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火辣娇妻:总裁hold不住14章

2017/10/29 1:39:14 来源:网络 []
书名:火辣娇妻:总裁hold不住
第14章 指腹为婚

  想要得到自己的友好也要看对方是什么人,早就从慕辰儿那里得知王泽川信息的秦浩明直接无视了王泽川的微笑,将注意力转移到慕辰儿身上。火辣娇妻:总裁hold不住14章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演技太好还是怎样,脸上一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样子,完全不似之前在自己怀里哭的那么惨。到底是大家族培养出来见过世面的人,秦浩铭转念一想,这里在场的哪个人不是在戴着面具演着别人的戏,也就不再纠结。

  “既然浩铭和仪雪已经来了我们就开饭吧!”见秦浩铭对自己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慕景天到底是一家之主,也是有些脾气的,不再倒贴。

  反正慕家和秦家的联姻对两家都是百益而无一害,板上钉钉势在必行的事。老人们都谈好了的事情,作为小辈不需要有意见,只要照着做就行。

  慕家的家宴就此开席,佣人如流水一般,将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摆上餐桌。一时间饭菜的香气将慕家整个别墅填满,原本冰冷寂静的庄园中沾上不少人气,看起来好像和乐融融的样子。版权163nvren.com

  当然,前提是不在意餐桌边诸位的表情。

  作为家主,慕景天居然是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上。

  慕景天的左手边朝着东面方向,原本是王泽川的位子,今天却被作为贵宾出席的秦铭浩占据。这让王泽川心里更加不平衡了,还没有结婚便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如果真的结了婚的话,那么慕家是否还有自己存在的空间。

  王泽川是慕家领养的孤儿,就算这些年来慕景天将他作为自己的儿子一样养育,这依然是王泽川不能否认和忽略的事实。

  而这事就像一根刺一样一直存在于王泽川心中,所以,就算穆景天对王泽川再好,王泽川依然认为自己只是个外人,随时可弃,比如现在。

  而此时的王泽川,则坐在长条餐桌的最边缘位置,与慕景天之间隔着叶淑芬和慕辰儿。163女人网竟然是被排到了最后,王泽川在心里默默嘲讽自己,就算你在慕家待了将近三十年,依然比不过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

  原本想着让慕辰儿怀孕,尽快生下慕家第三代的第一个孩子作为继承人的王泽川决定改变原本的计划,果然钱财还是收进自己的口袋最安全。

  “想当初我和守业认识的时候,你都没出生,在你母亲肚子里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大,我家两个丫头也没得着落。一眨眼功夫你都这么大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慕景天举着杯子,感慨道。

  秦守业是秦浩铭的父亲,也是秦家前任家主,在二十五年前的一场特大交通事故中当场死亡,连同秦浩铭的母亲张碧妍一起。

  车祸发生时,张碧妍正抱着当时不足五岁的秦浩铭在副驾驶座上玩耍。来自http://www.163nvren.com/为了避免秦浩铭受到伤害,平日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硬生生用柔弱的身躯抵挡住了足以让车头变形的冲击力,将秦浩铭护在怀中。

  当救援人员赶到时,已经虚弱到说不出话,却依然有一搭没一搭拍照儿子背部的张碧妍总算咽下最后一口气。

  在这场车祸中,秦浩铭的父母双双撒手人寰。而还是个孩子的秦浩铭,却在母亲怀中安睡,毫发无伤。

  等秦浩铭在佣人的怀中醒来,吃完饭想找母亲玩耍时,得到的却是爷爷红肿的双眼,告诉自己父母已经去了天堂的消息。

  然而那个时候的秦浩铭并不知道所谓去了天堂是个什么意思,直到过了几天一直没有看到父母的踪影,才渐渐害怕了起来。

  虽然所有人都说父母的死因是因为暴雨天气车轮打滑加上超速行驶,才会在高速公路上来不及躲闪,直接跟一辆后八轮追了尾。版权163nvren.com可是秦浩铭却清楚的记得,那天父母带着自己在野外郊游回来,并不存在下雨的情况,目前还着自己用采来的野花编了一只花环戴在头上。

