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风云再起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33:01 来源:网络 []

小说:风云再起

第10章才得美酒佳人

赵老三正自思索之际,屋子又进来了四个少女,四个如花一般的少女,她们都身着一袭白裙,披着散发,带着如花般的笑容,赤着如霜般的金莲小脚,盈盈地走了进来,四个人站成了两排,向着赵老三做了个万福,道:“公子早安。阅读163nvren.com

赵老三见这四个美貌如花的芳龄少女好像是奴婢的样子,不禁吃惊道:“你们是?”

当先一人带着笑道:“公子不必问,请让奴婢们为公子更衣,然后去见我们的主人就知道了。”

赵老三只要闭嘴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只是刀俎上的鱼肉。这四个少女掀开了赵老三的被子,倒没有丝毫的尴尬,倒是赵老三自己脸红了,他从没有买过奴才伺候自己过。

很快他就穿上了一身火红的衣裳,一个少女拿着铜镜给赵老三,同时笑道:“公子这样看起来真是红光满面。”

赵老三苦笑。

衣服穿好后,一个少女就叫道,轿子。

立即就有四个少年,也是赤着脚抬着一张轿椅走了进来,就放在床前,然后把赵老三放在了椅子上,少女喊了一声起娇。说明163nvren.com

赵老三就被抬了出去。

出去外面,赵老三的第一感觉又是惊艳。

这里居然是一片花海,有一句诗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但是这里却仿佛永远盛开着。那漫天的粉红色的桃花,新的旧的,堆积成了一条条平坦的舒缓的美丽的小路,散发着浓浓的花香,令人不饮自醉。

穿过桃花林,又是一片花林,白色的梨花,淡淡的花香,比起前面桃花香味,却有一种淡雅的韵味,赵老三顿时间心旷神怡,若说前面的桃花给了自己一种惊艳,那么此刻,赵老三却有了一种超然忘俗的感觉,他想放下所有的仇恨,所有的不快,就隐居于此了。

那四个少女站于赵老三的两侧,那雪白的小脚踩在这白色的梨花上,看起来更是花丛中的白蝶,增添了一层景色。风云再起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赵老三看着没有鞋子的脚,笑道:“这里的人都是不穿鞋子的么?”

一个少女笑道:“穿鞋的目的是什么?”

赵老三怔住,他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为什么要穿鞋?最简单的答案不正是地上脏吗?他回答了出来。

那少女笑得露出了两棑雪白的牙齿,道:“那么公子觉得这里的地脏吗?”

赵老三看着这雪白的一片,苦笑道:“倒是我嫌我的脚脏了,怕踩脏了这美丽的花。”

那少女笑道:“公子既然认为这地是干净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有必要穿鞋吗?”

赵老三再次苦笑。

这道理岂非简单极了?

他忽然发现这用梨花铺成的小路口旁边,竖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四个鲜红的大字:梨花小楼。大字旁边还有两行小字:“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

穿过梨花林,赵老三就看到了不远处有一座屋子,确切的说,那是不是屋子还不知道,因为它长得实在是太奇特了,它的地上是一朵白色的莲花,莲花上捧着像女人的绣花鞋一样的屋子。

赵老三更无奈了,笑道:“不让人穿鞋,却要把屋子修得像女人的鞋子一样,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那少女又笑道:“公子不认为那屋子很美吗?”

赵老三没有否认。网站163nvren.com

那少女继续道:“既然很美,又何必在乎其他的呢?”

赵老三再次苦笑。

轿子就停在了鞋屋门外,那少女伸出了手,道:“公子,请吧。”

赵老三搀着两个少女的手,然后站了起来,走在一条由芍药花铺成的路,道:“我们这是要进去见你们的主人吗?”

那少女在前面引路,道:“是的。”

赵老三道:“你们主人认识我?”

那少女回头笑道:“不禁我们主人,就连奴婢久仰赵大侠的大名呢。”

赵老三苦笑,道:“不知姑娘芳名?”

那少女道:“叫我洛如吧。”

赵老三在四个少女的搀扶下走进了鞋屋,只见这里面满是牡丹花,香味自不必说,也别有一番滋味,赵老三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到了世外桃源了。

再走进一点,有一个门,挂着花帘,洛如掀开了花帘,其他两人把赵老三馋了进来。来自163nvren.com

赵老三一进来,就看见了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白衣男子,只见他剑眉星目,神气凛然,正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喝着酒,吃着菜,确切地说,是吃着花。

他一看见赵老三,就立即放下酒杯,迎了上来,笑道:“赵大侠来了。”说这话时,以扶着赵老三,然后道:“洛如,你留下来,其他退下。”三人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白衣男子亲自扶着赵老三坐到了椅子上,洛如拿了个酒杯,替他斟了一杯。

赵老三并不认识这个男子,第一句话便问:“敢问阁下是?”

白衣男子道:“哎,既然来了,就先喝酒,何必问这些琐碎的事情。”

赵老三苦笑,对他来说这是琐碎的事情,可是对于自己来说,却是重要的,可见轻重缓急,总在个人之间。原文163nvren.com

白衣男子举起酒杯道:“来,试试这由百花酿成的酒。”

赵老三也已经闻出了这酒的味道十分的特别,他之后举起酒杯,白衣男子道:“先干为敬。”一杯酒下肚。

赵老三也啜了起来,但觉这酒一到嘴里,首先是甘甜之中带着微辣,再到舌头浸满后,却觉得甘甜逐渐消解,一种苦辣的味道随之而来,再到下肚以后,又觉得如茗茶般回味无穷。

赵老三不禁叹道:“我自信自己也是个尝尽了人间百酒的人,以为世间之酒已经不过如此,不想今日再尝到这百花酒,便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

白衣男子得意地道:“这百花酒又有个别名叫做‘金莲抬脚’。”

赵老三问道:“‘金莲抬脚’?这名字听起来好像很有意思。”

白衣男子道:“赵大侠想知道为何它取名叫做‘金莲抬脚’吗?”

