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10004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04:2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10004
第005章 一场饭局砸了

 寒暄过后,继母与林佳在客厅支上饭桌,又将四凉四热的八个硬菜摆上桌面,随即招呼众人落座。163女人网

 “爸,倒多少?”姐夫李权拿着印有茅台集团的白酒瓶子,探着个脑袋,十分体贴的冲林父问道。

 “爸,你这幸亏没上厕所,要不姐夫这饭都吃不下去,估计得追厕所去问你拉多少!”林伟翻着白眼,贱嗖嗖的搭了一句。

 “啪!”

 林母一巴掌拍过去,随后呵斥道:“这孩子嘴真脏,吃饭呢,你说话走点脑子。”

 “没事儿,我就是挺佩服姐夫,在海南都能买到云南特产。”林伟坐下以后嘴就不闲着。

 “你能不能吃?”林佳挑着眉毛,目露凶光的看着弟弟呵斥道。

 “切,我还没说你呢,你也是个倒贴的玩应。阅读163nvren.com”林伟斜眼回道。

 “疯狗,神经病!”林佳气的直磨牙。

 “都别闹腾了,吃饭吧,一回来就掐!”林母再次呵斥道。

 饭局就这样在还算融洽的气氛中开始,林军坐在继母和伟伟中间,也不怎么说话。而姐夫李权给林父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但至始至终都没有问一句:“军,你喝点不?”

 家宴上,林父惜字如金,一直拉着脸,唯独听见林佳说李权提前评了单位先进个人时,林父脸上才闪过一丝笑意。

 “小权,你的事儿,我给你问了,不过还要再等等。近一两年司法口都在裁员减负,合手的位置不好找,等个机会吧!”林父夹着鱼眼吃了一口,声音平淡的说道。阅读163nvren.com

 “爸,我对个人位置的欲望不大,主要我还是为了能在合适的位置上,替国家办点实事儿。所以,有合适的位置,我就去,如果没有,我就好好干本职工作。”李权拍着胸脯子说道。

 “恩。”林父满意的点了点头。

 “爸你看,姐夫比你都知道,你自己想听啥,唠嗑确实有水平,赞一个!”林伟竖起大拇指,冲着李权说道。

 “你滚!”林佳烦躁的骂了一句,随后扭头看向林军,一边吃着鸡翅,一边问道:“弟,你回来以后,都忙啥呢?”

 “没忙啥,弄个烧烤摊先干着呢。推荐http://www.163nvren.com/”林军自从坐在饭桌上,体态和表情就一直不太自然,只低头猛扒拉着碗里的饭,倒是继母不停的给他夹菜。

 “呵呵,烧烤摊。”李权听到这话一笑。

 “他不干这个还能干啥?”林父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大口白酒。

 “哎,弟,你手咋了?”林佳指着林军的右手背问道。

 “……没事儿,碰了一下。”林军听到这话一皱眉头,本能的缩了缩手,他来的时候已经换了长袖衣服,为的就是遮挡身上的淤青和伤口,但手上的挫伤却掩盖不了。163女人网

 “哎呀,这脖子上咋也有口子呢?”林佳再次一愣。

 “没事儿,帮人卸货刮的。”林军含糊着说道。

 “这又是跟谁打起来了?”林父阴沉着脸,声音清冷的问道。

 “没跟人打。”林军放下了饭碗。

 “小军都多大了,打什么打?赶紧吃饭,一会菜都凉了。10004全文在线阅读”林母招呼着说道。

 “弟,不是姐说你,你说你也二十多岁了,啥时候能干点正事儿呢?今年弄这个,明天又弄那个,也没个固定职业,以后你咋找对象啊?”林佳宛若挺犯愁的说道。

 “恩,慢慢来吧。”林军没有犟嘴,只点头称是。

 “你都慢慢来二十多年了,你还要慢慢到啥时候?在外面跑了四年,这刚回到家就找不到你人了,一周你就回来这么两次,不是,我就想问问你,林大哥,你倒地忙啥呢?”林父皱着眉头,目光盯着儿子问道。

 “呵呵,我这么多年在外面,虽然没成绩,但也没管你要过钱花啊!”林军脸色涨红,笑着回道。

 “听你话里的意思,是怨我没管你,对吧?我没管你,你是怎么回来的?你给人家捅了,跑了四年,是谁给你赔偿的?”林父语气中含着怒气喝问道。

 “哎呀,行了,你老冲小军使什么劲儿!我发现你一喝点酒,就找事儿,他是你儿子,你给他花钱不应该啊?这么多年小军没上过大学,没让你给他办工作,就四年前惹出那么点事儿,你总是没完没了的干嘛啊?”林母放下饭碗,语气烦躁的回应着林父。

 “妈,你别太惯着小军了,爸是该说说他了。”林佳插了一句。

 “你快歇着吧,我发现你比我还缺心眼。”林伟无语的白了姐姐一眼。

 “你懂个屁,就是亲人我才说呢!陌生人在大街上要饭,又跟我有啥关系?”林佳皱眉回应了一声,随后看着林军继续说道:“弟,爸说你是为你好,你确实该找点正事儿干了,你说咱家在这个小区里,不大不小也算个明星家庭,你老在外面这么晃荡,这外面的闲话传到爸的耳朵里,他能不来气吗?”

 林军低头没有吭声,他与姐姐的关系不是太远,但也不是太近,因为林佳出嫁的很早,而林军又从14.5岁就在外面闯荡,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多。

 “这样吧,你姐夫单位正招小车司机,回头我让他帮你问问,如果能去,一个月也能挣个三四千。”林佳缓缓说道。

 “我们单位的小车司机招满了。”李权毫不犹豫的插了一句。

 “没招满也不让他去,他干不了那个,去了给你惹事儿,你也麻烦。”林父堵着气又喝了一大口白酒。

 “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林军沉默许久后,直接推开板凳站起了身。

 “小军,你这个脾气……”林佳赶紧拦了一下。

 “让他走,混社会去,作吧,早晚作死在外头。”林父冷漠的摆了摆手。

 “你放心,我就是死在外面哪天,也不会通知你,省的你心烦。”林军咬着牙,梆硬的扔下了一句。

 “嘭!”

 林父一拳砸在桌子上,猛然站起骂道:“小崽子,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

 “是人难免有错。四年前,我是惹事儿了,但公检法都原谅我了,你当爸的差什么呢?就因为我捅了个人,你还要判我死刑吗?因为我这事儿,你赔钱了是吧?行,你告诉我个数,砸锅卖铁我还你!”林军瞪着眼珠子,声若洪钟的喊道。

 “你他妈还我,我养你二十年,你拿什么还我?”

 “对不起,你没养我二十年,从我能自己挣钱吃饭那天起,我就没再你身边讨过一口饭!”林军声音干脆的回道,随即继续激动的说道:“你有我,没我都一样,你有老的那天,姐夫,小伟,养你老!”

