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扎纸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58:35 来源:网络 []

书名:扎纸匠

第8章 怀疑

  我脑洞顿时大开,盯着手上的血,心想该不会是女人的月事吧?

  可这是女尸啊,尸体怎么可能还会像正常女子一样来月事!

  转念再想,这女尸屁股和胸都柔软如常,本就透着蹊跷,兴许来月事这情况还真有可能。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只不过,这太膈应人了,又是尸体又是月经的,我感觉头皮都一阵阵发炸,不敢再瞎琢磨,赶紧继续下山。

  可是走着走着,我隐约就感觉有只手在我双腿之间摸索,这又把我一顿好吓,这女尸要干嘛,想生孩子想疯了,想强迫我咋地?

  我不管那么多,张木匠嘱咐了,尸体若有动作,只管行走,返回他家再说。

  讲真,我几乎是处于崩溃状态背着尸体下山的。

  本以为下山会好点,可刚到山下,情况又有了变故。

  这女尸在我后背上本来不是很沉,顶多百十来斤,可一下山,我就背不动了。

  不是说我坚持不住,是她体重陡然就攀升了,这种体重的前后差距很明显,我保证,绝对不是错觉。

  女尸离奇变沉,我其实也明白,这女人肯定是对我有怨气不愿意走了。原文163nvren.com

  我急忙就对她说:“姐姐啊,你的冥婴被人害死,不是我陈瓜的错啊,我当初是帮着你将冥婴糊上的,现在我背你下山,也是迫不得已,你要答应以后不缠着我了,那我再把你背上山,让你入土为安,中不?”

  而我这话说完,女尸却更沉了!

  我又惊又累,真是够够的了,身上还出了冷汗,最后,我只好躬着腰一步一步挪,就怕她掉下来。

  可我走了几百米后,真撑不住了,停下喘口气,下意识的想着往背上托她一下吧,可没想到,她身子竟一出溜,直接掉在了地上!

  我心里当即咯噔一下,老天爷,这还了得!

  我本来其实没劲了,却吓得一把就将她从地上扛起来了,然后,我拼了死命,一路开始狂奔。

  等跑到张木匠家门口,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口干舌燥,心脏狂跳,后背上还压着具女尸,真是比死还难受。

  好在我来到门口没多久,张木匠就赶回来了。

  但张木匠是自己赶回来的,爷爷他们没一起。

  我暂时也顾不上问爷爷怎么没来,等到张木匠开门,我直接冲进去,张木匠见我累的不轻,赶紧冲进屋里拿出来一块裹尸布铺在地上让我放下。

  我二话不说,将尸体放下,冲到他家墙东头的水龙头那里就一通灌,等我喝饱了,张木匠对我笑了笑,问我喝凉水这么急,不怕肚子疼啊,我瞪了他一眼,说肚子疼也比着渴死累死强。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他摇头轻笑,可转而,他的脸色就变了,急忙盯着女士瞅了眼后,问我:“陈瓜,我提醒你的那三条,你都做到了吗?”

  他一说,我顿时难堪起来,刚才女尸掉地上来着,这可是犯了禁忌,但禁忌这种东西,万万瞒不得,我只好说了实话。

  张木匠一听,赶紧招呼我一声,让我跟他抬棺材。我知道自己错了,虽然还没缓过劲来,可还是跟他去抬棺材。

  他就是棺材匠,院子里西墙角摆着几口,按理说找一口棺材把女尸装起来烧了就成,可他竟然带着我进了他的偏房,我走进偏房一看,顿时倒抽了口气,没想到这偏房空间不小,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棺材,有大的,有小的,有黑的,还有漆红色的。

  张木匠指着一口上面布满了墨斗线的古怪漆红色棺材说:“陈瓜,跟我把这抬出去。”我不敢犹豫,赶紧跟他把棺材抬到了院子里。

  然后,他又指使我把女尸放进了棺材里,等到他将棺盖盖好后,他竟然找来了一大堆的红线,照着棺材上方那些古怪的墨斗线依次缠绕。163女人网

  我盯着他看,他动作奇快无比,又似轻车熟路,看的我都有些发愣,可是,他一扭头,忽然对着我咋呼了一声:“还愣着干嘛,墙头上有镰刀,去门口外的桃树上砍几根粗的桃木来。”

