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浮欢谋:帝京之乱】小说在线阅读

2018/1/13 12:30: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浮欢谋:帝京之乱
第1章 凤还巢

傍晚时分,城门口仍旧熙熙攘攘,行人车马络绎不绝。网站163nvren.com

放眼望去,随处可见挎着篮子的妇人、兜售菜蔬瓜果的小贩以及进出樊城的百姓。

摆在城门口不远处的茶肆里,不少人坐在棚下的桌子旁乘凉喝茶,嘴里不停咒骂着这炎热的鬼天气。

宽阔的官道尽头,一辆不起眼的灰步马车疾速驶来,后面带起一阵尘土飞扬。

赶车的是一个相貌丑陋的驼背男人,由于被大火烧过,大半张脸上都覆盖了狰狞可怖的疤痕,引起了路旁行人的纷纷侧目,甚至小声的议论。

车夫全然不在意,兀自驾车向城门口驶去。

马车里坐着两个年轻的姑娘。

年长一些姑娘约么十五六岁,身上穿着月白色的对襟上裳和烟水绿挑线长裙,青稠般的乌发绾成了简单的发髻,斜斜的簪了一柄木兰花的簪子。163女人网

她肌肤莹白,泛着犹如上等暖玉的光泽,秀美的脸庞好似盛夏开落的莲瓣,细致的五官未施粉黛,仍能看出是一个顶美的女子。

此时此刻,她双眼微阖,似是在寤寐,又似只是在闭目养神。

女子身边的另外一个姑娘年纪略小一些,梳着丫鬟的双髻,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瞧着机灵又可爱。

她一手摇着蒲扇,一手不时掀开车帘,张望外面热闹的街市和人群,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新奇。

温浮欢是被车外愈来愈喧哗的人声吵醒的。

她没有立刻睁开眼,而是单手撑着头,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样。

感觉到身侧时大时小的凉风,温浮欢启唇道:“柳儿,若是摇的累了,便停下来吧!”

被唤作柳儿的小丫头闻言,像做了错事被发现的孩子一般,急忙放下车帘,小心翼翼的望着温浮欢。原文163nvren.com

她活动了一下酸疼的手腕,道:“小姐,柳儿不累!”

温浮欢这才睁开双眼,水盈盈的眸子像是月下的清泉,波纹荡漾下掩藏了深不见底的幽沉。

“我其实不热的。”她道。

柳儿细细看去,温浮欢莹白的小脸上不见半分汗滴,倒是她满头大汗的,不时地需要用手帕擦一下。

她于是放下蒲扇,再次抽出手帕,一边擦汗一边抱怨道:“这樊城的鬼天气真是要热死人了,哪里比得上我们无欢谷……”

车外响起了一阵刻意压低的咳嗽声,打断了柳儿的抱怨。

柳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掩住口,一双滴溜溜的圆眼睛怯怯的望着温浮欢。

温浮欢斜了她一眼,良久后叹道:“罢了,这次我暂且不追究,不过记住了,以后不管在人前还是人后,都休要再提起那个地方以及和它有关的一切!”

柳儿松了口气,忙不迭的点头道:“是,小姐,柳儿记住了!”

温浮欢点头,掀开车窗帘子看向外面。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夕阳西下,艳丽的晚霞映红了天际,仿佛给整座城池披上一层嫣红的霞衣,使它看起来像极了一幅颜色瑰丽的山水画,美得动人却也美得绝望。

十年了,她终于又回到了这里——樊城!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十年前,她是樊城首富温家的长房嫡女,是养尊处优的掌上明珠、千金小姐,而十年后……

温浮欢收回目光,轻轻摩挲右手腕上的红豆手串。

红豆大小均匀,颗颗饱满,上面还有肉眼难辨的细小纹路,但是从其光泽来看,似乎浸润了岁月的气息。

耳边蓦地便响起了那个人的声音——“我相信你能通过这次考验!”

温浮欢复又微阖了眼。

呵,暗潮汹涌的温家大宅,兵不血刃的宅门内斗,从他口中娓娓道出,竟不过是轻描淡写的考验二字……

他一向这般看淡世事。

随他在帝京赢都的这些年,鲜血与厮杀的景象也好,生与死的经历也罢,他连表情都从未变过分毫。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就连她完成严苛的训练,领了第一个任务离京,他也只留给她只言片语。

除了上面那一句,便只剩下……

“赢了,你才有资格重回帝京;输了,不论生死,就只当我从未救过你、养过你、教过你,我不需要没用的人!”