 “你放屁,我儿子要是像样,我他妈用在女婿身上找安慰吗!”林父白发飞扬,声音嘶吼着掀翻了桌子,饭菜散落一地。

 李权听到这话极为尴尬,站在原地沉默一下,随后冲着林军呵斥道:“小军,你怎么跟爸说话呢……”

 “好好跟着你爸,明年你说不定能当市长!”林军脸色铁青扔下一句,随即转身就走。

 “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好好一顿饭,让你弄成这样,他再怎么错,也是个孩子!”林母气的直哆嗦。

 “让他滚,滚的越远越好!”林父气的趔趄着后退了几步,李权赶忙扶上,随即安慰道:“爸,小军不懂事儿,您别跟他一样的,您这样,我看着都揪心……”

 “哎呀我去,我这是谁惹谁了,黄瓜丝都扣我脑袋上了,我也真是不知道咋吃好了……!”林伟扒拉着脑袋上的菜汤,随即冲着林父说道:“你就是闲的,牛B你真就别管他,那我算你高人一等。”

 “你也给我滚……”林父咬着牙骂道。

 “稳妥。”林伟点头,回屋拿了衣服,随即扬长而去,找地方嗨去了。

 ……

 一场暴雨,突兀间席卷这座都市。

 林军在凌晨十二点,独自走在雨中,他低着头,双眼被冰凉的雨水冲刷的无法睁开,内心的苦闷,根本无人诉说。

 站在雾气蒙蒙的太平桥头,林军不停擦着脸上流下的雨水,双眸木然像远处凝望,宛若雕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现代化的都市中,别人对你的心里判定,完全取决于你从事何种行业,并且是否足够成功。而这种判刑还不一定是来自陌生人,而有可能却是你最亲的人,因为只有他们才会迫不得已的关注你,然陌生人则不会。

 这不是一种亲情角度的淡漠,而是社会变迁带来的改变,亲人对你的看法,并不一定是恶意的,也有可能是他们无意识的自我炫耀。

 林佳的话,肯定不是针对林军,而是在无意识的告诉林军,弟弟,你看我这小日子过得这么好,我说你两句,又怎么了呢?你现在混得不好,而我混的好,所以,我说的肯定是对的,是他妈的真理。

 大雨滂沱,从天际坠下,雨水冰冷,而一人孤立。

 如果是个怂人,挨这一顿浇,可能感受到的只是亲情冷暖,或者抱头痛哭。但如果是个男人,挨这一顿浇,那你得站直了,问问自己为什么得不到认可!

 然后差在哪儿,就补在哪儿!并且要告诉自己,在下雨,我他妈不会在这儿挨浇了!

 一场大雨,林军感冒两天,两天以后,林军还是那个林军。

 一头猛虎,胸中在卧,回首之时,前尘已远,向前望去,大路如天阔。

第006章 妖孽林伟

 林军因为感冒,所以在家休息了两天。今日早晨,他在天台上的出租房外面打了半小时沙袋,出了一身热汗,微风一吹,他霎时间浑身通透无比。

 站在清晨的阳光下,林军一边擦着身体,一边联系上了最佳损友张小乐,二人在电话里聊了几句后,林军直奔主题。

 “小乐,上回你跟我说的那个欧曼自卸车,我想买。”林军开门见山得说道。

 “你那儿的钱凑齐了?”张小乐一愣。

 “我现在手里,能拿出来七万块钱。”

 “操,七万块钱也就够买个车斗的……我不跟你说了吗,人家少于二十七万不卖。”张小乐无语。

 “乐,你能不能……帮我在农村抬点钱?”林军沉默半天,随后挺难为情的继续说道:“你放心,这钱我最多一年就还!外面有个朋友欠我点钱,我不好主动要,但他肯定会尽快还我……你要能抬,咱该给利息给利息,实在不行,我给你点好处费也行。”

 “净他妈扯没用的,我咋就那么缺钱,非得要你那点好处费?!……”张小乐翻了翻白眼,随后思考了一下说道:“我老家就是农村的,如果给利息,那抬点钱倒是可以运作。但是能抬多少,我也不好说。这样吧,一会你要没事儿,咱俩一块去农村看看?”

 “那太好了,我正着急呢。”林军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很高兴。

 “我老家在五常那边呢,今天我家拉货的车没在,那咱俩咋去啊?”

 “你不用管了,我去借个车,一会我给你地址,你过来吧。”

 “行,那先这样。”

 “好叻,见面说。”

 说到这里,二人就挂断了电话,而林军胡乱的套了一件半袖T恤,又刮了刮胡子,然后一边拨通了林伟的手机,一边就出门了。

 “弟,一会我有事儿,要用一台车,你能不能借到?”林军一边下着楼,一边问道。

 “啥车啊?奔驰宝马我能借,稍微次一点的都借不到。”林伟语气霸道无比。

 “真的假的啊?”林军惊愕。

 “那你看看,“太平核航母”啥时候跟你吹过牛B?我在一职呢,你来找我吧,我打个电话,他们就得把车给我送来。”林伟随口扔下一句。

 “妥了。”林军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随后他将地址给张小乐发了过去,而自己打车奔着一职赶去。

 ……

 半个小时以后,林军刚到一职门口,就看见张小乐带着一个陌生青年,也从出租车走了下来。

 双方碰面。

 “军,介绍一下,这是于亮,我哥们,大世界倒腾手机卡的。”张小乐指着身边的朋友,随口介绍了一下。

 林军站在马路牙子上,目光向下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于亮。只见他二十二三岁左右,身材很壮,但个子却不算太高,也就一米七出头。而且他皮肤很黑,满脸横肉,脑袋还剃着个很短的锅盖头,离远了一瞅,他有点像非洲版的郭德纲。但唯一不同的是,他比郭德纲看着可“凶”多了,用东北老人的话说就是,这货一瞅就不是啥好玩应。

 “你好,我叫林军。”

 “听乐乐提过你。”于亮微微点了点头,伸出手跟林军握了一下手,随即站在一旁不再吭声。

 “咱咋去啊?腿着去啊?”张小乐点了根烟,眨眼冲林军问道。

 “我给我弟打个电话,他借的车。”林军说着掏出了手机。

 “哥!这儿呢。”

 电话还没等打出去,林伟就在远处跑了过来,而且左腋下还夹着一个看不出来装着啥的小圆桶。

 “车呢?”林军看见他跑过来,随即扯脖子问道。

 “刚打完电话了,一会就送来。”林伟呼哧带喘的回道。

 “呵呵,卧槽,小弟弟,你这是给哪个娘们的打底裤穿出来了?”张小乐扫了一眼林伟,见他穿着纤细的美腿裤,顿时凌乱了。

 “哥,这傻鸟谁啊?”林伟虎了吧唧的眨了眨眼睛,随后撇嘴说道:“大哥,这是户外运动裤,邓超你知道不?他就穿这个。”

 “别没打没大小的,叫乐哥。”林军拍了一下弟弟脑袋,随后介绍道:“我亲弟弟,林伟!孩子是好孩子,就是虎了点,我也整不了他。”

 “哥们,社会人呗?”张小乐感觉林伟挺有意思,随即调侃着问道。

 “也不行,他们都叫我“太平核航母”,名不算响,但马力绝对杠杠滴。”林伟瞪着无知的小眼神,非常低调的说道。

 “哈哈!”

