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50020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26: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50020

第2章 不顺利的相亲

 第2章 不顺利的相亲

 三个月后

 周末的早晨,阳光大好,贪恋被窝的乔心唯被一阵扰人的敲门声吵醒了,门外响起母亲项玲的催促声:“心唯,快醒醒,你姑姑打电话来催了,我们得赶紧,第一次见面总不能迟到吧,快起床,听到了吗?”

 乔心唯皱着眉头,睁开眼睛看到窗外那刺眼的阳光,她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哦。163女人网

 刷着牙,手机忽然响起,“喂,刚起,什么事?”

 “心唯,今天又相亲?”云清在电话那头笑嘻嘻地问。

 “废话,说重点,刷牙呢。”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先跟你说一声,要是你这次相亲还不成功,我这儿有个人,我老公的发小,正统的军人,还是高富帅,肯定是你的又一村。”

 乔心唯吐掉嘴里的漱口水,逗趣着问:“高富帅还用得着相亲?早搂着十几岁的MM嗨皮去了。而且还是军人,听起来好遥远的感觉。这是别人的又一村,不是我的。”

 “他刚从外面调回来三个月,也一直在相亲,家里催得紧又不愿将就,平时工作又忙,至今还没找着对象。原文http://www.163nvren.com/我可是偶然间听到我老公讲电话才知道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我对你好吧?”

 “好,好极了,我连相亲都有备胎了。”门外又响起母亲的催促声,她只得早早结束这次通话,“云清,我不跟你说了,我妈在叫我。”

 “嗯,祝你这次相亲不成功,哈哈。”

 挂了电话,乔心唯的心里并没有半点波澜,高富帅这个词汇在这三个月当中已经成了一个玩笑词。对于即将见面的男人,她不敢抱有任何期望,因为经验告诉自己,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临出门前,项玲急忙地从餐桌上拿起了一个小巧的缝着金丝边的红袋子,“心唯,心唯,你怎么这么粗心,连这个都忘记带,我跟你说了要带着的。这是我专门去大师那里求的,旺姻缘,这次见面肯定成。163女人网

 “妈,这都是迷信,你也相信?”

 “我也知道是迷信,但你总找不到满意的,我着急啊,这不是没办法才去求的么。”

 “我才二十三岁,多的是机会,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将红袋子好好地放进了包里,“这总可以了吧,再不出门可就晚了。”

 “是是是,第一次见面不能迟到,快走。”

 母女俩急急忙忙出门了。

 餐厅里,坐在乔心唯对面的男人,就是她今天相亲的对象,是姑姑介绍来的。

 乔心唯愣愣地看着对方的头发,分明是地中海,难道他以为将两边的头发留长盖到中间,别人就看不出来他头顶中间没头发吗?不过碍于礼貌,她的眼神只在对方头上逗留了十秒钟而已。

 “王姐,这是我大嫂,这就是我大嫂的女儿,叫乔心唯,今年才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在远大工作,可能干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你看看,又文静又乖巧,看看这皮肤,滑滑嫩嫩的就叫一个好啊。”这个从来不承认心唯是她侄女的姑姑,仿佛在推销新上架的商品一样卖力地介绍着。

 “大嫂,这是王姐和她的儿子郭浩。”姑姑面带微笑,语气是极为的讨好,她特别强调,“郭浩可是咱们市交通局的副局长,事业有成,成熟稳重。”

 项玲客客气气地说:“呵呵,看郭先生的年纪……冒昧地问一句,郭先生今天贵庚?”

 “三十九岁。”

 “三十九?……”项玲委婉地说,“这,比我家心唯大得有点多啊。”

 “诶大嫂,这就是你目光短浅了,男人四十一枝花,大一点会照顾人,再说了,郭浩也是为了自己的事业才把婚姻大事耽搁了,要不然怎么还轮得到咱们心唯啊。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乔心唯默默地心想着:敢情还是我捡了一个大便宜,这位秃子大叔,您比我大了十六岁您也好意思来见我?您绝对不是我的又一村。

 郭浩没有开口,他的母亲先开口了,对于自己的儿子,她是颇为自豪的,“是啊,我儿子从小就懂事,凭自己的本事买房买车,一分钱都没有靠家里。现在什么都有了就差一个老婆。不过,我们一般的女孩看不上,娶老婆是一辈子的事情,肯定要好好挑挑的。乔小姐,年轻人能干是好事,但女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如果将来结婚,你愿意辞职在家全心全意照顾我儿子吗?”

