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功夫小子闯情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1:26:44 来源:网络 []

小说:功夫小子闯情关

第001章 隐于市

 陈旧的四合院祖屋,一棵粗壮的大槐树下,苏小白坐在光秃秃的树枝下抬头仰望着星空,这一年的寒假,天气格外得冷,但他依旧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棉质衫,腿上也仅仅是一条宽松的运动裤。163女人网

 寒冷的夜色中,他的身上却是蒸汽袅袅,整张脸上的毛孔都在喷着热气,。他的脸透着一股子稚嫩之气,毕竟他才是一名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但气质之中倒是透出几分的倔强之气,已然带着男儿式的风骨。

 严格说起来,他其实是武当传人,只不过和那些武当山正儿八经出来的弟子完全不同罢了,据他的师父所说,那些人已经变质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武当的传承了,剩下的只有铜臭气了,不要看他们占了武当的地盘,生活在名山秀景之中,但真正的武当弟子已经散落在民间了。

 大隐隐于市,在那风景秀丽之地,占着气势辉煌的地盘,那已经不能称之为武当了,只不过是一种商业运作的手法罢了,更多的是为了那块招牌,为了数不尽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传承,只有那些散落在民间的武当弟子,心中还在严守着古老的传承,无论是辈份还是传承都保存得相当完整。

 按照他师父说的,他现在是明字辈弟子,因为他是俗家弟子,所以师父还给他起了一个道名,叫做明枪,为此这还让他腹黑了几年,这个道号着实是不好听啊,弄得像是拦路打劫的莽夫似的。

 只是当时师父这样告诉他:你就知足吧,现在明字辈的弟子,已经比武当现任掌教清字辈的还要高出一个辈份了,算是武当弟子之中除了他之外辈份最高的人了。

 但在苏小白的眼中,却总觉得那个老头没有说实话,似乎有点忽悠人的意思,老头其实也不老,只不过六十多岁,外表看起来也是六十来岁的样子,没什么特别,也不显年轻,看起来武当传承并不能让人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年轻一些。《功夫小子闯情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老头长得瘦瘦小小,像一只猴子似的,而且苏小白总是能在他的身上找到一点猥琐的味道,单纯从外表看起来,他就特别得不正经。

 而且他干的那些事也很不正经,诸如故意用气功自身后吹起漂亮女人的裙子,那只是为了看清人家内裤的颜色。

 所以对于苏小白来说,这老头除了有点本事之外,人品还真是不行,但老头却是有另外一种说法,还为此振振有词:“明枪啊,你这个人就是太认真、太一本正经了,这一点你最不像我,按理说,我要找徒弟,那肯定得找一个对味口的。

 像是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人,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一个呆头呆脑的人?以后你得改啊,否则少不得受人欺负。唉,其实说起来,要不是你的资质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在武学上的天分甚至比我的师父也高那么一点点,我还真不会要你,这脾气完全不合啊。”

 苏小白当时刚上小学四年级,也才九岁,这让他有点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就忽悠吧,要是武当传承真像是你说得那么厉害,以后谁还敢欺负我?”

 “唉,这个世道,欺负你的往往都是你想对人家好的人,比如说吧,你将来的媳妇,你要是不学着花一点,那肯定就是吃亏的命。女人嘛,还是要靠骗的,连哄带骗,那样才能娶上媳妇,否则像你这样一本正经的就只能打光棍了。《功夫小子闯情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老头颇有点过来人的味道,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抹沧桑,眼角甚至还泛着几分的湿润,似乎已经哭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事情。

 苏小白却是依旧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他继续呆头呆脑的晃着头说:“要是这么麻烦,那还找女人干嘛?我一个人过就行了,谁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打谁,反正我的目标就是成为天下第一的高手,和女人就没一丁点关系。”

 老头当时就没好气地狂揍了苏小白一顿,当时他的心里还相当的不服气,若不是因为打不过老头,他早就动手了,只不过七年之后的今天,他似乎有点明白了,男人似乎身边还是得有个女人。

 说得透彻一点,那就是他有点思春了,当然了,这个形容也不是很贴切,应当说他有点情窦初开了,这个年纪,已经十六岁了,总是有那么点明白男女之间的不同了,所以今晚他仰望星空,却就是想不明白他该怎么样才能像老头那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虽说到现在他想到老头的第一印象,依旧是只有猥琐,但是老头的话却是很有道理。

 只是老头离开他已经一年多了,按照他所说的,能教的都教给他了,剩下的就是功力的问题了,还有就是,老头让他早点破了童子之身,那玩意现在已经没用了,因为他已经把那股子纯阳之气给完全练出来了,再练下去可就要出大事了,阴阳不调,可能就会走火入魔。

 长吁了口气,苏小白慢慢站起身来,接着高大的身影腾空而起,直接翻过了高高的院墙,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有如行云流水,带着太多的美感。

 这是一个安静的小镇,苏小白的家里算不得富有,在当地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和所有为了孩子的父母一样,他的父母总是希望他将来能够出人头地,成为了不得的大人物,为苏家的祖祖辈辈脸上争光。说明163nvren.com