 张小乐顿时笑了,就连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于亮都乐了。

 “哎,你们等会,我先办点事儿,办完咱就走。”林伟扫了一眼腕子上非常卡通的米奇手表,随后火急火燎的继续说道:“你们去旁边的公厕等我。”

 “你要干啥啊?”林军一愣。

 “私人矛盾,你别管了。”林伟扔下一句,随即就尥蹶子跑进了一职学校。

 “你别扯犊子,瞎嘚瑟。”林军不放心的喊了一句。

 “去那儿等我吧,马上就完事儿。”林伟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

 ……

 11点二十,一职中午放学之前,林军和张小乐,还有于亮在一职外面的公厕门口,一边抽烟,一边看见林伟带着一个非常魁梧的小年轻走了过来。

 这个小年轻,看模样也就不到二十岁,但足有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体重起码在一百七十斤往上。他肩上扛着一职的校服,脖子上带着大金链子,只要稍微一看,都会感觉这孩子家庭条件不错,而身材瘦弱的林伟跟在他身边,宛若幼儿园的孩子。

 “傻B,你叫我出来干啥啊?”小年轻斜眼冲林伟问道。

 “坨哥,我觉得咱俩有误会,王晓玲那个事儿……”林伟左腋下夹着圆桶,右手拉着坨哥的胳膊,语气犹豫的把话说了一半。

 “妈B的,你啥意思啊?操,她他妈的主动约我开的房,又不是我愿意让你当的王八,你背后骂我干啥?”坨哥语气不善的喝问道。

 “……坨哥,我真没骂你。你说一个娘们,谁睡不是睡啊?我不用,她不也闲着吗?今天我找你出来,就是想跟你说,我没别的意思,你也别叫你大哥,天天没事儿拎着片刀可哪儿掏我了。我是真干不过你……”林伟非常贴服的回道。

 “操,你说没别的意思,就没别的意思了?我找我哥,给了他五千块钱,这事儿咋算?”

 “这钱我带了,走,厕所说。”林伟拉着坨哥,就走到了公共厕所门口。

 林军看见弟弟带人过来,张嘴就想说话,但林伟偷着给他使了个眼神,随即林军没有吱声。

 “你弟要他妈干啥啊?”张小乐抻着脖子,小声冲林军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林军摇头。

 “看看,看看!”张小乐好奇的踮起脚尖,随即从厕所外面的通气孔向里面望去。

 ……

 厕所内。

 “来,坨哥,抽根烟……!”林伟放下小圆桶,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招呼着坨哥说道:“哥,我家庭条件不好,就给你准备了三千块钱,一会我朋友给你送来,这事儿就算完了,行吗?”

 “操,就你这JB怂样,媳妇能不搞破鞋吗?”坨哥鄙夷的骂了一句,随即继续说道:“不过,我花的是五千,你给三千肯定不好使,给你一周时间,剩下的两千赶紧给我凑出来。”

 “行,我肯定尽量凑。”林伟点头,随后褪下裤子就准备拉屎。

 “给我点纸……”坨哥的生物钟非常准时,每天他都这个点按时放便。

 “来,哥,你蹲这个坑,这个坑干净……!”

 “真他妈懂事儿。”坨哥赞叹了一句,随后脱掉裤子,撅着大白屁股就蹲在了林伟旁边的那个坑里。

 二人抽着烟,一边拉屎,一边聊着天。

 五分钟以后。

 “哥,你说你咋那么牛B呢?学校没人敢惹你哈……”林伟率先拉完,随后一边擦着屁股,一边说道。

 “没办法,爹牛B,能挣钱……”坨哥撅着大厚嘴唇子,龇牙说道。

 “哎,你说你这么牛B,不怕遭天谴吗?”林伟提上了裤子。

 “你啥意思啊?”坨哥一听这话不太对劲。

 “来,我给你看个东西昂。”林伟说着拿起了那个小圆桶,随后走到坨哥面前说道:“知道这是啥吗?”

 “你要干啥啊?”坨哥一愣。

 “给你普及个知识,这他妈叫速干强力胶,水泥,钢筋,都能沾上……工地专用。”林伟邪性的介绍了一下。

 “卧槽……!”坨哥一惊,随后就要起身,但突然发现双脚无法动弹。

 “沾上了,是不?动不了,是不?你别着急,你林哥还有好玩的……”林伟舔了舔嘴唇,随后淡定的转身,从厕所最里面的坑,足足拿出来一箱子鞭炮,有十万响的大地红,麻雷子,双响,大泚花等凶残用具。

 “林伟,你别闹……你看你这是要干啥……”坨哥双脚无法离地,瞬间懵B了。

 “敢让你林哥绿了,是不?你知道你林哥找个B,得有多难?今天哥不打你,就想玩一个炮崩屁.眼子,别捂,千万别捂,屁股上有屎……!”林伟说完,随后拿着打火机,直接点燃了一挂十万响的大地红。

 “林伟,别闹!!”坨哥扯脖子喊道。

 “噼里啪啦!”

 厕所内瞬间宛若过年,一股白烟席卷臭烘烘的空间,鞭炮被林伟扔进坨哥的坑里,火花四溅的崩了起来。

 “哎呀,我槽你.血奶.奶,真JB牲口!!”外面观战的张小乐瞬间被雷的高潮迭起。

 “人才啊!”于亮惊愕的感叹了一句。

 “林伟,我槽你妈,你拿炮崩我篮子……你妈鸡大腿的,你别让我抓住你……!”坨哥也不管屁股是否有屎,双手捂着裤裆,嗷嗷的喊着。

 “还骂,是不?来,我给你整两梭子大泚花……!”林伟点燃泚花,随后头部对着坨哥,开始喷了起来。

 “林伟,你妈B啊……我槽你姥姥!!”坨哥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你记住,最好别惹我。我他妈疯起来,都自己拉屎,自己吃!操!”林伟骂了一句,一转身,潇洒的走了。

 “今年你弟弟绝对要火……太平核航母,确实没人能整得了……!”张小乐在外面笑的直岔气的说道。

 “哥,你看我带劲不?”林伟满脑袋冒烟的走出来,冲林军问道。

 “咣!”林军一脚踹过去,随后破口大骂:“你他妈有病啊?你给人JJ崩坏了,咋整?”

第007章 农村抬钱

 十分钟以后,一职放学,大批学生奔着公厕走来。

 厕所内。坨哥从嘴里吐出一股黑烟,头发已经被熄灭的火星字烧焦,而且参次不齐,离远了一看好像被狗啃过的馒头。涤纶运动裤上烫的全是小洞,而最高潮部分还是在他屁股上,十万响的大地红+双响,一点没糟践,直接给裤裆崩碎了!是的,就是碎了……

 坨哥的脑子一向有点萎缩,但今天却被崩的超常发挥。他从通气窗看见有大批同学走过来,立马机智的用校服捂上脸颊。因为他身上露点的地方太多了,两只手肯定捂不过来,所以,保住脸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他光着脚丫子,坑里留着一双被粘住的运动鞋,随后,坨哥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厕所。

 “卧槽,乞丐服现在都整的这么没底线么?裤裆都干开了?”

 “哎,那个傻B是谁啊?咋光着脚丫子,屁股还冒烟呢?”

 “刷刷刷!”

 正值放学时分,一职门口上百个学生,立马被坨哥的另类造型吸引了,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围观着。

 “坨哥,林伟上女厕所找你妈去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恩?”

