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5000719章(第十九章 最爱)

2017/10/27 20:53: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50007

第十九章 最爱

 宫允修瞟了眼卫生间,版权http://www.163nvren.com/确定苍穆此刻还不会出来,他凑近藤野熏:“我想问,老大是不是禽兽了?”

 藤野熏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呛死,缓过神来,他也凑近他:“如果你不想去越南……”

 “啊……老大,你换好啦?”宫允修一下子叫出声,迎着一张笑脸望向面无表情的苍穆,因为一夜没睡,此刻脸色差到极点,下巴处新生的胡渣,让他看起来更颓废不堪。

 苍穆不理会宫允修的话,163女人网兀自走到床边,盯着那细白的脸好一会儿,才伸手探上她额头,还是那股温温热热,不肯退下。

 可能是他的触碰,让她微动了下,他忙收起手,望向床上的人儿,她只是紧蹙着眉头,嘴唇因为烧而变的红红的,张嘴似乎在说着什么,来自163nvren.com却又含糊不清。

 “呃……嫂子是不是醒了?”宫允修探上前,藤野也一起跟着上前去。

 然后,便听到了自雪落嘴里发出的一声呓语:“天……”

 “天?天是什么?”宫允修才出声,顿感觉左侧腰间传来闷闷的袭击,他不明 所以地望向藤野熏,他只是瞪了他眼。接触到藤野的视线,他也顿时闭上了嘴,再看向苍穆,一张脸更沉。5000719章(第十九章 最爱)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便走出了病房,只剩下宫允修与藤野熏两人面面相觑。

 两人才想着要出去,碰到医生推着换药车进来,于是又停了下来。看到医生揭开被单,替雪落腿上的伤换药,宫允修不禁又凑近藤野。

 “怎么腿上也有伤?”

 藤野也蹙眉望着,仔细辩别着伤口的类型:“是摔的吧……”

 “无缘无故怎么会摔?”

 “摔还要理由?”

 “用你聪明的脑袋瓜子想想,大清早的,版权163nvren.com两人怎么会衣衫不整地出现在医院里?”

 藤野熏不禁望了他眼:“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我现在可以充分肯定……”他顿住,看到藤野望向他,才得意洋洋道,“老大一定禽兽了!”

 藤野定定望着他,随后,视线慢慢穿越过他,望向他身后,恭敬地叫了声:“老大……”

 宫允修顿时倒抽一口冷气,慌忙转身看,苍穆不知何时又出现在门边,看着医生为床上的人儿包扎伤口,仿佛没有看到他俩的存在,更没有听到刚才他的话。

 宫允修暗暗吁口气,却是听到苍穆开口:“你俩还站在这干什么?”

 “啊?”两人都惊了下,随即动作迅速得朝门口走去,而苍穆却在他们之前转身离去。藤野熏与宫允修又对望眼,正想问难道就这样走了?却看到珍姐从走廊那端匆匆过来。

 “少爷……”

 “嗯……醒了给我打电话……”苍穆轻声说道。

 “知道了少爷……”珍姐忙应声。

 走向前去的身影突然间又停住,似乎有丝犹豫,却又像是无比坚定地说道:“不用了,醒了直接出院回家,不要打了……”他说完,大步朝着电梯而去。

 身后的两人忙也跟上他的步伐,匆匆离开医院。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

 帝集团顶楼办公室

 苍穆窝在大班椅内,眼神定定望着手中拿着的胸针,上面的钻石掉落了几颗,但剩下的却仍然发着熠熠光芒。

 他想起那天魅影给他的结果:这是两年前,伊迪南-桑德斯特别叫Guardian angel珠宝公司定做的,他亲自设计,全世界只有这么一枚, 上面由四十六颗黑钻和五十五颗粉钻雕琢而成,加起来共一百零一颗,寓意,最爱!曾被Guardian angel公司作为新一期的封面,轰动一时,也有人说,见到蝴蝶,犹如见到天道帮老大,更有人说,这蝴蝶是天道帮的标志,只是,后来这枚蝴蝶到底去了哪里,谁都不可得知……

 他纤长的手指抚上胸针,嘴角忽然就绽开一抹笑,最爱!最爱……

 怪不得,婚礼上,她都带着它!

