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青春微凉爱依旧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26:2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青春微凉爱依旧

第11章 是莫太太送您回来的

  夏念念冲到楼上房间,找到了自己落下的U盘。青春微凉爱依旧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下楼时,莫晋北还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夏念念很想摔门走人,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把她钉在原地。

  犹豫许久,她咬咬牙,终究他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她没办法扔下他不管。

  她费力地把莫晋北扶到沙发上,拧了热毛巾给他擦脸擦手,又拿毯子给他盖上。

  这些都做完之后,她坐在一旁,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屋子里很安静。

  安静得夏念念可以听见,莫晋北的清浅的呼吸声和有力的心跳声。163女人网

  男子身上特有的清淡香气混合着酒精的浓香,时不时的钻入了她的鼻息之中。

  精致如画的男子还在闭目沉睡。

  他浓密的睫毛在眼窝处打下好看的阴影,淡漠的唇闭出了柔软的弧度,皮肤莹润细腻,找不到一点点瑕疵。

  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耀眼夺目的男子,让夏念念看得整个人都有些晃神。

  这个人居然是她的丈夫,原本是要和她牵手共度一生的人。

  她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就去碰了碰男子的脸,温热的触觉,让她的心脏猛地漏了一拍。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他那个午后,他高高在上,静淡的风吹过他的黑发,他的声音好听到缠绵。青春微凉爱依旧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念念?”

  他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后来怎么了呢?

  后来她脸红了。

  再后来,就开始了他们的婚姻。

  夏念念摸了摸脸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有了泪水。

  她擦干了眼泪,有些狼狈地抓起自己的手包朝着门口跑去。

  莫晋北醒来的时候,绚烂的阳光透过宽亮的落地窗,照了一室的明媚。

  一觉好梦,睡得莫晋北全身舒坦,他慵懒地微微闭目。

  他好像做了个梦,梦到又回到了两年前,有一道娇小的人影拼命地扛着他,把他救出了起火的仓库。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莫晋北伸长手臂伸了个懒腰,慢慢睁眼,然后他用力地眨了两下眼睛,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四周,这里好像是……锦云苑?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上次带刘碧丽回来是喝多了,这次又是喝多了,连续两次意外真是见了鬼了!

  莫晋北伸手揉了揉眉心,他快速地起身,随便洗漱了下就走人,他可不想见到那个陌生的老婆!

  莫晋北收拾后,俊脸上恢复了冷傲的表情,路过锦云苑大门时,保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莫先生好!”

  莫晋北漂亮的眸子斜睨了他一眼,鬼使神差地开口:“昨晚我怎么回来的?”

  保安恭敬地回答:“昨晚是莫太太送您回来的。”

  莫晋北蹙眉,是她?

  唇上似乎残留着温软的触感,他在梦里似乎还吻了一个女人。

  莫晋北狠狠地淬了口口水,拿出手帕消毒似的对着自己漂亮的薄唇来回擦拭。

  他找到了自己扔在路边的汽车,坐上去,发动汽车,突然福临心至想到,他昨晚好像还梦到了一个娇小的人影扛着他。

  那道娇小的人影,竟然在梦中和两年前救他的那道模糊的人影重叠了。

  按下车窗按钮,莫晋北将那张纪梵希的限量版手帕狠狠地丢了出去,他在想什么呢?

  救他的人明明就是冷烟烟!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快给冷烟烟找骨髓才行!

  -

  夏念念来到神话集团,上次霍月沉把西装外套借给她,她干洗后准备还给他。163女人网

  这个时间职员已经都下班了,她一路通畅地来到了总经办办公区。

  抬眸发现霍月沉办公室的门轻轻掩着,里面传来霍月沉的声音:“Amy?Amy?”

  声调叫得有些急,不像是霍月沉一贯冷静沉着的语气。

  夏念念愣了下,走到门口,轻轻推开虚掩的门说:“Amy已经下班了。”

  闻声,霍月沉猛地抬眸,发现是她,眼眸中划过一丝快到不可捕捉的意外:“是你?”

