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苏轼:比情商更重要的,是逆商

2018/1/14 7:30:55 来源:科学修养 []

文 | 大老振

本文摘自《一本书读懂经典古诗人》

他的生活状态:不是被贬官,就是奔波在正在被贬官的路上。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他的爱情:一生有三位深爱他的妻子,却都死在了他的前面。

他一生坎坷,颠沛流离,却是北宋文学界第一大V,粉丝上至皇上、太后,下到市井百姓,他随便发个表情符号,都有上百万的转发量,甚至连高丽、辽国、西夏这些国家的粉丝都来为他点赞。

他被嫉妒他的小人所陷害,屡屡把他发配到远离京城的地方,但他所到之处,皆有鲜花为他盛开、清风为他送来。

他的QQ签名是:我绝不苟且地生活,我要用我的双脚去实现“诗和远方”的梦想。

没错,他就是——苏、 东、 坡。

宋仁宗景祐元年,在美丽的眉山市,有一个婴儿降生了。没有什么电闪,也没有什么雷鸣,平静得如同我们经历过的每一个平凡的日子。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六十四年之后,也就是在他去世后,有人说他出生的那一天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的日子。此后这条八卦消息流传了将近千年。

在他的青少年时期,他一生中的重要人物纷纷闪亮登场,却又大部分纷纷黯淡离开,只剩下他的弟弟苏辙苏子由,陪伴他直到生命的尽头。

首先是他的母亲,她丝毫不比在儿子背上刺字的岳母逊色,她影响了苏东坡一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她教儿子从小读《范滂传》,在小小的东坡心里种下了一颗善良、正直、勇敢的种子。

他的父亲,也就是《三字经》里“苏老泉、二十七、始发奋、读书籍”的苏洵,更是一个“身教重于言教”的忠实实践者,他和他的两个儿子一起读书学习,直到把他的儿子包括自己培养在“唐宋八大家”中占据三席之地。

他的姐姐(历史上根本没有什么苏小妹,那是大家喜爱东坡,杜撰了一个和他同样有趣的妹妹出来),非常疼爱东坡,但是在出嫁没多长时间就去世了。版权163nvren.com

而他的母亲在他们父子三人进京赶考时忽然离世,她连他们考中进士的消息都没有等到,这不能不说是苏东坡心里一个巨大的遗憾。

好在东坡的妻子和弟弟子由的妻子在家里料理了后事,并且和他感情甚笃、相知相爱的妻子王弗还为他生下了儿子。

就在苏东坡走上仕途,准备大干一番,实现他的报国之志的时候,他深爱着的妻子因病去世了。

命运似乎是要试试这个年轻人的抗打击能力到底有多强,就在妻子去世一年之后,他人生的导师、精神的领路人、文学的支持者——父亲,也去世了。

深受打击的苏东坡,扶着父亲和妻子的灵柩来到眉山,把他们葬在了母亲的坟墓旁边。

有谁会在这样接二连三地失去亲人的打击下还能坚强地继续生活?苏东坡吗?不,他只是个凡人,他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乐观,他毕竟是人,不是神。

他当时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几乎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照顾。版权http://www.163nvren.com/他在丁忧期间,每天都在埋葬亲人的坟墓旁度过,以泪洗面。整整三年,他没有写过一首诗,没有发过一条微博,却在那座睡着他深爱的人的山上,亲手种下了三万棵松树。

三万棵!我们可以想象当年的这个青年,是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在山上一锹一锹地挖土,挖出深坑把松树种进去,然后再把一桶一桶的水浇进去。

他种下的不是松树,而是深深的悲痛和绵延的思念啊。

直到十年之后,他在一个孤独的夜晚忽然梦到他已离世许久的妻子,起床披衣在月光的清辉下写下了一首词,我们才知道他当年的痛苦有多深。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他的这首词并没有让他当时的妻子王闰之心里难过,相反,她更加敬重这个情深意重的丈夫,陪他度过了人生中最落魄的时期;他后来的侍妾朝云也对他敬佩有加,成了东坡“满肚子不合时宜”的红颜知己。

