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帝都欢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1:33:41 来源:网络 []

小说:帝都欢颜

第8章 非云千万象(四)

渐渐走近,首先扑入眼帘的是长得铺泻于地的白衣,高华如雪,飘逸如云,更有青山古阁相衬,尽显古雅。小说帝都欢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言风声之美流于天下,大概便是此情此景。那人懒懒散散地半躺在竹床之上,悠然抚琴,指法优雅,见她来了,遂停止弹琴,在一旁案几边为她斟茶。程序是复杂的,他似乎斟了很多次,动作娴熟而流畅,仿佛在灵台起舞,或是山泉自山顶泻下,一路奔流,一路灵动,轻灵变换而悠扬稳定。他戴了斗笠,面容无法看到,她却不在意——有一种人即使容貌不美丽,其言其行也依旧不输风采。

明明这里的一切都很出彩——云岚山是缥缈的,古阁是沉潜的,风是宁静的,心是平和的,却在那人面前化作尘埃,虚无。他所谓的懒散并不让人轻慢,就像雄狮收起利爪匍匐前行,渊临岳峙,静水流深。奇异的是,他没有高贵雍容的服饰,却偏偏一举手一投足高雅地宛如仙人谪落尘世。163女人网只是,最深处,是一种娵音看不懂的旷世的孤高寂寥,娵音一眼望进去,只觉整个心都滞住,忘记了一切,震撼到极致。

直到缓行递过来一盏茶,娵音才回过神来。哎,人比人气死人,娵音这会儿在想青涟解语的娘怎么不把她生成个绝世美人,这让她在缓行面前情何以堪?

吐槽归吐槽,娵音保持警惕的心态。能出现在这里的人,不一般;能有这般气度的,也不一般。嗯,是二般的。

接过缓行的茶,娵音没喝。缓行似看出她的想法,为自己也斟了杯茶喝,以示无毒。推荐163nvren.com

娵音尴尬地灌了几口茶,呛了起来。茶是好茶,她为自己过于防备愧疚。想想也是,如果他要害她,完全不必这样。只要他不让安知救她,她自然会死。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想得太入神,导致手握茶杯都不觉得烫,这时才反应过来手被烫红了,连忙将茶杯放下。

缓行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惊讶油然而生,以往他打量人仅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审视他们,不做评论。这一次,他觉得不太一样,她好像看进了他心深处。原文163nvren.com青涟解语他是知道的,她逃亡的一切经历也都有人飞鸽传书给自己,他一笑置之,不认为这个女子有经世之才,等到见了,他突然迷惘——这个女子历经艰险,他都看着,他在想她何时会放弃,不想她虽一身狼狈,却一步步闯到最后一关,甚至安知主动要求救她。他端详着眼前的女子,衣裳分不清是什么颜色,破破烂烂,身上的伤大大小小,一头青丝早在她一番折腾下失去发簪的束缚,委地。然,她的眼神明亮,如有实质,照进他空茫的天地。那种眼神,久违,是赞美、是希望、是……他第一次产生了掠夺的想法,妄图将这眼神,这女子的温暖锁在身边。或许还有更深的想法,他未去挖掘。但无论如何,眼前这个女子实在不太像她该有的智障模样。也罢,传言大多不真实,又何必相信。说明163nvren.com

