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扎纸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58:35 来源:网络 []

书名:扎纸匠

第8章 怀疑

  我脑洞顿时大开,盯着手上的血,心想该不会是女人的月事吧?

  可这是女尸啊,尸体怎么可能还会像正常女子一样来月事!

  转念再想,这女尸屁股和胸都柔软如常,本就透着蹊跷,兴许来月事这情况还真有可能。163女人网

  只不过,这太膈应人了,又是尸体又是月经的,我感觉头皮都一阵阵发炸,不敢再瞎琢磨,赶紧继续下山。

  可是走着走着,我隐约就感觉有只手在我双腿之间摸索,这又把我一顿好吓,这女尸要干嘛,想生孩子想疯了,想强迫我咋地?

  我不管那么多,张木匠嘱咐了,尸体若有动作,只管行走,返回他家再说。

  讲真,我几乎是处于崩溃状态背着尸体下山的。

  本以为下山会好点,可刚到山下,情况又有了变故。

  这女尸在我后背上本来不是很沉,顶多百十来斤,可一下山,我就背不动了。

  不是说我坚持不住,是她体重陡然就攀升了,这种体重的前后差距很明显,我保证,绝对不是错觉。

  女尸离奇变沉,我其实也明白,这女人肯定是对我有怨气不愿意走了。163女人网

  我急忙就对她说:“姐姐啊,你的冥婴被人害死,不是我陈瓜的错啊,我当初是帮着你将冥婴糊上的,现在我背你下山,也是迫不得已,你要答应以后不缠着我了,那我再把你背上山,让你入土为安,中不?”

  而我这话说完,女尸却更沉了!

  我又惊又累,真是够够的了,身上还出了冷汗,最后,我只好躬着腰一步一步挪,就怕她掉下来。

  可我走了几百米后,真撑不住了,停下喘口气,下意识的想着往背上托她一下吧,可没想到,她身子竟一出溜,直接掉在了地上!

  我心里当即咯噔一下,老天爷,这还了得!

  我本来其实没劲了,却吓得一把就将她从地上扛起来了,然后,我拼了死命,一路开始狂奔。

  等跑到张木匠家门口,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口干舌燥,心脏狂跳,后背上还压着具女尸,真是比死还难受。

  好在我来到门口没多久,张木匠就赶回来了。

  但张木匠是自己赶回来的,爷爷他们没一起。

  我暂时也顾不上问爷爷怎么没来,等到张木匠开门,我直接冲进去,张木匠见我累的不轻,赶紧冲进屋里拿出来一块裹尸布铺在地上让我放下。

  我二话不说,将尸体放下,冲到他家墙东头的水龙头那里就一通灌,等我喝饱了,张木匠对我笑了笑,问我喝凉水这么急,不怕肚子疼啊,我瞪了他一眼,说肚子疼也比着渴死累死强。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他摇头轻笑,可转而,他的脸色就变了,急忙盯着女士瞅了眼后,问我:“陈瓜,我提醒你的那三条,你都做到了吗?”

  他一说,我顿时难堪起来,刚才女尸掉地上来着,这可是犯了禁忌,但禁忌这种东西,万万瞒不得,我只好说了实话。

  张木匠一听,赶紧招呼我一声,让我跟他抬棺材。我知道自己错了,虽然还没缓过劲来,可还是跟他去抬棺材。

  他就是棺材匠,院子里西墙角摆着几口,按理说找一口棺材把女尸装起来烧了就成,可他竟然带着我进了他的偏房,我走进偏房一看,顿时倒抽了口气,没想到这偏房空间不小,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棺材,有大的,有小的,有黑的,还有漆红色的。

  张木匠指着一口上面布满了墨斗线的古怪漆红色棺材说:“陈瓜,跟我把这抬出去。”我不敢犹豫,赶紧跟他把棺材抬到了院子里。

  然后,他又指使我把女尸放进了棺材里,等到他将棺盖盖好后,他竟然找来了一大堆的红线,照着棺材上方那些古怪的墨斗线依次缠绕。163女人网

  我盯着他看,他动作奇快无比,又似轻车熟路,看的我都有些发愣,可是,他一扭头,忽然对着我咋呼了一声:“还愣着干嘛,墙头上有镰刀,去门口外的桃树上砍几根粗的桃木来。”

