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三生三世双生花19章(第十九章  契约成说)

2017/10/27 21:15: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三生三世双生花

第十九章  契约成说

“阴司归府,众鬼跪拜。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粘稠的光线中,高大的雪白神兽驮着阴司神君缓缓出现在眼前。绵长的号角声奏响,幽暗无光的地宫中笼上一层古色悲凉。

这一抹雪白太过刺眼,我的执念为什么会痛?无数的刀片闪着薄薄寒光在灵魂中来回摩挲。

痛!不能再看向他双目中的湛蓝。

弥纱从眼前晃过,脚踝上的银铃一颤,眼前映出栀子花漫天的幻境,重叠迷香的花影下站着一个人影――是阴司神君!无端的风从冥道上吹来,垂至脚踝的青丝拂过我的脸庞。

灵魂不经意地震颤,怔怔抚上自己滚烫的面颊。

“这……仙气?”

坐在谛听背上的他猛然回身看向我的身边。原文http://www.163nvren.com/整个地宫中的亡魂全都跪下,黑压压的一片好是壮观。只有我身边的天阴星君没有跪下。

锦衣墨发,英姿勃发。风流无瑕已被隐去,寒意爬上眉梢。他似笑非笑地望着谛听上的阴司,紧张的气氛凝固了空气,绷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触即发。

阴司神君自弥纱中探出手。网站163nvren.com柔和的白光缠绕,恍若是江南烟雨画中走出的男子。

“停下!”

百足虫般缓缓前进的队伍停下,被亡魂大军保护着的红顶花轿,窗边垂着琉璃苏条。红纱幔帐一晃,一双皎洁的手盈盈探出。幔帐一挑,似在偷偷观望。

恍如红梅花蕊间的一抹雪白,暗香浮动,明艳刺眼。

隔了太远看不到花轿中的人儿,有些可惜。

他摇曳着弥纱走到我的身边,单膝跪下,虔诚、恭敬。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见过天阴星君。”

柔软的青丝垂在肩头,我看不见铁皮下的那张脸。只有那双湛蓝的眼睛,润泽若星光,直把我的灵魂也给看去了。

“请起。”天阴星君,短促一笑,带着些许生疏不屑的寒意。

“带着姒月仙子回到地宫后,来奈何桥边。本仙想同你做个交易。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他低声说好,语气淡然。没有任何疑虑,不曾抬眼看一眼天阴星君和我。

听完,天阴星君又是一声淡笑,摇起潇湘折扇拉起跪着的我径直离开。

“小娘子看不出你真挺痴情。不过这真是个亏本生意,早知道就让我被厉鬼吃了也不要你救我。话说回来,你确定要让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我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就让时光退回到清明烟雨之前,那时,晋王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让历史重新来过。版权163nvren.com

他合上折扇,用光滑的扇柄摩挲着掌心。

“算命先生说今天我会遇到我命中的一劫,过不去就栽在这一劫上。同红衣的女子不能搭话,结果你穿着嫁衣,我就没想起嫁衣也是红衣。”

我奇怪道:“你是天上的神仙,百年间的事情不是应该看得清清楚楚,算命先生也能从你这里赚到钱?”

“我是天阴星君没错,上次同刑天打了一架,我的仙骨就碎了。法力尽失,就只能用这个身份骗骗人了。要不然我能看见厉鬼就跑?”

身后的百足大军慢慢走过,一阵蚀骨幽香传来,我闻不到,但是感觉背脊发凉。顺着天阴星君的目光往身后看去,才发现红顶花轿的幔帐已被掀开。一张妖娆明媚的脸在红纱间若隐若现。

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从前以为纣王因为妲己而亡国,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冰美人褒姒一笑,都是为让帝王惧怕美女而编造的“恐怖故事”。结果今天才发现,世上竟真有美至此的女子,她一笑,人间胜景都失了颜色。

不说天阴星君是个男神,就连我这个女鬼也被她迷得七荤八素。

昙花一现间她卸下了幔帐,重新坐回了轿子之中。那张脸依旧在眼前浮现,真是要命的好看。

果然天宫中污染少,什么样的神仙拿出来都是块宝。

看向天阴星君,才发现他没有星星眼,也没有流口水。这令我有些失望。

他眉眼沉沉,目光深冷了几分。石桌上搁着的白瓷杯盏冷了茶水,叠叠的深绿挤在杯底,亦如水草覆盖的河底,透不进光线。隐藏的秘密总是令人着迷。

天阴星君,阴司,姒月之间有他们三人的秘密。我也跌跌撞撞被牵连了进来,而牵动三人的纽带似乎就是那轿子中的妖娆女子,姒月。

“星君你认识她?”

