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青春微凉爱依旧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26:2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青春微凉爱依旧

第11章 是莫太太送您回来的

  夏念念冲到楼上房间,找到了自己落下的U盘。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下楼时,莫晋北还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夏念念很想摔门走人,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把她钉在原地。

  犹豫许久,她咬咬牙,终究他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她没办法扔下他不管。

  她费力地把莫晋北扶到沙发上,拧了热毛巾给他擦脸擦手,又拿毯子给他盖上。

  这些都做完之后,她坐在一旁,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屋子里很安静。

  安静得夏念念可以听见,莫晋北的清浅的呼吸声和有力的心跳声。版权163nvren.com

  男子身上特有的清淡香气混合着酒精的浓香,时不时的钻入了她的鼻息之中。

  精致如画的男子还在闭目沉睡。

  他浓密的睫毛在眼窝处打下好看的阴影,淡漠的唇闭出了柔软的弧度,皮肤莹润细腻,找不到一点点瑕疵。

  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耀眼夺目的男子,让夏念念看得整个人都有些晃神。

  这个人居然是她的丈夫,原本是要和她牵手共度一生的人。

  她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就去碰了碰男子的脸,温热的触觉,让她的心脏猛地漏了一拍。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他那个午后,他高高在上,静淡的风吹过他的黑发,他的声音好听到缠绵。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念念?”

  他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后来怎么了呢?

  后来她脸红了。

  再后来,就开始了他们的婚姻。

  夏念念摸了摸脸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有了泪水。

  她擦干了眼泪,有些狼狈地抓起自己的手包朝着门口跑去。

  莫晋北醒来的时候,绚烂的阳光透过宽亮的落地窗,照了一室的明媚。

  一觉好梦,睡得莫晋北全身舒坦,他慵懒地微微闭目。

  他好像做了个梦,梦到又回到了两年前,有一道娇小的人影拼命地扛着他,把他救出了起火的仓库。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莫晋北伸长手臂伸了个懒腰,慢慢睁眼,然后他用力地眨了两下眼睛,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四周,这里好像是……锦云苑?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上次带刘碧丽回来是喝多了,这次又是喝多了,连续两次意外真是见了鬼了!

  莫晋北伸手揉了揉眉心,他快速地起身,随便洗漱了下就走人,他可不想见到那个陌生的老婆!

  莫晋北收拾后,俊脸上恢复了冷傲的表情,路过锦云苑大门时,保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莫先生好!”

  莫晋北漂亮的眸子斜睨了他一眼,鬼使神差地开口:“昨晚我怎么回来的?”

  保安恭敬地回答:“昨晚是莫太太送您回来的。”

  莫晋北蹙眉,是她?

  唇上似乎残留着温软的触感,他在梦里似乎还吻了一个女人。

  莫晋北狠狠地淬了口口水,拿出手帕消毒似的对着自己漂亮的薄唇来回擦拭。

  他找到了自己扔在路边的汽车,坐上去,发动汽车,突然福临心至想到,他昨晚好像还梦到了一个娇小的人影扛着他。

  那道娇小的人影,竟然在梦中和两年前救他的那道模糊的人影重叠了。

  按下车窗按钮,莫晋北将那张纪梵希的限量版手帕狠狠地丢了出去,他在想什么呢?

  救他的人明明就是冷烟烟!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快给冷烟烟找骨髓才行!

  -

  夏念念来到神话集团,上次霍月沉把西装外套借给她,她干洗后准备还给他。163女人网

  这个时间职员已经都下班了,她一路通畅地来到了总经办办公区。

  抬眸发现霍月沉办公室的门轻轻掩着,里面传来霍月沉的声音:“Amy?Amy?”

  声调叫得有些急,不像是霍月沉一贯冷静沉着的语气。

  夏念念愣了下,走到门口,轻轻推开虚掩的门说:“Amy已经下班了。”

  闻声,霍月沉猛地抬眸,发现是她,眼眸中划过一丝快到不可捕捉的意外:“是你?”

