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雪,一个遥远的记忆!

2018/1/14 8:40:55 来源:秀美太河 []

雪,版权163nvren.com一个遥远的记忆!

2018-01-08张衍良淄川区太河镇峨庄原野珍果园

近几天来,关于雪的话题,在本地坊间议论颇多。

看着中原地区的大雪,身处较大城市淄博的人们,眼馋地不得了。等不及的人,便开始写一些搞笑的段子,在微信空间里传来传去,让人心里骚动不安,欲罢不能。

今天,一个懒觉醒来,推窗一望,零零散散的雪花,飘飘扬扬的抛洒在天地间,原文163nvren.com叫人顿感清新而又亲切。让淄博人等了许久的雪,终于在2018年的第一个星期天,叩开了古齐国之门。

我是喜欢雪的,尤其喜欢童年时家乡的雪。

冬天里的峨庄,冷冽的西北风不知啥时候已跑地无踪无影。略带暖湿的东南风,慢不经心地悄悄吹起来。抬头望望天上,浓黑的云彩,开始聚拢。天也不再很蓝,星星不见了,一切都是那么静悄悄的。说明163nvren.com越聚越多的云,笼罩了整个山村的天空,天突然间就黑了下来。油灯昏黄的光线,已无法照亮眼前的一切。不得已,我只好脱衣而眠,进入梦乡。

我知道,就要下雪了。

清晨早早地醒来,睁开惺忪的睡眼,感觉石屋里的光线,特别明亮。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用手指蘸一点嘴里的唾液,雪,一个遥远的记忆!轻轻地点开窗棂空隙上的防风纸,一眼看到的是雪白的世界!

懒懒地张开双臂,悄悄地走在铺满雪花的院子里,任微风拂落的枝头飞雪,打湿脸庞。漫步走在落满积雪的小院里,生怕一点动静,就打破这轻盈静谧的时光。只好悄悄扬起脸来,深深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回头望望,洁白如玉的小院的地面上,两行弯弯曲曲的脚印,有些凌乱地印在那里。心里开心地不得了,因为终于可以堆雪人打雪仗了。

雪停下来的时候,天空已有了些许蔚蓝。推荐163nvren.com风也不再那么温柔,呼刺刺的北风,大咧咧地吹着树梢,时不时就会发出极不情愿的悲鸣。一群小小的麻雀,叽叽喳喳的从屋檐飞到地上,又从地上飞到树枝,似乎茫无目的在寻找着什么。

于是,洁白的地面上,就有了一个小小的圆圈,圆圈里面,散落着些许秕谷或者是谷糠,再上面,盖上一个不大的筛子,筛子与地面之间,用一根小棍子作支撑,棍子的下端,系一条细细长长的麻经子,一直伸延到屋檐下的门缝里,这是逮麻雀的最好时光。

雪后,一般都是大晴天。当正午的阳光,直直地照在屋面上,屋面上的积雪便融化起来。融雪顺着屋檐滴落,叮叮咚咚的声音,好似一曲简单而又快乐的音符,让人听了不忍离去。

夕阳下山的时候,残存在屋脊上的一抹阳光,被肆无忌惮的寒风,刮得没留下一丝踪影。这时,山村的空气象凝冻了一样,冷地叫人伸不出手来。来自http://www.163nvren.com/顺檐而下的雪水,也渐渐地冰冻起来,整齐得挂在屋檐下面,好似一把把晶莹剔透的银色利剑。

晚饭过后,朗朗的月色之下,从屋檐上摘下一块长长的冰凌,扛在肩上,满村满街道的疯跑,一会儿是八路军,一会儿是大皇军,打得不可开交。那个快乐,那个疯狂,真地难以言表。

现在人老了,也早已离开了家乡。穿行于都市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里,偶尔静下心来,不经意间还会想起儿时冬雪中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随着气候的变暖,近十几年来,很少看到漫天飞雪的光景,下雪竟也成为冬天里最让人期盼的奢望。