赵老三道:“请赐教、”

白衣男子道:“这酒须用一百种花酿成的,其中蓼花,芦花,青囊,芍药四者居多,其他如桃花,牡丹花,菊花等常名花比例却少,然而此药方乃此岛仙人所配,各花占比例或多或少,每种花多一分则太多,少一分则又不成,是以每种花都残缺不得,而此岛之中,独独却少配方中的一种花。”

赵老三奇道:“这里还会却少花?这里还会却少世间有的花?”

白衣男子道:“不错,此岛花虽多,随便找出一百种不同的话不难,但是要按配方上的花,却独独却少了一种。”

赵老三问道:“想必此花也是世间罕见之花。”

白衣男子摇摇头,道:“错了,此花在世间不但不罕见,而且还是名花。”

赵老三恍然大悟,想它别名还叫“金莲抬脚”,想必缺少的便是莲花,道:“难道是莲花?”

白衣男子点点头,道:“不错,正是缺少莲花。”

赵老三又奇怪了,道:“那么,又为何叫做‘金莲抬脚’呢?”

白衣男子不回答,却看了洛如一眼,洛如又替赵老三斟了一杯,赵老三这才注意到酒的颜色非常的美丽,像是彩虹有一样有很多颜色。

“再喝一杯。”白衣男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赵老三盛情难却,也再次干了。“现在你有没有觉得全身不再剧痛,感觉渐渐有了力量?”白衣男子问。

“果真有了。”赵老三只觉得全身竟然舒服多了,他惊道:“这酒竟然还有疗伤的效果?”

洛如又递给了赵老三一双筷子,银铃笑道:“公子,吃片花吧。”

赵老三看着洛如,感觉也是盛情难却,道:“好吧。”他夹了一片鲜红的花,他只道这是玫瑰花,玫瑰花他吃过,味道至少不会很苦,可是他错了,他刚嚼了一下,就忍不住要吐出来,这味道真恶心得形容不出来,可是他忍住了,再也不嚼,勉强吞了下去。

洛如笑道:“公子看来没有习惯吃花。”

赵老三苦笑道:“活在俗世的人,谁会每天吃花?”

白衣男子道:“呵呵,花吃习惯了,其实就不会觉得难吃了,而且吃花的效果,非常的多呢。”

赵老三问道:“刚刚我吃的难道不是玫瑰花?”

白衣男子道:“是曼陀罗。”

赵老三道:“难怪味道很奇特。”

“每种花都有每种花的味道,所以才会酿出这变化多端的酒来。”赵老三觉得很有道理,白衣男子继续道:“世人皆称女人的小脚为‘三寸金莲’,可见女人的脚便是莲花,便有莲花的清香,所以我们在酿此种酒时,现将其他九十九种花至于酒坛之中,再用女人的小脚踏碎。”

赵老三听到这里,只觉得胃在收缩,刚才的酒,倒要比曼陀罗花还要……但他低下头去,又看到了洛如那双雪白的纤细的小脚,到底忍住了。

“然后再密封一百天,百天之后,便可饮用,可是起初的时候,我发现这种酒的味道竟没有仙人的配方所说的那样奇妙,我想,一定是哪个步骤不对了,后来经过不断的探索,终于我知道,是莲花的比例还不够,可是如何要让莲花的比例够呢?”

赵老三在听着。

“后来我又让女人的小脚在酒坛里浸泡三天三夜,可是这样还是不行,因为百花踩碎之后,便必须密封起来,否则香味会逐渐淡了,于是我想到先浸泡就九十九日,然后再开封,以处女的三寸金莲,在酒坛里浸洗,不消一个时辰,那酒香就已经扑鼻了。”

赵老三的胃更加难受了,但是他表面仍然装得若无其事,强忍着笑道:“这果然是奇特的方法。”

“你喝的酒,说不定就是我的脚泡过的呢。”洛如又露出了她两排洁白的牙齿,道:“你不要觉得恶心,我们的脚可是干净得很,而且泡了酒之后,我们的脚却是银白如玉了,现在个个女孩都喜欢泡酒呢。”

赵老三再次苦笑,他发现他对于洛如的话,好像只能苦笑。

洛如又斟了一杯,道:“公子,再喝一杯,大概你的伤势就痊愈了。”

第11章念无福消受,此中美景(1)

赵老三更加无奈了,但是这酒又不得不喝,他举起酒杯,笑道:“我听说许多文人墨客,对女人的小脚很有研究,很有兴趣,就连李白都曾诗曰‘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今日有幸饮此‘金莲抬脚’,也算是附庸风雅了一回,哈哈哈!”说完,又是一饮而尽。但是这次喝下去,却不觉得难受,反而全身忽然觉得更加有力气起来,而且能感觉到全身的内力正在慢慢的恢复,上升,不禁暗叹:“好厉害的酒。”

那白衣男子似乎看穿了赵老三的心事,道:“赵大侠现在觉得怎么样?是不是渐渐觉得有力气了,这酒厉害吧?”

赵老三赞道:“好酒,好酒!”站起来拱手道:“想必是阁下救了在下的性命,赵老三在此谢过了。”说完,长身作揖。

白衣男子道:“赵大侠言重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请坐吧。”

赵老三坐了下去。

“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我究竟是什么人,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吧?”白衣男子夹起了一片曼陀罗,放进嘴里,居然带着满足的微笑,慢慢地咀嚼起来,赵老三就这样看着他,不说话。

白衣男子咽了下去,然后道:“不瞒你说,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迷城岛’,我就是迷城岛岛主,我只知道我姓刑,至于我的名字,呵呵,说了也没人知道,这里的人都称我做老总”

赵老三心这才猛地一颤,迷城岛,迷城岛……那个久远的传说,难道是真的?他听说过迷城岛,那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究竟存不存不在,江湖上一直都没有人敢肯定。但是人们知道,迷城岛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方,据说只要进去了,人们就会像进了迷城一样,根本无法出来,只能呆在那里一辈子。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自己岂不是要在这里呆上一辈子?赵老三叹了口气,想这地方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么优雅的主人,还有繁华的百花盛开,怎么会恐怖呢?