温浮欢握紧了手,掌心潮湿。

她不会输的。

哪怕只是为了再见那个人一面,她也会拼尽全力重回帝京。

……

马车在温家大宅前停下。

柳儿先跳下了车,回身掀起车帘,扶着温浮欢走了下来。

红墙黑瓦的宅院,高大而宽阔的门庭上方挂着一块朱漆金丝楠木的匾额,上面烫金的“温宅”二字笔力遒劲,铁画银钩,是出自温家已逝的老太爷之手。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站在正对大门的石阶下,温浮欢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

这里……是她的家!

定了定神,温浮欢沿着台阶上去,扣了扣青铜的门环。

朱漆大门应声而开,小厮模样的人探出头来。

见来者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小厮收起了往常的傲慢和不耐烦,客气的问道:“小姐找谁?”

“我来求见温老爷。”温浮欢道。

“你要见我家老爷?”

小厮的眉毛拧成了疙瘩,上上下下对着温浮欢好一番打量,似是在猜测她的身份。

柳儿见状不高兴了起来,朝着小厮的脸挥了挥手。

“喂,你倒是进去通禀去呀!”

小厮也不高兴了,扬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见我家老爷?我们家老爷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

“你个……”

柳儿掐着腰,刚想说小厮是不长眼的看门狗,被温浮欢拦住了。

她重又看向抱着臂膀的小厮,淡声道:“还请这位小哥进去通报一下,我此番是寻亲来了,我是……温浮欢!”

“温浮欢?”

小厮咂摸着这个名字,总觉得有几分耳熟,骤然想起十年前温家丢失的大小姐,那名字可不就是叫温浮欢么?

他顿时变了脸色。

“好好,小姐稍等,我这就进去通禀!”小厮一改刚才的懒散,急忙转身跑了进去。

“呸!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柳儿啐了一口道。

不多时,温宅便有人出来了,只是来人并不是温老爷,而是一个穿着长衫、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

“小姐好,老奴姓齐,是温家的管家,小姐说您是我温家的大小姐,不知道可有什么证据?”

第2章 留宿温家

温浮欢褪下腕上的红豆手串。

“这条手串是当年家父送给家母的定情信物,我出生之时,家母又转赠与我!手串上有家父亲手刻上的诗文,世上仅此一条!”

齐管家正要拿过来细看,却被柳儿先一步隔开了手。

“这样重要的信物,你一个小小的管家如何能辨得了真假?难道偌大的温宅,就没有一个说得上话的主人家吗?”柳儿不客气的道。

齐管家闻言老脸一红,却也找不到话来反驳。

温浮欢没有斥责柳儿无礼,而是表情恬淡的望着齐管家。

柳儿说的没错,这样紧要的物件,若不是关系紧密的人,是不可能知晓的,更别提辨别真伪了!

齐管家被温浮欢沉静的目光盯得心慌,清了清嗓子道:“小姐先里面请吧!”

“好。”温浮欢颔首。

齐管家引着温浮欢来到正堂,命丫环端了茶,并且随侍在旁伺候,自己则匆匆向后院走去。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外面便传来了杂沓的脚步声。

温浮欢放下茶盏,站起身。

只见从正堂门口处迈进来一个衣着雍容,体态婀娜的中年美妇,端庄的面容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进门就高声道:“听说我温家的大小姐回来了,在哪儿呢?快让我瞧瞧!”

说话间,那名中年美妇已经走到温浮欢面前,亲切的拉起她的手,如那开门的小厮那般,目光惊奇的把她打量了个遍。

“啧啧,瞧这模样生得标致的,真真是个可人疼的孩子!”

见温浮欢面露疑惑,随同美妇一起进来的齐管家介绍道:“这位是老爷的正室夫人!”

原来她便是温家二老爷的妻子罗氏。

温浮欢离家十年,彼时年幼,如今残存在记忆里的只有一些模糊的人和事,依稀记得这个婶娘似乎和她并不亲近,至少比不得现在的殷勤。

思及此,温浮欢便多留了一分心思。

她不动声色的抽出手,福身道:“夫人好!”

