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辽宁】 石春芳 |大漠胡杨赞

2018/1/14 15:50:55 来源:作家文学 []

胡杨树是新疆最古老、最稀少的树种之一,【辽宁】 石春芳 |大漠胡杨赞由于久经大漠风霜雨雪的历练它造型奇特,色彩艳丽,一直受到摄影人的青睐,今秋的新疆之旅我们有幸在轮台一睹了它的风采。

轮台地处天山南簏,塔里木盆地北缘,这里有四十余万亩的天然胡杨林。四十余万亩有多大我无法形容,我只觉得坐着景区大巴进入胡杨林的时候就像进入了一个红色的海洋,大片大片的胡杨树如波涛一样从车旁汹涌而过,网站http://www.163nvren.com/让人惊叹得都喘不过气来。

这是一片原始胡杨林,没有任何修饰,任其随意地生长着,繁衍着,一堆堆杂草簇拥着,铺天盖地。胡杨树疏密不均,有几棵、几十棵成片的,像一个团队或是一个家族团结奋进,163女人网充满生机和活力:有两棵紧紧抱在一起的,根相连,叶相拥,像夫妻,像母子、像朋友,生死与共;也有孤独挺立的像哨兵忠于职守,像老人瞭望亲人的远归。树龄跨度也较大,有的娇嫩的像孩子;有的粗壮的像硬汉;有的树干柔美,枝叶婆娑像妩媚的少女;还有盘根错节,说明163nvren.com弯腰驼背,残肢断臂,尚留一抹金黄的如风烛老人;更有横尸沙土,枝枯皮落仍昂首挺胸的不屈的英灵。越到胡杨林的深处,见到这样的原始的场景越多,我们的感情也随之变化着,由惊叹、欣喜而悲壮了!人们这样评价胡杨:活着昂首千年,死后挺立千年,倒下不朽千年,163女人网真是“铮铮铁骨千年铸,不屈品质万古留”。看着那干旱、盐碱的地面上一堆堆腐木你能不对胡杨树的几千年的生命的辉煌而礼赞吗。

胡杨生长在极度干旱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周围,它们用自己的身躯阻挡着沙暴的肆虐,成为绿洲的天然屏障;它们饱经严寒酷暑把根牢牢地扎在大漠的深处,用坚韧和顽强延续着自己的生命,书写了一亿三千五百多万年的家族史;它们一年四季由绿变红,用绚烂多变的色彩为单调的大漠渲染出一道靓丽的风景,它无愧于“沙漠最美的树”和“沙漠英雄树”的光荣称号。有很多人以“胡杨”为实名和昵称,应该源于对胡杨这种甘于奉献,网站163nvren.com坚韧不拔的伟大精神的敬仰吧。来轮台之前我们参观了“塔里木沙漠公路”的零公里处,那是目前世界流动性沙漠中最长的等级公路,致使“千古梦想沙海变油田,今朝奇迹大漠变通途”。还有导游讲的当年王震将军率十万大军屯垦新疆和八千湘女上天山的那些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还有那些为了建设新疆献了青春献子孙,献了子孙献终身的当年的热血青年,他们不都是胡杨精神的真实写照吗! 在拍摄的过程中我们深受胡杨精神的感染,披荆斩棘地钻到密林深处,专找那些老态龙钟的树拍,我们兴奋地一棵又一棵地寻找着,追逐着,以至于迷了路,掉了队,弄得灰头土脸也仍然感到没有尽兴。

有资料介绍说全世界的胡杨绝大部分生长在中国,而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胡杨生长在轮台,轮台胡杨林是中国最美的十大森林之一。

胡杨,你是中国的骄傲。

作者简介

作者 石春芳 笔名 芳茗 辽宁铁岭建筑职业中专退休教师 铁岭市作家协会会员 辽宁散文学会会员

原文163nvren.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诡棺3章(第3章 蛊惑)

    原标题:诡棺3章(第3章蛊惑)小说名称:诡棺第3章蛊惑我好不容易选择了一个角落,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传来,令我作呕,只能到别的地方。好在山神庙并不小,房子的正中央,是一尊山神的雕像,看上去灰尘满满,不过还是能够看出他的威风凛凛。我就选择躺在山神雕像附近,还没合上眼睛,只听外面传来不慌不急的脚步声。不知道是谁,晚上还来山神庙。此刻,我屏住呼吸,完全不敢放松,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只怕惊扰到什么,可就糟糕了。没多久,有人敲门,声音传来,搅得我心脏有点受不了。“王强,是我,快开门!”尤阿姨的声音传来,让我

  • 尸魂录3章(第三章 披麻戴孝)

    原标题:尸魂录3章(第三章披麻戴孝)书名:尸魂录第三章披麻戴孝漆黑,阴森,冰凉,好大的一口棺材就在我的身后!这几天我居然一只和这口棺材呆在一起,扫到棺材之后,我嘴里的肉块都掉到了地上。人就是这个样子,在没发现的棺材的时候,我可以淡定的睡在这里,而在看到棺材之后,顿时腿肚子都抽筋了起来。“你怎么了!”发现我脸色煞白,林雨蒙问了一句。怎么了!黑漆漆,凉飕飕,这哪是什么山洞,这是一座坟墓,有棺材的地方不是坟墓又是哪里?身边阴风不停的吹着,洞里棺材死气沉沉的凝望着我,在得知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坟墓以后,

  • 运气亡3章(第三章 搞死张雪)

