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毒后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03:00 来源:网络 []

小说:毒后

第三章 施针救人

赵中然带着顾心凝来到赵天宇的屋中。毒后小说txt全文阅读

窗户上遮着月影纱,整间屋子的光线阴暗了很多,两名婢女服侍在赵天宇的榻前,神情沉重而谨慎,生怕有任何的差池。

“姑娘,请。”赵中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旁的婢女立刻搬来绣墩让她坐下,然后默默的退到一旁。

顾心凝走上前,她没有急着坐下,先是仔细的观察了病人一会儿后,伸出如玉的素手扒开了赵天宇的眼皮,只见病人瞳孔涣散,看来病得不轻。

她神色微微一凝,这才落座,手指轻轻的扣在了赵天宇的手腕上。

赵中然见顾心凝的表情凝重,心里有些忐忑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情绪有些不宁。163女人网

片刻,顾心凝缓缓收回自己的手,回头对赵中然道:“还请赵大人先出去,我要给令公子施针,旁人不便在场。”

赵中然愣了愣,他想了想也只能是病急乱投医,姑且相信罢,想到此赵中然对房内的婢女道:“你们都跟着我出去!”

赵中然领着两名婢女还有管家离开了屋子后,顾心凝冷眸含着讽刺的笑意,从针囊中抽出一根银针,轻轻刺入赵天宇的百会穴,又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填入赵天宇口内。

过了片刻,赵天宇脸上的暗红色渐渐褪去,冰凉的四肢也开始有了暖意。

顾心凝再次取出一根金针,不紧不慢的刺入了他的小腹中。

“唔……”赵天宇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抽回金针放回袋子里,顾心凝嘴角微微一扬,事情很顺利。

她走出屋子对等候在门外的赵中然说道,“赵大人进去看看吧,人已经醒了。来自163nvren.com

“什么?”赵中然惊讶,没有想到长安中群医束手无策,她居然能让赵天宇醒来,真是太神奇了。

赵中然跑进屋子,果然一直昏迷不醒的赵天宇睁开眼睛,虚弱而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爹?”赵天宇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在梦中他还梦见了一个美人。

“宇儿,你终于醒了。”赵中然喜出望外,他抱住赵天宇,这可是他们赵家唯一的独苗。

顾心凝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父慈子孝没有打扰,这时一个尖锐的女子声音不屑的传来,“你就是今日接榜弄伤我赵府家丁的女人?”

顾心凝悠然侧目,“是。”她眯缝着眼睛打量着来人。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此人应该就是赵中然的女儿赵妤凝了。

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飞扬跋扈,不通情理。

赵妤凝没有想到被府里的人捧上天的女人,居然比自己还漂亮,她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佯装不屑地哼了哼走进了屋子。

顾心凝冷眸微斜,赵妤凝这种性格就算入了宫,也很快会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深宫似海,愚蠢无脑是大忌!

赵妤凝没有想到赵天宇真的醒了,她眸子里,难掩兴奋之色,喜极而泣,“弟弟,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

赵天宇红着眼,他看了看赵中然,又望了望赵妤凝,忽然皱起了眉头,“爹,是不是有个仙女救了我啊?”

“什么仙女!就是刁民一个。”赵妤凝微怒,心道就她那个样子也叫仙女吗,真是可笑!

赵中然瞪了一眼赵妤凝,“凝儿,怎么说那位神医也是天宇的救命恩人,你不得放肆!”