  夏念念扬起手中的袋子,说:“你借我的外套已经干洗好了,我送来还给你。”

  霍月沉指了指一旁的桌子:“你放在那里就行了。”

  夏念念将袋子放过去,发现霍月沉浓眉紧蹙,精致漂亮的脸有些苍白,右手捂在腹部的位置。

  因为用力太大,漂亮光洁的指甲盖都变得有些泛白。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霍月沉抬眸,发现夏念念放下袋子后还没有走,他忍不住开口:“还有事?”

  话音刚落,他就抽了口冷气,右手更加用力地捂住腹部。

  “你怎么了?”夏念念担心地问。

  霍月沉缓了好一阵,才略带疲惫地摇摇头:“没事,老毛病了。没吃饭,胃疼。”

  夏念念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忍不住说:“那你赶快下班去吃啊!”

  霍月沉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上厚厚的文件,叹气道:“我看完这一季春装的设计方案就下班。”

  “能麻烦你帮我倒杯热水吗?”

  他的脸色越发苍白了,额角甚至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可想而知,他现在有多不舒服。

  “好。”夏念念拿起桌上的一个干净杯子,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热水给他。

  “谢谢。”

  霍月沉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热水,感觉翻江倒海的胃里稍微舒服了些。

  他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拿起了文件,又开始工作。

  夏念念抿了抿唇,她觉得霍月沉人还不错,对于自己看不惯的事情,敢直接说出来,她很欣赏他的人品。

  她有些犹豫地说:“要不,先吃饭再工作吧?”

  霍月沉抬头,像是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夏念念干脆走过去用力抽走他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然后一口气说完:“走吧,先去吃饭,正好我也没吃饭。你胃不舒服,工作起来效率也不高。”

  霍月沉微微眯眸,视线缓缓落在夏念念的脸上。

  她白嫩的皮肤吹弹可破,两颊上有着淡淡的绯红。

  但她脸上最吸引人的,却是那双明亮的美目。

  漂亮浓密的睫毛,配上弯弯柳眉,一笑起来就眉目飞扬,让人移不开眼睛。

第12章 再撞渣男小三

  霍月沉眼中扫过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锐芒,幽远深邃的眼眸转了转,唇角微勾起一抹笑意:“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

  他们去了一家颇有口碑的餐厅,点完菜之后,夏念念特别吩咐服务员端一杯热水过来给霍月沉。

  霍月沉微微眯了眯眼,扬起唇角说了声:“谢谢。”然后像是很无意地说:“你很会照顾人,你先生一定很幸福吧!”

  夏念念一愣,桌下放在腿上的手骤然收紧,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过了好一阵才语气酸涩地说:“还……还好吧!”

  霍月沉端起热水抿了一口,心知肚明,却并不挑破。骤然换了个话题:“说实话,你辞职我觉得非常遗憾。”

  夏念念其实也觉得很可惜,她虽然只去神话集团上了几天班,却很喜欢那里朝气蓬勃的工作氛围。

  霍月沉狭长的、如黑曜石般的眼睛斜睨了眼垂眸沉默的夏念念,慢慢地说道:“这一季的春装马上就要上市了,设计部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我很希望你能够回来工作……”

  夏念念狠狠地抿了抿唇,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餐厅里传出了一阵不和谐的喧哗声。

  “没位置?怎么会没位置了?”

  闻声,夏念念的肩膀颤了颤,猛地扭头朝声源看去。

  霍月沉微微蹙眉,转脸看过去,一看便微微眯了眯眼角,眸子里快速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长了一张妖孽脸的莫晋北,手臂被打扮得趾高气扬的刘碧丽挽着,好像一朵迎风招展的桃花。

  他的眉宇间带着一股天生的贵气,那双狭长的桃花眼,灼灼其华,美得惊心动魄。

  “抱歉莫总,今天实在是没有位置了。”餐厅经理弯着腰不住的道歉。

  “我常坐的那张桌子呢?”莫晋北漂亮的眼眸朝这边看过来。

  餐厅经理看到位置上已经有人了,连声道歉:“因为您没有预约,所以……”

  莫晋北理也不理,直接朝这边走了过来,挽着他手臂的刘碧丽踩着高跟鞋,扭着腰也跟了过来。

  “这位置是我的,你们重新找位置。”莫晋北随意的丢出了一句,说得天经地义一般。

  垂眸低头的夏念念的双手已经紧紧握住,因为低着头,霍月沉看不清她的表情,在感觉到她周身蔓延的愤怒气息时,他眉心微皱。

  “莫总,这……”餐厅经理急得直冒汗,他不敢得罪莫晋北,可是也不能让先来的客人让位置吧?

