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凤戏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5 23:56: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凤戏天下

第5章 名字说法

说书人说道这里淡淡道:“罗雁北后因为保护景王有功,这才封了将军。原文http://www.163nvren.com/诸位今日到此。明日再讲。”

褚良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徒弟回去。

凤久天则趴在褚良的肩膀上想着有关天门的一切,想起那天母亲为了自己的名字而做出的举动。

就在一个月前,罗雁北早早回了家。凤久天看到母亲回去早了,顿时很意外,忙问着母亲去哪里了,在凤久天的心中,母亲作息十分有规律,不到点绝不会回家。当然除了有事。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罗雁北抱起女儿,说給她去取名字了。

凤久天当时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喜欢这样,事实上那时候她喜欢爹给自己取名字,而不是什么不相干的高不高的人取。不过依然很好奇母亲给自己取了什么好名字。一边的褚良也笑着问为什么这么着急,不是凤岩一再说等回来他取的?

罗雁北就哀叹着,谁让自己的女儿是假小子?

罗雁北接到凤岩要回来的消息,心中也是十分欢喜,凤岩在书信上问着女儿怎样。

罗雁北写信告诉凤岩女儿如何地调皮捣蛋,等写完后细细看着,最终才发现自己笔下的女儿活脱脱一个假小子,哪里是姑娘来着。罗雁北看着顿觉非常心虚。

先前丈夫一直没说回来,孩子也很小,所以她也不在意,如今得了丈夫消息。阅读163nvren.com再看着小家伙直冒的个子,粗鲁的习惯,她就怕丈夫回来看到女儿这副德行要怪罪自己。

罗雁北就开始调教女儿怎么做个女子。可惜她教育失败,没奈何下罗雁北找褚良抱怨,说自己教育女儿如何做女孩子,结果女儿就开始对她进行人身攻击。

凤久天一本正经地看着母亲说道:“娘,你瞧瞧你,哪里像个女人的?女人有如你这般黑的?女人有你这般腰粗的?女人有你这般大嗓门的?女人有你这般做将军的?女人……”

罗雁北忙着自救,只得自圆其说:“娘是将军,娘要训练士兵,怎么能做女人,娘……”

凤久天继续叉着水桶小腰教训着:“着啊,娘,虎子我整体和一票老爷们在一起,哪里能成小姐的?咱自然要做个小爷们啊。不然如何在军营立足呢!

“你说若是一个小娘们能再军营立足,这不是说娘的士兵都娘们了?这不是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娘都没做女人,女儿怎么做女人?何况女儿还只能算女娃,不能算女人!”接着开始长篇大论。

罗雁北瞪着女儿半天,凤久天却和她调皮,罗雁北只得举手投降。看着有将士找她回话,立刻让人把女儿带走,再说下去,她就会觉得自己要撞墙了。说明http://www.163nvren.com/自己教女无方,彻底失败啊。

罗雁北对着师兄哀怨着,不过褚良看着师妹却笑着,事实上小丫头的德行让他想起师妹小时候的样子。自然取笑了罗雁北一番,于是罗雁北再一次败北,掩面而逃。他们师徒两个联手对付她,挑的都是她的短处,她能不逃吗?

之前罗雁北想着反正女儿还小,也就由着了。只有自己看到时才训斥两句。可往往还没训完,女儿就抓着她说有事情了,自己跑开,罗雁北只能放下。但如今丈夫快回来了,自己的女儿却这德行,她想着就恐怖啊。凤戏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罗雁北想来想找不到法子,最终去就找人去询问,请教高人要怎么教育孩子,才能让自己的丫头做个正常的姑娘,而不是一个假小子。

高人问着罗雁北女儿的名字,生辰八字,罗雁北想了半天,才发现女儿到现在还没一个正式的大名。话说从出生到现在,所有人都一致叫女儿妞。

虎妞,女儿女扮男装时就叫嚷嚷着自己是凤虎。府里的人因为女儿喜爱喝奶,为此专门养了奶牛,甚至还有羊奶,大人们都喜欢叫她奶娃。小奶娃。

同样女儿的出生生辰也不准确。凤戏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因为在天门阵内,时间近乎凝固的,罗雁北进天门阵时,孩子已经九个月,按着外面,也就半个多月后就要降生。

可到了阵里,一切就不一样了。她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只得大致推算了一个时日时辰,说那就是女儿出生的日子。

那高人推算了一会笑了起来,说:“你女儿起了这么一个男人名字,能像个姑娘吗?罗雁北只得求教,高人说不如叫倾好了,凤倾,倾国倾城的倾。”

罗雁北一时间皱眉,她不喜欢这个倾国倾城,怎么听着都像个麻烦。可那个高人说这个名字合了小姐,也正合了罗雁北要她变成个姑娘家的意思。罗雁北想想觉得这名字不靠谱,一切还是等凤岩回来再定,毕竟凤岩说孩子等他回来取名。

先前她也有在书信中问过,但凤岩说等回来再商量。他们的孩子,出生不凡,每一个好名字配着,那可不成。反正不急一时。到时候他带着孩子回去,孩子入族再定名字。

所以罗雁北也就先放下了,不过这会女儿问起,她也随口说了。

凤久天听着叫凤倾,只觉得心一沉,心口堵着什么似的。顿时皱眉,“娘,为什么要用那个名字?”

“这样你才像个姑娘家啊。”罗雁北笑了起来。

“娘,一点也不好。听着就像个倾国倾城的红颜祸水害人精,娘不会让女儿变成害人精吧?”凤久天抗议。

“唉,谁让你是一个假小子的?娘倒是发现,你用这个名儿时,看着像个姑娘啊。”罗雁北忽然觉得女儿越是不要,她就越要这样叫女儿:“倾儿,乖,就用这个了。”

“不要。你这么叫我,我就离家出走。”凤久天从母亲怀里挣扎着下地,虎虎生威地威胁着。不过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不舒服。

“那你说用什么好?你是个姑娘,用虎,唔,真的很不好。”罗雁北抱着女儿皱着鼻子顿时连连摇头。顺势亲着女儿。

“反正我不要叫凤倾,听着就像个风尘中的女子在卖风情。还是虎妞好听。”凤久天厌恶地说着。“师傅,你说这名儿是不是就那德行?”

罗雁北被这话噎着了。不由得连连摇头。话说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说出这等话来。还居然如此厌恶呢。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何,女儿越不想要,她就越想要女儿接受,所以还就决定让女儿叫凤倾。

褚良听着这话顿时看看小丫头,怎么看怎么想都有那意思,一时间也觉得这名字不怎么适合徒弟:“雁北,我觉得这名字之事还是等凤岩回来再定,取名就图个吉利,你瞧瞧,你找人取的名字,给小丫头说的这样恶劣,我看这就不吉利了。”

罗雁北看看师兄帮着说话,不知道为何就觉得心中厌烦。想到先前师兄和女儿联手说自己的不是,心中更讨厌。罗雁北也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对师兄,所以想先避开再说。

反正孩子是自己的,自己要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面这会正好有人来找罗雁北禀报事情。罗雁北自然去办公事。

凤久天看无人理会自己,干脆躲在角落中,想着与其让别人给自己取名,还不如自己给自己取好了,于是边冥思苦想自己叫什么好。

“丫头,怎么躲在这里?”褚良转了一圈,这才看到徒弟躲在犄角旮旯看着夕阳犯呆。

“师父,人家在想给自己起一个怎样的名字呢。要好听,要神气。还不要是那种卖风情的。”凤久天扬着小脸一本正经地说着。

“哈哈哈。”褚良顿时笑了起来,一时间只是抱着徒弟也没多说。

凤久天想了想,倒是问着褚良:“师父,徒儿出生时,师父是在一边的,是不是?”