赵妤凝樱红的唇瓣微微蠕动,委屈的看了赵中然一眼,不再说话。网站163nvren.com

“看来赵公子没事了。”顾心凝不知何时已走进来,伫立在一旁,巧笑嫣然的望着屋子里的三人。

赵中然一脸的感激,他起身拱拳,深深的一拜,“多谢神医救命之恩。”

“赵大人不必客气。”顾心凝落落大方,并没有因为赵中然称呼自己为神医而沾沾自喜。

“爹,原来真的是仙女啊!”赵天宇见到顾心凝白衣飘飘,容颜倾国倾城。

顿时色心大起,他刚刚在朦胧见就看见有一个白衣仙子在床边,没有想到会是真的。阅读163nvren.com

“什么神医,不过是凑巧罢了。”赵妤凝神情不屑,杏眸瞥了一眼顾心凝,幽幽的哼了哼。

“凝儿!”赵中然的语气重了几分,他瞪着她,“你先回去,明日再来看你弟弟。”

“爹!”赵妤凝气急,反正她就是看不惯顾心凝,总觉得她突然出现不怀好意。

“出去!”赵中然愠怒。

赵妤凝眼眶一红,委屈羞愤的跺着脚,然后狠狠瞪了一眼顾心凝,转身离去。

“神医不要见怪,小女是被我宠坏了。”赵中然有些歉然道。

顾心凝摆手,轻描淡写道:“无碍,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令公子的病还没完全好,还需要施针三日。”

赵中然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对一旁的婢女吩咐道,“别愣着,快去给神医准备住的地方,一定要好生伺候着。”

婢女也有些慌乱还从未见过赵中然如此重视一位客人,忙不迭的跑去准备。

赵天宇生性好色,一听顾心凝居然还要住下简直心花怒放,谁让她长得如此清艳绝伦,神色透着如天山冰雪般的冷,可是骨子里却有一种媚,让男人看一眼就放不下。

顾心凝心底冷笑道“赵中然为官还算是本分,可是却有这么个不争气的无耻之徒做儿子,只怕是早晚要被他给害死的。

婢女领着顾心凝去了隔壁的院子,没有想到她住的地方紧挨着赵妤凝的院子,想来赵妤凝知道此事后,一定很快会来找她的。

这也正合了她的意!

果不其然,她才刚刚坐下没休息一会儿,赵妤凝就吵吵嚷嚷的走了进来,她站在闭目养神的顾心凝面前,冷哼道:“你到底是谁?住在我们赵家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想攀龙附凤,做我弟弟的妻妾吗?”

赵妤凝感觉认为,像这种女人,为的不过就是借机飞上枝头变凤凰罢了!

“哦?赵小姐气急败坏的来找我,原来是担心我会嫁给令弟啊。”顾心凝嗤声冷笑。

“难道不是吗?”赵妤凝就是看不惯顾心凝,谁让她比自己美,此番她来,就是来给顾心凝找晦气的。

顾心凝无奈颔首,慢条斯理的说道:“就凭你们赵家,本姑娘我我还看不上,本姑娘的志向可比你想象要高得多。”

顾心凝故意这么说,赵妤凝的神色越来越沉重,“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就是想入宫为妃。”顾心凝语气悠然。

“你是这届入选的秀女?”赵妤凝愕然,如果顾心凝也入宫,皇上万一被她的美色所迷惑该怎么办!如果是那样,她宁愿顾心凝嫁给赵天宇,她心心念念皇上多年,可不能让这个女人,和自己去争宠!

“不是。”顾心凝绯红的唇瓣微微一勾,“但很快就是了。”

顾心凝面上笑靥如花,可正是如此,恰恰给人一种妖治邪魅的感觉。

赵妤凝全身轻颤,“你什么意思?”

第四章 自投罗网

顾心凝步步逼近赵妤凝,赵妤凝吓得步步后退,最后退无可退,脚下一绊摔倒在身后的床上。

“你不要过来!”赵妤凝惊慌失措的吼叫着。

顾心凝如水的黑眸中噙着满满戏谑的笑意。

赵妤凝倏然从床上坐起,一双美眸恼羞成怒的瞪着顾心凝,纤纤玉指轻颤指着她的鼻尖,“别以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为所欲为!”

顾心凝神色闲闲的一笑,语气悠然,“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否则,哼。”

赵妤凝看着顾心凝的神情,不禁心里有些发寒道:“我现在就去告诉我爹爹你的真面目!”