 至于他拜师的事情,他父母却是并不知道,以苏小白和老头的能力,要想避开普通人的注意力,那也并不是一件如何困难的事情。

 身子轻轻地落地,苏小白沿着小镇平时最热闹的马路慢慢向前走着,晚上九点,马路上已经没有什么灯光了,只有一两家大排档还在开着,但卖的东西也都很简单,无非就是面条或者是羊肉汤之类取暖的东西。

 冬日的阴冷,对于小镇上的人来说,喝上一杯烈酒,就着一碗滚烫的羊肉汤,这就是华夏大多数北方普通老百姓的念想,有点类似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韵味,个中的滋味需要细细品味。

 苏小白并没有任何的目的,在走路的时候他依旧抬头看着星空,只是刚刚经过一条小胡同的时候,前面的大排档门口却迎面走过来一个跌跌撞撞的人。

第002章 师妹饶命

 说得完整点,这是一个女人,虽说是晚上,到处黑漆漆的,一切都看不真切,但苏小白却照样看到了她的脸,这是武当的夜视之术,还是挺管用的,有时候他想看几本武侠小说时,因为父母不允许,所以会直接断电,他就只能躲在黑漆漆的被窝里慢慢看。

 女人的身上穿得并不多,上身就是一件宽松的衬衣,下身是一条牛仔裤,年纪似乎和他也差不多,一头长发,长得挺漂亮,此时苏小白也已经明白女人好在哪里了,再不是曾经的懵懂无知。

 他盯着女人看的时候,女人却是抬起头来,醉眼朦胧地看着他,嚷嚷了一声:“看什么看?”

 苏小白倒是一愣,这女人的感觉还挺敏锐,竟然知道他在看她,要知道他现在可是高手啊,只不过这事他总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正想着低头的当下,脑海中却是又想起了老头的话:“小子,你就是太认真,太一本正经,男人还是要花一点啊。阅读163nvren.com

 所以他又抬起头,若无其事的又看了她几眼,走在路上的漂亮女人,不就是让人家看的吗?看一看又不会少一块肉。

 女人的目光陡然凶悍了起来,肩头一侧,直接撞向苏小白的胸膛,虽说是脚步虚浮,但那股子力量却是让苏小白的眼神又缩了缩,这竟然也是一个高手。

 在这样一个小镇能够出现这样一名高手,似乎很蹊跷,但苏小白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身体却是自然而然的一错,同时伸手搭向女人手臂,已经用上了武当的缠丝手,想把她暂时地制伏,只要被他缠住一时片刻,他完全可以把她给扔出去,然后他就可以跑了。

 只是他的手刚刚触及女人的胳膊,女人的身子却是向后一滑,整个人基本上就和地面保持水平状态了,展示出了她惊人的腰力,接着她的手直接抓向苏小白的脚踝,同时那两只脚踢向他的脸,就那样保持着头上脚下的身形。

 就算这样做的时候,她的动作依旧有如花蝴蝶似的,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这东西最是能打动少男的情怀,因为苏小白已经有点春心萌动了。

 更何况因为她的这个动作,她身上的那件衬衣自然而然地滑下,白皙的肌肤……这让苏小白的鼻血直接就流了下来。

 原来老头子倒是没说谎,而且他也和老头一样,开始流鼻血了,看起来老头说得有道理啊,他的身体阴阳不调,就快走火入魔了,只是老头难道也是这样吗?

 苏小白以为自己走火入魔了,心神一时激荡,带着几分的茫然,但女人那一脚,却是直接踢到了他的头上,但是数年的练武生涯让苏小白的身体已经有了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所以他的身子一个侧身,完全靠本能避开了这一脚,最终这一脚踢到了他的肩膀上。《功夫小子闯情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接着他的身子就飞了出去,径直没入了一侧的小胡同中,这一条小胡同其实是一条死胡同,里面放置着的都是一堆堆的垃圾,这自是因为胡同两侧的房子里根本就没人住,而小镇居民相当朴实的认为,没有人住就没有人管,丢个垃圾没什么大不了的,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垃圾场。

 在飞出去的同时,苏小白心里却是想到了许多的事情:完了,我走火入魔了,爸、妈,以后照顾不了你们了,还有老头,看样子你又骗了我一次,说什么我就是这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了,这随便出来一个女人,就是这么彪悍,一脚便把我踢出去十几米。

 虽然说她的身手没我好,功力也没我深,要是公平地打起来,我肯定能在三五十招之内就把她给打趴下,但她是女人呐,就能让我走火入魔,这就是本事啊。

 老头,你教会了我这么多的功夫,就是没有教我怎么摆脱出走火入魔的状态,以前的你常常流鼻血,怎么还能扛过去呢?这一次看来我要死了,我的心跳加速、体温上升,这应当是没救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掠过苏小白的心头,紧接着他的身体就撞进了那一大堆垃圾之中,自然而然的,他的护体真气替他扛了这一下,所以其实他一点事也没有,否则这十几米落下来,一般人就算是不死,至少也要重伤,而且骨头起码也会断上好几根。

 只是下一刻,他的眼前一花,那个女人直接站到了他的身前,醉意朦胧的脸上带着几分的诧异,喃喃着说道:“咦,不对啊,他的功力应当比我深厚,而且那明明就是武当的缠丝手和传说中只有隐宗掌教才能学到的紫阳真气,怎么就这么不经打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小白的脑子里突然也有点清醒了,呀,是的,这个女人的招式之中,分明也带着武当传承的影子,难不成她也是武当弟子?只是没听说武当有女弟子啊。

 但这个时候,他却是直接开口了:“这位师妹,既然大家都是武当弟子,那今天这事都是误会,你能不能把摆脱走火入魔的这招传给我啊?”