  夏念念扬起手中的袋子,说:“你借我的外套已经干洗好了,我送来还给你。”

  霍月沉指了指一旁的桌子:“你放在那里就行了。”

  夏念念将袋子放过去,发现霍月沉浓眉紧蹙,精致漂亮的脸有些苍白,右手捂在腹部的位置。

  因为用力太大,漂亮光洁的指甲盖都变得有些泛白。163女人网

  霍月沉抬眸,发现夏念念放下袋子后还没有走,他忍不住开口:“还有事?”

  话音刚落,他就抽了口冷气,右手更加用力地捂住腹部。

  “你怎么了?”夏念念担心地问。

  霍月沉缓了好一阵,才略带疲惫地摇摇头:“没事,老毛病了。没吃饭,胃疼。”

  夏念念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忍不住说:“那你赶快下班去吃啊!”

  霍月沉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上厚厚的文件,叹气道:“我看完这一季春装的设计方案就下班。”

  “能麻烦你帮我倒杯热水吗?”

  他的脸色越发苍白了,额角甚至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可想而知,他现在有多不舒服。

  “好。”夏念念拿起桌上的一个干净杯子,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热水给他。

  “谢谢。”

  霍月沉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热水,感觉翻江倒海的胃里稍微舒服了些。

  他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拿起了文件,又开始工作。

  夏念念抿了抿唇,她觉得霍月沉人还不错,对于自己看不惯的事情,敢直接说出来,她很欣赏他的人品。

  她有些犹豫地说:“要不,先吃饭再工作吧?”

  霍月沉抬头,像是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夏念念干脆走过去用力抽走他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然后一口气说完:“走吧,先去吃饭,正好我也没吃饭。你胃不舒服,工作起来效率也不高。”

  霍月沉微微眯眸,视线缓缓落在夏念念的脸上。

  她白嫩的皮肤吹弹可破,两颊上有着淡淡的绯红。

  但她脸上最吸引人的,却是那双明亮的美目。

  漂亮浓密的睫毛,配上弯弯柳眉,一笑起来就眉目飞扬,让人移不开眼睛。

第12章 再撞渣男小三

  霍月沉眼中扫过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锐芒,幽远深邃的眼眸转了转,唇角微勾起一抹笑意:“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

  他们去了一家颇有口碑的餐厅,点完菜之后,夏念念特别吩咐服务员端一杯热水过来给霍月沉。

  霍月沉微微眯了眯眼,扬起唇角说了声:“谢谢。”然后像是很无意地说:“你很会照顾人,你先生一定很幸福吧!”

  夏念念一愣,桌下放在腿上的手骤然收紧,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过了好一阵才语气酸涩地说:“还……还好吧!”

  霍月沉端起热水抿了一口,心知肚明,却并不挑破。骤然换了个话题:“说实话,你辞职我觉得非常遗憾。”

  夏念念其实也觉得很可惜,她虽然只去神话集团上了几天班,却很喜欢那里朝气蓬勃的工作氛围。

  霍月沉狭长的、如黑曜石般的眼睛斜睨了眼垂眸沉默的夏念念,慢慢地说道:“这一季的春装马上就要上市了,设计部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我很希望你能够回来工作……”

  夏念念狠狠地抿了抿唇,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餐厅里传出了一阵不和谐的喧哗声。

  “没位置?怎么会没位置了?”

  闻声,夏念念的肩膀颤了颤,猛地扭头朝声源看去。

  霍月沉微微蹙眉,转脸看过去,一看便微微眯了眯眼角,眸子里快速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长了一张妖孽脸的莫晋北,手臂被打扮得趾高气扬的刘碧丽挽着,好像一朵迎风招展的桃花。

  他的眉宇间带着一股天生的贵气,那双狭长的桃花眼,灼灼其华,美得惊心动魄。

  “抱歉莫总,今天实在是没有位置了。”餐厅经理弯着腰不住的道歉。

  “我常坐的那张桌子呢?”莫晋北漂亮的眼眸朝这边看过来。

  餐厅经理看到位置上已经有人了,连声道歉:“因为您没有预约,所以……”

  莫晋北理也不理,直接朝这边走了过来,挽着他手臂的刘碧丽踩着高跟鞋,扭着腰也跟了过来。

  “这位置是我的,你们重新找位置。”莫晋北随意的丢出了一句,说得天经地义一般。

  垂眸低头的夏念念的双手已经紧紧握住,因为低着头,霍月沉看不清她的表情,在感觉到她周身蔓延的愤怒气息时,他眉心微皱。

  “莫总,这……”餐厅经理急得直冒汗,他不敢得罪莫晋北,可是也不能让先来的客人让位置吧?

