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17章(第17章 失血过多了)

2017/10/29 3:39: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

第17章 失血过多了

  第十七章:失血过多了

  苏木凝抬着有些重的眼皮,阅读163nvren.com看着不断冒出的青烟,听着他们不甘的嘶吼,她无动于衷,心里没有一丝的不忍。

  有因必有果,有果也有因。

  因果循环罢了。

  如果不是她有这个异常的自保能力,现在被分尸享用的便是她了。她又能用什么慈悲的心怀来面对他们。

  仅剩的恶鬼还有一些,可他们却无一人敢再向苏木凝发起攻击了。

  梁俊呆呆的望着被余赦抱在怀里的人,版权http://www.163nvren.com/此刻的她,脸色苍白,那充满异彩的眼睛也紧紧的阖上。

  “想不到她还有这等本事呢。”小蝶笑的张狂,可看着苏木凝的眼神依旧充满了占有欲。

  “小蝶,你要是再敢靠近她…”

  “你还真给我们长脸,做鬼做到你这个程度,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小蝶血淋淋的手臂攀上了梁俊的脖颈,一手轻轻的撩拨着他的身体,看着梁俊笑的明艳。163女人网

  梁俊皱着眉一把将小蝶搂进怀里,就那样沉着一张脸看向小蝶。

  “滚,以后不要出现在她身边。”余赦出声打断了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息,他今天已经很努力的不让自己插手苏木凝的事情和决定,可不代表他真的那么好说话。

  看着怀里人儿苍白的小脸,他的心闹腾的厉害,几个闪身,两人已经出现在了苏木凝的家里,将苏木凝小心翼翼的放下,用温水替她简单的擦拭了下,原文http://www.163nvren.com/便安静的坐在她的床边,轻轻的拿起她仍旧紧握的手,慢慢的打开。

  入目,仍旧是刺眼的红色,刚刚擦拭完,现在又这般的红。伸出自己的手在她的手心轻轻拂过,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几秒钟之后,那块受伤的地方已经完好如初。

  当苏木凝的眼帘再次打开时,漆黑的夜色闯进了她的视野。163女人网

  “你醒了?”余赦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碗清粥。

  “你怎么在这?”她记得,在她昏迷的时候,她明明是在室外。可现在她却在自己的家里!

  “送你回来!”

  “那送我回来以后呢,为什么不离开?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在哪?”

  “你没醒我怎么放心离开。”

  “放心?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现在醒了,你可以走了吧!”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什么人,余赦你到底是什么怪人!

  “你今晚不用去上班了,假我已经帮你请了!”

  “谢谢!!”苏木凝咬牙切齿的道了谢,随后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三点多了,三点多!!自己昏迷了整整一天!?那还上什么班,估计现在已经下班了!

  “咚咚咚~”苏木凝真想仰天长叹一声,此刻这敲门声简直是她听到最好听的声音了。

  还没来得及下床去开门,余赦已经将门打开了。苏木凝也乐的轻松,只是头还是有些微微的发晕,来自http://www.163nvren.com/她便依靠在床上。

  “嗨,你就是打电话给我们家小凝请假的人吧?”林希言本来打算像往常一样的来接苏木凝去上班,可半路却接到这个男人的来电,说让帮忙请假,没想到,他现在还在小凝家。

  这死丫头,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位极品大帅哥呐,还金屋藏娇,太不仗义了吧!

  “嗯!”余赦只是冷漠的应了声便先一步回到了房内。

  额,这帅是帅了点,只是有点冷淡了吧!

  林希言匆忙的跟了进去,看着苏木凝的小脸白的没有血色,开始接到电话时还以为两人要…谁知道自己想多了:“小凝,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要不是你男朋友打电话我还不知道呢!”

  噗!

  苏木凝刚刚调节好的情绪直接再一次降落了:“什么男朋友,你别胡说!”随后瞪了一眼余赦,这家伙到底怎么给希言说的啊,怎么就误会成男朋友了呢?都什么和什么啊。

  “……”余赦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苏木凝气的快要跳脚了!

