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养了一只小鬼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7:15: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养了一只小鬼

第三章 养鬼3

清晨空气有些冷,但是闻起来很舒爽,阳光透过窗帘,射在我的脸上,阳光许久不见……呵呵,才一个晚上而已,仿若过了一个世纪,我伸了一个懒腰,心情也随着筋骨舒张起来,迎接重生后的第一天。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洪胖子已经开始有了血色,猴子也睡得挺香的,都恢复挺不错。

你们或许以为章节遗漏?一定有人这么想,其实不是,因为我接下来回忆,就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

……

之前说到我在厕所镜子发现了一样东西!

是手印?

不是!而是鬼脸!一张小孩的鬼脸,这个小孩正是我数次梦中遇见的小孩!

而我用了某种办法看见了它!

我曾经看过一个贴吧,前两年挺火的话题,说的是美国加拿大华谊大学生蓝可儿之死。

说到蓝可儿,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

蓝可儿在美国洛杉矶失踪,之后美国警方公布的录像显示蓝可儿在失踪一天前位于洛杉矶市中心贫民区旁的酒店住宿时,曾在电梯有令人百思不解的一连串怪异动作,令事件更感扑朔迷离。但警方强调蓝可儿并无精神问题。

蓝可儿的好友“麦”表示,自己和蓝可儿认识了12年,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是同学,蓝可儿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我养了一只小鬼小说txt全文阅读

人本身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而我看的帖子就解释了,楼主重点点出了有些奇怪的东西缠着她,导致她短暂性的精神失常,也就是说蓝可儿的死因是因为有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作怪。

楼主估计是有些道行的人,帖子的重点不是吹水,而是教了网友一个办法,将那看不见的东西“现形”。

就是借用高强度曝光,瞬间看到“那东西!”不久,便有人真的用高强度曝光了视屏,从视屏中找出了“那东西”,并且截图回应,一时间引起很大反响,不过后来立即被网站处理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已经看见,直呼恐怖。“手贱党”或许还能在百度搜出。

不过我劝你们最好别去搜,因为我书中写的人名地方都是真实存在,甚至很多东西不是我凭空捏造,因此你们深究太多,没有好处。

在网上许多晚上拍的照片都有过类似经历,而我印象最深就是《柳州柳侯公园小孩拍照,多了一人》。

内容忽略不说,照片我看过,那小孩背后缝隙确实有一张隐约可见的脸,尤其是那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睛,极其清晰!

而我借鉴了此办法!真的发现头顶趴着一个小孩,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红白参杂,我被吓得不轻。来自163nvren.com

难怪我没发现手印!原来它隐藏在我头上了!我剥开头发,果然有“鬼印”痕迹!

或许我身上的“小鬼”太小,痕迹显露比较慢,不过也是迟早的问题。

我心乱如麻,感觉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驰,把自己关在房间,这东西在我头上……真的就在我头上!在我头上就算了,TMD还让我看见,这是什么意思!

我虽然愤怒,其实很多还是害怕!

“咚咚咚。”

老妈敲响我的房门,这一刻,我心中是矛盾的,因为害怕,我希望身边有个人陪,但是又怕这个脏东西害了我以后又害我的家人。

“我睡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门外没有了动静,我再次陷入寂静的恐惧。

我不敢睡觉,这鬼东西已经侵入我的梦中,我抬头呆愣看着天花板。

“靠!不行……我不能坐着等死,我还年轻,我如今正是帅气巅峰时刻,不能就这样死去。推荐http://www.163nvren.com/”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平时总是随遇而安,一旦触碰底线,才会奋起反抗!

有了想法,我脑子清晰了许多,立即想起老家的九太公曾经给人“看过”。

当年我虽然还小,不过看着那人被锁在猪笼,抬到九太公门前,场面何其轰动,全村的人几乎都在场围观。

后面我被奶奶抱走,据说小孩子都不准出现。

那猪笼里的那个人的模样,我亦今为止还清晰记得,就像被漂白的尸体一样。

中午的时候,回到老家。

我常年住在广西柳州,户口是广西桂平的,桂平可能没人知晓,但是桂平金田村或许有人知道,因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起义就是在这里开始的。

金田往下一个镇叫做江口镇,是一个江河枢纽,据说当年发洪水,死了无数人,后来筑起大坝。我养了一只小鬼小说txt全文阅读

其中还有个传说,就是做大坝做基础时候,挖出了百米的殉葬坑!