顾心凝耸了耸肩,笑靥如花道:“我的真面目?”她侧首优雅的一笑,纤细的手抚了抚自己鬓边的珠花,“好哇,你去啊,等你弟弟再变回活死人的时候,就算你跪着求本小姐,本小姐也救不了他了。”

赵妤凝脸色,袖管里的手不由紧紧攥了起来,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弟弟在父亲眼中的重要性,要父亲放弃弟弟是不可能的。

就在赵妤凝思忖间,顾心凝又一步一步向床边靠近过来,凝黑的水眸中染着冰冷。

赵妤凝惊得连连后退,此刻她已经退至床角了,再无退路。

吓得她一双眼变得通红,鼻尖一酸,眼泪就吧嗒吧嗒的落下,她惊恐万分的瞪着顾心凝,好像生怕她要对自己做什么恐怖的事情。

顾心凝掀起裙摆,巧笑嫣然的上了床,来到赵妤凝的面前,猛地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捏住了赵妤凝的下巴。

赵妤凝被她的手一抬,扬起煞白的小脸,一双忐忑的美眸不敢与顾心凝对视。

顾心凝的手轻轻抚在赵妤凝的细滑的脸颊上,盈盈一笑:“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说着,顾心凝从怀里拿出一颗红得药丸,动作诡异优雅的塞入了赵妤凝的口中,然后用力一拍她的胸口。赵妤凝感觉胸口一痛,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药丸顺着她的喉咙滑入。

顾心凝松开她,退到床边,侍手而立冷冷的看着她。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赵妤凝用手指扣着自己的喉咙,可是什么都抠不出来,她红着眼眶,难受的要命。

“自然是好东西。”顾心凝精致明艳的眼睛含着哂然笑意。

“我,我去告诉我……”赵妤凝话还没说完,人就昏倒在了床上。

顾心凝冷眼望着,眼底划过一丝暗芒。

“神医,神医不好了!”服侍在赵天宇身边的婢女冲进了顾心凝的房间,她气喘吁吁道:“大少爷他……”

婢女话还没说完,却看见顾心凝将赵妤凝脸色煞白毫无反应的倒在床上,吓得她双腿一软险些跌倒。

顾心凝施施然的转身,深沉如墨的水眸里绞着厉色,“去请你家老爷过来,就说你家小姐生病了。”

“是……”婢女吓得哆哆嗦嗦起身,转身跑出了房间。

顾心凝不慌不忙的坐下,端起杯茶轻轻啜饮,悠然自得的等着赵中然。

赵中然慌慌张张的疾步走来,却见她乌眸冰冷,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意,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赵中然刚要开口说话,便看见昏倒在床上赵妤凝,神色一震,他惊讶的双眼看回顾心凝,沉声道,“凝儿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给她吃了药,想让她休息一下罢了。”顾心凝不慌不忙的笑道。

“那宇儿……”听了顾心凝的话赵中然如鲠在喉,越发的不安起来。

“他没事,只要赵大人愿意配合我,我保你子女平安。”顾心凝笑盈盈的道。

赵中然眼睛绞着愤怒,已气得全身颤抖,脸色更是青白交加,他恨自己没有早些看破顾心凝的真面目,害了自己的儿女。

“你!”他瞪着顾心凝,恨不得将她抽筋拔骨,碎尸万段!

顾心凝似是看穿了赵中然的心思,嗤声一笑到:“赵大人,稍安勿躁,先听听我们的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赵中然已被气得胸口剧痛,怒问道。

顾心凝乌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一副早就算计好的模样,不慌不忙道:“我想借用你女儿名字和身份入宫,如何?”

“不可能!”赵中然掷地有声,“冒名顶替是欺君之罪,要株连九族的!”

