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三国枭雄吕奉先9章(第9章:满夷谷)

2017/10/26 23:21:5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三国枭雄吕奉先

第9章:满夷谷

 九原城北八十里是一片巨大的峡谷,谷中树木遍布,蜿蜒曲折,是上佳的屯兵之地。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此谷名叫满夷谷,大汉与匈奴、鲜卑曾在此大战数次。谷内林木茂盛,有数条溪流,谷外山峦如聚,层层叠叠,是绝好的练兵之地。

 几百个精壮汉子分成两队,正在进行攻守演习。两百多轻甲骑兵滚滚而来,冲向在草原上列阵以待的步卒。步卒阵中令旗招展,一队辎重兵迅速地把几十辆空辎重车首尾相连连成一个环形,然后飞快地跑回大阵中央。

 令旗挥动,战鼓响起,百余刀盾手从阵中涌出排成一个环形,将巨盾下面的两个刃尖插入地面,然后左手握盾右手持刀,将身体藏在巨盾后面。第二阵战鼓响起,两百长矛手飞奔到刀盾手身后,一左一右隐身在盾后。原文http://www.163nvren.com/第三阵战鼓响起,三百弓弩手出列,张弓搭箭瞄准前方。这时两百多骑兵距离只有百步了,第四阵战鼓响起,三百弓弩手一起放箭,漫天的箭雨飞向轻甲骑兵。弓弩手采用的是汉军经典的三段射法,绵延不绝生生不息。

 在付出了三四十人的伤亡后,轻甲骑兵终于靠近了大阵,他们挥舞着木刀借着马速向巨盾冲来。刀盾兵用身体紧紧地顶住巨盾,两个长矛手用手中的木矛从左右两边刺向轻甲骑兵的两肋。弓弩手手中不停瞄准骑士或者战马放箭。猝不及防之下,三四十轻甲骑兵被挑下马背,十几人甚是悍勇,在空中一个盘旋挥舞着木刀落进大阵中。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大阵中顿时响起一片惨叫,十余弓弩手被轻甲骑兵砍倒。二十几个长矛手反过身来,两三个对付一个,瞬间将这十几人刺倒。

 “战伤!”“战死!”“盾破!”“落马!”几十个臂缠白布的士卒大声报着战损。

 大阵外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有十几面盾牌被撞翻,大部分的轻甲骑兵还是被挡在了盾阵外。第五阵战鼓响起,百余人越众而出,每个人都身披重甲,头戴铁盔,脸上都戴着铁质的面具,手上是一柄柄身长九尺的怪异木刀。这百余人排成三排横队,木刀指天,口中暴喊:“杀!杀!杀!”踩着鼓点大踏步向骑兵逼来。几十个轻甲骑兵张弓搭箭向这支小部队射来。网站163nvren.com漫天的箭雨只在盔甲上留下了几个白点,这支小部队丝毫不受影响,仍然大踏步的向前行进。

 一百多木刀凌空挥舞,一齐劈下,几十个轻甲骑兵被劈于马下。“杀!杀!杀!”重甲步兵继续大踏步前进,十几个轻甲骑兵挥舞木刀向重甲步兵砍去。“裁定无法透甲!”臂缠白布的士卒大吼道。重甲步兵随着鼓点大步向前,每一次举刀必然有数十人倒下。

 眼看伤亡惨重无法突破敌阵,轻甲骑兵队中一个呼哨,剩余的几十骑拨转马头狂奔而去!

 铛铛铛,一阵锣声响起,这是停止战斗的信号。两支部队立刻停在原地,臂缠白布士卒迅速向前,查看每个人身上的灰点大小和位置。三国枭雄吕奉先9章(第9章:满夷谷)这时,两支小部队的战损已经统计完毕,骑兵阵亡一百三十人,重伤十八人,轻伤六十五人,步军阵亡三十八人,重伤十八人,轻伤二十三人。两支部队用的都是前端包有灰包的木制军械,箭矢也拔掉了箭头,轻重伤和阵亡都是按照身上的灰点计算的。

 按理说,以骑对步,这样的战果已经很好了。可是带队的都伯却很不满意,正在那里板着脸训人。“先说骑兵,鲜卑骑兵冲锋时队列什什么样的?士卒间距是多少?像你这样一窝蜂吗?鲜卑人没这么傻!你的斥候呢?前锋离主力距离只有两百步,一受阻后面的部队就撞上来了!鲜卑人的经典战术钳形攻击和斜插弓弩攻击在哪里?”

