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怪你过分美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8/1/13 5:18:0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怪你过分美丽

第一章 多少钱

郁明飞从没见过像姚静这样美的这么直接的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柳眉琼鼻无一不恰到好处,精致可爱。163女人网最妙的是一张丰满诱惑的红唇,只需微微张开,就说不尽的风情万种。

大红色的丝绸睡衣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身上,露出胸前大片细腻似羊脂玉的肌肤,看的人不禁口干舌燥。她斜倚在门上,眼帘低垂,细长的手上夹着一根万宝路爆珠烟,吸了一口,徐徐吐出一个烟圈,“多少钱?”

“你真好看。”

他答非所问的行为显然取悦了这位美人,姚静扑哧笑了出来,栗色的大波浪卷随之前后晃动,妩媚的凤眼弯成了月牙儿,“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旖旎的气氛瞬间就烟消云散了,郁明飞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可你就是很好看啊。”他敏锐地发现,姚静这么一笑后,少了几分妩媚,却多了几分真实,所以才敢这么跟她开起玩笑。

姚静脸上还挂着笑意,抿着嘴摇了摇头,“你可真是太会讨女孩子欢心了。阅读http://www.163nvren.com/”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两张一百块钱递了过去,“多的算小费吧,大热天送外卖也不容易。”

郁明飞连连摆手,“一张就够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的。”

她脸上多了几分讽刺的笑容,把钱嫌弃地往他手上一塞,不容拒绝地说,“拿着吧,没有比我挣钱更容易的了。”说完就重重地关上了房门,郁明飞碰了一鼻子灰,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住在隔壁的男人刚好出门,看见郁明飞呆站着,鼻尖通红,一副被拒之门外的样子。神神秘秘地凑过来,眼睛里闪烁着压抑不住的兴奋和激动,欲言又止,回头看了看自家房门,压低了声音问:“怎么样,这个骚货的味道好不好?”

郁明飞皱了皱眉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只是个送外卖的。”

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才注意到郁明飞的打扮的确不像是个追求女人的样子,还有他手上捏着的两张红票子,脸上的神情就有些扫兴了。《怪你过分美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又自诩是文化人,不好对着外人乱发脾气,在姚静门前啐了一口,“老头子上得,我上不得么?”悻悻而归。

郁明飞捏紧了拳头,青筋暴起,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把那个男人暴打一顿才解气,又想着姚静似乎确是一个人居住,不愿意给她惹麻烦,在门口连出了至少十次长气,才冷静下来。准备走的时候,犹豫了片刻,掏出纸巾来小心的把姚静门上的口水擦干净,才悄悄离去。

他自以为做的安静又隐蔽,不会被里面的人发现。殊不知一只隐藏在暗处的摄像头早就把这一切拍了下来,忠实的传给了屏幕那一端的眼睛。

姚静看着这个大男孩的一举一动,想哭又想笑,自己已经这样了,居然还有人愿意维护。然而可惜的是,这不值得。163女人网

她抬起手对准窗外的太阳,单薄的掌心就变成了半透明的橘色,血管的流动纤毫毕现,然而里面留的,都是脏血。

第二章 只怪她过分美丽

夜晚的时候,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靠在沙发上,凌厉霸道的气势让人很容易会忽略他的年龄。他享受着姚静体贴入微的小意伺候,冷不丁来了一句,“今天那个小伙子不错啊?”

姚静心里一惊,手上的力度却没有改变分毫,习惯性地媚笑着,“毛头小伙子能懂什么啊,您有心情关注这个,怎么不替我教训教训隔壁那个臭男人,他这可不是一回两回的事了。不光是骂了我,还拐着弯的骂了您呐。”

柳浩成舒服的哼哼了几声,知道她有意扯开话题,但良辰美景佳人在前,懒得扫兴,就顺着她的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喜欢看你被人羞辱的样子。”

他捏住了姚静柔软无骨的手,“听着你被别人骂,我就兴奋的不行,晚上都能多上你一回呢。”