有人说这不是殉葬,而是江口镇几百年死于洪水冤魂,也可说是水鬼。

后来请了大师做了法事,然后定了风水建造“灯光庙”超度,过去了百多年。

而我的九太公,就是灯光庙的看守人,集主持,庙祝一身。

他的名声颇为响亮。开光,风水驱邪等很多事都找他老人家,如今香火还是依旧红火。

中午时候我回到村子,连我家老太婆(奶奶)都没见,直奔灯光庙。

九太公不在,我环视了古朴的灯光庙,虽然破旧,却是很干净,里边供奉的神灵挺多,而我最记得就是里边的一个猪头人身的神灵,我那是小,一看它就乐呵,说他是猪八戒。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事实上它不是,似乎是佛家的“欢喜佛”。男人要是某方面不行,可以来拜拜。(欢喜佛一般都是怀里抱着一个女的,呈现交配姿态,传说猪八戒就是欢喜佛的原型。)

庙的不远,是我吴家祠堂,里边供奉历代吴家先祖,听说我吴家这一脉相当久远。

到底有多远……嗯……三公里那么远吧,大家不要误会,其实我说的是族谱,不是岁月。

来到这里,我终于稍微安心了一些,虽然我知道是心理作用,但是能换取个心安理得何尝不是好事。

现在在我认识的世界,有鬼,但是没有神,有证据表明,鬼是一怪异磁场凝聚物,却没有证据证明神的存在。

这种场凝聚物,有的时候我们叫做魂魄,有的时候我们就叫做鬼,很多东西科学解释不了,或许有一天可以解释,至少到今天为止,仍然还有很多谜团。

我从未有过的虔诚,每一尊神都用心拜了,感觉是有些临时抱佛脚,甚至都觉得自己很不要脸,不过比起性命,不要脸就不要脸吧,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

此时,我听闻身后有脚步声走进,我连忙回头一看,是九太公,他很老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跟老妈来这里祈福,如今已经过了十几年,流金岁月。

他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个年轻男子,面色淡然,不过他的头发很长,让我想起中国的道士。

“九太公我是……”

九太公不等我说完,向我招手,“进来说。”

我跟他进入内堂,正要说明情况,九太公忽然转头,面色凛然,手中持了一块砖头拍向我面门!?

第四章 养鬼4

九太公一板砖拍来,出手很快,我心中猛然一跳,下意识的缩头闭眼。

突然间,我耳边忽然听闻一股刺耳的尖叫,那声音是个小孩的,叫的撕心裂肺,极其凄惨。

我听这声音,很不舒服,好比有人用指甲在生锈的不锈钢上狠狠的刮下,就像刮在我的心上一样。

如此持续了十几秒,那声音渐渐地离我远去,我偷偷睁开眼,发现就太公手中抓着一块朱红色的东西。

这块东西侧面看很像砖头,此时我才看清,这东西乃是一块八卦镜。

“孽障……”九太公喝道,不过他还没说完,背后留长发的年轻男子按住他的肩膀。

“不要打。”他口中的“打”当时我不明白,后来我才知道,所为的“打”就是将鬼打散。

九太公好像对身后的男子很尊敬,将八卦罗盘给了他。

我看着那八卦罗盘从我面前递过,罗盘中间是一面镜子,里边用红线勾画出一个太极图案。上下左右还有四方神兽,朱雀玄武,青龙白虎。

最外边还有八个玄位,后来他们给我解释:乾、震、坎、艮为四阳卦,坤、巽、离、兑为四阴卦。这种道家玄妙我没有兴趣去了解,因为我不信道也不信佛。

镜子里边,我们看到一张扭曲恐怖的孩子脸,就是我撞见的一家三口的小孩。

我怔怔看着这一幕,而九太公与年轻男子都不约而同看向我。

我一怔,知道身上的鬼物已经清除,赶紧与他老人家道谢。

“九太公,我是礼塘村老吴家的,族里排行老八。”我排在第八,我小时候村里边的人都叫我啊八。

九太公与我太公都是亲兄弟,追溯族谱,我们还是一家人。

九太公虽然老,不过记忆不错,当下指着“欢喜佛”跟我回忆从前的往事。

那时候小不懂事,说得我脸色滚烫发红的。

身后的年轻人问道:“你是吴家的。”