 都伯转过头来,接着训斥步兵。“还有你们,辎重兵布完车阵,骑兵离你们还有一里,你们着急跑什么?激怒敌人的战术动作做了吗?骑兵离车阵五百步再跑忘了吗?还有弓弩兵,三连击,第一击太早,骑兵只有三成进入了射击距离,应该再等半盏茶。第三击又太晚,把骑兵放得太近,应该早半盏茶。网站163nvren.com最可气的是陷阵队,你们应该在关键时刻出击,要等弓弩手再射杀一些敌人,你们挡住骑兵的冲击,骑兵士气已泄再出击!”

 “训练了二十天,还是这个样子,对上真正的鲜卑骑兵,你们早就死光了!”都伯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面前的几百条汉子被高顺训的低头不语,却没有一个不服气的,显然他们早已认可了这个十五岁的少年。“休息两柱香,继续训练,哪队输了,洗赢了那队的衣服三天!”“嗷!”这下炸了窝了,队列中开始七嘴八舌地嗡嗡起来,洗其他男人的衣物,这是天大的耻辱!“让你们说话了吗?肃静!输了就要受到惩罚!这点勇气都没有还怎么上战场?没胆子的趁早离开左曲前屯!这样的孬种左曲前屯不要!解散!”士卒们哗的一声散了,军官们却没有休息,在一旁三三两两地议论起来,按照惯例,下一场演练肯定是骑步互换,他们可不想洗别人脏乎乎的衣物。

 都伯来到吕布身边,一连灌下三碗苦茶,抹抹嘴坐到吕布对面。“屯长,比预想的好,什级、伍级、队级战术已经没问题了,这样的曲级规模战术再练个三五天也能拿得出手了。只是陷阵营的兵器还没有着落,铠甲和马匹还缺两成。”吕布拍拍都伯的肩膀:“防御、突击、交替掩护撤退,强行军、步骑混合这些练得怎样了?”“一个月了,这些都没问题了,该和鲜卑接上几仗了。”

 那都伯点点头,坐下来想着心事。他身高九尺,十五六岁,生得黝黑粗壮,脸永远板着没有一丝笑模样,他就是吕布麾下两个都伯之一高顺。“没错,一切以实战为主。左曲前屯的情况你也清楚,一有事儿就派咱们出马,一谈到补给和抚恤就装聋作哑。要不是早就练了一千多私兵,早就完犊子了。”高顺点点头:“这样下去不是长法,要找个机会和上面讲讲条件。原来和张高立了军令状,剿灭了张黑子就升你做军侯,谁想他被人割了脑袋!竟然还是走私大案的主谋!屯长,刘倾城走的时候你就没托他活动一下?”

 吕布惊诧得看了一眼高顺:“行啊!你有进步呀!竟然知道托关系走后门了?老刘那人不错,临走偷偷给咱们留下了六百匹马和一大堆军器物资,说这些都是张高走私所得,报上去让别人贪墨,还不如留给自己人,他已经很够意思了。侯成比较上道儿,二话不说送了他五百金的重礼。现在新太守还没到任,马晗和黄崇做不了主儿。现在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还是等等吧。昨天和魏越的那两百羌兵对战结果如何?”

 一说到战阵,高顺就像换了个人,整个脸上都泛着红光。“那两百羌兵不愧是老头子调教过的,简直就是战场上的杀神,武艺高超弓马娴熟不说,单这结阵攻守就强出咱们太多!我这一千人支持了一个时辰就崩溃了。接下来这十天我准备叫他们一人带一什,好好操练一下。”吕布有些愕然了。“一个时辰?很不错了!老头子亲口说过,京军五校任选千人,最多一刻钟就会崩溃。”高顺撇撇嘴:“那些花架子京军,多年不上前线,怎比得上边军!并凉精兵甲于天下,我手里只要有八百精兵,练成陷阵营,必将驰骋天下!”