姚静闭了闭眼,强忍住心里的恶心,反握住男人的手,轻轻一笑,低下头来咬着他耳朵,“能让您开心,那可真是大功一件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柳浩成被恭维的满意至极,拉着她的手舔了一口,姚静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男人的手重重捏紧,“你不喜欢吗?”语调上扬,带了几分不满。

姚静忙绕到沙发前面,温顺而乖巧地跪在他脚下,眼神真挚无比,“怎么会呢?没有您哪有我现在的日子啊。”美女总会有种种特权,比如明知道是假话也能让人信服。

柳浩成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最后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脱下裤子,把她的头重重地按了下去,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他对姚静,实在是很好了,除了在性事上有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小癖好,其余的,要什么给什么。不过姚静又美又听话,他给的也心甘情愿。163女人网

欢好过后,他们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身边的人已经打起了呼噜。姚静却久久难以入睡,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侧过身看着镜子里自己洁白如玉的胴体。这么美的人,配这样一个大腹便便的油腻男人,值得吗?

她十八岁刚开始绽放的时候,就以一个好价钱,把自己卖给了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家庭破产,父母病重的狗血事件,是她自己主动要求的。

姚静生在贫民窟里,还没长成的时候就出落成了一颗远近闻名的明珠,眼看着落在身上的目光越来越炽热,家里的窗户莫名其妙被砸的次数不断变多,甚至有一天,父亲抓住了一个入户偷东西的贼,并且打了一架。那个仓皇的小贼留下了偷来的东西,打开一看,里面都是她贴身的衣物。

她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泫然欲泣,好像被露水打湿的花朵,却愈显娇艳。看着头破血流的父亲,和瑟瑟发抖的弟弟跟母亲。她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自己精心打扮一番,找到了她认为的那个最有权势的男人,摘掉自己的帽子,“我把我交给你,换一个承诺,护我跟我的家人周全。”

那个男人看着艳光四射的她早已惊呆了,忍不住伸出了手,姚静一个闪身,从怀中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十分镇定地陈述着一个事实,“如果做不到,你应该知道,我的美貌会成为一把双刃剑。”

十八岁的她,鲜嫩多汁,骄傲又镇定,凛然不可侵犯,那个男人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缩回了手,把她带到了另一个男人面前。

柳浩成的确护住了她,并且让她过上了想都不敢想的优渥生活。姚静搬进为她打造好的金牢笼,从此跟家人不再联系,安心被囚。

这中间并没有什么天怒人怨的冤屈,也没有什么可以怪的人,如果一定要怪,那只能怪她过分美丽。

第3章 不堪入目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姚静蹑手蹑脚地起床洗漱,顺便做了个简单的早饭。柳浩成醒来的时候,一定很乐意看见美味的她跟早餐。

饭毕,柳浩成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你母亲病了,你要去看看吗?”

正在收拾盘子的姚静动作一僵,很快又舒展开来,微笑着看向他,“他们又没跟我说,我去了岂不是自作多情。不过您既然都提了,那我就去看看吧,免得您又说我凉薄。”

柳浩成伸了个懒腰,“我不过随口一提,你就说了这么多。去不去随你,我还有事,走了。”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姚静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放下了手中的抹布,瘫坐在椅子上,生出一股无力的感觉。呆坐半晌,她还是收拾东西出了门。

打车直奔医院,问清在哪个病房,快步找了过去。还没进门就听见了父母聊天的声音,她心里一松,还有精神聊天,看来病的不太重。

母亲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虚弱,“老姚啊,你说静静现在怎么样啊。我这一病,就忍不住老想她。”

父亲重重地哼了一声,“想她干嘛,我们老姚家的脸都让她丢光了。”

“你也别这么说,还不是我们护不住她。”说着就小声哭了起来,父亲安慰了几句才好,两个人又絮叨起了家常。弟弟念初中了,一切都好,就是有些不听话不服管。这一病,医保应该能够报一大半,否则又得去借了。

姚静站在门口贪婪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捂着嘴听的泪流满面,他们能够安安稳稳的生活,对她来说这就够了。

父亲突然站了起来,起身准备出来。姚静忙躲了起来,直到父亲的身影走远,才走了进去,未语泪先流,“妈。”

母亲看见她出来也是一惊,赶忙招手,“你怎么来了,让妈看看,怎么瘦了呢?”

