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喧嚣红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58:24 来源:网络 []

小说:喧嚣红尘

第8章 你的天真有几度无邪 (8)

  以邹文丽的个性,绝对愿意跟坐标啊桅灯这些伟大而崇高的词语挂上钩的。163女人网

  一念及此,凌贵德打开电脑,进入他们年级组的QQ群,他知道,邹文丽这会一定在线,而且吧,她的QQ头像一定炯炯闪亮着。这是邹文丽职业道德使然,她总觉得,年级组的老师们随时都有求教于或者求助于自己的时候。

  说到底,邹文丽的敬业更多的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要,身份的重要。

  凌贵德终于让她重要了一回,平时从来不在群里吭声的他第一次没有隐身,也以炯炯闪亮的头像跟邹文丽呼应着,邹文丽第一次没觉得自己孤单,是的,一直以来,这个群里她是孤单的,没人跟她说话,连她发布的通知大家也都采取了漠然视之,尽管大家执行起来一丝不苟。

  可大家对她的不合作也是一丝不苟的。

  邹文丽骨子里,是期待有人合作的,那一直固执点亮的头像就是一种无言的召唤。

  凌贵德的恶搞,在邹文丽看来,更有飞蛾扑火的献身精神,她有点感动莫名了。163女人网

  天地良心,我老婆没想到她无意中一转述,竟让我对谢小艺感动莫名了。那晚,在老婆的转述下,我跟老婆的性事前所未有的达到一种巅峰状态,坦白说,我是怀了愧疚心理的,对老婆。

  我把身子下面的老婆臆想成谢小艺了,这使我不光看起来很神勇,而且战斗起来也更显威猛,事后,我和老婆都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这些应该是小青年才有的激情与跨越啊,居然在我们身上重演了。

  我的不好意思是怕老婆窥探出我的实际动机来,这种事不是没有,我在小说里看过,有个男人把老婆假想成自己当天偶遇的初恋女友,正在老婆身上大展身手勇往直前向上攀登时,老婆眼里忽然寒光一闪,冷冷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我当谁了。

  老婆真的没以为我把她当谁了,她天真的觉得是谢小艺老公身体不正常导致身体正常的我超常发挥了。

  人吗,是喜欢跟人较一把劲儿的。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最常见的例子莫过于那个所谓的文人相轻,有段话是这么诠释的——文人相轻的原因,是距离较近,互不服气。距离拉开了,望尘莫及了,所谓的相轻,也就自然消失了。所以乞丐不嫉妒总统,士兵不嫉妒将军,爷爷不嫉妒孙子,正常人不嫉妒疯子。如果写一首诗就嫉妒李白,作二首词就傲慢苏轼,弄三篇戏文就轻视莎士比亚,发四篇小说就作践托尔斯泰,除了笑料,还是笑料,除了笑话,还是笑话。

  老婆这么一认为,得,她一点也不警惕谢小艺了,先前,她还是有那么一点嫉妒和防范谢小艺的年轻和漂亮的。

  老婆的疏忽是她这一生极大地败笔,如同凤姐舌头长满疔疮,干露露乳头生满疙瘩,没任何可供值得骄傲的谈资了。

  对于我的超常发挥,老婆觉得很有必要找人分享一把,书上不是孜孜不倦教诲说,幸福这玩意是要拿出来大家分享的,和别人分享幸福的同时,自己的幸福会越来越多吗。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这话很扯淡,铁一般的事实告诉我们,幸福只会越分享越少。

  老婆的行为就是前车之鉴啊。

  谢小艺在洗耳恭听老婆再版了我们的激情性爱后,那画面就在她脑海里萦绕不去还余音绕梁了,谢小艺就是谢小艺,她睁大双眼装作无限羡慕的样子冲老婆溜须说,陈姐啊,什么时候请你爱人指导指导我家那位?

  切,我爱人似乎很受用谢小艺的这种眼光,不无得色地抿一口茶说,这种事那好指导呢,摸索吧,自己摸索。

  谢小艺撒娇说,那我们请你爱人吃饭,变相熏陶熏陶总可以吧?陈姐你说过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熏陶?噗嗤一声,老婆嘴里那口菊花茶喷了出来,亏你想得出!

