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1:40: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

第八章 相思病

紫苑:“公主这才是说笑了,你为他害了相思病,自然是因为你喜欢他咯。原文163nvren.com

月蕾蕾不语,像是在沉思一件特别复杂的事情。

小红:“哎呀,公主,你不用想了,这一路走来,谁看不出你跟莫城主郎有情妾有意的。”

别人都看得出自己喜欢莫焰,难道真的是这样吗?她喜欢他?月蕾蕾点了点头,如果因为他害了相思病,就是喜欢他,那她真的喜欢上他了。

整天整天地想着他,冷不丁一抬头还以为又是他那冰山一样的眼神在看着自己,发现不是他,心里特别失落。

可是如果自己喜欢他了,那娘亲说的什么命定之人怎么办?而且现在他又要跟沁木格格成亲了,他真的会跟她成亲吗?

刚才小红说了,他也是喜欢自己的,那么他就不应该跟沁木成亲才对,可是为什么姨娘又在筹办他们的婚事呢?

月蕾蕾烦躁地甩了甩头,思绪像一团乱麻一样,理都理不清。

紫苑:“公主放心吧,莫城主看着不像是风流花心的人,他对你好,怎么也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小红:“给什么说法?都快拜堂了!敢这么戏弄我们公主,必须得去讨个说法!”

月蕾蕾怕案而起:“好!今晚上我就去讨个说法!这里就由你们帮我撑着,不能让老乌龟和姨娘发现我不在。163女人网

这下小红和紫苑傻了眼了,什么叫自做孽不可活呢?她们又不是不了解这个说风就是雨,个性张扬跋扈的公主,偏偏还要去招惹她,真是活该!

夜色渐浓之际,月蕾蕾身着黑色夜行衣,偷偷摸出了宫殿。

避开巡逻的侍卫,月蕾蕾快速翻出宫墙,轻巧地落在地上。

从宫里出来,月蕾蕾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胡乱找了一家人,进去偷了一匹马,快马加鞭朝南赶去。

中午的时候,月蕾蕾才远远看见前方的城镇,应该就是青城了吧。

月蕾蕾心里涌起一丝兴奋与迫不及待还有一些担忧。

黄昏时分,月蕾蕾才来到莫焰高大的宫室前面。

还没踏进去,就看见沁木骑着马满脸兴奋地从外面回来,而后面跟着的,不是莫焰是谁?

月蕾蕾冒起一股无名火,只想上去把他们俩打得落花流水,可是好像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163女人网

莫焰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跟在一个女人屁股后面?月蕾蕾恨恨地跺了跺脚,没出息!卑贱!无耻!无赖!混蛋!可恶!

月蕾蕾把能想到的词都在心里骂了一遍,可是却并不解气,反而越骂鼻子越发酸。

莫焰总感觉有人盯着他,可是举目四望又什么都没看到。

正疑惑之际,沁木已经下了马要往里面走,莫焰一把抓住她,她顺势一倒,倒在莫焰怀里。

莫焰对她这种招数已经司空见惯,也懒得去理她。

月蕾蕾则是看得怒火中烧,眉毛拧在一起都快打结了,眼睛里呲呲地喷着火。

“回去!”依旧是冷漠命令的口气。

“这么晚了,你就放心人家一个女子回家吗?再说了,都已经到家门口了,堂堂的莫城主就不想请我这个未来的娘子进去坐坐吗?”

“不要得寸进尺!”莫焰靠近她,眼神逼视着她,带着明显的警告。小说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可是从远处看,两人却像是拥抱在一起热吻。

月蕾蕾感觉自己肺都快气炸了,刚想上去教训一下他们,背后却突然传来一股力量,敏感地回身,与对方交起手。

莫焰似乎听到这边有响动,跑过来看时,却空无一人,只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熟悉的香味。

剑眉轻皱,那丫头应该在皇宫才是,怎么会出现在这?莫焰自嘲地翘起嘴角,这几日脑子里装的都是她的笑脸,连这种幻觉也会出现!