  他这口气,完全是命令,我本来对他有些偏见,不愿意理他,可这会被他厉声一喝,我竟然哆嗦了一下,赶紧照办了。等到我将桃木砍回来,他急忙开始用镰刀削了足足七七四十九根桃木钉,然后,也不废话,依次将桃木钉钉在了棺盖上,前后左右,全封的死死的。

  等做完这些,我才看到他像是松了口气,面色也缓和了些。

  我自知失误,心里有些愧疚,低头对着他说:“都是我不好,让女尸脚沾地了,可是女尸下山后,真的变得太沉了,我撑不住。”没想到,我这话说完,他却对着我笑了笑,走过来大手拍了拍我后脑勺说了声没事。

  然后,他对着我说:“陈瓜,你晓得我刚才为什么这么紧张不?”

  我说是因为我犯了禁忌,他呵呵一笑,说你犯了背尸时的禁忌不假,但究其原因,是因为女尸是沾不得地气的。小说扎纸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女尸已经入土过一次,本来就绝了生气,没魂没魄,一旦沾上地气,吸纳地精,就会变成僵尸,僵尸分很多种,他现在不晓得这女尸接下来会变成何等厉害僵尸,所以才如此紧张,做好万全之策。

  我听后,恍然大悟。而后,张木匠去屋里找来了四根蜡烛,棺材两头各点两根,说让我看着,千万不能让蜡烛灭了,我虽然不懂是啥意思,但还是照办。

  接下来,我就盯着蜡烛,生怕再生事端,张木匠去屋里不知道忙活什么了,差不多十分钟后走出来,盯着蜡烛仔细看了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递给我一个板凳,让我坐下。

  我问他:“蜡烛没灭,应该没啥事,我们什么时候烧了这棺材?还有,我想回家。”

  我这话一说,他顿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对我说烧棺材暂时急不得,但是我不能回家,我忙问为什么,他忽然敲了一下我脑袋,说:傻孩子,我跟你说了,你爷爷有问题,你现在回家,对你不利。

  他又背着爷爷说坏话,这话我不愿意听,当即就撇了撇嘴,可是,他忽然笑起来,对着我说:“陈瓜,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怨我在背后说你爷爷的不是,可你爷爷真的有问题,你想想,在凤凰泉那边的时候,那道女声提醒你什么来着?”

  他不说,我都快忘记了,当初在凤凰泉那里,我是听到了女人对我说话的,而那女人提醒我,让我切记,谁的话都不要听,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小说扎纸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盯着张木匠看,警惕起来,问道:“你不是说那是幻觉吗?既然是我的幻觉,你又怎么会知道有个女人提醒我?”

  张木匠神秘一笑,说:“陈瓜,这点你不要多问,只要记住提醒你的那句话就行,你身边的人,谁的话都不要相信,包括你爷爷。”

  我皱眉:“谁的话都不信?那你的话我也不能信咯?”

  张木匠呵呵笑起来,说:“我的话你也可以不信,但是,让我给你证明你爷爷有问题,其实我还是有些证据的。”

  我哼了声,问:“啥证据,说来听听。”

  张木匠点头,道:“第一,那会儿在凤凰泉旁,我让你爷爷去拿招魂幡,他一去不回,直到晚上才出现,可后来我让他去找挖坟工具,他却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这时间上的出入,岂不太大了点?第二,你爷爷跟那几个人挖掘女尸坟墓时,动作奇怪,精准无比,这绝非一个扎纸匠人可以做到的!我当初故意让他们以为棺下有棺,就是想再看准点他们挖掘的耐力和动作。第三,刚才你背着女尸回来,我试探你爷爷,告诉他你在我这里不会有事,让他带着帮忙的人先行回去,而他竟然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想,你爷爷要是真的关心你,断然不会让你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吧。”

  说完这三条,他神秘一笑。

  我愣在那里,仔细琢磨起来,讲真,他这三条证据,安放在爷爷身上,的确都有想不通的地方,可是,爷爷即便真如张木匠说的那样有问题,还能有什么问题呢?他是我亲爷爷,总不至于会害我吧?