姚静扑到母亲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会儿,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包来塞到枕头底下,“妈,我要走了,这些钱你悄悄收着,千万别跟我爸说我来过。”

“你也别怪你爸,他这人就是好面子,也是恨自己没本事。”

姚静点了点头,她都懂,一方面父亲为人正派,活了大半辈子都行得端坐得正,只有成了别人情妇的她,是唯一的污点。另一方面心里又痛恨自己护不住女儿,让她必须靠出卖身体才能过的无忧,所以从来都不愿意面对她,更不愿意拿她的钱。

不敢再听母亲挽留的话,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停下脚步,从此再也不愿回那个困住她一生的鸟笼,给自己和家人,都带来灭顶之灾。

她飞步冲了出去,迎面扑到了一个人怀里。郁明飞惊讶地看着哭的一塌糊涂的姚静,忙不迭问道,“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吗?”

姚静已经哭的不能自已,说不出话来,摆了摆手,想要离开。郁明飞哪放心她这样一个人走,强行搀着她的胳膊一起扶着往外走去。

恰好碰到姚先安给妻子打完饭回病房,看见女儿半躺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还不是上次那个老的。也不顾姚静还在抽噎,怒气腾地冲上头顶,把饭盒劈头盖脸地朝着他们砸了过去,“一天到晚就知道勾三搭四,你把我的脸往哪里放。”

郁明飞早在他抬手那一瞬间就把姚静护在了怀里,滚烫的热面条顺着他的头发衣服滴滴答答挂了一身,他咬了咬牙,没有出声,连忙查看姚静的情况,还好,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刚平静下来的姚静瞬间又崩溃了,“爸,在你的眼里,我真的就那么不堪吗?”

第4章 把衣服脱了

听到姚静的话,郁明飞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强忍着怒气,“这位先生,我想您误会您的女儿了,我们刚在门口遇到的,我看她哭的厉害,搭把手而已。”

姚先安知道自己错了,但又拉不下脸道歉,脸涨的通红,手指着他们不断颤抖,哆嗦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你给我。”

姚静抹了抹眼泪,“不用你说,我自己会走。”走了两步,她又返过身来,捡起饭盒放进姚先安手里,“我妈病了,给她吃点好的,别总吃面条这种没营养的。”看了看父亲头上的白发,又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也照顾好自己。”这次她是真的走了。

姚先安听着逐渐远去的哒哒声,抱头蹲在走廊上,闷声哭了起来。外面的鸟儿欢快地在枝头跳跃,发出清脆的鸣叫,显的他哭声愈发凄厉,白发飘扬在空中,这个快五十岁的男人,哭的像个失去心爱之物的孩子。

他是个父亲,跟天下所有父亲一样,爱儿女胜过爱自己性命。现实却无情地打倒了他,视若珍宝的小姑娘被人欺负了,他拼的头破血流也护不住,除了痛哭和发怒,还有什么办法。

姚静双眼通红,走的飞快,路上的人无不为之侧目,郁明飞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生怕她想不开出了什么问题。走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姚静突然停了下来,“你为什么跟着我?”

郁明飞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姚静冷笑一声,“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贱很骚很好勾搭,想趁我脆弱的时候上我。”

他连忙摆手,“我只是,只是担心你怕黑而已。”

情话不需要多么甜蜜,只需要恰到好处的说出来。姚静偏过头去,阵阵酸涩的感觉涌上眼眶,却忍不住勾起嘴角。除了父亲,多久没有人担心过她会不会怕黑了。

医院地下车库的灯坏了好几盏,光线昏暗,一男一女相对而立,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居然生出几分温馨的感觉。

姚静的眼泪越流越多,郁明飞尴尬地站在原地,心疼又无措,长这么大,他唯一亲密接触过的女性就是自己的老妈了。就在他感觉要溺毙在眼泪里的时候,姚静突然扑哧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让郁明飞明白了,什么叫做红颜祸水。

他鼓起勇气开口,“你笑什么啊?”