 乔心唯无语,今天出师不利啊,竟然遇到这么一对自我感觉超好的极品母子。项玲在桌子下面拍拍女儿的手,她很用力地忍着才没有当面顶嘴,但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好意思王阿姨,且不说我才刚上班不久还没经济基础,就算我以后一辈子碌碌无为,我也不会因为家庭而放弃我的事业。”

 她的语气令王阿姨的脸色即刻由晴转阴,之后的聊天变得尴尬无比。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话不投机半句多,才坐了二十分钟,王阿姨就带着郭浩走了,这个三十九岁的交通局副局长从头到尾就没有说一句话,他妈说什么他应什么,嗯,对,哦,全场没有第四个字。

 姑姑开始抱怨起来,“心唯,你不要这么挑了,郭浩有房有车有地位,你嫁过去什么都不用愁,就你这条件还挑什么挑?别以为自己年轻,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等你一过了二十五,那就是别人挑你了。”

 乔心唯气不打一处来,“姑姑,你没发现王阿姨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吗,三十九岁的男人一点主见都没有,我再着急嫁也不能嫁给奶嘴男啊,他思想有问题,况且我又不着急。”

 姑姑也急了,声音大了起来,“你才有问题,郭浩那叫懂事。我知道,你就是嫌他长得不好,找老公光看脸有什么用,你以前那个是长得帅,可是结果呢?”

 “你……”乔心唯气得哆嗦起来,桌底下母亲不断地按着她的手背,“好了姑姑,你别说了。”

 “照你这样挑剔下去,相亲对象的条件只会越来越差,能找到郭浩这种条件的算你运气,你还不珍惜,我都懒得帮你找了。”

 “多谢,不劳您费心。”

 “你……乔心唯,你不会想着打景家的主意吧,你妈嫁给我大哥也就算了,你可别幻想着能嫁给景尚。”

第3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3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乔心唯气得嘴唇都在发抖,姑姑说话越来越难听,她实在按捺不住了,站起来说:“你放心,就算我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打我哥的主意,景尚就是我哥,一辈子都是。妈,我想去逛逛街,你们先回家。”

 项玲的脸色难看极了,一面是丈夫的妹妹,一面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心里帮着自己的女儿,可嘴上却不能说。

 乔心唯像游魂一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身边的行人车辆匆匆而过。

 前面有一对穿着同样校服的小情侣手牵着手并肩走着,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七年前的自己。七年前,她和纪小海也是这样,在周末的午后牵手散步,买一支冰淇淋也会分着吃,也不管旁人的眼光。

 时光荏苒,世事无常,纪小海再也不是当年的纪小海。

 是啊,姑姑说得对,男人长得帅有什么用,就算他自己没个花花肠子,其他女人也会贴上来,这个社会的诱惑太大了,谁能保证一辈子守着一个人一生一世。

 “乔心唯,你不会想着打景家的主意吧,你妈嫁给我大哥也就算了,你可别幻想着能嫁给景尚。”姑姑的话不停地在耳边回想,原来,亲戚之中的流言蜚语已经说得这么难听了。

 在她十三岁那年,父亲因车祸骤然离世,当时的伤心就不提了,没想到短短半年之后母亲竟然改嫁。作为女儿,她怨恨过母亲,可现在作为一个女人,她能够体谅母亲。

 他们家是一个重组家庭,继父是一个朴实上进的公务员,如今已经退休,这十年来给母亲和她带来了稳定的生活。而原本独生的她也多了一个哥哥,这个哥哥名字就叫景尚。

 纪小海和孙容瑄的背叛令她心灰意冷,再加上家里那位说不清道不明的景尚哥哥,终于逼得她在二十三岁的年纪不断地相亲。她想找一个合适的人早早嫁了,她的要求,就仅仅是“合适”这一点,谁知道却是那么的难。

 她知道,继父那边的亲戚一直在给母亲压力,姑姑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确,她不会不懂。

 景家,永远都不会真正成为她的家,即便她住在那里。

 她改变不了命运,只能适应现实,所以,她不断地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相亲,她希望她的“又一村”早日出现。

 “喂,云清……嗯,你说得没错,这回又没成。”

 云清大笑起来,这绝非是幸灾乐祸,而是由衷地想当红娘,“那刚好跟高富帅吃中饭,法米拉餐厅,十一点整,不见不散。”