  突然霍月沉站起身,礼貌地一笑:“莫总,好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莫晋北的眼底闪过一抹疑惑,霍月沉已经主动伸出手,开始自我介绍:“我是神话集团的霍月沉。”

  身材同样高大挺拔,气质同样贵不可攀的两个男子对视,目光在空气中纠缠了片刻。

  神话集团最近声名鹊起,传闻掌门人非常低调,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

  毕竟是商人,莫晋北很快就伸出手与他相握:“原来是霍总,久仰了!”

  刘碧丽的表情僵硬住,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霍月沉。

  她正在焦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霍月沉对着她友好的一笑:“想必这位就是莫太太吧?莫先生您的眼光真好!”

  刘碧丽愣了下,疑惑霍月沉怎么会这么说,可那一声“莫太太”却是她梦寐以求的称呼。

  她眸光一亮,立刻得意起来,柔柔地说:“霍总你好!”

  她并没有纠正霍月沉的说法,她巴不得别人都误会她是莫晋北的妻子。

  霍月沉在心里暗笑,表情却是越发的真诚:“莫太太好面熟,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家餐厅颇为高档,听到“莫太太”这几个字,已经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

  御尊集团的莫晋北在T市名气太大,而他的太太却一直深藏不露,难免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位莫太太到底是何方神圣。

  “霍总好会开玩笑。”刘碧丽笑得花枝招展,别人越是投来羡慕的眼光,就越是满足她的虚荣心。

  莫晋北的眼神变得有些凌厉,直觉笑得一脸真诚的霍月沉不怀好意。

  果然,霍月沉语气一转:“莫太太,我越是看你就越是面熟,我们一定见过。”

  刘碧丽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挽着莫晋北的手臂开始撒娇:“晋北,我们去其他的地方吃饭吧,我肚子饿了。”

  霍月沉突然一拍手,开口道:“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演戏的刘碧丽吗?怪不得我说眼熟呢!”

  他故意把刘碧丽说成是“演戏的”,就是在讽刺刘碧丽能装。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

  闻言,莫晋北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语气不悦的开口:“霍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霍月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没什么意思啊?原来不是莫太太,我还以为莫先生是带太太出来吃饭呢!”

  这还不算完,霍月沉继续假装扼腕痛惜,连连摇头:“爱情再伟大,也不该破坏别人的婚姻和家庭幸福,刘小姐的爱情观与我公司的代言人形象真是相去甚远。”

  刘碧丽脸色一变,她被取消代言的事情,莫晋北还不知道。

  闻言,莫晋北果然朝她看来,眼眸中带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让她打了个寒颤。

  “我不想在这里吃饭了,我们换个地方吧!”沉默许久的夏念念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着霍月沉开口。

  刘碧丽看到夏念念,瞳孔一缩,怎么是她!

  莫晋北的目光朝夏念念投过来,灯光下,她肌肤胜雪,明眸皓齿,脸上红彤彤的,十足的明艳不可方物。

  甚至她都没有化妆,唇红齿白的素颜,跟站在旁边的浓妆艳抹的刘碧丽一比,气质容貌丝毫不逊色,甚至平白的让人觉得当红明星的刘碧丽俗气了许多。

  傲娇的小辣椒立刻就引起了莫晋北的注意,她看上去很生气,说完之后看也不看他们,抓起手包就冲着门口走去。

第13章 陪她吃小龙虾

  长裙伴着她的脚步,旋出了一朵朵漂亮的花儿,连背影都那么让人留恋不去。

  霍月沉朝着他们笑笑,说了句“失陪”,就追着夏念念走了。

  刘碧丽本来就和夏念念有仇,此刻莫晋北幽深的眼光更是让她觉得打心眼里讨厌,生出了危机感。

  刘碧丽整个人都朝着莫晋北靠过去,恨不得挂在他的身上,小脸蹭着他的胸膛,语气娇嫩:“晋北,我们吃饭吧,人家有点饿了。”