赵老三忍不住问道:“那么,我是否就会在这里呆上一辈子呢?”

刑老总站了起来,走到窗子旁边,指着外面的花花世界,道:“难道你对这里一点都不满意吗?这里哪点不好呢?鲜花,美酒,还有佳人,这难道不是一个人一生追求的东西?”

赵老三叹了口气,他听得出刑老总的言外之意,是没有打算要放赵老三出去的,于是站了起来,拱手道:“老总,这里几乎是无可挑剔,若是有那命,在下想呆在这里还不及呢,可是在下天生是奔波劳碌的命,享不了这种福气,还请老总放我走吧。”

刑老总哼了一声,怒道:“赵老三,你不要不识好歹,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赵老三道:“在下无意误闯了贵岛,请老总见谅,可是在下实在是有要务在身,不得不走。”

刑老总瞪着赵老三,道:“我知道你的心事,我也知道你的遭遇,可是要想出去,嘿嘿,我想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说完,对着洛如道:“洛如,叫人收拾了桌子。”只身正要走出屋子去,赵老三自觉全身的内力虽未完全恢复,可是也至少有八九成了,想要搏一搏,于是道:“那就得罪了,老总。”他出手,用了擒拿手抓向刑老总,刑老总冷笑道:“你这是蚍蜉撼树。”他背立着双手,身子只是一闪,就闪过了赵老三的攻击,可是赵老三已经抢先出手,一招未成,第二招已经出手,左掌劈向刑老总的面门,右掌又攻向他的左肋,刑老总向后撤去,赵老三料有此招,又一招擒拿手朝着他喉咙抓去,力道速度,几乎无懈可击,刑老总再退已是墙壁,赵老三的擒拿手很快便要抓住他,谁知这时候,赵老三伸出的手一吃痛,缩了回来,接着只见银光一闪,一条软鞭上下舞动,朝着赵老三的面门打来,赵老三立即向后一撤,只听劈的一声巨响,那桌子啥霎时间碎成了几段,赵老三看着自己的右手,一条深深的鞭痕。

刑老总忽然间收起了鞭子,又背立着双手,道,赵老三,你要再敢放肆,就不是手痛了。说完,一拂衣袖走出了屋子。

赵老三怔住。

洛如走了过来,赵老三发现她又是满脸笑容,他发现她永远都是带着笑容的。她道:“疼吗?”

赵老三叹了口气,道:“这是小事,唉。”

洛如道:“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屋子吧。”

赵老三道:“我的屋子?”

洛如道:“不错,就是你刚刚睡觉的地方啊。”

赵老三道:“那是我的屋子了?”

洛如道:“难道你不喜欢?”

赵老三问道:“那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女人是谁?”

洛如一惊,失声道:“她去了你屋子?”

赵老三道:“我以为那屋子本来就是她的。”

洛如叹了口气,喃喃道:“这狐狸精,见了男人就想扑上去、”

赵老三道;“她究竟是什么人?”

洛如忽然莞尔一笑,道:“别管了,她就是个狐狸精,这里的人都叫她小狐狸,你莫要跟她亲近的好,否则,一定会惹上麻烦的。”

赵老三叹了口气,暗道,我身上的麻烦还少吗?

洛如叫了几个人收拾了这里的屋子,然后带着赵老三回到了原来的屋子,洛如打了一盆水,替赵老三洗脸。

赵老三坐在椅子上,问道:“你这是?”

洛如笑道:“以后我就是你的奴婢了,老总让我来伺候你。”

赵老三道:“伺候?我不习惯让人伺候。洛如,你还是回你主人那里去吧。”

洛如忽然放下了面布,流下了眼泪,啜泣了起来。

赵老三问道:“你怎么哭了?”

洛如道:“公子一定是嫌弃我服侍得不好了,我若回去,就会遭到老总的挨骂,他现在心情不好,说不定还会让我受刑罚呢。”

赵老三叹了口气,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竟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娇嫩的脸,然后道:“你留下吧。”

洛如忽然破涕为笑,就像一个吵着哭着要糖的小孩得到了糖一样,此刻笑得像一朵花似的道:“谢谢公子。”她拿起了面布,再次转水拧干,然后替赵老三洗脸,赵老三再无奈,也只好由她了。

忽听得外面有吵嚷声响起,赵老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洛如却道:“不管他,这里每天都有吵嚷声,正常的。等下我帮你包扎手上的伤口。”话刚说完,又听得一声惨叫声响了起来。

赵老三长身而起,再也不说话,人已经到了外面。

“公子。”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赵老三自觉内力已经完全恢复,施展起轻功来感觉有如雄鹰展翅一般,竟是那样地随心所欲,心下大快,脚步更加快了,不一会儿,便顺着吵嚷声,穿过了桃花林,来到了一条铺满花的小路上,只见这里又是迷雾一片,除了地上可以看见花,周围却是白茫茫一片,仿佛天地间本就充满了白色。

只见这小路上有一群人,其中三人衣着光鲜,一个是穿着青色段子的中年人,一个是穿着一身红色衣裳的中年妇人,这二人面目甚是可怖,脸上的皮肤看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烫得发烂了,已经看不清楚本来面目。跟随他们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留着一条冲天小辫,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起来极不像是他们的孩子,可是这小孩子这时候看着两个倒在地上,面目狰狞的人,大叫道:“爹,娘,我害怕,你们……别再杀人了。”说完,伏在中年妇女的身上哭起来。

中年妇女可怖的脸色此刻满是柔情,她抚摸着小孩道:“好好好,乖,小皮子不哭了,娘不杀人了。”

那中年男子对着那些人喝道:“我不想杀人,但是你们若是不听话,我就慢慢折磨你们。”

只见那群人个个衣衫褴褛,甚是狼狈,此刻个个都忽然安静了起来,不敢作声,面面相觑。

赵老三看向这群人,他大吃一惊,他忽然发现其中有三个人是认识的,其中一个躺在地上再也动不了的老头,他是江南水乡中很有威望的乾坤手钱坤,一个是站于十几个人前面的中年人,他是江南有名的水手赵梦梅,据说当年谢狮子坐船与风衣诗谈判时,找的水手就是他,他水上的功夫,丝毫不逊于当今任何一个内行人,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一个是站在最后面,一双眼睛鉴定有神的青年,他曾经找过自己运过镖,赵老三运镖无数,只怕谁运过什么镖会忘记掉,可是他托的镖,赵老三至今忘不了,因为他要自己运的,是三口棺材,更让赵老三无奈的是,这次托的镖,赵老三一文钱也赚不到,因为那青年人身无分文,而且当时身上的打扮,和现在却是差不多。赵老三印象当中,此人性格倔强,而且武功要比自己高,怎么也会落到这里了?