月蕾蕾跟着宣阐跑出一段距离,直到确定莫焰看不到听不到,宣阐才放开她的手。

月蕾蕾心里有些恼怒:“你干什么?我不想陪你玩!”

宣阐叹了口气,她终究还是更在乎他。虽然受伤,语气还是装作无所谓:“什么时候蕾蕾也成了偷窥狂了?”

月蕾蕾:“什么偷窥狂?不跟你说了,我要走了。”

宣阐:“偷听人家情人说话,不是偷窥狂是什么?”

月蕾蕾心中憋闷,见宣阐一副吊儿郎当看好戏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推荐163nvren.com

一阵拳打脚踢,宣阐居然不避不让,也不还手,月蕾蕾错愕地看着他。

“心里舒坦了?”语气依旧玩世不恭。

“干嘛不还手啊?你傻啊?”

宣阐突然将她揽在怀里,用从未有过的认真语气说“就算当你的出气筒,只要能陪在你身边我也愿意。”

月蕾蕾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对上宣阐深情的注视,脸悄悄红了。

宣阐见此大喜:“我知道你生气,你难过,让我陪着你,帮你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好吗?”

月蕾蕾现在也不知何去何从,本来是出来找莫焰的,可是看了刚才那一幕,已经不想见他了。宫里又有耿浩压制着,得不到半点自由,光想着就压抑。

“蕾蕾,莫焰已经要跟沁木成亲了。来自163nvren.com他背叛了你,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但是我不想因为这个而让你失去曾经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

宣阐第一次见她时就是被她那种纯真的笑容吸引的。

月蕾蕾茫然地点点头,跟着宣阐回了狱冥殿。

一整天月蕾蕾呆在房里,不言不语。不管宣阐怎么逗她惹她,她都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眼神空洞,像一幅死尸一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天下男人又不是死绝了!站在你面前的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我,你看不到吗?谁生了你这么个倒霉孩子!专来祸害人间!”

月蕾蕾好像触电一样猛地抬起头,娘亲说过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对自己好,不可以伤害自己。

宣阐的话提醒了她,她为什么要伤心难过,艳娘师傅说不开心的事,忘掉就好了。

事实证明神经大条一点的人没什么不好,至少能活得快快乐乐的。

“玄大哥,快点啊!”月蕾蕾策马奔驰,风吹荡着发梢,整个人神清气爽的。

宣阐整个的看呆了,认识她这么久,看着她从一个未谙世事的丫头变成现在心思玲珑,深陷爱情漩涡的少女。

身体的发育使她好似破茧的蝴蝶一样,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玄大哥,我们看谁先跑到那棵树那,谁输了谁是小狗!”月蕾蕾指着前面若隐若现的一棵大树,鞭子早就落在马屁股上了。

宣阐追上去,也不超过她,只与她并肩而行。

月蕾蕾哼了一声,鞭子抽的更快了,可是宣阐骑的是千里良驹,月蕾蕾再怎么费劲也超越不了他。

“你作弊,你的马比我的好,不公平!”月蕾蕾迎着夕阳,金黄的余晖照在她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边。

“那你来骑我的马好了。”

月蕾蕾等的就是这句话,看她怎么把他甩的远远的。

却不料宣阐抓住她的手把她扯到了自己马上,靠在他坚实的胸膛前,仿佛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月蕾蕾脸刷地红了,身体也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

宣阐嘴角上扬,“想把我甩得远远的吗?可惜你没机会了。”

热气喷打在月蕾蕾脖子上,惹得她一阵战栗。

“谁说没机会?”月蕾蕾调皮地眨了眨眼,一鞭子打在马的后腿上,马儿吃痛地扬起后腿,月蕾蕾趁机一肘子捅在宣阐肚子上。

宣阐从马上滚了下来,月蕾蕾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然后骑着他的千里马消失在落日里。

宣阐拍拍身上的泥土,也不气恼,反而看着她消失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

虽然她好像很开心,但是那笑意却从来没有抵达眼角,他知道她挂念他,可是他总是自欺欺人地去忽略这一点。

“她是公主,教主永远也得不到她。”不知何时离四娘来到宣阐身旁。

宣阐皱了皱眉,捏着离四娘的下巴发狠地说:“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离四娘忍着疼痛:“你以为我想吗?看你刚才看她的时候,连我来了都没有感觉到,你这样只会毁了自己!”