  谢小艺做一脸的无辜状,主任这就是你不对了,阻拦一个人的进步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呢,作为一个下级眼里的楷模,你有这个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主任,瞧瞧,老婆单位职务都从谢小艺嘴里跑出来了。这还不算,谢小艺还故意偷换概念,把明明属于我的责任往我老婆身上靠,老婆一向是身先士卒以身作则的,老婆心里油然而生老帮新扶上马带一程的崇高思想,大手一挥,去吧,想怎么熏陶就怎么熏陶!完了还随手写出一串数字说,这是程卫东的手机号,你们夫妻可以随时骚扰他的,我给你们绿色通行证。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谢小艺如获至宝样抓起那张小纸条,掏出手机煞有介事往上面存号码,其实我的手机号她闭着眼睛都能倒背如流。

  不过事后谢小艺跟我说,那一刻,她存我手机号码时心态是相当地虔诚,理由很简单,那是她唯一通过正规渠道得到的我的资讯,也是的,通过人家老婆挖人家老公墙角,天下找不出比这更正规的渠道了。

  谢小艺有了这个渠道,找我就正大光明了许多,甚至在我看来,她都理直气壮起来了。

  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就在当天,在通过正规渠道得到我手机号码的同时,谢小艺当着我老婆的面拨通了我的手机,一般她的手机来了都是我主动说话的,这是我们的约定,为的是避免我恰好和老婆在一起,不方便听到她的声音,可以用一句你打错了的冷淡口吻轻易掩盖过去。

  这一回,谢小艺抢占先机开口说话了,程卫东先生是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下,我是您爱人陈慧主任的下级谢小艺。

  一听她这么官方口气地推介自己,我马上反应过来,她这会一定跟我老婆在一起。

  于是我也就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谢小艺?啊,啊,你有什么事么?

  谢小艺在那边停顿了一下,估计是偷看陈慧脸色,事么,是有点,想请您方便时一起吃个饭。163女人网

  吃饭这种事,天天吃啊!我做出不解状,还什么方便不方便。

  这样的,是我和爱人一起请您!谢小艺把爱人两个字咬得很重,请您一定赏光啊。

  这个么,你提前预约吧!我故意把提前两个字咬得很重,意思我得好做准备。

  嗯,先谢谢您了!谢小艺摆出受宠若惊的嘴脸来挂了电话,然后冲我老婆陈慧显出庄重神色说,我得出去一趟,跟凌贵德商量看看,看几时比较方便。

  陈慧笑,说什么商量啊,请示才对吧!

第9章 你的天真有几度无邪 (9)

  这话有点刻薄,陈慧言下之意是谢小艺当不了家,谢小艺一直在单位上扮演着弱女子形象,既然是弱女子,这种事电话里肯定说不清,只能面谈,凌贵德是老师,上课时间不允许接电话,所以上班时间,他的电话属于聋子的耳朵,摆设。

  老婆却不知道,谢小艺这个所谓的请示商量,更是一种摆设,针对她陈慧做出的摆设。

  凌贵德的恶搞,不属于摆设,他是个严谨的人,做什么都讲究个思维逻辑,恶搞只是一种手段,目的他不能忘了,那就是,跟幸福的邹文丽谈哲学。

  让邹文丽幸福不起来。

  如他所愿,邹文丽的不幸福由此开端,不如他所愿的是,凌贵德自己的厄运也正式开启。

  跟生活开玩笑的人,生活会回馈你更大的玩笑。

  凌贵德在点击开私聊窗口后还是犹豫了一下,就一下,他就开始敲打键盘了,一行字敲打完毕他又仔细斟酌了一番,确定没任何语病后,才按了发送。

  手指按下去的那一瞬间,凌贵德心里居然有了点小小的得意。

  从不跟邹文丽正面打交道的凌贵德这点小得意是从心头生起的,生得不明不白的。反正,这年头不明不白的东西多了去,为什么不能允许凌贵德不明不白一回呢?