  莫晋北却掐着她的腰,把她从自己身上拽了下来,面上浮现了一丝不耐烦和阴寒:“好了,别闹了。”

  莫晋北黑眸微眯,脑子里莫名觉得霍月沉身边那个女孩有几分熟悉。

  -

  夏念念走得很快,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她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可当看到莫晋北带着刘碧丽四处秀恩爱,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她冲出餐厅后,差点撞上迎面的路人才生生刹住脚步。

  背后有人轻轻拍她的肩膀,她怒火滔天的回头:“干嘛!”

  看到霍月沉那张俊朗的脸时,表情才稍稍放缓。

  语气略微有些生硬地说:“对不起,我刚才……我突然觉得没胃口了。”

  霍月沉心知肚明,脸上却滴水不漏,露出非常赞同的表情。

  “我也没什么胃口,说实话人人都知道莫晋北结婚了,居然还养小三,真是叫人倒胃口!”

  霍月沉表情真挚,语气诚恳,不带半点做作和虚假。

  让夏念念觉得心中有股暖流似的,从心脏的位置一直流到四肢百骸。

  “既然我们都没胃口了,我就送你回家吧!”霍月沉提议。

  夏念念猛然想起他还胃痛着,急忙说道:“那怎么行,你的胃一定要吃东西才行!”

  她这么关心他……

  霍月沉的唇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很淡很淡。

  夏念念突然眨了眨眼睛,拍了拍手掌:“我知道一个好地方,我们去那里吧!”

  人来人往的小吃街,扯着塑料大棚的大排档里人声鼎沸,桌上到处都是油渍,板凳四处乱放。

  “你说的好地方就是这里?”霍月沉完美的俊脸出现了一丝裂缝,他可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

  “对啊,快过来坐!”夏念念熟练的找到位置,伸手招呼他。

  霍月沉不动声色地走过去,眉头微微蹙下,抽了张餐巾纸垫在板凳上才坐下。

  “老板,点菜!”夏念念连菜单也不看,张嘴就来:“要两个素菜拼盘,一碗皮蛋瘦肉粥,再来一份小龙虾。”

  片刻后,夏念念将素菜和皮蛋瘦肉粥推到霍月沉面前,还帮他掰开了卫生筷子,招呼道:“吃吧!”

  “你常来这里吃饭吗?”霍月沉假装随意地问。

  “以前常来,我读高中的时候还在大排档打过工呢!”夏念念笑笑,一点不介意的说起自己的过去。

  霍月沉接过筷子,看着她熟练的动作,眉心微蹙。

  她可是御尊集团总裁夫人啊!

  再怎么不受宠,也不至于这样吧?

  看来他掌握的消息并不全面,和夏念念本人相去甚远。

  夏念念带着手套,盯着眼前的小龙虾两眼放光,笑眯眯的开始剥虾。

  一边剥虾,还一边安慰喝着稀饭的霍月沉:“这个辣,你不能吃。”

  说完她把剥好的虾放进嘴里,非常满足的发出一声赞叹。

  霍月沉突然就觉得眼前的稀饭索然无味了,盯着她因为吃了辣椒而微红的唇:“小龙虾好吃吗?”

  “很棒!”夏念念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我也想试试。”出于安全考虑,霍月沉平时根本不可能吃这种街边小吃。

  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的,轻易就被夏念念给勾起了食欲。

  夏念念慌忙说:“你胃疼,能吃吗?”

  霍月沉已经学着夏念念的样子,将一个小龙虾剥好扔进嘴里。

  一入口,他浓眉就紧紧蹙起,这是什么味道?