就是千百年来我们无数的女粉丝,在读到这首词后,都会流着泪在下面写上一条真诚的评论:

来世嫁给苏东坡,哪怕历尽千年劫。

如果说苏东坡的青年时期,他的打击均来自家庭,那么之后他一辈子的坎坷经历,均来自一个人。苏轼:比情商更重要的,是逆商

这个人也是北宋文学界神一样的存在,他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还有“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可谓是家喻户晓。

如果你说这个人是嫉妒苏东坡,那么你就错了。

他和东坡都在“唐宋八大V”之列,他们的公众号每更新一期,对方都是第一个在朋友圈转发之人,他们对对方都是真心佩服、真心互推。

可是他们在政治上的见解却截然不同。

是的,这个人就是:王安石。

王安石是个很有理想的人,他在宋神宗的支持下准备变法。

“变法”的事姑且不说怎样,毕竟我们不是在这里研究历史,但是王安石有个非常大的性格缺陷,那就是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脾气急躁,当时还有个网友给他起了个外号:拗相公。

有些巴结他的小人利用他性格上的弱点,在推行青苗法、免役法、保甲法等的时候急功近利、夸大成果,结果司马光(对,就是那个砸缸的孩子,他现在长大了)等一批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纷纷上书反对变法,结果都纷纷被贬官到边远地区。

苏东坡倒霉的贬官之路就这样被拉开了序幕,然而粉丝们不关心他在政治上取得了什么成就,他们关心的是大神今天又更新了没有。

东坡没让他们失望,既然我无法施展我的政治抱负,我就转战我的文学阵地吧!

在西湖边上,他面对着满眼的荷花,拿出笔记本更新了他贬官以来的第一篇微博: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饮湖上初晴后雨·其二》

粉丝一片惊呼:哇!写得真好啊,赶紧点赞!当地政府官员马上发布内部一号文件:西湖以后别名就叫“西子湖”。

东坡太爱这里了,这里有白娘子的传说,还有美味的“松鼠鱼”,就是西湖的水总是爱发脾气,雨季的时候总是泛滥,那就建一条大堤吧,挖出的土可以堆在山上。

一条长堤,遍植杨柳,在每一个朝阳初升的晨曦,你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苏大学士,脖子上搭条毛巾,在大堤上晨跑。

他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人和他一起锻炼身体,不为别的,只为在这里自拍一张以苏学士为背景的图片发到自己的朋友圈里,再故作低调地在旁边配上四个字:苏堤春晓。

先是全城骚动,满城求见败家子,没过一会儿,梁秋突然接到荒地行会的敕令,要他火速赶回去,而这一回去,就到现在也没个消息……看样子也是指望不上了……

要说如今最后悔,最痛苦,最纠结的人是谁,那无疑就是从紫衣侯府叛变过来的秋明,秋大管事了……

他后悔了!

真的后悔了!

“鬼迷心窍啊……”

秋大管事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似的,心头懊悔万分:“老夫放着好端端的紫衣侯府大管事不做,偏要跑到秦家来……现在好了?现在好了!什么荣华富贵,什么抱上大腿……全没指望了!完蛋了……这次真的完蛋了……”

似乎冥冥中要验证秋大管事心中所想似的,突然有一道人影走入此间,此人趾高气昂,刚一进入,就仰起脖颈道:“秦娇娇,家主来讯,你这个代家主好像做得很不称职啊……”

秦娇娇本来美眸盯着秦云,此刻闻言,却也没转过眸子,只是冷声道:“家主总不会撤了我这个代家主吧?”

“你!”那人一时语窒,顿了顿,方才哼道,“家主说,下不为例!”

