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危险恋人:错惹总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2:16:33 来源:网络 []

书名:危险恋人:错惹总裁

第001章 索求无度
    直到这一刻齐洛格才知道,她最好朋友的新郎竟然是他那个昨夜还在床上对她索求无度的男人。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他喜欢吃五分熟的牛排,他的大腿上有块淤青的胎记,他思考问题时总是会微微皱眉。

    齐洛格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他结婚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心底划过一阵痛,下意识地把两只手搅在一起,脸上却保持着暖暖的微笑,对她的好朋友程飞雪轻声说:“雪儿,恭喜!”

    “我的闺蜜,齐洛格,我叫她洛洛美女!”程飞雪俏皮地介绍。

    乔宇石淡淡地看向齐洛格,表情波澜不惊,仿佛从来没见过她。

    “你好!乔宇石!”他很礼貌地说道,伸出他的大手,与齐洛格的握了一下。

    也许六月的天太热了,齐洛格的手心沁出了细密的汗,只沾到了他的指尖,就慌乱地拿开了。

    齐洛格不敢看他的眼,生怕会惊慌失措地让程飞雪看出她和他不同寻常的关系。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她的担心多余了,他是那样的淡然自若,当然不会露出马脚,让他心爱的妻子伤心。

    程飞雪精致的脸上沾着一丝发,他偏过头看她的小脸时正好看见,微笑着伸手帮她拿掉。仿佛她的脸是易碎的水晶,他的动作是那样小心翼翼。

    齐洛格的心又一次抽紧了,他从没有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她。她总以为他就是冷漠的人,原来不是,只是她不配不值他温柔罢了。

    恍惚中,齐洛格像个木偶一般被人引领着进入酒店大厅落了座。

    宾客厅很热闹,人们在热烈地讨论着一对新人的家世学识以及郎才女貌。163女人网

    齐洛格却再也不能为好友高兴,她的丈夫能瞒着她与人保持那样的关系,可见是不值得托付终身之人。

    为好友的未来忧心忡忡,又不能把这些告诉她,她必须想别的办法阻止这场婚礼。

    给小勇哥发了一条信息,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做完这一切,婚礼进行曲忽然响了,众宾客站起身来,一齐迎接新人的到来。

    新娘的父亲把一脸娇羞的程飞雪郑重地交到风度翩翩的乔宇石手中,如潮的掌声经久不息。

    不知为何,齐洛格总觉得他曾在众多的宾客中寻找她的身影。

    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在她看向他时,他在深情款款地看他的妻子。163女人网

    婚礼还在进行着,礼仪小姐已经端上了交杯酒,就要礼成了,她安排的人为何还没出现?

    再看不下去他温文尔雅的笑,站起身,齐洛格悄悄离开婚礼现场。

    洗手间里,她按动手机键盘刚要拨小勇哥的电话,后背忽然一暖,竟被一个男人紧紧地搂抱在怀里。

    齐洛格吓了一跳,刚要叫,嘴又被一只温热的手捂住。这味道她很熟悉,不是乔宇石又是谁呢?

    他不是在喝交杯酒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为了我忽然放弃了今天的婚礼吗?

    那样她会瞧不起自己,仅剩的尊严也会彻底失去。

    是啊,她没有资格,否则后果是她承担不起的。

    放过我!她是我的好朋友,你不为我,也为了她想想,行吗?”齐洛格怀着最后的期望低声乞求道,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

    他可以不爱她,可他不能这样侮辱她,侮辱圣洁的婚礼。网站163nvren.com

    以为他结婚了,她可以功成身退,没想到会是如此的不堪。
第002章 特意来破坏婚礼
    齐洛格虚弱的几乎站立不稳,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想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

    “满意吗?”他在她耳边,小声地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只有你有资格满意,我没有。”齐洛格冷冷地说,转回身,冰冷地看他,他的衬衫上有一大片酒渍,红红的。

    乔宇石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裤,一边轻弯了一下嘴角。

    “很不错,你知道就好。原文163nvren.com

    “我们之间可以结束了吗?”她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从前对他的感激,在他不顾她意愿进入的刹那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悲哀,是恨。

    “还有九十二天。”

    他记得还真清楚,精确到了日子,而不是年份月份。

    “现在,接着去参加我的婚礼。”