赵老三想到这里,忽然苦笑,自己虽然处处小心谨慎,不也是来到了这里了吗?

众人仍然面面相觑,那中年男人开口道:“再不听话者,就休怪我无情了。”

那赵梦梅忽然道:“老夫是水手,本来就不怎么穿鞋子,要脱鞋那还不简单?”话未说完,鞋子已被扔了出去。

赵梦梅一脱,众人也跟着脱掉了鞋子,扔了出去。

只还有那个青年人还没有脱鞋,中年男子指着他道:“你呢?”

青年男子怒瞪着他许久,才忽然脱下鞋去,他脱鞋非常的缓慢,因为他只用他的右手脱鞋——他只有一只手。

赵老三记得他是有两只手,他的另一只手难道被人剁掉了?看来这青年人也经历着与众不同的磨难。

赵老三叹了口气,又忖道,这里的规矩居然如此严厉,若是不脱鞋便要夺人性命,顷刻间两条性命就这样草草结了,而且看样子,那对中年夫妇的武功,也是深不可测的。

赵老三忽然害怕起来,这里既然卧虎藏龙,自己若想要逃出去,岂非是既无可能?

第12章念无福消受,此中美景(2)

中年男子指着左边的一条小路道:“都给我往那边走。”众人跟着他们走到了左边的小路,一会儿便消失在了雾中。

这时候洛如已经赶到了赵老三的身边,气喘吁吁地道:“公子,可追到你了。”

“那一对夫妇是什么人?那些人又是干什么的?”赵老三问道。

洛如道:“那个中年男人名叫做贾明,那个中年妇女是他的夫人,那个小孩子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来这里已经有两年了,至于那些人,你以后总会知道的。”

赵老三不解道:“以后?我不明白这‘以后’是什么意思。”

洛如道,意思是,说不定你以后也会像那对夫妇一样,帮忙看管这些人。

赵老三诧异道:“看管?看管是什么意思?”

洛如道:“看管的意思,当然就是让你看着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赵老三道:“难道他们是被抓来的?”

洛如忽然一笑,道:“哎呀,拜托别老是拿着一大堆问题问我好不好,我的好公子,也许你该来好好欣赏这美丽的桃花林的。”

赵老三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满是疑惑,你让我去欣赏美景?他顿了顿,又道,我也是被抓来的,为什么我就不用被看管,还是,一直有人看管着我?

洛如银铃般笑道:“公子,你觉得我是在看管你吗?你觉得你现在是被人看管的样子吗?”

赵老三苦笑道:“好像不是。”

洛如道:“有一些事情,你现在不明白,不代表你以后也不明白的,只要你好好呆在这里,别胡思乱想,以后总会清楚的,我能说的,好像就只有这么多了。”

赵老三看着她一副天真可爱的笑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道:“好了,我不问了。”

洛如道,那么我们现在回去吧。说完,拉着赵老三的手跑了起来。

赵老三重新踏入了桃花林里,他忽然听得上面风声摇动,像是仗外的人施展轻功赶来这里,听脚步声,好像很神秘似的,赵老三立即拉住了洛如,洛如正要问做什么,赵老三嘘的一声,手已经揽住了洛如的腰,飞到了一棵茂密的桃树上隐藏起来。

洛如又要出声,赵老三指着前方,洛如一看,原来一个身穿青色的粗布衣衫,头上戴着一个青铜的獠牙面具人正飞奔过来,她全身上下,就连头发和脖子和手,都被布或衣服或手套包裹得天衣无缝,看不出她是男的还是女的,但是那双脚,那双脚却足以说明她是个的女的,因为那双在远处看来,竟是那样的晶莹剔透,赵老三认为洛如的小脚丫已经算是非常的美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她的那双脚,却如美玉无瑕般,晶莹剔透,待到她走近落地时,赵老三更看得痴了,他并没有时常看到女人的脚,可是他却已经自信这双脚是世界上最美的脚,五指纤细而整齐,唯一的缺点,却是这是一双天足。

但这不足以掩饰这就是一双女人的脚,果然她发出了声音道:“你还不出来?”这声音虽然装得很沙哑,但却可以听出这就是女人的声音。

这时候她背对着赵老三,站着的地方,也显得十分的隐秘,隐秘处忽然走出了一个人来,确切地说,他不是走着出来的,而且推着一张轮椅出来的,赵老三忍不住叫了出来:“花飘香。”但是立即发现,此人不是花飘香,他虽然也年轻,看起来很清爽,也坐着轮椅,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花飘香的眼神里,时常充满着对生命的热爱,对人生的热情,给人一种温暖,一种希望;而他的眼神里,却带着一种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杀气,那种杀气,仿佛是要将生命毁灭,仿佛是要将一切毁灭,那种眼神,让人看着就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

花飘香的脸上是时常挂着笑的,他容易满足,容易快乐;但是这个人的脸上,却是深沉的,可怖的。

只听他道:“獠牙人,我很想知道,你最近究竟在做什么?”

獠牙人道:“嘿嘿,我在干吗?我还想问你呢,你杀了落心武是怎么回事?你在老总面前揭发了贾明的真实身份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所做的一切,与我们非常的不利吗?”