  又辛又辣,还很呛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吐出来!

  但是触及夏念念担心的目光,他马上就保持住一脸淡定的表情,有模有样地说:“还不错。”

  “不错吧?”夏念念闻言立刻笑了,体贴的帮他夹了两个放在盘里:“那多吃几个!”

  吃过了大排档,夏念念抢着买单。

  霍月沉将单子一把抢过,淡淡地说:“我从来没有让女人买单的习惯。”

  吃得有点多,夏念念提议散散步,两人便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护城河边。

  “霍总,今天真是谢谢你!”夏念念突然说。

  “谢我什么?”霍月沉不解。

  夏念念停下步子,对着干净清澈的护城河吸了口气。

  晚上的空气让人觉得精神一振,她扭头诚恳地说:“反正就是想要谢谢你。”

  霍月沉淡然一笑,深邃幽远的黑眸在她脸上扫了下,慢慢开口:“这样的谢意太没有诚意了吧?新一季的春装要上市了,如果你真的想谢谢我,不如回来工作。”

  “可是我……”夏念念垂眸,眸光微微闪动。

  看出了夏念念眼里的挣扎,霍月沉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收:“如果你是因为刘碧丽的事情,就大可不必自责。”

  他掷地有声地说:“刘碧丽靠绯闻上位,形象的确不适合神话集团,就算没有你这件事,我也会换人。”

  “可她的背后是莫晋北。”夏念念语气酸涩地说。

  “那又怎样?莫晋北已经结婚了,他这样的行为让人不齿。结婚就是一辈子的承诺和责任,我的爱情观就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霍月沉的话郑重有力。

  夏念念小嘴微张,愣了好半天,才语气带着一抹辛涩地说:“你以后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霍月沉敛了下眉,抬起头,仔细的看着夏念念,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某种情绪压抑下去。

  霍月沉开口诚挚地说:“回来工作吧!你是堂堂正正,认认真真的工作,那就不需要对任何人妥协。如果下次再遇到困难,你就应该挺直了腰杆打倒困难!”

第14章 霍月沉是A国皇子?

  夏念念透过霍月沉的脸,看到的是真诚和期待。

  她抬眸,语气带着认真地问:“如果这个困难太强大,我做不到呢?”

  “那就看你怎么选择了。”霍月沉回答得很快,语气坚定:“看你是选择逃避,还是勇敢面对。这世上除了生死,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夏念念沉默了。

  霍月沉说得很对,她不该还留念这段食之无味的婚姻,她应该鼓起勇气创造自己的新生活。

  坚定了信念,她豁然开朗地说:“霍总,谢谢你,我明白了,我这一次不会再逃避了,我明天就回来上班!”

  夏念念婉拒了霍月沉送她回家的提议,她自己打车走了。

  霍月沉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帮她关上出租车的门,扬起唇角:“我期待你的回归!”

  等到夏念念乘坐的出租车开走之后,霍月沉的浓眉瞬间就拧在了一起,走到路边,脚步都有些踉跄。

  他扶着墙掏出手机,费力地按下一串号码,报出了自己的位置:“我想我要住院了。”

  不多一会儿,一辆汽车横冲直闯地冲到他面前,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跳下车,风风火火地喊道:“月沉?我的老天!”

  霍月沉被紧急送进了一处高级私人医院,一顿人仰马翻后,他躺在Vip病床上,白皙的手背上扎着针头在输液。

  “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毛病吗?你居然敢吃街边摊?你疯了吗?”年轻人急得跳脚。

  年轻人的大嗓门让霍月沉的太阳穴突突疼得厉害,他不情愿地说:“光霁,小点声。”