    他交代完,先打开厕所的门,出去了。

    齐洛格无力地蹲下身,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重新站起来,整理好仪容回到酒店大厅。

    重新落座后往前看去,乔宇石已经回来了,重新换了衬衫,继续喝交杯酒。

    “嗨,美女,认识一下,我叫乔宇欢,你呢?”也不知什么时候乔家的三公子坐到了她身边,跟她搭讪。

    这位乔宇欢是闻名的花花公子,据说就连漂亮一点的雌性吉娃娃他都不放过。

    “嘘!”齐洛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往前方指了指。

    “你愿意娶程飞雪为妻……”

    “乔宇石!你这个负心汉,你出来!”酒店外传来女人的大叫声,打断了牧师的话。

    齐洛格一直揪紧着的心豁然开朗,小勇哥帮她安排的人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乔宇石,一瞬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静的连落下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对不起,我们拦不住那个女人,她是孕妇,我们怕伤着她。”保安队长汗涔涔地跑进大厅,向乔宇石回报。

    “让她进来!”乔宇石淡然说道。

    “哗!”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这四个字一出,场面完全乱了。

    人们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这位温文尔雅的男人原来是个花心滥情的人。

    几位长辈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只是为了保面子不好说什么。

    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在两位保安的护送下进了大厅,指着乔宇石的鼻子愤愤然骂道:“乔宇石,你不是说我有了你的孩子要娶我的吗?现在你竟然丢下我娶别人,就不怕一尸两命?你要是不马上停止婚礼,我就死在你面前!”

    乔宇石何曾见过这个女人,他一向洁身自好,当外面传来女人的叫嚣时,他就知道是有人闹事。

    孕妇的话很有杀伤力,现场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人们都在声讨这个现代版的陈世美。

    乔宇石的眼睛在孕妇的脸上扫过,又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宾朋,在齐洛格的身上停了有一两秒钟。

    齐洛格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杯子,心想,他应该不会猜到是我做的吧。

    他的不回应,以及淡然自若的态度让沸腾的人群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身边的程飞雪一直看起来波澜不惊,依然浅浅地笑着,姿态优雅,好像出现的不是她的情敌。

    “你叫什么名字?”乔宇石问那位孕妇。

    “你该不会不打算认我吧?连我的名字也故意装作不知道?我是妍妍啊!”

    “妍妍……”乔宇石默念了这两个字,让人琢磨不透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在一起多久了?”他又问。

    “两年。”这些台词她早准备好了,答起来很顺。

    “看来我们很熟了?”

    “那是当然了,连孩子都有了,能不熟吗?”

    “很熟!那你就告诉一下在座的各位,我有一块硬币大小的胎记,是在左前臂还是右前臂。”

    “这……”这台词里面没有啊,让她怎么编?乔宇石的每个问题都让她倍感压迫,要不是看在酬劳丰厚,她都想逃跑了。

    妍妍发现自己头上都冒汗了,深吸了几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咬了咬牙,挤出两个字:“右手!”

    乔宇石伸出左手解开了自己衬衫右臂的扣子,把衬衫袖子撸起来,对着所有宾客展示了一下。

    “各位请看,乔某右臂有胎记吗?”

    “我……我记错了,是……是左臂。”妍妍已明白了乔宇石的心意,不能这样砸了,忙又补了一句。

    “这回确定了?”

    “嗯!”妍妍笃定地点了点头,于是乔宇石又解开了左臂的钮扣,再次展示他的手臂。

    妍妍的脸红的发紫,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去圆谎。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比乔某睿智,早看出这个女人是特意来破坏乔某婚礼的。出现这样的插曲,乔某深表歉意。当然,更要向我的妻子程飞雪致歉。雪儿,请你相信我,我对你是忠贞不二的。无论任何人,都休想破坏我们完美的姻缘,因为是上天命定你和我,让我们永远相守的。”他深情的表白换来新娘一个热情的拥抱。
第003章 她依然爱着他
    在拥抱的间隙,齐洛格感觉他的目光又投向了她,带着一股旁人察觉不到的怒气。

    形势大逆转,刚刚还私下里声讨他的宾客们全都赠予他热烈的掌声,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乔父也对儿子点了点头。

    齐洛格本以为安排一个女人来闹,新娘肯定容忍不了自己的男人有第三者,会当场甩乔宇石一巴掌然后愤然离场。怎么也想不到程飞雪是那样淡定,理智的令人发指。

    现在她只想逃,耳边却听到乔宇欢在说:“喂,美女,你怎么不鼓掌啊,我大哥刚刚是不是很酷?”