 吕布拍拍高顺的肩膀:“小顺子,找机会吧。现在形势不好,能保住这个左曲前屯就不错了。私兵千余已经不少了,再多就要惹是非了。只要做到军侯,养上三千私兵还是不犯忌讳的。你也知道,这一千人就把咱的家底儿掏空了,铠甲我已经命令鲁墨的工匠营全力研制,这两天就会有消息。马匹好说,等侯成从长安回来,每个士卒两三匹马就有着落了。你的陷阵营每人至少要两匹西凉马,轮换着冲锋,还要两匹乌恒马用来驼铠甲物资,侍从也要有两匹乌恒马。”

 这时,远处七八匹战马飞奔而至,当先一人身材粗壮,胯下是一匹乌黑的乌恒马,背后几人却是一色的枣红乌恒马。吕布大笑:“这侯成可真不禁说,一说就到了。”高顺脸上还是铁板一块:“乌黑配枣红,亏老侯想得出来,好比红布上一个大大的黑点。”吕布不禁莞尔,高顺也会说冷笑话?难得将冷笑话说得如此一本正经。

 侯成二十多岁,身高八尺,身材魁梧,脸上是一个硕大的鼻子,经常被用来做一些不雅的比喻。看到吕布和高顺都在侯成跳下马来未语先笑。“屯长和老高都在?倒是省事了!我马上去接那批西凉马,足足有一千匹!在武威忒便宜了,四千钱一匹!在洛阳能卖到两万钱!”侯成走到近前,灌了一大碗凉茶,嘴里兀自说个不停。“还是屯长的法子管用!从老头子那里取了第一笔三千万钱,到雁门、云中、定襄一看,一斤金不过八千钱!赶紧兑了三千五百斤运到洛阳,我的奶奶!一斤金一万二,这一趟就赚了一千四百万。顺路去了一趟武威,买了三千匹西凉马,到洛阳卖了一半,买了一应物资,手里竟然还有四千万!屯长你不做商人真是屈才了!”

 吕布微微一笑。“老侯,这事儿半年只能做一次,做多了行情就下来了!此次伤亡如何?”侯成一拍大腿。”死了八个,重伤十二,轻伤三十八,要不是带了三百精锐险些回不来!”“死了的抚恤加倍,妻女家人妥善安排,重伤的抚恤多给五成,安排到庄园里做些轻松活计,轻伤的加两个月俸禄。一定要安排好,绝不能让兄弟们寒心!”“这都是一贯如此,有成例的,你尽管放心!”

 吕布点点头:“那些西凉马在哪儿?可曾多买些乌恒马?西凉马健壮速度快,但是耐力远不如乌恒马,每匹西凉马须得配上两三匹乌恒马才好。”侯成哈哈大笑。“咱老侯啥时吃过亏儿?早买了三千五百匹,这下短时间不缺马匹了。我还在凉州雇了二三十兽医,手底下都是极棒的,我们的马场今年有的忙了!”吕布拍拍侯成的肩膀以示鼓励。

 侯成从怀中摸出一个信桶递了过来。“吕凯又下了命令,让我们去剿灭三股马匪,云中飞、海沙子、麻脸。我说屯长,郡里这是鞭打快牛,逮住咱们就用到死!这才正月十六,命令就下来了,去年咱们就出动了一百多次,这吕凯给咱们穿小鞋还上瘾了!”吕凯是左曲的军侯,正是吕布的顶头上司。“是一百一十三次。”声音冰冷肃杀没有一丝感情,原来是高顺。“云中飞是两百多马贼,都是精锐,海沙子有三百多人,步骑各半,麻脸的人最多,有一千三百,最能打的是三百精兵。三人盘踞在三个地方,相距有百里之遥,这仗有点难呀。打了一个那两个肯定跑,追起来困难。一起打吧,兵力不够。”

 吕布沉思片刻大手一拍。“这次还真是有些故意难为,左曲前屯在编的一百二十八人,去打人家的两千人。看来咱们手头的一千多人都得用上了。有四千万钱垫底,我看可以打!”吕布用手指指并州地图,那是他这五年来亲手测绘的,用的是制图六法,准确度和完成度都很高。“可是,该怎样打呢?”“屯长,分别打比较麻烦,不如把他们聚到一起打,这样容易!”高顺手指指向一个地方。“咋把他们聚到一起?”侯成一头雾水。吕布笑了笑:“你手里不是有几千匹骏马吗?麻脸他们会不动心吗?”