“是啊。”褚良感慨地抚摸着徒弟的脑袋,把小奶娃抱在怀中。凤久天靠在师父怀中,让师父说一下当时的情形。

褚良再徒弟的央求下,倒是答应着。只说让自己想一想再说。事实上褚良想起当日那一幕,还是觉得惊心动魄。

褚良和罗雁北自小在一起长大,对罗雁北情根深种,奈何天意弄人,罗雁北被迫离开天门,其后自己又被召回天门,以至师妹出现意外时自己不在她身边。

凤岩一再救了师妹,最终师妹选择了凤岩。族中有人说她贪图荣华富贵。他心知难过,心中未免有些怀疑,但是在深入了解师妹后,才知道事情并非如此。师妹那么做自有她的用意。这还和天门的事情有关,他听说后也就放下了。

褚良回到天门后发现天门中很多事情都变了,他发现自己和那里已是格格不入,因此离开了那里,选了一个地方隐居起来。他本以外自己就这么守着少族长过一辈子了。

没想到师妹传书信给他,让他去一见,有要事。褚良接到信后立刻赶去见师妹。他知道罗雁北性子,如果不是到了不得已时,绝不会求自己。等见到罗雁北后才到了这边他才发现师妹身怀六甲上战场。

第6章 破天门阵

褚良看到罗雁北的情形心中顿时十分愤怒,呵斥师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凤岩重要到可以让她不顾族人,让她忘了责任?

罗雁北告诉褚良,那个叛徒在天门外布下天门阵,如今凤岩被困,只有她能救凤岩,别的人都救不了,又问着褚良,为什么天门中人会帮那叛徒?不是说好不出去的?

褚良觉得可能是师妹多想了,未必是天门中人,那也不见得是天门阵。按理那些叛徒已经被去掉那些神力,如果没有族人的相助是不可能布下天门阵的。

罗雁北告诉褚良,前方汇报消息,说起阵中情形,完全就是天门阵,怎么可能不是呢?

褚良这才告诉师妹自己也不知道情况,那些日子他不在天门,两人说过后就觉得天门真的不一样了。如今他们只有先去看看再说。又或者那不是天门阵也未可知。

可不管是不是,罗雁北都必须去。为了以防万一,她只能请褚良给她护法了。褚良听这话自然应允。其后护着罗雁北冲进天门阵。

两人在天门阵中转了一圈后就明白,这是天门阵,事实上不仅仅又族人,甚至还有叛徒埋伏在其中。天门中人和他们联手了。他们找到凤岩时,凤岩的兵力已经折损一半。

褚良此时已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了。他觉得似乎有什么阻挡在他眼前。他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守护在师妹左右,保护好师妹。

他十分清楚师妹在阵内生产是把自己和孩子的性命都给赌上了,临阵产子,若是稍有不妥,便会给这阵势反噬。同样,阵中产下的孩子,阵破,孩子必死无疑。

罗雁北是拿她和凤岩的孩子换全军性命,这情形如何能让他不着急,如何不担心的?除此外,他还担心一点,如果罗雁北不能活下来,那么她和孩子的元神就会被困在天柱内。

到时候这天门阵重新布置,将会牢不可破。因为生门本只要有孕女子生子便可。可若是罗雁北死,那么就算有人生子,都一样死。这才是他害怕的地方。

同样锁少族长的是罗雁北,只要罗雁北被困,少族长将永远被锁,那时候他们连破阵的半点机会都没有。而天门阵将成为屠宰场,那个杀尽天下人的地方。

最终天门一族将遭天谴。少族长将是罪魁祸首。当他想明白这一切后,他顿时觉得浑身发冷,他们进了一个圈套,一个杀圣女,灭族长的圈套。而这一切只有等到那叛徒得了天下方才结束。

褚良觉得十分害怕恐慌害怕,他怕这是天玑子算计罗雁北的套。可是这一切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如今他心中只盼望有奇迹,希望母子俱安,阵势也能破了。他只祈求上天能救罗雁北,只有雁北活着,他们才有希望,甚至这些普通人才都有希望。

罗雁北找到阵中生门,在这里轧账,服下催产药待产,褚良一把抓着罗雁北。“师兄,你怎么了?”罗雁北不解地看着褚良。

“答应我,你一定会活着,不管承受多大的痛苦,你都会活着。”褚良严肃道。

“师兄,你该明白……”罗雁北没有说下去。

“雁北,你的责任是保护少族长,你如果死,你会困在天柱,那时候天门阵就再无法破。若是少族长在外,他没被困,只要他离开,这一切自破,可少族长被困,而且是你锁上的,这世上除了你无人能解。”

“你生孩子,你的孩子本是圣女,可如今却跟着你死,那天柱内困着两代圣女,你该明白天柱之威。来日恐怕就算是上天都无可奈何。你再想想,当日情形,让你来外面真的是天意,还是天玑子所为?我别的不[怕,只怕这是杀你我,困少主的圈套。”

罗雁北听褚良这话顿时吓得一身冷汗。“师兄,那该怎么办?”

“记着,你必须活着,孩子若是不活,那就放弃,但是你必须活着,知道吗?”褚良严厉道。“圣女可以不在,只要有少主在,少主自由,那天门最多只会毁了,可世人却不会因此受屠杀。但是可你死,少主无就,这一切都将成为死局。那么世间的无辜将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如今你不仅仅为族人而活,你也是位世人而活。”

罗雁北听着这话,心知责任重大,自己必须活着,不管用什么法子都必须活着。当下坚定地点头答应。

褚良看着罗雁北进去,诸将领围在帐外守护着罗雁北,这才稍微放心点。他内力深厚后,心中又眷恋着师妹,又担心孩子,所以一心都在里面,自然里面的一举一动他听得一清二楚。

“努力,用劲,快,快出来了。”用布蔓子搭建的简易屋子,里面传来稳婆地鼓励声,女人的用力声。外面围着一又一圈的人。一个个刀剑出鞘,神情肃穆。

天灰蒙蒙的,看不清远处到底是如何情形。可那紧张肃穆地让人透不过气来地氛围却预示着此地及其不安全。

可对于所有的将士而言,此时此刻帐篷中待产的妇人关乎他们所有人的性命。只要孩子出生,那么被困的他们就有了脱困的希望。

同样在那简易的产房内,那个承载着所有人生命希望的产妇正满头大汗,拼命地努力着。可是孩子却赖在她肚子里,始终不肯乖乖落地。帐篷内外所有人都焦虑万分。

就在这会灰暗的天际忽然风气云涌,雷鸣大作,并伴随着闪电劈空而至,顿时天地间一片漆黑。喀喇喇一阵猛烈的巨响,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刺鼻的焦味。

围着帐篷的官兵顿时不安起来。雷声预示着困住他们的阵式再一次启动,这一次,他们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能躲过那要命的雷。

一道道刺眼的闪电划破天际,围绕在那简易的产室上空盘旋。而阵阵雷鸣就在他们耳边响着,几欲震破人的耳膜。所有人心中一阵绝望,这是天门阵又到运作的时候了。偏偏孩子还没落地。他们能不能躲过一劫,谁也不知道。

