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热门人气网络小说《爱若灼心冷如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0/12 9:15:55 来源:川纳设施 []

原标题:最新热门人气网络小说《爱若灼心冷如水》全文免费阅读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56章 她是你的女儿?

“席氏集团招聘保安这一块,是人事那边的,我虽然接下了席氏集团的全部事情,但是招聘这一块,我是不会管的。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我淡淡的看了妈妈一眼道。

虽然不懂慕辰是真心想要帮我还是有别的目的。

“那行,我会让你弟弟去应聘的,到时候你多多照顾一下你弟弟就好了,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妈妈这一次没有强行要我将慕辰塞进公司,倒是让我多少有些意外了。

感觉我住院这三个多月,妈妈和慕辰好像是变了很多的样子?

还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觉?

吃完饭之后,慕辰就说要去席氏集团拿求职表开始应聘,妈妈拉着我去了她的房间,一个劲的说对不起,那些事情都是萧雅然让她做的,她才会将那些伪造的录音交给我,还有那个日记本。

我原本不想要追究这件事情的,但是既然她主动提出来了,我便顺着她的话问她。

“真的是萧雅然?”

其实我有些不相信,这个笔记本和录音是萧雅然交给妈妈。163女人网

毕竟,虽然萧雅然一再的想要利用我父亲的死这件事情,挑起我对席家的怨恨,但是,妈妈这边的录音和笔记本,恐怕不只是萧雅然这么简单。

“当然是他,除了他还能是谁?以前我还以为这个萧雅然是好人,没有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清泠,好在你没有和萧雅然在一起,要不然,你以后的日子只怕不好过了。”妈妈的眼底闪过一抹光芒,虽然很快,却还是被我扑捉到了。

妈妈在撒谎。

这件事情,肯定和方彤有关系。

“妈,你和方彤是什么关系。”我状似无意的将话题跳过,直接问她和方彤的关系。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妈妈听到我这个样子问,脸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抬头,仿佛在斟酌要怎么和我说的样子。

我看着妈妈这幅战战兢兢的样子,淡淡的继续问道?:“你好像是很喜欢方彤的样子,你们以前就认识吗?”

我真的不知道妈妈以前和方彤认识?

毕竟方彤是明星,又是豪门家庭,和我们家完全不搭,就算是之前妈妈在方彤家里当过保姆,但是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情吧?那个时候方彤也才刚出生,他们的感情时候这么好了?

况且,我和方彤一直都是死敌,她恨不得我死,我也恨不得她死的关系。

上一次方彤诬陷我对她下手,我差一点被关在警局出不来,好在我留了一手,让方彤没有机会栽赃我,妈妈在病房里,还为了方彤打我?

妈妈对方彤这种奇怪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

“彤彤是一个好孩子,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清泠,我不许你欺负彤彤。”妈妈看着我,一脸强硬的朝着我说道。

听到妈妈说方彤善良,我不由得嘲笑的勾唇?:“妈,我没有听错吧?你现在是在说方彤善良吗?”

方彤要是善良,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善良的人了。版权163nvren.com

妈妈似乎被我的话刺激了一般,情绪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对着我态度强硬道:“我说过,彤彤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我告诉你,不许你伤害彤彤,听到没有。”

“彤彤?你们的关系还真是亲密?”我讥讽的起身,冷淡的看着妈妈。

为了一个外人,妈妈总是伤害我,我现在严重怀疑,我不是她生的。

“总之,你要是敢对她下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儿?”我看着妈妈激动的样子,凉凉道。

“你……你胡说什么?彤彤是方家的大小姐,是千金大小姐。”妈妈被我的话刺激了,似乎心虚和激动的对着我咆哮起来。推荐163nvren.com

“妈,我才是你的女儿,你一个劲的为方彤说话,会让我怀疑,你和方彤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我凉凉的看着妈妈变得异常憋屈的脸,面无表情道。

“你真的疯了,你是慕家的孩子,清泠,你一定要记住,你是慕家的孩子,真的是我们慕家的孩子。”

为什么妈妈总是要强调我是慕家的孩子?

