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夜色下铿锵玫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3 1:44:3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夜色下铿锵玫瑰

第1章 先生,救救我

加维斯汀大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夏紫墨被一群人灌得晕晕乎乎,连眼前有多少个人都数不清了,却仍然不忘从包里拿出她的设计稿。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张总,这是我们的设计稿,您看看有没有兴趣投资我们公司。”

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看都没看一眼那几张五颜六色的设计稿就扔到一边去,一双色眼笑眯眯地看着,喝得两颊酡红的夏紫墨:“夏小姐,看稿不急,来来来,再喝一杯,喝完这杯,我们再谈投资的事情。”

一杯又一杯酒下肚,夏紫墨被灌得彻底趴在桌上了。

某个胖女人与她的助理对视一眼,然后笑着跟那个秃顶的男人说:“张总,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张秃子半抱起趴着的夏紫墨,有些等不及了:“去吧,去吧。”

胖女人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说了声:“张总,记得明天签约的事情呀。”

“我不喝了,我不能喝了……”夏紫墨烂醉如泥,任凭秃顶男人将她搀起,半拖着往外走。夜色下铿锵玫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有个服务生过来:“张总,房间已经开好了。”

……

酒店门外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停在边上,两边的保镖恭敬地站着等待。

“少爷,这是雷氏的资料,您看看。”

男人修长的手接过,边走边翻了起来,黑色的风衣在酒店大堂绚烂的灯光下,划出优雅尊贵的弧度。

清冷低沉的声传来:“十日之内收购它。”

“是,少爷。”

男人扣了下风衣,修长的腿已迈出大门。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站住,别跑!”

一个女人的高根鞋,慌乱地踩过冰凉发光的大理石地板,飞快朝门口奔去。

“站住,别跑!”

身后有人追来。

许是高根鞋踏地的声音太过尖锐杂乱,男人皱起了好看的长眉,微微停了下脚步。

就在这时夏紫墨已经冲了出来,足下的鞋根‘咔擦’一声断了,她以一个非常好看的姿势摔在了男人脚下。

眨眼的功夫身后的人就追了上来,其中一个恶狠狠地指着她:“臭女人,你敢跑。”

夏紫墨抬头毫不犹豫地,伸手抱住了眼前男人的长腿,她极力保持清醒:“先生,救救我。”

声音很清晰,但有些发抖。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男人回头,看到夜色里灯光下女人的手洁白的有些过份。

夏紫墨的长发散乱落在地板上,仰着脸哀求地看着男人,她用发颤的声音再说了一次:“先生,求求你,救救我。”

东方辰能感觉到女人抱着他腿的手都在发抖,她穿着黑色的长裙,后叉处微微露出洁白匀称的小腿。

不确定对方的身份,追上来的人不敢冒然上去抢人。

倒是东方辰的管家,知道他家少爷不喜欢陌生人的触碰,正欲上前撵开夏紫墨。

东方辰抬了下手,然后蹲下身去,看着地上狼狈的夏紫墨,性感的唇角勾起一丝好看的笑容:“救你?有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许是害怕,夏紫墨又下意识地抱紧了些,她不能松手,一松手她的人生就会万劫不复。

东方辰低沉的声音像来自地狱的诱惑:“你有什么?”

抓着他的手再次紧了些,她似乎是把心一横:“我有的都给你!”

“成交,”东方辰笑得邪魅,还打了个响指,伸手抱起地上的女人。夜色下铿锵玫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那群追来的人不能看着他把人带走,指着东方辰:“站住,把人放下。”

“兰胤,交给你了。”

东方辰冷冷丢下一句话,抱着夏紫墨大步走了。

车门关上,兰博基尼走了。

东方辰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黑发柔软,眉眼深黑,脸颊是醉酒后的媚态,许是一直绷着的意识放松了,她不知是睡了过去,还是晕了过来。

她的身体很小很软,似乎抱着也是一种享受,东方辰突然有种这样的想法。

城市的长街五彩霓虹,华光流彩,东方辰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一路远去,忽然感觉怀里的小手抓了下他的胸膛。163女人网

低头看到她的脸颊越来越红,身子软软地扭动着,呼吸也有些急促。

“该死!”东方辰低低地咒骂一句:“他们给你吃了什么。”