  突然霍月沉站起身,礼貌地一笑:“莫总,好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莫晋北的眼底闪过一抹疑惑,霍月沉已经主动伸出手,开始自我介绍:“我是神话集团的霍月沉。”

  身材同样高大挺拔,气质同样贵不可攀的两个男子对视,目光在空气中纠缠了片刻。

  神话集团最近声名鹊起,传闻掌门人非常低调,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

  毕竟是商人,莫晋北很快就伸出手与他相握:“原来是霍总,久仰了!”

  刘碧丽的表情僵硬住,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霍月沉。

  她正在焦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霍月沉对着她友好的一笑:“想必这位就是莫太太吧?莫先生您的眼光真好!”

  刘碧丽愣了下,疑惑霍月沉怎么会这么说,可那一声“莫太太”却是她梦寐以求的称呼。

  她眸光一亮,立刻得意起来,柔柔地说:“霍总你好!”

  她并没有纠正霍月沉的说法,她巴不得别人都误会她是莫晋北的妻子。

  霍月沉在心里暗笑,表情却是越发的真诚:“莫太太好面熟,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家餐厅颇为高档,听到“莫太太”这几个字,已经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

  御尊集团的莫晋北在T市名气太大,而他的太太却一直深藏不露,难免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位莫太太到底是何方神圣。

  “霍总好会开玩笑。”刘碧丽笑得花枝招展,别人越是投来羡慕的眼光,就越是满足她的虚荣心。

  莫晋北的眼神变得有些凌厉,直觉笑得一脸真诚的霍月沉不怀好意。

  果然,霍月沉语气一转:“莫太太,我越是看你就越是面熟,我们一定见过。”

  刘碧丽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挽着莫晋北的手臂开始撒娇:“晋北,我们去其他的地方吃饭吧,我肚子饿了。”

  霍月沉突然一拍手,开口道:“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演戏的刘碧丽吗?怪不得我说眼熟呢!”

  他故意把刘碧丽说成是“演戏的”,就是在讽刺刘碧丽能装。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

  闻言,莫晋北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语气不悦的开口:“霍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霍月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没什么意思啊?原来不是莫太太,我还以为莫先生是带太太出来吃饭呢!”

  这还不算完,霍月沉继续假装扼腕痛惜,连连摇头:“爱情再伟大,也不该破坏别人的婚姻和家庭幸福,刘小姐的爱情观与我公司的代言人形象真是相去甚远。”

  刘碧丽脸色一变,她被取消代言的事情,莫晋北还不知道。

  闻言,莫晋北果然朝她看来,眼眸中带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让她打了个寒颤。

  “我不想在这里吃饭了,我们换个地方吧!”沉默许久的夏念念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着霍月沉开口。

  刘碧丽看到夏念念,瞳孔一缩,怎么是她!

  莫晋北的目光朝夏念念投过来,灯光下,她肌肤胜雪,明眸皓齿,脸上红彤彤的,十足的明艳不可方物。

  甚至她都没有化妆,唇红齿白的素颜,跟站在旁边的浓妆艳抹的刘碧丽一比,气质容貌丝毫不逊色,甚至平白的让人觉得当红明星的刘碧丽俗气了许多。

  傲娇的小辣椒立刻就引起了莫晋北的注意,她看上去很生气,说完之后看也不看他们,抓起手包就冲着门口走去。

第13章 陪她吃小龙虾

  长裙伴着她的脚步,旋出了一朵朵漂亮的花儿,连背影都那么让人留恋不去。

  霍月沉朝着他们笑笑,说了句“失陪”,就追着夏念念走了。

  刘碧丽本来就和夏念念有仇,此刻莫晋北幽深的眼光更是让她觉得打心眼里讨厌,生出了危机感。

  刘碧丽整个人都朝着莫晋北靠过去,恨不得挂在他的身上,小脸蹭着他的胸膛,语气娇嫩:“晋北,我们吃饭吧,人家有点饿了。”