 女人甩了甩头发,哼了声道:“谁是武当弟子?我最讨厌的就是武当弟子了,我是峨眉弟子,而且你多大了,就敢叫我师妹?”

 “噢,我十八。”苏小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十八?以后得叫师姐,知道不?”女人打了一个酒嗝,随后似乎觉得这么说话有点太过亲近了,脸色不由一正,伸脚踢了他的小腿一下道:“不对啊,在这个世界上,能和我平辈的人物似乎没有啊,你小子分明就是想占我便宜,报一下道号。”

 苏小白伸手摸了摸鼻子,鼻血还在冒着,看样子指望这个女人是指望不上了,她真是很凶残啊,就这样看着他死去。

第003章 走火入魔

 听到她问道号的事情,苏小白不由来了点精神,依照老头子所说,他的辈份可是在当今武当清字辈掌门之上,算是天下第二高的辈份了,所以他很有底气的说道:“我叫苏小白,道号明枪,辈份还在武当掌教清字辈之上,你应当叫我一声师叔祖了吧?”

 女人又踢了他一脚,重重哼了声道:“祖你个头啊!明字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峨眉慧字辈的,我叫慧心,和你平辈,以后你要叫师姐,知道不?咦,不对,你是明字辈的,那你师父是不是道号紫阳的林天鹏?”

 “师姐,你认识我师父啊?那老头的确是叫林天鹏,既然是一家人,那么你就帮帮我吧,我这走火入魔越来越严重了,体温越来越高,呼吸也很不正常,甚至我都没有运功,这儿竟然自动站直了,这可是又在修炼纯阳之气了,这么下去,我会越来越不协调的,还请师姐帮我啊。”苏小白一脸苦哈哈地说道。

 慧心低头看了他一眼,下一刻脸色红了起来,娇喝一声:“你果然和林天鹏那个负心汉一样,都不正经,我要杀了你。”

 边说她边冲向苏小白,并指如剑,直刺他的喉咙,这分明就是峨眉的玉女剑法了,但因为苏小白依旧躺在垃圾堆里,所以她只能是身子平俯而下,有如仙女般飘了下来。

 就在她的指剑即将触到苏小白的脖子,而苏小白已经闭上了眼等死的当下,她却是闷哼了一声,摔在了他的身上。

 同时一股子如兰似麝的味道荡入了苏小白的鼻子里,他深深一吸,脑子里顿时一阵的茫然,心里再叫了一声:“坏了,这一招更厉害了,没想到慧心师姐这么恨我,竟然要让我彻底走火入魔而亡,而且那个老头又骗了我一次,这世道,随便出来个女人都和我平辈,还说什么天下第二,弄不好就是天下倒数第二了。”

 慧心这一倒下,她的小手顺势压在了一侧,眼睛里掠过几分的异样,紧接着轻轻嘟囔了一声:“坏了,这一次可是麻烦大了,老尼姑竟然又给我下药了,这分明就是传说中星宿派的引欲散,这种下三滥的东西可是来不及找解药了,看起来老尼姑这一次又赢了,星宿派的丁大象又要倒霉了。”

 这声轻轻的嘟囔之后,慧心的眼睛里紧接着浮起几分绿油油的味道,随后她的身子如蛇般滑了滑,和苏小白之间变成了面对面,眼波如秋水,长发如垂瀑。

 ……

 慧心师姐,你真是个好人呐……

 只是就在这个当下,他只觉一股暖流自小腹涌来,这分明就是一股子纯阴之气,这股纯阴之气刚刚泛起,他身体的经脉同时鼓荡起来,这分明就是功力大增的表现。

 下一刻,他便依着平时练功的状态,慢慢的抱元守一,让真气在体内不断的循环,这一次入定的时间特别快,他直接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小白只觉阴阳之气在下丹田中轻轻的一撞,接着便化为无数的真气,分别留存于上下丹田之中,泾渭分明,这一次让他凭空涨了七八年的功力,现在的他,似乎应付起老头来也不是那么困难了。

 紧接着他便睁开了眼,天色刚刚蒙蒙亮,而他依旧是躺在垃圾堆里。

 径直坐了起来,苏小白的眼神在四周找寻了起来,慧心师姐已经不在了,但他小腹处留下来的那一堆血丝已经凝成了块,这显示着昨晚那一场疗伤之事真实存在。

 在他的身体旁边,还留下了一把剑,这是一把木剑,剑身直接插在垃圾堆里,上面插着一张纸,苏小白拔出剑,伸手取过那张纸,上面写着几行字,看起来相当的潦草:今日失身于你,念你还未清醒,我慧心从不杀无力还手之人,这个仇留待以后再报。