  即使少不更事,秦浩铭回忆起来,父亲之所以一路上加紧踩油门,好像是在被人追赶。而当时的母亲也是脸色惨白,陪同自己玩耍的时候,也有些许强颜欢笑的意思。

  所以秦浩铭父母的事,并不是秦家对外宣称的意外,分明是幕后有人刻意为之。

  可是一向雷厉风行背景颇大在国内几乎可以说是横着走也无人敢上前阻拦的秦家老头,也是秦家现任家主,秦浩铭的爷爷秦尉迟,竟然没有深究,还把此事强压了下来。

  秦尉迟不可能图谋杀死自己的独子和嫡长孙,秦家几代都是单传独苗。那么还有谁,是连秦尉迟都要惧怕三分,不惜将儿子儿媳死因真相隐瞒,也不敢动的人,秦浩铭很意外。163女人网

  之后秦浩铭便被秦尉迟送去了国外念书,理由是国外教育水平更高。秦尉迟还特意给秦浩铭配了四个保镖,据说都是特种兵退伍。

  父母的死,是秦浩铭一生的痛,也是秦家的禁忌之一。

  如今慕景天突然在秦浩铭面前提到秦守业,秦浩铭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不知道葫芦里卖着什么药的慕景天,拿着筷子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握紧,露出指节。

  “守业还在的时候,我们也经常这样出来喝酒聊天。你出生不久,秋心也跟着怀孕了,当时我们还开玩笑说,如果生了儿子就继续做兄弟,生的是女儿就定下娃娃亲呢。”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慕景天将话题将话题往上一辈的人身上带。

  吴秋心慕景天的结发妻子,也是慕辰儿的生母。

  “吴阿姨也认识我父母?”秦浩铭突然有了兴致。

  “不止是你吴阿姨,你淑芬阿姨也和他们关系非同一般。”慕景天给了叶淑芬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是啊,当时我们五个人总是在一起玩,现在想想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呢。”叶淑芬识趣的接过话头。

  “呵,我还以为二妈只是负责做饭呢,原来也跟着一起玩了。”慕辰儿不冷不热的插话。

  不大的声音,足以让桌上六人全部听到,叶淑芬的脸瞬间变得红一块白一块,好不尴尬。

  以前的事情,可以说是叶淑芬的黑历史。叶淑芬与慕景天的认识,是在吴秋心与慕景天结婚之后,叶淑芬作为吴家从小与吴秋心一起长大的佣人兼玩伴,继续为慕家工作。

  此前一直待在吴家几乎没有出过门的叶淑芬,第一次出门,对于外面的世界也是充满好奇。对男人见识不多,看到富家大少慕景天更是惊为天人。

  当时的慕景天少年意气,颇有几分故事书里侠客的味道。加上慕景天对吴秋心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好,作为旁观者的叶淑芬看着看着,也就这么看进去了。

  于是才有了后来,吴秋心心脏病发作病逝后接替自家小姐成了续弦的事。

  然而曾经给人当过丫鬟,并且鸠占鹊巢的扶正上位,则成了慕家当家主母最不想为人知道的事情之一。

  如今却在未来女婿面前,被慕辰儿直接戳破,叶淑芬想发作又碍于颜面不能发作,几乎憋出内伤。

  “原来他们以前就认识。”秦浩铭倒是没有深究,注意力完全在另外一件事情上。

  感激的看了秦浩铭一眼,叶淑芬对这个女婿越发赞赏,只把秦浩铭的不追问,当做是为其掩饰遮羞。

  “正是如此,所以我们慕秦两家的渊源从很早就开始了。我托大的喊你一声贤侄,看到你今天的成就,我也是为我那是逝去的守业兄弟感到自豪。”慕景天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成就?听到慕景天的话,秦浩铭不禁有些警惕,自己在欧洲创立的鼎丰集团连自家老爷子都不知道,慕景天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浩铭你如此优秀,竟然至今未娶,只怕对我那碧颜姐姐也是一种遗憾。”说着,叶淑芬装模作样就要抹起眼泪来。

  呵,绕了半天,原来这才是正题,秦浩铭松了口气的同时在心中冷笑。还以为他们这么关心自己的父母是真情谊,拐弯抹角了那么多,又是回忆又是流眼泪,其实还只是为了联姻的事。