    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心想,酷个屁,计划全泡汤了,好朋友没拯救成功,怕是她要遭一次灭顶之灾了。

    乔父使了个眼色,保安队长忙护送着孕妇找地方喝茶了,婚礼在经过一段小插曲后毫无悬念的继续了。

    礼毕,齐洛格饭都没吃就逃之夭夭。

    乔宇欢今天碰了她这么个大钉子不甘心,一直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离席,他也跟了出来。

    “美女,你去哪儿,我给你当护花使者!”

    “我男朋友会来接,谢谢了。”

    “那好吧,什么时候考虑换个男朋友,我会是个不错的人选,人们都叫我黄金单身汉。”乔宇欢臭屁地说。

    “再见,黄金单身汉先生。”齐洛格摆了摆手,不冷不热地说,招手拦了一辆的士钻上车。

    乔宇欢朝着她车消失的方向怔了一会儿,想着,这女人竟对他的外表他的身份无动于衷,有些意思。

    小女人,等着瞧,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齐洛格,你难过并不是因为爱他,只是因为被他侮辱了而已。”她自言自语着。

    今天格外地想念肖白羽,她告诉自己,她依然爱着他。

    至于乔宇石,也许是因为共度了两年,    成了习惯。

    当年二十岁的她单纯地把小勇哥的话当成了箴言,她想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就该想办法让他爱上自己,永远在一起。

    乔宇石救了她爸爸,她该感激,该回报给他一个女人的真心。

    于是她拼命地让自己忘记肖白羽,努力地对乔宇石察言观色,认真地记着他的好恶,不遗余力。

    当她亲眼看到他对程飞雪的呵护,她才知道她的行为和想法有多幼稚。

    她醒了,从此后再不会做痴心妄想的梦,她会把他从她心里彻彻底底地赶走。

    今天他结婚,一定不会管她在干什么,她自由自在地逛了一下午的书店,买了一些实用书籍。

    看了一个晚上的书,充实了不少。

    夜里十点半,她舒舒服服地洗了澡,吹干头发,盖了一床毛毯睡下。

    快两年了,第一次不用担心半夜被人强迫着承欢,她要放任自己好好睡一觉

    即使她刚醒,依然能觉察到他的怒气。

    “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今晚是你的洞房……唔唔……”她话还没说完,小嘴旋即被他带着酒气的唇狠狠地封住。

    今夜她格外不想,不管身体是什么反应,她的心里对他的接触非常非常抗拒。

    他和她最好朋友的洞房花烛夜,他该在新娘子身边,怎么可以对她这样?
第004章 独守空房
    她卯足了劲,用尽最大的力气把他从身上推开,喘着粗气对他吼道:“你这样做就不觉得对不起雪儿吗?要是不爱她,你就不该娶她。你娶了她却让她洞房之夜独守空房,你太过分了!”

    乔宇石也不强迫她,只静静地看她,仿佛想要看进她的内心,想知道这个小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你究竟是在吃醋,还是在为她鸣不平?”他淡淡地问。

    “我当然不是在吃醋,我只是你投资鸿禧附赠给你的礼物,有什么资格吃醋呢?我只是心疼雪儿,她从小到大可是娇生惯养着的小公主,你这样对她,她会伤心死的。”

    “你不也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吗?现在不是照样在给我做最见不得光的情妇?”他轻蔑地弯了弯嘴角,奚落道。

    齐洛格的眼神黯淡了,她的心因他的一句“情妇”被揪的生疼。

    其实没有错,这就是她的身份,只不过她没正视她的身份而已。

    “我是因为要救我爸爸,做情妇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雪儿她又不欠你什么,你这样对她不公平。她是个。”她的语气弱了下来,对她的身份认了。

    莫名其妙地,乔宇石有些烦躁。为了掩饰自己的烦躁,他皱了皱眉,打断了她的话。

    “自从两年前你和我在一起,一直都很顺从,今天为什么连续两次拒绝我?是不甘心我没有娶你,在生气?”