姚静踮起脚在他头上取下了什么东西,“你个傻瓜,面条还挂在头上呢。”

郁明飞低头一看,她的手里果然捏着一根面条,他也在自己头上摸了摸,闻了一下,后知后觉地说:“还是西红柿鸡蛋面呢。”

姚静放声大笑起来,整个地下车库都亮了几分,郁明飞忍不住心跳加速,“你真的很好看。”

姚静敛了笑容,抿起嘴角,骄傲地扬了扬头,“那是当然。”她从未像此刻一样满意自己的美貌。郁明飞呆愣着看向她,魂都被迷倒了九霄云外。

姚静伸出一根手指嫌弃地戳了戳他的背,“把衣服脱了。”

郁明飞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差错,“你说什么?”

姚静对他的拖拖拉拉有些不满,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我说,把衣服脱了。”

怪你过分美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怪你过分美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血色无线4章

    原标题:血色无线4章书名:血色无线第四章诡异的笑声我愣了愣,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做到最后的时候,朵朵的行为和梦境中的重合了。不安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没伤埃可我还是不自在,就试探性的问朵朵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朵朵一脸莫名其妙,说昨晚她都睡觉了,结果我还把她给拽起来,要啪啪啪,她都那么累了,以后我在这样,她就要生气了。我仔细一想好像也对,不然昨晚的事情根本没办法解释,在走廊里我起码看到了二三十个人,但这栋楼里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人。而且朵朵怎么可能杀我呢?更何况是用手就插进去我胸口?想清楚

  • 独家蜜宠:女人,有种别跑4章

    原标题:独家蜜宠:女人,有种别跑4章小说名字:独家蜜宠:女人,有种别跑第四章小气的人活不久许丹晨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这老夫人是看错了吧。这季晟凡,可是栾市钻石王老五,全市女人的梦中老公,大家都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奈何人家高冷范儿,没人敢触碰。一记眼神,瞬间秒杀无数。可在这老夫人眼中,怎么就成了一文不值?看来,神人总是有高人来降的。“老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丹晨,你现在都和小凡在一起了,也就不要再“老夫人”“老夫人”的叫了,要和小凡一样,叫奶奶,知道吗?你这样善良乖巧的女孩子不多了,

  • 男人不能怂4章

    原标题:男人不能怂4章小说:男人不能怂04老子饶你不死我洗刷完了出来,那女人玉体横陈已经上床了,我按照她的吩咐,一边说着:“乔姐,我来了。”一边磨磨蹭蹭的上了床。长这么大我还没碰过女人,就是夜里偷偷摸了妹妹一把,想起妹妹我心中又一阵抽痛。我俯身趴在她身上,看着她妆容精致的脸庞,好久也没动。我在心中劝自己,现在正是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的时候,过了今夜就有钱了,反正早晚也有这一天,提前练习下也好。我俯身想亲乔姐,可是嘴唇刚碰到她的唇,心中一阵厌恶,我低头在她胸前亲了亲。这些年岛国片也没少看,但是真正到了

  • “娘亲杯”征文选登│三月三的灵丹(散文)

    选登征文选登三月三的灵丹(散文)素馨(湖北)头痛欲裂。似有人用一双拳头对着我的太阳穴死命地往拢挤,眉头都被挤成了“川”字;后脑勺内里又似住了一只啄木鸟,“咚咚咚”地一会儿往里啄,一会儿往外啄,一波赶着一波。恨不得撞墙!电话铃声响起,手机来电显示是老爸,不能不接。“喂……”口气生硬。电话那头迟迟疑疑,半天不说话。头痛折腾起的火烧得更旺,声量不受控制地大了些:“喂!你打电话干什么?”“你,你没睡觉吧?”老爸小心翼翼地问,“我一会儿过来。”“哦。”过来就过来呗,又不是没有钥匙进不了门,我挂了电话,不耐

  • 用温暖的插画治愈心灵 成都姑娘在智利登上头条

    今年3月,28岁的谭海燕从智利回到了成都,至此结束了她在智利长达大半年的旅居生活。这个不会西班牙语却非常敢闯的女孩,深入到智利北部小城安托法加斯塔的流浪汉收容中心,通过当地公益组织的介绍,她成功地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用艺术来疗愈这些无家可归者们的心灵。在此期间,她和当地很有名的街头涂鸦艺术家一起,合作绘制巨大的壁画,上了当地的报纸头条(见左图);她去贫民窟探访,被孩子们当成明星一样排队求合影;她还在智利签约了一家有专业模特公司,开启了另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采访、文/倪若远行最基本的应聘条件都