  “是啊,这一晃二十几年就过去了,时间真是不饶人啊。”慕景天帮衬道。

  “二十五年。”秦浩铭冷声道。

  “贤侄这次回来我也是听秦老爷子说了的,就是专程为了成家而来。也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姑娘这么幸运,被贤侄看上。”慕景天毕竟是个在商场上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察言观色的本事更是异于常人。

  见秦浩铭半天不说话,只是嘴角抿成一条线,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不少,知道是秦浩铭不高兴了,慕景天假意疑惑的询问。

  “这个嘛...”秦浩铭的脸上挂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脑海中突然一个身影闪现,寻思着如果只是要跟慕家联姻的话,找个有趣的也不错。至少以后面对面不会无聊,也不用提防对方会做蠢事毁了自己的名声。

  “是谁是谁!”旁边的慕仪雪早就按耐不住,眼巴巴的盯着秦浩铭的嘴巴,只怕他说出的不是自己的名字。

火辣娇妻:总裁hold不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火辣娇妻 或 总裁hold不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阴夫别太猛 6章

    原标题:阴夫别太猛6章小说名称:阴夫别太猛第六章哄骗小女鬼小孩子不是都喜欢这套嘛。你不是装人嘛,那我就跟你装到底,就把你当成一个正常的小朋友来对待。小女孩歪着头思忖了一刻,有些忍不住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在她做出这个动作的瞬间,一缕黑红色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淌了下来,而那血中竟然还有白色正在蠕动着的星星点点。那是蛆虫!小女孩似没有觉察一般,又将那嘴角淌下来的血,包括那蛆虫一齐的舔回了嘴巴里面去!我的胃里面一阵的翻江倒海,直冒酸水。“好。姐姐,我都好久没吃过糖了,都快要忘掉糖果的味道了。”小女孩说着

  • 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 6章

    原标题: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6章小说名字: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第六章:玷污喝醉酒,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对于昨晚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家的,又怎么躺在床上的?我只知道,我一扎醒,已经快迟到了。我飞快爬起床,来不及认真洗嗽,随便用毛巾在脸上抹了一把,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冲出家门。回到公司,整整十五分钟,我昨天把制度读得滚瓜烂熟,清楚记得迟到半小时以内扣除当月奖金的百份之五。这还不是关键的,关键是我是新人,上班第二天迟到,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陈熙。”刚上班没多久,宁凝叫我,“你

  • 中蓝海保镖 6章

    原标题:中蓝海保镖6章书名:中蓝海保镖第006章雪上加霜美丽的御权山,是领导们休息和办公的地方,这里鸟语花香、人杰地灵。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和熟悉,我成了一名光荣的驻地警卫战士,在执勤的过程中,我见到了那些掌握国家命运的首脑们。其实作为一名驻地警卫,在政治方面已经是令人羡慕了,就像是古代的御林军,其它部队对我们奉若天兵,就连公安部的公安民警们,也对我们异常客气。而我,却时刻注意着首长身边那些穿着笔挺西装,魁梧英俊的贴身警卫们,这些人便是传说中至高无上的‘中蓝海保镖’,他们轮流值班,片刻不离警卫目标,

  • 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 6章

    原标题: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6章书名: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第006章好一点可是,晴儿对我真的是没的说,我无法去伤害她,我不能去伤害,我没有理由去伤害她。我将烟熄灭,决心对晴儿好一点。我用毛巾被将晴儿裹起来,将晴儿抱起来放到床上,躺在晴儿身边:“晴儿,别想多了,好好睡觉,安心睡觉……”晴儿看我的表情释放了,点点头。在我的温暖的臂弯里,晴儿安然入睡。我苦苦挣扎思念了半天,也扛不住疲倦的进攻,酣然入睡。我终于睡着了,而且睡得一塌糊涂。第二天,我醒过来,已经是中午时分,我足足睡了10个多小时。晴

