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弃妇嫁到1章(第1章 弃妇嫁到)

2017/10/28 15:29:43 来源:网络 []
书名:弃妇嫁到
第1章 弃妇嫁到

  赵静怡一直认为,穿越这事儿,是只会出现在小说或影视剧里的情节。推荐163nvren.com

  可床幔上那迎风飞舞的棕色排穗,还有那些如泉水般涌入她脑海的记忆,都在提醒她,在发生车祸的那一刻,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名叫方素问的古代女人身上。

  赵静怡一边汲取着原主的记忆,一边微微抬了抬脖子,岂料脖颈处的疼痛袭来,“额……”她忍不住惊呼一声。

  声音很浅,却还是惊醒了坐在一旁杌子上打瞌睡的小丫鬟。

  “奶奶,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见赵静怡睁开眼,珮妞惊喜万分,她闪着一双大眼,激动地看着赵静怡,她很明显想安慰一下自己的主子,可干张嘴了半天,却也只说出这一句话,就开始巴拉巴拉地掉眼泪。

  敢情还是个笨嘴拙舌的啊,赵静怡见珮妞哭得着实伤心,连忙拿起枕边的帕子就要给她擦泪,“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没事嘛!”

  珮妞几时见过这般温柔的方素问,吓得反倒后退了几步,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赵静怡。

  “怎么,见我没死,你反倒不高兴了?看来,刚刚掉的金豆子,也不过是随随便便落下的!”赵静怡打趣道。弃妇嫁到1章(第1章 弃妇嫁到)

  “不是,不是,是我看到奶奶醒了,高兴呢!”珮妞连忙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珠,“奶奶您要坐起来吗?我扶您!”珮妞说着上前将赵静怡扶坐了起来,并拿了个枕头靠在她背后,“奶奶饿了吗?我这就给你做吃的去!”

  赵静怡摸摸肚子,还别说,被珮妞这一暗示,肚子饿得咕咕响了起来,原主昨天,一口饭没吃,又闹腾了半宿,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去吧,熬点粥!”赵静怡摸摸脖子,抬头看向那早已经跑出里间的珮妞的背影,苦涩的摇摇头。

  环视整间房子,倒也算是宽敞,但除去檐下挂着一对晒得有点泛白的红灯笼,房间里再也找不到一丁点红色,若不是有着原主的记忆,赵静怡还真以为原主在这院子里住了多年。

  其实呢,昨天的方素问,还是南平侯府刚娶进门的新妇。

  没错,就是那八抬大轿、光明正大娶进来的新媳妇,南平侯世子——小侯爷林景荣刚迎进门的正妻。

  昨天新妇,今天弃妇,这落差有点大,可这就活生生地悲剧,就在方素问身上发生了。163女人网

  赵静怡将方素问短暂却又闹腾的记忆梳理一番,最终总结出一句话:自身定位不当导致终身悲剧。当然,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可以用更简单的话来翻译这句话,就是活该!

  方素问没有啥高贵的出身,不过是北宁静侯弟弟的庶女,因自幼养在嫡母身边,久而久之竟以嫡女自居,南平侯府世子林景荣正妻去世,刚满十三岁的方素问便以填房的身份嫁了进来。

  虽是是给人做填房,可这林景荣也才刚过及冠之年,更是皇上面前的红人,等他将来世袭爵位,方素问加封诰命也是自然。

  按说,这等好事,轮不到她这个旁支庶女,可偏偏,林景荣那死了的正妻不是旁人,正是北宁静侯的嫡女,也就是方素问的堂姐方柔。表面上看姊死妹替,倒也算正常,实际上,却是暗藏玄机,如此说来,这看似让人羡慕的婚事背后,也是让人不胜唏嘘的。

  先说,林景荣跟方柔的那门亲事,本就是方柔横刀夺爱,活生生拆散了林景荣跟表妹孙迎瑜,林景荣心不甘情不愿地娶了方柔,而孙迎瑜更是一气之下差点削了发。163女人网时间一晃四年过去,横行霸道的方柔,终于把自己作死了,于是南平侯府就想着在把那一直未嫁的孙表妹迎娶进门,凡事已经准备妥当,只等着纳彩,可这个时候林景荣却因储君之争受了牵连。

