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29: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第三章:自食恶果

“你手抖什么啊?”她问的意味深长,又取笑道:“看把你给激动得,过两天我再赏你几件。说明163nvren.com

白色的兔绒缝在领口处保暖又精致不俗,可惜红叶身量太小撑不起来,反倒是显得不伦不类了。

容筱熙看着白色裙袄上细微的浮动,心头冷笑不止。

只有特别注意才能发觉到异常之处,平常人哪里看得出来里面的名堂呢!她脸上淡淡一笑,“你说她穿着好看么?绿枝?”

绿枝瞥了眼红叶,到没有看出任何异常,只是觉得衣裳有些不合身,但还是顺着自家主子的意思答道:“这衣裳很适合红叶。”

听到想要的答案,容筱熙一边满意绿枝的通透机灵,一边终于转头对上那张渐渐变得煞白的脸庞,“所以,你就穿着吧。”

红叶一想到身上这件华丽裙袄里面藏着的东西,就浑身冷颤,那可是她亲手缝进去的!

蚂蟥!

上百条蚂蟥!

她用死猪肉从河里钓起来的,再饿上十几天,裹在棉花堆里,最后里缝进衣裳。只要接触到活物,蚂蟥就会疯狂地吸血,又不会在人的皮肤上咬出明显的伤口,就算是大夫也只能检查出病因是因为失血过多,却找不出缘由。

她听从命令准备这样一件东西来害大小姐,却不想最终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很快,衣裳里的蚂蟥就闻到了活物血液的气息,全部争先恐后地涌到贴身之处,吸食鲜美腥甜的血液。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上半身疼得已经麻木了,好像被千万根银针狠狠地扎着,眼前已浮现出可怕的幻觉,她得赶快回房间换下来。

“大小姐,奴婢……”

容筱熙没有给她说完话的机会,直接打断:“好久没有去给爹爹和娘亲请早安茶了,走吧。”

早安茶!

那岂不是会见到侧夫人!要是让她看见这件衣裳被自己穿着,那她在容家就再也没有安身之处了。

红叶像是突然失去了力气,脸色黑得像是火炉底层的黑炭灰,麻木的上半身好像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容筱熙像是没有发觉她脸色的异常,径直推开门,晶莹雪白的世界浮在眼底。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将世间万物覆盖在洁白之下,但是遮不住她脑海中清晰的过往。

她曾在梅园中受辱,软弱的不知反击。网站163nvren.com

而如今,她便要借这桩事叫想出兔绒袄毒计的女人恶有恶报!

偌大的花园里,草木枯败,唯有一枝枝红梅顶着猎猎寒风傲然盛放,红艳艳的花朵成为这片白雪世界里最耀眼的颜色。路面上的覆雪已经被晨起的丫鬟们扫开,留下一条干净的石板路。空气中带着湿气,风雪席卷过鼻尖,容筱熙能嗅到微微的泥土腥气和淡淡梅香。

她闭上眼,沉醉般的嗅着梅香,全然不顾身后恨意深深而痛苦的目光。

不多时,她果真听到女子们清脆的笑骂声,接着一群曼妙的人影从东面的独院过来。

为首的女子美艳动人,眉眼中尽是高傲之意,可惜缺少些许气质。头上戴着垂着珠串的金步摇,手上戴着蛇形鳞纹金镯子,脖子上挂着金灿灿的项圈,一副暴发户的模样让人啼笑皆非,真是可惜了那张脸。163女人网

这是容家三小姐容羽蓝,四姨太许氏所出。她身边那位眉清目秀的姑娘是容羽青,许氏的第二个女儿。

而在她们身后紧跟着七八个丫鬟,阵势居然比她这个嫡出的小姐还要大。

她看着她们走近,挂在嘴边的笑意瞬时比霜雪还要冰冷。

容羽蓝本来脸上带着的笑,一看见容筱熙也褪了下来。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两个月都没来请过早安的那位啊!突然变得这样勤快,太阳今儿个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容羽蓝嘲讽道,慢慢走近。

面对容羽蓝的挖苦挑衅,容筱熙淡淡一笑,不再像前世那样刁蛮撒泼,睁着微微上挑的凤眼怪异的看过去,“多日不见,妹妹似乎不同了?你们瞧瞧,今儿天上看得见太阳吗?”