那人冷笑一声,露出了尖锐的表情,道:“若不是你迟迟不肯下手,若不是你迟迟没有拿出他的藏身之宝,我会这么做?现在局势已经与我们越来越不利了,我只好来个鱼死网破了。”

獠牙人冷哼一声,用讽刺的声音道:“鱼死网破?你以为你这张破网能让鱼死?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已经察觉了,所以,最近来个几个年轻的高手,他想纳为己用。”

那人皱眉道:“谁?”

獠牙人道:“你还记得那次在庆功宴上,坐在老总身旁的人么?”

那人道:“老总说他也是避仇而来的。”

獠牙人道:“避仇?他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十三剑。”

赵老三大吃一惊,十三剑?十三剑居然也来了。

只听那人道:“‘金银只作胭脂粉,十三剑下无怨魂’,他居然也来了,他居然也来了,老总居然请得动他?”

獠牙人道:“老总向来都是高深莫测,我若说到其他两个人,只怕你会更加吃惊,更加害怕。”

那人冷笑一声,道:“怕?嘿嘿,当今天下,后起之秀,不过吴啸天,华山剑魔等人,我怕什么?”

獠牙人却道:“不不不,另外两个人,却不是他们。”

那人更加狂傲起来,道:“那是谁?”

獠牙人道:“一个便是称霸江南一方,与岳阳第一楼,黑龙帮鼎足而居的狮子山庄少庄主谢怀玉。”

赵老三听到谢怀玉的名字,也是脸色一变,暗道,谢怀玉居然也会来助阵,十三剑来此助阵已经令人匪夷所思,现在居然还有个谢怀玉,谢怀玉是江南势力的人,地位极高,武功据说也是深不可测,居然也会来帮助刑老总,这个刑老总,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也是满脸惊疑与不信,谢怀玉居然也会来此助阵,他道:“怎么可能?刑老总是什么人,居然请得动谢怀玉?”

獠牙人叹道:“我说过,他是个高深莫测的人,这也是我迟迟不动手的原因,万一他在我面前是装的呢?他武功之高,至少迷城里,是无人匹敌的,怎么可能会在我面前却是那副样子?你敢肯定他不是在怀疑我,而作此病态?”

那人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对的,我们需要对他完完全全,彻彻底底了解之后,在动手。”他脸色已变得满是忧愁,道:“另一个人是谁?”

獠牙人道:“另一个人,是昨天才来的,老总早上刚刚招待了他,他现在就住在这献桃别居里。”

那人道:“也是我认识的?”

獠牙人道:“你一定听说过他,特别是在最近,江湖上也因为而骚动了。”

那人脸色又是一变,道:“龙门镖局赵老三?”

赵老三听到这里,更是脸色一沉,按道理说他们在这里,对外面的消息是一无所知的,刑老总能知道,也许是因为他在外面有人,而他们是什么人?居然也对外面的事情了如指掌,这倒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只听獠牙人道:“不错,正是他,这三个人,无论是谁,都不是好惹的角色,可是如今他们三个都为老总效命了,我们的胜算,又少了一层。”

那人叹了口气,道:“好在我们都没有做出什么让老总怀疑的事情来,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见机行事,老总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只要想办法,除掉他们三个人,让老总的身边没有了心腹,到时候就好办了。”

獠牙人道:“你说的轻巧,只怕……”她忽然耳朵一耸,道:“有人来了,你难道还约了别人?”

那人点点头,道:“别紧张,是她。”

獠牙人忽然冷笑一声,道:“那我就不打扰你的好事,最近风声紧得很,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身子一闪,人已经消失在丛林里。

那人看着前方,就看着赵老三这里,眼里露出了剑一般锋利的光芒。

只听得后面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水流。”

那人回过头去,恶狠狠地盯着身后的人,道:“你来做什么?”

赵老三看向他身后那人,只见那人身穿一袭紫色的裙子,那及腰的长发,只是随便用了一根簪子系着,一双秋水一般的眼睛,柔和得像是月华一般,洒在人身上时,让人觉得怜惜,怜惜得接近心疼,她的身子在风中,仿佛会倾倒似的,那种柔弱的身子,让人觉得一碰都是在暴殄天物,她赤着脚,脚踝上系着一个紫色的兰花圈,与她全身的紫色极为相衬,仿佛是一朵紫色的兰花。

她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那双眼睛如花更加亮了,却是因为有了眼泪,她嘶哑着道:“你……”

那人道:“哼,别在我面前只会流泪流泪,我看了心烦。”

她立即用她的干净的袖子擦了擦眼泪,然后蹲在他的身旁,道:“对不起,我以后不哭了。”她的声音实在是温柔,温柔得让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有一种心碎的感觉。

可是那人却还是不动声色,仍然一张沉重的脸,他道:“我知道,你们都在同情我,但是,我不需要任何的同情,更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

紫衣女子摇摇头,满脸痛苦地道:“我不是同情你……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说完,又伏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那人冷冷地道:“心?呵呵,我还真不明白你的心。”

紫衣女子满脸泪水,看着他,问道:“你真不明白?”

那人道:“我不明白,我真不明白,除非你把心掏给我看看。”话未说完,他却忽然用力抓起了她的头发一拉,将她整个人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双手撕开她的衣服,顿时间紫衣女子露出了雪白的胸膛,和那一对坚挺的双峰,那人一双眼露出了邪恶的目光,五指成爪,抓向她的左胸膛,紫衣女子双手抓住他的手,挣扎着,摇摇头,大概怕是惊动别人,一声也不敢吭,却带着恐惧乞求的目光,看着那人。

那人五指已经在她的胸膛上抓出了五道爪痕,紫衣女子呻吟一声,才忍不住开口道:“水流,不要,好痛……”

那人手忽然停止,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复杂,仿佛是在挣扎着,他的手开始颤抖,许久,才缓缓松开了手,脸上的肌肉不再颤动,目光忽然变得平静,柔和,他看着紫衣女子,再看着她胸膛上的五道抓痕,忽然柔声道:“紫兰,我……”

那紫衣女子立即站了起来,整理衣服,啜泣着道:“水流,水流,你好狠。”

那人脸上满是痛苦,道:“对不起,紫兰,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啦,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

紫衣女子擦了擦眼泪,道:“没事的,水流,你可能又病了………”紫衣女子自觉自己又说错话了,顿时间不说话,看向那人,那人果然又露出了凶狠的目光,看着紫兰,紫兰摇摇头,连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

那人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道:“你走吧,让我自己冷静一下。”

紫兰还想要说什么,那人却道:“给我走。”

紫兰又流出了眼泪,从原来来的地方走了。

第13章笑叹着、男儿本色

紫兰走后,那人忽然冷笑了几声,蔑视着周围的一切,忽然手捂着胸口,脸一阵扭曲,仿佛很痛苦,很难受,许久,他才渐渐地好转,推着轮椅走了。

赵老三又搂着洛如跳了下来,他问道:“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对外面的一切这么清楚?”