 木剑入手极沉,带着几分的寒气,苏小白用指弹了弹,发现比钢铁还硬,这分明就是千年铁木所制,只是苏小白却是皱起了眉头,心里寻思着:失身于我,原来这就是老头说的调和啊。

第004章 吹裙子

 烈日炎炎,东海街头,万达广场附近,苏小白顶着灼烈的太阳,站在人流量最大的马路上,在他的对面就是万达广场的入口,无数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都带着几分的轻松自在。

 心中幽幽叹了一声,这年头,大夏天还在户外搞市场调研的,估计也就他这么一个特例了,人家那些男男女女一边逛着街,一边孵着空调,那才是日子。

 只是这年头,找份工作并不容易,虽说他有一技之长,但和平年代,又不需要打架,再加上虽说他也算是东海大学毕业的学生,但找工作也并不是那么的容易,他这才大学毕业一个多月,好不容易在一家饮料公司谋了个职,没想到就被派到这里来做市场推广了。

 好在苏小白性格倔强,身上带着男儿式的风骨,也不在乎这些事情,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武当传人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那纯粹就是在打老头的脸。

 进出万达广场的人很多,苏小白的眼神锐利,盯着那无数的美腿,心头泛着一抹美好的味道,那一双双穿着丝袜的长腿,或黑或白,或红或紫,或青或蓝,把女人的美好完全展现出来了。

 东海出美女,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在国内都是上上之选,脸俏、发顺、胸大、腰细、臀圆、腿长,六年后的今天,苏小白对女人的判定标准还是保持着这几点,但他对这里面的含义却是清楚了不少,同时他的心里倒是叹了一声,这进进出出的女人虽然不少,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慧心师姐的。

 只不过慧心却已经成为他心底的某个回忆了,六年了,看起来两人之间再没有见面的可能性了,这一点,自从他上了大学就明白了,这么久的时间,慧心一直没有找过他,这说明她已经忘了那段仇恨,峨眉派的,终究是要落发为尼啊。

 说起来他在大学期间,也祸害过几个学妹,但毕业之后却总是不免劳燕分飞,这都是现实惹得祸,说到底,他的家世普通,毕了业也就是个小白领,无钱无背景,就算是可能很有前途,一般的女人也没多大的兴趣,现实终究是现实。

 当然了,本来以他武当传人的身份,要想弄点不义之财倒并不是一件难事,但这样的事情,他却不会去做,他的骨子里还是有几分的侠骨,再加上他也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毕竟这并不是用来炫耀的,只是一种传承罢了,所以大学四年,也没有人知道他有着惊人的身手。

 念想的当下,身边恰恰经过了一道修长的身影,这是一名身高一米七左近的女子,一头长发,额角的发丝边还带着一个蝴蝶结,粉粉的,穿着一条短裙,腿上是一条斑马纹的白色丝袜,长及膝盖处,再上面则是白如牛奶的大腿。

 她的长相也挺可爱的,光光的小臂上挽着一个小包,看起来颇有几分淑女的味道,以苏小白锐利的眼神,虽说只是在一瞥之间,但依旧看到了她的脸,鹅蛋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妆并不是太浓,这一点别想瞒过武当传人。

 吸了口气,苏小白对着她的裙子轻轻吹了一下,这只是为了印证他最后的判断了,毕竟她穿着一条篷篷裙,只能看出腰够细。

 整个过程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没有人看到什么,就好像那裙子只是轻轻动了一下,就连裙子的主人都没有察觉,但苏小白却是什么都看到了。

 这个女人相当不错,所以下一刻,他径直吆喝了一声:“小姐,你好,我是佳都饮料公司的,这一次我们公司在这里派发饮料,你看这么热的天气,你走路走得都出汗了,我就免费送你一瓶水吧,你帮我做个简单的问卷调查就行了,你看你是喜欢桃子水呢还是桔子水什么的,反正我们这里都有,你看着挑吧。”

 边说,苏小白边从地上抱起一大箱子饮料,直接放在了简易搭起来的服务台上。

 女子扭过头来,盯着他看了几眼,接着摇了摇头道:“我喜欢喝白水,从来不喝饮料的,但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之后,她顿了顿,大大的眼睛再瞄了苏小白几眼,这才咬了咬嘴唇道:“这么热的天,看你也不容易,要不我就替你做个问卷吧,看你年纪也不大,应当是刚工作的吧?”