绿枝答道:“看不见呢,小姐。163女人网

“哦?”容筱熙好奇道:“那妹妹是何以瞧的见的?果真是异于常人,非同凡响?”

“你……容筱熙!”容羽蓝气得耳红面赤,本来想用话来刺激对方这两个月不尊礼数,却没想到容筱熙居然不像往常一样上当,这么冷静的模样简直像换了个人。

“容家家规第一百二十条,长幼有序,幼者不可直呼长者名讳,且要恭顺谦和。看来妹妹不光眼睛,连记忆也都不同一般呢!”她依旧平静的笑着。

谁先愤怒,谁就输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瞥见廊墙的漏窗里闪过一抹紫色的身影,她眼中闪过一丝嘲意。

居然反过来被教训了一通,容羽蓝哪里想得到会变成了这样的状况。她向来不把容家嫡女放在眼里,如今怎么会服气!

“你少给自己戴高帽,以为自己是嫡女就了不起了,我还没把你放在眼里过。原文163nvren.com喊你的名字算是看得起你,要我唤你姐姐,想得美!凭你也配!”容羽蓝的不屑之意溢于言表,指着她的鼻子冷嘲热讽,“也不照镜子看看你这蠢笨丑陋的模样,那点像父亲的女儿!”

站在一旁插不上话的容羽青,转头对上一双阴郁的双眼,慌忙拉了拉亲姐姐的衣袖,试图阻止更加糟糕的情况发生。

骂得开怀的人哪里顾得上别人在干什么,尖声叫道:“别拉我,本来就是!她容筱熙算个什么东西?!”

话音未落,一声厉喝打断她的嚣张——

“你娘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么!”

容羽蓝脸色登时一白,胆战心惊地转过头去。

容筱熙捂着嘴,假装吃惊的唤道:“父亲。”

这一切都在她的料想之中,几乎与前世一模一样的场面,不过如今换作容羽蓝被父亲呵斥。

然而她尚未得意太久,意想不到的是父亲身边却多出一个人。

前世根本不是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他。

荆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四章:意外重逢

容筱熙立时撇开目光,但浑身上下都戒备起来。

前世的记忆深刻的印在脑海之中——她被容羽蓝激怒,说了几句浑话,被正巧路过的父亲的训斥,造成的坏印象间接导致日后那件事上父亲对她更加冷血无情。而那时候荆玄并不在父亲身边,更没有直勾勾的望过来。

难道……她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她能重来一次人生,荆玄就不会了吗?

不对,荆玄英勇无双,怎么会死?而且就算是重生的,也不可能来找她。

容筱熙暗暗攥紧袖口,默默的平复心情,去听父亲在说什么。

容应晟方才在朝堂之上,皇帝为青州雪灾一事大发雷霆,怒骂负责官员,就连他都没有逃脱干系。好不容易请了尹王来府中做客,却没想到正撞上如此大胆的胡言,在尊客的客人面前这样失礼,焉能不动气。

他对身份地位看的很重,特别是尊卑贵贱。

他是容家嫡传长子,看多了庶子们为挣得一间铺子如何的阴谋诡计。后来他接手祖上基业,以此为荣,后高中进士才谋得得官职。哪里容得下有人在自己的面前嘲讽正室嫡出,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庶女。

“去祠堂跪着,莫再在殿下面前丢人现眼了!”

容羽蓝一听“殿下”儿子,呆呆的看向那个斯文温雅的青年,然后怔住。

容筱熙好笑的看着她呆滞的模样。容羽蓝让父亲在荆玄面前丢脸,将会得到最严厉的惩罚,她也可以少费些唇舌了。

没想到这一次和荆玄相遇,他倒是间接做了件好事。

但是无论他有多好,也和她再无瓜葛。

容羽青抓住姐姐的胳膊,趁她说出更过分的话之前,将她拖走。

“女儿要去给母亲请安了,先行告退。”容筱熙垂下眼帘,行礼之后便要走。

“容小姐且慢。”

容筱熙微蹙眉,因为叫住她的人是荆玄。

她的心“突突”乱跳,表面上平静的转过身来,语气中无法抑制的透出一丝冷淡,“请问殿下有何事吩咐?”

