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有早知,无乞儿

2018/1/14 8:44:55 来源:历史现场 []

乞儿都是因为后知后觉?

不懂 炒楼

成世执输

近年楼价暴涨,推荐163nvren.com在朋友圈中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早知如此,几年前我买多几套房现在就发达了。是啊,我十几年前在广州买一套房自住,当时是每平方米七千,现在是八万,如果当时有远见,买它十套八套,现在还愁没钱买飞机?

但问题是,当时买这七千一平方米的房子,已经东借西贷,把人压得连哮喘病都犯了,还怎么十套八套呢?广州人有句老话,原文163nvren.com叫做“有早知,无乞儿”,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煮熟的鸭子也会从盘里飞掉。

不识收藏

日 日走宝

空白

回想我这辈子,发点小财的机会时时都有,但总是被我错过,每次都以“早知道”收尾。

想起当年在出版社出《沈从文文集》,沈从文老先生用毛笔一笔一划地为我们签了几百张签名卡片。这些卡片最终没有夹在书中附送给读者,一直放在编辑部的书柜里。网站163nvren.com有一年我们搬办公室,这些卡片没人要了,抛撒了一地,忙着搬桌搬椅的人们,就在它们上面踩来踩去。而我竟也一张也没留下。早知道,好好保存下来,现在放到网店上,两三百块钱卖一张,估计也是很抢手的。

就算没有这些卡片,我作为《沈从文文集》的责任编辑,来自http://www.163nvren.com/跑到沈老的家里,厚着脸皮问他要几幅字,应该也是可以得手的,那时大书画家的作品都不值钱,有时还要求杂志给他们发表机会。可惜我当时一点也没往这边想,毫无收藏意识,白白错过了机会。

巴金在上世纪80年代有不少手稿在我们编辑部,用绳子扎成一捆一捆,丢在书柜上,盖满了灰尘。后来,也是搬办公室,才忽然发现手稿都不见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不知什么时候被有心人换成了复印稿。当时我也没觉得是多大的损失,很多年以后才感叹:“如果我早知道,哼!”

老作家端木蕻良以前每年春节都会寄一张亲笔画的水墨画给我,过了五六年时间,这些贺年的画总也有五六张了吧。当时有一位老先生就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好好保存,将来会很值钱的。我理解的“将来”,大概是指端木老仙逝以后吧。我也没往心里去,也没特别“好好保存”那些画。等到有一年,端木老真的去世了,我想缅怀一番,但翻遍抽屉,才发现那些画早已全部不翼而飞了。

发不了财

也不后悔

我这个人是没有发财命的,送到眼前的发财机会都不会把握,相反,有一分一毫不属于我的钱,进了我的口袋,也会令我浑身不自在,好像得了过敏症一样。网站163nvren.com

记得80年代我在《南风》报当编辑,有一回登了万之先生一篇文章,有20元稿费,我代他领了,准备寄去给他,但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寄出,可能是地址错了还是什么,现在已经记不起了。总之,这20元就留在我处了,我为它足足不安了30年。

我不认识万之先生,也因为这笔稿费记住了他的名字。最近听说他在美国,如有机会,我还是要把这20元还给他。

所以我是注定发不了财的,这一辈子就像广州人说:“等住乞食都得了。”

(图片来自网络)

关注本号有更多精彩文章,请按以下步骤操作: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历史游戏旅游母婴健康IT娱乐推荐

  • 青年袁世凯智商欠费,刚到京城就被骗六百两银子,再不敢真诚待人

    众所周知,袁世凯是清末有名的一代奸雄,在军事上,他能力出众,不仅编练出了近代第一支新式军队,而且还曾经威震朝鲜,年纪轻轻就成了清末政坛上的风云人物,在政治上,袁世凯翻云覆雨,成功扳倒了摄政王,成为了最高权力的主宰者,但就是这样一位机关算尽,心机深重的一代奸雄,也曾经在青年时期吃过骗子的亏。袁世凯在写给自己的夫人于氏的家书中曾经痛陈自己进京被骗的辛酸过程,袁世凯青年时期初入京城,本来是想靠捐官谋个一官半职,但没想到刚进京城没几天,袁世凯就被一个骗子骗去了六百两银子,袁世凯在去琉璃厂散步的过程中,遇

  • 她是努尔哈赤的最后一个妃子,因不争不显,竟长寿活到康熙年间

    有人说,古代封建时代,皇家是最会搞事情的地方,皇家里头有名有利,宫里头的人会为了权力争得头破血流,身消命陨,我们当代人没有身临其境去感受,所以大抵是感慨一番便不多言语。我们今天说一说清朝后宫的事儿,清太祖努尔哈赤是清朝史上最牛的一位君主,他开疆拓土,打下了清朝前期最夯实的基础,有人讲努尔哈赤是那个时代最厉害的军事家,当然了,努尔哈赤是封建时代的人,他就不可避免的有着很多老婆。据统计,努尔哈赤有十六个妃子,其中有十四个是明媒正娶的,这其中最后一个妃子——博尔济吉特氏,她是诸多妃子中最长寿的一位,一

  • 袁世凯教给年轻人的三条经验,领悟透了,一辈子不吃亏!