 苏小白对她顿生好感,这样的女人,果然是个好人呐,内心传统,人又漂亮,心地又善良,要找女朋友还就得找这样的。

 “是啊,我今年才大学毕业,二十二岁,公司也就会欺负我们这些新人,不过反正只要熬个一年,明年我也可以欺负新人了,这都是公平的。”

 苏小白咧着嘴笑了笑,带着几分男儿式的阳光,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典型的闷骚型,这也是性格方面的原因,一时之间也改变不了。

 但他没有注意的是,其实他已经改变了许多,毕竟老头就是代表着和他完全反方向的存在,猥琐花心,总是说他太过正统,太过严肃,受着老头的影响,他现在也能干出吹女人裙子的事了,甚至还会主动搭讪,放在以前他连想都不敢想。

 “原来是师兄啊,我今年过完暑假就要上大四了,明年毕业,我叫刘若云,东大新闻系的学生,师兄是哪个学校的?”女生先是白了苏小白一眼,接着捂着嘴笑了起来。

第005章 小小姑娘

 苏小白主动介绍了一番自己,其实说起来,虽然他长得并非是那种奶油小生的帅气类型,但身体匀称,身高一米八三,皮肤白皙,很有几分的书生气,再加上武当传承,所以那股子由内而外的气质很是贴近自然,极易让人生出好感,更何况他还总是带着几分阳光式的笑容,所以属于那种很容易交朋友的类型。

 填完了这张表格,苏小白也对刘若云大致了解了一番,她是本地人,因为现在是暑假期间,家就住在附近,所以总会到万达广场来逛逛,这一点再让苏小白确认了,她还没有男朋友,否则绝对不可能一个人逛街。

 “师兄,原来我们还真是校友啊!你也是东海大学毕业的,真是太巧了!对了,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什么降温的好东西啊,和你站在一起,一点也不觉得热,反而觉得凉凉的,甚至比吹空调还舒服呢。”

 刘若云挺直了腰杆,身子不由再向苏小白的身边贴了贴,这让苏小白心中一荡,这也就是他,换一个人在这太阳底下,还没有打伞,硬生生站了三个多小时,基本上早就中暑了,但他的紫阳真气可以改变身边的气温,自然是相当舒服。

 正想说话的当下,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他愣了一下,竟然是警方的电话,这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警局的人找他,似乎有点意外啊。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接,但一连响了三声之后,刘若云看了他一眼,他这才故作镇定的接了起来,只是他还没有说话,话筒里便传来一把威严的声音:“你是苏小白吧?”

 “是啊,我是苏小白,你哪位啊?我好像不认识你。”苏小白沉声问道,心里却是寻思着,这些年来,他就一直很低调,也没犯过事,警局的人找他难道是想发他好人卡?可是他也没做过什么好事啊。

 “你肯定不认识我,我叫吴永刚,大兴街派出所的,你这手机可真难打啊,总是不在服务区,对了,你有空没?要是有空就到我们这里来一趟,要是没空,我现在就去接你,你说个地址吧。”威严的男子笑着说道。

 苏小白松了口气,只是心头却是有点不乐意了,这话说得,反正有空没空都得到那里去一次,更何况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美女,他还想继续搭讪下去呢,错过这一次还不知道要再等多久,毕竟在人海中这么相遇的机率着实太低了,但他的心里倒是越来越好奇了,这派出所的人听起来倒没什么恶意。

 “那啥,老吴,你就直接告诉我,有什么事不就成了吗?说真的,我还从来没去过你们那里呢,这心里总是有点压力。”苏小白先是看了身边的刘若云一眼,接着轻声问道。

 吴永刚一愣,心里想着,这小子倒是挺有意思的,直接就称呼老吴了,但这称呼倒也不让人讨厌。

 “噢,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个人需要你过来领走,你家女儿走失了,现在正在我们这里,你说你怎么就这么马虎,一个五岁的小丫头,你就不能看得严一点吗?这还好是落在了我们手里,要是被那些人贩子弄走了,你想哭都没地方哭了。”

 吴永刚哼了一声,颇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在他看来,像是苏小白这样当爹的,完全就是没什么责任心。

 只是在这一刻,苏小白却是愣住了,心头不由一阵的茫然,这一点就算是武当传承也没办法控制,他什么时候有孩子了,还是一个五岁的丫头?

 切断电话,苏小白扭头看了刘若云一眼,正想说点什么时,刘若云却是微微抿着嘴笑了起来,眼波动了动道:“师兄,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反正是过来逛商场的。”

 “那成,若云你先忙着,我去处理点事情,反正我有你手机,以后再约你。”苏小白笑了笑,随后把东西搬进了商场里,这才转身离开。

 只是他的心里却是不免觉得有些可惜,那条粉色的内裤始终在他的脑海中徘徊……当然了,刘若云的笑脸也很具有感染力。

 发顺、脸俏、胸大、屁股圆、腰细、腿长,这六样,刘若云都可以算是达标了,在苏小白的心目中,一共十二分的总分,她至少可以得到十分了,这一点格外不易。

 收拾完了,苏小白将刘若云填好的表格收了起来,那上面还留着她的联系方式,不得不说,这姑娘还真是实诚。

 骑上一辆自行车,这是一辆除了铃铛不响,到处都响的老式自行车,只不过苏小白骑起来的速度却是不慢,在车流中穿梭,展现出了惊人的技巧,半个来小时就到了大兴街派出所。

 把车子停在大院的墙根下,苏小白单独占有了一个停车位,随后大步走入了派出所当中,刚刚进去,他的眼角就跳了跳。

 一名五岁的小姑娘,正站在一张椅子上,双手叉着腰,对着两名男性警察训话,小姑娘长得相当水灵,只不过脸上却是灰土土的,扎着两个小辫子,身上是一件粉色的连衣裙。

 “你们的身手也真是稀松平常,刚才那个坏蛋,一路上不知道拐卖了不少人口,那就是真正的大坏蛋,但他的武力值却是相当低下,没想到你们制伏他也花了那么长时间,弄得这里鸡飞狗跳,要不是我出马,他可能真是要跑了!”