 “瞧我这个猪脑子!”侯成一拍脑袋。“战马和物资都是从长安上船,直接运到九原城东南的渡口,这一段有舟师护航,动不了手。卸了货之后北上二十里就是鸡鸣驿,然后向西北二十里就是吕家庄。鸡鸣驿就是动手的最佳地点!”

 吕布微微一笑:“我去三丘塬打猎,然后鼓筝酒兴大发喝锝烂醉酣睡不醒。那三个家伙肯定当晚就动手!魏越的部下都是轻骑,可以连夜去抄马贼的老窝。”“屯长,这抄老窝的事儿是咱老侯最爱做的,交给我吧。”侯成有点急了。“不成,你不能去,这么多财货你不出面马匪是不会信的,把你的追赃能手派几个给魏续好了。打完马匪还可以找找乐子,我估计鲜卑人也不会闲着。收拾完他们还可以顺路向东拾掇下鲜卑人!”

 哈哈哈哈,三人一齐大笑。

三国枭雄吕奉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三国枭雄吕奉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白首不相离3章(第3章 你们会有报应的)

    原标题:白首不相离3章(第3章你们会有报应的)小说名称:白首不相离第3章你们会有报应的王翠花的话句句如同刀子一样戳在我的心上,我气得浑身发抖,指甲深掐入掌心中。“你还好意思提孩子?!要不是因为你,我的孩子说不定早就生下来了!”我崩溃大喊,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滑落出眼眶。“你,你……”王翠花颤抖着手,指着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够了!”一直沉默着的刘志伟开口了,他看着我,眼里满是厌恶,“苏雯,我也不亏欠你什么,这些年来你跟你那个得了尿毒症的妈可没少花我的钱,我也算仁至义尽了。反正你这三年来也没什么

  • 不爱勿言欢3章(第3章 因为她贱)

    原标题:不爱勿言欢3章(第3章因为她贱)小说名称:不爱勿言欢第3章因为她贱程欢拿着那张支票,整理好脸上的表情,最终在家门口停下,老式的门有些漏风,吱吱呀呀地响。刚想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父母说话的声音。“老程,小欢到底是我们的女儿,装病骗钱这事我真是不想再做了,做试管婴儿的手术费,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什么女儿?从她做那个什么导演开始,我们老程家就没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要不是越家的娃娃亲,我早就把她赶出家门,就算她被越家玩死,跟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好好给我生儿子,知不知道!”“我知道,我

  • 旧爱上门:老公轻点撩3章(第三章:包月服务)

    原标题:旧爱上门:老公轻点撩3章(第三章:包月服务)书名:旧爱上门:老公轻点撩第三章:包月服务再次醒来,许心怡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来换药的护士小姐看向她的目光怪怪的。许心怡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仍旧穿着那件残破的衣服,手里紧紧的攥着沈亦廷扔给她的钱。这幅模样,确实引人遐想。好在月姐送医及时,她的手总算是保住了。许心怡只在医院里住了两天,就裹着纱布出了院。三年前,她本该幸福的嫁给沈亦廷为妻,哪知婚礼现场突生变故,在本该播放新人甜蜜互动VCR的时候,播出了一段女主角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不雅视频,闹得满

  • 总裁大人,求放过3章(第三章 我家不养闲人)

    原标题:总裁大人,求放过3章(第三章我家不养闲人)小说名:总裁大人,求放过第三章我家不养闲人自从答应了父亲的请求,伊洛薇就明白,从此以后,自己必须要任莫少寒宰割了,但凡有别的办法,父亲大概也不会把自己送进虎口。想通以后,伊洛薇不再挣扎,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她缓缓的抬起手,慢慢的拉着外套上面的拉锁。莫少寒也感受到了伊洛薇的变化,放了手,在旁边动也不动的看着她。现在正是初秋,天气微凉,伊洛薇穿的不伊洛薇多,她的动作虽然慢,可是却没有一刻的停歇。饶是这样,伊洛薇此刻也是度日如年。莫少寒对伊洛薇这样的举动

  • 谁许情深不相负3章(第03章 我的仇,当场就报了)

