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谷围的13名自梳女:国内最后一批,大多一生未离开这里

2018/1/14 9:06:55 来源:口述历史oralhistory []

文章来源:新浪新闻

小谷围的13名自梳女:国内最后一批,大多一生未离开这里

“自梳女”,是指女性把头发像已婚妇女一样盘起,以示终身不嫁、独身终老,自梳女产生于清朝后期,是珠江三角洲地区独有的特殊群体。阅读163nvren.com目前,广东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街南亭村尚有13名自梳女,均已八十以上高龄,有的已近百岁,多为独居孤寡长者。由于历史原因,分布在珠三角仍在世的自梳女为数不多,她们算是中国最后一批自梳女。随着年龄增长,和众多特殊长者一样,“自梳女”在身体、心理和居住环境等方面均存在一定的需求,需要社会关注和关怀。针对此情况,番禺区小谷围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发起“情暖暮年·传承友爱”自梳女等特殊长者服务项目。这些自梳女有怎样的故事?社工们又是怎样帮助她们的?近日,记者深入采访。

玲姨今年八十多岁,独自住在南亭村西社大街的一间小平房里。本文图片均来自广州日报小谷围小岛上有最后一批自梳女番禺区小谷围街南亭村渡口不远处有一个小岛,被人们称为“海心岗”,岛上有一块“梳起石”。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据传,新中国成立前南亭村的“自梳女”会乘船登岛,在姐妹的帮助下完成“梳起”仪式。梳起唔嫁,矢志一生。如今,小谷围街南亭村还生活着13名自梳女,她们的平均年龄超过了八十六岁,有的已近百岁,是国内最后一批自梳女。近日,记者跟随社工陈锦芳探访了自梳女。  

1

故事1

她种地打工帮衬家里

老来常去大学城锻炼

玲姨今年八十多岁,是一名自梳女,独居在南亭村西社大街的一间小平房里。近日,记者跟随陈锦芳来探访玲姨。穿过小巷,兜兜转转进了平房,只见屋里有一台老电视机、两张靠背椅、几张小板凳,干净又整洁。阅读163nvren.com

玲姨身形清瘦,精神矍铄,正打算煮晚饭,她指着靠背椅让社工坐。“这椅子自我小时候就有了,后来坏了,我不舍得扔,修修又拿来坐。”椅子是玲姨的姑姑在香港做家工时买回的,姑姑也是自梳女,一晃这椅子已陪伴她七八十年。

玲姨十几岁时,父亲因病过世,母亲又不会耕地,家里弟弟、妹妹还小,这些遭遇让她坚定了自梳的想法。玲姨说,父母不支持她自梳,父亲去世前一直叮嘱她要嫁人,母亲在她自梳后还试着找人替她说媒。然而,从决定自梳的那一天起,这辈子她就从未想过要结婚。

一直扎根南亭村,玲姨种了五十多年地。网站163nvren.com60多岁时,玲姨到手袋厂打工,做了五六年后,她又回村帮人串了四年珠子,“一元串一包,看不清,就要戴眼镜。视力越来越差劲,就辞了这份工。”玲姨用辛勤劳作帮衬家庭,带大了弟弟妹妹,还帮弟弟建了新房,后来弟弟妹妹都结了婚,分了家。

“大的小的都结婚了,我不和别人一起吃。”2000年初,小谷围建起了大学城,玲姨每个月都领退休金,她再也不用打工赚钱了。如今,玲姨对生活很满足,“政府给所有村民买了社保、医保,生活一点不愁。”现在,玲姨爱煮饭,“买瘦肉,吃大鱼”。原文163nvren.com此外,她还很喜欢运动,常到广东工业大学体育馆去锻炼,有时觉得腿脚酸痛,她就会去吊单杠、双杠。

番禺区小谷围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社工陈姑娘正在陪玲姨聊天

2

故事2

姐妹为家梳起年少芳华

今和侄子一家相互照应

玲姨家附近有一栋临街三层小楼,年近80岁的关姨与同为自梳女的阿姐在这里住了几十年。当年,关姨是在阿姐的带领下成了自梳女。

据说,由年长的自梳女带去“海心岗”梳起,是南亭关氏自梳女特有的仪式。据关姨介绍,阿姐小时身体不好,父母担心她出嫁后会受累,因而阿姐选择了自梳。关姨则因家中劳力不足也成了自梳女。“从小开始,就照顾两个弟弟,那时候什么都没有,我照顾到他们娶老婆。小谷围的13名自梳女:国内最后一批,大多一生未离开这里