“嗯,你难道也是,你是老几?我怎么没见过。”我还以为他是跟我一代的孩子,但是他没有回答,而是打量了我片刻,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天生通灵。”

九太公错愕,神色有些惊喜,看我的目光也是散发灼热。

不过眼下不是跟他们扯家常的时候,我连忙说:“九太公,我还有两个朋友被鬼压身,有一个已经快不行了,还有一个症状比他稍微好一点,应该也挺不了多久。”

“人呢。”

“柳州。”

“这么远……”九太公沉吟,脸色犯难。

而身后的年轻男子说:“写出他们的生辰八字。”他想了想,又补充,“阳历的。”

我连忙打电话给洪妈妈,电话那头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才有人电话。

“吴……洪玉他……”电话那头,洪妈妈夹带哭腔,抽泣不断,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我心中有个不详预兆,不过身后的年轻男子飞快的在黄纸写着什么,紧接着他催促我要生辰八字。

愣神的我也没来得及想太多,“阿姨,给我生辰八字,快点!”

“啊?哦……好……”她想了想,直接开口跟我说。

我重复阿姨的话,年轻男子再次强调是否是阳历。

我也确认了,黄纸写完,他将黄纸包成三角形状,然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叨一句话,重复了几遍。

“啊……”电话那头,忽然听到洪胖子的嘶吼,声音又长又尖,过了十几秒她又跟我说道:“醒了!他醒了……”

我总算舒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刚才洪胖子处境已经是接近灯尽油枯。

“让他们全部出去,房间不要漏光。”

我将年轻男子的话转述给阿姨,她知道我这边有办法,又见自己儿子忽然苏醒,肯定对我是深信不疑。

“那……接下来怎么办。”

年轻男子说:“现在就过去,必须在六个小时内解决。”

我算算时间桂平到柳州至少要四个!扣除余下的突发状况,时间还是很紧急的。

临走时候,九太公给我一个护身符,拍拍我的肩头,意味深长说道:“好好干,对他尊敬些。”

我怔了一下,不明白什么意思,在车上,我问猴子家人要了生辰八字,我大概说了这边情况,他们虽然觉得事情匪夷所思,但是如今已经出现在自己孩子身上,他们不信也不行,至少洪胖子那边有了效果。

于是为了节省时间,我让他们扛着猴子去往洪胖子家。

一路上,年轻男子一直没有说话。我与他坐在一起,略显尴尬,似乎只有我觉得略显尴尬,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张“冰山脸”。

“嗯……你……你叫什么名字。”

冰山脸神色淡然看向我,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吴祖。”

“吴祖……呵呵,差点就是吴彦祖了。”

冰山脸问:“吴彦祖是谁?”

我皱了皱眉,他竟然不知道吴彦祖是谁,我毫不吝啬给他科普。

“吴彦祖你都不知道,他是我的偶像,身材高大,相貌帅气,是不少女生的男神!”

“男神?是什么……”

我现在有些怀疑,他跟社会脱轨很久了,这也难怪,他可能是个道士,一直都在深山精静修,道行高深。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他师傅让他下山投靠九太公,然后九太公对他道行高深敬畏,因此临走时候让我尊敬他,一定是这样。

“男神就是……帅得成神!很多人把他当做神明崇拜……”

冰山脸听闻以后,默默的看向车窗外,双眼尽显忧郁,其实他长得挺帅,加上这股忧郁的气质绝对可以吸引妙龄女子的眼球。

我一个人在他旁边像个傻子一样说得起劲(后来我才发觉自己傻)。人家鸟都不鸟我。

下车以后,因为是下夜班的时候,往来车辆极多,最后在总站打了一辆摩托。

来到洪胖子家的时候,两家的家人在一口等候许久,有的静坐,有的徘徊,其实谁都紧张得不行。

猴子的外婆见我两回来,一把就抓住冰山脸的手。

“大师,求求你救救孩子!”