不过谁也没有发现,今日的天雷似乎和往日有些不同。同样,谁也没察觉到,那从天际劈下的闪电和往日的有着不同。更别说那变幻莫测的风云了。

所有人只知道,他们似乎陷入了绝境,他们唯一期望的是那个孩子的出生可以破了一切,但希望是如此的渺茫。

最终一团犹如闪电一般明亮的光芒直接打中了产妇的肚子。产妇身子一阵颤抖。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响雷在产妇四周砸下,险险地在四周炸开,吓得稳婆扔了一切要跑出去。

“不许走,夫人还没生完,若非你心存邪念,天雷不会劈你。这天雷不过是给少主开道,去除那邪恶晦气而已,怕什么!”罗雁北身边的贴身侍女罗伊喝道。稳婆只得颤抖地在一边喊着快用力。

天空彻底暗了下来,犹如黑夜一般。一道又一道的闪电雷鸣继续着,里面此时无灯自明,光芒透过布蔓到了外面。

众人震惊地看着那光芒,只见那光芒直冲云霄。“看,快看,那是凤凰。”就有人指着天空惊呼着。此刻所有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他们暂时忘了所有的害怕。

“不对不对,是一个仙子。”又有人大声说着。“不对,那是一只白虎。”“不对,那是乌龟,乌龟,你们都看错了。”所有人一起嚷嚷着,呼声此起彼伏。

问题是那束光在不断地变化扭曲着,所有人看到的也就各不相同,甚至有人以为那旋转的白光犹如一条张牙舞爪的白龙。最后那光影扭结在一起,犹如一道漩涡一般,一下子钻进产房,入了产妇腹中。

看的人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产房中光明外泄。近处的人甚至可以看到那映在布蔓上孕妇隆起的肚子。

“啊。”在产妇一阵撕心裂肺般痛苦地叫声后,紧接着“哇”的一阵洪亮地啼哭生从里面传了出来。产房内炽盛的光芒渐渐地暗淡下去,却也没有完全消失,这些光足够稳婆做完下面的事情。

“生了,生了。”所有人都兴奋地喊着。“有救了。”

褚良这会完全处在入定状态,他用全部精神守护着罗雁北,同时也和那要带走罗雁北的力量抗争着。直到罗雁北一丝极其淡的魂魄抱着一个孩子离开,而另外的则往回走,回到身体内,他这才放心。

褚良此刻一心顾着罗雁北,只要罗雁北活着,一切都有机会。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看到一个男子正拉着一个女子迎面而来。一边喊着娘子,娘子。

女子却一下子甩开那男子的手,就在他奇怪时,女子却被拉着往另一个方向下去。他看去,是孩子的方向。褚良下意识地看着那极其淡地元神。她的手中确实抱着孩子。一时间他也糊涂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罗雁北活着便可。

外面守着的凤岩激动地问着:“夫人和孩子如今怎样了?”

紧张地忙碌后,伴随着喜悦的声音。“启禀元帅,是个姑娘。将军大人也安好。”接产的稳婆大声恭喜着。

第7章 出乎意料

“师兄,你听到了,雁北很好。”凤岩激动地拉着身边刚出定而后看着那帐篷发呆,思忖着孩子出生似乎和最初预计不一样的褚良嚷着。

“太好了。”褚良清醒过来,听着这消息十分激动,更安心的是自己总算没有辱使命,护法成功,师妹获救,同样少主也会无恙了。

“元帅,不是说夫人生了孩子,这阵势自破,可是为何如今这天反而黑得瘆人?”身边的军师担忧地看着天空。现在这里就算不掌灯,远处也能看得见一切,他就怕暗中有人袭击,那他们都成了箭靶子了。

“不急,军师,咱们再耐心些。我相信雁北不会错的。”凤岩冷静道,又吩咐下去。“所有人小心了,谨防有人乘机偷袭暗算。”

“不过我担心这天雷……”军师忧心忡忡地说着。

“你没发现今日的天雷和往日的不同吗?”凤岩身边的另一个人说着。

“不同?”军师不解。

“是,我总觉的有些不同。往日天雷落下,都是朝着人砸下,可今日的天雷却选那无人处落下。就仿佛是在给人开道一般。再有之前天雷落在帐内,可将军身边的侍女一言喝出,那天雷既住。仿佛正是应了侍女之言一般。”那人又说道。

褚良听到这话心中一动,先前他察觉到周围似乎有些不一般,自然全神贯注着,直到雷电过后,他方才觉得周围一松,仿佛那无形的劲全部给打散了。

又想起先前自己拉着雁北,其实一开始他也没把握,因为天门阵的数百人的力量不是他和雁北两个人能抗衡,可如今他能成功,显然是上天在帮忙了,再者天边景象,他也看到了,这绝不是以往破阵该有的。

尤其那一道自上而下的电光更是奇特,他忽然想起,当年罗雁北出生时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情景,只是那是在天门内,不过罗雁北当年出生的光可没这么亮。最多也就这会的情形,淡淡的光晕。

褚良本来还纠结着,可想到这里也是天门,虽然是天门之外的天门阵内,但这天门阵是天门人布下的,所以也算天门内。

在天门阵的生门那一道炫丽的白光,加上之前官兵看到的不同景象,至少他最初看到的是一只凤,白光中是一只展翅的凤。可是那光却在变化着,后来别人喊的,他都有看到,像女子,像猛虎,像乌龟。

可是一转眼往下,在那扭曲盘旋中他却看到了一条龙,尤其那俯冲而下的头,完全是龙首,须发皆张。所以他也给弄糊涂了。他一时间摸不透,这孩子活着,岂不是圣女了?

天空黑暗依旧,雷鸣闪电也依旧,但是那些天雷却在从他们的四周向外扩散开去。渐渐远离他们,直至完全消失。

慢慢地天空中出现一丝光芒,犹如日出前的曙光一般。那光芒如利剑一般撕碎了迷蒙的天际,太阳探出云层,光芒洒向大地。

很快的所有人看清了眼前的一切,这是这些人进入天门阵以来,第一次真正看清这里。就在不远处的地上满是灰烬。风吹过,灰烬飞起。慢慢地消失无踪。

同样对于军士们而言,今日的震惊实在太多了。有人过去探查一切,而后回来禀报,他们的四周无一活着的敌人。

甚至挡着他们面前迷雾阵阵的山野也消失了,眼前霍然开朗。整个战场在此刻显得一览无遗,所有的障碍都给清理的一干二净。天门阵最厉害的部位全部为雷霆之击摧毁了。

褚良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听着军士的汇报,一切都彻底毁了。褚良握紧拳头完全无法思考。是天雷摧毁了那一切。

褚良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不知道该为他们的生而开心,还是为族人悲哀。那是他的兄弟们,可就这样烟消云散了。这到底是谁的错?谁的罪?甚至他连哭都哭不出。

士兵们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一阵静谧过后,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声呐喊着,“元帅,我们,我们,我们获救了。”战场上很快想起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小姐,小姐,夫人,元帅!将军,将军、少主,少主,少主……”

“夫人如何了?”凤岩在震惊过后回过神来后大声问着稳婆。之前他听得里面妻子叫了一声后再没了声息,真怕夫人出事。

“孩子,孩子怎样了?”褚良也着急地问着。他先前听得孩子响亮的哭泣声的,这会他渴望着孩子无恙,因为这对罗雁北而言十分重要。如果孩子没了,恐怕罗雁北也难活下去。他希望这孩子是不同的。