宣阐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你教训我?”

“我只是不想你受伤。”

望进离四娘眼里,宣阐顿了顿,然后松手离开,大概是因为都是痴情而得不到的人吧。

离四娘喘了一口气,月蕾蕾给他的改变是前所未有的。

“少主。”离四娘拦住月蕾蕾。

月蕾蕾:“四娘?”

离四娘:“我知道我骗了你,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也没有资格跟你道歉,更没有资格要求你什么。但是,我求你,放过他吧。”

月蕾蕾连忙要扶起离四娘:“四娘,你是娘亲认定的暗线主子,是我的亲人。只要你肯回头,以前的事我们就一笔勾销。”

离四娘挣脱月蕾蕾,继续跪在地上:“少主,求你离开他!”

月蕾蕾:“你还喜欢他?”月蕾蕾脑子里浮现出莫焰冷酷的表情。

离四娘:“从他买下我那刻起,我就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魂了。不管他要我做什么,只要能让他开心,我都会去做。遇见他,我已经丧失了自我,我顾不了任何人,我只知道我爱他,我要陪在他身边,生生世世。”

月蕾蕾:“买下你?莫焰什么时候买下你了?”

离四娘:“蕾蕾,你真单纯,我说的哪里是莫焰,之前都是我骗你的。”

第九章 喜欢

月蕾蕾松了一口气:“那你说的是谁?”

离四娘:“我们教主,宣阐。”

月蕾蕾:“你喜欢玄大哥?没有骗我吧?”

离四娘:“之前做那些事都是为了让他高兴,为了更靠近他。我知道我爱得很卑微,很无耻,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已经无法自拔了。所以,现在才厚着脸皮来求你,离开他。”

月蕾蕾:“你放心吧,我不喜欢玄大哥,我当他是哥哥一样。”

离四娘:“我知道,你喜欢莫城主,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招惹他,离开他,成全我。”

月蕾蕾:“我不是故意的。”

离四娘叹了口气,“莫城主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从以前的事情来看,他很在乎你,也不像是薄情寡性的人。你若心里真的放不开,何不亲自去找他问个清楚,这不也是你来这的目的吗?”

月蕾蕾心里蠢蠢欲动,想去找他问个清楚,又想到那日他跟沁木拥吻的情形,怒火一下就冲了上来,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离四娘仿佛看到她心里的犹豫挣扎:“有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真正的爱情是无条件绝对信任的,是无怨无悔,天涯海角、碧落黄泉永相随的。”

月蕾蕾看着离四娘笑了:“谢谢你,四娘。”

就算她不想去找莫焰,也没有理由再留在这了。

偷偷溜进马厩,偷了宣阐的千里马,毫不犹豫地朝某个方向奔去。

青城戒备森严,月蕾蕾虽然很快就潜了进来,却在莫焰这大大的迷宫里,迷失了方向。

走了半天,脚都开始泛酸了还没到承旭阁,也没看到紫薇阁,月蕾蕾懊恼地踢了一块石头,脚尖一阵钻心的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在那里?”灯光在往这边移动,月蕾蕾施展轻功爬上就近的一棵树。

“快出来,我已经看到你了!”侍卫故意虚张声势。

月蕾蕾突然看到眼前的一个鸟窝,灵机一动,用树枝从鸟窝里掏出一坨鸟屎,砸在树下的侍卫头上。

“看到什么了吗?”不远处另一个侍卫也往这边走,那声音却有点熟悉。

树下的侍卫伸手往头上一摸,“啊,该死!居然是一只鸟,还在我头上拉屎!”