  莫晋北却掐着她的腰,把她从自己身上拽了下来,面上浮现了一丝不耐烦和阴寒:“好了,别闹了。”

  莫晋北黑眸微眯,脑子里莫名觉得霍月沉身边那个女孩有几分熟悉。

  -

  夏念念走得很快,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她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可当看到莫晋北带着刘碧丽四处秀恩爱,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她冲出餐厅后,差点撞上迎面的路人才生生刹住脚步。

  背后有人轻轻拍她的肩膀,她怒火滔天的回头:“干嘛!”

  看到霍月沉那张俊朗的脸时,表情才稍稍放缓。

  语气略微有些生硬地说:“对不起,我刚才……我突然觉得没胃口了。”

  霍月沉心知肚明,脸上却滴水不漏,露出非常赞同的表情。

  “我也没什么胃口,说实话人人都知道莫晋北结婚了,居然还养小三,真是叫人倒胃口!”

  霍月沉表情真挚,语气诚恳,不带半点做作和虚假。

  让夏念念觉得心中有股暖流似的,从心脏的位置一直流到四肢百骸。

  “既然我们都没胃口了,我就送你回家吧!”霍月沉提议。

  夏念念猛然想起他还胃痛着,急忙说道:“那怎么行,你的胃一定要吃东西才行!”

  她这么关心他……

  霍月沉的唇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很淡很淡。

  夏念念突然眨了眨眼睛,拍了拍手掌:“我知道一个好地方,我们去那里吧!”

  人来人往的小吃街,扯着塑料大棚的大排档里人声鼎沸,桌上到处都是油渍,板凳四处乱放。

  “你说的好地方就是这里?”霍月沉完美的俊脸出现了一丝裂缝,他可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

  “对啊,快过来坐!”夏念念熟练的找到位置,伸手招呼他。

  霍月沉不动声色地走过去,眉头微微蹙下,抽了张餐巾纸垫在板凳上才坐下。

  “老板,点菜!”夏念念连菜单也不看,张嘴就来:“要两个素菜拼盘,一碗皮蛋瘦肉粥,再来一份小龙虾。”

  片刻后,夏念念将素菜和皮蛋瘦肉粥推到霍月沉面前,还帮他掰开了卫生筷子,招呼道:“吃吧!”

  “你常来这里吃饭吗?”霍月沉假装随意地问。

  “以前常来,我读高中的时候还在大排档打过工呢!”夏念念笑笑,一点不介意的说起自己的过去。

  霍月沉接过筷子,看着她熟练的动作,眉心微蹙。

  她可是御尊集团总裁夫人啊!

  再怎么不受宠,也不至于这样吧?

  看来他掌握的消息并不全面,和夏念念本人相去甚远。

  夏念念带着手套,盯着眼前的小龙虾两眼放光,笑眯眯的开始剥虾。

  一边剥虾,还一边安慰喝着稀饭的霍月沉:“这个辣,你不能吃。”

  说完她把剥好的虾放进嘴里,非常满足的发出一声赞叹。

  霍月沉突然就觉得眼前的稀饭索然无味了,盯着她因为吃了辣椒而微红的唇:“小龙虾好吃吗?”

  “很棒!”夏念念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我也想试试。”出于安全考虑,霍月沉平时根本不可能吃这种街边小吃。

  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的,轻易就被夏念念给勾起了食欲。

  夏念念慌忙说:“你胃疼,能吃吗?”

  霍月沉已经学着夏念念的样子,将一个小龙虾剥好扔进嘴里。

  一入口,他浓眉就紧紧蹙起,这是什么味道?