 坨哥一愣,本能的拿下校服一回头,想找喊他的那个声音。但他一抬头却看见自己站在人群中央,而周围足有上百人正惊愕的看着自己。

 人群中,林伟喊完便悄无声息的走了。

 “卧槽尼玛,林伟!!”坨哥露着屁股蛋子,那歇斯底里的怒吼震颤了一职。

 只此一战,太平核航母响彻一职,并且多了一个“厕所炮王”的称号。

 ……

 一职后门的街道上,一台无比破旧的松花江民意面包车,缓缓停下。

 “伟伟,你快点用,一定晚上六点前回来。我还得给慢摇拉啤酒呢……”民意面包车上走下来一个跟林伟岁数相仿的小孩,并且十分认真的嘱咐了一句。

 “说好的奔驰宝马呢?”林军看着这个破面包,无语的冲伟伟问道。

 “我认识的大哥们,集体进号里学习“创城精神”了……奔驰宝马都在看守所门口停着呢,咱低调点,对付开吧。”林伟一点没有吹牛B的觉悟,宛若在说着一件真事儿。

 “卧槽!”张小乐无语。

 “这崽子绝对脑袋缺根弦……。”于亮也相当崩溃。

 “哎,你们别往后面坐昂,这车后轮驱动的,你们三个人压着,我看这破车都够呛能开走……!”林伟一边上车,一边嘱咐了一句。

 “妈B的,咱俩也就合作这一把了……!”林军十分后悔自己信了这个傻鸟,心里觉得自己还不如去租台车上农村呢。

 ……

 林伟和送车的朋友告辞后,四个青年就奔着五常农村赶去。

 路上,张小乐告诉林军,他自己的信誉没法“抬”那么多钱。所以,他来找林军之前,联系了一个老家以前认识的大哥,这个大哥帮忙在中间牵线,但是要给人家两千块的好处费。

 而林军此时经济非常饥渴,一听能抬钱,就立马答应了,因为两千块的好处费,还真不算多。

 现在这个社会,如果你求一个人办事儿,他要提出经济回报,那反而是好事儿。因为大家只要用钱说话,那就不存在谁欠谁的。反过来,现在最怕的就是,别人帮你办事儿,却表面上一点回报不要,这种人情债,那比要钱还让你难受,因为你会不知道该怎么偿还。

 而抬钱,是东北民间借贷的专业术语,它的形式有点像高利贷,但利息却比高利贷低廉很多,并且此种借贷只存在于朋友,亲友之间流动。所以,借款人轻易不会将钱借给陌生人,如果借,那也必须有熟人在中间担保,而且借出来的资金,一般都是农闲时期,几户农民一起凑出来的闲钱。

 五常距离H市不算太远,而三个青年坐在车上,听着林伟欢乐的吹着牛B,又感觉时间过的很快,所以,大家在还聊的意犹未尽之时,车就已经到站了。

 众人来的这个村,名叫保龙村,民意面包车停在了村中央位置的一家小卖铺门口,随后张小乐带着众人走进了屋。

 屋内烟雾缭绕,三十平米的农村超市内,拥挤的摆放着两张麻将桌。

 “瞎哥,打麻将呢?”张小乐走到最边一桌的牌局上,随后冲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打了声招呼。

 “呵呵,来了啊,小乐!”叫瞎哥的中年回头一笑,随后和蔼的说道:“下午没啥人,我凑个人数。”

 张小乐与瞎哥说话的时候,林军低头打量了他一下,但却不由得眉头一皱。因为他觉得这个瞎哥的面相实在太磕碜了,一张麻子脸不说,左眼还瞎了,眼眶子镶着蓝色的“玻璃球子”。

 “瞎哥,出来说啊?”张小乐知道林伟晚上得早点还车,所以,催促着问了一句。

 “不用,钱我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去村东头赵老四家取就行,回头你给他写个借条,就完事儿了。”瞎哥一笑。

 “这么有力度呢么?”张小乐调侃着说了一句,继续问道:“是养牛的那个赵老四吧?我都三四年没回家了,有点忘了……!”

 “对,就是他,你去吧,完了咱回头再说。”瞎哥打量了两眼林军几人,随后继续低头干麻将。

 “好,那我先过去拿钱,咱回头说。”张小乐点头,随后给林军几人使了个眼神,大家就一块走出了超市。

 ……

 门外面包车上,张小乐指挥着林伟往村东头开,而林军则问了一句:“这个瞎哥是干啥的啊?我刚才看他们玩的挺大的,牌桌上一人手里掐着一万多现金!”

 “呵呵,瞎混呗。不过,我挺佩服他,这个人在五常,朋友多,人脉广,而且在农村他绝对算会混的。那个超市就是他的,但只是为了一年四季都能放赌局,专门招待一些市里过来耍钱的。他在外面据说还包了砖厂股份,但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反正啥来钱就干啥,一年挣个七八十万就跟玩似的。”张小乐随口解释道。

 “吹牛B呢吧?这么有钱,为啥不去市里住啊,非得在农村猫着?”一直没怎么吭声的于亮,拖着下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一看你说这个话,就不懂行,他要去市里了,还咋挣钱?”张小乐笑着回道。

 “也是。”林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

 另一头。

 超市内,林军等人走了以后,瞎哥又打了一把麻将,随即在心里思考了一下,然后冲着桌边的人说道:“来,大栗子,帮我打一把,我出去打个电话。”

 一分钟以后,超市后门处,瞎哥拿着电话说道:“赵老四啊?那帮小孩过去拿钱了,你这样整……” 

第008章 少了一万

 村东头,赵老四家客厅内。

 “你是张润发的儿子吧?”赵老四穿着喂牛料的黄色工作服,嘴上叼着烟卷,坐在圆桌正中央问道。

 “对,四叔,我家以前就在大队部那块,但现在搬市里去了。”张小乐笑着点了点头。

 “你爸身体咋样啊?”赵老四像是聊着家常一样问道,而林军等人则是暂时插不上嘴。

 “还那样,挺好的。”

 “你家农村的房子卖了吗?”赵老四很谨慎的问道。

 “哎呀,四叔,你放心吧,我家房子一直没卖呢,户口也在这边呢,不能拿了你的钱跑啊,哈哈!”张小乐笑着安抚了一句。

 赵老四听见这话,使劲儿裹了一口中南海,随后沉吟一下,继续说道:“按理说吧,你就是个小孩,我是真不能跟你动这么多钱,但你爹和我以前关系不错,你家房子和户口也都在这儿,所以,这次我就给你拿了。但你办事儿可得准成点, 说啥时候还钱,就必须啥时候还。”

 “你放心,四叔,咱家这边的邻居,都是苦哈哈的种地挣点钱,我忽悠谁,也不能忽悠你们!这钱我担保,如果我朋友还不上,那就我还。”张小乐这人十分仗义,说话也很实诚,所以,他为人处事儿看着与同龄人不太一样,给人一种很稳当的感觉。

 “那打个条吧。”赵老四拿着纸笔说了一句。

 “军,写吧。”张小乐招呼着说道。

 “谢了四叔。”林军接过纸笔,客气的说了一句。

 “谢小乐乐吧。”赵老四面无表情的回道。

 “四叔,我们填多少钱啊?”张小乐站在旁边问道。

 “15万。”

 “不能再多了?”张小乐知道林军的资金缺口有点大,所以争取了一下。

 “最多了,我手里就这么些了。”赵老四摇头。

 “行,那我写了。”林军插了一句,心里觉得15万也行了,剩下的钱就再想办法吧,随即他拿着纸笔写了三张欠条。

 写完以后,赵老四和林军双方先签字,然后张小乐又在担保人的位置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简单的流程走完以后,赵老四拿着三份欠条看了一下,随后象征性的说道:“一分利,一年还清,老规矩,上打利,我先扣利息,然后你们按十五万整还!”