  怎么说呢?凌贵德一直是个很善良的男人,善良得很多粗暴的语气都要绕着他走,更别说恶搞自己的上级了,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了,这么一来,凌贵德的生活有那么点小小的枯燥也在情理之中了。

  因为枯燥,凌贵德就非常迷恋书本,当然这是除了迷恋谢小艺之外的一种迷恋,有点无可选择的迷恋。

  这一迷恋吧,问题出现了,这年月的书干净的不多。就算是那些标榜是严肃文字的,吸引人眼球的东西也无处不在,刚翻个几面吧,男女主人公上床了,而且是在野外上的;凌贵德这会就通常一撇嘴,很不屑地跳过去,这一跳不打紧,跳到同性恋那一章节了,足足写了十面;一目十行扫过去,这下好,不扯男女关系了,却死人了,哪能没点暴力呢;咬咬牙,倒过头看总行吧,居然看见了倒过头的事儿,母子乱伦!

  凌贵德就有点迷茫了,书上说揭示人性,在他看来就揭示出了性,至于人,没揭示出来几个像样点的。

  邹文丽不是一直标榜自己活得很像样,很幸福么?凌贵德就是要跟她谈一谈,她无处不在的幸福究竟是在性之列,还是在人之列。

  这种善良的恶搞,应该是可以划归在道德范畴内的,这么一想,凌贵德觉得自己都有点献身的意义了。揭示性也好,揭示人也好,自然就离不开点拨。

  小时候,凌贵德的父亲曾领着他算过一次命,那个瞎子的摊位上书这么几个字,指点迷途君子,解救危难英雄。工程师

  给自己的上级指点解救,是多么崇高的行为啊?

  凌贵德发出去的是这么一句话,你能确定你比我幸福么?

  邹文丽一怔,这个突然弹出来的问话吓了她一跳,这个吓,不是说邹文丽如何胆小,而是这个问话属于破天荒的,邹文丽不关注问话内容,有人主动跟她对话了,她最关注这个。

  当然确定啊,我都幸福得满当当的了!邹文丽及时回复过去,她一向容不得别人质疑自己的幸福。

  可我不觉得!凌贵德语气很坚定把邹文丽的幸福否决了。

  呵呵呵,我的幸福,你怎么能觉得?邹文丽打出一连串的哈哈,那声波只差从屏幕中荡漾出来。

  你看过一篇《其实很疼》的小说么,李治邦写的!凌贵德一点也不急着回答邹文丽的反问。

  没看过,邹文丽实话实说。

  那上面有个孩子,患了先天性无痛无汗病,凌贵德说。

  什么意思呢?邹文丽耐着性子问。

  凌贵德说,能够感觉疼痛是疾病的信号,感觉不到疼痛也是疾病的信号。凌贵德开始蛇一般吐信子。

  你意思是我感觉的幸福也是疾病的信号?邹文丽很敏感,马上联系到自己身上了。

  是的,思想疾病的一种信号!凌贵德把话题往哲学方向引领。

  思想疾病,我有么?邹文丽第一次听说这么个新鲜词语,怔了一下。

  你肯定有,而且不轻!凌贵德言之凿凿的。

  请举例说明!邹文丽是教师,自然懂得什么事情都要举一反三的道理。

  举例就不必了,我只问你一句,你爱人对你是喜欢多一些,还是爱多一些?凌贵德直言不讳了。

  有区别么,喜欢和爱之间?邹文丽不解了。

  有的,“爱”和“喜欢”的区别很简单,如果女人爱花你会给它浇水,喜欢则会摘下它。同理,一个人,如果男人爱一个女人就会悉心呵护她,喜欢则想要不择手段占有她。

  邹文丽对着这番话思索起来,思索的结果是她猛然发现,爱人既没呵护自己的意思,更没占有自己的倾向,对自己差不多是听之任之。

  凌贵德似乎知道她想什么一样,马上打过来这么一句不怀好意的注解,听之任之说到底是一种漠然视之。

  邹文丽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有那么点疼,原来,一个人心里不知道疼的时候身体是麻木的,一个人身体感受到疼的时候心思是麻木的。难怪平时再苦再累的工作自己都觉得其乐无穷呢,那是源于自己心思的麻木。