荆玄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的注视着她。

最近一个月,他每天会做同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天色阴沉的午后,狂风肆虐,百花摧残。

高高的台阶下,一个女人迎风而立,风吹起她染血的裙摆,娇弱的似乎一眨眼间就会被风吹走。

纤细的手握着一把尖锐的刀,在他出声阻止之前,刀锋毫不留情地割开她雪白的脖颈。

血一瞬间喷溅而出,洒满一地。

那时,他的心会痛到无以复加。

他感觉这个女人一定和自己有着深厚的关系,可是她的面目却是模糊的。

明明有熟悉感,却认不出她是谁。

越是努力的去辨认,越是看不清。

他荆玄身为当今皇上之子、尹王殿下,见过的女人无数,可没有一个让他认为和梦中女人有关,直到看到了容大人的千金……

容小姐的脸似乎能和梦中女子重合,莫名的熟稔感在心中蔓延,伴随着一丝丝痛意在心头蔓延。

为什么看到那个女人会心痛?

他好奇,急于挖掘到答案。

容应晟发觉尹王的目光不同寻常,心中起初惊讶,后来转为一丝欣喜。

容筱熙迟迟等不到问话,压抑着心中的不耐烦,又唤一句:“殿下?”

“敢问容小姐,我们以前见过吗?”荆玄彬彬有礼的问道。

“没有!”容筱熙一口否认。

她的反应过于激烈,连容应晟也诧异的看过来。

容筱熙当即紧张起来,看来她还无法做到心平气和的无视荆玄的存在。

面对惊讶的眼神,她连忙垂下头,一副平和乖顺的模样,轻声细语的说道:“筱熙之前从未见过殿下。”

荆玄露出失望之色。

这副神情落在抬起眼的容筱熙眼中,心思惶惶。

荆玄刚要开口再问,有随从打扮的人匆匆穿过月洞门,来到他们跟前,低头行礼,“殿下,衙门传来急报,请您现在回去。”

他遗憾的最后看一眼容筱熙,却见她微垂着头,尽管看不到全脸,但是能感觉到她的冷漠。

面对他有如此反应的女人,倒是头一个。

他更加好奇她为何是这样的反应,虽然不能耽搁要事,但幸好容府就在这里,不会挪窝,他有的是时间来一探究竟!

“本王告辞,下回有空再和容大人把酒言欢。”荆玄草草说完,带着随从匆忙离开。

荆玄走了,容应晟的面色依然不善,因为庶女给他当众丢脸的事实不会改变。

“去把所有人召集到堂屋来!”

将荆玄抛到脑后的容筱熙蓦地瞥见柱子后的身影,于是温和的劝道:“父亲莫要动气,妹妹年纪尚小,难免任性顽皮了些,也是人之常情,以后长大了四姨娘自会教她事理规矩。”明面强是关心,话里却直指对方胆大妄为,藐视家规,长幼颠倒。

这番话无异于雪上加霜,容应晟越听越气,怒火中烧。

“父亲,就饶过妹妹这次吧。”容筱熙焦急不安起来,似乎要跪下来求情了。

“贱-人,你少假惺惺的了。”一声厉喝,柱子后的人饿虎一般扑过来。

第五章:毋妄之祸

容筱熙早有防备,灵敏地躲过来者的攻击,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被自己刺激的失去理智的少女。

当着容应晟的面,敢扑上前来撒泼打人。

容羽蓝当真是被娇惯的无法无天了。

无论是在前世或者现在,这可都是容筱熙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前世她气急了,遇到父亲也只能安静的像个鹌鹑,任人宰割。

容应晟是什么人?在容府从来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也不允许有人挑衅,否则下场绝对会很凄惨。

“看你往哪里躲!”正在火头上的人不管不顾,追着她打,誓有不把她扒皮抽筋不肯罢休之势。

丫鬟们在一旁焦虑万分,虽有心阻拦,又害怕得罪刁蛮的三小姐。

“不肖女,住手。”容应晟太阳穴上青筋暴跳,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听见呼喝声,容筱熙仔细一瞧,容羽蓝竟是拔下金步摇,朝她冲过来。

风雪之中,视野不清,若不是父亲那一声,怎会在意到容羽蓝胆大包天的要伤人性命?