我一郁闷了,为什么他们都不关心我一下,我千里迢迢赶回来,来回两趟,最累的是我,好歹你给我倒杯水。

冰山脸看了周边一圈,松开了猴子外婆的手,走到洪胖子家中财神面前,拔出香鼎的香杆,抓了一把香灰,而那香鼎被他随手放下。没稳住,掉了下来,香灰满地都是,我们都愣了。

“糯米。”

他上楼了,而我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阿姨,那个……糯米。”

“要多少?”

“额……有多少给我多少。”我随口说道。

迈着沉重的步子上楼,冰山脸见我扛着一袋东西……眼神有些怪异。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你背着的是什么,我让你要糯米。”

“这……就是糯米。”

冰山脸愣了两三秒,语气有些无奈,“我只要两抓。”

我……我心中那个无语,老子竟然蠢到把几十斤的糯米给背了上来。

“糯米来了。”

“在他们周边地上撒一圈。”

“啊?我来……行不行?”

冰山脸微微皱眉语气再次有些无奈,“散糯米很难么。”

其实我当时不是这个意思,我想我没有你的道行,所以不知道撒的糯米没用,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不管谁撒,对鬼有用就行。

散完了糯米,冰山脸给我两条红绳,我没问他是做什么用的,他也就不答。

然后我们就坐着,一直过去一个钟,此时刚好是冰山脸之前提起的六个小时。

洪胖子骤然开眼,漆黑的房间内微弱灯光将他的脸色映青黑色,很像香港鬼片电影中的鬼附身!

“啊!”

洪胖子忽然弹了起来,大叫了一声,额头青筋突兀,嘴角青口水直流,吓得我滚了一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生猛的画面。

冰山脸镇定如山,右手点在胖子眉心,最近念叨什么……手中香灰对准洪胖子一撒!

洪胖子叫得更加凄厉,两手疯狂抓头,头发都抓出一把,生怕他把头皮也给扒了下来,忽然间他全身一软,重新躺回床上。

香灰漂浮在空中,就在洪胖子倒头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模糊的东西冲了出来。

那东西走了出的时候,碰到了地上糯米,浑身一颤,甚是惊恐。

“趁香灰没有沉淀,过去用红绳捆住它。”

“啊?我?”

冰山脸惜字如金,多余的话他不说,就在一旁看着。

我自然是很害怕,这可是鬼!不过想想,就算我出事还有冰山脸垫后,一咬牙,弄了一个活结,快步走进,从上往下套住。

香灰那团影子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而我手中的红绳就在半空漂浮着。不是亲眼看见,或许又以为是什么魔术。

往后的事情,都是我来,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我做起来更加熟练,冰山脸就在一旁看着,始终没有做声。

他就地写了一张黄符从红绳上方一拍,黄符在半空停滞了一下,感觉就像拍到了什么东西而停顿。

后来我知道这是封印,将符纸烧了,两个鬼算是彻底完了。

清晨空气有些冷,但是闻起来很舒爽,阳光透过窗帘,射在我的脸上,阳光许久不见……呵呵,才一个晚上而已,仿若过了一个世纪,我伸了一个懒腰,心情也随着筋骨舒张起来,迎接重生后的第一天。

冰山脸在我身后拍了拍肩膀,还是那个脸色,“你过来,有些事情跟你说。”

第五章 奇异工地1

更新帖子的这几天以来,不少人找我帮忙抓鬼看事儿。你要知道,抓鬼驱邪赚的钱,可比我每天敲键盘搬砖多得多。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接单子了,可就这个节骨眼上,一个突然到来的消息,让我顿时感到后背发凉……

那天,我正在帖子后面一一回复,这时候我的编辑9啊9给我来了个电话,他只问了一句:/"你最近是不是抓鬼去了?或者跟它们有接触?/"

我一愣,随口说:“没抓,好几年没碰了。要说接触……嗯,更这个帖子算不算?”

他沉默了几秒钟,忽然说:“你抽空来我这一趟……最好丙辰之后,癸亥之前。”

他说的丙辰和癸亥,是干支计时的说法,现在一般只有懂阴阳八卦的看事人才用这个。我突然有点没来由的紧张,心里毛毛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编辑就把电话挂了,过了几秒钟,编辑发来短信,“广州市秀越区太和岗……”

我就纳闷了,这是什么意思,编辑平时人也不错,关心是对的……不过我这边事情都解决了,他着急叫我过去又是为了什么?