  他这口气,完全是命令,我本来对他有些偏见,不愿意理他,可这会被他厉声一喝,我竟然哆嗦了一下,赶紧照办了。等到我将桃木砍回来,他急忙开始用镰刀削了足足七七四十九根桃木钉,然后,也不废话,依次将桃木钉钉在了棺盖上,前后左右,全封的死死的。

  等做完这些,我才看到他像是松了口气,面色也缓和了些。

  我自知失误,心里有些愧疚,低头对着他说:“都是我不好,让女尸脚沾地了,可是女尸下山后,真的变得太沉了,我撑不住。”没想到,我这话说完,他却对着我笑了笑,走过来大手拍了拍我后脑勺说了声没事。

  然后,他对着我说:“陈瓜,你晓得我刚才为什么这么紧张不?”

  我说是因为我犯了禁忌,他呵呵一笑,说你犯了背尸时的禁忌不假,但究其原因,是因为女尸是沾不得地气的。阅读163nvren.com

  女尸已经入土过一次,本来就绝了生气,没魂没魄,一旦沾上地气,吸纳地精,就会变成僵尸,僵尸分很多种,他现在不晓得这女尸接下来会变成何等厉害僵尸,所以才如此紧张,做好万全之策。

  我听后,恍然大悟。而后,张木匠去屋里找来了四根蜡烛,棺材两头各点两根,说让我看着,千万不能让蜡烛灭了,我虽然不懂是啥意思,但还是照办。

  接下来,我就盯着蜡烛,生怕再生事端,张木匠去屋里不知道忙活什么了,差不多十分钟后走出来,盯着蜡烛仔细看了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递给我一个板凳,让我坐下。

  我问他:“蜡烛没灭,应该没啥事,我们什么时候烧了这棺材?还有,我想回家。”

  我这话一说,他顿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对我说烧棺材暂时急不得,但是我不能回家,我忙问为什么,他忽然敲了一下我脑袋,说:傻孩子,我跟你说了,你爷爷有问题,你现在回家,对你不利。

  他又背着爷爷说坏话,这话我不愿意听,当即就撇了撇嘴,可是,他忽然笑起来,对着我说:“陈瓜,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怨我在背后说你爷爷的不是,可你爷爷真的有问题,你想想,在凤凰泉那边的时候,那道女声提醒你什么来着?”

  他不说,我都快忘记了,当初在凤凰泉那里,我是听到了女人对我说话的,而那女人提醒我,让我切记,谁的话都不要听,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原文163nvren.com

  我盯着张木匠看,警惕起来,问道:“你不是说那是幻觉吗?既然是我的幻觉,你又怎么会知道有个女人提醒我?”

  张木匠神秘一笑,说:“陈瓜,这点你不要多问,只要记住提醒你的那句话就行,你身边的人,谁的话都不要相信,包括你爷爷。”

  我皱眉:“谁的话都不信?那你的话我也不能信咯?”

  张木匠呵呵笑起来,说:“我的话你也可以不信,但是,让我给你证明你爷爷有问题,其实我还是有些证据的。”

  我哼了声,问:“啥证据,说来听听。”

  张木匠点头,道:“第一,那会儿在凤凰泉旁,我让你爷爷去拿招魂幡,他一去不回,直到晚上才出现,可后来我让他去找挖坟工具,他却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这时间上的出入,岂不太大了点?第二,你爷爷跟那几个人挖掘女尸坟墓时,动作奇怪,精准无比,这绝非一个扎纸匠人可以做到的!我当初故意让他们以为棺下有棺,就是想再看准点他们挖掘的耐力和动作。第三,刚才你背着女尸回来,我试探你爷爷,告诉他你在我这里不会有事,让他带着帮忙的人先行回去,而他竟然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想,你爷爷要是真的关心你,断然不会让你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吧。”

  说完这三条,他神秘一笑。

  我愣在那里,仔细琢磨起来,讲真,他这三条证据,安放在爷爷身上,的确都有想不通的地方,可是,爷爷即便真如张木匠说的那样有问题,还能有什么问题呢?他是我亲爷爷,总不至于会害我吧?