我皱眉,没有理会妈妈神神叨叨的话,不管方彤和妈妈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了的关系,只要方彤不招惹我,也不会理会方彤,但是,一旦她不知死活的招惹我,我便不会对方彤手下留情了。

……

我将整个席氏集团接下来,承受了席氏集团全部的债务,外界的人都说我是一个傻子,席氏集团明明就要倒闭了,我竟然还将席氏集团接下来,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不管那些人怎么看我,我依旧固执的做我的事情。

因为席氏集团之前传出了那些事情,名声差到了极点,根本就没有生意上的伙伴会投资席氏集团。最新热门人气网络小说《爱若灼心冷如水》全文免费阅读

但是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回报的。

我开始在网上接单,但是,情况不是很顺利,因为之前事情的影响,已经影响了我在网上的信誉度。

我没有气馁,依旧将自己每天画的设计图,摆上网上的工作室,就是希望有识货的伯乐,可以看到我这批千里马。

林曼也过来帮我,我们两个人,共同支撑了整个席氏集团。

萧雅然倒是一直没有过来找我的麻烦,听林曼说,最近萧雅然也没有空理会我,大概是席慕深已经死了,让萧雅然松了一口气,萧雅然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扩张他的时光集团,自然无暇顾及我。

“清泠,有一个好消息。”

就在我苦苦经营着席氏集团的两个月之后,虽然断断续续接了几个小单子,但是这种成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就在我刚处理完一批设计订单的时候,林曼风风火火的闯进我的办公室,手中拿着一个邀请函,满脸兴奋的看着我。

“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我将鼻梁上的眼镜拿下来,揉了揉难受的额头上。

“这个,你看看这个,你要是拿下冠军,绝对,可以挽回一点声誉,席氏集团就可以有一点知名度,在商业圈也就有了一点信任度了。”林曼将那张邀请函,兴致冲冲的交给我说道。

我看了那个邀请函一眼,看完之后,我也忍不住高兴道:“这个事情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里面写了,欢迎所有设计师参加,只要提交自己以往的作品,然后进行审查,就有机会参赛了。”

“好,我们马上报名参赛。”

我看着林曼,一脸激动道。

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一个出出头机会了。

这是一次梦之设计的大赛,举办者是来自法国的一个大型设计公司,这一次是寻求设计合作,想要看看哪家设计符合他们的理念就和哪家公司签订合同。

比赛总共是三轮,预赛,决赛,总决赛,只有三轮,第一轮只留十名,不管报名人多少,反正只有十个名额。

第二轮,淘汰两名。

第三轮总决赛,能够进入第三轮的,只有四名。

然后只有一个冠军,也就是只有一个名额,只有冠军,才可以成为法国公司的合作伙伴。

不管多难,这一次,我一定要拿下这次的冠军。

……

报名成功之后,我便去了图书馆翻阅关于设计的资料。

对于这一次的设计大赛,我非常重视,因为这是席氏集团翻身的一个机会,为了可以让席氏集团重新站在观众面前,我必须要努力了。

“小姐,你很喜欢设计吗?”在我看着手中的设计图发呆的时候,一道生硬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我闻言,拿着手中的设计书回头,就看到了一张俊朗深邃的脸。

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男人。

他咧嘴露出一口的白牙,指着我手中的设计书,似乎有些兴奋的样子。

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是一个设计爱好者。

我点点头,扯着唇瓣,朝着他说道:“对的,我很喜欢设计,我的专业是婚纱设计。”

“这么巧?我也是婚纱设计。”

他虽然是一个外国人,但是中文还算是流利,就是有些生硬的感觉。

我和他来到了外面的桌子坐下,他和我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他叫辛乌,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他取得中文名字,说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

我说我叫慕清泠,他说这个名字很好听,我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

接下来,我们两个人便一直在讨论设计方面的事情。

他对设计有很独特的见解,听了他的话,我豁然开朗。

原本我一直没有什么灵感,正在焦灼不堪,没有想到,老天爷竟然雪中送炭。

“辛乌,我想,我知道这一次的比赛我要设计什么款式了。”