“你说的是姒月?”他沉默半晌,才动了红唇,低声反复念着“姒月,姒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她本人比名字更加妖娆。”嘴角涌起戏谑的笑意。

我有些失望,十五岁孩子才会有的失望。晋王爱上了婉佩,阴司接回了姒月,都是倾城的佳人。而我却永远也只能停留在十五岁,是个没有长开的孩子。

“再美又能怎样?她只是颗好看的棋子罢了。无果怎么可能对她有情?”

有些听不明白。

“无果是谁?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天阴星君怜惜地拂过我头上干涸的血迹。他的指尖温润又冰凉,我反而想念起阴司的手指。灵巧又温暖,将我缝补完整。

“阴司神君就是无果,无果就是阴司神君。知道他为什么要叫无果?因为任何人同他都不会有结果,他本身就是不应该存在的。脱离六界,真是笑话!”

“姒月和他是什么关系?”我小心地避开星君的手指,看似完整的脸抚摸之下就能感受到那些透明的线,像密密麻麻的蚯蚓一样横布在我整张脸上。

“她是他的棋子,想要翻盘的棋子。小娘子,知道太多不是一件好事。回到红尘重新开始吧,这些事你一介凡人知道了也毫无作用。争权夺势,不是人间才有的产物。谁说神没有私心欲望呢?”

手里的扇坠摇啊摇,晃人的翠绿,我心下一寒。

阴司如约而至,只是他身边跟来了姒月,紫纱翩跹,莲步款款。她盯着我,来意不明,含笑的眼瞳顷刻变为了不见光的甬道,奔涌而至的黑色巨浪将我吞入混沌之中。

这绝对是最动人的时刻,天阴星君与阴司品茶座谈,旁边一紫衣佳人,红唇饱满,顾盼的眸子魅惑生香。

围观的女鬼倒下了几波,后面的亡魂继续拥挤而至。阴司划开的结界几欲被挤破,无奈放出了谛听。白色的神兽狂吼一声压过了尖叫,终于安静了。

而我的执念来回窜动着,面前的这三张脸就几欲让人抓狂暴走,赶紧投胎转世,再回炉一遍。

星君品着茗茶对阴司和姒月的态度很是倨傲,等到茶壶见了底。他才慢悠悠地说出自己想要的交易。

“让普宁身上的时光倒流,回到她姻缘劫到来之前。再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姒月瞪着杏目看着星君,阴司也咳出了声音。

“这个很难做到。上仙。”清冷的声音,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星君表情不变,嘴唇翘起露出不羁的笑意。

“无果,我知道你一定能够办到。因为我的交换条件足够优厚。”

“你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我能让你记起以前的一切,在你没有堕入彼岸花丛转世之前。你就不必再借助身边的美人,冲破记忆的封印。”

紧张的沉默,我低头看着鞋尖。又是那冰冷的感觉,姒月在看着我。甩不开的不善眼神如同游走的毒蛇,缠绕在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上。

“我不同意。上仙,抱歉。”

“为什么?”星君眯起寒光烁烁的眼眸,瞳孔中聚起凛冽的风暴。“不可能,难道她才是你要找的那颗‘棋子’?她是凡人啊!除非她是……”

随即星君嘲弄的大笑。“无果你真是疯了,你都不记得自己是谁。怎么会记得她呢?而且她在你之前就被剃掉了神骨,推下了降仙台。恐怕现在连灰都没有了,怎么会转世做人!”

无果面色沉静如水,反而令人害怕。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她再痛苦地活一次。她与晋王,与天下都没了瓜葛,这样无牵无挂难道不好吗?她不愿意轮回,我不曾为难她。她若是愿意转世为人,我就让她来生,荣华无忧。无论她会不会再遇见晋王,只要清明地活在乱世里,都难以获得圆满。普宁公主的悲剧是注定的,我不想她再死一次。”

无果望着我,湛蓝的眼眸中照入了日光。紫衣的姒月,将皎皎玉手扭在了一起,泛白的骨节上写满了恨意。她望着我笑得越发烂漫。

“可是我就要让她离开地宫,如果她真的是朔月的转世。你就真的有可能重新翻盘,不过天帝不会允许的,就连妖族也不会允许。”