罗氏只当温浮欢是认生,心底暗暗对她多了几分轻视,脸上的笑容却不减分毫。

她重新拉起温浮欢的手,轻拍着她的手背道:“快别站着了,来,有什么话坐下说!”

“谢夫人!”

温浮欢复又落座,罗氏则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我就说这府里的下人是愈发没有眼色了,小姐回来了,不晓得请进府里来不说,还问东问西的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主人家的事,哪里是奴才能过问的!”

说罢,罗氏便不悦的瞥了齐管家一眼。

齐管家垂下头。

“老奴知错!”

“怪不得齐管家,是我来的唐突了!”温浮欢道。

“你可真是个善良的孩子!”罗氏称赞道,看向温浮欢的目光愈发柔和了,只不过那柔和总好像掺杂了别的什么东西,恁的让人喜欢不起来。

“夫人过奖。”温浮欢客气道。

罗氏笑了笑,问起温浮欢在这十年间发生的事,以及她既然知晓自己的身份,为何过了这么就才寻上门来。

温浮欢之前已经准备好了说辞,如今正好搬出来。

她说自己被人贩子卖到了一处膝下无女的人家,养父母对她疼爱有加,直到去年二老年迈双逝,几位兄长也都成家立业,她才决心回来寻亲的。

“落叶尚要归根,更何况离家多年的儿女,总是要回家来的!”

“原来是这样,那他们也算是善心人了!只是……”

罗氏说着便攥起帕子,抹起了眼泪道:“可怜我那早逝的大哥大嫂,临走也没能见上女儿一面,还有你哥哥书远也……”

“我爹爹和娘亲,还有大哥他们……”

温浮欢刚一提及这个话题,就被罗氏巧妙的岔开了。

“都是伤心事,不提了,不提了!你这些年过得可还好?”

“欢儿过得很好,有劳夫人挂念!”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寒暄,都对认亲信物的事只字不提,罗氏更是一口一个欢儿,俨然对温浮欢十分喜欢。

眼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罗氏渐渐坐不住了。

她把目光转向温浮欢皓腕上的红豆手串,问道:“这想必就是大哥送给大嫂的定情信物了吧?真是别致呢!”

温浮欢这才褪下手串递给她。

“这的确是家父家母留下的物件儿,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以一验真假!”

“这话怎么说的?我瞧着你就喜欢,也真觉得你就是我那可怜的侄女儿,只是血缘亲疏这种事口说无凭,我总是得帮你想办法,让别人信服的!”罗氏道。

话是这么说,她却盯着那手串瞧了又瞧。

最后,罗氏把手串交还给温浮欢。

“这大哥大嫂的事情,就属老爷还有三弟最了解了!不巧的是老爷前几日去了庄子上收租,三弟呢又是个不着家的,你看这……”罗氏一脸为难。

温浮欢收好手串,起身道:“没关系的,既然二叔没在,那我改日再来好了!”

“哎——”

罗氏急忙站起身,拉住转身欲走的温浮欢。

“夫人还有事?”温浮欢转头问道。

“这样吧!我这就派人把你回来的消息带给老爷,庄子离樊城不远,最迟明天午饭前他就能赶回来了,不如你先把手串留下,等老爷一回来,我就拿给他看!”

“这……”

温浮欢为难的望着罗氏,垂下头,摩挲着手串道:“不是我不肯交与夫人,实在是这手串从未离过我的身,我每晚须得拿着它方能入睡。”

罗氏闻言,眸底划过一丝恼色,笑容不改道:“既然如此,你便好生收着吧!”

“多谢夫人体谅!我如今就住在城中的云升客栈,若是二叔回来了,有劳夫人遣人知会我一声。”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住客栈呢?不如我吩咐下人收拾一间客房出来,你今晚就住在这里,也省得明日我再遣人过去找你了!”罗氏提议道。

温浮欢不明白罗氏这么做的意图。

照理说,她虽然有信物在身,但是在无人能够证明信物真假的情况下,她仍旧是一个身份和来路都不明的人。

罗氏怎么会又怎么敢就这样让她住在温宅呢?

不过不管她怎么想的,温浮欢都不打算拒绝她的提议。

这里是她的家,她住进来自是理所应当的!

于是,温浮欢福了福身,浅笑道:“如此,欢儿就打搅了!”

第3章 别有目的

似是没想到温浮欢会答应得这么痛快,罗氏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讶异,旋即恢复正常。

“不打搅!不打搅!”