 小姑娘奶声奶气地说道,嘟着小嘴,表现得相当彪悍,只是苏小白却是从她的脸蛋上隐约间看到了一种熟悉感。

 一名年纪在四十八九岁的男警不断点着头,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小姑娘,你说得不错,我们还是得加强自身的锻炼,不过你的身手倒真是不错,刚才那两指,很有点一阳指的架势,你这么小年纪就身怀绝学,真是不简单啊。”

 男警长得相当魁梧,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一脸的刚毅,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很洪亮,但他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想笑的感触,反而透着几分认真。

 小姑娘老气横秋地挺了挺腰,伸手点了点,颇有些得意地哼了声道:“你那是什么眼光?我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指法,那是剑法,只不过却是通过手指点了出来,也就是我这年纪还小,否则再给我五年时间,我一指下去,直接就能把人给捅个窟窿呢!

 不过要是我爸来了,那你们可就是见到真正的高人了,他在六年前,就是最顶尖的高手了,你们就算是来一支军队,也不够他收拾的,所以这一次你们可是有眼福了,能见到我爸,那就是你们的福气!”

第006章 当爹了

 苏小白的眼角抽了抽,刚才小姑娘比划这几下,绝对就是玉女剑法了,虽然说是初级版,但她的指力应当还不错,这让他的心中动了动,这样的剑法,只能出自峨眉,那么这应当就是慧心师姐的孩子了。

 轻轻咳了一声,所有人同时扭头看来,小姑娘眨着大大的眼睛瞄了苏小白一眼,随后想了想道:“你就是我爸吧?”

 那名高大的男警扬了扬眉,对着苏小白笑道:“你就是苏小白?真看不出来,年纪这么轻,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女儿了,不过说真的,你这女儿身手可真好,而且胆子更大,看起来苏老弟的身手一定极好。”

 说话的当下,他迈了一步出来,伸手拍向苏小白的肩头,浑厚有力的大手带着几分强横的感触,这分明就是有点少林摔碑掌的味道了。

 只不过苏小白也没搭理他,直接向前迈了一步,一步迈出去就站到了小姑娘的面前,随后他恶狠狠地咬着牙说道:“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么大的女儿了?”

 男警的一掌落空,他踉跄了一下,随后回过头来,目光闪烁了一下,这时小姑娘再挺了挺胸,继续老气横秋道:“你看看,我就说了嘛,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一点用处也没有,我爸刚才这一下,就是武当的虚空步,你就算再练四十年也打不中他……

 不对,你再练四十年人也老得不能动了,所以你也别练了,总之,这就是我爸,鼎鼎大名的苏小白,而我就是他的女儿苏小小,我将来的名气肯定是要在苏东坡的那个妹妹之上的,只可惜,你是少林派的外门弟子,否则的话,你要是求我,我说不定还能收你当个徒弟啊。”

 苏小白终于弄明白了,这绝对就是慧心的女儿,但这样的个性,实在是太藏不住事了。

 一侧的男警终于没忍住,微微笑了起来,随后走到苏小白的身边,对着他递出手道:“苏老弟,我叫吴永刚,大兴街派出所所长,你这女儿真是不简单啊。”

 苏小白回握了吴永刚的手一下,吴永刚还是没死心,手上的力量直接加大,依旧用出了少林摔碑手。

 “吴大叔,你这摔碑手真是没练到家啊!你这功夫是数学老师教的吧?”苏小白叹了一声,轻轻一握之后,顺势松开了手。

 吴永刚的指骨间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末了龇牙咧嘴地抽了抽,这才晃了晃头,一脸异样地盯着苏小白道:“苏老弟,你果然厉害,怪不得能把女儿调教成这样。”

 “是啊,我真没想到,小小姑娘别看人不大,但竟然能带着人贩子直接找到我们这儿来,还出手帮我们制伏了他,这个人贩子的身手还不错,要不是她点了那家伙一指,可能还真要被他给跑了。”

 另一名警察笑着说道,他的年纪倒是不大,二十四五岁,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颇有些秀气感。

 苏小白伸手摸了苏小小的头一把,这才一脸疑惑道:“吴大叔,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冒出人贩子来了?而且吧,小小,你真是我女儿?”

 吴永刚伸手指了指苏小小,笑了笑道:“苏老弟,这事吧,你还是问小小,让她和你说,我们就不打扰你们父女谈心了。”

 “我来的时候,我妈说过了,你是一个看起来很闷骚的男人,而且眼神总是色色的,我看你虽然挺闷,但还不算是色,只不过就算是你不认我那也不打紧,我妈说过了,只要我说出这五个字,你就会认我的,听好了啊,峨眉慧心,这样子你应当明白了吧?”