关姨姐妹在村里档口卖了十几年菜,关姨能听懂些普通话,讲起来有点艰难。关姨很有生意头脑,她曾有四辆货车,“一辆7吨、一辆5吨、一辆4吨、一辆半吨”。过去,货车会到鱼珠载木头,到外地批发市场接货,还会把当地种的节瓜拉到中山、珠海去卖。以前南亭村家家都耕地,每天早上关姨也会收一些洋葱、姜,拿到档口卖。

一位社工告诉记者,去年关姨做了手术,腿脚不好,现在在家休息。看到侄媳妇抱着侄孙女出门,关姨开心地迎上前,哄起孩子来。“他们就在我附近住,我帮一下他们,他们帮一下我。”侄子从小由关姨带大,平时一有时间,侄子就来看望她,陪她聊天,顺便帮忙给平安通充电、缴费。

玲姨当年自梳时戴的红绳

3

故事3

社工:“人生回顾疗法”解她们暮年心结

去年,番禺区小谷围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发起“情暖暮年·传承友爱”自梳女等特殊长者服务项目,该项目由广州市风向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承接。项目负责人陈锦芳说,项目建立多支专项社工队为自梳女等特殊长者们提供送温暖(一对一陪护、心理咨询等)、送健康(上门义诊和提供健康咨询)、送安全(居家安全教育、评估和改造)上门的居家关怀性服务,提升她们的晚年生活质量。

“去年7月,我们带着专业师傅上门对自梳女居住环境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改造,为有需要的长者送去四脚拐杖、防滑垫、小夜灯,安装楼梯扶手、坐便椅、防撞角。”陈锦芳说。

“这些老人经济上并不贫困,她们更需要有人陪伴、倾诉,需要有人肯定她们的人生。”陈锦芳说,活动初期,一名社工发现关姨对自梳女的身份和过往不能释怀,流露出很多负面情绪,年老的无用感也让她内心很焦虑。“发现关姨的情况后,社工协助关姨进行了多次‘人生回顾疗法’。适当加以引导的往事回顾,让她重新面对和整理自己的人生,建立积极的生活态度。如今,关姨觉得侄子、侄孙也是亲人,自己有家庭,又有社会的关心,很幸福!”陈锦芳说。

志愿者:为她们的自强做口述史

广州大学历史系大三学生刘金婷和冯馨婵是该项目的志愿者,她们正在做一件事情——为自梳女做口述史。去年7月,小谷围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正式成立“说出你的故事”自梳女口述历史小组,社工带领大学生志愿者,走近南亭村自梳女长者,鼓励她们口述过去的生活故事。目前,已成功收集到8位自梳女的故事,正在编撰《自强自立——番禺南亭村关氏自梳女回忆录》小册子。

“她们与我们从资料上了解到的自梳女不同,她们很多人一生都待在小谷围,一直和家人住在一起。我们能切实体会到她们为家人的付出,感受到她们身上可贵的自强自立精神。”刘金婷说。

陈锦芳说,挖掘自梳女这个即将消失的女性文化,是为了让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独特记忆留存下来,让更多人认识、理解这个群体。“随着年龄渐长,自梳女逐渐离去,她们的故事逐渐湮没在历史中。如果我们不去记录,也许后人都不知道她们真实存在过。”她说。

(原标题:最后的自梳女;番禺小谷围街南亭村有13名自梳女大多一生未离开这里,社工发起自梳女长者服务项目,为这群特殊长者的晚年送温暖)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历史游戏旅游母婴健康IT娱乐推荐

  • 在“海淘剁手”方面,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可能比你还有经验!