“这是我的事情。”无果慢条斯理地回答。只有姒月的面容越发的惨白。

我从头到尾都不能表达自己的任何意见,他们在说什么,一句也不明白。我就是普宁,降生时没有祥瑞,死的时候也没有群鸟默哀。所以我只是个普通凡人,跟仙神,朔月什么的扯不上任何关系。

“无果我们打一个赌怎么样?我将她送去婆娑梦境里,只要你能找到她,将她带回来,我就不再干涉你和天帝之间的争斗。但要是她在梦境中爱上了别人,那么她就会永远地留在那一个时空里,按照梦里的历史进程生老病死。永远也不会记得你。”

“不――”

无果的弥纱覆盖住我的视线,身体被谁种下了什么?它吞噬了我的执念,慢慢在我灵魂里胀大。身子慢慢瘫软倒下,姒月在冲我笑着,妩媚又喜悦。好像她终于赢了。

赢了什么?阴司神君,还是那个我不知的计划。

哦――是天阴星君的一滴血,炙热地烫在我的额头上成了眉宇间的一点朱砂。它涌入了我的灵魂,吃下了我的执念。

虚幻的身体变为了实体,终于不再是一缕亡魂了。

是谁抱着我,在我耳边说道“契约达成了,你将在千年的时光里慢慢流浪,直到胜负输赢产生的那一刻。”

黑暗,沉沦无尽的黑暗。如同姒月眼中的暗流,迎面扑来,将我吞噬。

生命是什么?

只是场他们的游戏。

优雅的皇后,从黑格间走出,天鹅绒的长裙攀上蔷薇下的月光。杀戮与她碰面的一切棋子,满盘舞蹈。

三生三世双生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三生三世双生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腹黑娘子萌宝贝2章

    原标题:腹黑娘子萌宝贝2章小说名字:腹黑娘子萌宝贝002月光下的光腚爷们吃饭的话,就让这男人跟着寨子里的其他人一起吃吧,但是这饭钱嘿嘿。夙漓歌不怀好意的看了白芷浩后面的车马一眼。“……”白芷浩十分的无语。“娘亲,他是我拐来给你当夫君的。”夙晨曦适时插了一句。“嗯?夫君?”夙漓歌的脸瞬间黑了下来,看着白芷浩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的一个字:“丑。”此时的白芷浩,怎么都沒想到,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会是这么的毒舌,一时间就觉得他自己好似掉进了冰窟窿一样,从头凉到了脚尖。“我也这么觉得的。”某宝再次神补刀,笑嘻嘻

  • 一见钟情:王爷别太撩2章

    原标题:一见钟情:王爷别太撩2章小说名:一见钟情:王爷别太撩第二章:第一次遇见屋内散发着一阵淡淡的熏香,寻着由头,是桌上那紫金香炉,徐徐白烟从炉口中缓缓吐出。透过前厅,一扇大屏风竖在屋中,屏风上画着几幅山水画。屏风之后,放着一个大浴桶,桶边三千青丝垂下。宣蔚儿坐在浴盆中,拿着水瓢将漂浮着玫瑰花瓣的温水往身上淋区。心中不禁感叹这凤邯国的人真会享受,洗个澡都要放香油洒花瓣。本来素芯还说想在旁服侍着的,不过她脸皮薄,绞尽脑汁各种推辞把她打发出去了。宣蔚儿吸了一口玫瑰的香气,梳理着从素芯口中听到的关系。

  • 中元灵异录2章

    原标题:中元灵异录2章小说名字:中元灵异录第二章猫脸老头突然狗四的父亲一张脱了毛的猫脸开始诡异的扭曲,猛的张开了皱巴巴的嘴。狗四的父亲是多年的烟鬼,嘴里原本被烟熏的时枯黄的牙齿,此时变的十分的锋利,像一把锋利的冰锥。此时的狗四已经叫不出声来,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只听狗四的脑壳中传来咯嘣蹦的响声,狗四父亲插入了自己亲生儿子的脑袋上。狗四的父亲嘴唇不断的蠕动,这锋利的牙齿好像是一个吸管,好像,好像是在吮吸脑浆!狗四的眼睛深渐渐的暗淡,不再挣扎,手重重的垂了下去。显然是已经断气了,狗四的眼角

  • 妃鸿印雪落无痕2章

    原标题:妃鸿印雪落无痕2章书名:妃鸿印雪落无痕第一章帝都祭神遥相见《四国志》记载,天佑大陆未统一前,天灾接连不断,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四国人民称之为‘天劫’!在天佑大陆危亡之际,四国中原地区崛起一脉名曰‘守护者’的家族,神奇的令天佑大陆起死回生,助帝氏统一了这片灾祸不断的大陆。建立天佑皇朝,定都辛城令四国归附与皇朝。此后,守护族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直至消弥于历史中。然而,数百年后,天劫再次自帝都起,向四周扩散,天佑皇朝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有传言称,此次天灾来势凶猛,就是守护族重现江湖,也无能