    原标题:谁许情深不相负3章(第03章我的仇,当场就报了)小说名:谁许情深不相负第03章我的仇,当场就报了颜母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病房,将滚烫的汤一下砸到她身上,怒斥。“颜欢!原本妈以为你不过就是没有教养罢了,可没想到,你连基本的亲情观念都没有,是,这些年你是受委屈了,可晓柔受的委屈就少吗?”颜母看着倚靠在陆云深怀中的颜晓柔,眼底满是心疼,看向颜欢的眼底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意。“她从小身体不好,明明和你一样的年纪,却根本没有这个年纪应有的快乐,甚至为了补偿你,将青梅竹马的云深都让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知

  • 深情难拒3章(第三章 求助)

    原标题:深情难拒3章(第三章求助)小说名称:深情难拒第三章求助自从祁沐出车祸成植物人之后,房伊情就被祁子骁半软禁似的关在祁家老宅里。现在祁家老爷子已经去世,老大祁子旭已经出国避世,老二祁子晟只剩祁沐这根独苗躺在床上,里里外外,全被祁子骁一手把控。除非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让房伊情跨出祁家老宅一步。这万不得已之一就包括一年一度的董事大会。作为祁沐的妻子,祁沐当初以祁氏集团10%的股份作为聘礼娶了房伊情。当然,在集团高层重重干涉之下,他们签署了一份极其严苛的婚前协议。协议强调,若祁沐与房伊情离婚,房伊情

  • 逆袭王妃要翻身3章(第三章 将错就错)

    原标题:逆袭王妃要翻身3章(第三章将错就错)小说名:逆袭王妃要翻身第三章将错就错夏厅山拍案而起,当即怒色吼道:“不得无礼!青白,还不快给逍遥王赔罪?”夏青白没有理会,冷眸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看到夜色里站着一个身影,可不就是得意洋洋的夏婉荷?不用多问,今天这一幕定然是她安排的。她的脸色瞬间阴沉,甚至有些恼怒自己没有照顾到小白的安危。及无忧自然也看到了外面那一幕,对这事顿时心头了然,不动声色的笑道:“无碍无碍,本王也是十分喜欢小动物,若不是令爱及时排出毒药,只怕这小东西已经一命呜呼了!”夏青白脸色微

  • 此生终有你3章(003 好心的帮忙)

    原标题:此生终有你3章(003好心的帮忙)小说名字:此生终有你003好心的帮忙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大宝的叫唤声给吵醒了,大宝是杨恒送给我的一只金毛,目前已经三岁了,当初我说喜欢狗,他就屁颠屁颠的去给我选了一只,而如今,他倒是拍拍屁股走人了,狗却丢给了我。也对,五年的感情他都能不屑一顾,更何况是一只狗呢?这小家伙叫的这么憋屈,一定是昨晚忘记带他下去尿尿了。顾不上穿衣打扮,我带着大宝就上了电梯,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扫了一眼,打电话过来的,正是我婚假前私底下接的那个cass的客户,迟疑了片

  • 傅先生请远离我3章(第三章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原标题:傅先生请远离我3章(第三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书名:傅先生请远离我第三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松开。”骤然倾覆的冷声。原本还揪着季诺头发,正在兴奋点的人,突然像是浇了一盆的冷水。欲望也都如潮水一般的退散。“傅,傅总。”那些人仿若见了洪水猛兽,讨好的起身,不停地点头哈腰,“原来您喜欢这一口啊,早说啊,早说咱就不碰了。”那些人就算是松开,季诺依然还是狼狈的坐在地上,疼的眼睛都睁不开,头皮在疼,喉咙在疼,胃部肠子也都在疼。眼前一片黑暗,想起之前在监狱被这样不停暴打的时候,她的身体更是蜷的厉害。傅

  • 非关风月又关卿3章(第三章 你又是谁)

    原标题:非关风月又关卿3章(第三章你又是谁)小说:非关风月又关卿第三章你又是谁“小姐,”萍儿大叫一声,立刻停下脚步,慌乱喊道:“你放开我家小姐,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抓我家小姐?”黑衣大汉不理萍儿,将季长清拥在怀里,凑近她的脸猥琐一笑,声音粗陋道:“美人儿,跟我走吧。”“放肆,放开表妹。”李光宇在此时及时赶到,义正言辞的大喝一声。不由分说长剑一挥,毫不犹豫的朝大汉头颅砍去,大汉眼中异光一闪,急忙手臂一抽,放开了季长清,转身和李光宇再次对上。季长清惊魂甫定,脚步不稳,被萍儿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却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