夏紫墨喝得不止是酒,那个秃顶男人把她扔在床上之后,为了让今夜更有意思些,还给她喂了一点别的东西。

可也正是那碗加了别的东西的水,让夏紫墨清醒了些,拼命逃了出来。

“开快点。”

“是,少爷。”

女人的手一直乱动,黑色长裙下的身段起伏玲珑,酡红白嫩的脸颊蹭着他的胸膛。

“该死!”东方辰又骂了一句,不知他骂什么,他有些燥热地拉了下领带,心跳莫名加速起来。

什么样的女人他没看过,却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车驶进了一座豪华的别墅内。

东方辰喘着气将夏紫墨抱上楼,扔在了大床上。

夏紫墨醉眼迷蒙,她收紧双手,无意识地扭动身体。

“紫轩……”类似于嘤/咛的声音,从她的红唇发出。

东方辰看得吞了下喉头,他烦燥地扔了凤衣,解了领带。

正当他想一走了之时,夏紫墨看着床头穿着洁白衬衫迷迷蒙蒙的身影又叫了声:“紫轩……”

看到他要走了,她还伸出手去:“紫轩……不要走……不要走……”

“该死!”东方辰一脚踢飞了椅子,再次拉了下松松跨跨的领带,明明没有东西束着他了,为何还是感觉喉咙紧得喘不过气来。

“我有的,都给你……”

耳边似乎响起女人说过的话,东方辰魔征一样走向那张大床,他是个不放纵却也不压抑的人,想要,就要。

健壮火热的身躯压了上来,他说:“女人,你自己说的,你有的,都给我……”

……

第二日早晨。

非常悦耳的鸟鸣在窗外欢快地叫着,还在梦中的夏紫墨心想,她家何时能听到鸟叫声了。

她有些不舒服地转了个身,睁开眼,入目的是一个男人精致到完美的45度侧脸。

眼睛继续往上看,房内是大气的欧式装潢,一幅欧洲油画挂在墙上。

“啊……”高分贝尖叫响彻这栋欧式城堡。

东方辰被震醒。

“女人别叫!”

“你叫什么呀,这么快就忘了吗,那我帮你回忆回忆,”东方辰翻身再次压住夏紫墨。

很奇怪,他以为她会大喊,会大哭,可她尖叫过后却什么都没做,只是裹着床单呆呆地坐在地上靠着床角。

直到东方辰从浴室出来她还保持着这个姿势。

东方辰冷眼看着她,擦头发的姿势帅气而魅惑,他看到床上的一抹红色,很有成就感地笑了下,极其耀眼而夺目。

可是夏紫墨还是眼皮都没抬一下,她应该是想起昨晚的事情了。

昨晚她带着设计稿参加投资人的酒宴,不想却被人卖了,还被下了药,然后在这里失了清白。

东方辰擦干身上的水,穿上一件白衬衫,将手上的浴巾扔到夏紫墨身上,说道:“洗干净之后下来。”

然后他就走了。

夏紫墨起身一瘸一拐去了浴室。

第2章 夏家三千金

哗哗水声,镜中她满身青紫,满身都是那个男人的味道。

洗好之后,出来看到床上摆着一套干净的衣裙。

她从不矫情,拿起来就穿了,推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女佣。

“先生请你下去。”女佣机械而有礼貌地说道。

夏紫墨似乎对眼前的豪华壮丽视若无睹,呆呆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家先生是什么人。”

夏紫墨扶着旋转楼梯下去时,看到东方辰翘着腿坐在下面,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在看着,面前摆着一杯红酒,还有精致的早餐。

“洗好了,”东方辰微微抬了下头。

夏紫墨拖着脚几下就过去,将他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不许你看我的东西!”