    “不是!”齐洛格坚决地摇头,她已经是笑话了,再被他看出她曾经的希冀,真要无地自容了。

    “既然没想要嫁入乔家,为什么要找人破坏我的婚礼?”

    “我没有!”

    “是想让我给你提供一些证据吗?假如你非要让我用证据说话,拿到了证据鸿禧的投资。”乔宇石顿了顿,没再多说,语言的空白却让齐洛格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眼神迫人。

    从她闪烁的眼神中能判断出这件事就是她做的,果然是个不安分有心机的女人。

    “好,我承认这件事是我做的,求你别对鸿禧的投资动手脚。”

    “承认就好,你既然错了,就该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一点代价。”他慢悠悠地说,似乎在思考着让她付出怎样的代价。

    “你想怎么样?你说过只要我承认,你就不动鸿禧的投资!”

    “别担心,我不会动鸿禧的。我想,你给我生个孩子。”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好像生孩子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

    齐洛格简直没办法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她很不确定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你说,你想我给你生个孩子?”

    “对!”

    “可是我和你约定的期限是两年,还有三个月就终止了。应该没有那么速成的宝宝吧?还是你打算继续我们这样的关系呢?”齐洛格知道,这个男人不能逆着来,你得和他讲道理,所以说话时语气尽量显得平淡和波澜不惊。

    “时间不会是问题,只要你把孩子生了,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争取到二房的位置。虽然不及雪儿的地位高,但是你母凭子贵,在乔家也会是人人尊重的二少姨奶奶。会有用不完的零用钱,也会有上亿的身价。”

    齐洛格错愕地看着他,这一整天,她好像完全认识了他这个人。他竟可以把她当成为了金钱地位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

    别说是做什么姨奶奶,就是做他乔宇石正牌的妻子,她也不稀罕了。

    齐洛格怒极反笑,问他:“是不是我还应该感谢你给我争取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呢?”

    她笑的多甜啊,他就知道她是个贪慕虚荣的人,从一出现就处心积虑地要留在他身边。

    “你说呢宝贝儿?嫁入乔家是多少女人的梦想,我让你做全天下最骄傲的女人,你当然该感谢我了!”他轻蔑地弯了弯嘴角。

    “很可惜乔宇石,我不想嫁入乔家,找人闹婚礼不过是不想我的好朋友嫁给表里不一的伪君子。至于我自己,我宁愿嫁给一个乞丐,宁愿一辈子嫁不出去,都不会想嫁给你!”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女人对他说话时,语气中有明显的不屑。

    表情中也有对他的厌恶,他乔宇石还不至于让女人这么讨厌吧?也许她根本就不是讨厌他,而是让他琢磨不透她,为她着迷。她的胃口大着呢,不想做姨奶奶,一定就是想做正室了。

    “看来,生孩子的事你不愿意?”他淡淡地问。

    “当然不愿意。”

    “那就算了。不过你今天违反了我们的游戏规则,必须受罚,时间延长半年。”斩钉截铁,容不得她有半分质疑。
第005章 协议期间
    齐洛格张了张嘴,想向他认个错,争取这半年的刑罚能够减免。

    骄傲还是战胜了一切,宁愿被他多折磨半年,她也绝不和他这个伪君子说一句软话。

    “如你所愿!”她咬牙切齿地说。

    “有点不情愿的样子,不该感谢我给了你更多诱惑我爱上你的时间吗?”他挑起她的下巴,盯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问。

    他要延期可不完全是没享受够她曼妙的身体,最主要的是她这个小丫头竟然在他身边快两年了,还没让他找到破绽。

    他就不信,堂堂乔氏的新掌门人连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都斗不过。

    乔宇石最喜欢挑战,他要让她恨死他,再爱死他,然后乖乖地把自己接近他的目的和盘托出。

    最后。他当然会把这个心机重重的女人打回原形,让她为自己的所有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曾经是很感谢你的。”她的目光很清澈,一点都不像在撒谎。

    她想向他表白自己的想法,话只说了半截,在他质疑的目光中,她闭了口。

    “继续说啊,怎么不说了?”