我们聊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从图书馆出来,我对着辛乌兴奋道。

我已经有了一些灵感,现在就想要回去将自己的灵感画上。

“不请我好好吃一顿。”辛乌看着我,一脸揶揄道。

虽然我现在的却是非常想要回去将灵感画上,但是辛乌帮了我这么一个忙,我自然要好好的感谢一下辛乌。

我点点头,带着辛乌去了附近的韩国餐厅,辛乌说,他对韩国菜很热衷,尤其是京城这边的韩国菜,味道很不错,很正宗。

我们坐在餐厅吃饭的时候,辛乌知道我要参加一个月后的设计大赛,表情有些怪异。

“怎么了?难不成你也是代表哪个公司参赛的?”我挑眉,看着辛乌道。

要是辛乌也是其中一个选手的话,可能会成为我的强敌。

从辛乌的言谈举止中,我就看出来了,辛乌对设计有一种很独特的认知。

“不,我不参赛。”辛乌俊朗的脸上带着些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听到辛乌不参赛的时候,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要是辛乌真的参赛的话,凭我的能力,要和辛乌竞争,估计还是有些悬吧?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53章 和萧雅然的第一回合

这可不是没有自信的表现,虽然我对自己的设计非常有自信,可是,在国际大师面前的话,我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正当我安静的思索着要怎么结合自己的灵感设计这一次的设计图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冰冷而带着怒火的声音看向了我。

我反射性的扭头,身后什么都没有,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身后的包厢,后背有些毛毛的。

是我的错觉吗?刚才我明明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看我?难道真的只是我的错觉?

我再度回头,挠着后脑勺,有些奇怪的想着。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辛乌放下手中的红酒,看着我一脸古怪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询问我。

我回过神,扯了扯嘴唇,摇头道:“不,没什么,只是错觉罢了。”

我刚想要继续吃东西的时候,一道低哑悠然的声音,在我们背后响起。

“赛尔先生,没有想到,你提前来了京城,怎么不提前告知我一声。”

这个声音,是萧雅然的?

我握住勺子的手,不由得一紧。

我抿唇,回头果然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五官俊逸锐利的萧雅然。

我也有好久没有看到萧雅然了,看到萧雅然,我的心中隐隐带着憎恨。

如果不是萧雅然,席慕深不会死,我的孩子,也不会死,一切都是萧雅然。

可是我知道,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对抗萧雅然,萧雅然在京城的势力越来越大,我现在和他反击,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萧总也来这家餐厅吃饭?真是有缘。”辛乌起身,姿态异常优雅绅士的和萧雅然握手道。

萧雅然低笑了一声,看了辛乌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我。

“清泠,很久不见了,怎么不和我打一声招呼。”

萧雅然态度自然亲昵,仿佛我们之间的仇恨不存在一般,以前我只觉得方彤是一个非常会伪装的人。

今天看到萧雅然之后,我才发现,一山还有一山高呢。

“萧总这种身份的人,我怎么敢?”我语带讥讽的看着萧雅然,面无表情道。

“还在生我的气、”

萧雅然莞尔一笑,拉开了我身边的位置坐下。

看着萧雅然这么自然的坐在我的身边,我的后背不由得微微一紧。

我隐忍着一股冲动,冷冷的看着萧雅然。

“不要这么紧张,对着法国大公司,赛尔唯先生,要是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可是会让赛尔先生失望的,毕竟,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绅士的男人。”

见我就要反击的时候,萧雅然突然将身体靠近我的耳边,对着我低沉的警告道。

听到萧雅然的话,我的身体不由得一僵。

赛尔唯?这一次举办设计大赛的举办人?也是法国大公司的董事长?

没有想到,我意外结识的这个男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

就在我震惊不已的时候,辛乌只是略带歉意道:“抱歉,清泠,我不是故意想要隐瞒身份的。”

“不,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有些受宠若惊了。”我讷讷的看着辛乌道。

这个最大财团的董事长,竟然和我在图书馆聊天聊了这么久?而我现在才知道,眼前的男人高贵不凡的身份?我究竟是有多么的迟钝?

“赛尔先生认识清泠。”

萧雅然一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我和辛乌,眼底隐隐划过些许的光芒。

看着萧雅然露出那种表情,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寒。

我沉下脸,冷淡的看了萧雅然的脸一眼,讥诮道:“萧总想要问什么?”