 神龙带来的消息,更让他怒不可遏:她是……她是天道帮老大伊迪南-桑德斯包养了四年的女人……

 他愤怒地找义父理论,要不是当初他协迫他,他也不可能答应,而费尔顿,却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维托,干嘛这样激动?你要记住,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拘泥于小节,她是桑德斯的女人不是更好?你们帝集团,不正在找桑德斯的下落吗?现在控制了他的女人,你还怕他不出来?”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她是谁了?”

 “这是上面的命令,但是维托,你应该相信义父不是吗?义父有害过你吗?这么多年,义父哪一样不是为了你着想?”

 “如果你真为了我着想,你当初也不必拿翠姨来逼我!”

 “傻孩子,翠姨还不是为了你好?你以为,翠姨当真那么听我话?我当真有那么大本事能把你翠姨骗走?”费尔顿永远都是这样一副不愠不火的样子,哪怕是他愤怒的时候,苍穆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和他谈下去,谈来谈去,也只是面前这样一副局面,他一声不吭转身走人。

 是的,义父永远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

 苍穆疲惫地闭上眼,将那胸针紧紧攥于手心中。桌子上的电话突然铃声大作,打断了空间的宁静,他望了眼电话,才伸手拿过,那端,是魅影冷凝的声音:“查理先生电话……”

 “接进来吧……”电话很快切线,那端传来查理的声音:“最近有收到消息,有个名叫弗瑞德-康顿的人涉嫌贩毒……”

 查理的话还没说完,苍穆便打断他:“查理检查官,不好意思,最近不想接案子……”

 “费尔顿先生,你还是考虑一下吧……”那端的查理丝毫不被苍穆直接的拒绝而恼怒,口气反倒更加笃定起来,“如果我说,这事和天道帮有关系,你还会拒绝么?”

 苍穆顿了三秒,虽说很不满查理那副嘴脸,但天道帮……“把资料传过来吧……”他说完,未待那端的查理说话,径直挂了电话,随即又按下内线:“魅影,叫风影进来……还有,你也进来一下……”

50007》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50007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古铜印 欣赏

    编辑/萧可----------------------------------------------------------------------------

  • 抹不去的记忆,忘不了的乡愁

    ​行走的乡愁文|向明海迎春花开时乡愁是一件件行囊行走在异乡摇曳着忙碌的身影在夏日炎炎乡愁是母亲线缝的衣浸汗试泪、缱绻缠绵铜壶刻漏寝难眠硕果满枝乡愁是泛黄的全家福老照片思绪万千沉浸梦岚涔泪然朔风萧萧乡愁是父母依门盼归的凝望耄耋点亮神龛的烛光嘹唳山村年味浓​行走的乡愁文|张士国(山东)带走的乡音,带不走的乡愁进入梦想,时常行走在孩时的街头树下摘果打枣,一起玩耍放学割草,一起放养老黄牛远望田野里的麦草青青近看亲手栽植的树苗长过人头消失的堰屋子故事流传成永久梦里梦外父老乡亲常说的乡愁浓浓的乡音,改不掉的

  • 恍若神仙妃子

    前文说,迎春、探春、惜春三个小姐的钗环衣裙都一样,她们是为王熙凤出场做陪衬的。王熙凤跟三位小姐的打扮很不一样,小说里写她“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先很概念化地说她真是美极了,简直像一个神仙,然后再细致地描绘她身上的东西。只见王熙凤“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先看到王熙凤的头上,戴着用黄金丝穿着各种珠宝、玛瑙、琥珀等物的珠髻,让人感觉到光鲜闪烁。朝阳五凤,是说一个女人头上插一个钗,这个钗分出五个头,每一个头都是一个凤的嘴巴,衔着一串垂下来的珠子,一走动就会摇晃。再看颈部,“项

  • 点击加入『红楼梦微信群』

    taichiman135

  • ​87红楼梦『纯音乐』●娘娘归省

    娘娘归省

  • 郑珉中 蠡测偶录集丨两宋古琴浅析(二)