罗雁北必须有依靠,方能站直。没了精神依托,她会过不了后面的。现在不是伤怀天门族人的时候,要不是天门帮着叛徒做那伤天害理的事情,天门族人不至于遭到天谴。

“回禀元帅,夫人已经止血了,如今正在休息。孩子和母亲都平安。”稳婆说着。

“所有人安静,将军刚生产完,需要休息。”罗伊仗剑大声喝道。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但是喜悦在人群中扩散着。士兵们互相用自己的方式无声庆贺着。

褚良激动不已,不由得眼泪都落下了。他真没想到孩子居然能活下来。他想起师父说过的话,雁北的女儿来日成就在其之上。他心中默念着谢天谢地,她们母子俱安。他在心中发誓。来日一定要保护好那孩子。他一定要按着师傅说的去做,如此方能保证一切顺利。

“给我看看,我的女儿。”凤岩心情激动地说着。从稳婆手中接过刚出生的女儿,凤岩说不出的欢喜。自己的女儿一出生就救了自己和全军将士性命,他不由自主地亲吻了一下这个初生的婴孩。

褚良的目光落在襁褓中皱巴巴的孩子小脸上,一时间视线再也挪不开。凤岩看了一会,见褚良双眼直愣愣看着孩子,倒是把孩子递给了一边的褚良。“褚师兄,你也看看这孩子。”

“先前雁北告诉我,你们能安全地找到我们,多亏了你竭尽全力保护她。甚至你为了保护她都受了重伤,如今这孩子能安然出生,我们全军将士能安然脱险,都是你的功劳。”

褚良抱过孩子,心中也是一阵激动。孩子活着,那么罗雁北就能活得好好的,孩子是她的支柱。他真的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这一刻他的心都在孩子身上,他真有些心担心这是一场梦。不过看着孩子如今这情形,孩子似乎安好。他想着,这若是梦,他愿意永远不醒。

小家伙在他手上咿呀着,这让他心中顿时生起亲切之感。

“好了,孩子给我吧。孩子需要好好休息。”产婆说着抱过孩子,婴孩再一次回道了母亲身边。褚良则愣愣地看着掩上的布蔓,真希望能看看罗雁北。

“元帅,将军请你给孩子想个名字。”侍女上前道。

凤岩沉吟着,这一时间还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名字。

探子回来禀报,优国将士正在撤退。凤岩立刻指挥人趁胜追击。凤岩留下罗雁北的人护送罗雁北回军营。至于孩子的名字,等他凯旋回去后再取。

罗雁北知道此去依然有诸多危险,所以把自己的兵力一大部分交给丈夫指挥。只有一句,上天有好生之德,切勿滥杀无辜百姓,切勿扰民。

凤岩心中虽然激动,可也没多说,让那些受伤的人跟着罗雁北回去养伤,自己则带着人追赶。他只知道自己必须打一个漂亮的打胜仗,如此方才对得起自己的妻女。

等故事听完了,凤久天才长长地舒口气,事实上她还真没想到自己出生这样惊心动魄。好一会后才好奇地问着褚良:“师父,那为何别人叫我虎子呢?是不是也有故事?”

褚良顿时笑了起来,事实上,最初奶娃的奶娘可不是人,而是一只老虎。

天门阵的威势不容小觑。罗雁北强行生产,其后受损,故而刚生完孩子,身体十分虚弱。偏偏这个时候小奶娃饿了,罗雁北奶水有限,根本没法子满足小奶娃的胃口。

褚良看这情形,心里为师妹着急,所以就出去找奶娘,小奶娃挑嘴,根本不理睬那陌生的奶嘴。最终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只母大虫,屁股后面一瘸一拐的跟着一个小虎仔来。

就在所有人吆喝着要杀了那母大虫时,嘶声力竭的小奶娃忽然不哭了。褚良想到先前的天际异象,想着不管如何,先抓了再说。不过不等褚良抓,那母虎自动送上门,由着他抱着小奶娃喂奶。

于是这个超级奶娘就在士兵惊讶的目光中跟到了军营。褚良示意士兵好生喂养母虎,每天到时候就让小奶娃去吃奶。母虎也默默受着。

小奶娃会趴时就喜欢和小虎仔呆在一起。很快就和小虎仔做起了兄弟,两个在一起还玩的十分开心。

第8章 母亲中邪了

不过小奶娃饭量很大,所以除了虎奶妈外,小奶娃还有一个牛奶妈。总算这才没饿着。褚良到底不放心,努力寻找着适合的乳母,小奶娃在挑剔了N遍,赶走了N个奶娘后,勉强接受了一个属虎,身体状如牛的奶娘已经是半年后的事情了。

母虎看着差不多了,这才带着自己的虎仔离开了。褚良传令下去,不许伤害母虎,谁伤母虎母子,便以军法处置。最终母虎安然离开。

罗雁北调养了一个阶段后,因为记挂着丈夫,且军中事务繁忙,在自己稍微有些恢复后,就立刻问着前方情况,并且适时给予建议。好在那将军也和罗雁北齐心,这才让事情十分顺利。

褚良成了小奶娃的奶爸。小奶娃对褚良十分黏。褚良此刻彻底放下天门中人,全心照顾着孩子,这是他唯一能帮到师妹的地方。

小奶娃从站立行走到说话。她看到褚良的第一句话是奶爸好。褚良听了楞在那里反应不过来。丫头们咯咯的笑着。

说话还不连贯的奶娃抓着奶娘说是奶娘,又抓着褚良是奶爸。抓着罗雁北叫着娘。指着某个画像说那是爹。罗雁北听了不由得笑起来。褚良这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满脑门的黑线。

小奶娃看褚良黑着脸,立刻改口“师父,师父。”而后又察言观色着,见褚良神情没先前那般难看了,顿时喜上眉梢。

罗雁北看这情形不由得对着褚良说着:“师兄,我看丫头与你有缘,不如师兄收丫头为弟子吧。”

褚良听师妹这么说,心中十分欢喜,这孩子出生时他就在一边,此后更是日夜相伴,对他来说这就是自己孩子。师妹提了,他也没有推脱,所以褚良由奶爸身份转为师父。

做了师父的人自然要摆出师父的威严架子啊,否则这一不小心就沦落为奶爸了。因此褚良开始了对某个小顽皮的训练。小奶娃十分聪明,几乎什么都是学几遍就会了。

而小奶娃最喜欢做的是学男人样,他想着纠正,哪知道小奶娃就干脆喊他奶爸,意思很明显,你都不喜欢被人这样称呼,难道我就喜欢被你称呼丫头了?