  张木匠见我不说话,问道:“陈瓜,我分析的不错吧?”

  我点头:“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可我爷爷或许也有着其他的原因,正好凑巧了呢?你的第一个证据是时间上的差距,或许爷爷去拿招魂幡的时候,遇到什么事耽搁了。你的第二个证据,或许爷爷找的帮手,平时就是做挖坟工作的呢?你的第三个证据,或许爷爷是对你足够放心呢?”

  虽然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强词夺理了下。

  张木匠听后,笑了笑,说:“你这瓜娃子,嘴皮子倒是利索的很。不过,你这叫强词夺理。”

  我低头不语,心里却有些难受起来。难到说,张木匠对爷爷的怀疑,是正确的吗?可我实在不明白,爷爷能有啥目的。

  而且,我现在感觉心里十分不安,主要好多疑惑我现在都没弄清楚。

  一方面,张木匠说我和爷爷找他的时候,就被跟踪和监视了,监视我们的人是谁?

  此外,瞎婆婆要是没抽走我的魂,那么,伪装瞎婆婆的人是谁,什么来路?为啥抽我的魂?

  还有一点就是,棺材里面的女尸虽然被钉住了,但女鬼却逃走了,这对我是一种威胁,而且,我现在分不清楚在凤凰泉那里提醒我的女人,是不是这个女鬼!

  一时间,我感觉脑子里有太多疑惑。

第9章 洛

  张木匠好像能看透我的内心是的,见我低头沉思,拍了拍我肩膀,说:“好了陈瓜,暂时别想太多,有些事情,看不透是因为还没到时候,何况你年纪轻轻,不该多虑。”

  我点头嗯了声。

  就在这时,之前领我下山的纸鹤却一下子落在了张木匠肩膀上,那蒙蒙金光,忽明忽暗,纸鹤停顿片刻,却又飞起,左右盘旋。

  张木匠看到这情况,眉头微皱,赶紧起身朝着堂屋门口走,我也起身紧随其后。

  他来到堂屋门口后,竟盯着门侧墙壁看,我顺着他目光瞅了瞅,发现在墙壁上趴着两只壁虎。

  这壁虎跟平时所见的有点不太一样,全身通红,而且一只是被铁钉牢牢钉在墙上的,另外一只则没有,但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在墙上爬来爬去。

  张木匠忽然开口对着壁虎问:“哪个方位?”

  他这话音一出,顿时,两只壁虎竟然都扭头朝了一个方向。

  我有些好奇,这壁虎是干嘛的,还能听懂人说话不成。

  而随着壁虎定位,张木匠就扭头朝着屋顶看了一眼,我刚要开口问,他急忙对着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神秘一笑。

  我满心疑惑,难道说屋顶有人?

  张木匠却不再看那壁虎,拉着我来到了棺材旁边,他先是看了看蜡烛,又盯着棺材上那些墨斗线端详,然后吩咐我去柴房抱些柴火来。

  我依言照做,然后问他:“真的要烧掉这棺材和女尸吗?”