 “这么急?也让我喘口气好吗。”

 “趁热打铁,我老公刚约了他,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你快来吧。”

 “啊?喂,喂?”乔心唯诧异地看了看手机,通话已经切断,晕,这个云清是有多着急要把她老公的发小给推销出去啊,说不定也是一个极品。

 ——

 法米拉高级餐厅,乔心唯一走进餐厅大门,云清就挥着纤纤玉手招呼她,“心唯,这里。”

 乔心唯循声望去,坐在云清斜对面的她老公的发小进入了她的眼帘。

 到底是军人出身,与身俱来一股正义之气。俊逸的五官,宽厚的肩膀,着装是经典的白衬衫黑西装搭配,更重要的是,他有着干爽利落的发型,那直挺的浓密乌黑的头发看起来十分英气。

 乔心唯在心里默默地想:这个人看起来不错,称得上惊喜,可是,这样的人也出来相亲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前一场相亲的闷气还没完全消散,她抱不起任何期待。

 云清站了起来,拉着好友客客气气地介绍道:“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兼同事乔心唯,心唯,这位是江浩,人家可是大首长呢。”

 “咳咳,”江浩轻咳了两下打断云清的话,他礼貌地站了起来,“你好,乔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很官方的见面语,相亲老手了,不过他的身高够高,她穿着高跟鞋还得仰视他,又加一分。前面一个叫郭浩,现在这个叫江浩,勉强算同名,可这档次,那是一下子提高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江浩礼貌到位,但脸上并没有什么笑容,“陈敬业,你怎么没告诉我多来一位朋友?”

 他很不满,也不想隐藏他的不满,回来三个月,被父母逼得几乎每天都要见女生,今天好难得跟自己的老友出来轻松一下,不想又是一场相亲。

 虽有不满,但良好的家教和素质令他并没有继续表现不满,他将话锋一转,说:“空手见美女不是我的作风,你早点告诉我我好提前准备。”

 乔心唯是一个敏感的人,这个男人很圆滑,她想。

 云清:“别站着说话,快坐下吧,心唯,你喝点什么?”

 “就跟你们一样的咖啡好了。”

 云清转头示意了下服务员,“再来一杯一样的,然后来份菜单。”

 乔心唯就坐在江浩的对面,她看了一眼他,这个男人很优秀,得体的着装和谈吐透露着他不凡的身份,他说话的时候有着一种与身俱来的自信,这种自信令他充满了魅力。

 这样的男人,是有足够的本钱挑女人。

 江浩侃侃而谈,谈他在国外的经历,谈他对国内的看法,谈他在部队的趣闻,也谈都城这些年的变化,但他的视线和话题一直没有落到乔心唯的身上。云清几次将话题往心唯身上带,都被他圆滑地避开了。

 很显然,江浩对她这个相亲对象并不满意,甚至连看,都不屑看她一眼。这令自尊心极高的乔心唯很不舒服。

 “啊!”陈敬业忽然皱眉低喊了声,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准是云清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

 气氛一度变得尴尬不已。

 好不容易,江浩终于抛出了一个有关她的问题,但对象却不是她,而是云清,“乔小姐跟你一样是做企划案的?”

 “是啊,心唯是跟我一起进公司的,她适应力强,学习能力,还常常帮我,上面的领导对她的评价都不错。她人也漂亮,我们办公室的单身男青年各个都在追她。”云清暗暗踢了一下她那坐在对面的老公,“老公你说是吗?”

 陈敬业尴尬地“嗯?”了一下,带着浓浓的疑惑和不解,随后在娇妻的眼神威逼下又赶紧点头,“嗯,是的。”

 乔心唯也尴尬,我们部门的事情,陈敬业怎么知道。

第4章 我还得赶场

 第4章 我还得赶场

 江浩面不改色,话题再一次转开,“敬业,看来你的新婚生活很有趣嘛。”

 陈敬业腼腆地笑了笑,在云清满脸期待的眼神中,他讷讷地挤出几个字,“他们是怎么回事,怎么心唯的咖啡还不上来?”

 云清瞪了他一下,还是自己问吧,“江浩,你平时的爱好是什么?”