洛如看着那人远去的地方,道:“他叫做落水流,是这里原来的岛主落余晖的儿子,因为他父亲觉得他天生残疾,加上武功也不高,很难管理这里的人和事情,所以他父亲便把岛主的位置教给了他的得力助手刑老总,刑老总对他一直是和和气气的,对于他的反常行为,他也一直忍耐着,包容着,也算是对他仁至义尽了,想不到他竟然对刑老总一直怀恨在心,不知道那个和他合作的獠牙人究竟是谁,怎么也想让刑老总下台。”

赵老三道:“我想此人一定是刑老总身边最亲近的人,凭他们刚才说的话,就知道刑老总对此人非常的亲近。”

洛如道:“会是谁呢?难道是夫人?”

赵老三道:“夫人?刑老总有夫人了?”

洛如点点头,道:“不错,刑老总娶了个貌美如花的夫人,这里的许多人都垂涎着呢,可是我想想,应该不会是夫人的。”

赵老三问到:“哦?为什么不会是她?”

洛如道:“夫人虽然是这里唯一可以穿着鞋子的人,但是她的脚却很小,甚至比我的还小,可是刚才的那个人,却是个天足。”

赵老三叹了口气,道:“原来这里还是有人可以穿鞋的。”

洛如道:“这是老总给她的特权,你不知道,夫人刚来的时候,就是死也不脱鞋,老总见了喜欢,不但百般讨好她,而且还允许她可以不穿鞋,终于在两年前打动了夫人的芳心,和她结成了夫妻。”

赵老三道:“如此说来,你们的这位夫人,真的是倾国倾城了、否则,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怎么会如此卑躬屈膝呢?”

洛如点点头,道:“我虽然是女人,可是我见了夫人后,心理也产生了一种看着她却看不够的感觉。”

赵老三笑道:“这位夫人,我倒也想要见见。”

洛如道:“夫人也不是谁见都可以见到的,不过,你来得真是时候,明天晚上,就是风花雪月夜,老总将会带着夫人,协同岛内之人,共赏昙花开放。”

赵老三道:“这个风花雪月夜,是每年都有的?”

洛如点点头,道:“不错。每年的四月初七,这里的昙花都会在丑时到来之际开放,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种辉煌,却不是谁都可以见到的。”

赵老三点点头,道:“哦。”他想了可想,又问道:“那个叫紫兰的人,又是谁?”

洛如道:“她就是我们老总的妹妹,虽然说她是老总的妹妹,可是却一点也不像老总,老总为人神武果断,可是紫兰姐姐却身性懦弱,体弱多病,但是人却很好,对每个人都很好,虽然她一直未说出对落水流的感情,都是谁都可以看得出,她对落水流,是一往情深,我今天看了,却发现她对他的情,简直不能用一往情深来形容,看到落水流那样子对她,我却要为她伤心,想想为了落水流那样的人,真是不值得。”

赵老三叹了口气,道:“这就叫做‘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洛如摇摇头,表示很惋惜,许久,才道:“走吧,我们先回去吧,你的手还没包扎呢。”

赵老三忽然问道:“对于刚才的事情,你会不会跟老总说?”

洛如摇摇头,道:“肯定不会,因为就算我说了,老总也不会相信的,他对落水流的好和信任,是超出了所有人的。况且我虽然是老总的奴婢,但现在既然他已经把我分配给公子了,那么从今以后,我就是公子的人了。”

赵老三看着她带着甜美的笑容,说这话也丝毫没有羞愧的意思,想是从小就被人卖了当丫鬟,不由得叹了口气,为什么人会被分为三六九等,为什么这样一朵花,天生就要当奴婢呢?

他忽然握着洛如的手,道:“洛如,以后你别伺候我,在外你可以当我的丫鬟,但是在内,你我就各干各的,好不好?”

洛如皱眉道:“为什么?”

赵老三道:“我不习惯被人伺候。”

洛如点点头,道:“好吧,公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赵老三叹了口气,苦笑。

这里的夕阳比起其他地方的夕阳,竟然显得格外的鲜红,格外的美丽,映衬着赵老三一身火红的衣裳,赵老三走出门外,赤着脚踏着这堆积得厚厚的桃花,感觉柔软而舒服,晚风带着桃花的芳香,吹得全身感觉酥软。那一片片在枝上的桃花,被夕阳照得如脸色绯红的少女,竟是那样的迷人,醉人。赵老三忽然发现,这样美丽的景色,缺少了一样东西——鸟儿。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居然没有鸟儿的叫声,他注意到了他从来到现在,都没有看见过一只鸟从天空飞过,难道就连鸟儿,都无法进入这里?这里究竟在哪里?是不是在江中的一个小岛,可是为什么却那样的神秘?许多人都找不到?