  张木匠见我不说话,问道:“陈瓜,我分析的不错吧?”

  我点头:“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可我爷爷或许也有着其他的原因,正好凑巧了呢?你的第一个证据是时间上的差距,或许爷爷去拿招魂幡的时候,遇到什么事耽搁了。你的第二个证据,或许爷爷找的帮手,平时就是做挖坟工作的呢?你的第三个证据,或许爷爷是对你足够放心呢?”

  虽然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强词夺理了下。

  张木匠听后,笑了笑,说:“你这瓜娃子,嘴皮子倒是利索的很。不过,你这叫强词夺理。”

  我低头不语,心里却有些难受起来。难到说,张木匠对爷爷的怀疑,是正确的吗?可我实在不明白,爷爷能有啥目的。

  而且,我现在感觉心里十分不安,主要好多疑惑我现在都没弄清楚。

  一方面,张木匠说我和爷爷找他的时候,就被跟踪和监视了,监视我们的人是谁?

  此外,瞎婆婆要是没抽走我的魂,那么,伪装瞎婆婆的人是谁,什么来路?为啥抽我的魂?

  还有一点就是,棺材里面的女尸虽然被钉住了,但女鬼却逃走了,这对我是一种威胁,而且,我现在分不清楚在凤凰泉那里提醒我的女人,是不是这个女鬼!

  一时间,我感觉脑子里有太多疑惑。

第9章 洛

  张木匠好像能看透我的内心是的,见我低头沉思,拍了拍我肩膀,说:“好了陈瓜,暂时别想太多,有些事情,看不透是因为还没到时候,何况你年纪轻轻,不该多虑。”

  我点头嗯了声。

  就在这时,之前领我下山的纸鹤却一下子落在了张木匠肩膀上,那蒙蒙金光,忽明忽暗,纸鹤停顿片刻,却又飞起,左右盘旋。

  张木匠看到这情况,眉头微皱,赶紧起身朝着堂屋门口走,我也起身紧随其后。

  他来到堂屋门口后,竟盯着门侧墙壁看,我顺着他目光瞅了瞅,发现在墙壁上趴着两只壁虎。

  这壁虎跟平时所见的有点不太一样,全身通红,而且一只是被铁钉牢牢钉在墙上的,另外一只则没有,但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在墙上爬来爬去。

  张木匠忽然开口对着壁虎问:“哪个方位?”

  他这话音一出,顿时,两只壁虎竟然都扭头朝了一个方向。

  我有些好奇,这壁虎是干嘛的,还能听懂人说话不成。

  而随着壁虎定位,张木匠就扭头朝着屋顶看了一眼,我刚要开口问,他急忙对着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神秘一笑。

  我满心疑惑,难道说屋顶有人?

  张木匠却不再看那壁虎,拉着我来到了棺材旁边,他先是看了看蜡烛,又盯着棺材上那些墨斗线端详,然后吩咐我去柴房抱些柴火来。

  我依言照做,然后问他:“真的要烧掉这棺材和女尸吗?”

  他点了点头,说:“当然要烧,这女尸吸纳了地精,已经变成僵尸,你瞧这些墨斗线下面。”说着给我指了指。

  我刚才没大仔细看,现在一瞧,吃了一惊,因为这墨斗线下面,竟然殷红如血,给人一种感觉,好像是墨斗线把棺材厘出来的血口子。

  见我吃惊,张木匠笑了笑,说:“陈瓜,你来点火,直接把蜡烛仍在干柴上就行。”我虽然担心,可还是照办,毕竟焚烧了女尸,那女鬼兴许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等到我将蜡烛仍在干柴上后,很快,整个棺材四周都开始燃烧起来,可是,让人奇怪的是,棺材烧了好一阵子,竟然丝毫没有受损。

  我诧异,张木匠却皱眉了,嘀咕说道:“糟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而这时,那金箔纸鹤又飞过来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一次,张木匠有些气恼似地,对纸鹤说道:“暗中跟着,记住路线。”

  纸鹤绕着他盘旋两周,顿时飞走了,我下意识的扭头朝着墙壁上的壁虎去看,发现壁虎方位已经发生偏转,心中隐约有点明悟。

  张木匠一直盯着棺材看,过了一会儿,那干柴都烧了大半,可棺材还是没点着,我早就看出不对劲,问道:“咋回事?”