“丫头啊,师父对不起你。”邀尘的大嗓门震飞了林间树梢上的小鸟。

“您是红尘居士?”娵音愣了半响才醒悟过来,这个既具仙风道骨,又脏乱不堪的老头就是红尘居士。据说高人都有些特别,她今天算是见到了一个活宝。

“当然。”邀尘转头与缓行对视,彼此眼中闪过了然和其他复杂难辨的神色。

“邀尘,许久不见。原文http://www.163nvren.com/”缓行温和开口。

“明明上个月,我才帮你”收殓被你害死之人的尸体,剩下几个字他没说出口,怕吓着娵音。

“多谢。”缓行依旧不愠不火,不知是为邀尘帮他收殓尸体道谢还是为邀尘不说出他的恶行道谢。他善解人意地给邀尘也斟了茶。

邀尘不客气地喝了,拉着娵音就走,留言道:“她是我徒弟。”言下之意为你不能动她,就知道你白救人不安好心。

缓行重新躺回竹床,“哦?你的徒弟竟逛到我这里。不知是否是你太严苛,以至于你的徒弟迫于无奈来此寻得清净。不如,让你的徒弟在这住吧。”他要将娵音留在这里,至于作用,邀尘不需要问。

“她脾性冲动,如今也该回去了,不劳你费心,你行你应行的事即可。”娵音是晏翛托给邀尘的,邀尘又任她受了那些苦,心里愧疚,怎能送她羊入虎口?拉着她渐行渐远。

“等等,”缓行突然开口,看着娵音道:“姑娘尊名可否通融?”

“过去死了,如今,我是娵音。”娵音顿住脚步,回首道。她知道如果此人愿意,青涟解语的身世绝瞒不过他,但她是异世灵魂,总不能告诉他吧?她说的也是实话,她的过去真的死了,她本名是娵音。

缓行斗笠后的目光倏忽锐利得要将娵音戳个洞,后者随邀尘匆匆离去。他若有所思,扬声对邀尘道:“她喝的茶和你不同,如果你想她好好活着,就让她每隔三天过来一次。否则,你明白的。”

“你——,我跟你没完!”邀尘抓狂的声音乱震。

这一切,渐渐不再受人控制。冥冥间,被偶然拨动的命运之轮,转动,朝着看不清前路的深雾里,奔去!

枉待初心。

诉尽离殇。

第9章 心安是吾乡(一)

绿竹如箦,清河如练,明月如霜,好风如水,皆为神来之笔,云岚山巅却独享诸般美好。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邀尘自从将娵音带来这里就开始神经兮兮地围着她转,一会儿给她把把脉磨药治她前面所受的安知没治好的伤,一会儿拉着她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丫头啊,师父对不起你。”

娵音表示严重无语,这个人真的是红尘居士吗?心理年龄和实际年龄不符,非常的不符。

等她所有的伤治好后,邀尘沉静了许多,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娵音乐得看了一段时间的山川美景后,终于忍不住问邀尘:“师父,我是来拜师的,不是赏景的,你是在打发我吗?”

邀尘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走了,搪塞道:“师父我去睡一觉,回头给丫头带烤鸡吃。”有些东西必须自己参悟,说出来也便失去了效果,但愿丫头自己能想明白。

无奈,娵音只好继续看风景,山、水已经看了无数遍,美则美矣,看多了,最初的震撼感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厌烦。她发誓,她闭着眼睛都能在心中看见这些景象。

“可明白了?”邀尘啃着烤鸡坐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捏着根鸡骨头指指远方,“丫头,锦安如何?”

娵音想了想,“锦安作为一国之都,集中了政权,经济也发达,人民相对安定,为当之无愧的繁华之地。只是这繁华之地承载了战火与血腥、阴谋与杀戮。光明有多久,黑暗都与之共存。锦安锦安,不锦不安。”说到这里,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曾有多少人以居住在锦安为荣,却无法真正看清锦安。如今她在更为神异的隐地云岚山,初次登上山巅她就被其表面的缥缈之美震慑,被周遭弥漫的云雾遮住视线,但在后来一次次的领略中,她学会了透过云雾看真正的云岚山。原来,邀尘只是为了让她看到真正的云岚山,甚至联系到自己真正的心境。的确,如果不是这些天的领略,她不一定能分析锦安。这些天,她沉静了许多,心灵更透彻了。

“谢谢。”娵音朝邀尘露出许久未有的感激、释然笑容,“我明白了。”