东方辰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下:“你画的?还不错。”

他看得正是夏紫墨的设计稿,边上的沙发上还放着她丢在酒店的包。

夏紫墨走去拿过包将设计稿放了进去。

东方辰看到她受伤的脚皱了下眉,望向一边的佣人:“去找个医生过来。”说罢端起高脚杯,优雅地啜了口。

包里的钱包,证件都还在,这男人将她带走之后,连她的东西也一并带来了。

夏紫墨放好设计稿,看了眼东方辰:“东方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该走了。”

说罢拖着脚就走。

东方辰笑了下,看着她的背影,深色的淑女长裙,长发披肩,身形柔美,并没有因为脚的缘故而减少半份美感。

确实很养眼,东方辰不得不承认,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夏紫墨走出去后,管家兰胤上前,像机械一样开始汇报:“少爷,她叫夏紫墨,24岁,是个服装设计师,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原本是南阳夏家的三千金,留过洋,可是在两年前她与她母亲都被赶出了夏家,她母亲有心脏病,每个月都需要高昂的医药费。”

“南阳夏家的三千金……”东方辰了然地笑了下,难怪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高雅气质,看到如此豪华的城堡,不像其她女人一样满眼都是惊叹与羡慕。

东方辰点了只雪茄:“那你有没有查到夏家为什么容不下她们母女。”

“据说是发现了她并非夏家血脉,所以……”

东方辰吐了口烟:“兰胤,猜猜她走到哪了。”

这城堡大得要命,保镖随处可见,夏紫墨瘸着脚走,谁也不问。

没有人拦她,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出了大门。

然而出了门的夏紫墨立刻就明白为何没人拦她了。

城堡建在山顶上,虽然有大道下去,可就算她脚好好的也要走到下午,更何况她脚还受伤了,只怕走到天黑也走不下去,这种地方是不会有出租车的。

夏紫墨很清楚自己的状况,矫情只会死得快,她叹了口气,坐在了路边晒太阳。

太阳照在身上很暖,夏紫陌又叹了口气,她虽然已不是什么千金了,可要放下身段回去找那个男人,还是有点难。

正当她想起身,一个男人修长的身影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他穿着银灰色的合体西装,发型阳光帅气,五官深邃而性感,这个男人是如此的英俊好看,他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璀璨,站在那里,连阳光都没他耀眼。

夏紫墨移开眼,东方辰俯下身,宝石一样的眼眸带着清浅的笑意:“怎么不走了?”

“东方先生,能不能派辆车送我下山,我会,我会感激你的,”夏紫墨实在想不出自己会怎样,只能说出感激你三个字。

“抱歉,我不需要你的感激。”东方辰神情倨傲。

还是有种自取其辱的感觉,夏紫墨收回目光,慢慢起身,她相信再难也走得下去。

然而还没等她迈出一步,身形一空,她就被东方辰抱了起来,抱着往回走。

“干什么,放开我!”

夏紫墨下意识地挣开他却被越抱越紧了。

虽然失身于这个男人,但夏紫墨毕竟从没与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扭着脸非常局促不安。

东方辰低头看着她的不安,唇角不自觉勾起笑,她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天然的红晕,长发柔软散在他胸前。

柔软地在他心上撩拔了一下。

可能确实抱得太紧,夏紫墨忍不住推了他一下:“不要靠我这么近。”

“这就叫近?”东方辰靠近她的头,愛眛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昨晚我们才叫近,近到负距离。”

夏紫墨来不及脸红就被扔上了沙发。

东方辰喝完杯里剩下的红酒,拿起桌上的手机:“等你脚好了自己走下去,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兰胤讲。”

听着车子发动的声音,夏紫墨忍不住在心里低骂一声,明明要出去,却不肯捎上她,这男人到底什么意思。

管家兰胤给她找来了家庭医生,脚上肿起来好高,擦了点药酒,推拿了一下,医生嘱咐她可以适当走走,但不能过度。

“夏小姐,请问您需要吃点什么。”

“给我一杯牛奶吧,谢谢。”

夏紫墨端着牛奶喝了口。

边上的佣人,还有这个叫兰胤的管家都像机械一样站立在边上。

价值几千万的法拉利跑车停下,东方辰一下来就被一帮记者围住了。

保镖走在前面,东方辰戴起了一幅墨镜遮住了他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眼睛。

“东方先生,听说您要收购雷氏这是真的吗?”

“东方先生,作为擎苍集团的继承人,请问您这次回国是打算将擎苍总部设立在Z市吗?”