  他没回答我,而是从怀里掏出来几张黄表纸,然后咬破手指,快速的在纸上画了几个奇怪的赦令符号贴在了棺材上。

  没想到,他一把赦令符贴在棺材上,棺材猛然颤抖了一下,弄的周围干柴都火星四溅。这感觉,就好像里面装的不是柔弱女人的尸体,而是一头力大无穷的野猪是的。

  张木匠冷哼一声,说:“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个死僵。”接着继续不断画符朝棺材上贴。

  他画符的速度很快,简直称得上信手拈来,两三分钟,整个布满墨斗线的漆红棺材上,又贴了一层赦令符。

  可说来也真是奇了,这么多赦令符贴在棺材上,那棺材只动了一下后再无动静,最后,还真的开始燃烧了起来。

  我站在旁边看着,替张木匠松了口气,可他脸色却尤为凝重,似乎比着刚才更加紧张了,眼睛一直盯着棺材,似乎,随时都可能有异样发生。

  果然,棺材燃烧了没一会儿,忽然之间,安静的棺材再次剧烈颠簸,幅度很大,甚至都要从地上跳起来!

  张木匠见势不妙,急忙拉着我后退几步,而我们刚后退出去四五米,顿时,那棺材竟然像是被无形大手给托举起来是的,悬在那里。

  更加吓人的是,上面缠绕的红线,砰砰砰全部瞬间崩断,就连那印上的墨斗线,也被棺材上冒出来的汩汩鲜血给冲刷掉。

  我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内心的惊讶和恐慌无以言表,下意识躲在张木匠身后,张木匠似乎也是初料不及,脸色难看的很,不过他没多犹豫,双手急忙在虚空之中比划两下,喊了一声“赦!”

  然后朝前快速一推。

  而就在这时,那悬着的棺材砰的一声炸裂,女尸光溜溜的站在了那里,张木匠面色一僵,急忙后退,双手遮住眼睛。

  我却没有避讳,瞪大眼珠盯着,嘴巴张开,心中恐惧万分。这女尸对我怨气滔天,现在张木匠有些不敌,指不定就冲过来杀了我。

  可我惊慌之余,恍然间,眼角余光发现院子里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两道红光。

  扭头一看,那两道红光,其中一道身影明显就是这裸身女尸的鬼魂,只不过她现在正为旁边另外一个蒙着面纱、白衣袂袂的高挑女子打着红伞。

  那蒙着面纱女子开口:“阿奴,你肉身吸了地精,现已成僵,还不快些引回来。”

  女鬼当即身躯一闪,化成一道红光,钻进了裸体的肉身之中,然后,快速的返回。

  我站在那里发愣,不知咋回事,张木匠也发现了这情况,站着不动,神色却十分凝重。

  而后,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朝着我这边深深看了一眼,又朝我这边扔过来一个什么东西,便跟裸身女鬼一闪,消失在了暗影里。

  等到她们消失,我回神,看到手中多了一条白色锦帕,快速打开一看,锦帕之上竟然绣着一个十分精致的“洛”字。

  我扭头问张木匠:“这,这到底咋回事?”

  张木匠眼神迷离,盯着她们消失的地方思忖了片刻,回神对我说道:“我也不晓得。”

  我急忙说:“可那个女鬼带着自己的肉身跑了,你说,以后她还会不会缠着我?”

  张木匠摇头:“不晓得。”

  我又问:“那蒙着面纱的女人什么来路,是人是鬼?”

  张木匠还是三个字:不晓得。

  这下我没法问了,一问三不知,只好叹息一声坐在一旁板凳上,盯着手中锦帕。

  张木匠看了一眼我手中锦帕,说:“陈瓜,我要猜测不错,那蒙着面纱的女人绝非常人,即便是那缠着你的女鬼,也是跟在她手下做事的。所以,这锦帕你切记好好保管,万万不能丢了,知道吗?”