  又辛又辣,还很呛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吐出来!

  但是触及夏念念担心的目光,他马上就保持住一脸淡定的表情,有模有样地说:“还不错。”

  “不错吧?”夏念念闻言立刻笑了,体贴的帮他夹了两个放在盘里:“那多吃几个!”

  吃过了大排档,夏念念抢着买单。

  霍月沉将单子一把抢过,淡淡地说:“我从来没有让女人买单的习惯。”

  吃得有点多,夏念念提议散散步,两人便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护城河边。

  “霍总,今天真是谢谢你!”夏念念突然说。

  “谢我什么?”霍月沉不解。

  夏念念停下步子,对着干净清澈的护城河吸了口气。

  晚上的空气让人觉得精神一振,她扭头诚恳地说:“反正就是想要谢谢你。”

  霍月沉淡然一笑,深邃幽远的黑眸在她脸上扫了下,慢慢开口:“这样的谢意太没有诚意了吧?新一季的春装要上市了,如果你真的想谢谢我,不如回来工作。”

  “可是我……”夏念念垂眸,眸光微微闪动。

  看出了夏念念眼里的挣扎,霍月沉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收:“如果你是因为刘碧丽的事情,就大可不必自责。”

  他掷地有声地说:“刘碧丽靠绯闻上位,形象的确不适合神话集团,就算没有你这件事,我也会换人。”

  “可她的背后是莫晋北。”夏念念语气酸涩地说。

  “那又怎样?莫晋北已经结婚了,他这样的行为让人不齿。结婚就是一辈子的承诺和责任,我的爱情观就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霍月沉的话郑重有力。

  夏念念小嘴微张,愣了好半天,才语气带着一抹辛涩地说:“你以后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霍月沉敛了下眉,抬起头,仔细的看着夏念念,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某种情绪压抑下去。

  霍月沉开口诚挚地说:“回来工作吧!你是堂堂正正,认认真真的工作,那就不需要对任何人妥协。如果下次再遇到困难,你就应该挺直了腰杆打倒困难!”

第14章 霍月沉是A国皇子?

  夏念念透过霍月沉的脸,看到的是真诚和期待。

  她抬眸,语气带着认真地问:“如果这个困难太强大,我做不到呢?”

  “那就看你怎么选择了。”霍月沉回答得很快,语气坚定:“看你是选择逃避,还是勇敢面对。这世上除了生死,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夏念念沉默了。

  霍月沉说得很对,她不该还留念这段食之无味的婚姻,她应该鼓起勇气创造自己的新生活。

  坚定了信念,她豁然开朗地说:“霍总,谢谢你,我明白了,我这一次不会再逃避了,我明天就回来上班!”

  夏念念婉拒了霍月沉送她回家的提议,她自己打车走了。

  霍月沉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帮她关上出租车的门,扬起唇角:“我期待你的回归!”

  等到夏念念乘坐的出租车开走之后,霍月沉的浓眉瞬间就拧在了一起,走到路边,脚步都有些踉跄。

  他扶着墙掏出手机,费力地按下一串号码,报出了自己的位置:“我想我要住院了。”

  不多一会儿,一辆汽车横冲直闯地冲到他面前,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跳下车,风风火火地喊道:“月沉?我的老天!”

  霍月沉被紧急送进了一处高级私人医院,一顿人仰马翻后,他躺在Vip病床上,白皙的手背上扎着针头在输液。

  “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毛病吗?你居然敢吃街边摊?你疯了吗?”年轻人急得跳脚。

  年轻人的大嗓门让霍月沉的太阳穴突突疼得厉害,他不情愿地说:“光霁,小点声。”

  “月沉……我说殿下!你接近夏念念那个女人不是为了对付莫晋北吗?你怎么能这么大意去吃路边摊?万一敌人在暗地动手脚可怎么办?”白光霁没好气地说。

  没错,霍月沉就是A国大皇子。

  A国君主一向对政事漠不关心,现在A国分成两派。

  一派是以大皇子霍月沉为首的大皇子党;而另一派则是皇叔霍浪为首的皇叔党。

  霍浪一边支持没本事、年纪又小的二皇子,一边联合C国御尊集团的莫晋北。

  以A国国内资源作为交换条件,争取到了莫晋北在财力上的支持。

  霍月沉当然不会袖手旁观,针对莫晋北制定计划。

  假意接近他的妻子夏念念,企图找到机会狠狠瓦解莫晋北的势力。

  一想到那个天真纯洁的女人,霍月沉冷峻的五官变得有些柔和。

  白光霁的质问顿住,脸上变了变:“月沉,你不会对那个女人来真的吧?”

