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三生三世双生花10章

2017/10/27 8:10:4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三生三世双生花

第十章 :出嫁与死亡

秋风渐起,今日落大雨。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我的画完成了,画中的他白衣招展,暗香阵阵,撑着一把油纸伞立在小桥上。清明烟雨中他只是一袭白衣的背影。

天气闷热而又潮湿,熟宣上的墨色晕开了好几次。阿蛮捏着葡萄靠在我的画桌上打瞌睡,她眼睛眯着眼睛像只慵懒的肥猫。圆乎乎的身子一哆嗦手上的葡萄就滚远了,等她惊醒的时候才发现滚圆的紫葡萄已经“惨死”在了她的身子下面,被压开了花,汁液四溅。

我对着画卷发着呆。想着要不要为这个美男背影图题上一些诗句。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想来想去只有一句“秋日容光,人消瘦。”讲的不是他,而是我。

阿蛮自从见了质子之后就不对劲了,比如将一顿三碗米饭改成了一顿两碗半,偷偷用我的胭脂把自己化成香肠嘴,甚至连洗澡的时间都变长了。阿蛮从“女汉子”变成了醉仙楼中的姑娘,这样的转变让我怀疑阿蛮是不是变了性。她突然成了真正的女人,我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感情都被骗了。吃饭的时候看到阿蛮翘着兰花指捏住筷子,我就没了食欲,觉得之前吃饭会把脸埋在碗里的人才是阿蛮。

阿蛮那边因为葡萄的“惨死”已经闹腾了起来。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她一声尖叫跳了起来,来回擦着自己的琉璃色刺绣的裙子,那绣着海棠秋月的裙角已经被葡萄汁晕染出一小片别样的色彩。

这才明白,她可惜的不是美味的葡萄而是裙子。我坐在画桌边看她各种抓狂,尖叫,奔跑,踩起地板上的灰尘。我淡定地捏起一个葡萄,看着阿蛮裙裾下壮硕的白腿,咽了下。话说“秀色可餐”,而我噎着了。

这条裙子很美,同样非常的贵。近乎透明的蚕丝缝制可以说是天下无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只是想提醒阿蛮这条裙子是我的……

阿蛮仗着自己强壮的身形在屋中乱跑乱撞一阵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一点点蹭到画桌的面前用麋鹿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撒娇可怜的轻轻唤我“公主……”

厚厚的肉掌按在我的墨笔之上。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我和阿蛮都惊诧的低下头。青玉雕花的墨笔笔身被肉掌压成了两段。

我抬起眼,干笑加冷笑的望着阿蛮。她也扯起嘴角的线条,惊恐淡笑着望我。凝神聚气,我一拍桌子,如同变戏法一样,阿蛮她消失了。我第一次发现,胖瘦和奔跑速度没有关系,阿蛮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163女人网

等阿蛮躲好之后,我没有去找她。今日下了大雨,潮湿又闷热,我的心情也很抑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来了。

没有落叶,没有霜花,只是彻头彻尾的湿热。这不是诗意的秋天只是夏季蔓延开的噩梦。

日历上写着。庚申月,己未日。163女人网宜,诸事不宜。忌,诸事不宜。

将画细细卷起收好之后,我将折断的墨笔拿了起来。中间断开的纹路清晰,若非亲眼看见是阿蛮压断的,我会怀疑是阿蛮拿刀砍断的。不过阿蛮不会这么的变态,她偶尔变一变也就算了。

老人说,玉碎了是挡灾。阿蛮压碎了它,是不是应了这道劫难?眉心一颤,我无奈地伸手压住眉头,心中默默念叨该来的躲不过。

雨幕中一个太监顶着浇头大雨跑了过来,他用衣袖掸了掸身上的雨珠就急急的敲门。

“公主在不在?阿蛮姑娘快来开门!”他将木门敲得震天响,被雨水冻过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尖锐急迫。一度让我以为是边关来了加急的情报。

一转身看见阿蛮从一个角落里慢慢腾腾地站了出来。手指拂过腰间的流苏,我努力装作平静。

“还愣着干嘛?去开门吧,莫让那公公拆了我的门板。”

琉璃色的长裙摆在阿蛮的脚踝上轻轻拍打,一节莲藕色的小腿从地板阴影上跨过。我看见裙摆边的月色海棠在眼角边绽开,层层叠叠,阿蛮已经咚咚的跑远了。

等阿蛮喘着粗气再跑上来的时候,我正在咬着手指发呆。她满面红光的样子让我想入非非,我不在楼下的那一会,她和公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像是吵架啊,打架啊,还有……

在我思量望着她的时候,阿蛮捂住曲线丰腴的胸口,宛若在说,他吻了这里,这里!热血涌上天灵盖,我想跳起来抱住阿蛮喊出一声恭喜。公公虽比不上质子,但也算是半个男人。他能这样奔放热情的对阿蛮做出这样的事情,说明他可能没有被净身干净,至少心理上还是个健全的男人。阿蛮有归宿啦!

