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17章(第十七章 公主气)

2017/10/27 16:27: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

第十七章 公主气

捧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沁木还是没放下她的公主架子,“桑兰,去买两个包子!”

“可是格格……”桑兰可不想再被人追着打,虽然只是格格的贴身侍女,却也是只受格格一个人的气的。163女人网

“叫你去就去,磨蹭什么?你想抗命不成!”

“奴婢不敢。”

桑兰硬着头皮走到包子摊前,摊主一看是她,笑着的脸一下子就垮下去了。

“老板来两个包子。”桑兰拿出一大定银子放在蒸笼上。

老板看到银子好像更生气了,一下把它掀倒地上:“卖完了卖完了,快走!别站在这,沾了晦气!”

“你这老板说的什么话,我们是干干净净的人,怎么就沾了晦气了,你这蒸笼里分明还有包子却说没有了,你怎么做生意的!”

“我怎么做生意的还轮不到你来管?我就是不卖给你们,你能怎么着?”

桑兰气得脸发白,却又无可奈何。

“你看我能怎么着?”沁木鞭子一挥,整个摊子都烂了。

“大家快来看啊,这草原来的野蛮人,不仅打了我们尊贵的公主还毁了我的摊子,这不是存心到咱们大域挑衅来了吗?”

一时间沁木和桑兰又暴露在外面,众人又七嘴八舌地围了起来,还是沁木眼疾手快,拉着桑兰就往外跑。说明163nvren.com

跑了好久,直到看不见灯火了,沁木才停下来。

“格格,这是哪里啊?”桑兰茫然地盯着沁木。

沁木环顾了一下四周,她们站在一个湖边,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格格,哪里的味道,好香啊。”桑兰循着香味往前走。

沁木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以便见机行事,走了一会就看到不远处燃起的篝火。

“格格,那边有人烤肉,我们过去看看吧?”

沁木没说话,只跟在后面,越靠近香味越浓,沁木摸了一下肚子,咽了一口口水。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17章(第十七章 公主气)

走近了才发现,好好的肉烤着却没有人在。

“有人吗?有人在旁边吗?”桑兰扯着嗓子吼了两声,没人回应。

“太好了,格格,肯定是有人烤了肉又走了。咱们可以吃了。要是他回来了,大不了再多给他些银子就好了。”桑兰开心地撕下一块肉递给沁木。

沁木只盯着她,不接,桑兰瞬即反应过来,自己先吃了一口。说明163nvren.com

过了一会,桑兰并没有其他反应:“格格请用吧。”

沁木这才放心地狼吞虎咽起来,桑兰在一旁看着,直吞口水。

待沁木吃完了,桑兰才捡起剩下的跟在沁木后面,一边走一边吃。

进了宫,宫女太监虽然没有对她们进行人身或语言攻击,却像没看见她们一样,不去招呼也不行礼,所有伺候的活就桑兰一个人做。

连沁木这种神经大条的人也不得不佩服域朝百姓对国主的尊敬与维护,也许这就是域朝经久不衰的理由吧。

沁木在屋里待得烦闷,又睡不着,只好来寻莫焰。

见他的房间虚掩着,沁木就大胆走了进去,莫焰一下翻身起来,把她拉在怀里。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沁木受了一天的委屈,终于在莫焰这找到了安慰,一时竟忍不住流下泪来。

莫焰身体一僵,意识到怀里的人不是自己一直等待的,不由得怒火中烧,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

沁木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到,“你……你干什么?”

沁木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脸憋得通红,呼吸都快停止了。

莫焰看着她通红的脸,突然想到月蕾蕾脸上那道醒目的伤疤,心里更加生气,不由得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眼看着沁木的脸色由青变成白,气息微弱得仿佛不存在,莫焰才放了手,沁木一时没站稳,头磕在桌角,划出一道伤口。

“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随便进来!出去!”他的房间只有她可以自由出入。

沁木缓过神来,看着他修罗般的眼神,吓得身体微颤,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17章(第十七章 公主气)

身后传来一阵桌木破裂的声音,莫焰手掌往下滴着血,可他仿佛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眼睛盯着窗外,暗自决定了什么。

再次循着那日的路来到凤鸣殿,莫焰敲了两下门,没有人应,便自己推开门进去了。

“年轻人,你果然来了。”莫焰回过头,老妇人已经到了自己身后。

她到底是什么人?看起来羸弱不堪,功力竟如此深厚,怕是跟耿浩有得一拼的。

“老妇人不会武功,年轻人不必再猜忌。”

莫焰看她弯下腰抱起那只肥大的猫,果真又不像是会武功的人,可是为什么刚才她能悄无声息地快速移动到自己身后?