    原标题:运气亡3章(第三章搞死张雪)小说名:运气亡第三章搞死张雪都知道马腾飞是那种遇火就炸的,可这次他竟然就坐在座位上看着,一句话也不说。刘锋看张雪依旧在推脱,有点口不择言:“你不是说早就受不了马腾飞了吗?口臭、秒射,还有秃头基因,你不就是怕他那个什么黑道大哥才跟他在一起的吗?我告诉你,压根就没什么黑道大哥,就是他编出来吓你的!”马腾飞没有反驳,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俩。不过,他坐住了,俩小警察坐不住了,站起身就去拉刘锋:“这位同学,请你现在就回到你座位上去。”搁平时,刘锋肯定就蔫吧了,现在他直

  • 冒牌无常3章(第三章 观音玉佩)

    原标题:冒牌无常3章(第三章观音玉佩)小说名字:冒牌无常第三章观音玉佩果然张姨听了我的话之后,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笑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不少。“小封,你就是嘴甜,小胖能认识你阿,是他修来的福分。”就在我们二人说着话的时候,一边的二胖也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看着我,说道:“封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就刚刚闭上眼一会你就来了。”二胖说着话挠了挠头。“我不是让你看着你妈吗?怎么自己睡着了?”我说这话逗了逗二胖。二胖听了我的话之后,红着脸嘟囔了一句:“我就眯了一小会。”看的着他脸红的样子我和张姨都乐了。乐完之

  • 鬼撩衣3章(第三章 它回来了!)

    原标题:鬼撩衣3章(第三章它回来了!)小说名:鬼撩衣第三章它回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队才小心的站到了我的身后,轻声细语说了句。“你们跟我来!”转身他离开了。王队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里,他坐在办公桌前,我坐在他的对面,芷柔在我身后站着。“你先不要激动,控制情绪,我给你讲讲事情发生的过程。”“你的父母是,电子厂的工作人员。同时他们兼职厂子里的打扫工作。”我点点头。“今天他们在厂子里打扫时,正准备打扫一间办公屋时,在门缝下,看到了三张百元大钞!”“你看就是这三张!”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塑

  • 尸魔记3章(第三章 活尸)

    原标题:尸魔记3章(第三章活尸)小说:尸魔记第三章活尸已经抬起腿,准备开溜的我一听响声,顿时便被吓了一跳。回头一望,便见一具鲜血淋漓的躯体正倒在木门边,细看之下,我却是发现,对方正是那进了木门房间的黑衣老者。只是此时的黑衣老者已经不复之前的威武姿态,他此时全身上下都伤痕累累的,正如同一条死狗般,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见此情形,我虽然吃惊不小,但并没有迟疑,快步来到黑衣老者的身前,小心的将他给扶了起来。此时的黑衣老者已经昏迷了过去,不过对方的呼吸还算平稳,想来他身上的伤口虽多,但都不致命,如果救治及

  • 半夜别开微信3章(第三章 今天是鬼节)

    原标题:半夜别开微信3章(第三章今天是鬼节)书名:半夜别开微信第三章今天是鬼节我知道我已经不是处男了,我感到一阵宣泄之后的欢畅和疲惫。我趴在了那极富弹性的山峦之上,感到了一阵满足。我的眼皮有些发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一觉我睡得很沉,甚至连梦也没有做,我感觉我身边滑腻腻的,还有一股腥味。我觉得我是在笑,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声音很熟悉,怎么好像是杜豁子?那个家伙怎么会来的?我不愿睁开我的眼睛,我仍然沉浸在无尽的回味之中。“你他妈的到底起不起来?”杜豁子的声音就像打雷一样响了起来,我被

  • 葬枉生3章(3 坟中乾坤)

    原标题:葬枉生3章(3坟中乾坤)小说名字:葬枉生3坟中乾坤月亮在团团乌云中时隐时现,夜风吹动树林中的枯枝败叶,似是鬼哭狼嚎。二孬用袖子使劲地擦遗照。我沉默了片刻,道:“你不介意挖你爷爷的坟吧?”二孬眨巴眨巴眼睛,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挖吧,反正他也死了。”我找来一块尖利的石头,很快扒开了一个大洞。里面冲出来一股沉闷的土腥味。我和二孬坐在洞口等待了几分钟,感觉洞内洞外的味道差别不大时,就钻了进去。里面静悄悄的,死一般的沉静,只听到我和二孬的呼吸声。我拿着手电筒在坟内扫视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

  • 临终笔记3章(第三章 怪事频发)

    原标题:临终笔记3章(第三章怪事频发)小说名:临终笔记第三章怪事频发见此情景我外公心中猛然一惊,李先生并没有两根蜡烛会同时熄灭,此现象不知是吉是凶,这下该如何是好?虽然还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他早已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脚步缓缓挪动,身形渐渐后退。一阵冷风夹杂着泥土的腥味扑面而来,月亮也被乌云层层遮住,好在老马闺女的坟并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应该是没事了,挑起油灯就要往回走。一转身,忽然看见我外婆正默不作声的站在他身后,差点没把魂吓出来,便抱怨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是李

  • 鬼契3章(第三章 夏涵)

    原标题:鬼契3章(第三章夏涵)书名:鬼契第三章夏涵一连串疑问出现在脑海中,一时间感觉很乱,需要时间去整理。现在去想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就算我现在到了占里侗寨也是一样,倒不如先听听这个叫夏涵的女人究竟要说些什么,说不准对我有些帮助。于是我冲着夏涵点了点头:“那时间加紧,不能耽误太久。”见我愿意与她交谈,夏涵不由的松了口气,眉宇间舒展了许多。走回屋子我坐在沙发上顺手点上一支烟,示意夏涵进屋坐。夏涵顺手将门关上后便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任先生,我听我朋友说你失忆过一段时间?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想起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