    袁世凯是清末民初最有政治手腕的奸雄,非常善于运用各种政治谋略,因此北洋各路军阀才甘心为袁世凯卖命,而袁世凯一死则立刻土崩瓦解,互相之间多次爆发大战,造成了长时间的中原混战,从这一点来说,袁世凯绝非凡人,那么袁世凯的驭权手段究竟有什么值得现代职场上的年轻人借鉴的呢?小编从袁世凯身上总结了三条职场经验,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第一条:不适合的行业一定不要死拼,不要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的鬼话。袁世凯刚刚出道的时候,家里人一直希望他能够继承祖业,通过科举考试的途径为自己谋得一个好前程,但是袁世凯生来就

  • 她赌上一切,只为让全世界知道南京大屠杀,却被日本特务逼迫自杀

    有的人生而伟大,死而光荣,“张纯如”这个人名字我们每个人都应当铭记于心,她凭一己之力,搜集了大量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并将其整理成书,这本书的名字就叫《南京大屠杀》,在美国发表后引起了社会轰动,当年,这本书成为了纽约连续十周的畅销书,可以说因为这本书,让世界各国人民知道了南京大屠杀的存在,然而张纯如最终却被日本特务逼迫到自杀。张纯如是美国华裔女作家,她的祖籍是江苏淮安,在写《南京大屠杀》之前,她出版了《钱学森传》以及《在美华人》,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张纯如是一个很有使命感的作家,1997年12月13

  • 伍顿巴塞特街道哀悼

    2009年7月14号,大量悼念者在英格兰威尔特郡的伍顿巴塞特街道哀悼在阿富汗阵亡的8名英军士兵。运送阵亡英军士兵遗体的车队本周二8名阵亡英军遗体运回国阵亡驻阿英军遗体回国载有阵亡英军棺木的灵车驶过人群哀悼人群中有不少老兵

  • 拆迁竟然挖出古庙遗址!绵阳首次发现大规模明清建筑基址!!

    以前,小编总以为考古这么神秘的事情只能发生在电视里!而且还经常脑补考古现场是啥样的!盗墓笔记?古墓丽影?脑子里是不是出现一系列稀奇古怪的景象!没想到前段时间咱绵阳还真的发现了一个古庙遗址事情经过2017年12月,绵阳三台县城老东门市场进行拆迁,工作人员在施工中,从地底下发现了一些类似建筑基址的石头,因为三台县城有古城墙,施工人员怀疑这是文物,于是立即停止施工,上报当地文物部门。随后,这一信息层层上报到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2018年1月2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绵阳市博物馆组成的联合考古发掘

  • 塞内加尔历史的简介

    塞内加尔位于非洲西部凸出部位的最西端,首都达喀尔。北接毛里塔尼亚,东邻马里,南接几内亚和几内亚比绍,西临佛得角群岛。海岸线长约700公里。塞内加尔是一个农业国,森林占土地总面积的31%。可耕地约占27%,花生是最重要的经济和出口作物,其他产业包括渔业、采矿、制造业和旅游业。塞内加尔有丰富的磷酸盐和铁矿储量。作为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与非洲工商业法规一体化组织的成员国,塞内加尔正在努力实现区域一体化以及对外统一关税。不过,在消极的一面,由来已久的城市人口高失业率,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以及青少年犯罪问题一

  • 她成为军统中仅有的女少将

    她是木匠的女儿,中学结业后进入“军统”从事无线电收发和密电译电作业,因与戴笠是同乡而成为戴笠身边的红人,后又于1941年12月初,成功破译日军将于12月7日狙击珍珠港美国水兵基地的绝密情报而提升为国民党历史上首位女将军。在台湾军方,有一位奥秘的女将军,她的提升概况一向处于保密状况。她就是姜毅英,台湾“军情局”前身“军统局”机要组组长,她于抗战期间在香港、东南亚各地为军情体系架起广播站,传递情报,最终提升为少将。因为姜毅英是谍报人员,有必要保密,所以她提升的音讯并未记载在台湾“国防部”等单位官方揭

  • 军统中人对她敬佩之至,都称她为“裙带花美小姐”

    民国某年初秋的一天上午,气候晴爽,清风徐拂,令人心旷神怡。杨虎城将军派驻南京、武汉的就事处长胡逸发的三姨太向影心,用过早餐,正愁无事可做,俄然接到蔡孟坚老婆的电话,约她去玩牌。向影心来到蔡家,忽见牌桌上有一人很生疏,又觉得此人很有男人魅力,正要问询,蔡孟坚向她介绍说:“向小姐,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戴雨农先生!”这个牌局本是戴笠精心组织,意图是物色人选分裂杨虎城的部队。听到介绍,戴笠故作惊奇地转过脸。没等戴笠开口,向影心鹅蛋形的脸上堆起了笑脸:“哟,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戴老板,久仰久仰!”戴笠当即动身,

  • 1993年老照片:图4土豪标配、图6至今仍买不起、图7堪比一线女星

    1993年历史老照片:图为90年代街上的一个“打印店”,在街边摆个小摊配上一台电脑和打印机为人们提供打印服务。现在电脑非常普及,也是人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非常重要的工具,但是在90年代初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还没接触过电脑。1993年历史老照片:图为一家卖首饰的商店里,几个女顾客在一个卖耳环的柜台前,柜台上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包金耳环每对7.3元,无痛免费穿耳”,那时候的7.3元相当于现在一百元左右了。图中一位售货员正在给一名女顾客穿耳朵,旁边还有几名女顾客在围观,其中有一位顾客表情亮了,被吓得嘴都咧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