我犹豫看着电脑,在评论区上看到许多让我兴奋的留言。

“故事很真实。”

“赶紧更新!”

“急急急!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求作者解释。”

我无奈苦笑,最后还是没能狠下心删除。

“嗡嗡…”

我的手机忽然震动,有人发了一条微信,我打开来看,是我的好朋友兼好兄弟陈旭发过来的。

是一张图片,因为该死的信号问题,图片还没有读取出来,他又发了一条信息。

“我在金鱼巷,快过来。”我喃喃,什么事情那么急。

当图片读出来的时候,我深吸一口气,怒火冲冠,直接爆粗,“叼你公龟!”

我急匆匆出门,冰山脸本来在看电视,见我出门也尾随过来。

我心情极度不好,当他过来的时候我黑着脸怒道:“别跟着我!我不会答应你的。”

冰山脸不理会,就像影子一样跟着我,他的脚步很轻,跟鬼一样。

十几分钟,我到了金鱼巷,给陈旭打电话,他在“大维”饮料店蹲点。

“在哪里?”我问他。

陈旭指了指对面了一家手机店,那是OPPO专卖店。

我视力不错,远远就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想了几秒,我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老婆”。

“喂……晶晶你在哪里。”我看着对面手机店的女子走出店门,而我就在对面大维饮料的玻璃门背后,当我看清她的脸的时候,已经不记得她说什么了,因为我脑子已经空白。

“好,拜拜。”我慢慢放下电话,抓起烟灰缸狠狠的往地上一摔!

“砰!”烟灰缸四分五裂,遍地都是,就像我碎了的心……

服务员沉着脸看着我,我这才想起自己失礼,很不好意思,估计要被骂。

那服务员忽然苦笑道:“十块钱,谢谢。”

……

“这种女人!真贱。”我手机音量挺大的,国产山寨,冰山脸和陈旭都听到了。

她……撒谎。而我竟然还想说服自己不是真的,只是长得像,可是对面的女人用左手打电话的习惯,让我更加确定就是她,天下没有那么多巧合。

店内的男子出来搂住她的肩膀,两人有说有笑的再次进入里边。

“这个男的就是……”陈旭给我说这个男子的来历,竟然还是一同吃过几次饭熟人。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混蛋不但挖墙脚,还吃老子的!不过是谁勾引谁,我不得而知,或许这个男的还蒙在鼓里。

我快步走着,突然余光有一道黑光闪过。

“嗤嚓——”急促的刹车。

“傻逼嘛!恁子走路的?”车内中年男子咆哮道,而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陈旭把我拉回人行道,冰山脸走进那中年男人的旁边,眼神毫无情感地看着他。

“你……看什么卵。”

冰山脸看了他几秒后,给了一张皱巴巴的明信片给他。

“小吴通讯?什么鬼东西。”男子厌恶的看了看明信片。

冰山脸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我与陈旭离得太远没有听清楚。不过我记得那中年男子眉毛紧紧锁在一起,然后黑脸下来,将冰山脸推开。

“神经病,不知道你讲什么。”中年男子眼神闪烁,神色很不自然匆匆加速离开。

我看着黑色轿车驶去,冷冷吐出一句:“有钱很了不起!”

事实上有钱确实了不起,我给不了李晶晶想要的物质,或许就不要拖着。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脚踏两船,这是我不能忍的,我看着电话发呆,多么希望晶晶忽然打电话给我认错,愚蠢的我一直等到了夜晚零点。

我重重叹息,准备转身睡下,忽然间一张冰冷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我吓了一跳。

“靠!你不睡吓我干什么!”

这冰山脸始终就是那一副淡漠的表情,我不知道有什么事物可以让他动容。

“嗡嗡……”我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此刻,我心中一动!一定是晶晶打电话给我。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这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没有接。

“接。”冰山脸淡淡说了一个字。

我想了想,今天这个蠢女人买了新手机,是不是这个就是她的新号码。我有些激动,没想到这个冰山脸倒是挺机灵的。

我接通电话,钻入我耳朵一声凄厉的嚎叫!