“孺子不可教也!这么久才想清楚,不过已经比那些想了十年、二十年的好多了。”邀尘小声嘀咕,“还是比山上那个小子差啊,一天,他动都不动,愣是想明白了。也罢,他就没正常过。”邀尘提高嗓音,“既然明白了,就选择你要的吧。是入朝为官,或是纵横江湖,定了,便走下去,不要回头。”

“为官。”娵音不假思索,她要什么,她很清楚。

“你是女儿身。”邀尘有点惊讶。

“这不是问题,”娵音微笑,“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本性凉薄,但不愿所有我身边的人都因我而死,否则我独活有什么意义?只有入朝为官,我才能既方便的复国,又惩罚青涟昶,让他后悔地看着他千方百计想要杀死的人一步步壮大,就像他对青涟解语父皇一样。”

娵音语气变得漫不经心:“虽然他伤的不是我,但我继承了这个身体总要帮她干点事,青涟昶当姐好欺负啊,看姐不收势他。”她的语气忽又坚决:“师父,你忘了,我不是这个世界的女子,所以也没必要恪守这个世界的规则。少年当自强,女子不可轻。我不会蒙着面纱,连见亲人都不被允许,我要什么,我会争。女子不能入朝,那我做男子!”

“丫头,宦海沉浮,有多少人被湮没朝堂、万劫不复、失其本心?”邀尘目光悲悯。娵音不是这世界的人,这个他有体会,但,朝堂毕竟凶险。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我所做的,是真正脱离世事掌控。”她要的是真正的自由,不是自欺欺人、被掌控束缚的自由。那样的她永远不会解脱。

“好一个此心安处,便是吾乡。丫头,希望你不后悔。”邀尘大笑,这个丫头不喜欢太轰轰烈烈,向往平淡怡然的山野生活他看得出来。但他相信,如果她愿意,朝堂中定可大显身手。

娵音点点头,她的心从未比此刻更澄澈。未来的为官之路纵然艰险,她的心安,亦不会畏惧风雨。

“你们这算是殊途同归吗?”邀尘喃喃。

自此,天下风云于默然中改变方向,大平王朝之殁在史书中成迷。

翌日。

“咳咳,丫头,今天就用这些练练手。”邀尘指着一堆大木桩,淡定地道。

娵音任命地上前搬木桩,哀怨地瞟了眼这个无良师父,后者的脸皮是极厚的,甚至用手推一根大木桩绊倒了娵音,娵音抬着的木桩差点把她压成残废。

“嘶——”娵音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邀尘眼中闪过些什么,“丫头的话说的漂亮,只是丫头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你想的那么好混,为官?不是只学治国之道,所有的一切都精通,方能立于不败之地。现在,丫头有两个选择,爬起来继续,或者下山嫁人生孩子。”他言语冷厉,一来灭灭娵音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稚气,二来也是为了考验娵音,如果她像这世间其他女子一样哭泣退缩,雄心壮志都将是浮云。

娵音哭了,大声哭了,好像要把穿越以来受到的所有委屈哭完。邀尘叹息,离去。果然,女子就是女子,难成大器。

“站住,师父你走什么?”娵音叫住邀尘,声音带着哭腔,明显比开始冷静一点,“我又没说不练了。”

“好,很好。”邀尘眼神发亮。

邀尘经常翻出些书给娵音研读,自己有时也会和娵音讨论些为官之道。当然,他更多的是进行非人的训练,娵音被他训练得越发顽强和皮厚。娵音定期去缓行那里解毒,和他随便交流几句,朋友一般。缓行如果要杀她,早就杀了。既不杀,她也没什么好顾虑的。

转眼间,到了六月二十日。虽是盛夏,云岚山依旧清爽,不像外界的六月炎热。

娵音托起茶盏抿了口茶,静静地看着缓行摆出的棋局——是万年劫,久久悬而未决,谁先轻举妄动便输。

帝都欢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都欢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青春阵痛3章(第三章 对不起夏倩)