“清泠,我们之间,何必这个样子剑拔弩张。”萧雅然用一种极其宠溺的目光看着我,仿佛在包容我的任性一般。

看着萧雅然这幅样子,我深深的感觉到了一股厌恶感。

我浑身发寒,冷眼看了萧雅然一眼,刚想要说话的时候,辛乌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和萧雅然。

“萧总和清泠关系很微妙的感觉,你们两个人?是情侣吗?”

“不是。”

“是。”

我厌恶的反驳,萧雅然却用宠溺的目光点头。

我被萧雅然这种目光看的有些恶心,我冷哼道:“萧总这是出门忘记吃药吗?我和你什么时候是情侣关系了。”

“赛尔先生大概不知道,我和清泠曾经是夫妻,因为某种原因,让她生气了,和我离婚了,我现在正在努力挽回自己的婚姻。”萧雅然一脸认真和痴情的看着我说道。

我觉得饿自己真的是被萧雅然恶心到了。

“原来萧总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辛乌一脸沉思的看着萧雅然道。

“哪里,我听说赛尔先生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你最喜欢的就是对爱情和婚姻忠诚的人。”

“那是肯定的,爱情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婚姻也是,只有对这两者忠诚的人,才是我赛尔的朋友。”辛乌一改刚才的绅士和优雅,对着萧雅然严肃道。

“看来,我们很合得来,不知道我和赛尔先生有没有这个缘分成为知己。”

“当然可以。”赛尔先生突然对萧雅然很欣赏的样子,我警惕的看着萧雅然笑容满面的样子,直觉告诉我,萧雅然刚才故意利用了我。

“辛乌,你大概不知道,我和萧雅然为什么离婚吧。”我转动了一下眼珠子,换上一副忧愁的表情看着辛乌。

萧雅然想要利用我和辛乌搞好关系,我偏偏不会让萧雅然得逞。

我的话一出,原本还谈的兴奋的辛乌和萧雅然齐齐的看向了我,辛乌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而萧雅然的脸色则是有些难看了。

虽然他极力的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可是,我还是看出了他眼底的阴霾。

果然,着急了呢?

“清泠和萧总不是因为误会吗?”

“当然是因为误会,都是我因为工作忽视了她,才会让她生气的和我离婚。”萧雅然立刻辩解。

他甚至用脚在餐桌下踢我,就像是在警告我一般。

警告?

我慕清泠现在什么都不怕,不怕死,也不怕阴谋诡计,还会怕他的警告吗?

我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辛乌,一脸委屈道:“其实,中国有句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实在是不想要欺骗辛乌,只好告诉你。”

“慕清泠。”萧雅然沉下脸,从桌不下,抓住我的手腕,他的力气很大,用力的扭动着我的手腕。

他着急了?还是害怕了?不管是哪一个,都让我开心。

萧雅然想要和辛乌的公司合作,简直就是妄想,我不会让萧雅然得逞的。

“雅然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还搞大了那个女人的肚子,当时我怀着六个多月的孩子,因为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孩子在肚子里死了,我颓废了半年,才振作起来,接下了席氏集团,成为我新生的起点。”

我说的声具泪下,辛乌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带着同情的看着我,同时看向萧雅然的目光,满是犀利。

“清泠,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些伤我心的话?我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女人,你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我都没有嫌弃你,你对席慕深余情未了,我也随了你,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伤我。”没有想到,萧雅然的脑子转的这么快,竟然很快就和我上演苦情戏。

我眯起眼睛,看着萧雅然一副被我抛弃的样子,俊逸的眸子满是忧郁道:“我细心的守护着你,就是希望有一天,你可以看到我的好,清泠,不管你恨我还是讨厌我,我都会求得你的原谅,和我复婚,就算是以前你怀着席慕深的孩子,我也不介意,我的心,永远都是属于你的。”

要乱厚脸皮,我大概真的不是萧雅然的对手,听着他情真意切的话,我感觉整个身体都毛毛的。

辛乌显然也是相信了萧雅然的话,对我劝说道:“清泠,萧总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在怪他了。”