她凤眼上挑,灵机一动,惊恐万分的退到红叶的前面,“你我自家姐妹,为何要这样对我?!”

容羽蓝可从未将她当做姐妹,怎会有半点亲情,举起金步摇向容筱熙的脸上刺去。

容筱熙见她出手已经收不回去,戏谑不屑的对她笑了笑,正要按着预想好的往左后方倒下,任由自己摔一跤,可没想到膝盖抢先被什么东西砸中,虽然不足以受伤,但一瞬间的酸软令她身子歪斜。

于是,她身后的人便不得不直面锋利的金步摇,甚至根本来不及躲避。

“不要!”

风雪中一声惊叫,随后一切都归于寂静。

血一滴一滴的落在白雪上,仿佛梅花零落,分外凄婉。

容羽蓝看着手里染血的步摇,缓缓抬起头,对上一张鲜血淋漓的脸,吓得东西脱手,立马清醒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再无半点狂妄姿态。

红叶原本可爱讨喜的脸颊上划开一道血口,从眼角延伸到下颌,触目骇心。伤口处正在涓涓冒着血水,染红了脖颈处的白色兔毛。

“啊!”她力竭声嘶地尖叫一声晕了过去,摔倒在雪地上。

清醒过来的容羽蓝对面色阴沉的容应晟哭道:“父……亲,父亲,蓝儿不是故意的,是容筱熙逼我的。”

虽然刺伤了人,但到底红叶只是个丫鬟,低贱卑微,算不得什么大不了得事情。容家府邸里家仆有四百多人,平时那些惹得她不痛快的丫鬟们,被拖下去杖责得只剩下半条性命,父亲都不会多管一句。

哪怕是今天她想要伤的是容家嫡女,但只要母亲一会儿帮忙求情,事情自然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父亲十几位夫人,可是多年来最宠的还是她母亲。

“逆女!”容应晟再能忍,此刻也早被气得五脏生烟,眼里冒火。

容筱熙仍然坐在地上,没有在意那边父女,她攥着一颗小小的石子,举目四望,可是风雪之中,除了她们这群人外,哪还有别的人影。

到底是谁掷来石子,令她躲过容羽蓝的攻击?

一个最不愿想到的猜测在脑海中升起。

她攥紧石子,棱角硌的掌心生疼,也不愿意松开手。

不,绝对不会是他。

“小姐,您没事吧?”回过神的绿枝连忙扶起她。

容筱熙摇摇头,看向争锋相对的父女,嘲讽的一笑。

这个容家三庶女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在这件事情上犯下的错误在哪里。

在容应晟的眼里,一个小小的丫鬟算什么,就算被刺伤的人换成了自己,这个所谓的父亲都不会太在乎,更不会怒到至极。

这世上有些人,把面子看得比天大,甚至比性命更重要。把女人看得卑微低下,决绝容不得有人忤逆。

而她们的父亲容应晟,就是这种人。

“无碍,去找家丁把红叶抬下去,再请个大夫好好医治。以后就在外边庄子好好养伤吧。”她眯了眯上眼,瞧见晕倒在地上无人问津的红叶,淡淡的吩咐道。

伤口血肉模,哪怕请了最好的大夫医治,也免不了会留下一道骇人的疤痕。如此丑陋的面容,也使得她不能再回到容家大宅,只能在外头庄子做个粗使。

红叶到底是相随多年的丫鬟,她还是做不到赶尽杀绝的地步,这教训够了。

真正的要对付的可不是这种小喽啰。

丢掉石子,容筱熙乖巧地走过去帮容应晟顺着气,看见他的脸被最宠爱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气得通红,好不痛快。

她的娘亲陈氏被容应晟冷落以后,不愿意参与容家的明争暗斗,寻了个偏僻的园子居住,每日礼佛抄经,青灯木鱼为伴,这府邸中有几个还记得容家的这位正室夫人。

而十四个姨娘中,最得意的莫过于容羽蓝的亲母四姨娘许氏。当年许氏初进府的时候仗着宠爱,骄横跋扈,容筱熙年纪幼小,却深刻地记得娘亲急火攻心口吐鲜血的模样。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此时,容府各位消息灵通的姨娘们,应该都正赶来梅园。

许氏此刻肯定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立刻生出一双翅膀飞过来吧?

