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世邪神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22: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世邪神

第十一章 态度转变

梁善情不自禁的话让泡茶的苏蓉也顿下了动作,美眸转向叶楚,她同样有些好奇。网站163nvren.com这一次见到叶楚,却是和以往有着很大的区别。她也想知道,这三年叶楚有着什么样的经历!

“行走世间十万里,只将行善作生涯!急人之所急,帮人之所需,为善是我的座右铭,除恶是我的人生信条。这三年,我一直在做好事不留名!”叶楚很是认真的说道。

“噗嗤……”

一句话,不只是庞绍没有忍住,甚至苏蓉等人都没有忍住。口中的酒水和茶水都喷了出来,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楚,想要看看叶楚有没有脸红,但是他们失望了,叶楚脸皮厚的一丝异状都看不出来。

梁善听不进耳了,一个在尧城声名狼藉到过街老鼠的人物,居然扬言江行善作生涯,这样无耻遭雷劈的话要是被尧城的人听到,会不会用唾沫淹死叶楚?

庞绍更是呸了一声,他跟随过叶楚做过几件事情,叶楚的卑鄙早就见识了。163女人网他居然能在伴随过他的自己面前说出三年来只为行善如此无耻的话来,庞绍觉得圣女殿下对他另眼相看也是有道理的,毕竟如此不要脸的境界他达不到。

苏蓉和张素儿对望了一眼,两人憋的面色通红,染上一层彩霞般,增添了几分醉人美态,从一个整座城池都叫人渣的人口中说出除恶行善做人生信条,苏蓉都怀疑河水会不会倒灌,天地会不会颠倒!三年不见,苏蓉觉得叶楚不是不要脸,而是根本没脸了!

“怎么?你们不信,你们可不知道,在外面大家都叫我君子,圣人,我……”

“信了!信了!”叶楚还想说什么,庞绍和梁善赶紧打断。他们听不下去了,再听叶楚这般恶心的不要脸夸下去,真要忍不住要发暴揍人了。

“你以前是尧城人?”庞绍在鄙夷叶楚之后,又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以前一直不知道你的根底,现在总算能挖出一些了。”

庞绍有些兴奋,叶楚身份十分神秘,他算和叶楚接触还算深的,可对于叶楚的了解还是蒙着一层纱,根本看不透。现在知道叶楚是尧城人,说不定就可以挖出一些什么。

叶楚见庞绍如此,那里还不知道庞绍想什么。说明http://www.163nvren.com/可叶楚心中却十分不屑,心想在尧城最多能打听到他狼藉的声名,至于其他根本打探不到。

三年前叶楚被叶家狠抽了一顿赶出尧城,他另有一番机遇。这三年游走的路途不下十万里,得到的也良多,因为一些特殊的人,让他身上抹上了一层神秘感,庞绍这些人最想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想挖出他的根底,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让他们很是不甘。

“看来你在尧城地位不怎么样?嘿嘿!连方心远这样的跳梁小丑都敢在你面前蹦跶!”庞绍嘿然说道,“以你的能力身份!别说方心远,就算方心远他老爹方天侯都得对你恭恭敬敬。”

庞绍漫不经心的话语却让梁善和苏蓉都疑惑不解,心想叶楚有什么本事?他除去作恶的本事有一手的话?还有别的本事吗!方天侯在尧城是一个十分有名气的人物,又桀骜不驯,整个尧城他也只对王上恭恭敬敬。庞绍居然说方天侯要对叶楚恭恭敬敬,他这是说笑吧?

见苏蓉和张素儿眸子中有着几分不屑,就知道她们两女以为庞绍在为自己说大话。叶楚笑了笑也不做解释,伸手接过苏蓉刚刚泡好的茶水对着苏蓉说道:“苏小蓉!以后我们合伙开个茶馆怎么样?你泡茶,我收钱!”

梁善听到叶楚这句话险些没有被呛到,心想你要是开茶馆谁会去喝茶?不砸你的就好了!何况苏蓉会和你开什么屁茶馆吗?这一次要不是庞绍的缘故,别说喝她泡的茶了,连看她泡茶的机会都没有。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叶楚果然还是贼心不死,惦记着苏蓉!”梁善觉得叶楚真是做白日梦做多了,苏蓉连庞绍都不敢染指,他居然奢望。

苏蓉心生不喜,转头看向庞绍说道:“庞公子,茶也喝了,陪也陪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不急!”庞绍笑道,丝毫不顾两女清冷的目光,看着叶楚说道,“星刹你接手不接手?甩手掌柜做了这么久,你不会说不管就不管吧!殿下呢,你不会真不见吧?”