褚良被自己的徒弟称呼奶爸,脸自然拉长了。因为旁边可是有人捂嘴偷笑呢。事实上天天被自己的宝贝徒弟喊做奶爸,在褚良心中也不反感。

甚至他心中反而有些软软地,就像是一只柔嫩嫩的小手挠着自己心的感觉,这让他觉得这丫头就是自己的心肝宝贝。他觉得这称呼说不出地贴心。

不过他可不喜欢有人取笑他喜欢这称呼,好歹他也要摆那么一点师傅的豆腐架子吧。可惜这架子到小丫头面前就成了嫩豆腐了。他的心只要对着小丫头时就化作春水了。

而小丫头任谁看到都会觉得这是一只非常活跃的小老虎。尤其她发飙时更是如此。因此虎子就这么来了,当然别人也会叫她虎牛,谁让她喜欢喝奶?最终将军府养了牛羊,反正有奶便可。那些下人们会叫她小羊,意思喝羊奶了。

凤久天听师父说起这些名字来由,顿时格格地笑了。褚良抚摸着凤久天的脑袋,示意凤久天学乖一点,她母亲也不过是想要女儿乖乖的,才这样的。

“师父,是不是我学着像个女孩儿,娘就不用那个讨厌的名儿了?”凤久天仰着小脸问着。

“是啊。”褚良立刻笑着。

凤久天听着这话,立刻屁颠地跑去找母亲,告诉母亲,自己以后会做一个女孩子,但是求母亲别用凤倾这个名儿。

母亲笑着说看女儿的表现。凤久天看着母亲,忽然间觉得母亲很怪异。母亲的神情触动了她。她曾经看到过这种面目。

凤久天晚上跟着褚良去休息,平日她都是和褚良一起睡的。但是这会罗雁北却抱着她,说晚上和她一起睡。

“不要,我要和师父一起睡,不然我一个人睡。”凤久天抗拒着。

罗雁北神情不悦地看着褚良,说褚良教坏自己女儿了。

“你是我母亲吗?”凤久天忽然一本正经地问着。

“妞儿,不许这样对你母亲说话。”褚良立刻呵斥着凤久天。

“师父,母亲中邪了。”凤久天冷静地说着。

“你说什么?”褚良本能地问着。

“师父,母亲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对我、对师父。可是她去找那个高人后回来就变了,我怕那个高人是坏人。”凤久天立刻道。

“师父,你告诉我母亲在天门阵内生孩子出意外就可能让那里成为死局,那时候是坏人害母亲。如今母亲突然变了,你说会不会坏人要继续害母亲呢?”

褚良听着这话一愣,看看徒弟,又看看罗雁北,最终温和道:“雁北,久儿不喜欢那名字,你倒是别勉强了。”

“我的女儿我要如何便如何,不用你管。”罗雁北顿时厉声喝道:“师兄,你该走了,别老是留着这里。”

“娘,我的名字只能是我爹取,别的男人没资格。如果娘你要用别的男人取的名字,那我自己想,我自己取。”凤久天立刻道。

“你给我听着,我要你怎样,你救得给我怎样。”罗雁北一把拉过女儿狠狠摇着。

“我就不要和你睡。”凤久天顿时怒道,狠狠咬着罗雁北的手,一转身跑开。

“给我抓住她,既然不跟我一起睡,我就让你睡柴房。”罗雁北怒道。

“师妹,你今天是怎么了?”褚良看着罗雁北担心地问着。

“我怎么了?我在教训我的女儿,你掺和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女儿的事情?”罗雁北叫嚣着。

“他是我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同时他也是我的奶娘,生娘不如养娘大,是师父从小带着我到如今,你虽然生了我,却没好好养我。我师父身兼母职,你说他有没有资格管我的事情?我师父要没资格,你也没资格管我。”凤久天怒道。

“贱人,我让你顶嘴。”罗雁北上前就是一巴掌,接着抬脚就踹。

褚良一看,立刻闪身挡在前面,他发现眼前的罗雁北彻底变了,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他相信徒弟的话,师妹是中邪了。

“雁北,孩子是我自小带大的,我不许你伤害孩子。我看你这些日子太累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再劝劝孩子。”褚良说道:“对了,你找的高人是谁啊?”

“要你管?”罗雁北顿时火大道。“我给你一天时间,她要不听话,你后天就走。”

“你要我走没关系,等凤岩回来后我就走。”褚良淡淡道:“事实上我也早就想离开了,之前是你一直拉着我才留下的。”

“凤岩一直不回来,是不是你就赖在这里一直不走?”罗雁北顿时拉下脸来。

“凤岩不是说很快回来?”褚良诧异道。“之前你还告诉我的,你怎么忘了?雁北,你真的是雁北吗?”

“我不是罗雁北,我是谁?”罗雁北有些紧张地问着。

“我看你累了,你先休息吧,我好好劝劝孩子。”褚良淡淡道。

“好,我等你消息。”罗雁北立刻道。

“娘,为什么你非要这么快让我接受?为什么不是等爹回来?先前你说爹不回来这话,是不是和这名字有关?”凤久天问着。

“你说什么?”罗雁北猛然冲到女儿面前,这顿时吓了凤久天一跳。

“我说,是不是你用了这名字,就可以害死我爹了?”凤久天看着罗雁北一字一顿地说着。

她的脸上再一次挨了一巴掌。但是凤久天却觉得身体舒服了些。

褚良抱着徒弟走开。到了自己的房间給小丫头上着药,而后劝着徒弟。

“师父,别说了,那名字我绝不会接受,娘的反应很反常,我怕是那个高人要用什么法子害人。师父,你想想,若是那个天玑子,他有没有法子害我娘呢?”凤久天问着。

褚良抚摸着凤久天不说话。事实上天门中有这种法术,而罗雁北的反应又十分特别,他必须小心了。想了想问着凤久天:“丫头,你为什么不愿和你娘一起睡?从前你可不是这般。”

“今日的娘让我害怕,往日的娘不是那样,徒儿怕娘趁着徒儿睡着时做什么手脚,你想想,娘本事那么大都让人做了手脚,久儿只是一个孩子,被人做了手脚,根本无法反抗。”

褚良听着这话顿时说不出话来。

凤久天不再多数,她这会闭着眼睛。脑海中却盘旋着很多东西。那是她转世为人前的情形。她不是普通人,她的元神可以说修炼了数千年,在来这之前,她就经历了几世为人。

她曾经做过皇后,做过妾,经历过大动荡,做过普通男人的妻子,和男人纠缠数千年,和自己的至爱才见面就分手,她依然记得上一次的人生,自己的母亲乘着自己睡着时为祸自己,如今的母亲,恰恰让她看到了那个上辈子的邪恶女人。所以她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母亲中邪了。

第9章 你是谁?

褚良担心地看着徒弟。

“师父,母亲若是好好的,我自然会听母亲的话,可母亲如今为坏人左右,那来日麻烦就大了。母亲若真中邪,第一个倒霉的是师父,恐怕她要想法子赶走你。你记着,你不能走,你若走了,徒儿便会为母亲控制。最后她会害了爹。”凤久天又拉着师父说着。

褚良下意识的抱着徒弟。徒弟是他的希望,他必须保护好徒弟。

“师父,别出去,别离开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离开房间,师父在,徒儿在。记着,这里是将军府,你若是乱走,很容易给人套上帽子,甚至给人杀了。”

“母亲若是正常,母亲不会害你,可母亲中邪,那她就会害人。中邪的人六亲不认,只有杀了一切挡着她的人。她似乎要杀了我爹,她要借徒儿手杀爹,而后給徒儿冠上恶名,以此毁了徒儿,似乎那名字……”凤久天说着,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丫头,你想到了什么?”褚良问着。

“师父,咱们说话,我娘听得到不?”凤久天担心地问着。她觉得空气中有冷厉地气息。

褚良不语,好一会才道:“睡吧。你娘不会害了你。”