赵中然对此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欺君可不是闹着玩。

“哦,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赵家后继无人,女儿从此昏迷不醒吧!”顾心凝笑得妖娆,眉目如画绽放着一丝艳丽,光彩袭人,犹如妖孽。

赵中然默然。

赵家就赵天宇那一根独苗,他不能让赵家无后,左右权衡之下,赵中然最终唯有答应了她的要求。

顾心凝淡淡一笑道:“赵大人,可以放心,待我的事情办完后,一定会奉上解药的,退一步想想,像你女儿这样的脾性,真若进了宫,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惹来杀身大祸,弄不好换会株连全家,也许这样反而是救了她。”顾心凝此刻的言辞中没有任何的阴狠意味,只有冰清玉洁,不染尘埃,仿佛做的一切事都是在为别人着想一般。

只不过,这份怡然自得,实在是让赵中然看得心惊胆颤。

赵中然闭了闭眼睛,最终无奈答应:“好吧,但愿你能信守承诺!”

顾心凝翘了翘绯红的唇角道:“三日后,就是秀女入宫的日子,赵大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赵中然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一脸苦相地沉声道:“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顾心凝满意的点点头,“那就有劳了。”

赵中然黑着脸命令人将昏迷不醒的赵妤凝抬回了闺房。

看着赵中然离去,顾心凝诡异地笑了笑,心道第一步总算顺利完成。

——

是夜,一身黑色夜行衣的顾心凝离开赵府。来到早已荒废了的护国公府,她走进了顾家祠堂。

当年虽然护国公府被封,可是祠堂还在,顾家十余代先烈的排位还在,即便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也难掩当年的荣耀与光辉。

她站在牌位前,露出在外的水眸中噙满泪水,扑通一声,跪在冰冷的地板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顾家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女顾心凝今日发誓,势要为我顾家洗刷冤屈,更要叫夜家皇族国破家亡,已报我顾氏一门的血海深仇!”

顾心凝对着列祖列宗的牌位发着誓,原本妖冶的眸子里,此刻翻卷着的是滔天的恨意,此生此世,她已将将复仇当成自己生存下来的唯一寄托。

夜氏皇族,以及与冉海狼狈为奸的一班奸佞小人,都是她要消灭的目标!

第五章 再遇故人

“想不到将门还有余孽?”祠堂外,一个男子低沉而阴冷如冰的声音传来。

他声音浑厚,有些沙哑,显然用得是腹语。

顾心凝心下一惊,她自诩武功高强,听觉也很灵敏,却居然未察觉到此人的气息,看来此人武功深不可测。

顾心凝拉好面纱,倏然起身,犀利的眸子带着戒备,望向破败庭院中站着的那纤瘦高挑的魅影道:“你是何人?”顾心凝同样用出腹语。

“你不配知道。”男子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颜,只看到他穿着黑色的长衫,隐隐约约看清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却辨不清他的容貌。

如此神秘?看来他的身份同样不可说。

“不错,我是余孽。”顾心凝凝红的嘴角泛起一丝讥讽与冰冷的笑,“今日我就让你尝尝余孽的厉害!”

男子的话惹怒了她。若不是仇人陷害,若不是先帝昏庸,她又怎么会成为余孽!

她莹白的声音,宛若闪电般来到男子的近前,男子不移不动,有心躲在黑暗中隐藏自己。

顾心凝眼眸幽暗,今夜她一定逼他现身,看看他到底是谁。

男子浅薄寡淡的嘴角微微一弯,根本不将她放在眼中,面对她手中的峨眉刺,他眼皮都不撩一下,右臂一挥,强大的内力将她震退几步。

“呃……”顾心凝微微沉吟,一抹猩红顺着她的嘴角留下,幸亏她带着面纱掩饰掉了血痕,没让男子瞧出端倪。

没有想到前来祭奠家人,却遇到了不知名的敌人。

“哼!”男子冷哼一声,笑容极尽讽刺意味。

顾心凝知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便从怀里拿出一颗霹雳弹直接摔在地上,烟雾腾起的时候,她的人已不见了踪影。

