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冷冰妖皇欺上身15章(第15章 欲擒故纵)

2017/10/27 14:30:3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冷冰妖皇欺上身

第15章 欲擒故纵

那面墙上是一副画像,是当初格豪在河水边吹着笛子时,胧妗舞蹈的样子,她莞尔的笑容,曼妙的身姿,尤其是她那弯永远温柔的双眸,皇上伸出手,放在胧妗冰凉的脸上,悄悄的说道:“妗儿,朕,好想你……”

第二天,一大早,皇上就连忙处理完手上的事情,赶着来到了易兰轩之中。163女人网

奎琅看着皇上来了,打算进去禀告。

皇上拦下来,问道:“娜仁醒了吗?”

奎琅笑着摇摇头。

皇上让左右都退下去,自己一个人悄悄的进去了。

娜仁果然没有醒,她枕着手臂,侧卧在卧榻之上,静谧如佛。

皇上缓缓的走过去,闻着这诱人的芳香,他想要揭开这个女人的面纱。

这时候波斯猫很是契合时机的叫了一声。

娜仁便从容不迫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坐着的皇上。冷冰妖皇欺上身15章(第15章 欲擒故纵)

皇上的手停留在半空中,不知该伸过去,还是退回来。

娜仁冷漠的从床上起来,光着脚,站在地上,把手放在胸前,对愣在卧榻边上的皇上鞠躬,说道:“皇上金安……”

皇上无奈的摇摇头,笑了。

皇上站起来,看着几步开外的娜仁,说道:“公主如果永远都这样对待你的夫君,朕怎么能够安好呢?”

皇上上前一步,娜仁还没有来得及后退,皇上就蹲在了娜仁的脚边,把他方才进屋是从奎琅准备端进来的衣帽之中拿到的鞋袜放在了地上。

然后,他捧起来娜仁的白色纤柔的脚,仔仔细细的为她穿上鞋袜。

一边穿着,格豪一边说道:“女人,要爱护自己的脚……夫君看着自己的女人光着脚,会心疼的。”

娜仁盯着皇上的蹲下的身子,看着他的头顶,情绪有些波动,她连忙把眼睛望向窗外。

因为,从前的胧妗最喜欢赤脚到处跑了,格豪永远是拿着鞋袜,跟在她的身后,跟她说尽了好话,她才会乖乖的坐下来,翘起自己的双脚。冷冰妖皇欺上身15章(第15章 欲擒故纵)

而每当这个时候,格豪就蹲坐在地上,把胧妗的双脚抱在怀中,就像现在这样,仔仔细细的为她穿上鞋袜。

穿好之后,娜仁后退了一步,说道:“皇上费心了,只是,在娜仁的家乡,楼兰人习惯了光着脚……因为我们的宫殿里,永远都铺满了厚厚的绒毯……”

皇上站起身来,伸手摸了摸娜仁的头,笑了笑,离开了。

娜仁看着格豪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动弹。

奎珍进来,扶着娜仁,说道:“公主,您感动了吗?”

娜仁冷笑了一下,说道:“若真是爱护,连腰斩都舍得?现在,竟然厚颜无耻的说心疼脚……哼。当真是佛口蛇心……令人恶心……”

这天,曹华带着人来到了易兰轩,说道:“娜仁公主,皇上有东西要送给您,还请您能够移动玉步,跟奴才一同前往……”

正在对着镜子画眉的娜仁一挑眉梢,说道:“哦?皇上有心了。本公主这就去……”

说完,娜仁一裹上金玉相间的纱幔长裙,就跟着曹华出去了易兰轩了。

走了不知道多久,这个地方,胧妗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到过。冷冰妖皇欺上身15章(第15章 欲擒故纵)

这时候,奎珍连忙拽着娜仁,大声且惊喜的叫道:“公主,您快看,空中楼阁……空中楼阁……”

娜仁仍旧平静的样子,她掀开轿辇的帘子,微微探出头来,瞥了一眼,的确,那幢楼上不仅仅是挂着“空中楼阁”的牌匾,而且,这阁楼之下烟雾缭绕,果真是一副浮在空中的样子。

格豪站在阁楼的一个角落里,他想要第一时间一睹娜仁看到阁楼之后的表情,他期待她能像胧妗一样的嫣然一笑,可是,他失望了,娜仁瞥了一眼之后,就面无表情的放下了轿辇的帘子。