凤久天见师父这样说,顿时不在多言。闭上眼睛,不一会脑海中却出现一幕情形。

碧蓝的天际那最深处有两点亮如日月的光芒迅疾破空而至。近前时渐渐地幻化出两道人形。形似一对着长衫的年轻男女。

“你看那边好像黑白相斗。”只听白光中女子形象的说道。

“你又想管闲事了?”金光中的男子温和地笑着问道。凤久天看着他们两个,心中顿时觉得十分舒服。她喜欢他们。

“不是闲事,只要是正邪之斗,都是咱们该管的正事。夫君,扶正祛邪乃是你我的责任,难道你忘了?”白光中的女子仰头看着男子。

“未曾忘。只是你我方才聚首便要分离,我实在不愿。”金光中的男子挽着女子的腰温存道。

“你之前也说那位的好事将近。若咱们把他的事情解决了,是不是咱们便能长相厮守了?”白光中的女子侧头微笑着问。

“是,只是我实在不舍与你分开。”男子一下子把女子拉进怀中深深叹息着:“每一次为人,你我总是聚少离多。我都怕了那情形。”

白光中的女子也叹息着,抱着夫君闭着眼睛感受着他。

凤久天看着他们十分羡慕,忽然觉得自己若是长大了也这般美貌,那才好呢。再者来日嫁给那个金光闪闪的男子,此生无憾了。

正想着,忽然间觉得有人弹着自己脑门,细看时,发现是一个男孩。比自己大些看着很像自己前世爱的男子。

“又胡思乱想了,记着你是我的娘子。”男孩说道伸手抓着她的小手。

“你是谁?”凤久天顿时十分惊讶。将手一下子甩开背在身后。

“不告诉你。反正我就是你夫君。”男孩子得意道。

“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做你娘子。”凤久天立刻道:“我就嫁给那个金光闪闪的男子。”

“你没看到天空这样晴朗?记着,我叫朗。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不是觉得金光闪闪的?”朗翻着白眼笑着问道。“该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额,我目前还没名字,我娘要取什么倾,我一点也不喜欢,那感觉活像是把我的宝贝都倒了給别人一样,一点也不好。”凤久天想了想道。“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男孩立刻摇头:“知道也不告诉你。”

“小气的坏朗。”凤久天生气道。“小气包,我不要做小气包娘子,我不要你,我打算换一个大气夫君。”

“你笨啊,你不好自己想一个名字?”朗笑眯眯地抱着凤久天问着,顺势亲了一下,不对,该说啃,像小狗一样啃了一下。

“我听师父说我出生那会有凤凰,我姓凤,所以……”凤久天瞪了男孩一眼,而后想着自己要取什么名儿好。

“凤凰?你不会想着要叫凤凰吧?小凰?凰儿?不行,不行,你不能起这个名字。太没想象力了。一点也不好,俗气。”朗顿时鄙视着。话说这名字怎么听着都和皇帝叫自己儿子的感觉一样,这要是让皇帝听到了,可是大麻烦啊。

“不许打扰我。我想……凤舞九天,你说我叫凤舞,字久天,就和他们在一起天长地久一样,怎样?好不好?”凤久天立刻讨好地问道。

“这还差不多,我叫你小舞吧。”朗笑了起来:“你要叫我朗哥哥,知道吗?”

“我不要。”凤久天拒绝。

“那你说我叫你什么?”朗再一次问着。

“久儿,这样好。”凤久天立刻推荐着。

“好啊,小久儿,现在你可以叫我朗哥哥了吧?”朗再一次问着。

“真恶心,不能不那样叫?”凤久天顿时问着。

“快,叫我,不然我咬你。”朗威胁着。

“好吧,坏朗,坏蛋朗,坏蛋朗哥哥。”凤久天嘀咕着。

“小久儿真乖,亲一个。”朗顿时凑过去亲着。

“好了,不许闹了,咱们看戏,看那个美人姐姐和金光闪闪的哥哥。”凤久天立刻说道。像个大姐姐一样。

“那个美人姐姐就叫久儿啊。”朗笑着说道。

凤久天心想胡扯,不过也不管,只是看着他们。朗也凑过去瞧着。两个人的小脑袋贴在一起,朗顺便在凤久天的脸上亲着。凤久天忽然发现这样也很好。心中又挂念着那两人,所有又看着。

就见那两人温存了好一会,白光中的女子久儿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右下方某处不由着急道:“你看,似乎那邪占了上风呢。”

男子看自己心爱的女子如此着急那事,忙安慰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从何入手。要知道任何事情都有定数,不是你担心,你想干预便可的。这事稍有不慎,便会导致苍生受累。

正在这会,忽然他们眼前闪出一道光,最终化作一个人形上前打着招呼。“两位,有请了。”

两位细细打量着眼前出现的人形,却是满脸胡子的壮汉模样。“可是有事?”白光中的女子问着。

“确实有些小事相请。”来人温和地说道。

“若只小事,非我们不管,而是你只要自己举手便能做到。何须相请?怕是你求错人了。”金光中的男子正色道。“不过若是正事,我们必然会做。”

“是在下言错了,在下有正事要相求两位,并非小事,是在下无法处置之事。”来人立刻一本正经道。

凤久天凑近朗的耳边小声说着:“这个大胡子像个坏蛋。连人家姓名都不问就要人家做事,这不是把人家看作他的奴才了?哪里有这样请人做事的?”

朗肯定地点着头。又让凤久天继续看下去。

只见白光中的女子顿时好奇是什么事情。想了想问着:“你可是为了那黑白之争而来?”

凤久天忽然觉得那个女子就是自己嘛,那德行就和自己一样,心中忽然开心起来,倒是看着身边的少年,想着他一定是那个金光闪闪的男子了。

“不许走神,看着他们,错过了就麻烦了。”朗亲了凤久天一下而后继续看着。凤久天乖乖地靠近朗,而后看着那边。

那满脸胡子者停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意外,而后一脸肃然:“正是。”

女子看这情形,心中觉得似乎一顿。心想着莫非那人来是为了别的事情不成?看来自己倒是要留心了。那里正邪难分,若是邪来,自己帮了,可就是为祸了。故而只是看着自己的丈夫。

金光中的男子看看妻子,这才看着壮汉道。“那事处置不妥,会导致生灵涂炭。你找我们,想来是你们有了好的谋划。不过你又因自己身处其中难以解决,这才找了我们这两个不干却关心那黑白之争者介入,想来是要借我们之手理清你们的困顿?”

“阁下果然非凡。”来者恭敬道。

女子看着来人,她有一种感觉,来者似乎顺水推舟呢。这等人要不是跑腿的,要不就是别有用心的人。

凤久天有嘀咕着:“马屁精,连奉承话都不会说,一看就是作假。一定有什么鬼心思。别听他的。凤舞姐姐,别听她的。”

一边的男孩倒是笑了起来。非常赞同自己娘子的话。凑近凤久天耳朵嘀咕着:“你放心,黎朗哥哥不会听那坏人的话。好了,别分神,专心看着。”

黎朗看看妻子,而后淡淡问道。“但不知你要我们从何处入手,如此方能做到既扶正,又不会让无辜受累?”

那满脸胡子的人听金光中的男子这样说,神情愈发凝重,而后郑重其事地指着某个方向手一挥。“请看下面。”

凤舞低头看去,却见幽暗处跪着一个老妪和一个年幼的女子,正在不断地跪求,细细听了老妪之言,老妪所求不过是让自己可怜的女儿别受苦。别给人踩着,别变成祸国殃民者。听到最后一言,凤舞心中已是有了好感。

第10章 来人目的

不过若只是这般简单,此人也不至于来求自己,想了想干脆装傻:“这老妪所求可是与我有关?”

