子”就是世界,他们只为小团体活着,谋的是少数人的利益,这种人跳不出“小我”的束缚;有的人,世界就是他人,他人就是世界,他们

  • 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

    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我们已经晃两下了,暂时不晃了,再晃就死啦。好好劝劝自己:好活赖活都得活,钱多钱少都得过。何不开心的活,乐呵的过,别等快死才琢磨,这辈子活得亏得慌。一生很短,一睁眼一愣神一叹息,就是一天;一个日一个月一忙碌,就是一年;一弹指一邂逅一奔波,就是一生。有些事,可以计较,但别过甚;有些人,可以在意,但别过执;有些痛,可以沉浸,但别太久。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的是自己!累了,得扛着;烦了,得憋着。生容易,活容易,生活真的不容易;你不易,我不易,其实谁都不容易。成长是

  • 心情不好的时候,读一读!

    人生在世,像吃东西一样,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五味杂陈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酸的时候,是一种无奈;甜的时候,是一种快乐;苦的时候,是一种痛苦;辣的时候,是一种刺激;咸的时候,是一种踏实。任何的滋味,都是人所要经历的,所以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事儿,也要从容、淡定一些。有时,烦恼不是因为别人伤害了你,而是因为你太在意。有些事无需计较,时间会证明一切;有些人无需去看,道不同不相为谋。世间事,世人度;人间理,人自悟。面对伤害,微微一笑是豁达;面对诋毁,不去理会是一种超凡。忍耐不是懦

  • 云合镇传媒:百万双流人的回忆!老双流人的春节都怎么过?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娱乐活动非常丰富什么篮球、跆拳道、轮滑在家也有电脑、手机、电视但是在以前没有高清电视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大型烟火那老双流人春节都玩些什么呢?老双流过年那些事↓↓↓除夕应天寺上子时香初一不动扫帚不动刀初二穿新衣“走人户”初五财神圣日方开市“活动1、杀年猪过去的双流,每年立冬后,家家户户杀过年猪。年猪杀好后,腌香肠,把香肠、鲜肉串绳从梁柱上悬垂下来,放在烧柴灶的灶门上方,利用烧火煮饭时的柴烟逐日熏制,直至色泽金黄,闻之甚香。2、碾汤圆粉进入腊月中旬,各家各户又开始推碾汤圆粉,为大

  • 传统过年方式变了吗? 年货年夜饭“一键”解决

    “‘萝卜’在台语发音类似‘菜头’,过年都要吃,代表‘好彩头’,鱼丸代表团圆。”李函儒说。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每年春节,人们不管在哪里,都会放下手中事情,赶在除夕前回到家中和亲人们一起话家常、吃团圆饭。不过,欢声笑语中,也有不少读者表示,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过年没意思……真的是年味淡了吗?其实不然。传统过年的内容和形式,与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相适应,但随着习惯的改变,这一切自然也会变。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发达,从回家的方式,到网购年货、年夜饭

  • 牛羚破五(观人作品)

    《牛羚破五》大年初五,破五穷。牛羚要破五,狮子要破旧……沐菴堂原创出品@《沐菴堂文集.诗歌》节选@牛羚破五|观人作品@大年初五。牛羚要破五早前,动物园早有告示:放炮者,全园悬赏通缉牛羚在园区没发现一挂鞭却意外发现,狮子在牛棚悄悄蹲守它抓了个正着,问:你娃儿办事,哪一回不请我来放鞭?狮子涨红了脸,应:谁不知道“大年初五,放鞭炮迎财神”,但这……也是“乌龟的屁股——规定”!边说边扔下什么,溜了。是一挂鞭!牛羚还在生气:没有文化,比狮子这帮流氓还可怕还、还……@观人,又名木荷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人

  • 翟一名说龙韬:困难中,找出活路

    ——求途之路贿赂金品称之为金玉。古代都喜欢贿赂。不过,如果行贿而对方却不接受,又该怎么办呢?这可能是最可悲的事情,连为自已找条活路都很困难。卫国庄公蒯聩,就是想行贿,却遭到拒绝而被杀害的人物。其实,蒯聩是个很倒霉的人,他恨父王灵公的夫人南子,想要把他给杀了,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同伙的人却临时反悔,且将这个秘密泄漏了,不得已只好逃亡。不巧的是,就在逃亡期间,父王灵公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逃,今天他可能就是侯了,而继承灵公地位的是,他的亲生子辄,即位后称为出公。由于儿子成为君王,因此他想返回卫国,可是

  • 洛江虹山举行传统民俗祈福 讨新年“好兆头”

    2月18日是大年初三,一场规模浩大的非遗民俗活动在洛江区虹山乡举行——来自各地的信众跟随着聚峰宫中的圣祖妈像一路巡境,最终到达莆田市仙游县圣泉宫祖殿谒祖进香,以讨个好兆头。巡境场面当天凌晨5点30分,天还未亮,聚峰宫前热闹不已,由信众自发组成的车队绵延六七公里,5000多名信众、800多辆车参与其中。当车队到达仙游圣泉宫的时候,传统的舞龙舞狮、闽南拍胸舞和惠女风情等民俗表演异彩纷呈,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观看。据称,聚峰宫中的圣祖妈是居住在虹山乡的彭氏先辈于1575年从仙游县的圣泉宫妈祖分炉过来,虹

  •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 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昨日,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继续开展,在中心市区西街肃清门广场大店铺举行的“非遗·匠人”展览,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参观者。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吸引不少市民和游客驻足欣赏见人,见物,见生活。在肃清门广场同时还举行《岁时节庆》新春影像志专题展,展出了一批泉州节庆影像志新作,这些作品记录下“年兜”的狂欢景象和“光明之城”的火种传递,参观者还可以感受泉州“敬天”“敬神”“拜祖先”等隆重的传统礼俗,感受泉州原汁原味的生活。“泉州历史悠久,有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