“救我……救我!有鬼啊。”

我吓得手机一甩!这TMD大晚上搞这一出,差点没把我肝胆吓破。

电话那头叫喊依旧,冰山脸拿起电话,淡淡道:“开灯,别睡。”然后他就挂了。

我重重喘息,吓得有些魂不守舍。

“这……这是怎么回事。”

冰山脸说道:“我把你的名片给他。”

“名片?什么名片,我哪里来的名片。”我被冰山脸说的心中发毛,自从上次的事情,已经杯弓蛇影,稍有一点风吹草动我的心脏就一抽一抽。

后来这个家伙拉我到一边,竟然问我要不要改行跟他做。

靠,老子又不是傻了,跟你做?天天跟鬼神打交道,我好歹也是企业员工一个月拿三四千,凭什么跟你做“神棍”,我当时就回绝了。

“这个。”冰山脸丢了一张名片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果然是我的名片。

这张名片是我以前在一家手机卖场做临时促销时候弄的,就是想借用职位便利,可以低价出售手机,许久不用了,没想到冰山脸竟然把我的名片给了那个中年男子。

“喂!你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把名片给人家,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本来心情就不好,直接对冰山脸怒吼到。

冰山脸没有说话,过了一分钟,我脑子都是那中年男子凄厉的叫声。

我小声问他:“那个……那个男人怎么了。”

“见鬼。”

“见鬼……那他会怎么样。”

“会死。”

我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说冰山脸已经抓住我的软肋。

电话再次响起,我看了一眼,是刚才的电话,想到有个人在我面前死去,心中极度复杂。

“他会给钱。”

给钱!我心里不禁窃喜,听说做这一行的收入不错……

心地善良,金钱诱惑,生性好奇……我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一点声音也没有。

“喂?”我问了一声。如此过去十多秒。

电话那头忽然发出了一串怪异的笑声,“桀桀……”

笑得我全身就像有电流窜过!每一个毛孔都在这一刻猛的收缩。

我养了一只小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养了一只小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继承者的甜蜜娇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继承者的甜蜜娇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继承者的甜蜜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她睡了谁第2章大闹订婚典礼第3章求求你,救救我女儿第1章她睡了谁深夜。奢华的总统套房,没有丝毫的光线。大床上,女人的抽泣声时起时落,可怜兮兮的哭着求饶。男人却不为所动,依旧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已经三个小时了……男人像只永远都喂不饱的饿狼,在她身上一直索取。“好香,你好香……”他把头埋在她颈部,努力汲取她身上的芳香,不停在她耳边呢喃,“好香,为什么这么香……”是的,她身上有种香气,是与生俱来的,抹不掉,消不去。今天是她十

  • 【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愿意第2章上了贼车第3章纸醉金迷第1章我不愿意没有蓝天白云,只有炙热得火辣的阳光。毒辣的热量猛烈地照射在暮城的凯克酒店,无论内外,皆是一片通红的喜庆之色。今日,是许可和沈冬阳结婚的日子。他们相恋四年,终于修成正果。许可笑容满面地站在沈冬阳身侧,周身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沈冬阳先生,你可愿意娶许可小姐为妻,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一生一世不离不弃?”“我愿意。”沈冬阳笑看着许可,温和而迷人。这是她

  • 【日久成瘾:撩妻总裁轻点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日久成瘾:撩妻总裁轻点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日久成瘾:撩妻总裁轻点宠目录预览:第1章合谋算计第2章我结婚了第3章洗眼睛第1章合谋算计下午五点,乔念打车赶到位于云锦路8号的乔宅。一进门便看见院子里停放着一辆红色保时捷,车头还扎着彩带,不用猜,这肯定是给乔家小公主的二十岁生日礼物,想到之前乔氏传出的经济危机,乔念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走进屋,家里的几个佣人正进进出出忙碌着,为晚上乔安的生日宴做准备,张妈看见乔念赶紧迎了上来,笑道:“大小姐,你回来了!”乔念点点头,四处张望了下,才