    “你找我,不就是解决你最原始的需要吗?我们不需要说什么,语言对于你我来说,太多余了。”她语气很平淡,他却知道,还很不屑。

    齐洛格紧紧地抓住他的大手,急道:“你文明点,别撕坏我的衣服,我得花钱买呢。”

    “是怪我没给你钱用?”他突然停了动作,盯着她问,以为是抓住了她的小尾巴。

    他曾经把卡给她,让她在一定的额度内任意支配,可她从没动用过一分。她住在这里,连拖鞋毛巾牙膏牙刷,都是自己买来的。

    他也以为她很有骨气来着,现在看来,也未必嘛。

    齐洛格看外星人似的看了他一眼,真怀疑她和他使用的不是同一种语言。要么就是这个男人脑袋有病,反正她的话大部分都会被他扭曲。

    她的态度再次让平时无比自制的他失去了控制力。

    “今夜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我不想让雪儿恨我!”

    “你没有资格反抗!”

    齐洛格咬紧嘴唇,纵使疼痛,也决不向他屈服。

    忍着……

    紧紧地闭着眼忍着。

    “看着我!”他边律动,边命令道。

    她睁开眼看向他的脸,她曾庆幸过自己不得不委身于他的男人至少不是又老又丑的。

    现在看着他这张过于英俊的脸,她心底却全是憎恨。

    她恨自己不能抵御自身的欲望,也恨他非要在新婚夜这么侮辱自己。

    坐起身,她要去仔仔细细地洗个澡。

    他却已经拉好裤子拉链,把她按坐在床上,她未着寸缕,他衣冠楚楚,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不平。

    她的小脸因为欢爱红彤彤的,应该高兴,偏偏是一脸的凄凉,看着就让人烦躁。

    他本来是惩罚她的,看她的痛苦成那样,终究心软,转而让她欢愉,她却不领情。

    “我都看见了!警告你,别打他的主意!”他的话阴森森的。

    他们有约定,在协议期间,即使是和男人牵手她都不可以,因为他有洁癖。

    他却可以和他的妻子亲热,又对她这样,她也有洁癖呀!

    “放心!”齐洛格冷淡地说。

    “要是没别的事,我要去洗澡睡觉了,你请便。”说着站起身,却被他重新按回去。
第006章 假意的一场婚礼
    “听我说完,你接近他真的没有一点好处。第一,他这个人滥交,    第二,他虽然有钱却不管家族的任何生意,恐怕满足不了你强大的胃口。所以……”他话还没说完,被她不耐烦地打断。

    “你省省心吧,我对你们乔家的男人不感兴趣,无论是你还是他。

    她推他,想要站起身,他却纹丝不动地继续和她说话。

    “我倒忘了,你恐怕是还惦记着你的肖白羽吧?”抑或是另一个男人?

    “我的这里和你无关!”齐洛格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傲然说道。

    “你这里却与我有关,为什么要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没明白。”他的表情很严肃,像是警员审查犯人似的,齐洛格的心有点打鼓。

    “非要我说的清清楚楚,你才肯认?”

    “说清楚吧,否则我不知道你让我认什么!”她皱了皱眉,扭了扭身子    

    “我承认什么呀?我和你在一起是第一次!货真价实的第一次!”想起第一次的场景,齐洛格现在还觉得委屈。

    她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把自己珍惜了二十年的贞操献出去的?

    流血的不光是身体,还有心!她的心在象征着纯洁的那层膜撕破的时候,也跟着碎了。

    因为她明白,这一生她再没资格和肖白羽在一起了。

    她以为她是第一次,他会很满意,很高兴,毕竟男人都该重视这个的。

    当时他停住没动,她想他或许是怜惜她的痛吧,谁知她想错了。他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地问她:“你居然是第一次?”

    “当……当然……”她被他吓坏了,结结巴巴地说。

    讨论过第一次的问题,今日想起,齐洛格当时的疑问又涌上脑海。

    别的男人都恨女人不纯洁,他为什么却那么反感她把纯真给了他呢?

    在她陷入回忆之时,他又冷冰冰地开口。

    “你的第一次早在十八岁之前就没了!”

    “不可能!”她争辩道。

    “我又没有要求你喜欢我,你为什么要找遍各种理由质疑我?乔宇石,我是不是第一次自己还不知道吗?我和你二十岁才认识,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第一次在十八岁就没了呢?”

    “我当然……”乔宇石话说了一半咽了回去。

    总有一天她会认的,他又何必急?