  我点头,又端详了一会锦帕后,这才揣在怀里小心收着。

  而后,张木匠说道:“好了,现在虽然女尸没焚烧掉,但刚才情况一目了然,女尸怨气虽重,却因为女鬼和那蒙着面纱女人的出现,并未对我们进行伤害,也就是说,暂时那女鬼应该不会害你。陈瓜,走,我们还有要事要办。”

  我微愣,问:“去哪里?是回我家吗,现在女尸走了,我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爷爷的。”

  张木匠苦笑,说:“我要猜测没错,应该就是找你爷爷他们。”

  我瞅了他一眼,发现他说这话时,眼神里面竟有些许怜悯,让我感觉莫名其妙。

  不过他说要办事,还去找爷爷,我自然答应。

  而后,他站在院子里,盯着屋顶的方向看了一眼,不多会儿,我就看到,先前那只纸鹤已经飞回来了,然后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张木匠对纸鹤问:“路线都记准了?”

  那纸鹤盘旋飞起,又落下。

  张木匠点头:“那好,一会儿在前面带路。”

  说完这话,他便走到了堂屋门口,伸手从侧墙墙壁上将那没被钉子钉住的壁虎抓起放进兜里,然后对着另外一只壁虎说:“看好家,有人来就通知我。”

  那壁虎立刻摆了摆尾巴。

  然后张木匠就拉着我出了门。

  我心中好奇,这壁虎难道是他养的吗,竟能听懂人话,还有,前面带路的纸鹤也是个宝贝,能带路,能跟踪。

  我现在虽然不小,但也只有十五岁而已,心性未定,对这些新奇的玩意十分感兴趣,于是我就对着他问道:“喂,你这个壁虎和纸鹤到底是怎么弄的,真厉害,也挺好玩的。”

  张木匠低头看我,笑着说道:“我不叫喂。”

  我顿觉失礼,尴尬一笑。

  张木匠就说:“陈瓜,我在你小时候救过你,还抱过你,现在你被人抽走半条魂,被女鬼纠缠,然后跟我又有了交集,算起来,咱俩缘分颇深,所以,你以后可以叫我哥。”

  “叫你哥?”我差点没笑出来。这张木匠跟爷爷一样老,让我叫他哥,岂不是装嫩。

  张木匠笑道:“怎么,嫌我老?”

  我摆手说:“不是,主要感觉有些别扭。”

  张木匠说:“有啥可别扭的,忘年交不论年龄,只论兄弟,你还别嫌弃我,要是你爷爷跟我结拜,我才不会搭理他。当然了,你要叫我声哥,以后咱们就是两肋插刀的好兄弟了,这跟我和你爷爷的交情不是一回事。”

  我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心说这张木匠虽然平时不苟言笑,性格古怪,但跟我在一起时,倒是颇有几分幽默,尽管他对爷爷不冷不热,甚至刻意刁难,但从他初次见我,就一直对我很和蔼,很客气,要说真的跟他结了忘年交,其实倒也挺好玩的。

  想了想,我直接喊了声:“哥。”

  张木匠顿时眉眼舒展,哈哈一笑说:“我张自道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跟你做兄弟,就算是死,也死而无憾了。”

  说这话时,他不管是眼神里还是眉宇间,都透着一种得意和喜悦,我能感觉到,他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

  可说真的,我很不理解为啥他这么给我面子。

  既然他做了我老哥,我自然放开了,又追着他问那壁虎和纸鹤的事情。

  他告诉我,这壁虎叫做‘奇绝壁虎’,奇绝壁虎的饲养十分繁琐,需要喂食朱砂,夜明石等阳性之物,而饲养到一定程度,就挑选一公一母,喂食奇淫草,令其日夜交配,整整七天,直到浑身血红,两只壁虎便能心意相通。

  这样一来,就可以起到即便是两只壁虎相距百里,也可传递信号的作用,而且,奇绝壁虎灵性十足,家中若有人偷入,它都能够察觉到。

  至于金箔纸鹤,其实原理跟奇绝壁虎大相径庭,纸鹤算起来,只是一张注入了灵力的符咒罢了,不过,也能够起到警觉,跟踪,带路等不少作用。

  张木匠给我一一详述,我听的入迷,感觉新奇无比,可回过神来后,却想起来那会奇绝壁虎定位的事情,于是,我对着他问道:“哥,你说刚才有人藏在屋顶,被奇绝壁虎发现,而你又说,接下来是去找我爷爷,难道你怀疑刚才躲藏在屋顶的人,是我爷爷吗?”