“当然!”叶楚理所当然的说道,“自然不管!”

“混蛋!”庞绍终于忍不住骂了,他居然能把不管说的那么大义凛然,难道他忘记星刹是他带着大家打造出来的吗?

见庞绍还要说什么,叶楚打断道:“你再说也没用!我是一个崇尚和平,向往友善的,打打杀杀的宣扬暴力的生活不适合我!毕竟,我和你们这些暴力分子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庞绍终于忍不住了,手中的酒杯向着叶楚就丢了过去。也不知道当年是谁带着他们横冲直撞,谁叫嚣着‘我自横刀向天笑,谁不服我就干谁!’

一个如此张狂的人,此刻居然说他开始慈悲了?谁信!

苏蓉见庞绍气的直咬牙,她和梁善心中的疑惑更深,叶楚和庞绍到底什么关系。说他们关系很亲密不像,可说他们关系不亲密,庞绍只言片语之间又让人觉得他们之前有很深的牵扯。而且,庞绍提到的殿下是谁?可样子和叶楚关系匪浅!

而且庞绍说的甩手掌柜又是什么?难道叶楚还有什么产业不成?

庞绍见叶楚扭头避开他砸过去的酒杯,也无可奈何,坐下来喝了几口酒,这才回复了过来:“算了,我也懒得去管。有这个时间,宁愿找几个女人来陪我。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说这句话的时候,庞绍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张素儿,让张素儿的心猛的提紧了起来。

“美人儿!真的不陪本少?你要是陪我一晚,不管是金币还是修自身之元灵层次的任何级别功法,随意你选,如何?”

一句话让梁善心跳了跳,金币也就罢了。可是修自身之元灵境界的功法却珍稀无比,这个境界顶尖的功法,整个尧城拥有的也不多。

叶楚看了张素儿一眼,见她面色又苍白了起来,他笑骂庞绍说道:“不要用这些东西诱惑女人了,早就告诉你这样勾搭女人不管用。”

庞绍见自己以往无所不利的手段失效,心想是不是自己给出的条件不高。不过被叶楚挤兑,他也没有继续诱惑张素儿,而是鄙夷叶楚:“本少不会勾搭女人,难道你就会了?世上有谁能比得上我的魅力,这天下还没有我搞不定的女人……”

庞绍刚想自夸,但马上就停下来。他不由想到了圣女殿下,心想当初追求圣女殿下可是被抽了很多次。版权163nvren.com反倒是圣女殿下对叶楚有着几分不同,而且叶楚在帝都的时候,那些名媛也愿意和叶楚接触。

想到这,庞绍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方法有错,可还是想听听叶楚的手段,学到了叶楚的手段,不要花钱就能勾搭上女人,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那你告诉我如何能搞定一个女人?”庞绍嘿然笑道,对这个很有兴趣。

叶楚耸耸肩笑道:“搞定一个女人其实很简单,本公子就传你泡妞心法: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你若喜欢被推,那就装情窦初开,自有熟.女为你宽衣解带!当然你要是好男色,他若是温若处子,你就猛嗅蔷薇,若他心有猛虎,那你就带他查花柳病吧!顺便查查自己和离我们远一些!”

“高!”庞绍听完之后,思索了一下,之后猛的大拍大腿,对叶楚竖起大拇指。显然忘记了之前他还说自己魅力无双,“难怪殿下对你与众不同了,果然有一套,我说你没事在殿下面前装乖巧干嘛。嘿嘿,现在终于明白了!”

梁善也忍不住对叶楚投去敬佩的目光,他也觉得这段话很无耻。心想叶楚三年不见,不会就是研究怎么搞定女人吧?总结的还挺像一回事的!

而唯有苏蓉和张素儿面色难看至极,三个都是纨绔子弟,居然当着她们的面大谈特谈如何勾搭女人,显然不把她们放在眼里,这还是三年前的叶楚吗?那个在她面前颤颤巍巍,只敢远远看着自己的叶楚?此刻,叶楚更像是不把她当回事!