“哈哈哈!”刚走过来的侍卫看他的狼狈样,笑得岔了气。

“都说了你太神经质了,还不信!”

月蕾蕾使劲伏下头往下看,果真是他!

“曲大哥!”

月蕾蕾跳到他俩身后,曲山疑惑地拍拍同伴的肩膀:“刚才你听到有人叫我没?”

同伴也有点心虚,这大半夜的在这阴暗的树林里,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不会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人家找上门来索命了吧?”

曲山:“去你的!铁定是听错了!走,回去吧!”

月蕾蕾:“曲大哥!”

曲山:“真他妈的见鬼了!管你是妖是鬼,给我滚出来!”

月蕾蕾无奈地转到他们面前:“曲大哥,是我啦!”

曲山这才看清楚月蕾蕾,激动地拍着她的肩膀:“小兄弟是你啊?吓我一跳!”

月蕾蕾:“曲大哥,别来无恙啊。”

曲山刚想跟月蕾蕾再寒暄几句,同伴捅了一下他的腰:“曲山,上次左先生不是说她是新城主夫人吗?你还跟她称兄道弟,不想活了呀?”

曲山见月蕾蕾穿的是夜行衣,便没反应过来,经人一提醒才想起来。

“卑职参见夫人!”两人抱拳单膝跪地。

月蕾蕾连忙扶起他们:“曲大哥,我不是什么夫人,你们误会了。你就还当我是兄弟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月蕾蕾觉得说这话的时候,鼻子酸酸的。

曲山:“卑职不敢。夫人深夜造访不知有何事?”

月蕾蕾:“你们城主要娶的夫人是沁木格格,以后不要乱叫了。免得无端生出些事端。”

曲山不是不知道外面传的城主跟蒙朝公主的事,可是他一直都不相信城主会抛弃蕾蕾,也打心眼里把蕾蕾当成未来的城主夫人。

月蕾蕾:“莫焰没事把这房子修那么大干什么!害我路都找不到!”

曲山:“夫人,额,不,月姑娘,你是来找城主的吗?”

月蕾蕾:“是的,我来找他问一些事情。”

曲山:“姑娘跟我来吧。”

月蕾蕾跟着曲山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心也跟着承旭阁的靠近而愈发紧张。

曲山:“前面就是承旭阁了,月姑娘自己进去吧。”

月蕾蕾点点头,看着两人消失在黑暗里才几步快速移到内院。

里屋门虚掩着,月蕾蕾疑惑地蹑手蹑脚走进去,屏住呼吸,来到莫焰床前。

莫焰好像睡得特别熟,安静的睫毛,冷毅的脸部线条,看起来那么宁静舒服。

月蕾蕾不禁伸手用手指勾画他的脸,到唇时却突然停下,那是沁木吻过得唇。

月蕾蕾恨恨地把手收回来,打在右手臂上,突然“呱呱”两声,一只青蛙跳到莫焰脸上。

月蕾蕾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离开这。

转过身,还没施展轻功,一阵天旋地转就被拉入了某人怀里。

月蕾蕾的惊呼声引来了众多侍卫。

“城主,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退下吧。”

翁在被子里的两人距离不到一厘米,彼此的呼吸都互相打在脸上。

莫焰按下月蕾蕾企图抬起来的头,就这样狠狠地吻了上去,月蕾蕾脑子里突然闪过他跟沁木接吻的画面,张嘴在他唇上咬了一下。

莫焰只是身体一紧,继续忘情地吻着。月蕾蕾恼火地费力推开他,起身站起来。

莫焰擦去嘴角的血滴,“月儿,过来。”

月蕾蕾倔强地别过头,冷哼一声。莫焰无奈地去拉她的手,也被她用力甩开。

自从那日闻到她身上熟悉的味道,莫焰就觉得她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所以每天晚上都不关门,现在等到她了,却是这幅光景。

莫焰:“是因为沁木格格吗?”