 “射击、赛马、野营、练拳,偶尔出出海。”

 “……”完全玩不到一起,云清继续坚持着,“呵呵,你平时喜欢看电影吗?这附近有家电影院,呆会儿吃了饭我们一起去看个电影怎么样?心唯在工作之余就喜欢看看电影,很小资的。”

 江浩眉毛一勾,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从来不会花时间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气氛再一次冷到冰点。

 乔心唯坐如针毡,相亲了那么多次,她以为自己已经百毒不侵,可如此傲慢的男人还是头一次见。她以为自己已经在相亲的热潮中麻木,任何货色她都可以坦然对待。可她终究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况且她还是一个心比天高的人。对面坐着的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言行举止都很讲究,表面上处处得体,但眼睛却长在头顶上。

 刚被姑姑气得要命,为了母亲她忍了。现在遇到这个极品傲慢男,她实在忍无可忍。

 这时,服务员过来了,递上咖啡的同时也拿来了菜单。

 乔心唯伸手一推,“不用给我给他们,”说着,她从钱包了抽出两张百元大钞拍在桌上,“这顿咖啡算我请,吃饭我就不参与了,我没钱也没时间。我先走一步,你们慢吃。”

 “心唯,别走啊。”云清尴尬极了,她赶紧拉着她。

 “不好意思云清,我还得赶场。”

 “赶场?”

 乔心唯笑了笑,冷冷地白了一眼江浩,她刻意把话说得很大声:“是啊,像这种相亲实在没意思,既然没意思就不要浪费大家时间,我还得赶下一场。云清,明天公司见吧。”

 她仰起头转身离去,高跟鞋踩在磨砂地砖上“踏踏”直响。留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江浩眼神一闪,这才抬起头正视了乔心唯的背影一眼,他许久没有被激起的好奇心在乔心唯一句“赶场”之下蠢蠢欲动。

 呵,这个在男厕所哭得妆都花了的女人,并不是完全没脑子,还有点意思。

 ——

 纷乱的街口,行人匆匆,若不是过高的高跟鞋不慎崴了一下脚,乔心唯根本就不会看到站在医院门口的纪小海。

 眼前的纪小海看起来过得并不好,爱干净的他是绝对不会容许自己满脸胡渣和穿着领口泛黄的白衬衫的。

 他过得不好,她也就开心了。

 或许是外头的阳光太过灿烂,或许是今天的微风太过凉爽,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平静地面对这个男人,甚至感觉不到内心的一丝挣扎。

 “心唯,好久不见,你……你好啊……”

 纪小海看起来一点准备都没有,可是眼神里面却充满了期待。乔心唯太了解这个男人了。

 “心唯……最近过得好吗?”纪小海笑了笑,伸脚踩住地上那些凌乱的烟蒂,很显然,他对这次的偶遇倍感意外,所以措手不及。

 乔心唯苦笑,一个被闺蜜抢去了未婚夫又很快收到他们喜帖的人,一个整日忙于工作又要应付各种相亲饭局的人,一个今天连续两次遇到极品相亲男的人,会过得好吗?!

 但是,她绝对不会在纪小海面前表现出她的任何不好。

 她挺了挺背脊,因为相亲而特意精心打扮过,她对此刻的自己很有信心,“很好啊,领导重视,同事和睦,还新交了好几个朋友,这不,约了人就在这附近,正要去呢。”

 纪小海抿了抿嘴唇,这是他词穷的时候最常做的动作,他在想自己要说什么。可有些话一到嘴边,还是不敢,他只是淡淡地说:“是么,那就好,那就好,我……我也还有事,你去吧,别叫人等。”

 “好。”乔心唯笑得灿烂,她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假。

 纪小海抓了抓头发,看似有些苦恼,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转身朝医院门里走去。

 那背影看起来,竟然有些落寞。

 这一刻,乔心唯发觉,她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治愈能力,心痛和酸楚在纪小海转身的那一刻在心头翻涌起来,排江倒海。

 七年了,承载了她多少的青春和憧憬,纪小海的一言一行早就已经渗进了她的骨血,她不哭只是因为她不愿用哭泣来回忆,她不悲伤只是因为她不愿用悲伤去缅怀,她不痛只是因为她不说。

 ——

 远大集团企划部

 翌日早上,云清一进办公室大门,就看见乔心唯已经在了,她笑嘻嘻地凑了过去,“心唯,有好消息告诉你哦。”

 “你上班路上踩到了狗屎还是进门的时候打卡晚了一秒?”