第十二章 可以走了

苏蓉听着叶楚和庞绍的污言秽语,终于忍不住,猛然的站起身来,碰到桌子发出‘当’的一声巨响,险些撞翻了茶具,吓了在喝茶喝酒的叶楚庞绍一跳。

“我们可以走了吗?”苏蓉目光清冷,带着几分厌恶之色,心想要不是为了张素儿,鬼才会和这样的纨绔败类坐在一起。

庞绍转头看向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的苏蓉,双腿修长,肤光胜雪,细窄的长裙,衬托着她灵致而娇美的青春躯体,分明的充满着少女最动人的艳色。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微怒含羞的眼睛里冷媚横流。

庞绍也算经历过众多美人的人,可也忍不住升起了惊艳之感,如此佳人虽然不能吃,可是看着也养眼。

“急什么?难得见到我们这样的年少俊才,让你们作陪也是一种福气!”庞绍一改之前的嘻嘻哈哈,神色有些阴冷,他一向趾高气扬惯了,那里容得别人对他大呼小叫。就算是美人,在他面前也没有特权!

“答应你们的事情我们做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苏蓉倔强的盯着庞绍,眸子中不可抑制的流露出厌恶。

“从来没有女人在本少面前大呼小叫,今天我没有开口让你们走,谁要是走了,张素儿今晚就一定要陪睡……”庞绍有些怒了,一个小王国的女人,居然敢对帝国世家世子的自己如此,当真以为自己在尧国就变成温顺的猫吗?

见被气的面色铁青的苏蓉和张素儿,叶楚忍不住笑了笑,心想苏蓉性子还是老样子,依旧那样傲气倔强。只不过碰上傲气霸道大男子主义的庞绍,这样的性格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你……”苏蓉气的娇躯颤动,面色涨的通红。

庞绍无所谓的耸耸肩道:“女人嘛!还是乖乖的听话好,三从四德学好来,比什么都好!来,陪我们喝茶!”

说完,庞绍不理苏蓉,坐下来继续饮着他酒杯的酒!

梁善看的气的娇躯乱颤的苏蓉,心中暗自咂舌,心想庞绍真不知道怜香惜玉,不过庞绍执意要她陪,苏蓉怕也抗拒不了。

就在梁善暗自叹息的时候,叶楚却站出来,走向前拉住苏蓉的手,触手的肌肤的细腻与光滑。

“你干什么?”苏蓉被叶楚拉着手,受惊一般跳起来,带着几分惊惧声色俱厉喝道,“滚开!”

“得!原本想要带着你走的,既然你还想留在这里,那我就不管了!”叶楚耸耸肩很无所谓的说道。

“苏蓉!不要管我!你走!”张素儿咬着嘴唇,在她看来叶楚和庞绍都不怀好意,都是卑劣的人。

苏蓉咬了咬牙齿,走上前主动牵住叶楚的手,压制住心中的厌恶,语气有些清冷的说道:“带我们走吧!”

梁善看着两只拉在一起的手,他愣在了原地:混蛋啊,他居然用这种办法占梦中情人的便宜。真是一个禽.兽畜生啊,这么无耻龌龊的事情都做的出来,换做自己,自己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庞绍看着三人走出去,他同样错愕,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又遭叶楚算计了,要不然这家伙为什么不一开始带她们走,一定要等到自己和对方针锋相对才出头?

“混蛋!又利用我!好人都被他做了,我又成了恶人!”

……

被苏蓉拉着走出房门,叶楚不用想也知道庞绍此刻肯定在骂自己无耻卑鄙。

“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叶楚走出房门,心想等苏蓉到时候甩开自己手,还不如自己主动开口占取主动,“虽然我知道我的手很温暖,也很让人留恋。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一直抓着我手,到时候没人要我怎么办?”

“啊……”苏蓉触电一般猛的松开叶楚的手,面色一片通红,这混蛋什么意思,他是说自己不知廉耻拉他的手吗?难道他忘记这一切都是他和庞绍逼的!

张素儿目瞪口呆,叶楚居然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这回事?更可笑的是说苏蓉占他便宜,他当自己是谁啊?

苏蓉深吸了几口气,平息着几乎要暴走的情绪,以一种压制的平静语调说道:“此次多谢你帮忙相助!”

“那倒是不用,只要以后你们在背后少骂我几句就行了。”叶楚笑着说道,这一句话让张素儿俏脸通红,她以往可没少骂叶楚。

看着斜靠着墙壁,有着几分玩世不恭放浪形骸的叶楚,苏蓉想了想终究还是说道:“你不应该回到尧城!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尧城的名声,没有叶家为你庇护,很多人乐意找你麻烦。”

“他们要是敢来,尽管来就是!”叶楚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神态,散漫的语气中却有着几分霸道。

要说以前的叶楚是地痞人渣,此刻的叶楚更多的是一种散漫放浪,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想到叶楚今天的改变,苏蓉想了想还是问道:“这三年你做什么了?为什么庞绍都愿意听你的!”