月蕾蕾气愤地一下子坐下来,木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给我纸条说让我装,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相信你了。现在好了,装吧装吧,都把你装别人那去了!”

莫焰心里悸动了一下,她这是在吃醋吗?从来都是自己在强迫她,她是第一次对自己做出这样强烈的反应。

笑着把她拉入怀里,月蕾蕾本能地想要挣脱,莫焰却怎么也不会放开了。

千里迢迢地偷偷跑到青城,还没进门就看见他们两个郎情妾意的,现在又不由分说地把她困在这,一点也不温柔,连解释都没有!

月蕾蕾越想越委屈,居然在他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莫焰一下子着了慌:“怎么了?月儿,恩?”

月蕾蕾小手打着莫焰坚实的胸膛:“混蛋,混蛋!再也不要理你了,再也不要跟你玩了!”

女人的泪腺一旦打开了,就像绵绵江水滔滔不绝。月蕾蕾越哭越觉得自己委屈,越哭声音越大,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莫焰无奈地解释着:“我不知道耿浩想要干什么,所以只能将计就计,假装跟沁木格格成亲。你没有把我推给别人,我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

月蕾蕾并不满意他的回答,愈发哭得撕心裂肺。

莫焰怕外面的侍卫听到,只好再次用唇堵住了她的嘴。

月蕾蕾却是十分厌恶一样,把嘴移开还不停用手擦。

这一举动激怒了莫言,让他想起那天在马车里看到的情景,就算一直以来是他强迫的她,他也不允许别人碰她。

莫焰:“怎么,现在连亲一下都不可以了吗?”

月蕾蕾:“是啊,当然不可以!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乱亲吗?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的!”

莫焰彻底被激怒,捏着她尖瘦的下巴吼道:“跟我一样?他是跟我不一样,他对你好,所以他可以亲你是吗?”

月蕾蕾又委屈又吃痛,眼泪一下子就又留下来了:“你胡说什么啊,谁亲我了?恶人先告状,你混蛋!”

月蕾蕾哭着爬起来,往外走。莫焰也觉得哪里不对,拉着她确又不知道说什么。

两人僵持了一会,莫焰还是先开了口:“你今晚上来干什么?前几日是不是也来过,这几天你去哪了?”

月蕾蕾:“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去哪了,你是我的谁啊?”

莫焰加大手上的力度:“你说是不说?”

月蕾蕾忍着痛,心里更加觉得委屈,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来找他,如果这就是喜欢,她宁愿一直都不要喜欢他。

莫焰把她拉进自己怀里:“说!”

月蕾蕾:“我就是不说,你能怎么样啊?有本事杀了我好了,野蛮人!”

莫焰气恼地把她推到床上:“我是野蛮人?好,我是野蛮人,那你永远也别想踏出这屋子!”

月蕾蕾:“好啊,那你就把我手筋脚筋全挑了,我的轻功你也见识过的。或者再让你师傅把我的内力封一次好了!”

莫焰眼神越发阴沉,她宁愿这样也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吗?

“你是不是跟宣阐在一起?”

月蕾蕾站起来:“是啊,我就是跟他在一起。玄大哥才不会像你一样野蛮!他对我好,从来不会冲我发脾气,更不会像你一样打我!”

打她?莫焰抬头望去,才发现刚才自己用力过大,她撞在床沿上,头在往下滴血。

莫焰想过去看看她的伤势,却因为她不经意的退步而停了下来。

“那你来这做什么?”