结果她先跳了起来,抱住我说:“公主你有喜了!”我的腿一软差点给这位“女神医”跪下来。

阿蛮拉紧瘫软的我,眼神关切又炙热,好像她就是孩子的爹。

“公主不要这么激动,你还没见到质子呢!”

我迷惘了这关质子什么事情?敢情他弹了一曲《凤求凰》我就怀孕了?这太不科学了!原来当年卓文君要跟司马相如私奔是逼不得已,有隐情的!

“怎么办?”我紧张地拉住阿蛮的手问她,“那个杀千刀的男人会负责吗?”

阿蛮满脸甜蜜又温柔的笑意,好似被她抱在怀里的人不是我而是质子。

“他当然会负责!刚刚小李子告诉我,皇上要召见你宣布婚事”她顿了顿,眼中透亮的光芒闪过。“你和质子的婚事。”

一瞬间我的世界一片黑暗,我想晕过去,可是此刻我比谁都要清醒。最要命的是我揪住阿蛮的衣襟而她对我拼命放电。我不是质子,她不是我。我不开心,她却兴奋的要命。到底哪里出了错?

我被阿蛮拽到铜镜的面前,她握住象牙梳,从我的头顶梳到发尾。铜镜中的少女尚是天真懵懂,黑色不安的大眼睛如同两口深深的古井,黑瞳中的一点光晕是古井中层叠糜烂的白骨花。清明又悲凉的双眸和这张如花般稚嫩的容颜很不相称。

“金玉生寒兮,葬吾身。欲化不得兮,郁为枯腊。”我垂下眼睑,吃吃的低声长笑。

灵巧的十指帮我梳好了倾髻,云发鬓鬓,阿蛮笑着帮我戴上一支翠玉的发簪。苍凉将至,暮色带着霓虹的辉煌,这便是行将就木。

中衣,外襟一件件穿上。我是个半脚踏入黄土的人,他们闻不到这股衰竭与腐朽的味道,阿蛮依旧弯着眼稍对我微笑。

她说:“公主刚刚你在傻笑什么?念了什么诗句?”

我一本正经地告诉她“是悼词。”

阿蛮笑得欢快,眼睛眯起好似下弦月。“给谁的悼词?”

我一字一顿的回答她“给梁国和他们的公主。”我发誓当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十五年来最认真严肃的。

可能天生我就不是个刚正不阿的料。就如人人都有当领袖的可能,但不是每个人都能长出领袖的国字脸。没有镇压群雄的国字脸,都不好意思上台说自己是领袖。我十五岁的脸配上这样一句有深意的话,就成了彻彻底底的笑料。

在阿蛮笑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拎着裙角默默的退了场。

踏着木屐在地上踩水,就在我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阵浓郁的胭脂香传来,顿时连打在伞上的雨珠也多出了情趣。

“妹妹怎么还在这里顽皮,自己的婚事都不上心。父皇和驸马爷都在等着呢!”纸伞下露出一截粉颈,青丝垂在红唇边。这一瞥只看见了半张脸已是魅惑入骨。

安阳真是好看,我呆呆地看着她。心里羡慕得冒泡,第一次这么急迫的想要长大。

“父皇已经定好了,我去不去还不是一样!”嘴巴不满的嘟起,这是个非常孩子气的表情。安阳握着绣花的手帕半遮住嘴角,似笑非笑。

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很成熟了,但是有了安阳的比较,我才发现十年的差距不是闹着玩的。在阿蛮面前我是半个小大人,在安阳面前我彻彻底底是个孩子。这么说来阿蛮算是个长不大的巨婴。

于是我笑了。

“妹妹人生大事关乎一辈子,父皇做主也是为了你好。他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的。”她的声音软软糯糯,令我想起自己吃过的紫薯糕。

我贴着安阳近了一些,她给我一种安全感。父皇换美人比换衣服还要勤快,我的母妃死得早,可能是被气死的。后宫女人只管勾引皇上没有一个懂得照顾孩子,父皇也只管生不管养。我们几个公主生命力都像仙人掌一样,安阳让我想起了娘亲。