  “交男朋友就交了呗,有什么好害羞的,你终于谈男朋了,我是真替你开心。”林希言仿佛一点也看不到苏木凝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一个人兴奋的说着。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苏木凝急忙的伸出手在林希言的腰间掐了一把,想及时的制止却根本没用,林希言还特上瘾的继续说到:“哎呀你掐我我也要说啊,你本来就没有谈过恋爱,现在好不容易开花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林希言,你够了!都说了他不是我男朋友,不是不是不是!你听到吗!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听清楚了吗!!”苏木凝直接跳脚了!

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缘难尽 或 鬼夫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

  • 功盖三村8章

    原标题:功盖三村8章小说名:功盖三村第八章又一财路董玉歆风风火火的到来,她那辆折叠二轮,硬是被她骑出了牧马人的速度,进门就冲杨峰问道:“你看我今天有啥变化?”“没变化啊,你天天不都是如此的美艳动人。”杨峰小小的拍了个马屁,夸女人漂亮是绝对没错的,不过说实话,他真没发现有啥不一样的。董玉歆给了杨峰一个白眼,激动的说道:“我今天没用任何化妆品,洗脸都是用清水洗的,你那三无产品太牛叉了。”“呵呵!这我就放心了。”杨峰呼出一口长气,仔细盯着董玉歆看了看,发现还真是,今儿的皮肤感觉变的白了些,不由的抱怨道

  • 至强龙战神8章

    原标题:至强龙战神8章小说:至强龙战神008:不懂照顾自己的女人林雨馨和张成元商议了一下接下来的项目问题。随后靠在了椅子上,慢慢的闭上眼睛。她在想,如果当初不是迫于压力嫁给了柳逸尘的话,或许眼前的张成元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至少他谦卑,很有礼貌,不邋遢。跟那个人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当然,她并不喜欢这个张成元。只是从适合的角度考虑问题。苦苦的追了自己四年,单是这份执着,就已经让人很感动了。有些时候,林雨馨都在想,自己以后会爱上别人吗?如果会,被自己爱上的男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馨馨,我们出去走走吧

  • 奈何已忘言8章

    原标题:奈何已忘言8章小说名字:奈何已忘言第八章你不用来了,我等不起这样的刘楠皓让我很心痛,也让我很无奈,换做以前,我宁愿自己承受百倍的伤痛也不愿意他皱一次眉。我和刘楠皓从认识开始到现在已经五年了,我们的感情说不上很好,只能用稳定来形容,大一那年,袁玉珊告诉我,计算机系有个叫刘楠皓的长得特别帅,我就开始注意了他,之后总有各种各样的机会遇见并接近,后来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因为是袁玉珊撮合的我们,我和刘楠皓有什么活动都会习惯性的叫上她,起初刘楠皓还有点抗拒,觉得二人世界为什么偏要带个电灯泡,后来慢

  • 入骨相思知不知8章

    原标题:入骨相思知不知8章书名:入骨相思知不知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白如纸。德公公眼力劲好,此

  • 半醉半醒半浮生8章

    原标题:半醉半醒半浮生8章书名:半醉半醒半浮生局中局她哭着扑来,丑妃敏捷转身,令她扑了个空,险些被院中树根绊倒,舒婕妤又是哭叫,“姐姐是记恨了妹妹,便不管妹妹死活了么?”“你的死活,”丑妃淡淡道,“与我何干?”说罢,转身要回屋去,舒婕妤紧随其后,寸步不落,亦朝里间走。“还有何事?”“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落,伤口化脓,

  • 花间俏医女8章

    原标题:花间俏医女8章书名:花间俏医女第八章三朝要回门周氏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伸手指着林谷雨的脸。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谷雨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粗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周氏才想到要骂什么,“你娘怎么教你的,难道嫁了人之后就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婆婆,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崽子!”“原来婆婆的娘是这样教婆婆的,媳妇受教了。”林谷雨平静的看着周氏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心中满满的都是不悦。如果说周氏非要给他快要死的儿子娶媳妇冲喜的话,林谷雨可以接受,毕竟哪有母亲不疼爱自己儿子的。但是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周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