皇上生气极了,这么久了,还没有不能臣服于他的女人,他躲在阁楼之中,等待伺机而行,今天,他一定要让娜仁成为他的女人。

一进来阁楼,奎珍奎珠都欢喜的不得了,这种场景,她们从前听过胧妗讲过,不过,她们自然是不会随便说出来的。

娜仁冷艳的看着这阁楼里的一切,果然像极了她想象之中的样子,尤其是这里的地板上有着厚厚的绒毯,显然,格豪是把她的话放在了心上。

曹华知道皇上的心思,便找了搬东西的借口,把奎氏奴婢们都给支开了,又伸手抱着波斯猫到别处去了。

娜仁没有反应过来,这个阁楼已经被反锁了。原文163nvren.com

娜仁脱去鞋袜,在下面的大殿里转了一番胡旋舞,躺在了厚厚的绒毯之上,她的长裙,她的长发,都已她本人的纤腰为中心,散开来,就像盛开的水莲花一样的令人着迷。

格豪在楼上的扶手处,静心的欣赏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以及她身上的芳香。

格豪忍不住了,他想要下楼,可是,却看到了娜仁从地上起来了。

于是,格豪连忙又转身躲在了角落里。

娜仁光着脚,缓缓的走上阁楼,阁楼之上的装扮更加的异域风情,美不胜收,各种西域的珍宝,让娜仁倍觉亲切。

她缓缓的推开门,走出阁楼的阳台长廊,望着有些缭绕的紫禁城。

正在她沉迷与过去的回忆之中时。冷冰妖皇欺上身15章(第15章 欲擒故纵)

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娜仁连忙转身,却看到了格豪的脸庞。

娜仁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皇上什么时候进来的。”

格豪闭着眼睛,闻着娜仁满身的芳香,缓缓的说道:“朕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朕,本来就在这里……”

说完,格豪的手就要掀开娜仁身上裹着的层层的纱幔,几乎就要触摸到她纤细的腰身了。

娜仁机灵的转身,皇上的手落空了。

但是,这反而激发了格豪更加高涨的好胜心。

他跟在娜仁的身后,紧追不舍。

娜仁即便再机灵,她也没有高大的格豪跑的快。

格豪终究还是在奔跑之中,一把扯下了娜仁的纱幔,瞬间,娜仁纤细的腰身就呈现在了皇上的面前,还有她那颗璀璨的能刺伤人的眼睛的肚脐里的珍珠。

娜仁还要逃。

格豪却像一只老虎一样的一只大手抓过去,就把娜仁纤细的腰给抓在了手掌心,并把她死死的扣在了地板之上。

娜仁逃不动了。

格豪把她纤细的手臂扣在地上,把他的脸,贴在娜仁的纤腰之处,他的鼻子,闻着那珍珠的香味,居然沉醉的都要哭泣了。

因为那种香味儿之中,装满了回忆,装满了美丽,美丽的让人哀伤和忧愁。

娜仁绝对的不会屈服,她灵动的手指拔下来自己头上的一株簪子,开口说道:“皇上……您如此的爱着娜仁吗?”

皇上听到了,才不舍得从娜仁的纤腰上,把脸抬起来,看着娜仁的举动,他惊慌不已。

格豪脸色惨白的说道:“娜仁,你要干什么?”

娜仁冷漠的说道:“娜仁说过,你与娜仁现在为止还不是夫妻……请皇上自重……如果皇上实在是喜欢娜仁,娜仁也会成全皇上……皇上喜欢娜仁的什么?脸蛋?脖子?还是纤腰?看来是纤腰了。既然皇上喜欢,娜仁就割下来,送给皇上……”

说完,娜仁就把手中的簪子往肚脐上戳去。

皇上那一刻,几乎绝望的大喊一声:“不……”

与此同时,皇上的手掌死死的抵住了那个锋利的簪子,瞬间,格豪的鲜血就滴在了娜仁的肚脐里的珍珠之上了。

冷冰妖皇欺上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冰妖皇欺上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今日01:17迎来雨水节气。雨水一到,春回大地,田野一片生机,正是九九歌中的“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时节。在春雨脉脉含情中,柳丝开始含烟,待柳烟成阵,便春色撩人了。立春之后,第二个节气便是雨水。其实,在3000多年前节气刚诞生时,雨水还是排行老三;后来,汉景帝刘启时把雨水调换到了第二位。这是为什么呢?到了雨水时节,我们是不是就能迎来温暖的春天了呢?来看《手绘节气·雨水》。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制作从小寒到谷雨,共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每气十五天,一气三候,每候五天

  • 汀州人物|潘震欧,楹联里的诗意人生

    轻雷隐隐初惊蛰,万物萌动,草长莺飞,汀州城已进入一年新的开端。不知是这样的时节影响了心境,还是这一趟路途注定了难忘,初春的的午后,带着略有波澜的心,迎着别有一番清爽的春意,笔者拜访了潘震欧老先生。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步入潘老的客厅,几缕茶香袅袅地散,一副获全国大赛一等奖的楹联悬挂玄关好似略有年头,数册古籍置于实木书桌,简单朴素的空间,总在无意中有浓浓书香迎面。与年逾古稀的潘老聊天,说话依然条理清晰,张弛有度,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而这种气质来自其内心的诗意和生活深厚的底蕴。这一次专访,抛下拟好的题

  • 初三:肥猪拱门

    房天下北京特价房祝您新春快乐,阖家欢乐,吉祥如意!全国各地从年三十儿到初六,年俗各不相同,小编在此抛砖引玉,期待各位网友留言分享有趣的年俗活动!民俗习惯:“年初三,去拜丈母哉.姑爷带仔姑娘———同来,人得门.笑口开.拜见文人权道恭喜.拜见丈母说发财.茶又好,酒又好,隔壁伯婆含笑问姑娘.啥时候.踏月养个小宝宝”。这一天中国各地的汉族都有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的民俗。在全国大部分地方,“回娘家”的时间一般都安排在正月初二,但在山东等地,却是初三才“回娘家”。一些北方地区将初三称之为“