 苏小小挺着腰身,一本正经说道,只不过苏小白再次有点扛不住了,他伸手拍了她的脑门一下,哼了声道:“这是五个字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却突然间有点微微的失落,等了六年,结果没等来害得他差点走火入魔的慧心师姐,却等来一个女儿,他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这下子还真是压力山大了。

 想起那个小胡同,那个垃圾堆,那个满手柔软,苏小白的眼神变得有些温柔了起来,苏小小这时扳着手指头,仔仔细细数了数,想判断一下到底是四个字还是五个字,抬头间猛然看到苏小白的表情,她不由撇了撇嘴,哼了声道:“还真是眼神色色的,妈妈果然没有骗我。”

 苏小白的眼角抽了抽,这个丫头还真是让人无语,简直是太过于成熟了,这让他板着脸,哼了一声道:“那什么,你数好到底是几个字了吗?”

 “不数了!”苏小小哼了一声,末了嘟着嘴,颇有些委屈的味道,随后她双手叉腰,盯着苏小白说道:“我现在数不好,那就是因为一直就没有父爱,你从小都没教过我东西,所以我来东海投奔你了,你要是欺负我,那我这就回峨眉了。”

 苏小白伸手揉了苏小小的头顶一下,随后挥了挥手道:“走了,跟着我回去吧,我们路上边走边说,我还想知道你怎么就和人贩子扯上关系了。”

 一侧的吴永刚微微笑了笑道:“苏老弟,你也别太认真,在教育孩子方面,我比你有经验,这事你还是不能太较真,我让小胡送你们回去吧。”

 “吴大叔,不用了,我有车,不过今天还是得谢谢你们,你们替我找回了女儿!”苏小白摇了摇头,直接回绝了。

 “苏老弟,能不能不要叫我大叔了?这称呼,听起来还真是太别扭了,我还没那么老吧?”吴永刚干巴巴说道,脸上透着几分的无奈。

 “那我就还是称呼你老吴吧,这样亲近,好了,老吴,我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聊。”苏小白挥了挥手,随后大步向外面走去。

 苏小小赶紧跟上,她的小身板走起路来倒是有些微微的蹒跚感,但气质中却是透着惊人的秀气感,要不是因为脸上灰土土的,那绝对是真正粉妆玉裹的小公主了。

 吴永刚和那名年轻的警察一起把他送到了门口,这才发现,原来他所说的有车就是一辆自行车,但吴永刚也没说什么,看着苏小白骑上车子,苏小小扭头看了两人一眼,末了奶声奶气道:“回去你们别忘记好好练功啊,以后我再来指导你们!”

 “请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练功的。”年轻的警察吆喝了一嗓子,声音中透着几分的爽朗与笑意。

功夫小子闯情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功夫小子闯情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赏盆友新作感悟: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

    ▲福建泉州石耕黑松盆景【盆景人感悟】文福建厦门@周英志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有一个好的心态才容易有一份好的心情,心情好,一切才是真的好!▼江苏徐州@孙凌峰-艾纳盆景自荐盆景新作如下:▲黑松盆景▲赤松盆景▼福建泉州石耕黑松盆景欣赏▼广东河源盆友@阿界大排档自荐雀梅盆景如下:精彩回放:广东茂名滨海新区新春盆景奇

  • 醉在唐风宋雨里韵味人生组诗

    文/李玉莲醉在唐风宋雨里轻倚岁月,浅读流年,一份禅意,一份清浅,只想用柔情绵绵去铭记,只愿用淡淡情怀去温润。拾一抹岁月静好,种一份懂得,光阴漫过秋日,收获一朵嫣然于心中。诉一段心声,颂百次心经,让一纸素念随风随雨,散落,心语悠悠,心意遥遥。守一帘风月,蘸一池墨香,把日子过成如一首带着清露的小诗,婉约在唐风宋雨的平仄里朦胧的念意,醉了神,也迷了心。记忆的醉意里,任岁月翩蹴觥筹,期许着下一次的明媚,重逢。水墨画默默的氤氲着没有彩色点缀纹理黑白足以展示那一抹清韵淡淡水痕流淌一副独享的记忆找回楼兰情谁的

  • 春暖花开时节,盆景养护君须会

    【盆景人感悟】文福建厦门@周英志一个人心中有多少恩,就有多少福;一个人心中有多少怨,就有多少苦:要相信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原因,并有助于你,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相信宇宙中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来帮助你实现目标和梦想的,要么为了考验你,要么为了成就你,心存感恩才会获得源源不断的能量!【经验交流】春暖花开时节,盆景养护君须会荐文万时兴荐图肖传阳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在植物生长最旺盛的春季,有的树桩已经吐芽抽枝,后来却枯萎死亡!所以说,并非勤快的打理,就能养好盆景,一盆精美、健壮的植物,还需要“察颜观色”

  • 现在不是寒门难出贵子,而是穷家富养出太多败家子!一针见血啊!