 “别啊,我知道昨天是我太鲁莽了,什么都没准备好就邀你去。那个江浩确实太高傲了,不过……”云清那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慧黠的神情,“他看上你了,还要了你的电话。”

 乔心唯翻着白眼斜了一眼云清,“昨天的事我也有不对,我太失礼了,不过这一大清早,你也不用开这种玩笑来捉弄我吧。”

 “我没开玩笑,是真的。”

 “吼吼,算了吧,我伺候不起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惹不起我还躲得起。

 “不要这样嘛,难道你不觉得他的条件真的很好吗,而且听我老公说他是军区新上任的首长,有的是权势。他是高傲,可人家有高傲的资本啊,比纪小海强上一百倍都不止。”

 听到“纪小海”三个字,乔心唯心头闪过一抹伤痛,她从来都不曾拿相亲对象跟纪小海相比,更加不愿拿未来的丈夫跟纪小海相比,可是,与纪小海那么长时间的相依相偎,潜意识会不受控制地以纪小海作为标准。

 原以为她将这份小心思隐藏得很好,殊不知,那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不可否认,每一次相亲,听着对方介绍这介绍那,她总会无意识地想到纪小海。

 当然,不可否认的还有一点,这个江浩无论地位还是相貌,都比纪小海高了好几个档次。

 可是爱情,是不能拿来作比较的,谁比较,谁就输了。

 云清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那三个字可是乔心唯的死穴啊,她“呀”的小声惊呼了一下,然后赶紧闭了嘴。

 乔心唯硬挤出一抹微笑,说:“行吧,如果他打来电话,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礼貌性地跟他聊几句。不过这种高档次的军人,真的不适合我。”

50020》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50020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南古资讯】南古商户竞风流——江西省旗袍文化研究会年会千人旗袍秀惊艳南昌城

    1月14日下午,江西省旗袍文化研究会迎新年千人旗袍秀在南昌举行,1000余旗袍爱好者现场集体走秀以曼妙的身姿展现了旗袍的魅力。旗袍走秀环节结束,1000名旗袍女子自由拍照并进行了个人展示,让现场观众和摄影爱好者们享受了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旗袍是中国乃至世界服饰史上最具风情的中国国粹,她不仅独具文化风韵,而且在中华民族走向现代文明的进程中,以其独特的服饰传统紧跟着现代美学,不断创造出新的服饰文明,不愧为令世界侧目的中华非遗文化。旗袍追随着时代、承载着文明,以其流动的旋律、潇洒的画意与浓郁的诗情,表

  • 【山石玉珠宝】和田玉有哪些题材,哪种寓意比较好?

    和田玉有哪些题材?和田玉的价值除了取决于本身的品质之外还有其外在雕工,咱们在挑选和田玉时,也会根据表面的图案进行选择。老话说,玉石必有工,工必有意,意必吉祥。和田玉题材丰富往往寓意吉祥,对和田玉作品的价值有一定的影响。哪种寓意比较好?和田玉作品往往造型吉祥、寓意美满。玉雕作品,通常传统题材一般采用借语、谐音、比喻之类的来刻画一个吉祥的内容,如刻的竹子上有个蝙蝠就表示祝福,竹谐音为“祝”,蝠为“福”;如在人参背后刻件如意,则就表示“一生如意”,参谐音每一个玉雕饰品或者摆件都有它的寓意,就仿佛每一块

  • 三位史官用生命才换来史书上这五个字

    文/做个青年学究1公元前548年,在齐是庄公六年。齐国大臣崔杼在家中射杀了刚即位六年的国君,剧情狗血——国君齐庄公睡了大臣崔杼的老婆。讲道理,作为一国之君本该是不缺老婆的,但或许是这位国君有特殊癖好,也或许是崔杼的老婆糖浆棠姜过于美貌。当年,她是在崔杼的疯狂追求下,以守寡之身嫁给他的,嫁娶前还算了一卦,算命先生对崔杼说,你俩八字不合,还是算了吧。崔杼说:不,我们会幸福的。面对被绿的残酷现实,崔杼当然选择:砍了这个绿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在法治健全的现在,齐庄公这种不检点的行为是可以拿出来批判一番的。

  • 2018年最新海南黄花梨原料交易市场动态?

    2018年最新海南黄花梨原料交易市场动态?