  “月沉……我说殿下!你接近夏念念那个女人不是为了对付莫晋北吗?你怎么能这么大意去吃路边摊?万一敌人在暗地动手脚可怎么办?”白光霁没好气地说。

  没错,霍月沉就是A国大皇子。

  A国君主一向对政事漠不关心,现在A国分成两派。

  一派是以大皇子霍月沉为首的大皇子党;而另一派则是皇叔霍浪为首的皇叔党。

  霍浪一边支持没本事、年纪又小的二皇子,一边联合C国御尊集团的莫晋北。

  以A国国内资源作为交换条件,争取到了莫晋北在财力上的支持。

  霍月沉当然不会袖手旁观,针对莫晋北制定计划。

  假意接近他的妻子夏念念,企图找到机会狠狠瓦解莫晋北的势力。

  一想到那个天真纯洁的女人,霍月沉冷峻的五官变得有些柔和。

  白光霁的质问顿住,脸上变了变:“月沉,你不会对那个女人来真的吧?”

  霍月沉微扬的下巴点了点,非常随意地说:“是又怎么样?”

  白光霁嘴角一抽,用手扶额:“你到底怎么想的!”

  霍月沉闭目,身体往后靠:“我的计划不会有问题的。”

  “她可是莫晋北的妻子!”

  “她不幸福。”霍月沉轻抬起眼皮:“那个男人对她不好,并不爱她。”

  “你别忘了,她只是我们利用来对付莫晋北的工具!”白光霁狠狠地抿唇。

  霍月沉轻轻合上眼皮,不再说话,只是轮廓分明的下巴却绷得很紧。

  白光霁也没有再说话,他叹了口气。

  看着霍月沉坚定的侧脸,他深知他一旦打定了主意,就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

  莫晋北调查后得知,刘碧丽在新品发布会上气焰嚣张,要神话集团的员工给她下跪道歉,才引得神话集团总裁不快,更换了代言人。

  这让莫晋北很生气。

  在他的女人里,刘碧丽算是爬得最快,最引人注目的一个。

  可她的性格却太过骄纵,攀上他这个高枝后,更加目中无人,随意打骂工作人员。

  莫晋北跟娱乐圈的女人来往,一来是因为御尊集团的旧派势力盯得他很紧。

  在他还没有完全掌握御尊集团的时候,必须要掩人耳目,让他们以为他是个一无是处的花花公子。

  二来而是为了旗下的娱乐公司。毕竟女明星出名最快的办法就是和他扯上关系。

  但是,他讨厌不听话和痴心妄想的女人。

  他现在还没有离婚的打算,所以凡是觊觎“莫太太”这个位置的女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甩掉。

  助理按照吩咐,拿着一堆刚进娱乐公司的新人照片进来。

  莫晋北漫不经心地对助理交代:“以后刘碧丽的电话我都不接,让她乖乖听话拍戏,给公司赚钱。”

  助理愣了下,刘碧丽自从跟了总裁之后就无比嚣张,仗着总裁的宠爱,在他们面前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还以为总裁对她有所不同,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莫晋北一张张的翻看照片,显然没一个满意的。

  “妈的,智障!长成这样也想出道?”

  “这颜值村口都走不出去,叫公司怎么包装?”

  “怎么还有个十六岁的?做什么明星梦?老师寒假作业布置得太少了吧!”

  莫晋北态度恶劣,说出的话一贯的贱而毒。

  他不满意地把那堆照片统统扔在桌上,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了一张白玉生香,明眸皓齿的脸。

  霍月沉身边那个女孩倒是长得不错,比刘碧丽强多了。

  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气质容貌不输给莫晋北任何绯闻对象。

  莫晋北修长的手指抚着棱角分明的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总裁。”助理轻轻咳嗽了一声,好像有什么事情想要汇报。

  莫晋北拉回了思绪,看到助理还没走,蹙眉道:“还有什么事?”