“你来,是想问我什么?”老妇人倒是开门见山。

“麽麽那日为何说我不可以跟沁木格格成亲?”

“你倒先给我讲讲外面发生的事吧。好久没出门了,咱们大域不知道都变成什么样了。”

“麽麽指的是什么?”

“那日有那姑娘在场很多话也不便说。你且跟我讲讲域朝现在谁说了算。”

莫焰不解,一个十几年不出户的老妇人为何第一个关心的事情是谁掌政?

“当下域朝并无君主……”

“是耿浩吧。”老妇人打断莫焰。

“是的。不过,公主马上要登基了,很快天下就会再回到皇室手中。”

“公主?你说的是哪个公主?”老妇人两眼放光,急切地看着莫焰,好像公主是她的女儿一样。

“十几年前静妃生下的女儿,说是被奶娘抱走,抚养长大,丞相费劲千辛万苦又把她找回来了。”

“珉姬的女儿,是珉姬的女儿!皇后娘娘,您看到了吗,珉姬的女儿回来了,小公主回来了!”

老妇人几近疯狂地跑到正殿的一个灵位前跪下,声泪俱下地诉说着。

蕾蕾是静妃的女儿吗?这跟皇后又有什么关系?

“麽麽,当年静妃真的生下了一个女儿吗?”

老妇人擦干浊泪说:“当然,静妃的女儿连皇上也爱不释手,长得好可爱的。”

“这跟皇后有什么关系?”莫焰心里怀揣着另一个想法,急切地想要印证它。

“皇后膝下无子,皇上把小公主送给皇后抚养。皇后百般疼爱公主,可惜啊,最后竟然……”

她真的是静妃的女儿,自己的妹妹?不,不可能的,莫焰很快否定了这个惊人的想法。

长久以来他都用月蕾蕾是假公主的想法来安抚自己。

“静妃到底是怎么死的?”莫焰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麽麽眼神悠远,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静妃,不要跟我提静妃!”

麽麽的语气竟然有几分仇恨,莫焰才明白过来,她是皇后的贴身宫女,对于一个夺取自己主子宠爱的人,自然是仇恨的。

麽麽心里泛起几丝酸楚,当年要不是静妃,皇后也不会就这样去了!可是这是皇后的选择,她不能说出那个事实,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小公主,完成那两个女人的遗愿。

“是不是皇后害死了静妃?”莫焰还是问出了心里的问题。

“你说什么?皇后害死了静妃?你这个混账!你知不知道皇后做了多大的牺牲才……”老妇人又住了口。

“才什么?”莫焰觉得整件事太蹊跷了。

“静妃欠皇后的,她一辈子也还不清。她说要她的儿子来还债的。”老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朝里面走,不一会就不见了。

“麽麽,你说清楚。为什么静妃欠皇后的,她要她的儿子怎么来偿还?”

“孩子,外面是怎么说静妃的死因的?”

“听说静妃是被一场大火烧死的。放火的是失宠的皇后。”

“那你有没有想过,皇后纵火之后怎么样了呢?”

莫焰愣住了,他只知道皇后害死了母亲,却没听说皇后受到了什么惩罚。

照理说害死了正得宠的妃子,皇后应该被废才是,可是只知道皇上因为静妃的事而大病一场最后驾崩,却半点没听到关于废后的事。

“麽麽,麽麽,你还在吗?皇后最后到底去了哪里?”回应他的只有空荡的回声。

皇后如果没有害死静妃,那那场火到底是谁放的?母亲的尸体为什么又会出现在青城暗室里?皇后为什么会人间蒸发了一样?还有蕾蕾,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公主?