 “行!”林军干脆的点头。

 “欠条一人一份拿好,我去取钱。”赵老四收了欠条,随即扔下一句就走了。

 ……

 屋子内,只剩下林军四人。

 “这事儿办的挺利索啊,挺好。”张小乐挺开心的说道。

 “小乐,十五万对咱的家庭来说,都不是小钱,我谢谢了。”林军一笑,言语真诚,但又十分自然简洁的把话点到了位。

 “你先好好整着,我他妈这个盒饭摊也快干够了,说不定,我到时候也跟你一块干呢,呵呵。”张小乐一龇牙,直接岔开了话题。

 就这样,四个人一边抽烟,一边在屋内聊着。而赵老四足足出去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拎着一个塑料袋返回。

 “麻烦了,四叔。”张小乐客气的走过去说道。

 “没事儿。”赵老四摆了摆手,随后将一袋子钱扔在了桌面上,继续说道:“按一分利算,那十五万,一年就是一万八千五的利息,钱,我直接扣了,你们点点吧。”

 “哎,好。”林军一点头,随后打开塑料袋开始点钱。

 “唰唰……!”

 钞票在林军等四人的手上飞舞,大概过了一分多钟以后,众人将钱清点了出来,但林军却觉得数目不对,随即冲赵老四问道:“四叔,拿错了吧,一万八千五的利息扣完了,你应该给我十三万一千五啊,这怎么才十二万一千五呢?少一万啊!”

 “不少啊,就是十二万一千五啊。这事儿不是李瞎子搭的线吗?他刚才在门口取走了一万,说是好处费啊!”赵老四理所当然的说道。

 “取走一万??不可能啊,我明明跟瞎哥说好了,他就要两千的好处费啊?”张小乐惊愕过后,十分不解的问道。

 “那是你们的事儿,我上哪儿知道去啊?”赵老四皱眉回道。

 “不是,既然是我们的事儿,那你为啥直接把钱给他了?你应该先给我们啊?”于亮面无表情,声音沙哑的问道。他有天生的公鸭嗓,说话声音很特别。

 “你看你这话说的,没有李瞎子在中间搭桥,我能借给你们这么多钱吗?按理说,这钱我应该先交到他手上才对,是吧?”赵老四振振有词的回道。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无语。

 ……

 十分钟以后,林军等人走出赵老四家,上了民意面包车。

 “这他妈的不是扯淡吗?借了十五万,最后弄到手,就十二万,卧槽,一来一去搭进去三万块钱?这都赶上高利贷了,哥,不行,你别借了。”林伟十分不满的咒骂道。

 “钱都拿出来了,借条也打完了。你现在不借了,人家不管你要利息啊?再说了,那个什么瞎哥都把那一万块钱拿走了,咱咋还人家十五万啊?”林军挺冷静的回道。

 “这事儿,就他妈是那个瞎哥在中间整的事儿。”于亮声音清冷的插了一句。

 “没事儿,我找他要去。”张小乐的脸色不太好看,粗声粗气的说道。

 “乐,要不就算了……多拿八千块钱,就多拿了吧……!”林军思考了一下,心里反而不想追究。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事儿是张小乐在中间牵的线,自己如果没完没了的,容易让张小乐难堪,而八千块钱虽然对林军的目前情况来说有点多,但还是能在接受范围内的。

 “凭啥不要啊?他要拿钱应该说一声,私下就给钱扣了,这事儿办的多篮子啊?这不很明显在操小乐玩吗?”于亮再次补充一句,而言语之中是在替小乐鸣不平,因为他怕林军觉得小乐在这里面也整事儿了。

 “对,一码归一码,钱必须得要。”张小乐为人坦荡,性格仗义,此刻他自己也怕林军想多了,而且觉得这事儿是自己没办明白,所以,必须弄出个一二三。

 “操,我觉得这钱是够呛能要出来了。不行,就怼他,我他妈管他瞎哥,狗哥的。”林伟破口大骂。

 “伟伟开车,回超市。”张小乐招呼道。

 “不行就算了,真别要了。”林军还是在劝说,他是真心不想让小乐难做。同时,他也觉得林伟说的对,因为瞎哥既然扣了那一万块钱,那应该就是不想给了。

 “你咋那么怂呢?一米八的大个,你的血性呢?”林伟鄙夷的问道。

 林军听到这话,根本没有争辩。但他心里绝对谈不上怕瞎哥,只是觉得沾上此人会挺麻烦,而林军现在怕的就是麻烦。他单枪匹马去找满北伐,那是因为满北伐能听懂人话,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而瞎哥这个层次的,即使能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也会装作听不明白。

 为什么?

 因为满北伐已经吃饱了,而瞎哥明显还是一个饿狼!

 “没事儿,军,过去看看吧,咱有事儿说事儿,也不跟他吵吵。”张小乐觉得这事儿自己有责任,心里感觉十分过意不去,所以,他不等林军说话,就招呼着林伟开车。

 林军听到这话,也就没再吭声。

 四人说话间,就开车回到了超市,但下车进去以后发现,李瞎子没在,而是他的小舅子,领着七八个社会小青年坐在了门口。

 ……

 另一头。

 一台金杯面包从村口开进来,车里有三个人,一个光头青年坐在后座。他翘着二郎腿,低头玩着手机,而脑袋和额头的位置有一道很明显的刀疤。

 “哥,用不用把脸挡上点?”副驾驶的青年问道。

 “没有挡脸的习惯。就告诉他,在他家门口干他的是我!”青年头都没抬的回道。

第009章 悍匪,大佛!

 超市门口,李瞎子的小舅子领着七八个人蹲在门口抽烟唠嗑,林军,张小乐,于亮,林伟下车以后,也没搭理他们,直接走进了超市。

 他们刚一进去,小舅子就领着人跟了进去。

 “哎,哥们,瞎哥呢?”张小乐冲着牌局上的一个中年问道。

 “瞎哥出去办事儿了,有事儿,你跟我说吧。”小舅子晃晃荡荡的走过来,语气挺冲的说道。

 “事儿不是跟你办的,我还是找瞎哥吧。”张小乐语气也挺不善的扔下一句,随后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李瞎子的电话。

 “喂,小乐?”李瞎子和蔼的声音响起,随后不容乐乐说话,直接率先张口:“那啥,家里出了点事儿,我着急用一万块钱。走的时候路过赵老四门口,正好看见他拿钱,我就先取了一万。这样,你们先回去,明天我回超市,就让人给你打卡里去。”

 “瞎哥,我是小孩吗?”张小乐皱眉问了一句,随后继续说道:“缺钱,你打招呼,我张小乐啥性格你知道!既然我叫你一声瞎哥,那只要你张嘴了,即使没钱,我都能出去给你借去。但今天,是我朋友林军借的款,而我在中间担的保,瞎哥,你可不能操我!”

 “小乐,说啥呢?瞎哥能差你这一万块钱吗?”

 “瞎哥,不差钱,你把一万块钱让我拿走,我立马去镇里银行再取一万借给你,你看行不行?”张小乐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回不去啊,我都出来了。这样吧,你等一会再说,我这儿来个电话,挺急的……一会我给你打过去昂!”李瞎子说完这句,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喂,瞎哥?!”张小乐冲着电话喊了一声,但听筒里已经传来了忙音,他咬了咬牙就要再打过去。

 “我说你他妈的咋这么轴呢?一万块钱,还JB能欠黄你啊?你没完没了的干啥啊?”小舅子站在一旁,歪脖问道。

 林军皱眉看了看他,没吭声,于亮眯着眼睛,目光充满阴郁,而林伟这个牲口,一步就站在了啤酒箱子旁边。

 “没你的事儿,我不跟你说。”张小乐还是要打电话。

 “啪!”