“那就是了……秦用,你想当取代云儿,取代我,还早着。”秦娇娇冷冷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滚!不要打扰云儿静养。”

“哼,秦娇娇,你有力气在这对我颐指气使,还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如何是好吧!你看看你弄的这堆烂摊子……”

此话一出,秦娇娇美眸又黯淡了几分,顿了顿,说道:“留下半亩荒地底线,其余……都卖了吧。”

“哼……算你走运,家主也是这个意思。不过家主还说了,”秦用说着,就一指秋大管事,“这个人,必须交出去!”

此话一出,秋大管事顿时吓得双脚颤抖,一个不稳就瘫软在了地上——他现在要是被交还给紫衣侯府的话,那下场简直都不用想!

“秦小姐……秦小姐,救命啊!”秋大管事颤巍巍地向秦娇娇求救道,然而此女却只是略一沉吟,就点头道:“我无异议,另,那批炼器师,你们也看着办吧。”

此话一出,如晴天霹雳,秋大管事顿时嚎叫起来:“秦娇娇!你这个贱人,当初你说……当初你说过的……啊!你会后悔的!”

这些话没有说完,他就已经被不知何时出现在场间的几个秦家供奉拖了下去,声音渐渐消远……

秦娇娇却是美眸依旧死死盯着秦云,脑中回忆连连……

“云儿……”

秦娇娇轻声喃呢,看着在睡梦中仍然面色狰狞的秦云,她先是失望,再是惋惜,忽而又想起当初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年,更是不住幽叹……

这般神情不知变换了多久,秦娇娇美眸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坚定。

“不能这么下去了……”

“不能这么下去了!”

“这个败家子,已成了云儿的心魔,我不管他是真有谋略,还是撞了好运,这一次……他必须死!”

心念一动,秦娇娇款款站起身来,眸子里一抹妖冶红焰一闪而过,她整个人的气势,仿佛也隐隐起了一些变化……

“秦娇娇,你,你要干什么!”还没走的秦用见状,自然吓了一跳——他是素来瞧不起秦云的那一帮人之首,眼见秦娇娇突然变了神色,自然惊慌不已。

然而秦娇娇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们,只是冷冷说道:“地图。”

“什么……什么地图?”对方不明所以,却见秦娇娇已是转过身来,一瞬,身影已近在眼前,竟是掐住了秦用的脖子,话音冷冷,带了一丝杀意:“我说,紫衣侯府,地形图!”

……

……

天绝楚家。

“少主,老夫人。”

慕流凌用了许久才处理完门外之事,重新走入紫衣侯府,此时,范氏也已一脸兴奋地拉着楚天箫来到了场间,慕流凌便先见了一礼。

“阿欠……”楚天箫伸了个懒腰,显然还没睡够,揉了揉惺忪睡眼道,“流凌,现在情况如何了?”

范氏闻言也是双眼发亮地望向慕流凌,只见她嘴角勾笑,说道:“回禀少主,如今形势大好!整个天绝城现在都在疯抢少主您出品的首饰,我们的现货已经全部卖出,合计盈利两百三十万灵币。”

“此外,天绝城有七家商会,四门世家想要代售我们的首饰,竞价已至三百六十万灵币,但以流凌看来,这个价位远非极限,他们应是在等与少主亲谈,好叫少主知晓。”

“我们这次,可谓大获全胜。”

“目前,已有十九家宝器阁对我们首饰下单,出价颇高,已相当于对应的寻常宝器溢价两成,只今日半天,流凌便已经收到一百十二份订单,所有来者都表示愿当场付订金,折算下来,大约是两百万灵币,按照少主所述的最大规模炼制,则需两月方能做完这些订单,而届时的全额,则是……”

慕流凌说到这里,顿了顿,吞了一口唾沫,才缓缓说道:“七百……九十万!”

嘶!

此话一出,场间除了楚天箫之外的一干人等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多少?七百九十万?

就连范氏见惯了大场面,此刻也是神色微愣,天绝楚家未与京都楚家分家之前,这等利润的家产自不少见,可是才不过数日,仅

或许有些人看着苏东坡的日子过得过于滋润又太过高调,刺痛了他们的内心:你还想你的远方有诗和田野?让你见识一下远方还有什么!