    看也不看她一眼,他连句招呼也不和她打,转身走了。

    齐洛格重新拿了完整的睡裙底裤去洗澡,水缓缓流着,她却一直在想着他的话。

    她十六岁时出了车祸,昏迷过两年。

    他所说的失去纯真的年纪,该是她昏迷的时间,可见他是骗她的。可她又隐隐的不安,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确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

    想了一夜,这个问题却不是齐洛格一个人能想通的,早上起来她决定回家去问问小勇哥。

    回到家和父母一起吃了早餐,自从乔宇石投资了鸿禧,他们的精神状态好多了,有说有笑的。

    乔宇石做的非常好,让两人从没有对投资产生过怀疑,只以为他是有利可图,不知道女儿在里面做出了怎样的牺牲。

    她从小被父母像个小公主般呵护着长大,多无忧无虑,直到家里出事前她偷听到他们的谈话才知道原来她不是父母亲生的,是捡来的。

    连亲生的父母都会抛弃她,他们却这么爱她,正因如此她才更感激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养父养母。

    看着父母如此高兴,齐洛格就觉得即使像昨晚那样被他蹂躏,也是值得了。

    “江东海对你好不好?有委屈就和爸说!”

    “啊?好!当然好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只有他能有委屈,我还能委屈了?”齐洛格笑道。

    当年父亲的工厂面临倒闭,父亲一个人躲起来自言自语地说厂子没了,他就活不下去了,就是放心不下女儿,她还没嫁人呢。

    齐洛格答应了乔宇石的条件以后为了让父母放心,也为了能顺理成章地搬出去住,假意办了一场婚礼,新郎是乔宇石安排的,他的助理江东海。

危险恋人:错惹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危险恋人 或 错惹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 最新章节

    原标题: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最新章节小说名: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目录预览:第1章决定回归第2章茶水间遭袭第3章浓情热吻第4章他的婚讯第5章终于等到你回来第1章决定回归“不要……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这是你自找的……”“不……唔……”激烈反抗的声音被强势霸道的堵住,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动作也愈加猛烈起来,宽大的手掌每抚过一处柔软,便燃起一簇炽热的火焰。身下的女人脸色惨白,恐慌,害怕,她不住的挣扎着。男人的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急于发泄的冲动使他的动作更加粗鲁了一些,迅疾的抓住女人几近透明

  • 男神不好惹 最新章节

    原标题:男神不好惹最新章节小说名:男神不好惹目录预览:第1章可疑分子第2章拖车第3章谁不要脸第4章投怀送抱第5章防碍军事行动第1章可疑分子北风那个吹啊~罗云妩紧了紧大衣的衣领,秋天的晨昏时分冷得真教人哆嗦还要坚持在这执岗真悲催。她望了望这处岗点,刚刚陈队长与几个同事都进监控车去吃早餐了,留下她一个人守着。从昨晚零晨起她们队的任务就是守住这一区盘查可疑车辆,据知情人报料,有某茬恐怖分子准备今晚把军火运出京都,结果守了几个小时仍毫无收获。“085,呼叫085。”对讲机突然呼叫。“085收到请讲。”罗

  • 恋了爱了 最新章节

    原标题:恋了爱了最新章节书名:恋了爱了目录预览:第一章相亲遇上了个疯子第二章男友的背叛第三章那和我相亲的是谁第四章创意被偷第五章勾搭成奸第一章相亲遇上了个疯子“好了妈,我知道了,好好好,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放鸽子的!”唐语欣一边敷衍的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话,一边翻着白眼。她当然不会放鸽子,但是她接下来要做的,比放鸽子还要来得彻底。“嗯嗯,我知道了,我到了啊妈,先不和你说了。”唐语欣利落的挂了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咖啡店名字,佐罗咖啡,呵,倒是清雅幽静,可惜就是约的人不对。翻出包里的镜子照了照,确

  • 女不强大天不容 最新章节

    原标题:女不强大天不容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女不强大天不容目录预览:第一章名门夫妻是笑话第二章旧情人第三章载着情敌飙车第四章低调冷战高调恩爱第五章我缺女人第一章名门夫妻是笑话《名门夫妻》录制现场。记者们为了能够采访上A市第一财团,陆氏的少夫人袁绍琪,早早的等候在此。袁绍琪身着淡绿色长裙,面带微笑的坐在摄像机前。记者们见到袁绍琪,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发问,“陆夫人,能不能谈谈你和陆少爷的相识经过?”“宴会上前辈介绍认识的,算是商业联姻。”袁绍琪气质恬静含蓄,典型的大家闺秀。不就是秀恩爱么,她的配合度一向