……

像西方宫殿一样的大厅里,墙上用水粉画了一幅壁画。

是亚当和夏娃,中间有天使在飞,还有他们的伊甸园,夏紫墨站着看了很久,她笑着说:“这是……天堂。”

“夏小姐说得真对,少爷也说这幅画叫作‘天堂’,这座城堡也叫‘天堂’。”

既然还不能走,夏紫墨非常诚垦地问兰胤管家要了一间房休息,昨晚睡的那间房是东方辰的,她不想再回去。

房内夏紫墨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妈妈,是我,您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好,妈妈很好,紫墨啊,你今天怎么没有来看看妈妈。”

“妈妈,我在赶设计稿,明天去看你,您把电话给刘医生好吗。”

东方辰早早就回来了,他脱了西服,松了下领带,问了兰管家一句:“人呢?”

“回少爷,在楼上休息。”

东方辰长腿走到酒架旁,倒了一杯白兰地,忍不住问:“她在这里都做了什么。”

“回少爷,什么都没做,只是一直看着这幅画,看来夏小姐很喜欢少爷您画的这幅画。”

东方辰解了领带,边走边说:“放水,我要洗澡。”

第3章 你有的都给我

房内夏紫墨放下电话,还来不及擦一下眼泪,电话又响了。

她按了接听,还没有说‘喂’。

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人咆哮的声音:“夏紫墨,你找死呀,你到底怎么得罪张总了,他现在不仅要撤资还要跟我们解约,公司完了,完了,你知不知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来公司了。”

夏紫墨吸了下鼻子:“英姐,我那二十万能不能还给我,这是我妈妈的救命钱了……”

“什么!二十万,现在连二十块都没有了,还二十万,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挂断了。

“啊!”夏紫墨大叫一声,用力砸了手机,将设计稿全部扔了出去。

什么梦想,梦想就是把人逼疯的童话!

她发泄完之后,蹲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呜咽哭了出来。

医生说妈妈再不手术的话,只怕这个月都过不了,她卖掉一切与人合开公司,不仅人被卖了,现在连仅有的二十万也被人吞了。

为何连天都不给她活路。

正在泡温泉的东方辰,在‘轰隆’一声响,被溅了满身的水花后,怀里抱上了一团香香软软的东西。

夏紫墨还在哭泣,东方辰的眼眸已经变了,目光深邃而迷离:“女人,你这样我会怀疑你是想投怀送抱。”

他抱起夏紫墨就往边上游。

她哭得眼睛红红的,却也不忘推开他的胸膛:“放开,你放开我!”

“你向我投怀送抱,却又叫我放开,我现在舍不得放了。”

已是傍晚,池边暖黄,色的灯光照着,东方辰的上半身上从水里露出来,小麦色的胸腹肌理分明,在氤氲水气的映衬下如魔如魅。

被抵在池边的夏紫墨可没有心思欣赏如此旖旎的画面,她大力扑腾着要离开他的胸膛,离开他的禁锢。

她哭着挣扎,一头黑发湿湿地粘在白皙的脸上,许是她的皮肤太白,头发太黑让她的红唇发出致命的诱惑。

东方辰魔征一样地吻了下去。

“唔唔……”唇被封住,身子还在水下扑腾,手也在他身上乱抓了几下,许是抓疼了他,东方辰放了她的唇。

“你混蛋,你……”还没骂出口又被封住了,他把夏紫墨抵在岸边,撬开她的牙,探进口中,吸取她的芬芳。

“啊……”夏紫墨情急之下咬了他一口。

东方辰终于放开了她,他摇了摇头上的水珠,似乎清醒了点,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如此失控。

夏紫墨惊恐地捂着衣裳往岸上爬去。

他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眸子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气,目光炽热的吓人。

奔过去将刚爬上岸的夏紫墨扯了下来,“女人,你忘记了你说过什么话,你说,你有的都给我!”