远方还有田野,只不过你看到的只是田野上空黑压压的一片蝗虫。

1074年,苏东坡被贬密州。当时的密州正在闹蝗灾,苏东坡亲自加入了捕捉蝗虫的队伍中。

看到百姓因天灾而流离失所,他的内心比蝗虫啃噬还要难过,然而让他更难过的,除了天灾,更有人祸:西夏入侵大宋,居然有人建议投降!他悲愤地骑上马,以打猎之名,拈弓搭箭对着西北的方向,大声吟诵出了一首词: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岗!

倾城出动来一睹太守风采的老百姓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连签名都忘了要。

据说这首《江城子·密州出猎》是历史上第一首豪放词,一改以往柳永式的悲悲切切、儿女情长。苏东坡在豪放词写作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直到他在贬官黄州的时候写下那首流传千古的《念奴娇》,成为宋词豪放派的开山鼻祖,他都没有停下他写词的脚步。

因为这首词太有名气了,它在宋词排行榜上置顶到现在都无人可以超越,所以全词附录如下,以便读者再次感受东坡的风采。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念奴娇·赤壁怀古》

是啊,人生如梦,还有什么比好好活着更重要的事呢?

他不愿意向命运低头,也不愿意苟且地活着,然而命运把他的亲人放置在千里之外,苏东坡和他的弟弟,有七年都没有见面了。

他在某一年的中秋,望着天上的月亮,黯然神伤。就是他的神伤,成就了文学史上写月诗词的巅峰。

就在几个关西大汉拿着铁板唱大江东去时,我们这位伟大的诗人、词人,想到了他的弟弟。望着天上的月亮,他禁不住感慨: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一千多年后,一个美丽的女歌手,用她温婉柔美的嗓音把它唱出来,我们每一个人在心中唱着祝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时,东坡,他的精神和气质已经渗入了每一个知识分子甚至每一个老百姓的骨髓。

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歌颂爱情,令人忍不住落泪;他赞美亲情,成就千古绝唱。他生活中的一颦一笑、一怒一骂皆可成诗,即使面临灭顶之灾,他都决不让自己苟且地活着。

像东坡这样的人,他是不会满足于只写写个人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他的眼里心里更多的想的是百姓、想的是社稷。

所以他看不惯的事一定要用笔写出来,这就给了那些小人可乘之机,他们终于抓住机会把他投进了监狱,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

苏东坡在监狱里被关了四个月零二十天,除夕前被释放。出了监狱,他用鼻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觉到微风吹在脸上的快乐,在喜鹊叽叽喳喳的鸣叫声中,看见行人在街上骑马而过。于是他脱口吟诵:

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

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东不斗少年鸡。

吟诵完,他哈哈大笑:我真是不可救药哇!他接着写他的诗文,而且他对生活更加热爱。

他为老百姓祈雨,并给自己的亭子命名“喜雨亭”,作记以记之;

他生活困顿,就亲自在家后东面的一片坡地上开荒,并为自己取号为“东坡居士”;

他到江上捕鱼,雇一小舟,与渔樵为伍,得意地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他的书法在“苏黄米蔡”中占据一席之地;他临摹吴道子的壁画使人看不出真伪;

他热衷于吃,我们熟知的东坡肉、东坡肘子,都是他发明的做法;他在惠州吃着美味的荔枝笑眯眯地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他有时也会臭美,戴上他亲手缝制的东坡帽招摇过市得意扬扬;

他被贬官的最远地方是在遥远的海南岛,那里瘟疫横行、老百姓愚昧不堪,他教他们挖井、给他们熬中草药治病。

……

他走过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他写过的诗在千年时空流转,他在临死前说的那句话让我们现在人看来也会忍俊不禁:“我平生未尝为恶,自信不会进地狱。”

当我们为他的坎坷唏嘘感叹、忍不住要为他流泪时,眼前总会浮现一个微笑的戴着高高的帽子的人,他说: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和子由渑池怀旧》

是啊,人的一生仿佛雪泥鸿爪,你在雪地上留下那几个浅浅的脚印又能如何呢?