“你觉得呢?”壮汉笑着问道。

壮汉一脸的鄙视样子,觉得这女子怎么如此蠢笨?先前不是他们问怎么做的?看看女子,只觉得女子容貌绝丽,忽然觉得必然是这美貌让身边男子喜欢,顿时有了轻慢之心。

凤舞本能地感受到了某种情绪,看着壮汉笑了起来:“谁知道呢?我们刚到此地,又不知道你们的谋划,你给我看的或许是有关,可或许无关呢。”

壮汉只是笑看着她不语,心中却在想着,如你这种货色,只不过有些容貌而已,你还不值得我费心。想来那人的命运还真合了你。

“她和先前那一团黑白之争可是有关?”凤舞放松了自己,又笑着问。

壮汉又只是笑了笑。颇有多此一问之感。又觉得这女子真的差远了。不过转念一想,这样更好,刚好给垫脚。来日一切无论如何都怨不到他的。心中的愉悦更强。

“你这德行分明是想我去换了她女儿了?”凤舞看看那壮汉,心念转了一下,她本也想去呢,这倒是不错的入手点,不过她可不喜欢给人垫脚,只是笑着问:“不知我去可有何好处?”

壮汉笑问:“你想要什么好处?”不过心中却十分不耐。同时也警觉起来,别这女人要的与自己谋划好的冲突,那时候自己可不能答应。

“你又胡闹了。”黎朗温和地责备女子道。

凤舞看看黎朗叹气,想了想道:“简单一点,我只要与我的夫君继续为夫妇。”

“你们本就是夫妇,除非你心中无他,否则谁能分开你们呢?谁那样做岂不是自找麻烦?”壮汉笑了起来。语气中有着嘲笑。忽然觉得自己是否找错了人,又想着先前让自己来的人是不是他们看错了?可转念一想,却又开心起来,至少这样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呢。

凤舞看看身边的男子,又看着壮汉,不由得低头沉吟着,忽然觉得事情似乎总这样,自己对别的有了兴趣,而后便忘了他,以至二人就这般错过。

黎朗抓着凤舞的手温存地说道:“此事也不怪你。乃是你我之弱点,也是需要你我共同去面对的。否则为何咱们始终会觉得差点,始终会被别的事情所牵累?甚至还一再出现那等情形?”

凤舞听着这话,心中顿时舒服了许多,她想了想看着着地上的老妪问,“那她们呢?”

“以后你自会知道。”壮汉微笑着。

“如此说来她们的未来还和我有关了?”凤舞扬眉问道。

壮汉下意识地低着头,不多看一眼。要不是时辰未到,他实在不愿面对她。这等蠢钝女人,要不是自己有求,否则早就一掌劈了。

凤舞想了想问道:“是你来的,还是那黑白处的黑白让你来的?你代表哪一方?”

“这有何区别吗?”壮汉不耐烦地问道。

“自然。”黎朗立刻道。事实上他也在思索来者目的。

壮汉不耐烦地道:“是白让我来找你们,按着我的意思,我不会来。”

“既然白让你来,你却不愿,可见你是代表黑了。难怪我在你身上感受不到诚意。”凤舞立刻点头淡淡道。“可否请那让你来的人出来一见?”

壮汉顿时显得十分不耐烦,声音严厉道:“你会见到他的。他们目前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再有,为什么非要黑白?难道不能黑白不分?”

“哦,原来阁下黑白不分,失敬。”黎朗立刻点头道。

壮汉顿时不屑一顾的样子。

“夫君,小心人家是墙头草,那边有利跑那边,反正最大的利归他,渣滓归别人。”凤舞提醒着。

“我明白了。原来咱们所遇非人,幸亏咱们问清楚,否则倒是害了自己。”黎朗点头叹气。

“你们这什么意思?”壮汉顿时恼怒地喝道。

“是谁要整那老妪?”凤舞不理会壮汉,壮汉既然黑白不分,显然不是善类,正邪已明,此人不是他们的朋友。现在需要知道下一个问题了。地下的老妪不是人,而是作古的魂。连着魂都不放过的,显然很邪恶了。

“来日你自知。”壮汉厌烦女人的喋喋不休。

凤舞看着壮汉心念转了一下,她感受到了壮汉不愿意提此事,显然此事与壮汉有关了。老妪求的是莫让女儿做祸国殃民者,而踩的是老妪的对头女人。眼前这男人却支支吾吾,莫非是老妪的男人?若是,该是差不多年龄。除非是女儿,那壮汉是为了那少女而做。

不过也不像是为下面老妪女儿做,按着壮汉的能力不差,若是为那女子,事情很简单。不需要借助外人。只要让那女子转男儿身便可。可他们没有这样,显然这其中有问题。有可能这壮汉是为另一个女子,那女孩只是一个入口,但却也是整个败局的祸端。不过是要毁一个成一个。他做了什么,可能被另外的看到了。比如黑白之争处的白光,这就牵扯了。

那白光虽然弱,却还有气势,如果强行,会有违天和。故而找了他们两个被吸引过来的外来者。让自己去替代那下面求着的女子命运,也就是让自己去做那祸水。而他可以继续按着他计划好的做,最终有什么也是自己背着。这手法让她想到自己的前世,上一辈子她就是这样经历的,如今才出来,又要自己去经历那样的局,她可不干。就算她要做,也必然是往更好处走,如此方才能对自己有所助益。

偏偏这眼前人在听到自己说好处时,顿时显得紧张防范,却没有别的表示,那显然是要把自己当废物来利用了,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此做了自己便是助纣为虐。凤舞想了想刺探地问道。“莫不是那老妪的对头女人和她的男人?”

黎朗也察觉到了,眼前的壮汉似乎不想让他们看清事情。这可不是好现象。他们的元神本就是光明,偏偏壮汉表面看着光明,骨子里却看不清,显然有问题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挑明地时候,至少他们还没了解全盘,因此对妻子道:“好了,那非咱们管的事情,你别乱想了,正事要紧。”

壮汉松了口气深以为然:“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自己不动邪念,我们不会让你们做错的。”

“抱歉,我无法放心。你若不说清,我们岂不是糊涂行事?毕竟下面女子的命运本是祸国殃民,我若代她去,岂不是她的命运来日变成我的了?她担不起那命运,我岂能担得起?难道你要我折损自己的元神来成就那女子?”凤舞冷冽问道。

壮汉看着女子道:“你在天,她在地,你即便折损了,也是救了她。难得你连救人之理都不懂?”

这话一出,黎朗顿时沉了脸。这人的话看似大义凛然,实则十分邪恶。竟然要他们去毁了自己。

凤舞睁大双眼看着壮汉:“那你在天,她在地,你既然可以在我面前,为何你不救她?难到你不懂救人之理?你只要伸手把她拉在身边便可,为何你却要我这个不相干的折损自己救她?毕竟她是你的人,你救易如反掌,我这个不相干者救却要折损,换成你,连好处都没有,反而要折损自己,这种事情你做不?先前我问了好处,你顿时警觉,可见你是舍不得给别人好处的。”

“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如何让我做?我凭什么做?你给我什么好处了?没有,只有恶毒!有你这等做事的?好处自己占尽,恶毒全给了别人?”凤舞一口气喝道。

壮汉顿时闭着嘴巴不说话。不由得握紧拳头。“我真没想到你们是这等贪心见死不就者。”

“我们是贪心,不过你比我们更贪心恶毒几千倍。她的命运是你安排,不过是有人发现了你做的手脚,和你有了冲突,你无法灭了他们,因为灭了,来日只会让你灭绝。可你既舍不得你先设计好的好处,又想要堵住那些被亏了人的嘴,更想让他们对你臣服,这才由着那些亏了的人想法子找我们这不知情不相干者来顶缸。”

“你先跑来,表面看着是劳心劳力,实则你不过是两面三刀糊弄双方,如此方能让你得到最大利益;同时也可让有意见的平息愤怒,最终罪孽都我们两个不知者背着;甚至到后来你还能说,我们是那些人找的,是他们糊涂昏聩才导致他们败北;最终你可以连着他们来灭我们两个成全你,是不是?”白光女子冷历道。

壮汉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慌了,甚至恼怒起来,顿时强横道:“你们枉自进入我的地盘,就算是做客,也当有客人该有的自觉。你们自己不送上来,我会这样?”