我抽了抽嘴角,敛眸道:“抱歉,我情绪有些激动,想要去一趟洗手间。”

该死的萧雅然,算你狠,轮演戏,我的却是不如你,但是,别以为这一次的冠军,我会让你拿走。

我推开椅子,朝着辛乌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

我没有想到,竟然会在餐厅遇到萧雅然,还被萧雅然恶心了一回。

第一次和萧雅然交手,便处于下风的位置,让我的情绪受到了些许的影响。

我双手撑着琉璃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脑海中,都是席慕深和孩子死掉的场景。

午夜梦回,我仿佛都能够听到席慕深冰冷的声音。

他说,恨我,恨我的背叛。

可是,席慕深,我们说好的,会互相信任的,说好的……

我掬起水,打湿了我脸颊之后,苦涩的笑了笑之后,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离开了洗手间。

当我来到了走廊的时候,就看到了靠在墙壁上,离我不远的萧雅然。

萧雅然看到我,只是勾起唇瓣,俊逸的脸上泛着些许寒冰之气。

“慕清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底线?什么是你的底线?”我冷嘲的看着萧雅然,漫不经心的摸着披再肩膀上的头发问道。

“你应该很清楚,我想要你死,你死无葬身之地,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够这么平安的接管席氏集团?嗯?”萧雅然直起身体,朝着我靠近,眼眸弥漫着一层冷然道。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58章 方彤的妄想症

听到萧雅然的话,我冷冷的嘲笑道:“萧雅然,你现在的却是很有本事了,你一直隐藏自己的实力,现在席慕深被你弄死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整个席家也被你掌控了,你很得意了是不是。”

“你最好不要惹我,这一次的设计大赛,我势在必得。”萧雅然靠近我的脸,冰冷的呼吸,落在我的脸颊上。

我一把挥开了萧雅然的脸,冷傲的抬起下巴,对着萧雅然讥诮道:“我也告诉你,萧雅然,这一次的冠军,是属于我慕清泠的。”

“就凭你?也想要拿下冠军?慕清泠,怎么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这么的天真?”萧雅然满脸嘲讽的看着我,他的目光,仿佛在说,我竟然这么不自量力的想要得到这一次冠军。

“是不是天真,不如我们拭目以待,这一次的冠军,我拿定了。”

我抬起下巴,冷冷的看了萧雅然一眼,便要离开,萧雅然却一把拽住我的手,眼神冰冷道:“慕清泠,席慕深垮了,我便放你一马,念在以前的情分上,我不为难你,但是这一次和法国财团的合作,我志在必得,你不要捣乱。”

“萧雅然,我也很明白的告诉你,这一次的冠军,只会属于我慕清泠,你想要和辛乌的公司合作,简直就是做梦。”

丢下这句话,我用力的甩开萧雅然的手,便离开了洗手间。

身后的萧雅然,一直用一种阴沉沉的目光盯着我,如芒在背。

这个世界,不是声音大就是赢,我就是要告诉萧雅然,就算是席氏集团现在的信誉度很低,我也会让整个京城的人知道,席氏集团是被冤枉的。

我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已经坐在位置上的萧雅然,没有想到,他竟然比我更快的回到了餐厅。

我也不清楚他从哪边出来,竟然赶在我前面。

萧雅然和辛乌似乎很投机的样子,吃完饭之后,辛乌就约萧雅然一起去打高尔夫球,萧雅然点点头,便坐上了辛乌的车子。

在离开的时候,萧雅然降下车窗,用一种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和我说道::“清泠,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不过没有关系,我一定会求得你的原谅的,我爱你。”

我被萧雅然这种充满着甜腻的声音,刺激了整个大脑。

胃部隐隐翻滚着一股恶心的感觉,我是真的很想要吐出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萧雅然这种男人,完全的不要脸,阴险毒辣的男人。

我看着萧雅然和辛乌的车子离开之后,便跑到一边的树底下,忍不住干呕起来。

一想到萧雅然那种目光,我顿时感觉整个身体都是毛毛的。

……

“清泠,你今天过来是要找浩然的吗?”自从中午见了萧雅然之后,我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原本和辛乌聊了之后,有些灵感,就要画图,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萧雅然的影响,我整个身体都不舒服了。

灵感就像是又要枯竭了一般,我烦躁不堪,睡了一觉之后,便去了方家。

最近我和方家的关系不错,方浩然是一个很好的老师,教会了我怎么管理公司,让我大受脾益。

叶然似乎也很喜欢我来方家的样子,每次我来方家的时候,她都会弄很多吃的给我吃。

我看了叶然一眼,轻轻的点头道:“方董今天在家吗?”