若她还在,也该是个温婉又娇媚的美人。

对于安阳的说词我不置可否,父皇确实不会把我往火坑里推,但是他可能会把我往悬崖上推。到头来都是一样的。

入了承乾殿,父皇穿着玄色龙袍坐在藤椅上,身边围坐着一堆美人。喂水果的,敲腿的,给他说话解闷的……总之只有想不到没有她们做不到的。

这让我又动摇了,做个“米虫”可耻,但是做“米虫”真的很享受。质子怎么说也只算是入赘我们朱家,以后我要是想做第二个山阴公主,他肯定没有反对的权利。

父皇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忽略之后就直直地望着安阳。

安阳缓缓跪下身子说:“父皇。”

他老人家脸部抽动露出微微可惜的表情,要是安阳不是自己的女儿,他就可以再多得一个美人。真是禽兽!上面都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定父皇只是想起了某个女人和安阳相像的女人,这个女人肯定也是他的后宫之一,所以父皇还是对安阳有些许的非分之想。

就在我反复论证的时候,旁边的质子轻轻咳了一下。我收回了奔腾如滔滔江水的思维,父皇收回了自己色迷迷的眼睛。

木框纸窗上“噼噼啪啪”地打着雨水,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与香艳迷离的场景格格不入。对襟长衣上垂着青丝发,他一合十二骨的白纸扇就来到了我的面前。

准确说是来到了皇帝的面前跪下,安阳扯了扯我示意我和他一起跪下。我摇摇头,很是固执。

是他请求皇帝赐婚,和我没有关系。我不想嫁给他,一点也不想。后来我在城墙边上奔跑的时候在想,是不是我太年轻了才会这样的冲动。安阳不会,只有我和长乐会这么做。我们终究只是没有及冠的孩子,等到再大一些我或许就后悔了。但死了就是死了,我永远也活不到自己后悔的那一天。

握紧裙裾上垂下的玉佩,我冷眼看着这个冷清又俊雅的男子,他跪在昏庸肥胖的帝王面前,郑重又诚恳地说道:“普宁公主温婉亲和,容颜清丽,是臣寻求的佳人良配。奈何公主地位高贵万分非臣下所能仰慕高攀,但求陛下将普宁公主许配于臣。若能迎娶公主,臣下愿意指天发誓,如公主不愿臣便不复娶他人,臣愿意倾尽一切待公主好,此生此世心意不变。”

藤椅上虚胖的皇帝拿起玉如意挠了挠自己的后背,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一屋子的人都在等他的回答。

这样的话简直是要命,我已经被打动了,前提是十五岁的孩子懂得什么是誓言和爱情。皇帝搁下玉如意,旁边的美人立马给他剥开一个青涩的橘子,将一片片橘瓣小心翼翼,情意绵绵地放入他的嘴巴里。

我怀疑父皇其实已经瘫痪智障了,不然这个问题怎么会考虑这么久。答案无非是好或者不好。

他干燥的嘴唇张开吐出了橘籽,很是无所谓的看了跪在地上的质子一眼。

缓缓道:“你是王�的长子,理应将公主嫁给你,没什么好说的。我准了。”

我望了一眼藤椅上的那堆腐肉团,他不懂爱,他只懂得美人的胸脯和大腿。滚他丫的公主,皇帝。他只是个抢到天下的冷血流氓而已,他没有关心过我,没有关心过那些爱他的人,没有关心过天下苍生。

梁国将亡,亡,亡……脑海里有丧钟敲响,我看不见未来的方向。梁国的皇室已经瞎了眼,掌舵人都瞎了,这艘大船迟早是要沉的。

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脸上忽然滚烫了起来。我觉得羞耻,觉得有这样的父皇很是丢人。我没有去看安阳,没有去看跪在地上求婚的质子,没有再去看脂粉堆中的帝王。只想到跑,将这一切都甩在身后。

外面是雨,空气闷热,雨却是凉的。我放声大叫大喊,如同歇斯底里的疯子。雨扑簌簌平静地落下,不急不缓,无悲无喜。

三生三世双生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三生三世双生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短片《 Wanna Be Your Friend》:不要为了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

    编者按你是否感慨,想融入的圈子总是进不去。于是总在违心地改变自己,试图活成别人认可的样子。孰不知,任何一种需要刻意讨好、违心迎合的关系,都会让人感到疲惫和悲哀;而那些需要动用各种手段才能留住的朋友,即使拥有,也是一种虚伪的客套。没有谁能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与其强迫自己融入陌路人群,倒不如率性自由,找一些志同道合并欣赏自己的人交往。或者把时间用来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做有价值的人,才能交到有价值的朋友。东京艺术大学动画专业研究生作品《IWannaBeYourFriend》▼