他的声音沙哑得吓人。

夏紫墨艰难地伸手抵着他,几乎是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

“可是我要的,只是你……”

他按住她的头欺身上去,再次不客气地撬开她的牙,探入她口中,水下的手继续动作。

“东方先生,求求你……”

东方辰吻到了她不少咸咸的泪,两人肌肤贴着肌肤,体温迅速上升,连周围的水都开始滚烫起来。

夏紫墨没有放弃挣扎,水花四溅。

东方辰水下的手按住她乱踢的腿。

来得太突然,夏紫墨毫无准备。

他咬住她的脖子,她无力再挣扎。

然后清晰地感觉到他在体内动了起来。

两个人搅混了一池的水。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夏紫墨整个人是游离的,只感觉那个火热的胸膛还抱着她。

东方辰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却仍然不放开她,撩开她乱乱的湿发还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待气息平复下来,他扯过扔在岸上的衣服将她裹了起来,抱起,走了。

床上,女人睡得很熟,那一夜激战后,她很不幸地感冒了,医生过来给她量了体温,然后给她挂了两瓶水。

东方辰喝着香槟,晨光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上,深邃而迷离,他看着窗外砸了个大窟窿的花棚,这座花棚是兰管家一年的心血,很漂亮,但是很显然,华而不实,女人轻易就砸了下去,除了擦破点皮外,居然一点伤都没受。

毫无疑问下面就是东方先生的温泉池。

“她为何要轻生?”

“回少爷,不清楚。”

其实夏紫墨没有要轻生,她只不过是趴在窗上去捡她扔掉的设计稿,然后很不幸地掉了下去。

许是一连串的打击太大,夏紫墨睡了两日才清醒过来。

醒来后有佣人端着食物来给她吃,兰管家还递给她一个非常漂亮的手机。

“夏小姐,按少爷的吩咐,这是您的新手机,您原来的卡已经装上去了。”

她极诚恳地跟兰管家说:“我真的有急事要出去,请您派一辆车送我下山好吗?”

回答她的仍是兰管家像机械一样的声音:“对不起夏小姐,没有少爷的吩咐我们不敢送你走,等少爷回来您亲自跟他说吧。”

东方辰出去了还没回来,夏紫墨没办法,拿过那个漂亮的手机,翻了一下卡上的联系人,拨了其中一个号码。

不知为何她有些紧张,铃声响了好几下才被接听。

“喂,喂,……紫轩……”

一个男人温雅的声音:“紫墨,什么事。”

“紫轩,我出了点事,你能不能过来接我。”

“你在哪?”

不等夏紫墨告诉他地点时,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娇气的娃娃音:“紫轩,我们的订婚宴上全部摆蓝玫瑰好不好,我最喜欢蓝玫瑰了。”

“你要订婚了……”夏紫墨不敢相信地握着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应该快步走开了:“紫墨,你听我说……”

“和谁?李心瑶?”

“紫墨你听我说……”

不等他说,夏紫墨已绝然挂掉了电话。

他要订婚了,夏紫轩要订婚了……

那个温暖干净的哥哥,那个她叫了二十年的大哥,那个在她被赶出家门站在外面淋雨,跑出来给她撑伞的男人,寒冬里他拿着大衣默默站在楼下等她,在她最落魄时给她还信用卡,帮妈妈交医药费。

他现在就要跟别人订婚了。

夏紫墨极力不哭,不哭,直到眼泪都滑进嘴里了,她还极力劝说自己不哭。

不……她霍然站了起来,不……她不相信,她一要去亲口问问他。

“夏小姐,夏小姐,你不能走。”

兰管家来不及阻止她,夏紫墨已经冲了出去。

第4章 先生求求你

她的脚在经过跳楼后反而更严重了,尽管如此,她却像不知道疼那样冲了出去。

她要去问问,问问雨夜里的打伞,寒夜里的守候,还有他说过的话,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

兰管家追到门外,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远去,他掏出手机给某人拨了个电话。

“什么!”东方辰一拳打在了车窗上,挂了电话吩咐司机调头,赶往城堡。

“开快点!”东方辰又踢了一脚,女人,敢跑,等我抓你就死定了!