“在,最近他都在家里忙,你去楼上的书房找他吧。”

“好。”我感激的看了方彤一眼,便往楼上走去。

我将自己对席氏集团的想法告诉了方浩然,方浩然赞赏的看着我说道?:“不错,你说的这个点子不错,席氏集团现在处于一种低迷和危险的局面,信誉度低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因此,就算是有人看中你手中的设计图,但是一想到席氏集团,就不会想要和你合作,你要是能够做出更好的设计图,将这些设计都推销出去,在店面上得到广大好评度的话,你们的声誉就可以慢慢挽回,只是这个样子做,你会非常辛苦,毕竟你必须亲自出马,像每一个高档服装店推销你们的产品,这种事情,你做的来吗?”

这种营销其实就是和业务员差不多,拿着成品图,找每一家店的董事,推销自己的产品。

我看着方浩然,点头道:“我可以的。”

“不错,果然是然喜欢的女孩,我期待你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方浩然闻言,起身拍着我的肩膀道。

“谢谢方董。”我看着方浩然,由衷的感谢道。

我和方彤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可是,方浩然和叶然从未说过我什么,反而对我呵护有加。

“谢什么?以后不要叫我方董,你可以叫我伯父,或者你要是乐意,可以叫我一声干爹。”方浩然促狭的摸着下巴,对着我说道。

我脸颊一红,讷讷道:“伯父。”

叫干爹我还真是叫不出口,毕竟网络上,干爹这个词,真的是……很不好。

方浩然笑了笑,楼下就传来了叶然让我们下去吃饭的声音。

我和方浩然走下楼,刚好看到从国外回来的方彤。

方彤近半年没有找我的麻烦,是因为被方浩然和叶然送到国外的医疗中心治疗了。

隔了半年在见到方彤,我还真的是有些惊讶方彤竟然变得这么瘦了。

不仅是瘦,而且变得更加美艳了?

难不成,方彤这一次的治疗很成功。

我还以为方彤看到我,肯定又会对我破口大骂,可是,出乎我的意料,方彤异常安静的看了我一眼,将手中的行李箱交给佣人,便抱着叶然的手臂,朝着叶然撒娇。

“妈,我想要吃你做的水晶虾饺。”

“知道你今天回来,我给你做了,过来吃饭吧。”

叶然摸着方彤的头,宠溺道。

方彤靠在叶然的身上,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扫了我一眼,有一种凌厉阴暗的错觉?

我绷紧身体,坐在方家的餐桌上,方彤似乎不认识我一般,也没有找我的麻烦,只是一个劲的粘着叶然和方浩然。

我就像是被人抛弃一般,安静的坐在餐桌上。

我拿着筷子,刚想要吃一个螃蟹,一双筷子比我的速度还要快的夹住了那个螃蟹。

我皱眉的看了方彤一眼,方彤扯着唇,冷冷的看着我说道:“这是我的。”

我还以为方彤变了,看来只是我的错觉罢了。

我冷淡的扫了方彤一眼,将那个螃蟹松开,方彤目光阴郁的盯着我,随后便将螃蟹夹走了。

我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一点就没有在吃了,叶然海特意给我夹逼得菜,但是我没有什么兴趣吃。

吃完饭之后,方彤一直缠着叶然,仿佛担心叶然被我抢走似的。

我和方浩然还有一点生意上的合作要谈,方浩然在我们公司,定了一批的衣服,我正在和他汇报这些衣服质量和完成的时间。

“你做事,我相信你,只是这一批货是要送到英国那边的一个合作公司销售的,质量上希望你可以把关。”

“伯父你放心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方浩然给了我绝对的信任,我自然是不会让方浩然失望的。