但愿这新年的瑞雪,能够荡涤尘埃,还雾霾下的尘世一个清白无垠的天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9章(第9章 又见那男人)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9章(第9章又见那男人)小说名字: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9章又见那男人佳音腹诽一句,关掉手机就闭眼睡觉。但是闭眼一会儿,又睁开。不对啊,这短信若是发错了,若是恶作剧,那怎么会知道自己感冒了?佳音想想,起身趿拉拖鞋去门口,悄悄拉开门看看。一看顿时吓一大跳,门口居然有一个小小的袋子,拿起袋子一看,里面装着一盒感冒颗粒还有一盒阿司匹林。佳音纳闷提着感冒药回到床上,冥思苦想,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个发短信的宇是自己周围的人。不然不会自己感冒,人家就好心的送药。只是这人既然在自己周

  • 凶猛鬼夫爱上我9章(第9章 劏猪凳)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9章(第9章劏猪凳)书名:凶猛鬼夫爱上我第9章劏猪凳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门外终于有声音响起,紧接着是开锁的声音,我顾不上疼痛的身体,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门被打开后我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光亮,才要抬起手,就被人拽了出去。我痛得眼泪花都掉下来了,等我眼睛适应光后,才看清楚是个老道士和一个穿橘色蓝球服的年轻男人,在俩人身后是一大片田地,关着我的是间独立的平顶红砖小屋,眼下拽着我的是年轻男人。我注意到老道士打量我好一会,给年轻男人说:“只是个普通女人。”我精神状态不大稳定,已是到了草木

  • 婚迷心窍9章(第9章 她的照片)

    原标题:婚迷心窍9章(第9章她的照片)书名:婚迷心窍第9章她的照片霍简白闭上了眼往后靠在椅子上,似乎对冯子鸣这种无聊的做法不屑一顾。服务员去了大约两三分钟就回来了。他偷瞄了霍简白一眼,低声对着冯子鸣道:“冯少,垃圾篓里的确有张黑色的名片,是,是霍少的。”“哈哈哈哈。”冯子鸣爆发出一阵狂笑,“我简直是料事如神!”一丝淡淡的挫败感从心底升起,被霍简白飞快地压下了,他淡淡地瞥了冯子鸣一眼,“有那么好笑吗?”“好笑,简直是太好笑了,难得看到我们霍少在女人手里吃瘪,我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所有的人。”冯子

  • 总裁的恶魔小妻9章(第9章 从此叶家跟你没关系)

    原标题:总裁的恶魔小妻9章(第9章从此叶家跟你没关系)小说名称:总裁的恶魔小妻第9章从此叶家跟你没关系叶朵朵驾着容寒声拉风的跑车一路狂奔到了叶家。六年一瞬,如今重新站到门口,六年前那一幕还像发生在眼前。当初叶倾颜从楼梯上滚下去被送到医院孩子流掉的时候,她怀孕的事情才捅出来。哪知父母并没有责怪叶倾颜,反倒一致矛头对准了她叶朵朵。之前对她一向和言悦色的叶明远更是甩了她二个巴掌,叶朵朵记得,那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叶明远第一次打她。嘴角的血迹还没擦干,她就听叶明远对她吼:“叶朵朵,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从

  • 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9章(第9章 宸王发怒)

    原标题: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9章(第9章宸王发怒)小说书名: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第9章宸王发怒裴逸风两次在身陷绝境之时都提到了这个表妹,宸王殿下心里倒是对裴逸风的这位表妹添了几分兴趣。况他也答应裴逸风要看顾着顾清欢的,便也留心了她的几分消息,只到手的消息却令他忍不住对这位相府小姐刮目相看起来。从她母亲去世前后的表现来看,简直判若两人。人总是在绝境中被逼出来的!“剑一。我们也去国公府瞧瞧吧。”裴逸风的生死他还是在乎的!这不仅仅是从小到大的情谊,更是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更是拿命换了突围救了自己