“啊!”叶楚没有想到苏蓉会问出这么一句话,盯着苏蓉那张艳丽的俏脸,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告诉你,我曾带着庞绍去过七十六洞,并且把其中一位洞主的压寨夫人抢了回来给庞绍做小妾,你信吗?”

苏蓉和张素儿对望了一眼,随即各自摇了摇头。她们就知道从叶楚口中得不到什么消息。至于叶楚说的话直接无视。

七十六洞是什么地方?七十六洞联合起来的实力,都要超过一般的小王国了。七十六洞的任何一个洞主来到尧城,王上都要绷紧神经。这样的地方,叶楚居然说他带着庞绍去抢过洞主的压寨夫人,这不是说笑是干吗?

“好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是算了!不过最后提醒一次你,尧城对你来说很凶险。至于你听不听得进去,那是你的事情了。”苏蓉恢复了之前的清冷,对着叶楚说这句话也是为了报答叶楚这次的帮助。见叶楚漫不经心,苏蓉没有继续说什么,带着张素儿一起离开。

言尽于此,叶楚要是不听,那后果就要他自己承受了。

看着扭动着纤细腰肢离开的苏蓉,叶楚笑了笑,转头刚准备返回,却见梁善站在一处露出贱贱的笑容。

“嘿嘿!牵梦中情人的手很爽很幸福吧!真不知道你那里来的胆子!”

听到梁善的话,叶楚翻了翻白眼,直接无视他的话,反正不管自己说什么,梁善都会咬定自己暗恋苏蓉,回到尧城就是对苏蓉的旧情未忘!

第十三章 大将军墓

“做人做到你这种地步,也算举世唯一!哈哈,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人渣到举城不用‘叶楚’为名的!”庞绍哈哈大笑,从知道叶楚是尧城人之后,庞绍就开始大肆挖掘叶楚的消息。这不挖不知道,一挖吓一跳,叶楚在尧城的人渣声名居然到了这种惊世骇俗的地步。庞绍在帝国皇城的名声也够臭了,可和叶楚一对比,发现自己差远了。

对于庞绍的鄙视叶楚直接无视,拍了拍庞绍的肩膀说道:“行恶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你还弱的很,需要慢慢的修炼!像你那些恶事我早已经玩腻了,此刻我追求的是更高境界。”

“何为更高境界?”庞绍觉得叶楚确实超脱了败类的行列,一个人能无耻的把行恶作为职业,自己那点恶迹算什么?

“家传绝密!概不外传!”叶楚摇头道。

“家传个屁?”庞绍忍不住骂了起来,“不过我倒是想要听听你这恶棍能有多高的境界。”

“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说不传就不传!威逼利诱对我丝毫用都没有,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当然,你要是给个百八十金币,告诉你也无妨!”叶楚坚定的说道,仿佛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决心。

金币对于庞绍来说算什么?庞绍二话不说就丢了一把过去!看着接过金币喜笑颜开的叶楚,庞绍极为不屑,心想你有个屁原则!

“看在金币的份上,今天兄弟就给你上一课。什么才叫真正的行恶!”叶楚把金币丢到怀中,心想这些金币能让他坚持一段时间了。要不然,身无分文的他找地方住都找不到。

“像你那种欺男霸女,威逼利诱祸害女人的手段,属于最低级的境界。”叶楚说道,“行恶的最高境界,就是要祸害了她的身体,还要她感恩戴德,心系你身。通俗点,就是要卖了她她还得给你数钱。”

“你当女人是傻子吗?”庞绍骂了一声,心想这确实够邪恶的,可是实现起来多么困难。

“所以说,你一直停留在这种低级的层次。玩的也是那些残花败柳,真正的好女人你一个都碰不到。”叶楚很鄙夷的说道,“想想皇城那些名媛都对你不屑一顾,你就知道自己多么可悲了,亏你还暗自得意!”