容筱熙就是要许氏急,等会儿还要她更急,不知道待会儿赶到梅园之后见不着容应晟的面,那种脸会变成什么样!

内心冷笑一声,她扶着容应晟的胳膊,乖巧的说道:“父亲方才气了一场,更应注意身体,外面天寒地冻,恐受了风寒,先回正厅歇息吧。”

容应晟见嫡女如此懂事得体,欣慰地点了点头。容羽蓝口吐俚语滋事打骂,无半点教养可谈,更在尹王殿下满前失仪,简直没把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容筱熙虽然一月多未来请早安,毕竟事先征得他亲口同意,现在又如此体贴。

此时此刻,两个女儿放在一起比较,他对容羽蓝更为不满。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欺上瘾 或 蛊宠嫡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 5章(第5章:尙北大陆 离奇的穿越5)

    原标题: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5章(第5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5)小说名字: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第5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5小狐狸无力的耸拉着耳朵,小模样有点无辜。暮姒颜伸手捏着小狐狸的耳朵,让它竖着,越看越觉得它像兔子“那有没有”小狐狸不好意思抓抓头“妈咪,我还小没有长大,长大就有了”暮姒颜有点无言,抚媚的面容有些无奈,看来得让大快些长大。此刻在回过头来看小狐狸,还是感觉它耸着的耳朵想兔子“兔子”暮姒颜心里想着,也就念了出来。……“妈咪,兔子是什么?很神气吗?”小狐狸,见暮姒颜这么亲切的

  • 采花贼 5章(第五章 :那一摔的风情)

    原标题:采花贼5章(第五章:那一摔的风情)书名:采花贼第五章:那一摔的风情突然感觉到雷卷的窘状,“金喜珊”俏脸一红,不知为什么,她竟然还故意拉了拉本来就已经压得很低的胸衣,左手擦着额头上的香汗说道:“哎呀,这天气好热啊,真让人受不了!”然后,右手竟然伸进脖子处往胸前那双雄伟处抹去,抹得那里一阵轻微的颤动,雷卷一瞥之下,又心跳加速起来。“啪啦…”站在桌子上想入非非的雷卷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双腿一软,非常丢脸地从上面摔了下来,正好便压在了“金喜珊”那丰满柔软的娇躯上,两人一下子抱成一团贴在地上。而雷

  • 书名:妻子的假面5章(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假面5章(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小说书名:书名:妻子的假面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心脏咚咚的跳着,陈当手指颤抖着拨弄韩香的手机。他是来找韩香出轨的证据的,但是在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一丝幻想。若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该有多好!韩香静卧在沙发上,面色有些疲惫,修长的玉颈下,低低的领口隐约露出高耸白皙的一对。裙下一双雪白的修长而丰润,那光滑柔嫩,在电视机闪烁的灯光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有这样一位美丽而又贤惠的老婆相伴一生,是陈当心里最骄傲的事情。以前工作不忙的时候,甚至经常搂着老婆四处炫耀。

  • 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5章(第5章)

    原标题: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5章(第5章)小说名称: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第5章“风儿,以后自己要小心啊,多吃饭,多休息,有什么事就给你吕叔叔打电话!”秦家老大喋喋不休的叮嘱起自己的儿子来“知道了,爸爸,你们说了很多遍了!”这些话,秦家的五个长辈不停的在秦风的耳边吹,吹的他的耳朵都快长茧了。“风儿,这件衣服你穿在身上,一定要贴身穿好啊!”秦康掏出一件薄如蝉翼衣服递给秦风。“哦!”在自己三叔的监督下,秦风穿上了三叔递过来的衣服,或许秦风不知道,这可是当初秦康在得知秦康要出门的时候,要军事研究基地的专

  • 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5章(第五章 漂亮女记者)