她招手唤来身后的一个嬷嬷,吩咐道:“冯嬷嬷,你带小姐去客房,让人好生伺候,若是胆敢怠慢,我定轻饶不了!”

“是,夫人!”

冯嬷嬷应声,走到温浮欢面前。

“小姐,请随奴婢来!”

“有劳冯嬷嬷。”

温浮欢随同冯嬷嬷离开后,罗氏身后的另一个长相有些刻薄的嬷嬷上前道:“夫人不过客气了一下,她怎么就当真了呢?一个姑娘家,身份未明,怎么好住在别人府上呢?”

罗氏敛去了脸上的笑,冷哼道:“这乡下人家养出来的贱丫头,到底还是上不了台面的!这样没教养的人顶着温家小姐的名头,也只会给温家丢人现眼!刘嬷嬷!”

她眯起眼,招手让那个嬷嬷凑近,同后者小声耳语了几句。

刘嬷嬷的老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然的表情。

“奴婢知道怎么做,夫人放心吧!”

……

冯嬷嬷带着温浮欢和柳儿去了后院的一间厢房。

厢房里的布置很简单,只有桌椅板凳和一张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床榻,其他的家具也略显陈旧,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

“客房有些简陋,还望小姐多担待些。”冯嬷嬷道。

本应是抱歉的话语,可是从冯嬷嬷脸上来看,却看不出丝毫歉意,反而有一种轻视和鄙夷,仿佛温浮欢是讨饭的叫花子。

温浮欢知道,她们是故意这么做的。

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温家大小姐,这都能算得上是一个下马威,不然以温家的富贵,怎么可能给客人住这么简陋的客房呢?

温浮欢没开口,柳儿先忍不住了。

她环视整个屋子,气道:“这哪里是客房?这分明是给下人杂役住的柴房!小姐,我们……”

柳儿气冲冲的回过头,却见温浮欢已经走进里间,在床榻上坐了下来。

“小姐!”

柳儿疾步走到里间,鼓着腮帮子望着温浮欢,愤愤不平的道:“这房间怎么能住人呢?就是客栈里最下等的房间,也要比这里好上十倍百倍呢!咱们走!咱们不住这里!”

温浮欢拉住柳儿,压低了声音道:“柳儿,这一路上已经花了不少银两,我们哪里还有钱住客栈呢?”

两人故意把话说的很大声,好让外面的冯嬷嬷听见。

果然,冯嬷嬷闻言,脸上的轻视更深了。

她在外面道:“小姐一路奔波,想必很累了吧?奴婢这就吩咐下人准备热水,供小姐沐浴。”

温浮欢从里间走出,面带感激的说:“多谢嬷嬷。”

“小姐客气了,如果没什么事,奴婢就先告退了!”

“嬷嬷慢走!”

冯嬷嬷缓缓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温浮欢和柳儿听到她在外面小声嘀咕道:“……什么乡下来的野丫头,也敢来温家冒充千金小姐,简直是痴人说梦!”

柳儿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顿时瞪得更大,撸起袖子,就要冲去外面。

温浮欢拦住了她。

“小姐,你没听到她刚才说什么吗?她说你是野丫头欸!你别拦着我,让我好好教训她一顿!”柳儿气呼呼的说。

“教训了她以后呢?”温浮欢问。

“呃……”

柳儿被问住了,搔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温浮欢缓步走到桌旁坐下,慢条斯理的道:“你教训了她,她势必要上夫人那里告状,届时我们就会被赶出温家,哪里还用得着认亲呢?”

“这……”

柳儿再次语塞,表情沮丧的道:“所以说呀!小姐你刚才干嘛说我们没钱了,我们明明还有很多钱呢!”

温浮欢伸出食指,轻按了一下柳儿的额头。

“这叫障眼法,懂不懂?”

柳儿干脆的摇了摇头。

“柳儿不懂!但是柳儿知道,小姐这么做一定有小姐的道理,柳儿只管听便是了!”

“难得你这么听话。”温浮欢夸奖道。

柳儿嘿嘿笑了两声,道:“不过小姐,那个夫人……她真的喜欢你吗?我总觉得她脸上的笑阴森森的,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温浮欢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罗氏刚才对她极是亲切热络,若是换作寻常女子,只怕会真的以为她平易近人,且对自己中意有加。

可惜温浮欢到底不是寻常女子。

她经历过太多的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漠,最是懂得人心叵测的道理。

这世间……父母兄弟尚且不能全信,哪里还有陌生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呢?