  他点了点头,说:“当然要烧,这女尸吸纳了地精,已经变成僵尸,你瞧这些墨斗线下面。”说着给我指了指。

  我刚才没大仔细看,现在一瞧,吃了一惊,因为这墨斗线下面,竟然殷红如血,给人一种感觉,好像是墨斗线把棺材厘出来的血口子。

  见我吃惊,张木匠笑了笑,说:“陈瓜,你来点火,直接把蜡烛仍在干柴上就行。”我虽然担心,可还是照办,毕竟焚烧了女尸,那女鬼兴许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等到我将蜡烛仍在干柴上后,很快,整个棺材四周都开始燃烧起来,可是,让人奇怪的是,棺材烧了好一阵子,竟然丝毫没有受损。

  我诧异,张木匠却皱眉了,嘀咕说道:“糟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而这时,那金箔纸鹤又飞过来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一次,张木匠有些气恼似地,对纸鹤说道:“暗中跟着,记住路线。”

  纸鹤绕着他盘旋两周,顿时飞走了,我下意识的扭头朝着墙壁上的壁虎去看,发现壁虎方位已经发生偏转,心中隐约有点明悟。

  张木匠一直盯着棺材看,过了一会儿,那干柴都烧了大半,可棺材还是没点着,我早就看出不对劲,问道:“咋回事?”

  他没回答我,而是从怀里掏出来几张黄表纸,然后咬破手指,快速的在纸上画了几个奇怪的赦令符号贴在了棺材上。

  没想到,他一把赦令符贴在棺材上,棺材猛然颤抖了一下,弄的周围干柴都火星四溅。这感觉,就好像里面装的不是柔弱女人的尸体,而是一头力大无穷的野猪是的。

  张木匠冷哼一声,说:“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个死僵。”接着继续不断画符朝棺材上贴。

  他画符的速度很快,简直称得上信手拈来,两三分钟,整个布满墨斗线的漆红棺材上,又贴了一层赦令符。

  可说来也真是奇了,这么多赦令符贴在棺材上,那棺材只动了一下后再无动静,最后,还真的开始燃烧了起来。

  我站在旁边看着,替张木匠松了口气,可他脸色却尤为凝重,似乎比着刚才更加紧张了,眼睛一直盯着棺材,似乎,随时都可能有异样发生。

  果然,棺材燃烧了没一会儿,忽然之间,安静的棺材再次剧烈颠簸,幅度很大,甚至都要从地上跳起来!

  张木匠见势不妙,急忙拉着我后退几步,而我们刚后退出去四五米,顿时,那棺材竟然像是被无形大手给托举起来是的,悬在那里。

  更加吓人的是,上面缠绕的红线,砰砰砰全部瞬间崩断,就连那印上的墨斗线,也被棺材上冒出来的汩汩鲜血给冲刷掉。

  我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内心的惊讶和恐慌无以言表,下意识躲在张木匠身后,张木匠似乎也是初料不及,脸色难看的很,不过他没多犹豫,双手急忙在虚空之中比划两下,喊了一声“赦!”

  然后朝前快速一推。

  而就在这时,那悬着的棺材砰的一声炸裂,女尸光溜溜的站在了那里,张木匠面色一僵,急忙后退,双手遮住眼睛。

  我却没有避讳,瞪大眼珠盯着,嘴巴张开,心中恐惧万分。这女尸对我怨气滔天,现在张木匠有些不敌,指不定就冲过来杀了我。

  可我惊慌之余,恍然间,眼角余光发现院子里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两道红光。

  扭头一看,那两道红光,其中一道身影明显就是这裸身女尸的鬼魂,只不过她现在正为旁边另外一个蒙着面纱、白衣袂袂的高挑女子打着红伞。

  那蒙着面纱女子开口:“阿奴,你肉身吸了地精,现已成僵,还不快些引回来。”

  女鬼当即身躯一闪,化成一道红光,钻进了裸体的肉身之中,然后,快速的返回。

  我站在那里发愣,不知咋回事,张木匠也发现了这情况,站着不动,神色却十分凝重。

  而后,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朝着我这边深深看了一眼,又朝我这边扔过来一个什么东西,便跟裸身女鬼一闪,消失在了暗影里。

  等到她们消失,我回神,看到手中多了一条白色锦帕,快速打开一看,锦帕之上竟然绣着一个十分精致的“洛”字。

  我扭头问张木匠:“这,这到底咋回事?”