  本来就因方柔的死,方家就已经与南平侯府翻了脸,见林景荣受此牵连,便趁机落井下石,向太后求了旨,将方素问嫁了进来,再次占了正妻之位,而心心念念只嫁林景荣的孙表妹却只落了个平妻。

  林景荣本来就对方柔厌恶到了极点,现如今方素问又是以这种手段嫁进来,还逼得孙表妹成了平妻,新仇旧恨,这种屈辱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可想而知,林景荣会怎么对待方素问,于是,昨天大喜之日,方素问与孙表妹的花轿同时进了府,拜完天地,吃完喜酒,林景荣连方素问的院子也没进,直接进了孙迎瑜的院子。

  倘若这方素问稍微有点脑子,就能明白,她只是方家用来打南平侯府的脸一颗棋子,目的达到,这颗棋子的死活方家人自然是不会考虑的,偏偏这是个不知道深浅的。方素问只想着自己嫁到这南平侯府的富贵,压根没考虑过自己的处境,得知新婚的丈夫如此,自然不甘心,自己揭了盖头,便要往孙表妹的碎玉阁质问,岂料刚出门,就遇到了林景荣。

  新妇入门,若是没忍住饿偷吃了东西或是坐姿不端正都会被挑剔礼数,更何况这方素问竟未等夫婿就自行揭了盖头,本就对方家厌恶的林景荣自然没什么好脸,不但把她赶进了随竹院,甚至还明确表示,明天的回门,他也不会陪同。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要知道,这位天真、不知深浅的庶女,还想着锦衣还归,回方家大显威风呢,这话,就成了压垮方素问的最后一根稻草。

  搬家的仆人前脚离开,后脚方素问便一道白绫悬了梁,幸亏珮妞救的及时,总算保住了这具身体,但灵魂已出,赵静怡穿越而来,得了这具身体。

  再简单粗暴地说吧,这方素问明明就是典型的弃妇,还是被夫家、娘家同时抛弃的那种,却愣是以为自己是贵妇,想象与现实的不对称,悲剧于是就这么华丽丽地发生了。

  汲取完原主的记忆,赵静怡想破脑子,也无法理解,这个方素问到底给自己灌了什么迷糊药,一个无德、无才、无靠山的“三无产品”,怎么就敢肖想着给南平侯府当家做主呢,莫说,她还是生活在侯府深宅里,多少还见了些女人的争端,就是自己这个来自未来世界,只在小说跟影视剧里见过宅斗情节的,也知道就她这种身份和处境,当务之急最重要的是要学会“低调做人”啊。更何况,这林景荣不过只是不陪你回门,又不是要将你碎尸万段,面子这玩意本就是可有可无的玩意,竟为了这种虚无的东西悬梁,比起你弃妇的身份,这才是真正的人间悲剧!

  那话是怎么说的来,“地低成海,人低成王”。成王,赵静怡自然是不指望了,她只求能寿终正寝,也不枉老天再给她活一次的机会。网站http://www.163nvren.com/哎,渣男固然贱,弃妇更可悲,若三尺白绫去,再无美景处。

  得了,方素问!你也不用难过,既然我赵静怡穿越到了你这身子上,日后就由我赵静怡说了算,我定不会好好善待她,让你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不知道是原主的灵魂听到赵静怡的承诺乖乖将最后一缕魂魄收走了呢,还是她适应了这具身体,这个念头一冒出,赵静怡就感觉浑身顺畅,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大夏天太阳底下喝了一杯冰镇饮料,就一个字“爽”!

  “从今天起,我就是方素问了!”赵静怡对自己说道。

  珮妞端着一只青花碗进来,听方素问自言自语,以为主子得了什么癔症,放下碗连忙将方素问拉到凳子上,“奶奶,您是不是还是不舒服,我这就去前院给你找大夫!”还在方家时,珮妞就听人说过,这有上吊之心的人是被吊死鬼缠上了,一次不成功便会来第二次,早晚魂会被勾了去。

  珮妞说着说着,这眼泪就又啪啪掉了下来,说是找大夫,这人生地不熟的,上哪找啊,南平侯府怎会有人顾及他们的生死。

  方素问注意到珮妞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脖子的位置,猜想她应该还是担心自己想不开会上吊,心中不禁连连称叹,哎,原主生性傲慢,真难得还有珮妞这么个丫鬟忠心相待。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只是这性子也太懦弱了点,有事没事就掉眼泪,看来有时间得调教一番,做我身边的人,低调可以有,懦弱,不可以!