  也是的,老公差不多成了自己作为丈夫的一个身份认证。

  你今天,很深刻呢?邹文丽第一次对凌贵德做出了表扬,教学以外的。

  我一直都很深刻,是你不愿意见证罢了!凌贵德见目的达到,用笑来见证自己的深刻。

  谢小艺见我时,既没跟凌贵德请示商量,也没跟我请示商量,直接就来了,做爱这种事不需要商量,谢小艺的情欲在那个很官方的电话里已经传递给我了。我这人在别的方面,比如升官啊发财啊投机啊钻营啊等方面可能比较愚钝,但情商一点不低,这个情,是偷情的情,虽然我只偷了谢小艺一个人,你总不能根据这个成功率来衡量一个人的情商吧。

  如同非洲加蓬蝰蛇,他们花费大量时间等待一些猎物经过他们休息的地点,

  然后在其攻击范围内给于致命的一击,它们对猎物的需求仅限于果腹,这种蛇可以11个月不吃不喝依然能够生存,可没谁敢否认它们不是最优秀的狩猎者。

喧嚣红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喧嚣红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凤凰令18章

    原标题:凤凰令18章小说名字:凤凰令第20章潜藏至深的野心上官玹烨满意的放开了颂钦的脸,对于颂钦的反应,他好像早就习以为常了一般,笑了笑,“放心吧,他是不会来提亲的,因为在这之前,你已经不在这里了……”话音落,颂钦惊讶的看着上官玹烨,她没想到,计划会变得这么快,明明还有半个月才能进宫?可是她从来就不敢质疑他的决定,她不会问他为什么要提前计划,因为他说的话永远都是命令。“你尽快准备吧……”上官玹烨起身,离去时转身道:“小心那上官玄月,他可不是那么好敷衍的。”说完,未等颂钦回答,便已离去……小院内恢

  • 无罪的真凶18章

    原标题:无罪的真凶18章小说名:无罪的真凶第18章:不速之客2仿佛是为了印证张敏的话,张敏话音刚落,前面那胡同里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就见几个挑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将一个人推到街道上,对着那个人一阵拳打脚踢。见到这种情况,张敏柳眉倒竖,疾跑两步:“什么人?当街斗殴!”王卓看到张敏跑出,也急忙过去帮衬。那些青年或许不是一次遇到警察了,又踹了那个人两脚,随即散开向着三个方向跑去,那几个人显然是经常在这个地方游走,对周围道路十分熟悉,三拐两拐就没有了影子。看着那黑洞洞没有一丝光亮的胡同,王卓与张敏没有贸然追

  • 欲证玄天18章

    原标题:欲证玄天18章书名:欲证玄天第18章:木魅之灵商玄的洞府散发出透亮的光芒,比照明法阵的效果还要强大不少,在洞府中间,放置着一个巨大的青色光团。光团有半人高,说实体算不上实体,若说它是虚幻的也算不上虚幻。因为其中蕴含的巨大木行能量几乎已经形成了半实体的效果,商玄等人才可以抱着它跑出山精库。张天泽等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洞府,武当道宗太和宫拥有数万杂役弟子驻扎,都在这复杂重重的仙山洞府群内,没有人知道太和宫里到底隐藏着多少洞府,总之重重叠叠地让人数不清。按照宗门的划分,商玄所在的洞府应该属于小昭

  • 我的青春有个鬼18章

    原标题:我的青春有个鬼18章书名:我的青春有个鬼第十八章人鬼情未了“没想到你笛子吹得这么好听。”我连续喊了三遍宋佑的名字,除了越来越多的迷雾汇聚过来,宋佑始终没有出现。我心中有些焦急,只得耐着性子再次吹起安魂曲。安魂曲并没有限制要吹多少遍,羊皮卷上只是说功力越高的人吹的效果越好,我以为是我功力不够,只能继续吹笛子。第四遍吹完后,浓浓迷雾中飘出一个很温柔的声音。我愣住了!如果我不知道宋佑是个厉鬼,我还以为说话的是一个温情款款的娇滴女生呢。一缕缕迷雾缓缓推开,一道白色影子在迷雾中飘出来,白袍全身罩着