庞绍想起自己经历过的女人,确实没一个算的上极品的。想到叶楚当初在皇城的时候,那些名媛都愿意围着他转,他眼睛猛的亮起来,直直的盯着叶楚。

“你不觉得征服女人的身和心,远比只征服肉体更有成就感,更有难度吗?至于如何才能征服,这就要看个人的天赋!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很有天赋的。虽然现在停留在婴儿层次,但是锻炼锻炼的就练出来了。你就拿圣女那小娘们做练手吧,你要是能征服她,你就大成了。”叶楚看着庞绍说道。

“滚!”庞绍恨不得一脚踹死叶楚,心想这是挖坑给他跳,征服圣女殿下?他又没有活腻!

“得!不能知难而进,你永远只能停留在这种人见人骂的初级阶段?差不多就是我三年前,不,应该是四五年前的层次吧。”叶楚耸耸肩道,“不说这个打击你了,你这次来尧城干什么?别告诉我真是找女人,我可不信你来这么偏僻的王国,只是为了找女人。”

说到这个,庞绍面色凝重起来:“大将军墓被盗了!”

一句话让叶楚的心猛的一跳,面色也极为慎重:“什么时候的事情?”

帝国存在不知道多少年了,有过的大将军不知凡几。可是能被称呼大将军墓的却只有帝国数百年前的那位传奇大将军,实力达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只不过之后暴毙而亡。帝国为其修建了堪比皇陵的大将军墓,大将军生前的的一切都带入了墓冢,大将军生前是何其人物,所拥有的宝物数不胜数。而且,传言大将军实力冠绝是因为得到了一件巨宝的缘故。

这个消息,导致无数的人想要闯进大将军墓。叶楚和庞绍当初也有过这样的举动,只不过以失败告终。那一次,他们这一群人险些都死在其中,让叶楚现在都有些后怕。

大将军墓陷阱满地,凶险万分。这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其中满带煞气,修行者举步维艰!

修行者,讲究修自身之元灵,吞日月之精华,夺天地之造化,这也是三个境界。可不管在这三个境界那一个层次,都是吸收灵气。灵气是一个统称,可以是日月之精华,也可以是药物的精元,也可以是天地的元气。但是不管哪一种,都是对修行界有利的,能融入人体被人体吸收的都叫灵气。

可这世上有着一种和灵气截然相反的东西,那就是煞气!天地万物能产生适合人体的灵气,自然也有狂暴的能摧毁剿灭生机的煞气。而煞气是修行者的噩梦,被煞气侵体,轻者受伤,重者死亡。

而大将军墓的煞气,恐怖的已经产生了灵识,近乎为妖。叶楚体质特殊,可当时也差点死在其中!那样一个绝世的凶地,连皇城那位恐怖的太上皇都说大将军墓他不敢闯,叶楚无法想象有谁能闯进去盗墓。

叶楚轻呼了一口气,看着庞绍说道:“这和尧城有什么关系?”

“此次进去大将军墓的有不少人,但是第一个进去的人却在尧城。”庞绍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自己那时候正好守在大将军墓前,所以见到了那人,一路追逐而来才知道那人躲在尧城。

“他取走了大将军墓的什么东西?”叶楚眼睛一亮。

“这个我不知道,我能确定的是,他已经被煞气入体了!怕活不了多久,所以追上来看看!”庞绍嘿然笑道,“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去?正好,你有特殊手段!到时候,他要是暴走我也不怕!”

叶楚想了想点点道:“去看看!大将军墓的煞气非同小可,要是这人实力本身够强,煞气又占据了他的灵识而暴走的话,我也不见得能对付。”

庞绍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他忍不住问着叶楚说道:“你此刻实力达到了什么层次?快一年不见,应该早就达到第二个上品级别,要突破到第三个品级吧?”

“那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叶楚摇摇头道,“你自己修行,应该知道修行远比想象的要更艰难!”

“那你达到什么层次了?”庞绍问道。

“你要验证一下?”叶楚嘿然一笑,看着庞绍说道。

庞绍面色大变,赶紧离叶楚远一些,打着哈哈说道:“我只是问问,没别的意思!呵呵,问问而已!”

庞绍可知道这家伙手段,真要去验证,怕今天自己就起不了床了。以前这家伙每次都骗自己说点到为止,可每次自己都躺床上去。他的点到为止就是一点就倒为止!