如果你的梦想在蓝天,那就向上飞;如果你的梦想在远方,那就往前走。

苏东坡,用一生把别人的苟且活成了——

潇洒。

版权说明: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历史游戏旅游母婴健康IT娱乐推荐

  • 老照片:广州市1973年,自古繁华的中山五路

    广州市中山五路。☆中山五路(zhōngshāngwǔLù)是位于广州市越秀区的一条东西向道路。东连中山四路,与解放北路,仓边路交接,西至中山六路。清朝称惠爱街,民国8年(1919)建成马路,称惠爱中路。为纪念孙中山,民国37年(1948年)后改名中山五路。惠爱自古繁华,在唐宋之时,已是广州古城的东西轴线。据记载,在清代,这条街上曾驻扎着布政司、巡抚部院、广东都司等军政机构。由此,路名惠爱的寓意不言自明,它时刻提醒着来来往往的顶戴花翎们该在意些什么。行走在今日的西门口,仍能看到古城门的些许遗物——

  • 朱棣和方孝孺!

    朱棣诛杀方孝孺十族在我国流传很广,那么朱棣为什么如此心狠手辣一下就灭了方孝孺十族呢?是方孝儒咎由自取还是另有他因,今天咱们就来简单分析一下。方孝孺今天的浙江人,师承大儒宋濂。方孝孺学贯五车、博古通今被誉为“读书种子”。说到这个“读书种子”其实还有一个故事,在此简单说一下:朱棣决心发动战争前,有一人曾对朱棣说:“南方有一个方孝孺的很有学问,你成功后,他一定不会归顺于你,但请千万不要杀他。如果杀了读书种子就断绝了。”对朱棣说这些话的人就是道衍和尚,即大名鼎鼎的姚广孝。朱棣后来果然成功的打进了南京城,

  • 从问题学生到学界大神,这是你不知道的爱因斯坦

    果戈里书店公认的伟大物理学家有很多,可是公认的天才、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想必只有一个。毫无疑问,是爱因斯坦。他创立了现代物理学最伟大的理论之一,相对论;共同参与创立了量子力学;这两大理论被认为是现代物理学的两大基本支柱,爱因斯坦被物理学界奉上神坛也就不足为奇了。而在更多普通人心中,爱因斯坦这个名字更是被蒙上了传奇的色彩,代表最聪明的大脑,最传奇的经历、最大影响力的科学明星。有这样一件事可以证明他的社会影响力:爱因斯坦曾被正式邀请出任以色列总统,牛顿还只是被女王册封为爵士,而他竟直接可以当国家元首,这

  • 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你知道这些女人都怎么来的吗?

    每每说起皇帝的后宫,大家不约而同的想起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么皇帝的那么多女人,都是怎么来的你知道吗?先秦时期和秦汉以后的来源是不同的。先秦帝王的嫔妃,有不同的来源,有的是诸侯或者大臣的女儿,由她们的父亲敬献给帝王;有的是帝王们直接抢劫来的;还有的则是恩威并施,在以礼相求的同时还加以武力威胁。比如纣时西伯昌、九侯、鄂侯是纣王任用辅助天子掌握军政大权的三公。九侯将自己美丽的女儿送给了纣。九侯的女儿不喜淫乱,结果被纣王杀掉,纣还将九侯剁成肉酱以示惩罚。也有的嫔妃是帝王以双重手段获得的,就像历史上很有名

  • 隋炀帝这一举措开千古先河,却因此身死名裂成为暴君典范

    在网上随便搜一下,可以看到对杨广的评论大抵一样,“在位期间修隋朝大运河;营建东都、迁都洛阳;频繁发动战争,征吐谷浑、三征高句丽,加之滥用民力,致使民变频起,造成天下大乱,导致了隋朝的覆亡。”【隋炀帝】当权者的书史不可尽信,这是我的一向观点。虽说自己看得史书不算多,但有一个规律我是总结出来了:后朝对前朝的最后一位皇帝的记载,肯定是没有好话的。所以清朝的史书是自己写的,它也只敢自己写,也是我所知道中国史上,唯一一个自己书史的王朝!看看纣王殷帝辛,看看胡亥,看看刘协,看看朱由检,呵呵,从史书上的记载看