    四、传世的南宋古琴(一)南宋的“官琴”南宋建都临安之后,作为一代封建王朝的礼乐制度,当然不能废驰,“官琴野斫”之琴自然同时存在。然而传世南宋琴中,尚未见有如“开宝戊辰”相类腹款的制作,也未见有南宋款仿照唐代宫琴的琴,但就琴的形制特点及其铭文内容来看,确有一类琴颇似南宋宫廷乐队所用之器,犹如宣和大晟乐所用者,如山东的“南风”琴,北京的“鸣凤”琴可能就是南宋王朝所造的这种官琴。△山东省博物馆藏宋琴南风“南风”琴为山东省博物馆所藏,琴之项与腰皆作内收连弧纹四,出圆峰三,为异形连珠式,琴面作弓形。弧度较

  • 赵忠祥北京三环内5亿文玩豪宅!一个小时都逛不完

    提示曾经的央视名嘴,一代人的电视记忆,他主持过的节目有《正大综艺》《人与自然》《动物世界》《舞林大会》以及多届春节联欢晚会,然而这只是大家了解他的一个方面。身为央视主持人的赵忠祥,其实还有很多身份:诗人、书法家、画家、收藏家……作为收藏家,赵忠祥可谓在圈里圈外都很出名,他位于北京十里河桥附近的赵氏私人会所里,就藏着他历年来收藏的珍宝。媒体称其藏品估价在5亿以上,堪比皇宫……其中,黄花梨木柜、红木家具、珍玩、玉器、瓷器等应有尽有。他也爱和藏友们一起交流学习,还特意办了一个“老赵会客厅”,能在这里出

  • 中國新晉藝術空間抽樣調查,如何用四個藝術關鍵字解讀2017?

    Artnet新聞作者:YidiWang2018年1月16日從20世紀始,藝術機構的角色從藏品存放地點,逐漸被看作是參與並學習藝術的場所。藝術家與策展人們能夠在這裡共同合作,將全新的表達與展現方式進行實驗。而在過去一年中,藝術圈不斷被新機構開幕的資訊“炸裂”:機構選址、首展、傳播途徑……大多讓人有眼前一亮之感。artnet抽樣調查了9家在過去一年中新開幕的藝術機構,探究其背後定位及發展洞見。美術館的突破之舉近年來,私人美術館的強勢發展已成為了上海獨特的藝術標籤。眾多國際知名藝術家進入上海展覽,也為

  • 关帝祖庙│文化漫谈—风声猎猎,翠柏语长

    REC那是大雨逐渐逼近的一刻,铅灰色的云团正在低空聚集、下坠,风从银花翻涌的河东盐池与寥阔原野上长驱而来,俨然欲吹得千山万壑沿地平线奔腾,大山驰骋如烈马,小山跌宕如羔羊似的。我犹疑了一下,是否跨入眼前的关公故里家庙参观?天色暗了下来,是否会淋上一身雨水?搭上公交车向二百多里外赶上回家的路,可更妥当?我心下惶惑,四处环望,位于晋南运城的常平村关公家庙门口,一块宽阔的广场,吸纳着中条山脉巍峨雄浑的投影,青蓝色山体从凌乱的风声中拔地而起,恰似千百年的历史廊道中,历尽沧桑劫难而昂起高贵的头颅,早春擎着径

  • 相差20岁的姐弟恋,引村人闲语碎语,小伙却选择在果园里求婚

    高云霞时年53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也已经30岁了。六年前,高云霞的丈夫患了肺癌,落得个人财两空,高云霞办完丈夫的丧事,为了撑起这个家,她买了一辆三轮摩托,硬是学会骑它,然后拉着水果去街上叫卖,起早贪黑的。有一次,高云霞拉着水果去镇上赶集,回来的时候下着大雨,路湿滑,急弯又多,高云霞一个不小心摩托车就失控了,直接从路边冲下去,幸亏坡下有两颗树挡住了三轮车,不然高云霞当场就送命了。尽管如此,高云霞还是受伤不轻。正好有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路过,他把高云霞从坡下救上来,然后把她送往医院。高云霞感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