夏紫墨疯了一样往前下冲,底下一辆法拉利跑车急驰而来。

刺眼的光照来,车鸣与刹车声同响,夏紫墨摔倒在车前,趴起来刚好看到男人迈出长腿,身子伏在车门上,摘下墨镜居高临下看着她。

“东方辰,你放我下去。”她站起来继续走,她才不怕这个男人。

东方辰轻易就圈住了她。

“你个混蛋,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此时的夏紫墨像一只发怒的小兽,谁上去就咬谁。

她一口咬在东方辰的手臂上。

“死女人,你属狗的呀。”

她呲着牙又咬又抓竟然让东方辰放了手:“女人,别等我发火,我再说一句,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东方辰,你以为你是谁,没错,是你擎苍的总裁,你的集团推动着世界科技的进程,你主宰了几千几万人的命运,可是你主宰不了我!你凭什么囚禁我,你这个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你这样对我,跟那些肮脏下流的强尖犯有什么不同!你以为你凭着几个臭钱就可以居高临下,肆意地嘲弄别人,摆弄别人的人生,你这个万恶的,吸人血的资本家,我告诉你,你除了有钱一无是处,走在街上都没人看你一眼!”

东方辰被骂蒙了。

什么,这个女人骂他什么?

紫夏墨完全是被气疯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

“女人,你再说一遍。”恶魔,强尖犯,吸人血的资本家,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人竟然一口气骂了他这么多。

夏紫墨没空跟他废话,甩开他的手,继续走。

“女人,你死定了!”

东方辰大力去扯她,夏紫墨没站稳,摔到地上,居然把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也拉了下去,两人就在地上撕打了起来。

“女人,敢不听我话,有你好看。”

“万恶的资本家,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倒底是男人,东方辰轻易就按住她挥动的手,两人以男上女下的姿势止住撕打。

东方辰扭住她的手,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女人,你动呀,怎么不动了,敢骂我,要不是我救你,你早不知道被人轮了几回了。”

奇怪的是夏紫墨不动了,她呆呆地看着天空,泪淌了下来。

像珍珠一样,无声无息,一颗一颗滑下来。

命运对她毫不客气,从云端跌落到尘土,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在尘土里开出花来。

“你怎么了,别哭呀。”刚才还恶狠狠指着他鼻子大骂的女人,怎么倾刻就躺着流泪了。

她越淌越涌了,像决堤的河水,像崩溃的山洪。

“喂,你别哭呀,”许是从没有见过女人如此安静而绝望地流泪,东方辰的心像被揪住

一样:“你别哭,别哭……”

他想把她抱起来。

忽然,夏紫墨掉在地上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贝多芬的生命交响曲。

显示是刘医生。

“电话,接,”东方辰递给她。

夏紫墨颤颤按了接听。

几秒钟后。

不等东方辰抱,夏紫墨已跪在了他身前。

“你怎么了?”东方辰怕吓到她,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她苍白的手颤抖而绝望地抓上了他的裤管:“东方先生,求求你,求求你……”

法拉利以极快的速度开往山下而去。

夏紫墨缩着身子,全身都在发抖。

东方辰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是解了他的西装外套裹住她瑟瑟的身体。

车在南方第五医院停下,夏紫墨下车快步朝里面奔去。

东方辰欲追去,被助理叫住:“总裁,与雷氏的签约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天万众注目,总裁你不能迟到。”

“该死,”东方辰踢了下车门。

“这样,我开车走,你留下来等她,有什么事立即给我打电话。”

东方辰将夏紫墨扔下的手机给陈特助,自己开车走了。

夏紫墨冲进病房,妈妈已经被推进手术室急救了,护士告诉她,是今天早上突然晕倒的。

她在急救室外面除了等什么都不能做。

妈妈,你千万不能有事,你说过,无论谁离弃我你都不会离弃我……

终于,急救室的大门打开了。

她还没有上去看母亲一眼就被刘医生叫住了。

“夏小姐,你母亲暂时没有危险,”医生摘下口罩,露出年轻俊朗的脸庞。

“夏小姐,请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刘医生告诉她母亲的病不容乐观,需要立即动一场大手术,手术费大概需要一百万。

“一百万……”

夏紫墨捂住唇,她现在连二十万都拿不出来,去哪里找一百万。

看着她脸上的绝望,年轻的医生心中有些不忍,“夏小姐别着急,我也帮你想想办法。”

“不用了,已经很感激您了,”夏紫墨咬了下手指,站起对医生弯了下腰。

对她来说,这位医生是位难得的好心人,已经帮她垫了两个月的疗养费了。

看着病床上母亲安静睡去的面容,夏紫墨才敢哭出来,她捂唇极力不发出声音,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就算动了这场大手术,母亲还是有随时离她而去的可能。