黑暗中的男子挥动手中的折扇,驱散了烟雾。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受了伤的顾心凝离开护国公府,她伤势有些严重,跃上屋顶之后,体力就跟不上了,双膝一软,顺着屋顶就滚落下来,掉进了一个不知是哪里的院子。

屋里的人听见动静,一名少女飞快跑了出来,顾心凝想躲,却已来不及。

少女十五六七岁的模样,鹅蛋脸上写满惊讶,一双细眉深蹙,眼睛明亮而有神。

顾心凝挣扎着起身,她也有些惊讶,少女的脸庞轮廓和她印象中的一个人实在是太像了。

“念……念瑟?”顾心凝突然想起了少女的名字,不由脱口而出。

对方错愕一愣,她未曾想到在这繁华的长安城会有人认识自己。

此时,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有人在快速逼近这里。

念瑟跑到顾心凝的身边将她搀扶到了屋子里,藏在了一口大箱子里面。

须臾,房门砰地一声打开,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的男子一脸淫笑的走了进来。

“小美人,你没事吧?”男子的声音充满了邪气,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念瑟厌恶的看着他,她拿起手里的剪刀抵在脖子上,白皙的脖子上已经有好几道深深浅浅的伤痕,可见她为了逼退这个男子,已不止一次以生命作为要挟逼。

男子一看连忙讪笑着讨好的道:“你别激动,我是听见你这院子有动静,就过来看看,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念瑟瞪着乌黑的眸子,示意他立刻滚出去。

男子谄媚一笑,倒退着出去,临走的时候还合上了门。

念瑟并没有着急叫顾心凝出来,她走到门口偷听了许久,确认外面真的没有人,这才匆忙的回到箱子前,打开了箱子将虚弱无力的顾心凝扶了出来。

顾心凝扯掉自己的面纱,念瑟一看,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

她一把抓住顾心凝有些冰冷的手,咿咿呀呀的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看她急得脸颊通红,顾心凝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便握住念瑟的手柔声道:“别急,我只是受了点内伤,休息片刻就好。”

念瑟眼眶噙着泪,点点头。

顾心凝看她委屈落泪,心中一软,她与念瑟有五六年不见了,当年她去雪山采药,半路救下了被雪狼围攻的念瑟,没有想到就此一别,再见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运气调息。

念瑟静静的守候在一旁,不时从门口向外张望,生怕会突然有人过来。

半柱香的时间后,顾心凝缓缓睁开眼睛,苍白的脸色恢复了几分血色。

念瑟见她平安无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顾心凝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念瑟,绯红的唇微微一扬,“你怎么会在这里?”

念瑟微微一愣,然后摇摇头,眼眶泛红的低下头。

顾心凝见她神情有异,伸手探了探她的脖颈,发现了她脖子上的伤痕,神色莫名有些怜惜。

抹去眼底的那丝惊骇,顾心凝检查了念瑟的喉咙,发现并没有受损,立刻便想到了金针封穴的伎俩,她板过念瑟的肩膀,在后脖颈上发现了一颗扎入静脉的银针。

这种银针单靠内力是逼不出来的,必须借助外力。

顾心凝神色一凛,一只手快速的拍向念瑟的喉咙,呲的一声,银针冒出了一点头,她揪住银针,从念瑟的身体里缓缓里拔了出来。

“咳咳!”念瑟咳出了一口黑血,沙哑的说道:“心凝姐姐,好久不见了。”

顾心凝微微皱眉,眉宇间笼着疑惑,“念瑟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那日我好心救了平南侯的小侯爷,没有想到他是个无耻之徒,竟趁我不备用金针封入我的体内,使我发不出声音,也施展不了武功。”念瑟提起平南侯的小侯爷司徒炎,眼底就有杀意沁出。好像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杀了他一般。