第十四章 再见白萱

“各位丹师,我父亲怎么样了?”在尧城的一座宅子中,床上躺着一个面色惨白的男子,在床边站着一个熟媚女子,女子穿着一套十分紧凑的衣服,浮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举手投足间都特别的迷人,骨子里透出一种无端的妩媚,娇润的红唇仿佛清晨薄雾里的玫瑰花瓣,有着极致诱惑的曲线,只不过那双娇软的手紧紧的握着,显露出心中的紧张。

几个丹师看着面前这个熟媚的白萱,眼中都有着几分火热。这个女人太过性感了,从骨子里散发出一股慵懒娇媚的迷人风韵,艳光焕发恰如新嫁的少妇,能让人口水都要流出来。

“小姨!他们看你的眼神好古怪!”瑶瑶站在白萱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衫,童言无忌的说道。这一句话让白萱面红耳赤,更是平添了几分娇媚。

几个丹师这也才反应过来,不留痕迹的移开目光,其中为首的一人站出来说道:“令尊的病是煞气入体,而且不是一般的煞气,非常麻烦!”

一句话让白萱惨白了几分,身体踉跄后退几步,抓着床沿才站稳。白萱自然知道煞气是什么,这是对修行界伤害巨大的东西,世上不知道多少修行着死在煞气之下,煞气入体只要未能及时驱除,就凶多吉少。

白萱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父亲回来没多久,就晕死在自己面前了。自己的姐姐,姐夫都死于非命,要是连自己的父亲也因此而……那……

想到这些,白萱眼中有着雾气升腾起来,那双美丽的眸子通红,带着哀求的语气道:“丹师,救救我父亲!”

“令尊虽然煞气入体。倒也不是不能救治!”丹师眼中闪过了一道淫秽的光芒,不留痕迹从白萱熟媚的娇躯上移开,“只是救治令尊的话,会大伤我等元气,这……”

“丹师要多少诊金开口就是!”白萱赶紧说道。

“伤了元气,那不是诊金能补回来的!”为首的丹师黄永安摇摇头道。

“那丹师需要什么?”白萱急促的问道,“只要我有的,丹师尽管开口就是!”

“呵呵!好说好说!有倒是有!只不过,怕你不给!”黄永安嘿然一笑,目光上下打量着白萱玲珑的身躯,眼中的光芒炽热。

白萱此刻那里还不明白对方想要什么,原本就带着几分苍白的绝美俏脸,更是惨白。

“小姐是聪明人!要是答应的话,令尊或许还有一救。要是不答应的话,怕令尊……”黄永安嘿然说道,“小姐自己下决定吧。”

“滚!滚!”白萱终于怒了,双目怒瞪着黄永安几个丹师,眼中射出怒火。

“也罢!只不过话可说在前面了,令尊的煞气在整个尧城能救的除去我可难找他人。我要不救治的话,令尊怕撑不过今晚!”黄永安嘿然笑道,目光邪秽的在白萱身上转过。这个女人是人间极品,要是能一亲芳泽的话,少活几年都乐意。

“小姐既然愿意看着令尊煞气侵体而亡,那黄某也不说什么了!告辞!”黄永安拱拱手,作势准备离开。

“等等!”白萱喊道,娇躯颤动,神色带着几分苍白,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良久只要才轻启红唇,咬着薄雾玫瑰般的唇肉道,“我答应你!”

“好!好!”黄永安哈哈大笑,其他几个在他身边的丹师也羡慕异常。望着面前的绝代尤物,有些贪婪的吞了吞口水。只不过,他们也不敢和黄永安争!

“既然你答应了!那就随我来吧!”说完,黄永安就伸手去抓白萱嫩柔的小手。

“你要干什么?”白萱条件反射似的后退几步,抵住了床沿,声色俱厉。

“怎么?难道你要反悔不成!”黄永安哼了一声说道,“做了该做的事情,自然会救助你的父亲!”

一句话,让白萱稳住身体,面如死灰,放下了抵抗,静静的站在那里,整个人灵魂都被抽离了一般。

“罢了罢了!”白萱面露惨淡的笑容,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她的身躯。游走在各种男人之中,她早就累了。以前还有自己父亲的保护,虽然很多人对他虎视眈眈,可终究未能让他们得逞。可现在父亲如此模样了,要是自己的身躯能救得了父亲一命的话,给他们又如何?

看着白萱站在那里不动,黄永安很是满意的点头:“这样才对!你要是听话,黄某定然保住你父亲的性命!”

黄永安说话的同时,伸手向着白萱的手抓过去,面对如此尤.物他显然有些急色,想要拉着白萱到旁边房间去。

看着越来越近,马上要接触到自己身体的爪子,白萱面色惨白一片,心中蒙上一片死寂的乌云,身躯颤动,想到自己会被这样一个半老肥胖的身躯压着,有着绝望,可偏偏拒绝不了!