  霍月沉微扬的下巴点了点,非常随意地说:“是又怎么样?”

  白光霁嘴角一抽,用手扶额:“你到底怎么想的!”

  霍月沉闭目,身体往后靠:“我的计划不会有问题的。”

  “她可是莫晋北的妻子!”

  “她不幸福。”霍月沉轻抬起眼皮:“那个男人对她不好,并不爱她。”

  “你别忘了,她只是我们利用来对付莫晋北的工具!”白光霁狠狠地抿唇。

  霍月沉轻轻合上眼皮,不再说话,只是轮廓分明的下巴却绷得很紧。

  白光霁也没有再说话,他叹了口气。

  看着霍月沉坚定的侧脸,他深知他一旦打定了主意,就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

  莫晋北调查后得知,刘碧丽在新品发布会上气焰嚣张,要神话集团的员工给她下跪道歉,才引得神话集团总裁不快,更换了代言人。

  这让莫晋北很生气。

  在他的女人里,刘碧丽算是爬得最快,最引人注目的一个。

  可她的性格却太过骄纵,攀上他这个高枝后,更加目中无人,随意打骂工作人员。

  莫晋北跟娱乐圈的女人来往,一来是因为御尊集团的旧派势力盯得他很紧。

  在他还没有完全掌握御尊集团的时候,必须要掩人耳目,让他们以为他是个一无是处的花花公子。

  二来而是为了旗下的娱乐公司。毕竟女明星出名最快的办法就是和他扯上关系。

  但是,他讨厌不听话和痴心妄想的女人。

  他现在还没有离婚的打算,所以凡是觊觎“莫太太”这个位置的女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甩掉。

  助理按照吩咐,拿着一堆刚进娱乐公司的新人照片进来。

  莫晋北漫不经心地对助理交代:“以后刘碧丽的电话我都不接,让她乖乖听话拍戏,给公司赚钱。”

  助理愣了下,刘碧丽自从跟了总裁之后就无比嚣张,仗着总裁的宠爱,在他们面前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还以为总裁对她有所不同,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莫晋北一张张的翻看照片,显然没一个满意的。

  “妈的,智障!长成这样也想出道?”

  “这颜值村口都走不出去,叫公司怎么包装?”

  “怎么还有个十六岁的?做什么明星梦?老师寒假作业布置得太少了吧!”

  莫晋北态度恶劣,说出的话一贯的贱而毒。

  他不满意地把那堆照片统统扔在桌上,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了一张白玉生香,明眸皓齿的脸。

  霍月沉身边那个女孩倒是长得不错,比刘碧丽强多了。

  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气质容貌不输给莫晋北任何绯闻对象。

  莫晋北修长的手指抚着棱角分明的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总裁。”助理轻轻咳嗽了一声,好像有什么事情想要汇报。

  莫晋北拉回了思绪,看到助理还没走,蹙眉道:“还有什么事?”