 小舅子伸手一拦,随后指着张小乐鼻子骂道:“你他妈的还懂点事儿吗?谁给你抬钱白抬啊?借了十五万,我姐夫拿一万块钱花花,还多吗?”

 “唰?”张小乐猛然回头。

 “不是,我说,你姐夫是要饭的啊?你他妈缺钱花,你倒是说个人话啊?屁都不放一个,直接给钱扣了一万,干啥啊?抢啊?我槽你奶奶的!”林伟突然开炮,十分犀利的骂道。

 “你他妈谁啊?”小舅子一回头,直接掏出了腰间的大卡簧。

 “我是社会你林三哥,槽尼玛的,全市都创城呢,我都不装黑.社会了,你跟我装你妈B大手子啊?”林伟直接掏出一个啤酒瓶子。

 “赛脸,给我搂他!”小舅子一脚奔着林伟蹬了过去。

 “啪!”

 林军单手抓住小舅子的左手腕,右腿小幅度一摆,小舅子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身体咕咚一声就砸在了菜箱子上。

 “呼啦啦!”

 小舅子带来的七八个青年,眨眼间就要一拥而上。

 狭窄的超市大厅内,赌徒全部站起来躲到一旁,双方车马炮对上,眼瞅着就要开怼!

 “咣当!!”

 门口一声脆响,破旧的二层木门被踹开,与此同时,三个人影走了进来,领头一人,就是金杯面包车上,那个脑袋上有疤痕的青年。

 他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身材壮硕,上半身穿着一件纯棉的黑色T恤,下半身黑色纯棉运动裤,脚上蹬着NB的白色跑鞋。

 这人长相不算出众,皮肤也比较黑,一双小眼睛看着炯炯有神。他的脸上没有很肥胖的赘肉感,面相看着很冷,很精悍。按理说这样一个长相,你绝对不能说他好看或者很帅,但偏偏这种不算出众的五官聚集在一起,却让人觉得很协调。

 他单手插兜进屋以后,站在大厅中央,目光粗略的扫了一眼屋内众人,语气平淡的问道:“李瞎子呢?”

 “你他妈谁啊?”小舅子从地上蹦起来,背后靠在货架上问了一句,他心里本能得以为这帮人是跟林军他们一起的。

 “啪!”

 刀疤男子身后的青年,一把掌呼过去,直接扇在小舅子的脸上,随后骂道:“你跟我们说话,能挂上档吗?叫李瞎子出来!”

 “卧槽尼玛!”小舅子拎刀就要捅。

 “哗啦!”

 一把五连发,一把单管猎,从帆布包中掏出来,刀疤青年后面的两人往前迈了一步,直接将枪口怼在小舅子的脑袋上骂道:“B崽子,说你挂不上档,你还不信?眯着!”

 “大……大哥……我姐夫不在……!”小舅子看见枪以后瞬间懵B,额头冒汗的回了一句。

 “别跟我扯淡,来找他,我能不知道他在家吗?”刀疤青年扭头吐了口痰,随后冲着屋内喊道:“李瞎子,我就查仨数!你不出来,店我给你砸了!”

 “1!”

 “2!”

 刀疤青年连续叫了两声。

 “咣当!”

 3字还没等落地,李瞎子还真就从屋内的房间走了出来。随即他站在门口,看向刀疤青年问道:“咋了,朋友?”

 “认识我吗?”刀疤青年屁股坐在桌子上,右手把玩着麻将,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是?”李瞎子有点懵B。

 “小九是我朋友……!”

 “啊,那我知道了,听过你,听过你!”李瞎子一听刀疤青年说出的名字,顿时连连点头回道。

 “呵呵,小九开个废品收购站,你都能去讹点钱,咋地,活不起啦?”刀疤青年笑呵呵的问道。

 “你听我说……!”李瞎子迈步上前。

 “我来了,就没空听你说。”刀疤青年摆了摆手,随后继续说道:“你前前后后在小九那儿讹走了9万块钱,这钱你得还啊!”

 “我还,我还,明天我就把就9万块钱送回去……!”李瞎子站在里屋门口,多一个屁都不敢放,一直在点头。

 “拿九万,还九万,那还用我来吗?”刀疤青年一笑,随后冲自己人打了个指响。

 “啪嗒!”

 旁边的青年,直接把帆布袋子扔上了桌面。

 “来,在坐的有一个算一个,给我往里装钱,装满为止!”刀疤青年坐在桌子上,单手一指桌面的帆布包,铿锵有力的说道。

 屋内的赌徒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李瞎子,都掐着手里的钱,略显犹豫。

 “哥们,一码归一码,这钱我还你,你别动来我家玩的朋友,行吗?”李瞎子硬着头皮问道。

 “亢!”

 一声枪响突然传遍超市屋内,众人立马打了个寒颤。

 “能听懂吗?装钱,行吗?”刀疤青年身后的一人,开完一枪,面无表情的呵斥道。

 “装吧,装吧。”李瞎子咬着银牙,心里在淌血的冲着赌徒们说道。

 “呼啦啦!”

 老板一说话,其他人也不再坚持,拿着钱就往帆布袋子里扔。

 “踏踏!”

 刀疤青年迈步走到李瞎子身边,单手掐住他的脖子,笑着说道:“李瞎子,你给我听好喽。五常有我在一天,你就眯着一天,有我在一年,你就趴着一年!但凡想冒头,我抓住你一次,干你一次!”

 李瞎子咬着牙,没吭声。

 “听明白了吗,啊?”刀疤青年突然瞪着眼珠子喝问道。

 “恩,听懂了。”李瞎子点了点头。

 “呵呵!”刀疤青年顿时一笑。

 ……

 “这人谁啊?”林军看着刀疤青年,冲着其余几人问道:“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于亮摇了摇头。

 “没见过,他应该不是市区的,现在市区手里有响的,全跟着向南让公安掏进去了。”张小乐也回了一句。

 “五常悍匪,大佛!”

 就在三人交头接耳的时候,林伟突然插了一句,随即补充道:“他是我偶像!!在五常,别人是用军刺和五连发往起窜,但他不用!”

 “为啥啊?”林军本能问了一句。

 “因为没有对手,听到大佛的名就都缩缩了……”林伟极为羡慕的说道。

 “名响,是什么好事儿啊?”林军听到这话,低头自语了一句。

 “你们四个怎么回事儿呢?别人钱都掏了,你们差啥呢?”大佛身边圈钱的一个青年,皱眉冲着林军等人喊道。

 “唰!”

 林军听到这话一愣,而旁边的张小乐本能用腿一挡林军随身携带的十二万现金。

 “完犊子了。”于亮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妈B的,别人让大佛把钱拿跑,那李瞎子肯定会给堵上,但咱的钱要被拿走了,李瞎子肯定不带管的……!”张小乐也懵圈了。

 “你们三个先出去,我拿着钱在屋里!”林军毫不犹豫的说道。

 于亮听到这话,有点心动,因为他跟林军关系很一般,今天才刚认识,他觉得自己犯不上趟这个浑水,所以,他看向了张小乐。

 “……我张小乐一辈子没干过损篮子的事儿,一块来的,那就一块走。”张小乐犹豫了足足十几秒,随后低声回道。

 “我他妈跟你们说话呢!”青年再次呵斥了一声,随后端枪就往这边走。

 林伟,张小乐,于亮三人盯着他,都攥紧了拳头,而林军则是站在原地,皱眉看向了大佛。

 P.S:

第010章 匪有匪道,人不干人事!