  张木匠眼神迷离,盯着她们消失的地方思忖了片刻,回神对我说道:“我也不晓得。”

  我急忙说:“可那个女鬼带着自己的肉身跑了,你说,以后她还会不会缠着我?”

  张木匠摇头:“不晓得。”

  我又问:“那蒙着面纱的女人什么来路,是人是鬼?”

  张木匠还是三个字:不晓得。

  这下我没法问了,一问三不知,只好叹息一声坐在一旁板凳上,盯着手中锦帕。

  张木匠看了一眼我手中锦帕,说:“陈瓜,我要猜测不错,那蒙着面纱的女人绝非常人,即便是那缠着你的女鬼,也是跟在她手下做事的。所以,这锦帕你切记好好保管,万万不能丢了,知道吗?”

  我点头,又端详了一会锦帕后,这才揣在怀里小心收着。

  而后,张木匠说道:“好了,现在虽然女尸没焚烧掉,但刚才情况一目了然,女尸怨气虽重,却因为女鬼和那蒙着面纱女人的出现,并未对我们进行伤害,也就是说,暂时那女鬼应该不会害你。陈瓜,走,我们还有要事要办。”

  我微愣,问:“去哪里?是回我家吗,现在女尸走了,我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爷爷的。”

  张木匠苦笑,说:“我要猜测没错,应该就是找你爷爷他们。”

  我瞅了他一眼,发现他说这话时,眼神里面竟有些许怜悯,让我感觉莫名其妙。

  不过他说要办事,还去找爷爷,我自然答应。

  而后,他站在院子里,盯着屋顶的方向看了一眼,不多会儿,我就看到,先前那只纸鹤已经飞回来了,然后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张木匠对纸鹤问:“路线都记准了?”

  那纸鹤盘旋飞起,又落下。

  张木匠点头:“那好,一会儿在前面带路。”

  说完这话,他便走到了堂屋门口,伸手从侧墙墙壁上将那没被钉子钉住的壁虎抓起放进兜里,然后对着另外一只壁虎说:“看好家,有人来就通知我。”

  那壁虎立刻摆了摆尾巴。

  然后张木匠就拉着我出了门。

  我心中好奇,这壁虎难道是他养的吗,竟能听懂人话,还有,前面带路的纸鹤也是个宝贝,能带路,能跟踪。

  我现在虽然不小,但也只有十五岁而已,心性未定,对这些新奇的玩意十分感兴趣,于是我就对着他问道:“喂,你这个壁虎和纸鹤到底是怎么弄的,真厉害,也挺好玩的。”

  张木匠低头看我,笑着说道:“我不叫喂。”

  我顿觉失礼,尴尬一笑。

  张木匠就说:“陈瓜,我在你小时候救过你,还抱过你,现在你被人抽走半条魂,被女鬼纠缠,然后跟我又有了交集,算起来,咱俩缘分颇深,所以,你以后可以叫我哥。”

  “叫你哥?”我差点没笑出来。这张木匠跟爷爷一样老,让我叫他哥,岂不是装嫩。

  张木匠笑道:“怎么,嫌我老?”

  我摆手说:“不是,主要感觉有些别扭。”

  张木匠说:“有啥可别扭的,忘年交不论年龄,只论兄弟,你还别嫌弃我,要是你爷爷跟我结拜,我才不会搭理他。当然了,你要叫我声哥,以后咱们就是两肋插刀的好兄弟了,这跟我和你爷爷的交情不是一回事。”

  我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心说这张木匠虽然平时不苟言笑,性格古怪,但跟我在一起时,倒是颇有几分幽默,尽管他对爷爷不冷不热,甚至刻意刁难,但从他初次见我,就一直对我很和蔼,很客气,要说真的跟他结了忘年交,其实倒也挺好玩的。

  想了想,我直接喊了声:“哥。”

  张木匠顿时眉眼舒展,哈哈一笑说:“我张自道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跟你做兄弟,就算是死,也死而无憾了。”