唯一的解释,当然就是那雾会使人迷失方向,而只有刑老总才知道怎么出去,怎么进来。

赵老三决定自己暗中探索,他相信自己那种天生的直觉,能够在关键时刻发挥着作用,他正要跨步走去,屋里的洛如忽然叫道:“公子,该用餐了。”

赵老三看着屋内桌子上那一盘盘红的黄的白的花,苦笑,他说道:“我想出去走走。”

洛如却道:“老总规定,到了掌灯的时间,除非老总有请,否则谁也不能出去。”

赵老三一怔,叹了口气,走了进来。

月亮已经升了起来,只有半边月,但月光洒在这片桃花林里,却显得格外的明亮,格外的耀眼。

赵老三点了洛如的睡穴,他知道这样不好,但是为了自己方便行事,也只好如此了。

他想,早上在看那群人的那个地方,只怕不是入口,也是近来的必经之路,所以他决定过去看看,他施展起轻功来,借着月光,他还看得见去的路,几个起落,他便来到了早上来的地方,晚上雾更浓,而且带着浓浓的湿气,赵老三感觉到自己在雾里,全身以及湿透了,他看着后面的路,仍然清晰一片,而眼前却是白茫茫一片,这像极了江中的那片雾,他无论如何,都要走到前面去看看,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喉咙处凉凉的,他以最快的速度,身子向后滑开一尺,他往前面一看,却什么也看不见,白茫茫的一片,那是那股冰冷的凉风,却仍紧随着自己,他又是侧身一闪,然后想要出手,他感觉到了自己被非常浓厚的剑气紧紧包围着,几乎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

恍然间,赵老三已经避开了对方的十二剑,可是剑气却越来越密集,赵老三知道,这最后一剑他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因为他每躲一剑,身上便多了一个破绽,破绽越来越多,于是自己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他觉得如果不是夺了先机,只怕自己还不会丧命于此剑,他觉得他的运气差极了,可是就在这么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而且他念出了他的名字,就是因为这一叫,他抱住了他的性命,他叫了一声“十三剑。”

那把剑果然稳稳地停在了赵老三咽喉寸处,浓雾中一个欣喜的声音响起:“赵老三,赵老三,是你吗?”

赵老三认得十三剑的声音,果然是他,不禁也一阵欣喜,道:“是我。”

他们出了浓雾,来到了桃花林口处,赵老三又发现这里原来也有一个石碑,月光之下,石碑赫然有几个红色的大字:献桃别居。旁边还有两行小字:桃源只在镜湖中,影落清波十里红。

但他不及细想,便看着十三剑,只见十三剑仍是那一身行装,手里紧紧握着剑,只是这时候也赤着脚,他看着赵老三,眼里发着光,第一句话便是问道:“赵老三,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赵老三道:“反正我迷迷糊糊就来到了这里,先别说我,你呢?你怎么也会来这里?我听说你是来协助刑老总的,此话当真?”

十三剑立即否认道:“假的,不过以我现在的处境,我好像是不得不帮助他了。”

赵老三立即想到了自己的处境,于是道:“你也是被逼无奈的?”

十三剑道:“怎么?你也和我一样?”

赵老三点点头,道:“没有错,不过你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十三剑看着赵老三,一字一字道:“因为你。”

赵老三疑惑道:“我?”

十三剑道:“那次你受伤之后,我便把你带到了我的住处,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胆敢杀了我的人,还夺走你。”

赵老三一怔,夺走自己的,显然是燕儿,但是她居然还杀了十三剑的人,她果然在撒谎,十三剑并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十三剑接着道:“杀我的人,所用的手法,却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梅花三指。”

赵老三见怪不怪,他道:“然后呢?”

十三剑道:“于是我找了黑龙帮的人,要他帮忙寻找江湖上会梅花三指的人,我知道在这个江湖上,会梅花三指的人,实在已经不多了,终于,他们查到了一个白衣人也会梅花三指,而且这个白衣人,就在岳阳楼里,于是我找上了他,却没有想到,他的武功,居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许多,但是他却并不与我硬战,他一路走走停停,与我交了几十个回合,好像是有意把我引到江南来,然后又把我击落江中,后来,我就到了这里了。”

赵老三苦笑道:“大概你的遭遇,和我是一模一样的。”

十三剑问道:“那么,劫走你的人,是他?”

赵老三摇摇头,道:“是另有其人。”他忽然想起了燕儿,这个让自己又恨又爱的人,不知道如今在做什么,他叹了口气,道:“此事日后再与你慢慢说来,你刚才在那里,却是要做什么?”

十三剑道:“当然是寻找出口,我这几天在这里,没有一天是睡得着觉的,虽然有数不尽的女人,我只能假装风流无限,可是每到夜里,我便立即出来寻找出口。”

赵老三笑道:“‘金银只作胭脂粉,十三剑下无怨魂’,这话不假。”

十三剑叹了口气,道:“你也是来这里找出口的,那么,你也认为出口在这里?”

赵老三问道:“难道不在这里?”

十三剑摇摇头,道:“我不敢肯定,但是我一开始也认为出口在这里,因为这里的雾,和江中的那片雾实在一模一样,可这两天我在这里探索了之后,我认为出口并不是在这里,因为我越走,空气越干,雾也越浓,显然,早走下去,却一定是岛的内部。”

赵老三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出口显然不会是在这里,那么早上的那群人,会是从哪里来的呢?”

十三剑道:“你知不知道那些人被抓来做什么的?”

赵老三摇头。

十三剑道:“在这几天里,我已经发现至少有一百多人被抓到这里来了。”

赵老三道:“他们都是什么来历?”