  我忽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扎纸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扎纸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邪气兵王18章

    原标题:邪气兵王18章小说:邪气兵王第18章怪异的保镖“让盛海峰老实点,免得他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唐浩笑道。杜莎目光一亮:“你能做到?”“我试试。”杜莎又听见了这三个字,从她为难唐浩,让唐浩去跟任老大要钱,到让唐浩帮助水灵儿搞定高考,唐浩每次的回答都是这样不动声色的“我试试”,他每次都干得非常漂亮。但是这次和之前几次不同,要想让盛海峰老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主要担心破坏盛昌集团和万荣集团的合作。”杜莎说出了她最担心的事情。“我试试。”唐浩依然是那三个字。“盛海峰的老爸是蓝海首富,你要小心

  • 日光微暖夜微凉18章

    原标题:日光微暖夜微凉18章小说名字:日光微暖夜微凉以她之名18章大明湖畔结果俩人刚走到水房,就碰见了正在打水的陆沉沙,陆沉沙看着拎着两个水壶的林若初和跟在他身后的星河,微微皱了眉毛,没好脾气的冲着林若初道“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平时懒得要死要活的,现在哥哥来帮你打水,你却给别人献殷勤”林若初讨好的笑笑,嘴里不停地说着好话“师哥您就多锻炼锻炼吧”陆沉沙刚想说什么,星河径直从林若初手中轻巧的拿过水壶,道“今天谢谢林师哥了,我自己去打水就好了”。林若初无奈只得仍由她抢走了水壶打开水龙头,就开始走神,

  • 凤凰劫:冥王夺爱18章

    原标题:凤凰劫:冥王夺爱18章书名:凤凰劫:冥王夺爱第一卷初涉江湖第18章毒发冥王宫,书房。一株植物置于书桌之上,碧绿的根茎如玉石一般闪耀着莹润光泽,枝干上点缀着几朵红艳欲滴的花儿。碧绿配上鲜红,本该有些艳俗的颜色,但此刻,绽放的美丽却压倒了所有的名花。阳光下,碧绿的枝干与鲜红的色泽散发着柔和莹润的光泽,远远看去,似一株翡翠为枝,玛瑙为蕾的艺术品,哪儿还有一丝凡尘之气?这,就是碧玉海棠。与之相比,桌上放的另一株植物,倒是显得有些落败了。七叶草,一根七叶,只有七片碧绿的叶儿点缀其上,再无多余的装饰

  • 描爱18章

    原标题:描爱18章小说名字:描爱第18章刁妇少妇见到手的钱跑了,脸色瞬间就变了,立即探身过来抢夺,被周陆横着身子挡住了。这钱他愿意给,但是有人上来抢,对不起,他还真不能接受。少妇瞄了一眼周陆的身高,又掂量了一下自己男人的体格,往后退了一步,破口大骂道:“你个小骚蹄子,居然敢抢老娘的钱,你有本事等着,我去叫人!”说完掏出手机开始唧唧呱呱地扬言要喊人过来。交警在一边漠然地看着,由着她折腾,多半这样扬言要叫人的,最后都是屁都叫不到一只。车主看着媳妇打电话,自己也不落下,套近乎地上前掏了根烟递给了交警,

  • 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18章

    原标题: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18章书名: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第一卷霸道总裁,好强势第18章我要的人是她唐希霆站在台上,看着台下汇聚在一起的人。在他们的眼中,他看到了欲望,看到了贪婪,看到了痴迷……还有厌恶。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顾天晴身上……这个女人是不是看谁都透着厌恶?唐希霆淡淡冷笑,也不是,刚才她在和孟非凡说话的时候,不就是满脸笑容吗?呵,为了出名,还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唐希霆嘴角微扬,拿过主持人正要说话的话筒,道:“感谢大家出席今天环宇的酒会,让我们一起预祝今天的酒会圆满成功。”说完,唐希霆举