  于是她朝珮妞微微一笑,“没事,我给自己鼓劲呢,咱吃饭!”转身坐到桌上,端起碗,便埋头吃了起来。

  珮妞却跟看到鬼似的一动不动,不得了了,奶奶悬梁后,性子竟变得随和了,奶奶跟以前不一样了!

弃妇嫁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弃妇嫁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19章(第19章 我跟他不熟)

    原标题: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19章(第19章我跟他不熟)小说名: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第19章我跟他不熟“一直留下来!直到你找到稳定的生活方式为止!”舒宇辰目光坚定,接着俊眉轻佻看着她,“毕竟你是孩子的妈,在这之前,我允许你留在这里好好考虑这件事,记住你不再是一个人了。”凌音嘲讽道:“别人怎么嘲讽我的育儿方式我都无话可说,可你知道吗?最不该评判的人,是你!舒宇辰!”“你给过我知道这件事的机会吗?”舒宇辰也瞪着她,“你口口声声说一力培养孩子,你可知道我被告知有一对五岁的双胞胎儿女是什么样

  • 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19章(第19章 这婚事,让给你妹妹)

    原标题: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19章(第19章这婚事,让给你妹妹)小说: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第19章这婚事,让给你妹妹看着上官月眉挂着眼泪站在那里,萧振风叹了口气,“好了,回去看看华绯吧。”若是萧云嫁给了九千岁,并不比嫁给景桓差到哪里去。要知道,景桓不过是景王府的世子,而九千岁身份超然,便是西越国皇帝也要唤一声皇叔,两者孰轻孰重,萧振风自然清楚的很。“我去看看萧……云儿。”撂下话,萧振风便是匆匆离开了。上官月眉见状不由冷笑一声,云儿?向来被你厌恶恨不得从未出生过的女儿此时此刻你竟是喊得这般亲昵,萧

  • 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19章(第一卷 萌妻霸校园第19章 护她一世周全)

    原标题: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19章(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19章护她一世周全)书名: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19章护她一世周全帝御俊眉一挑,眸底闪过一丝不屑:“然后离家出走?”“算是吧。”大姨妈不想背上谋杀罪,肯定对外宣称说她是离家出走,虽然她是被活活地饿死,但也不能直接说出口,毕竟一看眼前的男子就不是什么善类,自己干嘛要对他掏心掏肺地说实话。“拿上这个,去你该去的地方。”帝御将一张支票甩到茶几上,看了一眼赤小月,转头看向别处,眼里尽是冰冷。赤小月紧了紧浴巾,认真道:“这是什么

  • 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9章(第19章 庶女)

    原标题: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9章(第19章庶女)小说: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第19章庶女相比于朗漠清细微的神色变化,朗白和朗云则惊诧极了,朗云连一贯的笑脸都收了起来,他皱着眉看向身旁的齐骁,“楚国侯府传说中在外头流浪了十几年的嫡姑娘被接回来了?”其实楚梓芸回来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京城,一方面有京中百姓好奇的缘由,另一方面则是秦氏派人有意为之。至于战国侯府,怕是只除了战衾院的人没有收到消息,只因他们的主子对一切与之无关的东西都漠不关心,虽说那流浪在外头十几年的嫡姑娘名义上是主子的未婚妻,可

  • 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9章(第19章 你要吃避孕药)