轻轻关上门,轻声抽泣,她站在门外调节情绪。

“夏小姐。”

转身是东方辰的助理站在身后。

陈特助看到她哭得红红的眼睛递了一张纸巾给她,说道:“夏小姐,总裁让我留下,看看能不能帮助您,发生什么事了吗。”

东方辰,对,东方辰。

东方辰刚结束与雷氏的签约仪式,现在正在擎苍大楼的总裁办公室。

陈特助挂了电话就将夏紫墨带上了擎苍大楼。

现代化科技尽展示在这栋大楼里,夏紫墨没有心情欣赏,一路低着头跟着上了二十五楼。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东方辰刚好帅气地抬起头,一直在键盘上敲着的手指却没有停下。

陈特助弯了下腰就带上门出去了,剩下夏紫墨一人站着。

夜色下铿锵玫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夜色下铿锵玫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怎样写好小学一年级下册语文《写字表》中的生字(阜新任绪民书)

    一年级下册的生字比上册复杂了很多,难写的字也很多,走之旁的字就有八个。在汉字当中,走之旁算是非常难写的字了,要想写好此类的字就必须掌握走之的书写要领,首先要先写走之旁里面的笔画,一定要靠右上,写走之旁的点要靠右一些,捺画要平弯适当,要托住上部。如:这、迷、造、运、近、远、边、连、还、进等。斜钩的字也要重点注意书写要点,斜钩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斜钩与横画相交必须要斜,这样书写字方显美观”。如:低、成、找等字。横折钩与竖弯钩结字的要特别注意,横折钩的折钩要内斜而短,竖弯钩的弯钩要稍长,以载住上部。

  • 坎坷学区路上的人生中年之五十四

    第五十三篇诺曼底12人累了,做梦也多,当天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就是兴冲冲的参加重要的考试忘了带身份证的那种,在梦里,看到自己忘了带身份证的时候,受惊的心好像碎成了几块的样子。等惊醒之后,先摸到老婆,又到伸手到小床上摸到了孩子,再睁大眼睛在黑暗中隐约看到熟悉的卧室,破碎的心才一块一块融合,虽然不至于惊出一身冷汗,但是的确感受到了心脏剧烈的跳动,迷迷糊糊中迎来了新的一天。说实话,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周几了,公司的活全靠晚饭后到睡觉前,老板也不用我来上班了,说把这个事办利索了再回去。我呢,想的很明白,在房

  • 离婚后回娘跟父母哥嫂住在一起,半年后听到嫂子的话让我觉得愧疚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我跟前夫是在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当时的我们爱的轰轰烈烈的,前夫家的条件非常的好,我们在一起他经常给我花钱。我还有个哥哥,哥哥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家乡留在了父母身边,所以大学毕业后我跟随着前夫去了他的家乡。大学毕业后没多久我就跟前夫结婚了,当时前夫家给了我父母二十万彩礼,父母则是把这些钱用来盖了个二层小楼。哥哥自从结婚就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自从哥哥的孩子出生后,家里的房子明显感觉不够用了。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虽然哥嫂很能干,可是家里的钱还是不够盖新房的,而我拿到彩礼后劝父

  • 新婚当晚我一晚没睡,次日我要跟妻子离婚,得知原因妻子求我别离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在上学的时候父母不允许我谈恋爱,而自己也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所以上学期间我一直都没有交女朋友。大学毕业后我有按照父母的意思考了公务员,因为家里条件还不错,大学毕业后父母为了让我考公务员,没有让我出去找工作。第一年因为自己的运气不是很好,所以没有考上公务员,在加下来的时间里父母每天都督促我学习。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第二年我终于考上了公务员,虽然我考上了公务员可是父母并不是很高兴,因此为了能在工作上取得好成绩我一直都很拼。因为自己把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上,导致我三十了都没