平南侯是开国功勋列侯的世袭爵位,现任平南侯司徒英平也是立下战功赫赫的名将领,只是十二年前护国公府惨案后,他主动交出了兵权给先帝。

这足以说明护国公一案给诸多人带来了心理阴影,不管先帝是昏庸还是如何,他的目的都达到了,至少兵权都集中到了他一人手中。

“你与我先离开这里。”顾心凝身体未完全恢复,不想现在与平南侯发生正面冲突。

念瑟却有些疑虑,“姐姐,平南侯府戒备森严,怕是不好离去。”

顾心凝笑笑道:“我虽然受了伤,经过调息已然好了大半,带你离开这里不是难事。”

念瑟眼底明亮,“是,我听姐姐的。”

毒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毒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你怕这怕那的,还如何管人!句句震撼

    管理就是不要怕管人,管理因人而异,对于不同的部下,采取不同的管理方法。管理的主要技能是宽容部下所短,充分发挥部下所长。不能容忍部下的管理者也不是优秀的管理者。管理就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把混乱的事情规范化。不重视人才管理、不重视员工素质培养,是一个糟糕的单位。所谓“三现”,指的是现场、现物、现实。当发生问题的时候,管理者要快速赶到“现场”去解决问题,处理矛盾。管理是人的管理而非事的管理,人的管理在于激励而非控制。领导等于“领袖+导师。”人才是单位最宝贵的财富,能够经营好人才的单位才是最终的大赢家

  • 气质,永远是超越美貌的存在

    气质,是一种由内心散发出的吸引力和气息,一个人有气质,就好像拥有了美好的生命四季。气质,永远是超越美貌的存在。漂亮是表面的,是第一眼的吸引和好奇;而气质是内在的,是文化和品味做底蕴,是时光赋予的珍贵品质。人最大的名片是你的气质。人一生很短,有时穷尽一生之力也所获寥寥。读书可以“变化气质”,正因为书可以扩展一个人的生命履历。好书都是作者的生命体验,如果我们用心进入,也可以得到相同的精神体悟。三毛在《关于读书》说到: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烟云,不复记忆,

  • 经典微小说:《换票》

    两个乡下人,外出打工。一个去上海,一个去北京。可是在候车厅等车时,又都改变了主意,因为邻座的人议论说,上海人精明,外地人问路都收费;北京人质朴,见了吃不上饭的人,不仅给馒头,还送旧衣服。去上海的人想,还是北京好,挣不到钱也饿不死,幸亏车没到,不然真掉进了火坑。去北京的人想,还是上海好,给人带路都能挣钱,还有什么不能挣钱的?我幸亏还没上车。不然真失去一次致富的机会。于是他们在退票处相遇了。原来要去北京的得到了上海的票,去上海的得到了北京的票。去北京的人发现,北京果然好。他初到北京的一个月,什么都没

  • 【今日分享】TED演讲:怎样才能“不畏将来”?

    怎样解救我们的极端主义?强烈的相信亦或不信?美国大选应该投谁一票?怎样选择自己的人生伴侣?怎样摆脱对未来“我”的境况的担忧?答案可能令你惊奇,答案其实就在于“我”本身。“不念过去,不畏将来”真的可行?本期讲者RabbiLordJonathanSacks将跟你娓娓道来。Howwecanfacethefuturewithoutfear,togetherRabbiLordJonathanSacks中英文演讲稿Thesearethetimes,saidThomasPaine,thattrymenssou

  • 总裁男神,快进到碗里来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总裁男神,快进到碗里来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总裁男神,快进到碗里来目录预览:第三章没有新郎的婚礼2(10.15)第四章没有新郎的婚礼3第五章没有新郞的婚礼4第三章没有新郎的婚礼2(10.15)因为有可心这个前车之鉴,明若没有出声,忍着痛,一用力,将扎在手上的碎片拨了出来,然后左手捂着,走到管家面前,轻声问着有没有止血的药。付管家见墨允寒没有表情,便让明若去客厅沙发上坐着,自己取了药箱来,然后给她包扎好。明若实在有些困,她看了眼墨允寒,开口道:“请问墨少,我可以去睡了吗?”“你觉得呢?”