这一批的衣服,我已经让人把关了,一定会成功的运送到方浩然这边,让方浩然满意的。

“加油,好好努力。”方浩然看着我,目光温和道。

“我会的。”我看了方浩然一眼,和方浩然再度讨论了一下生意的上的事情之后,我便离开了方浩然的书房。

我原本想要直接回到作坊去看看那一批的订单做的怎么样了。

结果,我刚走出方浩然的书房,走到拐角的位置,就被方彤抓住了手腕。

方彤扯着我,到了走廊尽头,便将我推倒在墙壁上。

坚硬的墙壁碰撞到了我的后背,疼的我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我抬起头,愤怒的瞪着方彤道:“方彤,你疯了吗?”

“对,我是疯了,慕清泠,我警告你,慕深被你害死的这件事情,我和你没完,你现在还想要将我爸妈抢走,我警告你,你做梦。”

方彤面目狰狞的瞪着我,对着我咆哮道。、

我还以为,去国外治疗了一段时间的方彤,变得更好,没有想到,还是一条疯狗。

我轻蔑的用力将方彤推开,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高傲的抬起下巴,蔑视的看着方彤道:“我看你的精神病还没有好,我劝你还是去医院继续治疗,免得出来丢人。”

“你说什么?慕清泠,你刚才在说什么?”

方彤像是疯了一样,举起手就要打我。

我怎么可能让方彤如愿。

我拽住方彤的手腕,目光冰冷道:“方彤,我也已经不是以前的慕清泠,你最好不要招惹我,我们之间的帐,我会慢慢和你算,你要是在像是一条疯狗一样乱咬人,我就不会对你不客气。”

“呵呵,你有什么能力对我不客气?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一个低贱的平民罢了,别忘了,我是方家的千金小姐,而你,什么都不是,慕清泠,你离我父母远一点,你想要将我父母抢走,简直就是妄想。”

“我看你这个人是有妄想症吧?”我有些同情的看着方彤摇摇头。

方彤竟然会极端的意味我会将叶然和方浩然抢走?

她估计真是有很严重的妄想症吧。

责任编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各省的人口和面积排名对比,面积越大人口越少

    首先看各省人口排名:其次再看各省面积排名:

  • 北野武:我用尽一生与母亲较量,最终满盘皆输

    ◆◆◆文北野武小学时,母亲是如何逼我读书,而我又是如何不肯读书、老想着打棒球,一直是我最深的记忆,也是我们母子之间的较量。邻居大婶看我那么爱打棒球却没有手套,觉得我可怜,于是在我生日时偷偷帮我买了棒球手套。但母亲根本就不准我打棒球,就连拥有手套也会惹她生气。我家只有两个房间加一个厨房,一个房间四叠半,另一个房间六叠。根本没有“自己的房间”这类时髦玩意,没处藏手套。不过走廊尽头,有个勉强算是院子的地方,种着一棵低矮的银杏树。于是我把手套包在塑料袋里,偷偷埋在银杏树下,假装没事的样子。每逢打棒球时才

  • 今日,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今日01:17迎来雨水节气。雨水一到,春回大地,田野一片生机,正是九九歌中的“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时节。在春雨脉脉含情中,柳丝开始含烟,待柳烟成阵,便春色撩人了。立春之后,第二个节气便是雨水。其实,在3000多年前节气刚诞生时,雨水还是排行老三;后来,汉景帝刘启时把雨水调换到了第二位。这是为什么呢?到了雨水时节,我们是不是就能迎来温暖的春天了呢?来看《手绘节气·雨水》。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制作从小寒到谷雨,共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每气十五天,一气三候,每候五天

  • 汀州人物|潘震欧,楹联里的诗意人生

    轻雷隐隐初惊蛰,万物萌动,草长莺飞,汀州城已进入一年新的开端。不知是这样的时节影响了心境,还是这一趟路途注定了难忘,初春的的午后,带着略有波澜的心,迎着别有一番清爽的春意,笔者拜访了潘震欧老先生。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步入潘老的客厅,几缕茶香袅袅地散,一副获全国大赛一等奖的楹联悬挂玄关好似略有年头,数册古籍置于实木书桌,简单朴素的空间,总在无意中有浓浓书香迎面。与年逾古稀的潘老聊天,说话依然条理清晰,张弛有度,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而这种气质来自其内心的诗意和生活深厚的底蕴。这一次专访,抛下拟好的题