一切的一切都有待查证,莫焰想了一圈,知道这件事的,除了耿浩就是全公公了。

当初他能一眼认出蕾蕾是公主,这的确匪夷所思,蕾蕾,你到底跟皇室有什么渊源?

“啊!”沁木一起床就被自己的鬼样子吓了个半死。

一张俊俏的脸放大了一倍,红肿的不成样子,而且还星星点点地洒落着些痘痘,有的已经化脓了,黄色的脓水顺着脸颊往下流,看起来恶心极了。

“天哪,怎么会这样?”桑兰也吓了一跳。

沁木把能摔的东西都摔了,古董花瓶茶杯,古典字画,总之整个房间里全是乱七八糟的碎片。

“格格,玄教主求见。”

“滚,让他滚!我谁也不见!”

宣阐只是想来看看他新研制的药有没有效果而已,看着架势应该已经奏效了。邪恶地扯起嘴角,宣阐觉得今天一定是美好的一天。

“格格会不会吃坏什么东西了?”桑兰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提醒着。

“我能吃坏什么东西?从昨天到今天不久吃了那只烤鸡吗?”沁木没好气地说。

“对,就是那只烤鸡。肯定是那只烤鸡的问题。”桑兰发现了沁木毁容的原因,有些雀跃。

沁木狠狠瞪了她一眼:“你很高兴?”

“没有没有,奴婢不敢。”桑兰忙把头埋在胸口。

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紫砂壶怎么养才算真正的养壶

    紫砂壶怎么养才正确,如何泡养一把得心应手的紫砂壶?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几条秘籍,只要牢记这几点,紫砂壶泡养都不怕!勤泡有一些人对紫砂壶喜爱有加,甚至到了“舍不得用”的地步。事实上对于紫砂壶来说,这样的话时间长不用,变得暗沉无光泽,甚至会被风化的干燥脆弱。所以如果真想对紫砂壶好的话,就一定要经常使用。教你如何买到更适合你的紫砂壶,了解紫砂行业详情!买全手工紫砂壶的请电话联系:15061721729另外一点,紫砂壶的吸附性较强,所以为了保证紫砂壶气味纯正,最好可以做到“一壶不事二茶”,即一把壶只泡一种茶

  • 小雨天,任思念溃堤

    作者|山竹编辑|清平世界我喜欢小雨天撑起油伞漫步在清新湿润的小溪间任思绪驰骋任记忆泛滥任思念溃堤让真实的自己毫无遮槛我喜欢小雨天撑起油伞守候在断桥边任北风凜冽任冰雨打脸任日月轮回一定寻找到久远的她回到身边我喜欢小雨天撑起油伞遥望天边任星辰难辨任苍穹无限任路途遥远那怕追到月亮也得和她相见2018.4.22晨小雨天写于济宁(谢云台影城提供珍图,谨致敬意!)

  • 手艺苏州:原皮vs去皮,铁核橄榄核手串盘玩你站哪一派?

    铁核,质地硬,不易裂,一直深受核友喜爱。左图是原皮,右图是去皮的铁核素串。关于铁核要不要去皮,你站哪一派?原皮派VS去皮派原皮派铁核原皮之美,在于本色。核表面有如一层白霜,显得古朴典雅。原核盘玩,前期上色慢,非常考验核友耐心。此外原皮易脏,早期一定要多刷。去皮派铁核去皮上色快,想省力少刷,还有干手汗少的,更多会选择去皮。去皮铁核,美在色上。油亮剔透,简单盘玩就能上色,省心省力。但没了“保护皮”,也多了花和裂的风险。铁核想去皮,还是建议购买时说好,让核雕师处理。要是自己动手,格外小心,别留下刮痕。

  • 喜欢玩弄感情、用情不专的男人面相都有这些特征!