只是没想到这个柳儿心思虽然算不得灵慧通透,眼睛倒是挺毒,竟也看出来了罗氏的虚情假意。

怪不得那个人说:“你出门在外,身边需要个忠心伺候的,柳儿这丫头眼明心巧,让她跟着你也好。”

想到这里,温浮欢心下微滞。

从进城到现在,她已经想到那个人两次了。

不管是想到他的好,还是想到他的不好,她总归是想着他的……温浮欢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会牵念一个人的感觉。

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儿女情长,而且那个人也不是会和她儿女情长的人!

温浮欢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去想那个人,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回到温家上面。

“莫要说现在还不确定我是不是温家的小姐,就算确定了,她的态度也未免太热络了些,而寻常人对一个陌生人这样殷勤,多半都怀着两个目的。”她分析道。

“哪两个?”柳儿好奇的问。

“要么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要么就是想让她放松警惕,至于夫人的意图,我想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温浮欢摩挲着腕上的红豆手串道。

“是什么?是什么?”

瞧着柳儿眨巴的圆眼睛,温浮欢抬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

“佛曰,不可说!”

柳儿揉着疼痛的额头,一脸哀怨的道:“小姐坏,小姐又欺负柳儿,柳儿不要伺候小姐了!柳儿要去找阿炎!”

阿炎是那个驾车的车夫,复姓百里,单名一个炎字。

温浮欢轻笑,笑容促狭的问:“怎么?你现在不说对着那张脸,晚上会做噩梦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柳儿又想到那张满布疤痕、狰狞可怖的脸,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甘心的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浮欢谋:帝京之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浮欢谋 或 帝京之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一宠成婚:腹黑总裁强制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一宠成婚:腹黑总裁强制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一宠成婚:腹黑总裁强制爱目录预览:第1章竟然被女人欺负第2章枕上的支票第3章未婚夫探望第4章扑倒就得负责任第1章竟然被女人欺负A市帝国酒店。“小蕾,你喝多了,这个样子回学校不太好,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陈露露扶着喝醉的罗昕蕾,心突突的跳,只差最后一步了,只要将她送到王总的房间里,那她就可以成为新剧的女主角了,她似乎看到自己成了当红小花旦。“1816,1818……”陈露露扶着罗昕蕾来到了十八楼,看着左边的1818又看了

  • 《铁血修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铁血修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铁血修神目录预览:第一卷神秘之岛第1章重生小岛第一卷神秘之岛第2章拜师学艺第一卷神秘之岛第3章宝书第一卷神秘之岛第4章潜水纪录第一卷神秘之岛第1章重生小岛“苍天有眼,我重生了。”兴奋之下,大叫声发出的却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啼哭。这声音极大,把产婆吓的一屁股坐倒。她这辈子接生了无数婴儿,还没接生过声音如此大的婴儿,简直就是狮子吼。产婆毕竟经验丰富,定了下神,站起来,剪断脐带,边忙边说:“恭喜夫人,这孩子中气十足,长大后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厉害男人。”苏

  • 《修仙小神农》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修仙小神农》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修仙小神农目录预览:第1章风雨土地庙第2章教训恶霸第3章肥地术第4章一百块一斤第1章风雨土地庙六月天,孩儿的脸,那是说变就变。前一刻还艳阳高照,转眼就大雨倾盆。赵小南扛着铺盖,刚翻过了三座大山,眼看就要到家了,却被这忽然杀到的大雨拦住了去路。离村子还有二三里路,左右也没有人家,正在赵小南发愁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个土地庙。赵小南闷头冲了进去。抹了把脸,赵小南这才有时间打量这间土地庙。庙内供奉着一尊泥塑神像,只是供桌上积攒了一层灰,香炉内也没有香火

  • 《总裁老公,花样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总裁老公,花样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总裁老公,花样多!目录预览:第1章挡了霍先生的路第2章好像是在研究她第3章女朋友第4章去找我小叔叔第1章挡了霍先生的路七月天的傍晚,热辣的太阳虽已落去,但空气中仍残留着炙热,久久散不去。童婳尾随着姐姐从家出来,看到姐姐魂不守舍的上了辆出租车,连忙也招了辆车跟上。童婳不知道姐姐怎么了,好像是接了通电话之后,就这样了。这两天,对于她和姐姐来说,好像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一样,爸爸突然被警察带走,之前公司的合作伙伴上门讨债,她们想尽办法联系家中的亲