  • 【绝世废柴狂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绝世废柴狂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绝世废柴狂妃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成残废草包第2章陌生男人第3章中了媚药第1章穿越成残废草包“哎哟,这丫头虽然是个草包,但长得真水灵,她真的就归我了?”“嘿,瞧你这色胚样子,记住了,这丫头的腿脚不好,你到时候可小心点,别给人整伤了。”“我呸,大小姐都直接把这废物给我玩了,还怕伤了她的腿?本来就是个残废,担心个屁。”耳边充斥着两个男人浑浊不堪的声音,低哑中透出一股猥琐。慕洛微微蹙眉。怎么回事,她不是在出任务么?怎么会昏过去了?她挣扎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子,入

  • 【闪婚惊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惊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闪婚惊爱目录预览:第1章男友悔婚第2章各打算盘第3章一言难尽第1章男友悔婚“明天去登记结婚。”“好。”“你在民政局门口等我。”“行。”大抵每个缺爱的孩子,长大之后都有一个既简单又平凡的梦想,那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毕业证书一拿到手,凌薇就答应了男友温明瑞的求婚。没有婚礼、婚纱,甚至连亲朋好友都未通知,就这么傻傻地匆匆地把自己给嫁掉了!值得吗?遗憾吗?或许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吧,但是跟那些商业联姻相比,能嫁给一个自己所爱的、也爱自己的男人,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 【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目录预览: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章我要回去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2章彻底绝望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3章现在才退缩,晚了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章我要回去名可第一步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事情不是许邵阳说的那么简单。包厢里,烟雾袅袅,男男女女或是碰杯或是在玩着某些儿童不宜的游戏,热闹,热闹中却又透着丝丝寒意。她很快就知道那丝丝寒意是来自哪里。角落的昏暗处,那个男人独自一人抽着

  •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目录预览:第1章随时能给她添堵第2章你一家都是三儿第3章被他强行丢下车第1章随时能给她添堵当凌少宸从简宁身上起来后,他像完成一个烦闷的任务般紧了紧眉头,很快甩门离去,唯独留下刚献出初夜的简宁一人。两年了,这还是他们第一个“新婚夜”,如果不是她刚刚出声冒犯了他的心头肉,他也不会一时气急攻心要了她的身体!第二日一早,简宁依着生物钟的时间起床,却感到浑身酸软,低头一看,只见腰身被掐出点点淤青。她打起精神,穿衣、洗漱,凌少

  • 【医见倾心:老公,轻点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医见倾心:老公,轻点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医见倾心:老公,轻点爱目录预览:第1章确定不是在找死第2章一对贱人第3章闹大了第1章确定不是在找死是个人都有犯浑的时候,苏末也不例外,而且今天她这个浑犯的还不轻。锦州酒店808号房间门口,苏末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房门。“吧嗒!”一声,门开了,迎接她的果然是一个男人。一个看上去确实可以靠脸吃饭的男人。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线条的俊朗让人疑心他是不是去某国特地整过的。不过,做这一行的,整过也正常。苏末心想。“愣着干嘛?让我进去啊?”苏末有

  • 【长嫂难为:顾少请你消停点】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长嫂难为:顾少请你消停点】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长嫂难为:顾少请你消停点目录预览:第1章你居然杀死了你的丈夫第2章黎安,你适可而止第3章天之骄子顾彦庭第1章你居然杀死了你的丈夫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寒冷,透过单薄的病号服一直沁入了心底,冷的发寒。窗外的雪花如柳絮如鹅毛般从天空飘飘洒洒的落下,将整个世界染得素白,平添了一股幽寂苍凉的感觉。楚夕出神的盯着病房里的电视,嘴角扯出一抹艰涩的弧度。近两日以来,铺天盖地的报道都是首席法医楚夕意外葬身火海,尸骨无存的消息。关掉电视,她把头紧紧的埋入膝盖。意

  • 【我的无良人生】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的无良人生】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无良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巧遇第二章%9刁蛮女孩第三章我是她男朋友?第一章巧遇我走出装潢华丽的火车站,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怪不得人家都说首都人多,不愧是国际大都市,人还真是贼多。操着各种口音的人从我身边匆匆走过。那希奇古怪的方言土语让我就像在听外语,真是南边的驴北边的马-南腔北调的,不过也算长见识了。忘记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叫方觉晓,h省t市人。年龄?国家机密,无可奉告!哈,开个玩笑。我今年30岁,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说法,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就是说应该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