  • 我们丰富地过一生,不是因为有太大的享乐,而是由于有许多苦难。

    梦魇找上门来,撕裂我们,死死的抓住我们。据说,如果你饿极了,你就会开始吞食自己的心。——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盲刺客》作家书签每日意图Vol.16561©PhilomenaFamulok何必对世界末日操心呢?每一天都是某个人的世界末日。时间像潮水般涨啊涨,当它涨到你眼睛的水平,你就淹死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盲刺客》2©aka_outwork“否认”是某种期望落空之后出现的“修正”。每一次否认都是一次承认。——弗洛伊德3©NikolajLund要面对人生。要永远直面人生,你才会知道它真正的含义

  • 70亿美元大单背后:哈萨克斯坦走近美国另有隐情

    2018年1月16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飞往华盛顿,面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月17日,唐纳德·特朗普和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两国领导人就扩大双边合作达成一致意见。纳扎尔巴耶夫访美期间,哈萨克斯坦与美国签署了涉及航空、农业、石化及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20多个协议,意向总额高达70亿美元。纳扎尔巴耶夫和特朗普谈笑风生纳扎尔巴耶夫的本次访问,美国主流媒体反应相当积极,不忘纳扎尔巴耶夫长期统治哈萨克斯坦的同时,赞赏哈萨克斯坦发展成就。“今日美国”等媒体特别撰文,盛赞美——哈两国历史悠久的友

  • 装在酒具中的万里江山

    「」「」·END·●原创稿都源于古风楼兰作者编辑:风铃●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盗版必究。●免责申明:有些内容源于网络,没能联系到作者。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短文|皇子有毒 文/一世安

    「」「」作者:一世安我被宋景逸从押运粮草的马车底下拎出来的时候,南军已离鄞都有二十里远了。他像是拎小鱼干似的将我拎着,上下打量我一番,义正词严道:“沈音音,国家军事多么重要,也是你能跟着来儿戏的?”我扭了扭身子,没能逃出他的钳制,只得梗着脖子看他,道:“我又不是跟着你来的,我是来孝顺我爷爷的!”宋景逸将手一松,我成功地摔在地上。他冷冷一笑,嘲讽我道:“你爷爷是东军主帅,跟我们南军走的压根不是一条道儿。”我这才拍拍屁股站起来,大惊小怪道:“什么?我居然跑错场子了!”宋景逸负手而立,严肃道:“别装了

  • 总有一句表白适合你

    「」「」·END·●原创稿都源于古风楼兰作者编辑:风铃●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盗版必究。●免责申明:有些内容源于网络,没能联系到作者。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诗词|趣味诗词接龙125句!你还能继续接下去吗?

    「」「」中华诗词音律优美,博大精深,名诗名句首尾相连,可接成一条长龙: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趣味诗词接龙125句↓一边玩接龙,一边品诗词。·END·●原创稿都源于古风楼兰作者编辑:璃情●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盗版必究。●免责申明:有些内容源于网络,没能联系到作者。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啥叫做人(建议收藏)

    啥叫做人??宁可吃亏,也不占小便宜。宁可付出,也不辜负人心。别为了金钱,泯灭了自己的良心。别为了利益,欺骗了他人的信任。功名利禄,荣华富贵,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何必处心积虑,把机关算尽。何必千方百计,把金山银山获取。为人处事:不管嘴笨还是嘴甜,心地善良才是本钱!人活一世:不管能说还是能干,光明磊落才是关键!不伪装,不敷衍,不欺骗,就是一个人的真!懂宽容,懂尊重,懂体谅,就是一个人的善!做一个正能量的人,比什么都重要!一个人丢掉什么,也不能丢掉交往的真心;一个人输掉什么,也不能输掉鲜红的良心。

  • 100个风水文化小视频(11)道家精髓——你不迷信 所以不幸

  • 晚安故事:杀死一只宠物少女

    晚安故事:杀死一只宠物少女三三夏天的密度不该大于空气,以至于它跌落城市之中,密密麻麻覆盖在人们身上,替代了此前丰硕的毛衣。或者说,她不该把头发剪短。就在几天前,她的头发还像一块轻柔的丝绸,一直裹到她的膝盖。但是风云突变大概算是时代特色,如今,她的发型被改造了,细小的黑色茸毛在她头上蠕动,她像一个被削弱版的美杜莎。假如以上两件事中,任何一件没有发生,我就不会发现她的秘密。“你背上有根羽毛呀。”我说,可我的声音淹没在窗外的鸟叫声之中。我不停地叫她,“Niki——Niki——”,想错开鸟鸣的频率。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