黄永安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个女人他早就惦记了,只不过以前有着她强势的父亲挡在前面,他只能远远的看着,但想不到老天给他送来这个机会!

就在黄永安手要临身,白萱认命般闭上眼睛时,一个带着放浪的声音响起来:“呵呵!有趣!倒是没有想到来到这里还能看到一处威逼利诱的好戏!”

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黄永安的动作猛然顿止下来,他扭头看过去,只见两个少年缓缓的走进来,脸上带着笑容,目光正落在他们一群人身上。

“盯着我干什么?继续行你的恶啊!”来人自然是叶楚,叶楚也没有想到庞绍说的那个盗墓的人居然会是自己救起来的那个熟媚女子父亲。

“大哥哥!”瑶瑶被叶楚救上水来,对叶楚印象极深。绽放出灿烂的童笑,跑到叶楚面前,抱着叶楚的大腿。

“你这小丫头还记得我啊!”叶楚被小丫头抱着,见屁大点的孩子还能记得他,心中也有着几分高兴。心想自己不愧已经帅的老少通吃,连小女孩都对他念念不忘,人帅起来真是没法抵挡,也亏了那些见过他的男人还有勇气活在世上!

“是你!”白萱见黄永安的手停下来,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只不过见叶楚到来,心中也有着几分疑惑,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绝世邪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邪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12章

    原标题: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12章小说名称: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12章红唇女人我以为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大,毕竟现在我连鬼都不怕,但是在看到尸体的一瞬间,我的世界观瞬间崩塌。不知道其他人对开膛破肚这四个字怎么理解,但现在我是深有体会,如果小赵比告诉我,面前这一堆……是人的尸体,我还真的认不出来。终于,我不负众望的,跑出去大吐特吐。“没事吧?我已经看过了,你不用再去看一遍。”云骞的手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那种冰凉的触感,竟然让我觉得很舒服,连胃里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都淡了一些。没过多久那个叫小赵

  • 神医弃妃12章

    原标题:神医弃妃12章小说名:神医弃妃第十一章阴谋诡计林染一笑:“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他却不相信:“音儿为了陷害你,用自己的贞操做赌注,我不相信,这种恶心的阴谋诡计,只有你这种人才想的出来!”原来,在墨千寒的心里,她就是一个这么不堪的人,原主能爱上这个人渣,眼光到底得多差?“呵,愚蠢之至。”林染轻蔑地一嗤。墨千寒眼眸骤然深邃,这个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刚才当着她哥哥的面,口口声声说爱的人是他,现在翻脸就骂他蠢。前几天还说要向音儿道歉,现在又说是自导自演,整件事情都和她没有关系,可见这个女

  • 男友工资高,想让我婚后当全职妈妈,我拒绝后我妈说我傻

    讲述:宋邢(化名)整理:阿水兰我老家是(还是不说吧,免得地域喷),跟往年一样,过年回家又相亲了两次,讲真一次一次的相亲我都恐婚了。第一个相亲对象家里很有钱,但他自己却是月光族,工资低,还没理财观念。我问他如果我们能走到一起,将来要怎么养家,他跟我说没关系,他家里很有钱,如果有孩子他父母会帮忙养。我当场就拒绝了,一个经济依赖父母的人生活肯定也受父母管制。我可不是冲着钱去嫁人的,况且他父母的钱也不是他的。第二个相亲对象条件倒是很好,博士,年收入自不必说肯定高的啦:在北京有房有车,外表也还行。用平常人

  • 这4 种行为,其实在说他爱你

    恋爱中的年轻人,总是那么让人感动。男人也是一样,如果男人有这4种行为就是在说我爱你,女人一定要明白哦。1.能够记得你说过的话如果你发现这个站在你对面的男人会在不经意的聊天之间提及你过去说过的话,他一定是爱你的。我们身边有那么多的朋友和家人,哪怕是最亲近的父母我们也许都很难将他们的话记得清清楚楚。如果这个男人能够记得你说过的话,证明他在你的身上一定倾注了相当程度的真诚和关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够像是偶像剧里面的男主角那样霸道又张扬地表达自己的爱意,但是真正爱你的人一定会在生活中处处用心,