    原标题:青春阵痛3章(第三章对不起夏倩)小说名称:青春阵痛第三章对不起夏倩收拾完东西,我的脑海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完全没去想整件事情的后果,几乎是落荒而逃。那天夜里,我整夜都睡不着,脑海里一直浮现夏迟年脸上的错愕,一种说不出的慌乱让我迟迟无法入睡。第二天上学前,我还自我安慰,像夏迟年那样子的人,肯定是不会在意我这种什么都没有,总是被嘲笑的女生。最坏的后果,也不过是我从此在他的眼里沦为一个放荡不堪的女孩罢了。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如同被钢针一下一下地戳着一样,密密麻麻地,说不出的疼痛。抱着一肚子说不清道

  • 绝地求生在异界3章(第三章 仙缘)

    原标题:绝地求生在异界3章(第三章仙缘)书名:绝地求生在异界第三章仙缘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万物之长,其中适应性绝对是其中重要的一个品质。就比如说眼下的情况。既然已经被自己老爹从里到外摸过一次了,眼下再被这道人摸一遍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能适应的……吧?能适应个鬼啊!邢山现在已经是无力吐槽,一天被两个人摸来摸去,如果是肤白貌美的小姐姐也就算了,关键这两人全TM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换你你能受得了,真当是在澡堂搓澡,而且还是搓两遍!暂且不说邢山此时内心的小情绪,这道人的手再将邢山全身上下摸过一遍之后,最终停留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3章(第3章丈夫出轨逼离婚)

    原标题: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3章(第3章丈夫出轨逼离婚)小说名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3章丈夫出轨逼离婚现在是深夜凌晨时分,易家大多数佣人都已休息。留守看夜的两位女佣见乔宝儿回来,露出为难尴尬的表情。立即上前阻拦,“少夫人,这么晚了,不如你先回公寓”乔宝儿见她们这表情顿时知道情况不对劲,没理会女佣,直接大步朝二楼主卧室走去。她刚上楼,却听到了房间里正传来一把熟悉男声。这声音乔宝儿怔愣在门板前,一门之隔,不断地传出男女缠绵的喘息娇吟。她紧咬唇,摒住呼吸,轻颤的手握上门把。咔哒一声。门把被

  • 心征程:沈少爱上瘾3章(第3章 妈妈,你怎么哭了)

    原标题:心征程:沈少爱上瘾3章(第3章妈妈,你怎么哭了)小说名称:心征程:沈少爱上瘾第3章妈妈,你怎么哭了来人显然也看到了叶印心。但没有过多留意,帅气英俊的男人与漂亮高挑的女人便轻轻与她擦肩而过了。他们是要去二楼的VIP室,提早订好的礼服正等着他们去试穿。女人高跟鞋落在地上的声音清脆无比,仿佛一下一下地踩在叶印心的心口上。不知道为什么,叶印心忽而觉得冷,太冷了,就像在室外。突然,高跟鞋的声音停住。她听到转身的声音,然后悦耳地一声“咦”便传到了耳边:“你是……叶印心?”叶印心的背脊一瞬间僵直无比,

  • 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3章(第三章 凌忆雪)

    原标题: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3章(第三章凌忆雪)小说名: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第三章凌忆雪微风吹动洁白的窗帘,在浅粉色的墙面前摇晃。凌忆雪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任凭青丝在洁白光滑的脖颈间扫荡。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有力的脚步声,由轻便重。凌忆雪苍白无力的脸上一下子活泼明亮了起来,期待地看向门口。当看到厉修明急匆匆地朝她走来时,凌忆雪咧嘴一笑道:“明哥哥。”厉修明刚走到床边,便被她的双臂环住了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凌忆雪乖乖地抬头对他甜甜一笑,道:“你一来,我就

  • 霸道鬼王调皮妃3章(第三章 鬼打墙)