  • 100句经典名作最精华句子,值得收藏!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亦舒说:读书的唯一用途是增加气质,世上确有气质这回事。当那些爱读书的人,沉浸于书本的世界时,他们本身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100句经典名作最精华的句子,或信手闲翻,或倾心细读,或一笑看过,或反复品赏,芬芳盈口,满心余香。中国文学1、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惟贤惟德,可以服人。——《三国演义》2、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西游记》3、人无刚骨,安身不牢。——《水浒传》4、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亦文章。——《红楼梦》5、运筹帷幄之中,决

  • 久爱成婚4章

    原标题:久爱成婚4章小说书名:久爱成婚第四章被全世界误解“谢谢,那个,那幅画我会尽快给你的,备注的事情,对不起……”我咬牙说完这句话就要下车,只觉得自己的手臂忽然被人拉住,从手上传来炙热的温度,好像钢钳一般,我挣扎了两下,依旧没有挣脱开。“你脚上有伤……”他说完,我这才发现,我刚刚踩到地上的脚又生出了一些血迹。“没关系,我们家很近。”我连忙开口说道,害怕他又要抱着我过去,爸妈都是教授,我担心会被别人说闲话。“穿上……”他好像变魔术一样,不知道从哪里竟然拿出了一双棉拖鞋。在我要下车的时候,身上忽然

  • 下雨的时候,美醉了

    《下雨的时候》小提琴演奏《下雨的时候》作者李小托神秘园的(下雨的时候),悠扬,静谧,带有一丝惆怅。当它的旋律响起,重叠的记忆再度苏醒,不经意间让人回味东去的流水,生命的轮回。童年,天真无邪,呀呀学语,嬉戏打闹,谆谆教导,真切却又不可触碰,你想要叫住那个哭泣的孩子,来一场跨越时空的交流,却喊不出声,只看得见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青春,懵懂的情愫、张扬的友情,那些爱过的、伤过的、梦过的人儿,来不及告别就分道扬镳。一路走来,人世间好多的真实和无奈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模糊,但心底的那份眷恋却依然铭刻在心。这就

  • “娘亲杯”征文选登│诗歌精选:姜华(陕西)、癫丫(山东)、林丽(福建)、杨学全(江西)

    选登征文选登诗歌组1住在植物里的母亲(组诗)姜华(陕西)知母母亲的摇篮曲,肯定是治愈失眠的解药。知子莫如母呀儿子是挂在母亲枝头上一枚淡紫色浆果那些椭圆形的爱,总是在六月或七月出生,它们给炎热的大地降火流淌着母亲绿色的骨血清晨或黄昏,母亲总是颠着一双小脚走到院场边,用温润的眼神深情地眺望田野。工友们经常听到我在异乡的梦里大声地喊:娘、娘乳香母亲的乳香,经常钻进梦里而我寻找母亲,必须返回47年前大巴山里一个叫油房坪的村子中年之后,怀念的疼痛经常让黑夜失眠。妻子睡在一旁她身上的乳香,让我恍若隔世思念,

  • “娘亲杯”征文选登│陪你余生,看尽落日黄昏(散文)

    选登征文选登陪你余生,看尽落日黄昏(散文)曹蓉(四川)五月的风像一只温柔的手,拂过我的面颊。母亲!你的爱就是这样的感觉。风一吹,便带着莲花般的香气,在我的记忆里浮动。犹记儿时,你总是抬起温柔的手,在月光下爱抚我的小脸,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里,为我梳理——从你那里遗传的乌黑秀发。而现在,是我,是我在轻轻抚摸,你日渐老去的面容。是我,为你撩开苍苍的白发,细数光阴的痕迹。真想岁月不老,真想你仍然是年轻的容颜,任林间苍白的月华,照着蒹葭。待我长发及腰,母亲,你却慢慢在老。你是我生命中认识的第一张脸,从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