  • 新婚当晚家里来个女人砸门,当我打开门后老公躲在房间不肯出来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我跟老公是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当时的他真的是个很有上进心的一个人,并且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赌博。每天除了加班赚钱,其他时间就是呆在家里,在大家的眼里他就是那个典型的绝种好男人。就这样在朋友们的戳撮合下我们在一起了,老公是那种不会浪漫的人,自从我们在一起大多数都是我约他出来。经过了几个月的接触我得知,虽然老公不会浪漫,可他是典型的居家过日子的男人。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就这样在我父母的催促下我们结婚了,自从我们恋爱后我就没有见过他的父母,当我问他的时候他就说自己的父母去世了。

  • 去儿媳家看望孙女,当儿媳给我打开门后,我马上叫儿子跟她离婚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因为公婆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的严重,在加上当时我跟老公都跟公婆生活在一起,所以导致了儿子被宠坏了。后来当我跟老公有些钱后搬到了城里,公婆也吵着自己的年龄大了要跟我们让我们给他们养老,就这样直到公婆去世前,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转眼儿子也大学毕业了,加上公婆都是退休干部,他们的退休金也都比较多,所以家里的生活过的也听好的。眼看着儿子一点点长大公婆慢慢的变老,最后婆婆下命令说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要看到我儿子结婚生子。因为儿子喜欢玩电脑游戏,所以平时经常宅在家里,对于交女朋友真的是不擅

  • 母亲生病我找岳母要工资卡,里面却没有钱,岳母的话让我很感激她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因为公婆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的严重,在加上当时我跟老公都跟公婆生活在一起,所以导致了儿子被宠坏了。后来当我跟老公有些钱后搬到了城里,公婆也吵着自己的年龄大了要跟我们让我们给他们养老,就这样直到公婆去世前,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转眼儿子也大学毕业了,加上公婆都是退休干部,他们的退休金也都比较多,所以家里的生活过的也听好的。眼看着儿子一点点长大公婆慢慢的变老,最后婆婆下命令说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要看到我儿子结婚生子。因为儿子喜欢玩电脑游戏,所以平时经常宅在家里,对于交女朋友真的是不擅

  • [液压油管]新工艺光面液压油管和老工艺光面液压油管有啥区别???

    [液压油管]新工艺光面液压油管和老工艺光面液压油管有啥区别???1.新工艺的光面空气管生产时内径里面有模具,挤出完外胶时,再在上面涂一层塑料,等到橡胶管硫化熟以后,再把塑料扒下来,这样出来的产品内径粗细均匀,外径粗细均匀,外胶不容易起泡,不脱层,外胶的商标美观好看,而且不容易脱落.这种工艺早就在国外发达国家实行了.而且大力推行。2.老工艺的光面胶管有两种,一种是包铅工艺,管子质量还可以,就是成本高,尤其是污染环境太严重.另一种是低端光面产品的工艺,没有模具生产.先出内胶心,然后打气鼓起气编织,最

  • 快来参加!和这群艺术家一起这样过端午!

    深深的诗意由来已久。因为一个节日,尘世的负累陡然间减少。因为一个诗人,我们一瞬间感觉到人性的美好。真的需要一次归来。也真的需要一次因艺术而无理由的集聚与优雅。山东鸿润文化传媒联合“诗歌时间”艺术沙龙、正大气象美术馆、鸿阅书画苑共同举办2018年淄博首届“端午诗画雅集”,并向全市诗人、诗歌爱好者发出诚挚邀请:1、定于2018年6月18日上午9点(端午节当日),在山东鸿润艺术馆召开淄博市首次诗画雅集;2、本次雅集将集中展出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杨键、马叙、严冬、田耕四人书画作品;3、本次雅集将聘请淄博诗歌

  • 妙印法师关于学佛人一定要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和慎护口业的真诚劝导

    如是我闻《大般涅槃经》卷第三十四妙印法師1、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志;然,我绝不依此为借口,而随意伤害任何一个人。为什么?因为我不愿意被人伤害,况且害别人是因,自己被害是果。2、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长了你的见识;然,我绝不依此为借口,而随意欺骗任何一个人。为什么?因为我不愿意被人欺骗,况且欺诳他人是因,自己遭骗是果。3、感激鞭挞你的人,因为他消除了你的业障;然,我绝不依此为借口,而随意对任何人大打出手,除诽谤大乘的一阐提.为什么?因为我不愿意被人鞭挞,况且打人是因,手脚残疾是果报