  • 他是一代名将爱马成痴,曾用爱妾换一匹宝马

    曹彰字子文。沛国谯县(安徽亳州)人。三国时期曹魏宗室、将领,魏武帝曹操与武宣卞皇后所生第二子、魏文帝曹丕之弟、陈王曹植之兄。曹彰从小勇武过人,曹操曾经问一众儿子们的志向,曹彰的回答就是“好为将”得到了曹操的赞赏,因其胡须是黄色,被曹操昵称为“黄须儿”。曹彰对身边的人说:“大丈夫应当效卫青、霍去病那样的大将军,率领十万之众在沙漠上驰骋,驱逐戎狄,建功立业!”。曹操晋封魏王后,封诸子为列侯,封曹彰为鄢陵侯。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冬,曹操以五官中郎将曹丕为魏太子,《太平御览》中记载有曹操给曹彰的一条

  • 知青日记:劳动节改善生活吃馒头,连吃四个没觉得饱

    说心里话,吃了4个馒头(约二两一个),也没觉得多饱,又进灶间去拿,大师傅举着油灯查看锅里,已经一个不剩,全部吃光。1969年5月1日晴今天是国际劳动节。虽然社员不理会这个日子,但我们知青记着。队里不放假,大家提前几天就要求节日改善生活,组长贵方说这点麦子要是吃了,再吃就要到7月麦收后,但大家熬得急了坚持要吃,于是组长派我和小清去碾面。一早,牵来预定好的一条灰驴来到碾坊,别人家已赶着驴碾上了,排到我们已过了晌午。魏婶帮我们拴上驴,给驴蒙好眼。临走告诉我们:“小麦是稀罕物,一人一年才分二十斤,细心碾

  • 同行被招工后队里3天没人笑没人上工

    他们问我,你知道你们5个走了之后,连队是什么情景吗?一连3天,连队没有人笑,吃饭的人明显减少,整个连队死气沉沉。基本没人出工了。晚上,与几位知青战友小聚,又说起当年知青的话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现了知青大返城的风潮。虽然知青们是分期分批离开农场的,但每一批知青的离开,都会荡起一层层涟漪。在我们连队,我和其他4位战友是走的最早的。山东的大化肥建设要从知青中招工,我们有幸赶上了第一批。在名单公开前,知青们心情复杂。有到处打听消息的,有对照条件找领导自我推荐的,也有找关系帮忙的。名单公布后,我当时的

  • 知青悔:为返城抛弃农村妻子,她后来只活到40

    ❈当返城的消息传来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回去。由于山杏的户口无法迁回城里,离婚是我唯一的办法。当时,我太年轻,我竟然还暗自庆幸,幸亏我和山杏还没有孩子,省去了不少麻烦。当我向山杏提出离婚时,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儿地抹着眼泪。为了能回到城里我抛弃了山杏。虽然过去四十多年,可一想起山杏,我的心里就充满愧疚。这些年,我的心没有一天安生过。1971年,我们一行四十多人到高平附近的一个小村子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山杏,她是房东的女儿。第一回见她时,她才只有17岁。山

  • 念念不忘《陕北往事》,只因那些青春岁月

    小编读《陕北往事》,感慨颇多,那个时代留给人们的,是不一样的体验,是不一样的记忆。而如今,他变成了不一样的纪念,不一样的情怀。就像酒,当时是浓烈的一口,甚至有些辛辣。当岁月经过,她就开始变得醇香,打开时沁人心脾。下面附上部分书影:欲购得此书的朋友们,可以通过网址来我们的小店:店址:https://weidian.com/?userid=1227516302或者也可点击二维码,进店购买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