  • 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2章

    原标题: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2章书名: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第二章不如做个交易唐欣茹刚走到门边,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身高跟她差不多,才一米七左右。别看那人长得跟营养不良似的,可是力气却很大。一言不发直接将唐欣茹给拧到了江伟伦的面前。虽说唐欣茹不是很胖,可少说也有九十多斤吧,可在对方的眼中,就像是拧着个小鸡一般不费吹灰之力。唐欣茹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点礼貌都没有!可对方像是个木头人一样,没有丝毫的表情,乌黑晶亮的眼睛直盯着江伟伦,压根就当她是空气一样。

  • 女谋之将军也温柔2章

    原标题:女谋之将军也温柔2章书名:女谋之将军也温柔第二章:相救见古父回到屋中,古颜的内心却是不平静的。古父越不想拖累她就越让她放不下,自己学的这点医术总归是三脚猫功夫,赶紧挣钱去镇里给他请个郎中才是正道。可是,这种地方,如何才能挣到钱呢。古颜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被贫穷所难倒,想想她在现代,一场官司下来挣的钱叫人眼红,从来不会考虑到缺钱这种事情。眼前的药罐子咕嘟咕嘟开始冒热气,古颜熄了火便起身去厨房,打算去拿个碗来盛药。可刚踏进厨房一步,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等到回头神来,她已经被拉扯到一旁,抵在

  • 花式离婚2章

    原标题:花式离婚2章小说:花式离婚第二章周雨桐秦月拿起手机,正打算打给高名媛并要对她破口大骂之时,秦月的手机铃声响起,电话上所显示的名字,正是让她此刻恨之入骨的高名媛。秦月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对面此刻传来那刺耳的声音。“秦月,你知道现在莫家已经炸锅了吗?新闻上全是你出轨的消息,你打算怎么平复这场风波?”高名媛一段话说的行文流水,没有一丝的迟疑。秦月冷哼一声,没有作答,继续听着。高名媛得不到秦月的回复,心中有些发慌,难不成她昨日那样不省人事,还能够知道事情的原由?“昨日都怪我,没有劝住

  • 全能管家2章

    原标题:全能管家2章小说名字:全能管家第二章:苏云珊宿管大妈无情地拨通了一个号码,不时还向林浩抛来厌恶和鄙夷的目光。等到电话接通,她便向那头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林浩不知道她在给谁打电话,趁着有空档的功夫,他的意识进入了系统空间。“怎么办?都是你干的好事!”林浩抓狂地朝着一片虚无呐喊道:“要是被全校师生知道我偷人家女孩内裤,我还怎么活?那我父母肯定知道,他们会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一人打断我一条腿的!管家,你想想办法啊!”管家:“林先生可以选择进入空间商场,这里有可以帮助到你的商品。”林浩一听有

  • 武境2章

    原标题:武境2章小说名:武境第二章:雪山下的火焰(下)刀疤男子的脸上一时间迷茫了起来,回想起过去,难免有些唏嘘感叹。不过现在的日子也不比当初好多少,每天刀口舔血,提心吊胆。不过既然人家给了口饭吃,那就必须遵从,不然不仅没有饭吃,连命都会丢掉。这次来的任务只是夺取一簇东西,据说来人虽多,但修为不强,很安全。两人不再多言,继续向前,加快了脚步,雪越下越大了。渐渐地,他们消失在了白色的山里。在刀疤男子得知的消息中,雪越大,就证明那东西离出现就不远了。正所谓抢占先机,必须加快脚程。“又跑掉了,真可惜,这

  • 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2章

    原标题: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2章小说: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第2章车祸叶良仁自从在大学里见到她的第一面就开始追求她,这些年从未让她失望过。在经商方面也颇有建树,不然她当年怎么会选择他?父亲去世后他便担任了集团的代理总经理,若不出意外一年之后便回由股东们投票成为正式的人选。现在看来,权利才是让人改变的催化剂。天色渐亮,安语曼早早的起来梳妆,厚厚的遮瑕遮住重重的黑眼圈,打了腮红和唇膏才显得脸色不负病态的蜡黄。“曼曼,早晨好。”叶良仁捧着一大束鲜花站在卧室门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早晨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