  • 对不起,我爱你 最新章节

    原标题:对不起,我爱你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对不起,我爱你目录预览:01:她居然背叛我02:昔日的好姐们?03:被关进黑屋04:欧阳风05:他指名让我上台01:她居然背叛我我想不通,就算我有无数个理由,我也不想通为什么背叛我的人是金晔!“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我看着她,几乎在讨好。金晔却懒得理我,她靠着玻璃,吸了一口烟,和平时一样,但冷漠的态度却让我感觉陌生。“你别跟她废话了,我看她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狗!”洛珍在我旁边,瞪了金晔一眼,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金晔被骂,情绪变得激动,她伸手

  • 春光乍泄 最新章节

    原标题:春光乍泄最新章节小说:春光乍泄目录预览:记001不堪的初遇记002当年的偶像,现在的流氓记003他的女人记004只有一次第一次记005帮他?记001不堪的初遇我叫戈薇,这是我的花名,我是80末生人,出生于黄浦江畔,但我对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其实也只停留在十七岁之前。我是一名T台模特,平时也兼职私人伴游,也就是给那些富商官绅聚会时捧场的“宴客”。当然也有人直接陪睡的,像誉满全国的海天盛筵,就不乏我们工作室里的“高台”模特。我十七岁那年,错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我陪着他,隐瞒了父母,坐上

  • 爱你,到此为止 最新章节

    原标题:爱你,到此为止最新章节小说:爱你,到此为止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野种第3章毫无意义的联姻第4章白菊第5章戴钻戒第1章怀孕“恭喜夫人,您已经怀孕两周了。”电梯缓缓向上,庄潇潇手指紧紧捏着化验单,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医生对她说过的话。她怀孕了。是顾逸晨的孩子,她最爱的男人。虽然联姻嫁进顾家两年的时间,但因为身份悬殊婆家人总是对她鸡蛋里挑骨头,丈夫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但现如今她终于怀上了顾家的骨肉,她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改变的。越想,庄潇潇就越觉得兴奋。她从医生那里检查完后想找自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 最新章节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小说名: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001章上门挑衅第002章当着正牌秀恩爱第003章说,我是你的谁第004章又遇上第005章鸿门宴第001章上门挑衅“安小姐,我不想多说废话,直接挑明了吧,唐总喜欢的人是我。你占着夫人的名号也没什么用。反倒会让唐总为难。识相的你就主动提出离婚,趁年轻还能再找一个人凑合着过日子。”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张巴掌大的脸蛋上五官精致,配合着精心打造的发型,说不出的艳丽夺目。也难怪会成为SJ捧出来的又一届新人嫩模。而与之相对比的

  • 谁寄锦书来 最新章节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小说名称:谁寄锦书来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第二章:妈,您女婿出轨了,还是和兄弟第三章:我想离婚,老公却用死威胁我第四章:我老公想拍视频,我变成了不要脸的女人第五章:我出轨了,对象还是个骗子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个男的。我叫苏淼淼,今年24岁。长相一般,家庭一般,工作一般,唯一值得我骄傲的,是我嫁了一个好老公。我的老公陈一鸣,是同公司的销售经理。我们是同事聚会上认识的,见面都觉得彼此不错,一切水到渠成,认识一年

  • 爱恨一线牵 最新章节

    原标题:爱恨一线牵最新章节小说名称:爱恨一线牵目录预览:第1章:失败的婚姻第2章:被拽到酒吧第3章:被骚扰第4章:陌生男人第5章:居然还想她第1章:失败的婚姻九月,一年当中最后一个让人闷热的秋老虎。装修风格严谨的办公室里面,空调温度打的并不是特别的低,但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宋楚然却从心头凉到了脚底。一身橘色的套裙将她那张苍白的脸衬托的更加苍白没有血色,精致的小脸上,除了眉头微微拧在一起,就没有了任何的表情。心口有个地方堵得很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她低头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着的那些照片,沉默了好久,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