  “锦云苑的佣人说太太最近都不在家,好像是……搬出去了。”助理小心翼翼的汇报。

  莫晋北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揉了揉自己有些疲惫的眉心,语调淡淡地说:“以后不用给我汇报那个女人的事情。”

  莫晋北随意的一个决定,让他后来后悔不已。

  “就她吧!”莫晋北选了好半天,终于选了个有两分像脑海里那个女人的照片:“通知她收拾下,等下陪我去拍卖会。”

  -

  夏念念重新回到神话集团上班,因为她拒绝给刘碧丽下跪道歉,让大家对她多了几分敬重。

青春微凉爱依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青春微凉爱依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腹黑前夫,你被捕了5章(第5章 你自己去吧)

    原标题:腹黑前夫,你被捕了5章(第5章你自己去吧)书名:腹黑前夫,你被捕了第5章你自己去吧三年后,F国。舞池充斥着奢靡气息,女子身着紫色亮片舞裙,脚上是白色的高跟凉鞋,脸上的蝴蝶面具犹如魔咒般让人注目,那娇艳的樱桃小嘴不点而朱,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周围的男人见到女子,都不约而同的吹起口哨,赞叹她的美好。只见女子动了,在舞池中间妖娆的跳起一曲艳舞,身上的亮片映射着灯光,把女子萦绕成了一个发光体,让人生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这个女子便是离开Z国,来到F国的麦歌萌了。她并不喜欢这种脂粉十足的夜店,

  • 武极阴阳5章(第一卷 初露头角第5章 拜师)

    原标题:武极阴阳5章(第一卷初露头角第5章拜师)小说:武极阴阳第一卷初露头角第5章拜师紫衣老者再一次提及此事,陈易母子俩终于明白这不是在做梦,而就像天上突然掉下来的馅饼!真的有馅饼从天而降?恰巧砸中的就是易儿?老者的实力,木至心是绝对叹服。身为一个医术高明的圣手,她同样也是一位皇级巅峰武者。如果易儿能跟着老者,哪怕学到他十之一二的本事,那也绝对是受益无穷!至于陈易的感受,只能用五味杂陈来形容。他认为高不可攀的圣级,老者丝毫也没放在眼中。如果真能利用好这个五行体质,超神入圣的话,将来又何惧那些讥讽

  • 霸道老公戏萌妻5章(第5章 辞职?不要)

    原标题:霸道老公戏萌妻5章(第5章辞职?不要)小说名:霸道老公戏萌妻第5章辞职?不要“我在!”萧子羽打断她,“你等等,我来救你!”当萧子羽打开电梯的门,见到的,是纪昀浠缩在电梯的一角,瑟瑟的发抖,还有,她旁边完整夜宵……“纪昀浠!”萧子羽喊了一声,跑到她跟前,抱住她,纪昀浠虚弱对着他笑,道“你在”说完,昏在他的怀里。“纪昀浠!”罪恶感在萧子羽的胸腔里蔓延,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当纪昀浠醒来,直到摔倒了三次,她才发现不是在自己不是在自己的房间。说实话纪昀浠是被饿醒的,当她看到床单的颜色由原本粉

  • 冷少将的军医官5章(第一卷 情动军心第5章 冤家路窄上赛场)

    原标题:冷少将的军医官5章(第一卷情动军心第5章冤家路窄上赛场)小说名称:冷少将的军医官第一卷情动军心第5章冤家路窄上赛场“谷家老二?谷骁?”凌娅确认,然后把头撇向一边:“没有。”“那是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反正我不喜欢。”“不喜欢这任务?”杨宇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却很快消失掉了。“不是。”“那是不喜欢什么?怎么,跟我你还要瞒着啊。小娅,别说杨伯伯不帮你,你不说的话,我还真不太懂啊。”杨宇从座位上站起来,往会客区走去。“我不喜欢这样的长官。”凌娅咬了咬下嘴唇说。“他欺负你了?”杨宇回头看她。“没

  • 重生不嫁豪门5章(第5章 丑小鸭的蜕变)

    原标题:重生不嫁豪门5章(第5章丑小鸭的蜕变)小说名:重生不嫁豪门第5章丑小鸭的蜕变简朝如对周俊伦的演唱会并不感兴趣,但顾小美已经开口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简朝如突然想起她现在得去学校,这时一辆公共汽车开过来,盛英高中正好有一个站点,简朝如挂了电话赶紧上车。上课已经很久了,简朝如是个好学生,迟到这种事从来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在汽车一路摇晃拥挤中到达了目的地……盛英高中。当站在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简朝如感觉她又重生了一回,撑着膝盖半弯着腰,努力地压住喉咙深处翻腾的酸意,待感觉好些了,简朝如赶紧往