  • 《隐婚娇妻:总裁蜜宠超给力》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隐婚娇妻:总裁蜜宠超给力》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隐婚娇妻:总裁蜜宠超给力目录预览:第1章C大校花陈满满第2章宋居远第3章持靓行凶啊第4章居远玩的什么套路第1章C大校花陈满满满满刚刚从舞池下来,准备去洗手间。走到了转角处的时候,身后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稍稍减退,肩膀却是在这个时候,被人轻轻一拍。满满转过脸去,那张年轻朝气的脸蛋上,此刻有着几分醉意,眸光澄澈,瞳仁黑白分明,眉目有些深刻的样子,却是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她的五官,的确是很好看。尤其是这样近距离看她的眉眼,微微上挑的样子,总

  • 《混世小神棍》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混世小神棍》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混世小神棍目录预览:第1章小人第2章绝情第3章传承第4章救人第1章小人江南市第一人民医院。夜晚10点。因为新型流行传染病毒HRCS的肆虐,此时虽然已经是夜晚,但医院却依然是繁忙。HRCS病毒通过水源传播,虽然不会人传人,但是却是有潜伏期,一下子爆发出来,几乎让整个江南市都人心惶惶。许涛虽然只是临时工一枚,但是在这种特殊时刻,也一样要奋战在第一线。作为正经医科大学毕业的许涛,在这里做一个临时工显然是大材小用了,不过,在这个什么都靠关系的时代,许

  • 《致命情涩,老公操之过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致命情涩,老公操之过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致命情涩,老公操之过急目录预览:第1章不是处当然被分手第2章决定搞定他老板第3章投他所好第4章交给你之后,我就是光光的第1章不是处当然被分手我未婚夫生日那天出轨了他的秘书,还把他们做那种的视频发给了我。我和我未婚夫赵衡是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半年,赵衡温柔体贴,一直追求我,我就和他在一起了。后来一起北漂,赵衡辞职,创业不顺,贷了很多款,我把我攒的一点钱也拿来支持他,和他还贷款。那时候我工作的比较顺利,请朋友吃喝玩乐一条龙

  • 《夜流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夜流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夜流莺目录预览:第1章站街女第2章撕裂了第3章提成最低的第4章豪华包房第1章站街女后来每一次温存,每每到了临界点,他总让她叫他的名字。他耐着心哄她,蹙着眉逼她,红着眼求她,让她喊出声来。她却只能凉凉的笑,她的声带早就坏了,她的心也……早就坏了。……凌晨两点,夜色如浓墨,深得化不开。喧嚣的城市沉静了下来。而夜江街,却仍然热闹非凡,这里是甬城有名的酒吧一条街,本城规格最高的娱乐会所深港就坐落在这,会所门口,一辆辆豪车接连而来,又被泊车小弟开走。会所大

  • 《最强透视高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强透视高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最强透视高手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奇获传承第一卷第2章怒揍钱三炮第一卷第3章断子绝孙脚第一卷第4章无形装逼第一卷第1章奇获传承渝州市,华夏超级大都市,有誉为东方之珠的美称。夜幕降临,使这都市更为的热闹非凡,乔枫单手拿着一只玫瑰,不知道在渝州大学校门外摆了多少个骚姿势,企图与自己最好的一面与女朋友相见。这时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天鹅般的衣领若隐若现的半线条,浓妆淡抹的女生从校区里慢慢走了出来。穿的如此靓丽差点没让乔

  • 《重生之都市邪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重生之都市邪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重生之都市邪仙目录预览:第1章回光反溯,一梦千年第2章村犬何须吠不休?第3章自寻恶果第4章修炼第1章回光反溯,一梦千年江州市,一栋老旧的单元楼内。有个青年猛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阴暗狭窄的房间后,发出不可思议的呢喃。“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他叫陈遇,曾是修真界最强的几人之一,短短千年,便修炼到了立地成仙的地步,威震仙凡两界,镇压诸天万域,整个宇宙都流传有他的传说。然而,在他即将渡天劫成就无上道果之时,却遭逢无耻背叛。从地球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