“本来有事,现在没有了。如果你不肯放我走,最好小心一点,说不定哪天就被我毒死了。”

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名门逃妻7章(第七章:聚众斗殴)

    原标题:名门逃妻7章(第七章:聚众斗殴)书名:名门逃妻第七章:聚众斗殴“快老实交代,你是怎么背着我勾搭上我哥的,虽然跟他传绯闻的女人很多,但是公开承认的还真的只有你一个诶,关键是你还瞒的滴水不漏,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你亲闺蜜了。”夏知擦了擦头发,白了她一眼。“你想多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少来了,我可是接到了我妈的电话,我哥可说了你是他未婚妻。”“好吧,我承认,今天之前,我不认得你哥,今天之后,我是你嫂子,所以,你现在不要打扰你嫂子洗澡,好吗,亲爱的。”“OH,MYGOD。看不出来啊,小狐狸,你比

  • 闪婚厚爱7章(第007章 销毁)

    原标题:闪婚厚爱7章(第007章销毁)小说名称:闪婚厚爱第007章销毁毛毛洗好之后,乔胡交给乔宁夏。水珠顺着毛发不断滴落,乔宁夏拿了吹风机,站的远远的给它吹干。但是毛毛跟黏人的小鬼似得扑向乔宁夏,抖得水珠四溅,把她逼到角落里。“坐下!”乔宁夏紧张的命令。毛毛乖巧的坐下,伸过脑袋,似乎在寻求乔宁夏帮它梳理毛发。乔宁夏僵立在原地好一会,才蹲***,连毛巾都不擦一下,就双手拿着吹风机对着毛毛。至于它的请求,无视。看着毛毛背上的毛发有点像风吹拂过雨后的麦田。这样画面的联想让乔宁夏的心情好转了一些,神态也

  • 爱情保卫战7章(第7章(上) 反咬一口)

    原标题:爱情保卫战7章(第7章(上)反咬一口)小说名:爱情保卫战第7章(上)反咬一口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保安都反应不过来,顾媛忙冲了过去。“放开我,我不要……”张明媚用力咬了他一口,顾媛趁机冲上台,一把擒住了他的手腕。“回来!”男人急于摆脱顾媛,一刀子捅过去,却没想到捅偏了划伤了张明媚。“你快走!”顾媛一把推开她,左手迅速夹住他的手,右手同时推他的喉咙,一招推喉摔式将他压倒在地,保安上来押住了他。“经理……你没事吧?”林薇薇吓得脸都白了。“没事。”顾媛摇头,看了眼张明媚,她的右臂被划伤了,“送她去

  • 上古情歌7章(第7章受宠受辱)

    原标题:上古情歌7章(第7章受宠受辱)小说名:上古情歌第7章受宠受辱大楚的开国高祖皇帝,是马背上打下的天下,哪怕坐稳了江山,依然带军冲锋陷阵,直到暮年再上不得马,才不得不坐在深宫。因为开国高祖的剽悍血脉,大楚的皇子皇孙都弓马娴熟,除了天生身子弱的,满了十八岁,都得进军营历练几年,连太子都不例外。但,自开国高祖到杨衍,大楚传了四代,近百年时间里,也只有杨衍一人,十二岁进军营,进的还是最危险的前锋营,跃马杀敌,用无尽的鲜血和无数的人头,铺就了他的帝王之路。十二岁进军营,十八岁登基为帝,中间的六年,杨

  • 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7章(第七章 街边偶遇)

    原标题: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7章(第七章街边偶遇)小说: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第七章街边偶遇黎清宁抬头看着夜空,今晚的夜色还算不错,星空点点,让她的心情也少了很多。生活就像强.奸,既然不能反抗,就好好享受,日子是人过出来的,走一步算一步吧,想的多了也没用。苦中作乐的心态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她放宽了心,打了个哈欠,意兴阑珊地欣赏着首都的夜景。“嚯,这不是冰山美人儿吗?今儿可真巧,竟然能在这里遇到你。”压着马路,突然一辆跑车听到她身边,车窗摇下,一张英俊略显轻佻的脸探了出来。“封迟?”黎清宁停下了脚步,看