  • 九龙帝纪18章

    原标题:九龙帝纪18章小说书名:九龙帝纪第十八章耍阴招耍阴招古峰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看了那么玄幻小说的他,第一时间,他学会冷静一下,脑里飞速想出数十种逃生的可能性。神功?他没有,不过古家打脉手法,他比谁都了解,人体三百六十多个穴位,滚瓜烂熟刻记在脑里。“小样,别和我玩花样,没用的!”五长老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说。“不,不,我怎么可能玩花样呢,我只是在想,淬体二层的实力与气动期相差多远,你能不能不还手接我一招。这样,我死都会死得瞑目,你说是不是,刚刚突破淬体二层,还没有动过手脚,就这样死掉,任谁

  • 迫嫁18章

    原标题:迫嫁18章小说书名:迫嫁第18章对抗如玉般晶莹的肌肤泛着透明的光泽仿佛洒了满室,一双如藕般的玉足轻踏在地板上,而手心里却汗意涟涟,轻展轩终于动手了,对她的惩罚也必会随之而来。因为,她迟到了。“过来。”勾勾手指示意如沁走到床前,一手却拉着那女人吻着自己,女子吞吐的声音混着轻吟声放浪而清晰的送到在如沁的耳中,恍若未闻,依然是云淡风清的笑,她能作到的只有如此。“上来吧。”又是那痞痞的样子,再是止住笑,一张脸递到如沁的面前,放大中仿佛无限深情,那是如沁熟悉的作戏,每一次他欲折磨她之前都会是这样的

  • 活人禁忌18章

    原标题:活人禁忌18章小说名:活人禁忌第18章死讯怎么,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乔禾的话有些不太对劲呢?报仇?报仇什么?并且听乔禾的语气,似乎,似乎是要道别的意思啊!而且还不是短期的那种道别!“什么报仇?谁得罪你了?另外,出什么事情了,你要去哪里……吗……”话问到一半我就傻眼了,不对劲!乔禾的脸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惨白了?像是一张白纸一样,白的吓人,面无血色,像个纸人一样恐怖,接着,乔禾的眼睛以及嘴巴都流出了鲜血,特别是那空洞的双眼当中不断流出鲜血,像是两行血泪一样。啊!我惨叫一声,连连后退,惊恐莫名的

  • 九域独尊18章

    原标题:九域独尊18章小说:九域独尊第十八章018章看不懂的卷轴王叶听到这番话怒喝道,“小子,我可是三品术者,你才二品,终究不是我对手,你现在堵住这里,不是自找死路!”罗风却看向周围,再看看王叶,“你现在已经深受重伤,即便你是三品下阶术者,但是在我眼里,连一个二品中阶都不如,何况我是二品上阶。”此刻的罗风不管是武者力量还是术者力量都已经达到了二品上阶,这两者结合起来,别说受伤的王叶,就是没受伤的王叶,他也不怕。王叶却咬牙说道,“小子,你以前有达到过三品,应该知道三品术者,已经凝聚了术丹,我这颗术

  • 绝望焚棺18章

    原标题:绝望焚棺18章书名:绝望焚棺第十八章与鬼为友堂姐一脸戒备的看着那团黑影,脸上紧张的情绪十分明显。而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团黑影对于我的接近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我只是能看到那黑影之中的鬼面在不断地变幻着模样。时而痛苦凄厉,时而又露出一副复杂之色,总之那模样要是被一般人看去,一定会吓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但我最近免疫力却是大了很多,对于女鬼那脸上的复杂表情,已然可以做到没那么惊恐了。“既然你相信我了,那么你就该承认我是你的恩人了吧,毕竟是我帮你找到的凶手,你能把我体内的黑手印给消掉了么?”我用

  • 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8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8章小说名: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第十八章鬼铃第十八章鬼铃“鬼铃?是不是上次你在网吧用的那个?”我问道。何飞看着我,眼珠子不停的转了转,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我日,糟了,那个不是鬼铃是特娘的风铃,我不是要用那个,我是要用鬼铃,好清楚的知道哪些鬼到底在哪聚集的多。”“你在好好想想,到底放哪了。”“不用想了,一定是在店里没拿,洛小子,你先去网吧等我,我回店一趟,7点一定来找你回合。”何飞说完,简直就是用100米三个脚印的速度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也不敢怠慢,就是有一件事,我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