  说这话时,他不管是眼神里还是眉宇间,都透着一种得意和喜悦,我能感觉到,他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

  可说真的,我很不理解为啥他这么给我面子。

  既然他做了我老哥,我自然放开了,又追着他问那壁虎和纸鹤的事情。

  他告诉我,这壁虎叫做‘奇绝壁虎’,奇绝壁虎的饲养十分繁琐,需要喂食朱砂,夜明石等阳性之物,而饲养到一定程度,就挑选一公一母,喂食奇淫草,令其日夜交配,整整七天,直到浑身血红,两只壁虎便能心意相通。

  这样一来,就可以起到即便是两只壁虎相距百里,也可传递信号的作用,而且,奇绝壁虎灵性十足,家中若有人偷入,它都能够察觉到。

  至于金箔纸鹤,其实原理跟奇绝壁虎大相径庭,纸鹤算起来,只是一张注入了灵力的符咒罢了,不过,也能够起到警觉,跟踪,带路等不少作用。

  张木匠给我一一详述,我听的入迷,感觉新奇无比,可回过神来后,却想起来那会奇绝壁虎定位的事情,于是,我对着他问道:“哥,你说刚才有人藏在屋顶,被奇绝壁虎发现,而你又说,接下来是去找我爷爷,难道你怀疑刚才躲藏在屋顶的人,是我爷爷吗?”

  我忽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扎纸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扎纸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紫砂壶怎么养才算真正的养壶

    紫砂壶怎么养才正确,如何泡养一把得心应手的紫砂壶?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几条秘籍,只要牢记这几点,紫砂壶泡养都不怕!勤泡有一些人对紫砂壶喜爱有加,甚至到了“舍不得用”的地步。事实上对于紫砂壶来说,这样的话时间长不用,变得暗沉无光泽,甚至会被风化的干燥脆弱。所以如果真想对紫砂壶好的话,就一定要经常使用。教你如何买到更适合你的紫砂壶,了解紫砂行业详情!买全手工紫砂壶的请电话联系:15061721729另外一点,紫砂壶的吸附性较强,所以为了保证紫砂壶气味纯正,最好可以做到“一壶不事二茶”,即一把壶只泡一种茶

  • 小雨天,任思念溃堤

    作者|山竹编辑|清平世界我喜欢小雨天撑起油伞漫步在清新湿润的小溪间任思绪驰骋任记忆泛滥任思念溃堤让真实的自己毫无遮槛我喜欢小雨天撑起油伞守候在断桥边任北风凜冽任冰雨打脸任日月轮回一定寻找到久远的她回到身边我喜欢小雨天撑起油伞遥望天边任星辰难辨任苍穹无限任路途遥远那怕追到月亮也得和她相见2018.4.22晨小雨天写于济宁(谢云台影城提供珍图,谨致敬意!)

  • 手艺苏州:原皮vs去皮,铁核橄榄核手串盘玩你站哪一派?

    铁核,质地硬,不易裂,一直深受核友喜爱。左图是原皮,右图是去皮的铁核素串。关于铁核要不要去皮,你站哪一派?原皮派VS去皮派原皮派铁核原皮之美,在于本色。核表面有如一层白霜,显得古朴典雅。原核盘玩,前期上色慢,非常考验核友耐心。此外原皮易脏,早期一定要多刷。去皮派铁核去皮上色快,想省力少刷,还有干手汗少的,更多会选择去皮。去皮铁核,美在色上。油亮剔透,简单盘玩就能上色,省心省力。但没了“保护皮”,也多了花和裂的风险。铁核想去皮,还是建议购买时说好,让核雕师处理。要是自己动手,格外小心,别留下刮痕。

  • 喜欢玩弄感情、用情不专的男人面相都有这些特征!