“这里真要是你的,你就不会设计那样的局,你不会怕别人,你更不会求我,恰恰不是你的,你要让这成为你的,唯你独尊,所以你才设计这一切。”凤舞针锋相对。

凤戏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凤戏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甜蜜婚宠:挚爱替身小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甜蜜婚宠:挚爱替身小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甜蜜婚宠:挚爱替身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生日礼物就是你第2章我不要你的脏钱第3章四哥,你这是欲求不满第4章夜色代表着财富和权力第5章四少请你帮帮我第6章你要怎么报答我第1章生日礼物就是你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顾乐起三天前才参加完高中毕业典礼,本来准备和家里人一起去旅游的。但是郑妩给她打电话,要她帮她去打工。她禁不住郑妩恳求,只能答应,“好吧!晚上我替你去。”郑妩在那头雀跃,她托了家里的关系在一家高级酒店打工。今天晚上应该是晚班,顾

  • 《都市之天尊归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都市之天尊归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都市之天尊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投怀送抱第2章回故乡第3章家中惨状第4章打成猪头第5章油灯枯竭第6章谭兵第1章投怀送抱富丽山屹立在岛国本州中南部,山峰高耸与云霄,山巅白雪皑皑,整个山体呈圆锥状,一眼看去,恰似一把悬空倒挂着的扇子。而富丽山的山脚,则开着一家名为‘芝樱’的温泉旅馆。此刻已是凌晨2点,住在旅馆内的客人早已入睡,而其中一个带着小温泉的房间内还亮着微弱的灯光。这家旅馆除了拥有开放式的大温泉池之外,很多房间内都有小的温泉池,而在这个房

  • 《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目录预览:第1章只撩不负责第2章不管什么计,走为上计第3章恭敬不如从命第4章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第5章童言无忌第6章人吓人,吓死人第1章只撩不负责“前面那个小帅锅,放学别走,跟姐谈谈啊。”唐小七一副我是大姐大的架势,身后还跟着好几个花痴姐妹团,一脸得意的看着一个男孩子,开口说道,那语气,要多得瑟就有多得瑟。这男孩子似乎也早就习惯了唐小七的作风,没有说什么,甚至连停都没有停一下大的就自顾自的

  • 《许你一生晴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许你一生晴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许你一生晴朗目录预览:第1章:最痛苦的夜第2章:他们正在做着那种事……第3章:狼心狗肺的东西!第4章:破鞋不好嫁第5章:尖刻恶毒!第6章:好痛!第1章:最痛苦的夜简晴永远都想不到,最爱的那个男人,会在这一天给她恶狠狠的一巴掌,令她从甜美的梦里彻底地醒过来。昨天是她和许骁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可是她等了足足一天,纪念日都过去了,第二天的凌晨他这才回来。让她更痛的是,许骁带着小三回家了,这个女人就是她大学时代最讨厌的戴凝!“许骁,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 《绝世小神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绝世小神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绝世小神农目录预览:第1章土地神的传承第2章狗吃土第3章紫气宝地第4章猪宝第5章卖出天价第6章又遇张小峰第1章土地神的传承“牧明拿着你的工资滚蛋!”望月餐厅的门口,一个趾高气昂的中年人看着眼前的一个身形削瘦的少年,冷哼道。“赵德福,你给我等着!”少年的拳头紧握了一下,眸子里面带着怒火。他乃是这家餐厅的员工,在前不久,被眼前的总管赵德福陷害,所以被开除。在这家餐厅工作三年,所有的努力付之流水。“你个小穷逼,能够对我怎么样!我劝你最好快点滚,不然报

  • 《原来你不曾爱过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原来你不曾爱过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原来你不曾爱过我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怎么可能对她动心第二章刚刚是梦境还是现实?第三章我们的宝宝叫湛梓念第四章湛可,离盛悦远点第五章宝宝,你告诉我,妈妈该怎么办第六章你想过娶我吗?第一章我怎么可能对她动心晚风刺骨,时下虽没有下雪,但是冬意甚浓,年关将至。海城最好的私人医院济世医院门口。昏黄的停车坪路灯下,一字排开的豪车群里走出了一队人马,保镖们护送着穿着雍容华贵的三个人和一个小少女走进了大厅。一众医生护士在领导的带领下排着队迎接贵宾――海城

  • 《超级武大郎系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超级武大郎系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超级武大郎系统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成了武大郎第2章长高了第3章卖烧饼第4章升级第5章以一敌三第6章“没面目”焦挺第1章穿越成了武大郎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河北东路恩州府清河县中,有个叫武大郎的,人见他为人懦弱,模样矮小猥蕤,给他起了个浑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武大因遭了饥馑,所以搬移在清河县紫石街赁房居住,他也没什么本事,终日挑担子出去街上卖炊饼度日。他这日在街上卖了半天的炊饼,也没卖出两个,那时太阳猛烈、天气炎热,武大又不愿就这样毫无收获

  • 《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目录预览:第1章曝光第2章负起男人的责任第3章玉女形象坍塌第4章结了婚就不会离婚第5章国民女神婚了第6章国民女神带回家第1章曝光“砰砰砰……”雕花实木门被砸得震耳欲聋。房内,KingSize大床上相拥的一双男女睡得正酣,薄被之下的两个人儿亲密相偎。扰人的噪音还在继续,生生被吵醒的唐深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宿醉之后的脑袋疼得都快炸裂。他刚刚动了一下手臂,耳边便传来了一声极其娇媚的嘤咛,触手更是犹如丝绸般细滑的肌

  • 《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目录预览:第1章想拒不认账第2章谁算计了太太第3章鸠占鹊巢第4章重要的会议第5章总裁对你很满意第6章公司超好的福利第1章想拒不认账“唔……”奢华的圆形欧式大床上,传来了一声娇吟。柔媚入骨,诱人心醉。美丽的女孩酣然沉睡,滑到腰间的被子,恰到好处地露出了她洁白的细腰。美好,若隐若现。古炎晟喉头微动,漂亮的丹凤眼里,忽然染上了几丝炙热。该死的!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扯掉领带,他缓缓走近,男人的矜贵和王者般的气势,

  • 《重生之都市逍遥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重生之都市逍遥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重生之都市逍遥王目录预览:第1章神王降临都市第2章一百万?第3章我要六千万!第4章玛莎拉蒂惹的祸第5章求我!第6章帮你?一百万吧第1章神王降临都市漠北市,郊外一城中村里,正准备做晚饭的李诚听得门铃响起,擦拭了一下手掌,喊道:“如风,如风,爸爸在做饭呢,你快去开门,看看是不是房东来了。”躺在沙发上的李如风一动不动,宛若死人。李诚并没有看到儿子的异样,叹息一声,解下围裙去开门了。在李诚转身的一瞬间,李如风骤然睁开双目,那“赫赫”的呼吸声,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