十三剑道:“我只知道,他们是南方人。”

赵老三道:“这就奇怪了,我早上看到的,也都是久居江南的人。”

十三剑道:“不管这些了,我想我们现在该回去了,等一下就会有人送洗脚水给你了。”他顿了顿,道:“我就住在香菱小苑里,白天的时候,是允许别人见面的,走了。”他话未说完,已经施展起轻功来,霎时间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风云再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云再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香村多娇》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香村多娇》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香村多娇目录预览:第1章村里一枝花第2章傻傻的大伯第3章无微不致的体贴第1章村里一枝花谢兰兰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秀外惠中,那脸蛋、那身段,在十里八乡都是一绝,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特别遭人稀罕。但这样美丽的乡村女子命运却不怎么好。说到底是被王二庆给骗过来的,当初说自家怎么好怎么好,还有祖传宝物之类,再加上,王二庆长得人模狗样的,嘴又会说,婚前就稀里糊涂的被他拉到草垛子里给糟蹋了,也就稀里糊涂地嫁给了他。到了他家才知道,他们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后妈的秘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后妈的秘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后妈的秘密目录预览:第一章:卧铺偷窥(一)第二章:卧铺偷窥(一)第三章:暧昧关系第一章:卧铺偷窥(一)夜色深沉,如铺天巨被,繁星点点……就好像被子上被戳了无数个窟窿。黑暗里,康二蛋蜷缩在上铺的角落里,瞪大眼睛看着触手可及的天花板,耳朵眼儿里满满都是铁轨“咣嗤咣嗤”的声音。睡吧,赶紧睡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不然明天下车见工的时候会没精神的——康二蛋第N次地在心里劝说自己,然后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但是,第一次离开小山村,第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目录预览:第1章床上的女人第2章你说哪个苏小姐?第3章激情一夜第1章床上的女人陆经年一从浴室里出来,就见到一个女人睡到自己的床上。漠然的黑眸淡淡地扫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后,他就有些头脑发疼地开始搜索这是哪位好心人送来的。想了几秒钟之后,他有些无奈地拨通了一个电话。“二哥,大半夜扰人清梦干什么?”何少卿忍不住抱怨!“透过电话我都能闻到你身旁女人的脂粉味,你在家乖乖睡觉?”他清冷反问。“二哥,还是你耳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龙潜花都》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龙潜花都》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龙潜花都目录预览:第1章别来烦本姑娘第2章美女还真不少第3章老娘跟你拼了!第1章别来烦本姑娘“老婆,我最近没钱花了,能不能那啥……再给我点花花?”市郊的花园别墅内,一名青年坐在高档的真皮沙发上,挤眉弄眼道。“沈浪,我希望你能注意下自己的形象,你现在真的很让人恶心!”苏若雪咬着贝齿,秀眉紧紧的拧在一起。“我这也不是刚回国嘛,身上没带钱过来。”沈浪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没底气,因为他还从来没开口向女人要过钱。沈浪对钱的概念很淡薄,突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楼台烟雨含笑舞》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楼台烟雨含笑舞》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楼台烟雨含笑舞目录预览:第1章你跳,我看着第2章要你陪葬第3章还不动手第1章你跳,我看着怀孕八个月,简宁逃跑八个月,如今看到叶深,她知道自己再也无处可逃。“谁的野种?”冰冷无情的声音像是把利剑,猛然插进简宁心里,翻搅的鲜血淋漓,她苦笑。隐婚七年,她足不出户困在家里,孩子还能是谁的?“是你的,阿深,他是你的孩子。”“我的?”叶深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让简宁的心瞬间揪紧。“既然是我的孩子,那你跑什么?”“...”简宁咬唇,一时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霸道总裁强宠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霸道总裁强宠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霸道总裁强宠妻目录预览:001一夜乱情002我已经有他的孩子003心烦意乱001一夜乱情“唔……好冷……”白璐无意识的娇软呻吟,柔软的小手胡乱摸着,忽然攀住了什么,不由的圈紧。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感觉就像快要溺毙在海水之中,必须抓住点什么才能让自己不被淹死。“冷?”带着几分暗哑的低沉男声,在她耳畔响起,带着蛊惑:“马上就让你热起来。”白璐像被雷劈中一般,蓦然一惊,情况……似乎是有点不对劲。这个声音是谁?她挣扎着张开了眼,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情劫》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情劫》在线全文阅读书名:你是我的情劫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离婚吧第2章竟然怀孕了第3章五雷轰顶第1章我们离婚吧温度慢慢退去。房间里凌乱不堪,袜子、裤子、t恤散落了一地,还有被扯成两半的内衣。秦菲赤裸着身子,用被子紧紧地把自己裹住,裸露出的肌肤上还有着被抓伤的痕迹。“啪!”地一声,一沓红色的钞票甩在她的脸上,随后四散开来,落在了床上。“赏你的!”墨天宇居高临下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充满了鄙夷和不屑。两年了,每次他睡完她,都会“重重有赏”,而这“赏赐”也是她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走出围城去爱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走出围城去爱你》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走出围城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荒唐第2章:嘴太毒的男人第3章:只要妈咪就够了第1章:荒唐凌晨一点,舒凝面色潮红的从YULA酒吧跌跌撞撞出来。在酒精与药效的作用下,她只觉得眼前的景物都是晃动的,脚步虚浮,没注意到脚下台阶,踩了个空。在意料之中的疼痛到临之前,手臂骤然被后面追上来的男人抓住。“宝贝儿,走这么急干什么,来,哥哥扶你。”男人的手大胆放在舒凝的身上,柔软的触感,让男忍不住捏了一把,心里不住的赞叹,真他妈是个尤物。“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书名:秀儿的春天》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书名:秀儿的春天》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书名:秀儿的春天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周家最近很忙,因为家里出了件大事:周家最小的么子周斯年,要带女朋友回家过年。这突来的消息,让周老爹慌了手脚,立刻打电话让在县城里打工的四个儿子回家。小弟交了个女朋友,还要带回家,四个兄长一听,自然十分重视,便立刻放下手头所有工作,赶了回来。离儿子所说的归家日期只有几天,五个男人齐心准备着一切:先将破旧的房屋,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打扫干净,又背着篓子去遥远的镇上,买回了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半城柳色半声笛》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半城柳色半声笛》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半城柳色半声笛目录预览:第1章很贱,再卖一次第2章具备职业操守第3章遇见卓老板第1章很贱,再卖一次我很贱。这辈子,有很多人明里暗里叫我贱人,我知道。.那时,我在一家夜.总.会打工,坐.台,荤的。什么是荤的你们都知道吧?就是要陪客人出去过夜那种。我的学费,我昂贵的化妆品,昂贵的衣服,都是用那里赚的钱买。没有人逼我,我就是想过有钱人的生活。这个世界上,笑贫不笑娼,不是吗?这个想法,贯穿了我人生的上半场,幸运的是,我人生的下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