  • 行善,就是做好的自己

    小篆的“善”字,一羊居于中而双言于下,其本意做“吉”讲。《大学》中有云:“止于至善”。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良、向善之美;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对己要求,主张独善其身、善心常驻。看起来似乎很复杂,想做个善人如此不易。但古人早有一帖“四善方”即心善、念善、行善、言善,引领我们达到“真善美慧”的人生最高境界。今天,我们来谈谈行善。有一次,我们班会讨论,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善良的人呢?孩子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讲究秩序的人,很有道德,所以他一定善良;有的说,对人友

  • [小小说]杀生

    1那段日子真是多事之秋。他的父亲病倒了,很严重。真是祸不单行,那天,他收到那条短信。他点开看那条短信,但见:我们的缘份已尽,各自安好吧。是的,之前他极力挽留过。但是,这说明——无济于事。他的脑海里瞬间成了书里描写的那样,一片空白。老实说,他感到绝望。他腿一软,险些就瘫倒了。后来……后来,他又目睹了生命的消逝。那就是他的父亲的去世。那场大病如排山倒海。父亲脆弱的生命经不起折腾,如蜡烛遇上狂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2他变得畏惧生命。他觉得生之艰难,生之短暂,生之不易……而

  • 谈古论今

    2018年流行色美翻了色彩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能带来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位成功的设计师,往往能利用人们的色彩心理,通过色彩联想,实现品牌营销的目的。可以说,品牌设计的武器就是色彩。作为流行色风向标而存在的色彩权威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8年流行色,对于从事设计和时尚行业的人而言,都是相当值得借鉴和参考的。草木绿Celery&AvocadoGreen草木绿也是2017年Pantone公布的年度流行色彩,并因其明亮、自然、清新、干净的气质一直将流行延续到了2018年。它的饱和度没有纯绿色那

  • 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

    为权利而斗争[德]耶林著,胡宝海译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第五章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第六章现代罗马法与为权利而斗争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到此为止,我对前面提出的两个命题之中的第一个,即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其自身的义务这一命题详加论述。下面我开始对第二个命题,即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这一命题展开讨论。为了给这一命题立稳根据,无论如何有必要对客观意义上的法与主观意义上的法的关系,不管多少做些更深入的考察。这一关系的核心在何处呢?如果作如下判断,就是在忠实地传播广为人承认的见解,即

  • 穿越平行宇宙,你终于和你的挚爱在一起…

    一阵尖锐的火车汽笛声,你从梦境中惊醒。窗外,是疾驰倒退的绿地。坐在你对面的黑发美女疑惑地看着走神的你,又继续着话题,你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你不是这个女子口中的肖恩,也压根儿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做克里斯蒂娜的女子……上面是诺兰执导的电影《源代码》中开场的剧情。现在我将带你踏入一场穿越平行宇宙的旅行,请系好安全带,旅程即将开始。穿越《源代码》,在“源代码”中穿越回到电影《源代码》,眼前的一切让你十分陌生,你只记得醒来之前,自己正在阿富汗执行飞行任务,一枚火箭击毁了你乘坐的飞机。你意识到只有一种方法可

  • 2018经典普洱迎新春贺岁微拍第二场预告

    2018经典普洱迎新春贺岁微拍第一场将于今日20:00开始,23:00截止,望茶友踊跃参加,莫失良机。大年初四紫砂壶专场(20:00~23:00)【拍品之一】拼紫大水平——早期优质紫砂壶数量:壹把年代:90年代盖款:徐美仙底款:宜兴紫砂出水:出断水好孔状:独孔(配滤网)泥料:拼紫容量:约170cc起拍价:200元市场参考价:880元/把【拍品之二】刻绘编钟——石昆牧老师收藏壶数量:壹把年代:80年代底款:中国宜兴出水:出断水好孔状:网孔泥料:紫泥容量:约210cc起拍价:1500元市场参考价:3

  • 东风起 纸鸳离

    东风起纸鸳离苏禾少年郎鲜衣怒马长剑一柄恣意天涯愿寻一个人人夸市井红尘来颠簸旧堂残烛席地而坐笑看这暮色城郭江湖上一叶小舟三千俗事爱恨难究独饮思愁向东流遥望那远山贫路菩提一落我心归处清酒入杯拾一曲琴声里激荡汹涌少年旧梦可敢从庸笑声融霜寒万丛君曰:风吹向北水奔往东红尘烟火里尚有一味香此间因缘善哉善哉谬言:风有急缓水亦漫淹若石落深潭终得一声颤烦乱痴缠不改不改ps:东风起纸鸳离是偶然间看到的文字,觉得很好,摘来一玩,过年好像也没什么的,吃吃喝喝还算挺好。关于对话,甚为荒谬,今日我家老太爷指责我“眼里没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