  • 初三:肥猪拱门

    房天下北京特价房祝您新春快乐,阖家欢乐,吉祥如意!全国各地从年三十儿到初六,年俗各不相同,小编在此抛砖引玉,期待各位网友留言分享有趣的年俗活动!民俗习惯:“年初三,去拜丈母哉.姑爷带仔姑娘———同来,人得门.笑口开.拜见文人权道恭喜.拜见丈母说发财.茶又好,酒又好,隔壁伯婆含笑问姑娘.啥时候.踏月养个小宝宝”。这一天中国各地的汉族都有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的民俗。在全国大部分地方,“回娘家”的时间一般都安排在正月初二,但在山东等地,却是初三才“回娘家”。一些北方地区将初三称之为“

  • 行善,就是做好的自己

    小篆的“善”字,一羊居于中而双言于下,其本意做“吉”讲。《大学》中有云:“止于至善”。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良、向善之美;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对己要求,主张独善其身、善心常驻。看起来似乎很复杂,想做个善人如此不易。但古人早有一帖“四善方”即心善、念善、行善、言善,引领我们达到“真善美慧”的人生最高境界。今天,我们来谈谈行善。有一次,我们班会讨论,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善良的人呢?孩子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讲究秩序的人,很有道德,所以他一定善良;有的说,对人友

  • [小小说]杀生

    1那段日子真是多事之秋。他的父亲病倒了,很严重。真是祸不单行,那天,他收到那条短信。他点开看那条短信,但见:我们的缘份已尽,各自安好吧。是的,之前他极力挽留过。但是,这说明——无济于事。他的脑海里瞬间成了书里描写的那样,一片空白。老实说,他感到绝望。他腿一软,险些就瘫倒了。后来……后来,他又目睹了生命的消逝。那就是他的父亲的去世。那场大病如排山倒海。父亲脆弱的生命经不起折腾,如蜡烛遇上狂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2他变得畏惧生命。他觉得生之艰难,生之短暂,生之不易……而

  • 谈古论今

    2018年流行色美翻了色彩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能带来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位成功的设计师,往往能利用人们的色彩心理,通过色彩联想,实现品牌营销的目的。可以说,品牌设计的武器就是色彩。作为流行色风向标而存在的色彩权威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8年流行色,对于从事设计和时尚行业的人而言,都是相当值得借鉴和参考的。草木绿Celery&AvocadoGreen草木绿也是2017年Pantone公布的年度流行色彩,并因其明亮、自然、清新、干净的气质一直将流行延续到了2018年。它的饱和度没有纯绿色那

  • 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

    为权利而斗争[德]耶林著,胡宝海译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第五章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第六章现代罗马法与为权利而斗争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到此为止,我对前面提出的两个命题之中的第一个,即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其自身的义务这一命题详加论述。下面我开始对第二个命题,即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这一命题展开讨论。为了给这一命题立稳根据,无论如何有必要对客观意义上的法与主观意义上的法的关系,不管多少做些更深入的考察。这一关系的核心在何处呢?如果作如下判断,就是在忠实地传播广为人承认的见解,即

  • 穿越平行宇宙,你终于和你的挚爱在一起…

    一阵尖锐的火车汽笛声,你从梦境中惊醒。窗外,是疾驰倒退的绿地。坐在你对面的黑发美女疑惑地看着走神的你,又继续着话题,你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你不是这个女子口中的肖恩,也压根儿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做克里斯蒂娜的女子……上面是诺兰执导的电影《源代码》中开场的剧情。现在我将带你踏入一场穿越平行宇宙的旅行,请系好安全带,旅程即将开始。穿越《源代码》,在“源代码”中穿越回到电影《源代码》,眼前的一切让你十分陌生,你只记得醒来之前,自己正在阿富汗执行飞行任务,一枚火箭击毁了你乘坐的飞机。你意识到只有一种方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