 大佛身边的一个青年,持枪奔着林军等人的方向走了过来,目光盯着林军手里装钱的袋子,张嘴喊道:“咋地,我说话你没听见啊?”

 “哥们……!”张小乐咬牙就想说话。

 “啪!”

 林军伸手拦了张小乐一下,随后冲着大佛喊道:“朋友,你啥钱都拿吗?”

 大佛一愣,单手插兜回道:“也不是,分人,分事儿!”

 “我们不认识李瞎子,也不是来耍钱的。钱,是救命的钱,大佛,我听过你的名,也知道孝敬你的人也多。抬抬手,行吗?”林军姿态很低的说了一声。

 大佛听到这话,挠了挠鼻子,迈步就走到了林军身前,并且随意的指了指他手里的钱袋子。林军至始至终都很稳,伸手就把袋子递了过去。

 “哗啦!”

 大佛没用手接过来袋子,而是只把袋子口扒拉开,低头往里扫了一眼。他看见里面摆放着的百元钞票,全是一千一沓的摞好,随后交叉着叠在一起。

 “真是印子钱啊?”大佛看完以后,抬头冲林军问道。

 “恩,今天刚借的。”林军点头。

 “他的钱,不要了。”大佛惜字如金,转身指了指林军的钱袋子,语气平淡的冲两个兄弟说了一句。

 “装满了,哥。”牌桌旁边装钱的青年,冲大佛喊道。

 “那就走吧。”

 大佛点了点头,随后迈步走到牌桌旁边,伸手就在装钱的帆布包里抓了一把。这一把大概抓了两三万,然后他也没查,直接将钱扔在了地上。

 钞票散落,李瞎子一愣,屋内的人也一愣。

 “李瞎子,我这人性格挺怪,我他妈要找你,那就必须让你记住我!给你留点本钱,你继续放局。我啥时候看你不顺眼,就啥时候再过来!走了昂,呵呵。”大佛看着李瞎子的目光极为鄙视和不屑,语气很平淡的扔下一句,摆手就带人走了。

 门外。

 “哥,咱二十多万都拿了,还差那小子手里的钱吗?”跟在大佛后面的人问了一句。

 “可以缺钱,但不能缺德。印子钱你都他妈抢,那你不跟李瞎子一样了吗?”大佛皱眉回了一句,随后拽门就上车了。

 ……

 屋内。

 “不是,我说瞎子,我让他们抢了八千多,这钱咋算?”

 “瞎子,我们在你这儿玩,你可得给我们托底,我他妈输了一万多,又让人抢了一万多,咋整啊?你是不是得把这钱给我掏了?”

 “必须得掏啊!我们他妈的一天上这么多水钱,你连个安全都保证不了,我还来你这儿玩个鸡.巴啊?”

 大佛他们一走,屋内的赌徒瞬间炸锅了,几乎在片刻间,就将李瞎子围住。

 “大家放心,都别他妈吵吵,屋里有监控,你们被抢多少钱,我都能看见。放心,这钱我肯定返给你们……!”李瞎子被挤在里屋门口,扯脖子安抚道。

 “卧槽!”

 就在这时,机智的林伟二话没说,直接冲到大佛扔的那一把钱旁边,连续伸手狠抓了三把,但一抬头发现,小舅子也带人在捡着钱。

 “你给我放下!”小舅子弯着腰,跟狼狗一样喊完,伸手就要过来抢。

 “我去你玛个大波的!”林伟天生手欠,而且下手没轻没重的,小舅子一喊,他近乎于本能的回头就是一酒瓶子,当场将小舅子干倒。

 “别他妈捡了,赶紧跑吧!”张小乐迈着大步,一把薅起来林伟,直接就要奔着外面窜去。

 “噗噗!”

 林伟被张小乐拉着的时候,还欠欠的拿着酒瓶子冲小舅子的嘴上捅了两下。

 “别他妈挤了,钱,钱让他们拿走了!”李瞎子拥挤在人群中,高喊道:“赶紧堵住他……!”

 “咣咣!”

 人高马大的林军堵在超市正门口,干脆果断的两脚,直接踹飞一人,随后弯腰就跑了过去。

 屋内霎时间乱套,菜叶子,麻将牌,啤酒瓶子碎屑弄的满地都是。而小舅子带来的人,从吧台里面抽出片刀和甩棍,紧跟着就冲了出去。

 “嗖!”

 林军将手里的钱扔进面包车,随后喊道:“伟伟,开车!”

 “呼啦啦!”

 三个人拎刀冲出门口,还堵住了后面几人。

 “都给我滚.你.妈.B的!”于亮与林军跑在后面,此刻他还没来得及上车,见人冲了出来,随手抄起超市门口处负责晚上支着灯泡的铁架子,疯了一般的从门口往里怼着。

 “亮,闪开!”

 林军大喝一声,于亮霎时间躲开。

 “嘭,哗啦!”

 整整一箱子没开封的勇闯天涯,被林军举过头顶,随即粗暴的砸了下去。门口两人用胳膊挡住,身体顿时往下一沉,而啤酒瓶子从箱子中坠落,当场磕在墙壁上爆碎数瓶,白泡沫,玻璃碴子四溅,门口一片狼藉。

 “就你这个B样的,我打你还用两个手吗?”林军眉头微皱,伸出左手扯住外面最后一个人的脖子,大臂往下一压,抬腿就是两电炮,出手极为干脆利索的将其干倒。

 “军,亮,走了,走了!”

 张小乐上车喊道。

 “走,走!”

 于亮拉着林军,掉头就跑,十几米的距离,二人却用了七八步就迈上了车。

 而这时,屋内的众人追了出来,狼狗一般撵着刚刚起步的民意面包,并且疯狂的打砸了起来。

 车内的林军几人捂着脑袋,低头在车座子后面,清楚地感受到无数玻璃碴子和碎屑灌进了自己的脖领里和脑袋上。

 小舅子的队伍,足足追了二十多米,才呼哧带喘的停住脚步,并且亲眼目睹了千疮百孔的面包车离去。

 “我槽尼玛的,儿子撒谎,我再也不来农村了,这帮人太不讲理了……!”张小乐惊魂未定的看向车后,见众人没追来,才大喘着气说道。

 “妈的,这可是我借的车啊!我操,本来就挺破,这一砸完基本就报废滴干活了……”林伟咬牙切齿的骂道。

 “亮,你后背咋了?”林军扭头看向于亮,随后皱眉指着他的后背问道。

 于亮本来没注意到自己的后背,但听林军这么一说,立马伸手摸了摸,随后他的指尖感觉到,后背被砍了一刀,起码有七八厘米的刀口。

 “卧槽,开了。”张小乐惊呼一声,随后立马拿起纸巾将于亮伤口堵上。

 “伟伟,赶紧去医院。”林军心里十分愧疚,十分急迫的喊了一句。

10004》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004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领导者思维