  • 念念不忘,何处回响? ——当历史的伪装退去

    话语轻佻,但其中可玩味的地方就多了。后人写前朝历史,旧人说故国往事。或粉饰太平,或脑洞修复,其中有多少的意犹未尽。或真,或假,唯有多听多辨。做不到兼听则明,也好过闭目塞听。历史的真相,在于对真相孜孜不倦的追求,在于对传承的念念不忘。当历史的伪装退去,就是真实的回响。历史的苦难其实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遥远。近代史的血泪还浸染着这片土地,被残害亡灵的呐喊还响彻穹宇。铭记历史,勿忘国耻。战场上的过去,功过都与后人评说。是黑的白不了,真英雄也不容颠覆。现代也有英雄的传说,却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能公诸

  • 诗词 | 心若静,风奈何

    心静了,日子才能过得波澜不惊,才能于平淡生活中发现美好。拥有平和的心态,便无惧风雨,学会包容,就会发现世界其实可以更美好。与其浮躁计较,不如放平心态,静下心来过好自己的人生。《独坐敬亭山》唐·李白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鸟儿飞远,浮云飘散,好一派闲散景致。与敬亭山相对而坐,久久凝视着敬亭山,敬亭山也好像在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山无言,心亦静。《赠汉阳辅录事其一》唐·李白闻君罢官意,我抱汉川湄。借问久疏索,何如听讼时。天清江月白,心静海鸥知。应念投沙客,空馀吊屈悲。友人早先辞官

  • 如何在生活中做一个温柔的人?

    大多数人眼中具有“温柔”这个特质的人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会关心他人。“关心别人”听起来并非难事,似乎人人都能做到。但事实上,很多人都缺乏这项技能——人们并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关心,又或者在表达了关心之后,却发现那并不是对方要的。即使收到了他人的关心,人们也经常会觉得自己没有被真正地懂得。总而言之,真正有效的关心是很难的。而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关心别人似乎人人都会,但真正会被评价为“温柔”的人却很少。那么,究竟怎样的关心,才能真正让对方感到被懂得和被爱着,才能真的让他人感受到温柔呢?在此之前,我

  • 豪爽男28W买下了3公斤的翡翠原石,意外开出天然蓝水翡翠

    一块莫湾基的翡翠原石,一位老板娘买下的,因为家里生活条件不错,平时就爱打打麻将、赌赌石,性格比较开朗,为人豪爽,是小编这的常客了。整块原石皮壳非常老,有脱沙的表现,体积也很大。这块料价格还是很高的,但美女老板娘很直接买下了!这是开窗后的图片,可以看出是顶级蓝水了,种水非常好,目测达到高冰种,而且种老水足,干净细腻,无裂无瑕疵。提醒大家小编PL3877“赌石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先打灯让大家欣赏欣赏下,灯光进去非常通透,冰味感十足。看到这耐不住想看看最终出来的成品是什么样子的。再看剥皮的全貌,简直完

  • 认筹最后5天,观海合院1月21日正式选房——大理的小院子·中区

    在风景秀丽之处与亲朋好友团聚厮守大概是多年来风雅之士的共同追求大理的小院子中区臻品精装观海合院1月21日,正式开始选房大理的小院子中区精装观海合院等你团圆△合院实景图观海合院,最后机会建筑面积约168㎡的海西观海合院陪伴你度过长达70年的大理温暖时光约52㎡的花香庭院宽敞客厅连着厨房还有枕着树影入眠的私密卧室视野宽阔的观景露台最适合亲朋好友在月下把酒言欢尽兴后各自散去伴着星空安然入睡全精装交付免去你异地装修的奔波劳累△样板房实景装修风格参考图海西珍稀地块,傍苍山观洱海大理的小院子中区坐享大理最为

  • 从舶来之子到皇室正统,看“景泰蓝”如何逆袭人生

    说起蓝色,你脑海中浮现了什么?是舍夫沙万小镇淋漓尽致肆无忌惮的摩洛哥蓝?还是爱琴海边跟白色相间相衬的圣托里尼蓝?是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那一群蓝精灵?还是潘多拉星球上的蓝色的Navi族?即便是你被限制了想象,那么下面这张图表,有木有帮你打开蓝色世界的大门?心细如发的你也许发现了,不对呀,还少了一种蓝!没错,就是——景泰蓝。大名鼎鼎的景泰蓝,可是作为“国礼”,在各种外交场所中占据头条,不信?你看↓↓↓近年来,景泰蓝作为高端定制国礼,频频亮相国际舞台,惊艳了一众海内外友人,成为国人引以为荣的“文化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