    原标题: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9章(第19章你要吃避孕药)小说名: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第19章你要吃避孕药顾浅发完脾气,心中忍不住自嘲。这算什么?八百年前的失恋,难道现在才反应过来,然后给一个不相干的人发脾气?她使劲把自己想要蹦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陆御铖上前,低声说:“不想去医院就不去,去买点儿药涂一下。”他伸手想要去碰她的脸,想捧着仔细看看,但是顾浅偏头过去,躲开了他。陆御铖举着手,也不觉得尴尬。他不着痕迹变了方向,非常自然地把顾浅脸侧的头发别到她的耳朵后面,动作温柔,又带着无法拒绝的

  • 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19章(第19章 脸打的够疼啊)

    原标题: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19章(第19章脸打的够疼啊)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第19章脸打的够疼啊因为厉斯夜这句话,莫小陶炸毛了。她什么时候玩火了?分明是他一开始要抱着她好不好!无论怎么说,让他这样抱着真的好累人啊。被他抱着也就算了,还要承受来自于他言语上的调戏,她可是好姑娘,不能做这种事!所以,她得找个办法赶紧离开这里。至于厉哲西和罗依,让他们在这里自吹自擂自导自演继续秀恩爱好了,反正她又不想看。“恭喜你们两个人订婚,我还有事,先走了。”趁着厉斯夜不注意,她迅速逃脱。站起身看了一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19章(第19章 迎面的飞刀)

    原标题: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19章(第19章迎面的飞刀)书名: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第19章迎面的飞刀只听得赫玉瑶声音柔媚地说道:“三殿下,小女院子里有处湖心小亭,周围遍植荷花,甚是凉爽。不知三殿下可否赏脸前去小坐片刻?”她话音刚落,就听到了赫云舒满嘴的茶水喷出来的声音,忍不住蹙了蹙眉。她没说错啊,三殿下额头上都渗出细汗了,她邀请他去湖心小亭坐一坐,不是很正常的吗?闻言,燕永奇心中大喜,连声道好。赫玉瑶亦是喜不自胜,心头一阵狂喜。之前,赫云舒对三殿下死缠烂打,她在母亲的指点之下,可没少出去

  • 爱在向阳处,等你19章(第一卷 惊艳了时光第19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美少年)

    原标题:爱在向阳处,等你19章(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19章原来你是这样的美少年)小说名称:爱在向阳处,等你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19章原来你是这样的美少年在工作上,凌忍是个高标准,严要求的人,作为公司的最高领导人,他要以最成熟的一面示人,将头发全部后梳,露出整张脸来,眼神变得认真且锋锐,震慑力十足。凌忍的瞳孔颜色不是纯粹的黑色,更接近深棕色。他在家里的时候整个人也就放松了下来,蓬软的刘海柔和了眉眼和五官,连眼神都变得温柔了起来,简直是清澈见底,人畜无害,怎么看都是个草食系的美少年,反差相当之大。凌忍永

  •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19章(第一卷 初显身手第19章 你是不是太过份了)

    原标题: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19章(第一卷初显身手第19章你是不是太过份了)小说名字: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第一卷初显身手第19章你是不是太过份了夏静月听了老太太的话,抬起头,温柔婉约地看往夏筱萱、夏世博,柔和的眼神中还真有几分慈爱:“二妹妹,三弟弟。”夏筱萱与夏世博却毫不给脸地朝夏静月翻了一个大白眼,非常的不乐意。但在夏哲翰一哼之后,他们悄悄地观察了梅氏一眼,待见梅氏不情不愿地微微一颔首,这才哼哼唧唧地唤了声大姐姐。老太太权当没看见底下的汹涌,反正她也知道,从儿子狠心把刘氏母女扔在乡下,他对夏静

  • 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19章(第19章 结婚与威胁)

    原标题: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19章(第19章结婚与威胁)小说名: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第19章结婚与威胁苏小南瞪大眼睛看着沈浩川,满脑子却嗡嗡作响。她又回过头,看看伺候在不远处的钟伯,发现老头一脸早有预料的神情。与沈浩川在观海阁的水晶塔共进午餐,这样的女人显然是少爷有兴趣的。苏小南只觉得仿佛听见了天方夜谭。她忍不住脱口而出:“少爷,你这要求太奇怪了,我们才认识几天?你可别说是对我一见钟情。”说完这话,苏小南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难耐。“当然不是。”沈浩川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略带轻蔑的笑意。“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