    在没工作之前,总觉得只要有学历、有能力就会得到上司的赏识公司的重用,对于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是迟早的事,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当我真的走进职场生活,才发现没有那么简单,从人际相处到办事技巧都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吃了不少的亏,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要做到在职场生活中如鱼得水来去自如,是有很多技巧的。1.永远不要抱怨,抱怨是无能的表现有很多人刚从校门走出,初入职场无法适应职场的快节奏和严格的时间准则、办事准则,甚至是对很多规则感到不理解,时常埋怨公司不人性化,领导不人性化,工作太多,休息太少,加班太多,回

  • 原创故事:小客见闻记之崇钱国

    大家好我是小客,我是一个喜欢游历各地的人,自从圣帝国圣三世登基以来,说实话圣帝国早已不如以前了呢,在圣大陆偏僻地区,已经有几个不怕死的家伙佣兵自重,建立王国了,不过这些国家和圣帝国比起来,如同大象和蚂蚁一般,皇帝也不会重视啦,今天我来到了其中一个国家,名叫崇钱国,我给大家讲讲吧!在崇钱国,每年都有一个金钱排行榜,排行榜第一的人可以当国王,第二的人可以当丞相,第三的人可以做城主,以此类推,有人会问,难道他们不举行科举考试吗?因为我在那里生活过,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回答,不会,因为崇钱国的人只认钱不认人

  • 企业、个人如何树立品牌?

    创业者都有一个品牌情结创业之初,多数人最开始的想法只是挣点钱,买车买房娶老婆过生活。企业步入正轨,业务稳定收入挣多后,梦想成功的闸门打开,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成了创业者新的目标,如何做大做强成了每个创业者绕不过的课题。同时创始人对企业品牌的影响起决定作用。企业靠什么做大做强?——品牌品牌让企业或企业产品易识别,获得消费好感及消费忠诚。品牌的建设是长时间的获得消费好感中形成的。中国是一个商标大国,中国又是一个品牌弱国,全球最有价值的100个品牌,中国品牌屈指可数。品牌的价值包括用户价值和自我价值两部分

  • 说说翡翠最正的绿色!

    在高档翡翠中要求颜色浓郁并且鲜艳,以顶级的正祖母绿色翡翠为例,要求绿色的浓度达到8分以上。并且要求带有2分蓝色调,一分黄色调。对此肯定大多数人产生疑问----绿色是黄色和蓝色的中和,怎么可以在一个物件中同时并存,黄,绿,蓝三种色调。黄和蓝不会中和成绿吗?让我来给大家揭开这个谜底。我们知道太阳光看起来是白色的,可是我们用三棱镜可以把白色的太阳光分解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光。这个道理同样适用在老坑种翡翠中。借用个8分正帝王绿的戒指我们可以更清晰的明白这道理。在蛋面的底部我们看到的是一片鲜艳的黄色调,在

  • 直击工厂,带你一起领略手镯从原石到成品的加工过程!

    女人都有爱美之心,这是天性,毋容置疑。谈起翡翠手镯更是女人心中的首要之选,我们在各种场合也是能见到令人垂涎三尺的翡翠手镯。可是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做出来得嘛?接下来带你进入现场一、购买翡翠原石中国各地的翡翠原石有80%以上的是来自缅甸,小编最熟悉的还是广东佛山平洲玉器街这边的翡翠市场。来感受下,标场开标时的场景:开标前的准备工作开标前的准备工作是相当仔细的,必须要每一份都要人查阅!大家也千万不要怀疑骑电瓶车的都是些穷屌丝,电瓶车是这边最方便的代步工具,拥有百万千万身家的也是这样。五湖四海的翡翠爱好者

  • 《我在故宫修文物》火了金缮技艺,你们不知道还有一种叫锯瓷

    锔瓷技艺丨中国有句古话,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说的是一门古老的民间手艺—“锔瓷”,就是利用像订书钉一样的金属“锔钉”,将破碎瓷器连接、修复起来的技术。中国是瓷器的故乡,自然就有锔补修复瓷器这一行当,随着中国瓷器业的兴旺发展延续,自然中形成了山东、河南、河北三大派别。匚一门难得一见的手艺记得小时候见过各种匠人,却唯独没有看见过锔匠。锔瓷这一行当,最早是“街挑子”之中的一员,锔匠挑着担子走街串巷,也是被人看不起的下九流行当,可却是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手艺。而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碗盏破碎

  • 充气橡皮船哪里有购买

    充气橡皮船艇好携带,价格也不算贵。就是不知道充气橡皮船质量方面怎样,建议大家要多了解一些关于橡皮船艇相关的知识,再决定购买充气橡皮船。也许有人会问充气橡皮船价格哪里有购买?建议大家可以购买荷鲁斯橡皮船艇厂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现在随着越来越多人喜欢户外运动,充气橡皮船生产厂家也随着客户需求,兴起层出不穷,所以有些橡皮船冲锋舟热爱者也很关注哪里有买,下面是荷鲁斯游艇对充气橡皮船质量的观点与介绍。荷鲁斯充气橡皮船与木质、铝合金质、玻璃钢质的船相比,充气橡皮船具有十分明显的优点。充气橡皮船可拆解保存和

  • 排忧 | 绿松石的冰裂

    今天的十堰呀,又迎来了一场大雪,每当下雪,温度骤降,湖水结成了冰,等一个晴天到来,湖面往往会出现“冰裂”景象,所以松玥今天想分(扫)享(盲)的是:绿松石的冰裂。何为冰裂出现冰裂的松石大多数是高瓷的,密度越大,硬度越高,松石表面越接近玻璃般底质,就越脆;绿松石属于水性宝石,本身的成份含结晶水,如果加工过程中失水或长时间放置缺水,表面就会产生变化。高瓷的军绿、黄绿或者黄褐色的绿松石出现冰裂的几率不高,冰裂主要出现在高瓷蓝或者高瓷绿的松石上。冰裂能否消失原矿绿松石加工的时候,是一直有水在浇着的,就是为

  • “三生教育”让孩子终身受益

    2018年1月9日,由当当网举办的关爱生命——第六届中国童书编辑与营销年会圆满举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研究者彭懿,著名图画书画家九儿,儿童阅读专家、语文教育专家王林,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白冰,青岛出版社副总编辑、少儿出版中心总编辑谢蔚,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等出席了本次活动。本届年会中接力出版社出版的“要是你给老鼠吃饼干”系列和《十四只老鼠全集》分别获得了年度新锐图书、年度口碑图书奖项。在本次年会上,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针对本次主题进行了发言——作为少儿图书出版工作者,要通过出版“生命教育

  • 全国特产博览——黄山市

    黄山,安徽省地级市,古称新安、歙州、徽州,地处皖浙赣三省交界处,被称为“三省通衢”,西南与江西省景德镇市、婺源县交界,东南与浙江省开化、淳安、临安县为邻,东北与安徽省宣城市的绩溪、旌德、泾县接壤,西北与池州市的石台、青阳、东至县毗邻。1987年废除徽州建制,以境内山岳“黄山”之名设立地级市。黄山毛峰中国极品名茶,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其外形美观,每片茶叶约半寸,绿中略泛微黄,色泽油润光亮,尖芽紧偎叶中,酷似雀舌,全身白色细绒毫,为其它名茶所不及。冲泡时,雾气结顶,香气馥郁似白兰,滋味醇爽甘甜,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