  “锦云苑的佣人说太太最近都不在家,好像是……搬出去了。”助理小心翼翼的汇报。

  莫晋北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揉了揉自己有些疲惫的眉心,语调淡淡地说:“以后不用给我汇报那个女人的事情。”

  莫晋北随意的一个决定,让他后来后悔不已。

  “就她吧!”莫晋北选了好半天,终于选了个有两分像脑海里那个女人的照片:“通知她收拾下,等下陪我去拍卖会。”

  -

  夏念念重新回到神话集团上班,因为她拒绝给刘碧丽下跪道歉,让大家对她多了几分敬重。

青春微凉爱依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青春微凉爱依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前夫来袭:老婆约吗?17章(第十七章 照片风波)

    原标题:前夫来袭:老婆约吗?17章(第十七章照片风波)小说:前夫来袭:老婆约吗?第十七章照片风波段易丞搂着苏黎黎到达停车场后,他像是甩烫手山芋一般的,推开苏黎黎。“易,你这是什么意思?”苏黎黎被他前后不一的态度给弄糊涂了。难道他又在做戏?“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段易丞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那些相片,当着苏黎黎的面,将它们撕得粉碎。“你不相信?”苏黎黎没想到他的反应竟是如此。“要我相信元昊爱上了季璃玥那个蠢女人,就凭这些,还不够?”想想都觉得可笑,秦元昊是什么身份,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季

  • 致命合作:蒋少情深似海17章(第17章 他喜欢你)

    原标题:致命合作:蒋少情深似海17章(第17章他喜欢你)小说书名:致命合作:蒋少情深似海第17章他喜欢你我在那里等了很久,一直到后半夜才轮到我的戏份。王东升打着哈欠冲我说道,“快去准备吧,拍完了好休息。”可是那天,漂泊大雨。我木然的站在雨里,足足的淋了三个小时,初秋的天已经有了凉意,那雨滴落在我的身上,一点点剥离了最后的体温。我也真是倔强啊,明知道这是他们故意设的局,可偏偏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我冻得瑟瑟发抖。曲莹莹已经在休息室里酣然入睡,王东升打着盹儿根本就没有盯着镜头,副导演在他的安排下,

  • 婚婚欲动:首席前妻要上位17章(坑深017米:这人是不是你心上人)

    原标题:婚婚欲动:首席前妻要上位17章(坑深017米:这人是不是你心上人)书名:婚婚欲动:首席前妻要上位坑深017米:这人是不是你心上人“你说呢?”韩沫凉语调微扬,笑看着张歆飞。张歆飞忽然间很生气,“我才是正庭的妻子。”她明明是生气的样子,可是因为压抑着情绪,反而觉得像是在委屈的哭诉。“我知道你是秦正庭的妻子。”“你不能破坏我的家庭。”张歆飞咬着唇,急红了脸,委屈难受的样子让她想的格外楚楚可怜。韩沫凉指腹轻轻摩挲着咖啡杯壁,转头看向窗外的景色,夜已深,路上全是匆匆而走的行人,他们都急着赶回家,那

  • 夜红尘17章(第十七章:我被带出去)

    原标题:夜红尘17章(第十七章:我被带出去)小说书名:夜红尘第十七章:我被带出去徐五爷这个人也真的是怪,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嘲笑千离那方面功能有问题。我听到千离说徐五爷的时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原来眼前这个小眼睛,大光头的就是徐五爷,还是个虐待狂。千离笑着道:“谁说我不带女人回家过夜?再说这貌似是我的个人私事,还轮不到您来关照吧?”徐五爷听到这话,倒是也不恼,只是笑着道:“千少爷说的可是真的?那今天就在这姑娘中选一位带走如何?”千离微微一笑,随意的道:“就她吧,明日你们可以问问她,我千少是不是在床上

  • 天干物燥,小心前夫17章(第17章 去公司找他(一))

    原标题:天干物燥,小心前夫17章(第17章去公司找他(一))小说名称:天干物燥,小心前夫第17章去公司找他(一)傅言霆被她半推半的推出了浴室里。他也没再逗她,知道她向来脸皮薄。他先下了楼,陈姨很快就按着傅言霆的喜好将刚煮好的咖啡端上来了。傅言霆端起杯子,“昨天晚上的菜,都是她做的?”“哎,是啊傅少。你没回来,宋小姐她还很难过的。”陈姨伸手擦了擦手,“傅少,您这是好福气的,我给那么多人家帮忙过的,要是遇上昨天那样的事情啊,那太太都是要发飙的。宋小姐,还是很好脾气的。傅少你下回还是记得要早点回来吃饭