    原标题:霸道鬼王调皮妃3章(第三章鬼打墙)小说名字:霸道鬼王调皮妃第三章鬼打墙“绾晴,绾晴……”安悠然低声的提醒着白绾晴,可是白绾晴的魂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直到顾忆玺那张妖孽的脸,放大出现在她的脸前。傻女人!离他远一点!白绾晴愣过神来,准确的说是被某一个看不见的男人给敲了一下,赶紧站起来,离顾忆玺那个花美男的脸远一点。白绾晴,你怎么了?你不是早就想和顾教授交朋友吗?现在怎么怂了?“同学,我说你就不能好好的听我上一节完整的课,我的课就这么无聊吗?”顾忆玺看着白绾晴,虽然他年龄小,但是他从小就是天

  • 鬼夫迷你萌萌哒3章(第三章 孤会很温柔)

    原标题:鬼夫迷你萌萌哒3章(第三章孤会很温柔)小说:鬼夫迷你萌萌哒第三章孤会很温柔“海蓝……”我小心翼翼地叫她。话音刚落,掌心忽然烫的厉害,已经开始有疼痛的感觉,海蓝明明已经松了手,然而我却觉得手好像粘在了上面一样。突然,一阵凉凉的触觉环上我的脖子,我呼吸一窒,甚至连呼吸都忘记继续。这是一双手,一双冰冷地毫无温度的手。我敢保证,这不是一个人该有的皮肤和温度,他的手就像是一件瓷器,光滑且冰冷。我不可抑制地颤抖,明显感觉到他在慢慢收紧手,然后,突然——用力!“海蓝,海蓝……怎么……”我费力地转头,发

  • 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3章(第三章 强吻)

    原标题: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3章(第三章强吻)小说名: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第三章强吻就在云水涟得意的时候,本来飞向云冰涟的紫色火焰突然在空中消失了,一道金光光闪闪的光将紫色火焰吞噬了。云水涟被一阵莫名其妙的力,瞬间掀起,飞出了好远摔在地上,她捂着隐隐作疼的胸口,紧邹着眉头。怎么可能?自己的紫玄之力,竟然伤不了云冰涟,云水涟强忍着胸口的疼痛,看了看四周,这么大股玄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竟然能够承受紫玄之力,还能将自己打伤,这人一定是个高手,她的道行远远不及,她眯着眼睛,看着云冰涟,恨不得将

  • 苦涩青春3章(第三章 白雅的挑逗)

    原标题:苦涩青春3章(第三章白雅的挑逗)小说名字:苦涩青春第三章白雅的挑逗白雅挑逗了我好一会后,见我实在不搭理她,才放弃。下午没课,我们吃完饭就已经到了下午,然后四个人就商量着一起去唱歌。喝酒唱歌能够增进彼此的感情,我也很乐意。到了KTV的时候,季杰就很快的点了个包间,季杰是上海的富二代,很会来事,白雅也差不了多少,也是上海人。很快她们俩就聊到了一块。陈颖看着我微笑着给我递了一杯啤酒说,王超真没想到咱俩还会做同学,为了咱们的缘分甘一杯。陈颖身子往我这边前倾,那双穿着肉色丝袜的大长腿都挨在了我腿上

  • 红颜幽魂苏妲己3章(第三章 躲米缸)

    原标题:红颜幽魂苏妲己3章(第三章躲米缸)小说名:红颜幽魂苏妲己第三章躲米缸大伯哪里容我反抗,粗暴地把寿衣套在我身上。不一会儿,刘稳婆也来了,手里还提着两只白纸人。刘稳婆交代了两句,把白纸人递给了我奶奶,说晚上务必要把白纸人放在我的床上。然后,走到我的面前,不顾我的哭喊,拔了我几根头发,还对我诡异地笑了笑离开了。后来,在大伯和奶奶的对话中,我才知道刘稳婆是要去冉家坟,还说寿衣可以压低我身上的阳气、纸人的背后写着我的生辰八字,加上刚才的头发,这事儿应该能成……他们说话神神秘秘的,我迷迷糊糊没有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