  • 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7章(第七章:我这就去跟未婚妻培养感情)

    原标题: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7章(第七章:我这就去跟未婚妻培养感情)小说书名: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第七章:我这就去跟未婚妻培养感情握着蓝宝石的手颤抖着伸出,将蓝宝石展现在众人眼前,唐暖心本就伤心欲绝的心,此时更像是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抓住,然后,用力的向外一拉,顿时,撕心裂肺般的痛楚铺天盖地般的压了过来,她咬了咬牙,轻吐出声,嗓音却是异常的坚韧,“蓝宝石还给你们,我……退婚!”唐楚昀当即松了一口气,压在心里的郁结缓了不少,因为唐暖心的话,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看向怀中女人的眼神也带了些怜惜般的疼爱。他

  • 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7章(第七章 不准你走!)

    原标题: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7章(第七章不准你走!)书名: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第七章不准你走!钟家这场订婚宴办得十分隆重,轰动全城。乔蕴因为养沉沉的缘故,积蓄不是很多,买了一套应场的礼服,几乎抵上沉沉两个月的生活费,她肉痛了好长时间。她脱离那个圈子太久,再进去时显得格格不入,连打招呼也变得尴尬而吃力。所以钟棋会领着未婚妻上来时,她的一张脸几乎都已经笑僵了。他今晚穿了一整套的白色衣服,本来就清雅贵气的人,衬得越发高冷洁净,甚至有些疏离遥远的感觉。再看旁边的女人,绯色长裙,脖子上的钻石光芒刺目。精致

  • 真爱趁现在7章(第七章口水)

    原标题:真爱趁现在7章(第七章口水)小说:真爱趁现在第七章口水苏百乐从洗手间烘完裤子出来,就看见蔺梵拿着一只剪刀在豆豆头上捣鼓,随手从桌上抄起一个烟灰缸冲过来,怒道:“你干什么,快放开豆豆!”这一声吼把咖啡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蔺梵那张恬不知耻的脸上也有了几分不自然,但说起话来仍然不急不躁,“慌什么,我又不可能伤害我儿子!”“那你拿着剪刀是想干嘛?”她可不会以为他会安什么好心。“我只是想剪豆豆的一根头发,好拿去验DNA。”可是左看右看都不舍得下手,都怪儿子的头发太黑太香太好看了!蔺梵支撑着

  • 第三种爱情7章(第七章 将计就计)

    原标题:第三种爱情7章(第七章将计就计)小说名:第三种爱情第七章将计就计“你这个臭皮条。”瞪着眼,冯小小紧紧地攥着领口,深怕眼前这个男人在这里要了她。易水寒俯下身,冷峻的面孔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的她快要窒息了,闭上眼,她在脑海里想许多防狼术。“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说完,易水寒趁起身来。一脸惊愕的她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了,对她的身体没兴趣他为何要她用身体来偿还医疗费用?带着疑惑的目光,冯小小告诉易水寒,“你最好对我身体没兴趣。”就算死,她也绝对不会妥协。易水寒没多说一句话,直接离开了病房

  • 且行且珍惜7章(第007章 你有知道的资格么)

    原标题:且行且珍惜7章(第007章你有知道的资格么)小说名:且行且珍惜第007章你有知道的资格么“妈咪,阿暨可是特地过来看你的!”蓝澜扬了扬手中的水果和花篮,在叫出男人昵称的时候,浑身一阵冷战,可脸上还是不得不保持着笑容。凌暨依旧挂着刚才的笑,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床头,眼角的余光扫过蓝梓那张满是狐疑的小脸之时,却带着几分警告的意思。蓝梓低头,识趣地拿了苹果,“你们慢慢聊着,我去洗水果!”她自然,不敢和凌暨对着来。他收了收眼底的寒意,脸上挤出几分浅笑,同蓝澜坐在沙发上,“阿姨您感觉怎么样?”来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