  •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17章(第17章 明明只想用用这个所谓的未婚妻)

    原标题: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17章(第17章明明只想用用这个所谓的未婚妻)小说名: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第17章明明只想用用这个所谓的未婚妻乔灵在别的男人面前笑起来的模样,是薄御深从不曾看过的样子。乔灵主动挽上别的男人的手臂,也是他薄御深这个未婚夫从不曾享受过的……待遇。而她身上穿着的那条晚礼服,还是他亲自给她订的。她竟然穿来和别的男人私会!呵,这个女人。“想管就去管,别拿人家的红酒杯出气。”霍西延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薄御深收回视线,目光落在自己捏着的杯子上。的确,他因为用力,手指关节都已经泛白

  • 老婆太甜:傲娇老公请温柔17章(第17章 真心喜欢她)

    原标题:老婆太甜:傲娇老公请温柔17章(第17章真心喜欢她)书名:老婆太甜:傲娇老公请温柔第17章真心喜欢她毫无疑问,这次的月考,韩渺生又是年级第一,他的总分比第二名超了二十多分。洛妈妈知道后,啧啧称赞了很久。洛小甜听着妈妈的唠叨,忍不住瘪了瘪嘴,犹记得她小时候每次考满分,在妈妈心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从没有被表扬过,怎么到了韩渺生这里,他就变成了天才少年?洛妈妈显然注意到了洛小甜的表情,她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也有精力和洛小甜闲聊,“小甜,你也觉得韩渺生不错吧?”“嗯。”洛小甜不想和洛妈妈讨论韩

  • 萌妻十九:攻心总裁大人17章(017:用力的惩罚)

    原标题:萌妻十九:攻心总裁大人17章(017:用力的惩罚)小说书名:萌妻十九:攻心总裁大人017:用力的惩罚“你去把她叫过来就下班吧,我自己开车回去。”季云衡收回视线看着驾驶座,不显山不露水的对秘书吩咐。程秘书答应了一声,开门下车往苏写意的方向走去,在车尾大概几百米的地方叫住了她。苏写意显然是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熟人,窘迫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露出一个微笑,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那么狼狈。“大小姐,季总叫您上车。”苏写意擦脸的动作微怔了一下,“他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刚刚遇到了二小姐,她说您在这里约了人吃

  • 步步勾婚:权少蜜宠小妻17章(第17章 逼她做手术)

    原标题:步步勾婚:权少蜜宠小妻17章(第17章逼她做手术)小说名称:步步勾婚:权少蜜宠小妻第17章逼她做手术尽管他胸口涨满了愤怒的情绪,但是,他不能再开一枪发出一颗子弹。军旅生涯数年,上战场无数,他从来没这样胆怯过。是的,他害怕了,因为,封爵的前面手上捏握着的是他最爱女人的性命。沈月圆,沈月圆……他在心中不停地叫嚣,呼喊着这个名字。他的视力非常好,所以,他能够清楚地看到封爵拿枪抵住沈月圆太阳穴时,眼眸中向他扫射过的阴冷与嗜血,他了解封爵在战场上的绝狠。如果他再有所动作,他肯定会一枪崩了沈月圆。想

  • 如痴如醉:总裁,别太粗鲁17章(17 拒绝被他潜规则)

    原标题:如痴如醉:总裁,别太粗鲁17章(17拒绝被他潜规则)小说名称:如痴如醉:总裁,别太粗鲁17拒绝被他潜规则沈明媚眨了眨眸子,胸膛起伏,不满地瞪向他:“你这不是逼良为娼吗?”厉彦琛漆黑的眸子仿佛幽潭般深邃,意味深长道:“你也算不得良家妇女!”“可是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拒绝被潜规则!”沈明媚挺直了脊背,底气十足,眸光直视向他。“你跟了裴佑泽,还不是一样?”厉彦琛目光犀利,英俊的脸庞覆盖着硬冷的色泽,语气带了些不客气的讥讽味道。“那怎么一样?”沈明媚高抬起下巴,不服气地叫道。“哪里不一样?”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