  • 盛宠丑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盛宠丑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盛宠丑妃目录预览:第003章穿越容颜第004章虚情假意第005章等级分明第003章穿越容颜啊?纯洱直接被震惊到了。她家大小姐今天究竟怎么了,从昏迷醒来后,好像变了,但是,又说不上来。就连对着婢女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好像温柔了那么一丢丢。而手中的面具,是她出门必备的呀。不为什么?虽然她是相府的嫡女,地位极高,可是,却是长着一副不堪入目的模样。五官看上去也没有一点的突出,左边眼角蔓延着一大片褐色的痣点,唇角一个类似心形的印记,府上的人从来不敢多视一眼。除了在房

  • 女汉子遇上弱总裁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女汉子遇上弱总裁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女汉子遇上弱总裁目录预览:第三章女保镖第四章应急替身第五章宾馆开房第三章女保镖很快,两人便找到了一家规模不大不小的电影院。走进电影院放眼望去,十几个售票通道早已排起了弯曲的长龙。“你先排队,我去上趟洗手间。”陆天然捂着肚子,说道。“嗯,去吧。”夏晴白了他一眼,想不到,陆天然爱拉肚子的毛病一点都没改。以往他陪着她出去吃麻辣烫,几乎每次都会拉肚子,想不到吃西餐也是如此。夏晴随便找个售票通道便边玩手机边排起了队,排在她前面的是一个光头男和一个墨镜男。

  • 盛宠无度:冷情Boss霸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盛宠无度:冷情Boss霸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盛宠无度:冷情Boss霸宠妻目录预览:第三章:四爷1第四章:四爷2第五章:再遇欧阳穆第三章:四爷1乐一一慌张地闯入陌生的房间,靠在门后心有余悸地喘着气,微闭的双眸半睁开,酒已经醒了大半。没听到黄色头发的男人追进来,乐一一才舒了口气缓过神来,小心翼翼地打量起这个房间,摆设是欧式风格,奢华内敛但是很有品位。正在乐一一细细揣摩这个房间的主人时,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声音!乐一一一惊,本能反映想开门出去,可手刚碰到门把手,就想到那个黄色头发的男人可能

  • 倒追男神三十六计:男神你别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倒追男神三十六计:男神你别跑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倒追男神三十六计:男神你别跑目录预览:第三章只是个意外3第四章只是个意外4第五章混蛋!闫圣羽1第三章只是个意外3苏晓筱无奈的扶额,妹妹你们这样真的很丢咱们女生的脸的啊喂!好歹也矜持一点吧?班主任忍不住扯着嗓子喊到“安静!谁再吵谁就去跑步!”大家都看着班主任,每个女生都瘪了瘪嘴巴,说话的几个女生都心虚的低下头。班主任的脸变得比翻书还要快,她立马毕恭毕敬的对闫圣羽说道“闫同学,你自己找个位置坐下吧?”闫圣羽会意点了点头后便把背包往身后酷酷的

  • 误嫁豪门:总裁老公不好惹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误嫁豪门:总裁老公不好惹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误嫁豪门:总裁老公不好惹目录预览:第三章同父异母的哥哥第四章民政局领证第五章是我对不起她第三章同父异母的哥哥“既然你想要和我结婚,那你最起码的也要说明一下你的身份吧,让我知道我要嫁给的人,是一个什么样子的身份?”慕容雪虽然很害怕眼前的这个人,但是她还是要弄清楚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究竟是谁,总不能随便来一个人,她就随便嫁了吧。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男人看着谨慎而又紧张的慕容雪,笑了,这个笑容,让人感觉神秘莫测,却又邪魅妖艳:“我是顾浩轩,顾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