    什么?你还不造吗?在第一批90后手拉手一块出家同时,第一批95后,已经向成为海淘剁手的方向疯狂迈进了!近日,根据天猫国际披露的《2017年度进口消费数据报告》,95后正逐渐成为海淘剁手的主流人群:2017前三个季度,90后群体占比近40%;新增客中,95后消费金额占比从2014年的1.6%,疾速飙升到2017年的15%!至于95后剁手党最常买买买的,毫无意外是美妆、护肤之类的产品,而生活用品、服饰、运动户外等也紧跟随后,心态非常上进。港真,这股海淘剁手的浪潮汹涌地向2018袭来,挡住是不可能挡住

  • 要伟大的制度,不要伟大的个人

    谁来拯救皇帝?公元1693年,39岁的康熙已经诛鳌拜、平三藩、逐沙俄,迈上了帝王功业的巅峰,本该是意气风发、志得意满之时,一场疾病却击倒了他——当时令人闻风丧胆的疟疾。纵然身被伏尸百万、血流千里的帝王之威,在小小的蚊子面前却毫无办法。帝国最高明的御医们束手无策,在试过各种方子和巫术后,皇帝失去耐心,召来白晋和洪若翰(JoanesdeFontaney)两位神父,打算尝试他们带来的金鸡纳霜。这遭到御医们的激烈反对:西药能吃么?能和老祖宗的方子比么?但排外的偏见最终战胜不了事实,中国古代最大的药物试验

  • 妻子1年洗1次澡污垢堵排水孔!丈夫忍13年后崩溃离婚……

  • 老照片,学雷锋做好事不图回报

  • 【上海达陡】《问语利玛窦》(2)——读《利玛窦中国札记》 (2)

    《问语利玛窦》(二)——读《利玛窦中国札记》2●上海达陡利玛窦神父逝世后不久,金尼阁神父抵达北京,在整理利玛窦神父遗物时,在他的书桌里发现了他的这部手稿,于是整理编纂,并翻译出版。金尼阁神父在他翻译付梓的利玛窦神父的日记遗稿和其它书信资料——《利玛窦中国札记》的序言中写道,如果天主愿给予他时间,除了这部《利玛窦中国札记》外,他要再编写一部有关中国人的风俗习惯的书,和一部中国编年史概要,其中包括一部关于中国伦理典范的书。金尼阁神父本人曾在中国生活过,在利玛窦神父去世四年后,他携其遗稿回到罗马。面对

  • 老照片,志愿军英烈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

  • 【考证】大辽玉田韩氏家族世系考证

    大辽王朝玉田韩氏家族是辽代最为显赫的汉人望族,其辉煌程度仅次于皇族、后族。“起家于燕壤,仕禄于辽庭。”(1)“代生贤相,世出名王。”(2)玉田韩氏家族与大辽王朝同兴衰、共荣辱,为华夏大地北部疆土的拓展与巩固,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融和、统一与发展做出了重大历史性贡献。但由于很复杂的原因,历来史学界对玉田韩氏家族的记载非常简陋,评价也不够公正。《辽史》中仅记载玉田韩氏人物六代、18人;《金史》中仅涉及十代、4人;《契丹国志》中仅涉及五代、43人,且绝大多数没有名字。而《玉田县志》中关于玉田韩氏人物的记

  • 最佳小说:什么叫历史,这就是!

    ...........................................................................................................................一个教授刚走进教室准备上课时,突然从门外冲进两个歹徒。他们不由分说,三拳二下就把教授打倒在地。满堂学生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时,歹徒已经逃跑了。但这位教授站起身来,装作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学生说,请每个同学拿出一张白纸,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当做作业叙述交上来。同

  • 请告诉你的孩子:“输得起”比赢更重要

    张爱玲父亲张廷重,《小团圆》里的乃德,是个受旧习气薰染很浓重的豪门子弟。我们常常听见“遗老遗少”,“家道败落”,有时倒想尝尝那个滋味——但没这个机会呀,往往不知其所以然。解剖一只麻雀,张廷重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标本。就是对现在的我们,也不乏借鉴的意义。尤其是读者中的富二代或富一代土豪们。张廷重的母亲李菊耦,是李鸿章的爱女。她与张佩纶结婚时,张的元配夫人与继室都已去世。张是个清官,后来的生活主要靠李菊耦带来的大笔嫁妆。两人年纪相差十九岁,但感情甚笃,在南京购置豪宅,很是享受了一段月下小酌,烹

  • 哈尔滨第三届王竑锜老师专场论坛汇报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