  • 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9章(第9章 瑟瑟发抖)

    原标题: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9章(第9章瑟瑟发抖)小说名字: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第9章瑟瑟发抖林慕琛搂着安昕站在谭丽丽的面前,他似笑非笑的俊脸,差一点令谭丽丽以为拥有这么完美一张脸的主人绝对不会是个坏人。“乔管家,把这个女人拔光了,丢进庄园东面的树林里。”林慕琛的声线突然变冷了,那张好看的俊脸上的笑容也变得阴晦。安昕偏过头,略带好奇地看向身边的这个男人。他的性格好奇怪,仿似对任何人都冰冷无情,身上有与生俱来的一种强大气场,令人情不自禁地畏惧他。可是为何他对自己,却能展示出不同的一面,像是

  • 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9章(第9章 我给安小姐买了粥)

    原标题: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9章(第9章我给安小姐买了粥)小说名字: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第9章我给安小姐买了粥一个想要把眼前人看透,另一个却单纯的不愿意退缩。病房里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无比,被子下面,安沐微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双手才可以压制住心底汹涌的情绪。五年未见,江景琛骨子里的冷冽和霸气更强悍了。再对视下去,她会暴露么?“叩叩。”就在病房里的气氛胶着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安沐微暗中松了口气。她以为有人要进来江景琛会走开,可眼前人却丝毫离开的意思也没有。唇角的笑反而愈发意味深长,偏邪的视线让

  • 黄河鬼妻9章(第九章:逃跑)

    原标题:黄河鬼妻9章(第九章:逃跑)小说名称:黄河鬼妻第九章:逃跑“女尸,什么女尸?”爷爷突的皱紧眉头,目光犀利地看着我,吓得我话卡在喉咙里不敢说,低下了头。“娃子,你不要多想,记住爷爷不会害你就是了,快回屋去。”“爷爷,我……”我看了房间一眼,不敢走近,我怕爷爷已经把女尸放到我屋里,这会儿我要是进去,那女尸肯定会害我。“你这个怂包,你怕啥,快回屋去。”双脚一阵无力,我不敢朝房间走,爷爷叹了口气,拽着我走到房间门口,打开了房间里的灯,随后大步走了进去,扭头看了看左右,说道:“你看看,这屋里有啥好

  • 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9章(第九章 强势击杀)

    原标题: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9章(第九章强势击杀)小说名: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九章强势击杀比赛进行到三分钟,还可以,只送了四个人头。萧何躲在上路水流中的草丛里,王者荣耀是快节奏的游戏,但有的时候还是要停在来,当萧何赶到的时候团战已经打完了。萧何就躲在草丛里,对面总体实力有着碾压性的优势,他们不着急,一群职业选手会因为血量损失一些就回城么?果然,小乔赶到上路,敌方王昭君终于在草丛里显现了他的身影,萧何神色一凛,就知道会有人藏在这!萧何跑出草丛,貂蝉的位移距离很短,萧何只能选择近身位移,看到萧何冲出来

  • 温柔的背叛9章(009 43秒)

    原标题:温柔的背叛9章(00943秒)书名:温柔的背叛00943秒大姨妈!多么可怕的三个字啊,当男人最想要的时候,一听到这么三个字瞬间都会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起来,我算了算苏然上次来大姨妈的日子,好像也是该最近来大姨妈了!立刻我心里的欲望就熄灭了不少,我有点失望的对苏然问道:“真的啊?”苏然轻笑了一声,伸出小手在我的小兄弟上捏了一把,然后说道:“当然是真的了,好啦,快点去洗洗手,吃饭了!”我只好失落的去洗手了,其实我虽然跟苏然保证了以后再也不怀疑她,但是在我的心里多多少少的还是有点疑虑,周哲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