    原标题: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5章(第五章漂亮女记者)小说书名: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第五章漂亮女记者“打下来了?”“打下来了!”“干的漂亮,这个袁志文,倒是有一套。”宋师长兴奋的放下了望远镜。“师座,你要嘛去?”“昨天救了老子八个兵,今天又拿下了汇山码头,老子要见见这个袁志文!”“师座,汇山码头刚刚拿下,很不安全,不如把袁志文调回来见你。”徐参谋长说。“好吧。”宋师长也知道,自己一个指挥员亲临第一线是不应该的,只好放弃了原来的想法,下令立即叫袁志文回来。半个小时后,胡团长带着袁志文回到了汇山码头外

  • 书名:头号佳丽5章(第5章)

    原标题:书名:头号佳丽5章(第5章)小说书名:书名:头号佳丽第5章母亲上了床后,将床头的纸巾移到身旁,然后在被子里把内裤脱了下来,我感觉好奇怪?于是我呆一旁看看母亲想要做什么?母亲在床上闭上双眼,她完全没有睡意。过了没多久床上有了动静,母亲身体开始有动作了,脸色也开始转变!我马上飘进被子里一看,母亲身上的乳罩,刚才虽然没有脱下来,但现在已经把乳罩上的扣解了,一只手抚摸着乳房,利用手掌心去磨擦乳头,慢慢用力加重揉搓动作,乳头在姆指和食指扭弄之下也发硬了,而雪白的乳球现在也留下了红色的指印。母亲很陶

  • 书名:尤物女上司5章(第5章 难受)

    原标题:书名:尤物女上司5章(第5章难受)小说名称:书名:尤物女上司第5章难受宋雪琳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的大腿看,当时就给了我一脚,正好踹在我命根子上,尼玛,差点儿没让老子断子绝孙。“陈哲,你看什么看,眼睛里长屎了啊!”我恨不得骂娘,心说我眼睛里不就是你吗,你要说自己是屎我也没办法。宋雪琳看我嘀咕,一巴掌“啪”的拍在桌上,吓得我菊花一紧。她正想发火,突然抽搐一下,脸色变得潮红。紧接着她身子扭动几下,又低吟一声,当时就让我懵逼了。什么情况这是,犯抽了?我问她怎么了,宋雪琳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她大口大口的

  • 书名:同道殊途5章(第5章 仙帝级杀气)

    原标题:书名:同道殊途5章(第5章仙帝级杀气)小说名:书名:同道殊途第5章仙帝级杀气阳光和煦,七梅冰城微寒。宁凡白衣黑氅,悠然出了思凡宫,他身后,隔着两步,跟着蹑手蹑脚纸鹤,发髻已换了少女髻,披着厚厚狐裘,小手仍冻得通红。“凡哥哥…你不冷么,穿这么单?”搓着小手,纸鹤关切问道。“冷,不过你一问,我便不冷了,真奇怪。”宁凡回头调笑,把纸鹤看得莫名脸红。借配解药机会,宁凡出了思凡宫,带纸鹤出门转转,二人得培养培养感情,毕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否则,宁凡真和纸鹤双修时,会下不去手。少年俊俏,少女含羞,多

  • 书名:恰好春风似你5章(第5章 让哥哥温暖你)

    原标题:书名:恰好春风似你5章(第5章让哥哥温暖你)小说:书名:恰好春风似你第5章让哥哥温暖你收拾好了病房,又和主治医生交代了几句,我没等我妈醒过来我就走了。就跟应景一样,出了医院之后天就开始下雪。我买了两罐啤酒,坐上了去往郊区的公交车。雪,下的越来越大,不管是车里还是车外,都冷的要命,不过我要去的地方,却是唯一能给我一丝丝温暖的地方。下午的殡仪馆里没什么人,我走到放着我哥骨灰的小格子前面。好几个月没来了,里面的排位都落灰了。但是我哥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干净。“哥,陪我喝点酒吧。”我不太喜欢跟我哥

  • 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5章(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

    原标题: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5章(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小说: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申请好了qq号之后,陆鸿开始玩起游戏来了……等到了晚上大概7点左右的时候,多日未曾露面的孙健突然出现在了网吧里。对于孙健的突然出现,陆鸿、张斌都表示出了很大的好奇之心。“孙健,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啊?这段时间你可真是忙的很啊,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张斌开口问道。“哈,口袋没钱了,只好回来了!”孙健笑呵呵的说着。“不会吧。你去镇上玩,还需要自己花钱么?我听说,都是那些女人倒贴给你啊!”朱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