  • 情缘随风爱淡淡6章

    原标题:情缘随风爱淡淡6章小说名称:情缘随风爱淡淡第6章钻一个“我不是故意的。”她立马道,“如果不是你拿脚绊我,我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怎么?沈大小姐,这儿可没监控,你说我用脚绊了你,可要讲证据。”宋恒顿了一下,更加好笑的看她,“更何况,就算我真的做了,那又如何。”沈知夏猛地抬头,是,宋恒本就是来找麻烦的,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不过沈大小姐也不用紧张,本少爷今天心情好,只要你能哄得我开心,这些酒,我替你赔。”宋恒似笑非笑,“要么,你来吻我,要么……”他突然跨开步子,羞辱性的指了指自己胯下

  • 我的妖孽女总裁 6章

    原标题:我的妖孽女总裁6章小说名称:我的妖孽女总裁第六章:差点都迷糊了大排档的生意显然很火红,芋头和古少强眼巴巴苦等了许久才等到空位置,芋头忙活了老半天才消停下来,油腻腻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咋看色香味美,其实不咋滴的菜式。当然了,平时他和古少强一般都是蹲在家里吃着三块钱的桂林肉丝米粉,那种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用芋头的话说,就是脱光了衣服跳下去打捞,也捞不到一根肉丝。这不是危言耸听,你吃过了就知道,这个世界就是骗人的,说是肉丝米粉,其实没有肉丝,说了营养奶粉,其实能吃死人。没钱的都是苦逼。事实上芋头和

  • 女神总裁爱上我 6章

    原标题:女神总裁爱上我6章小说书名:女神总裁爱上我第6章美女登场慕容静轻轻笑笑。说:“没什么。”言毕又是一个迷人的莞尔。转身走了出去。走到很远,慕容静拿出一张纸巾将手擦了又擦。同时一脸的嫌恶表情。默默的吐了一句话,“这个死流氓。”好半天钱小多都还沉浸在刚才的美感中。直到众人唏嘘不已的叫声才把他从梦幻中拉回来。他循着大家的眼光往门口望去。登时就给震慑住了。就见一群身着片缕的靓丽的美女缓缓从门口走过。丰硕的胸前都挂着一块标牌。当时这种壮观的场面钱小多除了惊艳,实在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虽然记忆力也见

  • 都市大御医 6章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6章小说:都市大御医第六章:隔壁村第二天中午,曹子扬刚从地里干完活回来打算做饭,村长带着王教授找来。王教授很激动地握住曹子扬的手道:“小伙子,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这墓就要给盗墓贼盗空,损失会很大。现在好,呵呵,感谢感谢,我已经帮你申请了奖金,三天能拨下来,到时候我亲自拿给你……”曹子扬听得一愣一愣的:“王教授,我不是很明白,你说什么奖金?”“反正就是你的奖金,你收下就是,你应得的,就三天时间,我再来找你,现在我必须得先走了,再见,小伙子……”王教授走了,走的非常急,都不需要

  • 你是我的缠绵入骨6章

    原标题:你是我的缠绵入骨6章小说书名:你是我的缠绵入骨第6章卖身救母安柏涛不高兴的说:“行了,孰是孰非我心里清楚,芝雅,我跟你说了多少遍,死丫头和她妈不会领你的情,你辛苦半天还落不到一个好,以后别再来了。”周芝雅一脸的痛心疾首:“柏涛,小暖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我相信只要我不放弃,小暖一定会接受我,会明白我的苦心,我是真心想和她成为一家人。”安小暖冷眼旁观。这对奸夫淫妇还真是合拍,一起出来恶心人,战斗力加倍。周芝雅推开安柏涛,对安小暖说:“小暖,你爸爸是爱你的,没有他就没有你,他是这个世界上

  • 最强小哥 6章

    原标题:最强小哥6章小说书名:最强小哥第6章你是不是很恨我“哎,那……那就这样吧,三斤兄弟我谢你拉!晚上到我家喝酒!”宋老二垂头丧气。闲扯了一会,宋老二跟何绣花一个顺着河堤东边,一个顺着西边回家去了。这破事就这么完了!说完其实也没完,至少三斤拿捏住了宋老二,而且还有一个身子随时等着自己。经这么一折腾,三斤的心情倒是好了点。“哎,陈诗文啊陈诗文!”三斤想起自己那个不中用的老子,心里就有个坎。“我也想跟你好好相处,可你做的事实在太作孽了!算了,家还是得回,那老东西现在的火气也应该下去了!”三斤抬脚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