    常常听到很多朋友说自己遇到了渣男,一心一意想找个相爱的人白首到老,奈何却遇到一个对感情不负责任的人渣。为了帮助更多女性朋友远离渣男,通过面相辨别对方是否对感情认真负责,命理先生将从八个角度来细说:1、眉细眼细眉细如丝,眼细如线,这种面相的男性内心都非常细腻,非常了解女性的心理,善于博取女性欢心。2、眼大鼻大这种长相的男性对情感需求很强,越是得到了就越不满足,常常会变着花样索要更多刺激,甚至会想法子去折腾你。3、眼睛汪汪眼神如水、带着笑意的男性,在跟女性相处时,总是彬彬有礼的绅士样子,极容易虏获女

  • 陈学儒原创航拍照片影集欣赏(未修底片)

    原创图片,转发请标注来源。

  • 品读《陇西行》|最无用的等待,最让人心痛惋惜

    人生,最难的是等待,最美的是有值得等待的人,而明明永远也等不到,却又无从知晓,应该便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了吧。陇西行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丈夫以身许国,立下誓言扫荡匈奴,入选了最精锐的军队,突袭匈奴,激战之后,战争的胜负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最精锐的五千将士已经倒在了无定河边,身躯化作了枯骨,只能魂归故里,但这还不是最让人心痛可怜的,因为在家乡,还有每天每夜都在等着他回家的妻子。陇西行图《陇西行》写的是唐军将士去陇西之地,与外族战斗的事,可与盛唐时期对战争的歌

  • 四本书名平淡内容却极为精彩的架空历史文,眼光挑的老书虫也在追

    回到明朝当暴君这本书颇有明朝那些事儿以及回到明朝当王爷的韵味,各方面挺好就是错别字有些多,这让人不能忍。其他很不错,作者刻画的主角皇帝也有六分帝势。每一个人的智商都在线,就算是反派也是刻画的很好,不是那种无脑作死的。主角作为一个穿越者成为皇帝刻画的很好,没有无脑精通各种东西,也没有无脑会各种玩弄心理,只有一些大部分普通人很直白的怼,反正濒死之境,人总会发狠的,没有超出正常人的范围。也没有刻意去刻画描写那些种马文中的和后宫妃子调情嬉闹的场景,也没有微服时遇到无脑贵族打脸装逼争抢泡妹子的场景。总之这

  • 一只想变成凤凰的金丝雀3:影视剧里那些大叔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我在机场,要离开了。”“等着我,我马上到。”大叔赶到机场。在她最孤独,无助,脆弱的时候,大叔又一次出现了。她一直觉得这是天意。如果飞机不晚点,也就没有了后来。和小说、影视剧中一样,大叔温柔,体贴,嘘寒问暖。关键是还有自己的事业,喜欢健身,身材有型,口袋多金。家里还有一个碍于父母之命而不得不结婚,没有共同语言的老婆。这是他对她说的。他似乎成了万念俱灰的她手边的救命稻草。第二天晚上,在他持续的温柔攻势下,她把自己交给了他。同样,和那些狗血的剧情一样,他跟她说了他婚姻的不幸福,告诉她,等他3年。等他

  • 一只想变成凤凰的金丝雀2:失败的婚姻

    她到了一家建筑公司做统计。公司正在做一个河道工程。这天,因为把数据统计错了,被老板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她一个人来到河边。生活的不如意,工作的不顺心,背井离乡的孤独,人生地不熟的无助。种种委屈和不甘一起涌上心头,让她再也无法抑制。她坐在河边,放声大哭。“怎么了?”她转过身一看,是施工单位的老板,那个大她11岁的大叔。她止住哭声,接过大叔递过来的纸巾。她被骂的时候,大叔也在场。他安慰了她几句。人在最脆弱的时候,一点点的温暖就是整个春天。他们后来也偶尔联系,但没有太多的交集。他当时以为她是公司老板的情人

  • 一事无成君莫笑

    昔日总觉时光多,今朝岁月催人老。曾经年少不识愁,三十未立愁莫提。渐近不惑惑未解,终日昏昏思无绪。闲爱看书静爱梦,梦里销魂暗惆怅。人生在世不如意,闲愁最苦我自知。五子登科图未齐,一事无成君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