    在中国当下的社会中,富人的孩子是富二代,衣食无忧,生活优越。但是许多的工薪阶层,收入并不高的家庭也把自己的孩子当富二代养,满足孩子的奢侈要求:手机电脑非苹果不要,衣服鞋子一定要耐克阿迪。(1)在中国这样的父母实在太多了。他们不顾家庭资源的差异,百般努力,倾尽所有,让孩子享受最好的生活条件。家庭不宽裕,他们觉得自己亏欠了孩子,担心自己孩子被别人比下去,产生自卑心理,所以更加娇惯、宠溺孩子,再苦再累,也舍不得孩子吃苦受罪。于是大多数的孩子都过着一种极其享乐的生活,用着最新的电子产品,穿着时兴的大牌,

  • 80年代中国最浪漫的样子,都被这个老外拍下来了

    1985年,北京,北京站说到拍摄过过去的中国的国外摄影师,也许你可以例举出很多,但有一个摄影师一定不能不提,他就是阎雷。从1980年到1990年,如果你在北京某条大街或者胡同里看见一个身挂徕卡相机,脚蹬一辆破自行车还时不时按着快门的“老外”,那八成就是阎雷了。阎雷阎雷原名YannLayma,1962年出生,是法国布列塔尼人,属于法国的少数民族。作为继马克·吕布之后又一位长期生活在中国的法国摄影师,他用自己独特的视角记录了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人的生活状态。阎雷拍摄的中国照片大多温暖明亮,充满善意。

  • 如何加入视觉影像的交流群?3条群规请您谨记!

    视觉影像交流群为免费摄影交流群,本着提供更优质交流平台的目的,我们为交流群制定了以下三个群规:1.新入群的摄友需在入群3分钟内修改群昵称,否则直接将您请出本摄影群。格式:小白/高手/大师+城市+昵称,例如大师+上海+叶子。2.群内禁止任何有意或无意的推广,是任何形式、任何目的,无论是否有关于摄影,只要在群里发出链接、二维码、微信号等,立即将您请出本摄影群。3.勺水安能容神龙?群如何管理不劳烦大家进行操心了,请直接退出我们的摄影群或者我把您请出我们的摄影群,您单独自己建群自己玩。4.二次申请入群,

  • 深情岁月:吴双《小山屯的夜》朗诵 路芳

    ◆◆◆《小山屯的夜》作者:吴双小山屯宫家街是个仅有30来户人家的自然屯,它座落在山的怀里,守着一片原始湿地的大草甸子,每天看着日出与日落,和这里的村民一样朴实而本分,小山屯带着原生态的美。小山屯最热闹的时候是夕阳西下。当家人的挂念和等待都挤到了村口,收工的人群和归圈的各种牲畜一起齐刷刷地拥进屯子里,场景就像是几桶水一起倒进了水缸,人叫马喧、羊欢猪跑、狗吠猫跳、鸡吵鹅斗,小山屯沸腾了,连拌嘴声也显得那么亲切祥和,热腾腾的生活音律搅动着着家家户户的炊烟,勾勒出一幅农家乐的自然画卷。其实,小山屯最让人

  • 讲真,三十年前《新闻联播》里的春节,太有年味了!

    大年初一喜气洋洋还记得小时候怎么过年吗?穿新衣,戴新帽,燃鞭炮,讨红包小时候过年可是“天大的事”今天让我们一起怀个旧从30年前的《新闻联播》里追寻我们记忆中的年味儿↓看《新闻联播》里的春节,感受30年前的年味儿过年,最开心的就是逛庙会!△1982年《新闻联播》画面80后们,儿童三轮车你们有骑过吗?记得当年最流行的是红色过年款,如果能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儿童车,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别提多神气了。△1985年《新闻联播》画面庙会上各种娱乐小游戏,总是吸引小朋友和大朋友们挪不动脚,游戏者仿佛自己是明星一

  • 李修平朗诵 | 我的岁月,你在哪里

    作者:国风朗诵:李修平岁月作者:国风我寻找着不停地寻找着在老树的枯枝间在磨损的石阶上在剥落的断壁里在发黄的象册中执着的寻找着可我怎么就找不找你呢逝去的岁月你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我在故乡的泥土中寻找儿时的指印我在校园的曲径上寻找青春的梦想我在饱经沧桑的容颜里寻找少年的万丈豪情可我怎么也找不找我的留恋的岁月只有在无奈的叹息中惆怅彳亍着我也曾在大漠边关的古战场寻找金戈铁马的悲壮我也曾在六朝古都的深宫中寻找哀怨的低吟我也曾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寻找打开智慧之门的钥匙可我还是没有找到我思念的岁月只有磨破了的双脚

  • 霸气,农村仿古牌楼设计效果图施工图,专业才是硬道理!

    农村仿古牌楼施工图设计,农村路口牌楼设计,古建牌楼设计,貌似简单的图纸设计,实际上并不简单。仿古牌楼有的地方也叫做仿古牌坊或者叫仿古门楼,也有地方叫做仿古古建牌楼,本期由多年古建筑设计施工经验作者老夏(项目经理,国家注册建造师,园林设计师,古建筑设计师),带领大家大概的领略一下仿古牌坊效果图设计施工的精髓,从设计牌楼的角度基本结构构件是:牌楼基础设计,牌楼斗拱设计,牌楼屋顶设计,牌楼的彩绘装饰设计,这四项基本包含了古建筑设计中最为核心的部分。其实,对于单排牌楼的设计施工,需要对于基本进行强化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