  • 帝宠之惊世凰妃18章

    原标题:帝宠之惊世凰妃18章小说名字:帝宠之惊世凰妃第一卷惊世嫡女第18章暗夜偷药风高月黑夜,杀人放火天。星星稀疏的点缀这漆黑的夜空,一轮明月当空悬挂,轻柔的风吹不散人心头的阴郁。沐小狸一身夜行衣,利索地将长发绾起,将胸部裹住,扯过两块黑色面巾带在脸上,只露出两只璀璨如星的明眸。偷窃毕竟不是那么好的行为,男装,比较适合。摸了摸玉儿的脉搏,暂时稳定。虽然伤口不深,但她不能放任不管。烛光熄灭,一道黑影从窗户闪出,随即淹没在夜色之中。沐小狸打坐两个时辰将一步锥的毒逼至左手,暂时压制。施展轻功,一路掠过

  • 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18章

    原标题: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18章小说: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第18章看病可以昊王却道:“把衣服脱了,本王为你检查一下。”孟花朝大惊失色,她立刻抓紧衣领连退数步,紧张地说道:“不不不不用了!我身份卑微,哪能用我肮脏的身躯污染王爷尊贵的双眼?这绝对不行的!”昊王皱起眉毛,说出来的话几乎都带着冰渣子:“没人在本王面前说不字,过来。”孟花朝欲哭无泪:居然不按剧本来,这苦肉计白使了!算了,今天的偷窥计划泡汤,不能再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咱们改日再战!苦肉计不成,就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孟花朝扭头就跑。

  • 总裁大人请爱我18章

    原标题:总裁大人请爱我18章小说书名:总裁大人请爱我第18章抵债“嗷,好痛。”被粗暴地扔到了后座去,文小默双手抱着后脑勺,嘶牙咧齿的呻吟一声。总裁大人已经踩动油门离开刚刚那个是非之地了,文小默从后座弹起,把头伸到前面去:“总裁!你刚刚在干嘛!你肿么可以这样?你让我以后可怎么活啊。”她哀嚎。哪怕她对什么娱乐呀时尚不关注,她也知道霍君昊可是B市里受关注度最高的名人,刚刚的事,肯定会惹来很多非议的。霍君昊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抽空出来一只,食指点着她的额头,把她按回后面去,不屑的从倒后镜里瞥了她一眼:“该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18章

    原标题: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18章小说名字: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第一卷第18章兄妹相见楚清欢看着脸上带着慈祥笑意的林妈妈,一下子就知道了其中缘由。大夫人送与自己的五个丫环中,白菱本来是听云院里的三等丫环,粉蝶把她提拔为二等丫环。雪儿正是自己刚入府时遇到的那小丫头,喜乐苑里的小丫环。大夫人无非是拿她来提醒自己风波阁的事情虽说是过去了,可是她还是记得的。至于丫儿和秀儿不过是被贫苦人家卖入府中的,在府中没有半点根基,根本不用放在心上。而红儿,她的母亲正是楚常喜的喜乐苑的管事妈妈。依照着楚常喜对自己的态度,

  • 异界重生:绝色逍遥仙18章

    原标题:异界重生:绝色逍遥仙18章小说名称:异界重生:绝色逍遥仙第18章安危白泽是指封印之苦么?叶夕其实还真的有些担心,不知道原主的“爷爷”精神力到底够不够抵御封印之苦。其实,经过上次的封印之苦后,叶夕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她需要从长计议。不过,反正还有二十多天,才到下一次的月圆,还有时间。叶夕不再说话,专心想着自己的事情,简单地做了两个菜:麻辣豆腐、什锦鸡丁。白泽看叶夕脸色不好,想想这孩子也挺可怜的,也就不再逗她,专心吃饭。只是,他刚刚尝了一口,就神色一顿,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夕,饭怎么做得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