  • 墓师5章(第5章 金丝楠木棺材)

    原标题:墓师5章(第5章金丝楠木棺材)小说名:墓师第5章金丝楠木棺材这一刻,老昆的大喊,才让老抠忽然之间回过神来了。老抠下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收回了全部的目光,神识一下子就恢复了,刚刚自己就好像在做梦一样,很想睡觉了,一辈子都不想醒来,但是没有想到,老昆疾呼,让自己刹那间恢复了意识了。这一刻的老抠才发现,自己差一点就被铁棺下面的黄鼠狼给迷惑了,老抠不敢耽搁时间,脚下抹油,健步如飞,三下五除二,便跨过了铁棺,来到了铁棺边缘的铁链了。本来老抠打算逃走的,结果自己下来的时候,那一根铁链居然在猴王和黄鼠狼

  • 纵夫无罪5章(第5章 我没有选择)

    原标题:纵夫无罪5章(第5章我没有选择)小说名称:纵夫无罪第5章我没有选择一时间二人都陷入了沉默。莫言本就是一个少言的人,成天不说话也是常见的很。可是凤灵不行啊,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主。把思绪拎清之后就觉得两个人都无言太尴尬了。于是,凤灵就侧过身子,小手撩车窗上的布帘。一只手臂横搁在窗边,下巴放在手臂上就嘟着小嘴无聊的看路边景色。凤灵不知道从她侧身开始,莫言的视线就一直放在凤灵身上。莫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盯着凤灵看,就那么随心的看了。凤灵一直不知道莫言在看她,只是头小脑袋左扭右扭的来回看,嘴里还哼

  • 女总裁的极品高手5章(第5章 李扬的本领)

    原标题:女总裁的极品高手5章(第5章李扬的本领)小说书名:女总裁的极品高手第5章李扬的本领在遇到李扬前,孙娴简直不敢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贱到如此地步。强忍同事古怪的目光,好不容易办理完入职手续,孙娴再也不堪骚扰,愤愤的回到十三层。“我有些文件要处理,你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呆着去吧。”厌恶的挥了挥手,孙娴抬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可就在她准备关门儿的时候,李扬却硬生生的挤了进来,“人生地不熟的,你让我去哪儿?”“爱去哪去哪,总之,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别这么不近人情嘛!”李扬仿佛没有注意到孙娴杀人的

  • 极品嚣张狂少5章(第一卷 强者归来第5章 周少)

    原标题:极品嚣张狂少5章(第一卷强者归来第5章周少)小说名字:极品嚣张狂少第一卷强者归来第5章周少“哼。”赵雅筠不服气的冷哼一声,道:“又不是只有你会治疗,这个可不算什么疑难杂症,只要我好好的调理一段时间就会没事的。”夏天摇摇头,认真的道:“你这个不行,因为到了很严重的地步,简单的调理几乎没有什么效果,必须服药。”嗯?看着夏天严肃认真的脸,赵雅筠又有些动摇起来,难道真的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吗?她死死的盯着夏天的眼睛,非常的凌厉霸气,想看看夏天是否是故意骗自己好占便宜的,还是真的是这么回事。可是,

  • 妖武至尊5章(第5章 奇怪的小师妹)

    原标题:妖武至尊5章(第5章奇怪的小师妹)小说名称:妖武至尊第5章奇怪的小师妹“你!”那两人气急,挥起拳头,就要打死这废物。就在此时,王卫平抬起胳膊,拦住他们。“没想到,你竟然开辟出金海了。”“跟你有什么关系?”秦亥冷笑。“即便如此,你也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王卫平马上就要成为三代弟子,这在宗内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到时候他打算向宗主提亲,以自己的潜力,想娶不能修炼的小师妹,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不能修炼就没有话语权,哪怕她是宗主女儿。“恩?”秦亥有些奇怪,听到这话之后,脑海里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