    常常听到很多朋友说自己遇到了渣男,一心一意想找个相爱的人白首到老,奈何却遇到一个对感情不负责任的人渣。为了帮助更多女性朋友远离渣男,通过面相辨别对方是否对感情认真负责,命理先生将从八个角度来细说:1、眉细眼细眉细如丝,眼细如线,这种面相的男性内心都非常细腻,非常了解女性的心理,善于博取女性欢心。2、眼大鼻大这种长相的男性对情感需求很强,越是得到了就越不满足,常常会变着花样索要更多刺激,甚至会想法子去折腾你。3、眼睛汪汪眼神如水、带着笑意的男性,在跟女性相处时,总是彬彬有礼的绅士样子,极容易虏获女

  • 陈学儒原创航拍照片影集欣赏(未修底片)

    原创图片,转发请标注来源。

  • 品读《陇西行》|最无用的等待,最让人心痛惋惜

    人生,最难的是等待,最美的是有值得等待的人,而明明永远也等不到,却又无从知晓,应该便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了吧。陇西行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丈夫以身许国,立下誓言扫荡匈奴,入选了最精锐的军队,突袭匈奴,激战之后,战争的胜负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最精锐的五千将士已经倒在了无定河边,身躯化作了枯骨,只能魂归故里,但这还不是最让人心痛可怜的,因为在家乡,还有每天每夜都在等着他回家的妻子。陇西行图《陇西行》写的是唐军将士去陇西之地,与外族战斗的事,可与盛唐时期对战争的歌

  • 四本书名平淡内容却极为精彩的架空历史文,眼光挑的老书虫也在追

    回到明朝当暴君这本书颇有明朝那些事儿以及回到明朝当王爷的韵味,各方面挺好就是错别字有些多,这让人不能忍。其他很不错,作者刻画的主角皇帝也有六分帝势。每一个人的智商都在线,就算是反派也是刻画的很好,不是那种无脑作死的。主角作为一个穿越者成为皇帝刻画的很好,没有无脑精通各种东西,也没有无脑会各种玩弄心理,只有一些大部分普通人很直白的怼,反正濒死之境,人总会发狠的,没有超出正常人的范围。也没有刻意去刻画描写那些种马文中的和后宫妃子调情嬉闹的场景,也没有微服时遇到无脑贵族打脸装逼争抢泡妹子的场景。总之这

  • 一只想变成凤凰的金丝雀3:影视剧里那些大叔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我在机场,要离开了。”“等着我,我马上到。”大叔赶到机场。在她最孤独,无助,脆弱的时候,大叔又一次出现了。她一直觉得这是天意。如果飞机不晚点,也就没有了后来。和小说、影视剧中一样,大叔温柔,体贴,嘘寒问暖。关键是还有自己的事业,喜欢健身,身材有型,口袋多金。家里还有一个碍于父母之命而不得不结婚,没有共同语言的老婆。这是他对她说的。他似乎成了万念俱灰的她手边的救命稻草。第二天晚上,在他持续的温柔攻势下,她把自己交给了他。同样,和那些狗血的剧情一样,他跟她说了他婚姻的不幸福,告诉她,等他3年。等他

  • 一只想变成凤凰的金丝雀2:失败的婚姻

    她到了一家建筑公司做统计。公司正在做一个河道工程。这天,因为把数据统计错了,被老板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她一个人来到河边。生活的不如意,工作的不顺心,背井离乡的孤独,人生地不熟的无助。种种委屈和不甘一起涌上心头,让她再也无法抑制。她坐在河边,放声大哭。“怎么了?”她转过身一看,是施工单位的老板,那个大她11岁的大叔。她止住哭声,接过大叔递过来的纸巾。她被骂的时候,大叔也在场。他安慰了她几句。人在最脆弱的时候,一点点的温暖就是整个春天。他们后来也偶尔联系,但没有太多的交集。他当时以为她是公司老板的情人

  • 一事无成君莫笑

    昔日总觉时光多,今朝岁月催人老。曾经年少不识愁,三十未立愁莫提。渐近不惑惑未解,终日昏昏思无绪。闲爱看书静爱梦,梦里销魂暗惆怅。人生在世不如意,闲愁最苦我自知。五子登科图未齐,一事无成君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