  • 宏圆法师:慈悲示现,虽死非苦

    极乐世界的众生舍自己的寿命回入娑婆,那他会不会有死苦呢?唐朝的怀感法师在《释净土群疑论》中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舍彼命,愿生秽土,救苦众生,虽死非苦也,以心欣乐,愿舍报,修慈悲故。”是因为他们由佛愿力加持,已经得了无量寿,都是分破无明、分证法身的大菩萨们的境界,他们是以欣乐心自愿舍寿去修菩萨行。其实并不是真的这种死,只是在极乐世界来示现寿终,等他到了我们娑婆世界,或者到了他方世界,自己的度化众生的因缘尽了,本愿完成了,再回到极乐世界继续修行直至成佛。那我们可以怎么理解呢?无论他们到他方任何的世

  • 来自生活之中的幸福秘密

    昨晚吃过晚饭,我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突然听到家里前屋传来一阵阵一位女人的囔囔的声音,听声音好像来者不善。原来,她说爸爸下午给她的女儿拔牙的时候,拔错了牙齿。她说,爸爸的脾气不好还很傲慢。她嚣张的斥责道,不会,就不要拔了,问你,你还态度傲慢。这个女人是山东的。昨晚来咱们家,把家里不良的气氛点燃了,不仅如此,后来还有另一位和她一起的一个女的,过来咱们家里,孩子也来了,在家里,简直就是过来扯皮的那种。我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我只是静静的听着,默默的看着。虽然爸爸把那个女人的女儿牙齿拔错了。但那个女人,在我

  • 珍爱自己的时光,做不老男神

    岁月是把杀猪刀,它总是不经意间在你的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可是总是有一些人,似乎不那么努力,就可以逃过岁月的追杀。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怎样才可以做到“永葆青春”吧。01精神年轻所以才不老雨果曾说过:人,有了物质才能生存;人,有了理想才谈得上生活。脚步不能达到的地方,眼光可以到达;眼光不能到达的地方,精神可以飞到。而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足够的年轻,那么这个人的心态也是年轻的。眼睛是心灵的窗子,从你的眼睛可以看出你这个人的好坏,那么气质就是来源于你的心态。气质是由内而外散发的,44岁的林志颖,现在看上去好

  • 好好教育孩子,让孩子从小就优秀起来

    有一句话说的好,教养好的人一般都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和欣赏。记得去年的微博热搜上的一件事引起了许多的关注。就是火锅店的服务员碰了她女儿一下,她就回头扇了那服务员一耳光。很多人因此人肉过那对母女给予批评与憎恶。而我在想当那个小女孩长大了之后,是否也会在公共场合做出以自己为中心不道德的事情来。因为一个人的处理方式和做事的风范都是按照大人曾经做法来做与相处。而对于一个人的教养来说,家庭的因素太重要了,就像公交车上让座的事情的一样。从小父母带我们坐公交车都会说一句:“孩子以后你们长大了,也要像小姐姐一样,给

  • 真布施,到底怕不怕“假和尚”?

    现在随着社交平台的普及,很多的骗子也开始盯上了佛教徒,他们想方设法钻进qq和微信佛教群,发布各种虚假信息骗取钱财,一般来说,学佛人都比较善良,愿意相信人;其次,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佛教徒感觉自己是在做善事,功德无量;即使发现被骗,他们往往也会以“真布施不怕假和尚”来安慰自己,很少举报或者报案。“正信的佛教徒一定要有正确的认知,我们学佛修行首先要因果分明,学佛,就是要学习佛陀运用智慧去随缘做一切事,在做的时候一定要因果分明,清楚地知道是非、善恶、好坏,然后运用智慧去处理好一切,如果他确实是真正的出家

  • 《秋雨濛濛》腊月

    七绝组诗《秋雨濛濛》原创/腊月一疏雨临风叶叶黄,天空月亮挂何方?滔滔琐事无穷尽,又见秋波舞大江。二濛濛细雨洒云烟,灯下何人把手牵?执手亲亲心可可,相惜相守几年年?三风倚梧桐夜唱歌,连绵秋雨会情河。情河宛转相思绕,流向天边爱恨多。四温柔良善世人夸,秋浪声声唤落花。岁岁光阴藏宇宙,光阴似水洗荣华。五牵手之人梦几重?何年何月与心同?秋风错过春花面,恋著秋天望著冬。六翩翩公子慕佳人,风雨敲窗几许痕?念念情思飘万里,寻寻觅觅话温存。七织女牛郎比翼飞,今宵和雨梦相随。悄悄都是缠绵语,潜入心中去又回。八秋水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